“韓輝!咱們走!”陳志凡從原地一躍而起,帶着被他解救出來的人,離開了地宮,在一羣人離開地宮之後,幾輛車開進了地宮的院子!

陳志凡將人帶進了自己的房間,他問道:“老爺子,下一步,我們去什麼地方?” 羅姓老者道:“我叫羅通,託聲大,你叫我羅叔就好,不用叫什麼老爺子,我就是一個普通的華夏公民!” 他從身上拿出了幾枚銅錢,口中唸唸有詞:“開!”說着,將銅錢拋灑在地上。 幾枚銅錢叮叮噹噹的在地上滾了幾滾。

陳志凡將人帶進了自己的房間,他問道:“老爺子,下一步,我們去什麼地方?”

羅姓老者道:“我叫羅通,託聲大,你叫我羅叔就好,不用叫什麼老爺子,我就是一個普通的華夏公民!”

他從身上拿出了幾枚銅錢,口中唸唸有詞:“開!”說着,將銅錢拋灑在地上。

幾枚銅錢叮叮噹噹的在地上滾了幾滾。

陳志凡感覺他所學的卦術,應該也能用這個方式,不過他的等級實在是太低,還看不出這個老頭的門道!

羅通看了一眼地上的銅錢,說道:“距離我們最近的就是長島縣,在那裏有一個地方可以去看看!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裏是需要去的。這裏顯示的是必有所獲!”

韓輝帶着幾個黑僵站在陳志凡的身邊,出聲道:“哥,咱們去吧?小鬼子這麼可恨,我們總不能便宜他們!”

陳志凡環視了一圈在他周圍的人,微微的點頭:“說的也是,我總要把自己的飛機票錢轉回來!”

他的話出口,幾乎所有的人表情都古怪了幾分,羅通出聲道:“只要我們能安全回去,我們這些人,必定能給你厚報,飛機票錢算什麼?”

韓輝道:“哥,我們這樣也回不了家,以後我們跟着你行嗎?”

幾個黑僵,都是快要進階爲跳屍的,陳志凡當然不會拒絕:“先去老爺子說的地方。”他又問道:“老爺子,那地方遠嗎?”

羅通看了一眼連同殭屍在內共有三四十人:“我們人太多了,留下一部分在酒店等候,其餘的出發。你們能聯繫各自國家的人把你們帶回去嗎?”

一個一直沒有出聲的金髮女孩子說道:“我能把所有的人一步瞬移到目的地,瞬移到了之後,我就會脫力,需要專人保護!”

陳志凡看向狼人:“曼徹斯特,這位小妹妹的安全交給你如何?你們一起經歷了一段算的上共患難的經歷,我想作戰友也算是值得信任了!”

“沒問題!”狼人曼徹斯特咧嘴:“沙雅的安全交給我!”

陳志凡這才知道,金髮女孩子名字叫做沙雅:“韓輝,你們中再派兩個人和曼徹斯特一起保護沙雅,去的方式解決了,回來呢?”他的話說完,另一個相貌普通的年輕人說道:“我可以給每個人做一個面具,大家完事後換面具離開,約定一個集合點!”

羅通說道:“這個法子好,倭國做完這一次,我們先到西伯利亞,從西伯利亞轉道華夏,小夥子,你說呢?”

被羅通稱作“小夥子”的是陳志凡,老者這麼一問,所有的人的視線全都落在了陳志凡的身上。

“我明白了,這次行動之後,大家各奔東西是吧?”陳志凡道:“我沒有意見!其實各奔東西比較好,不然我還要擔心你們是不是倒黴的又被抓住了,我救你們一次,不可能次次都和你們巧合的相遇。”

“沙雅,拜託了!”

金髮女孩子伸出手:“大家手拉手,老爺子,告訴我地點。”

年輕人拿出薄如蟬翼的面具一人發了一張:“一次性的,用完水洗就消失。”

所有的人接過年輕人發的面具,裝在身上,才互相手拉手!

“地址……”羅通將地址說了一遍:“周圍有個標誌物!”

沙雅的頭髮無風自動,飄飛了起來,一道道光圈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將所有的人籠罩在光圈之中!

陳志凡從宿慧裏得知,沙雅這個瞬移之法與小挪移之術相似。更高級的還有大挪移術,能挪移整座山,一座城,甚至更大的範圍。

他這個殭屍使用的是陰邪之氣,修煉不了道家的挪移術。

片刻之後,一衆人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沙雅身體朝後一仰,人事不知的陷入了昏厥,曼徹斯特將她抱着,兩個已經收起黑毛的黑僵站在他們的身邊,曼徹斯特:“喂,西伯利亞,我們等你們!”

陳志凡點了一下頭,他是要去西伯利亞的冰原天墓,順便和他們會合,也不是什麼問題。

曼徹斯特用體型的優勢,給沙雅帶上了面具,然後給自己帶上了面具,兩個黑僵帶上面具之後說道:“哥,我們等你,你可一定要來!”

“當然,”陳志凡示意了一下:“這麼多人,只有老爺子說的方式最合適了,曼徹斯特,保重。你們紮營的地方,儘量靠近華夏!”

羅通看了看時間:“現在可以進去了。”

拿出面具的年輕人擡腳就要邁步進去。韓輝站出來:“我先進去!”他現在知道了黑僵的身體非常牛逼,比盾牌還牛!

獲得陳志凡的允許,韓輝和其餘幾個黑僵邁進了門。 「呃……」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飛快的收回手,「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

「你們……」見兩人旁若無人的罵她,夕霧聖女一張精美的小臉,頓時氣得扭曲!

尤其還是比她長得漂亮的兩個女人,這讓她的心裡極其不平衡,怒罵道:「你們這兩個卑賤的奴婢!你們身為風雲國的人,見了軒轅哥哥,和本夕霧聖女,為什麼不下跪行禮!」

「夕霧。」軒轅子凌看著像潑婦一樣的夕霧聖女,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聽到她罵夜冰依,他莫名其妙,心中不舒服。

然後看向夜冰依說:「依依,這件事情,是你的不對,你不應該罵夕霧聖女,你向夕霧道歉,這件事情,便算了。」

然而,夜冰依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聽到軒轅子凌叫她的名字,夕霧聖女頓時眯眼尖聲道:「什麼依依?你,叫什麼?」

夜冰依不懷好意的眼神,在軒轅子凌和女子的身上打量了一圈,隨後慵懶的勾唇一笑,「我叫夜冰依,有問題嗎?」

「什麼?!你,你是夜冰依?!這怎麼可能?」夕霧聖女突然一副見鬼了的樣子,看著夜冰依,滿眼的不可置信。

當年她小時候,跟著大長老一起來風雲國,見過軒轅哥哥那個未婚妻,但是,夜冰依根本沒有現在這個女人漂亮,而且還是一個小廢物!

「難道真是你這個廢物?!哼,那本聖女就告訴你,你是個廢物,沒有資格配得上軒轅哥哥!軒轅哥哥是我的!大長老說了,等到我及笄之時,就可以嫁給軒轅哥哥了!」夕霧聖女猶如一個炸了毛的公雞一樣,對著夜冰依不顧形象的大聲咆哮著。

「哦。」夜冰依只是輕描淡寫的應了一聲,彷彿是在聽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樣。

夕霧聖女頓時柳眉倒豎,「哼!惺惺作態!還故意裝著不在意,哈哈哈哈,本聖女知道,你心中,一定快要哭了吧?」

夜冰依:「……」

「夕霧!」軒轅子凌狠狠皺了皺眉,但是,卻沒反駁她說的話,畢竟,他心裡雖然不願意,但是……

於是,夜冰依看著軒轅子凌的眼神,就更加厭惡了,好像在看一隻噁心的蒼蠅一樣。

這種左右擁抱的種馬,居然還想泡她夜冰依?

接收到夜冰依那無比厭惡的眼神,軒轅子凌心臟驟然一縮,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身體,悄然流失,讓他有些心慌。

夕霧聖女扳回了一局,頓時揚眉吐氣,得意的揚起下巴,看著夜冰依,咄咄逼人說:「聽到了吧,你根本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賤婢,你再傷心也沒用,還不跪下,給本聖女賠罪!」

「一個不要的二手貨罷了,偉大的聖女,你至於這麼得意?」夜冰依淡淡的瞥了少女一眼,無語道。

話音一落,軒轅子凌的臉色頓時一黑,眸光猶如利箭一般狠狠射向夜冰依,不要的……二手貨,說的,是他?!

「噗……咳咳……」其他幾人一副要笑不笑的神情,要不是他們站在敵對的份兒上,真想給這個女人點個贊。 “%……”倭語的呼喝聲傳了出來,韓輝用倭語的怒罵聲同樣傳了出來,另外兩個黑僵的怒喝聲也不時傳來。

陳志凡等人跟着進去的時候,看見了房內的場景。

一個圓環形鐵架上大字型的綁着一個人,無數的管子和儀器與這個人的身體聯繫起來,看不出這個人是生還是死。

只能看見他的四肢不時的抽搐!

陳志凡的眼珠猛地染上了一層綠色!“韓輝,所有的倭人,一個不留,殺……”他跳到架子上的人身前,沉聲說道:“你想親手報仇嗎?”

這個人還剩下一口氣!

眼見就是活不成了。

羅通等人都不忍心再看,幾個黑僵已經按着陳志凡的吩咐,朝着周圍的研究員撲了過去……

那個人的睫毛微微的顫動了起來,陳志凡湊近他的耳朵:“我就當你同意了,”他一口咬上男人的脖子,吸乾了他的血,注入了屬於他的屍氣。

原本四肢微微顫抖的人猛烈的抽搐了起來,渾身白毛瘋長,原本失血慘白的皮膚變成青灰色,他的嘴裏呲出了青黑色的寸長獠牙。

雙手長出來了長長的青黑色指甲。

盡是已經死而化僵爲白屍中期!

白屍中期的男人嗷吼大叫了一聲,他從架子上掙脫下來,朝着研究所的一個房間裏搖搖晃晃的走去。

羅通錯愕的看着男人:“他……”

剩下的話沒有問出來。

陳志凡跟在白屍男人的身後走進了那個房間。

房間裏擺着十幾張解剖牀,十幾具屍體七零八落的胡亂堆在牀、上,地上,到處都是血,人體的零部件。

濃黑的死氣與怨氣糾結,陳志凡胸中的怒火頓時騰起萬丈:“我x你小鬼子!”

白屍撲到一具屍體前,抱着屍體嗷嗷直嚎,陳志凡卻是聽的他的嚎叫像是在哭。那具屍體肯定是他的什麼人。

黑僵撕扯倭人的聲音不時傳來,白屍嚎哭的聲音令人動容,陳志凡的身後站滿了人,拿出面具的年輕人紅着眼珠罵道:“這些小鬼子真該死,該死!”

有幾個女人忍不住哽咽了起來:“他們都是和我們一起被抓來的……”

陳志凡大步的走到白屍男人的身後,緊緊抓着他的肩膀:“哭是沒有用的!”

Wωω•тTk án•C○

男人擡頭用灰白的眸子看向陳志凡:“她,能變嗎?”

陳志凡搖頭:“不能了,起來,我們送這些亡靈解脫,”他的聲音落下,白屍男人站起身站在了他的身後。

“誰能用火?送這些可憐的人一程!”陳志凡出聲問道。

“我能!”一個人從羅通身後走出來:“我的雷火能把這裏全都毀滅,他們的骨灰就收不回來了!”

陳志凡冷着臉:“何處青山不埋人?燒吧,都退到安全的範圍!”

“出來,”韓輝抓着一個穿着白大褂的人,將他從暗室裏扯了出來:“哥,這個人好像有些不對勁!”

陳志凡伸手從韓輝的手裏接過男人:“先後退!”

男人結結巴巴的用華夏語說道:“他們,他們和我無關……不是我,不是我!”男人的眼神閃爍,表情極其詭異,他的表情和眼神怎麼會躲過身爲行爲的陳志凡。

見狀,陳志凡冷然的咧嘴:“我已經判處了你的死刑。”他將白大褂男人丟給了白屍男人:“他是你的了。”

白屍男人灰白的眼珠死死的盯着白大褂男人,陳志凡的話音落下,白屍尖利的爪子已經將男人的心挖了出來……

羅通說道:“像是這樣的研究室有很多,有些就是我也找不到,小夥子,他……”他看向渾身白毛的男人:“他怎麼辦?”

“當然要帶他回華夏!”陳志凡道:“這是我們的同胞,我不可能放他一個人在倭國!”

研究室被一陣雷光閃爍籠罩,騰起的黑煙最終化爲了熊熊的烈火!

白屍男人的牙齒咬的咯咯作響:“主人,還有幾個罪魁禍首,我記得他們的臉。”

陳志凡道:“等你褪去了白毛,你自己去報仇,免得你總是記得這仇恨,國仇家恨,不能只放在眼前,我給你時間和機會叫你了結這段仇恨!”

白屍男人雙膝一彎,撲通一下跪在地上:“謝謝主人!”

韓輝走上前扶起白屍男人:“我們與這些小鬼子不共戴天,但是你的修爲還是太低了,白屍是最低的等級,就是比普通人強那麼一點兒!”

羅通悄悄的打量向陳志凡,剛纔這個被綁在架子上,渾身插滿管子,連同儀器的男人,就差一口氣就要死了,被這個小夥子不知道怎麼弄的變成了殭屍,剛纔他們都沒有注意到陳志凡對白屍男人做了什麼。

白屍男人沉默的站在了陳志凡的身後,陳志凡說道:“先離開,諸位,在約定的地方見,十天之內必到!”

一羣人帶上了面具,三三兩兩的分開,很快消失不見。

火勢引來了警車,火警的呼嘯聲,已經能看見各種顏色的警燈在閃爍。

陳志凡道:“我們走!”他帶着韓輝和幾個黑僵,帶着白屍男人朝着奈良大酒店走去:“不用管他們!”

除了一身白毛的白屍男人有些奇怪,陳志凡和韓輝幾個人看起來就像是路人。

白屍男人垂着頭,雙手籠在袖子裏,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滿頭白髮,落魄浪蕩不羈的人,陳志凡看着一輛接着一輛的警車和火警車朝着剛纔他們離開的地方駛去:“還不知道這樣的地方有多少個!”

“主人!”白屍男人出聲道:“我要怎麼樣才能快速的進階?”

陳志凡道:“墓地,太平間,陰眼,陰地等等,有這些地方,你就能很快進階!你們都一樣,現在你們只要有牛羊精血就能很快進階。”

“嗨!”韓輝嘆口氣:“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跟家人聯繫啊?我家裏人倒是有錢……”

聞言,陳志凡道:“只要他們能接受你現在的樣子,那就沒事,就怕他們害怕你,而把你們交給什麼道士和尚之流。你們就是真的萬劫不復了。” 夕霧聖女後知後覺,反應過來,頓時尖叫道:「你這個賤人,居然敢罵軒轅哥哥,是二手貨!」

軒轅子凌:「……」

為什麼比起夜冰依,他更討厭這個夕霧了呢——

正在這時——

夜冰依明顯的察覺到,身邊的采兒身體散發出一股寒冰氣息,不動聲色的握住她的手,捏了捏。

采兒微微一怔,看了她一眼,隨即,身上的冷氣,才緩緩壓下。

夜冰依也上前,看了夕霧聖女一眼,璀璨一笑道:「夕霧聖女是吧?哈哈,你說得不錯,你的軒轅哥哥,是一個二手貨,你自己留著好好享用吧,本姑娘有自知之明,高攀不起!」

「采兒,我們走。」

夜冰依說走就走,跑得比兔子還快。

夕霧聖女過了好半天,才回過神,面色蒼白,怔愣的轉過頭看向軒轅子凌,「不,軒轅哥哥,我不是這個意思,都是她說的,都是那個賤人說的!」

太古神獄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軒轅子凌氣的頭頂都快冒煙兒了,冷冷的丟下一句話,繼續趕路!

隨即微微一怔,那個女人,被夕霧如此羞辱,脾氣,怎會如此好?

彼時,夜冰依狂奔了好一會兒,才停了下來。

「哈哈哈!」她雙手叉腰,眼中閃過一抹狡黠,得意的大笑著。

看著她笑,他,也跟著勾唇一笑。

「呃……難道,你已經看到了?」夜冰依摸了摸鼻子,頓時有些無力。

她還沒說,她就知道了,搞得她一點神秘感都沒有了。

瀲灧的紫眸微閃,搖了搖頭,「不知道。」

「……」

「真的?那你笑什麼?」

「我竟不知,依依的嘴巴,如此厲害,將他們氣成那樣。」他表示他是看到她損軒轅子凌才高興的。

雖然,他也看到了她的小動作。

夜冰依頓時揚了揚眉,不可置否,得意的勾了勾唇,笑得極為姦猾。

剛才她故意靠近那個夕霧聖女,然後,送給她了點見面禮,比如,獸獸喜歡的……

「轟隆隆……」

大地突然一陣亂顫,好像發生了地震似的。

在附近的人們,齊齊心中一驚,然後有人開始大叫道,「不好了,我們遇到了獸潮!」

「快跑,快跑啊!」

「等等,這些魔獸,它們好像是有目的而去的!」

「天啊,不知道是誰?這麼倒霉!」

「呵呵……」一聲淡淡的笑,自白衣男子的口中緩緩溢出,冰藍色的眼眸也彎了起來,眸光緊緊凝視著屏幕上的紫衣女子。

好笑的搖了搖頭,他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她,所以看的很是清楚,「狡猾的小丫頭……」

面色驀然一僵,嘴角的笑容也僵在了臉上,好半天,才不適應的恢復正常表情。

他竟才發現,他已經有多久沒笑過了……

……

夜冰依聽著這瘋狂大聲令人心驚膽顫的聲音,在她的耳朵里,卻宛若天籟之音!

邪邪一笑道,「美麗高貴的聖女,你們就好好享受吧!」

驀然,一股龐大的氣息蔓延而來。

夜冰依瞬間渾身寒毛倒豎,警覺的向四周看了一眼。

采兒也是面色微變。 「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