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問阿嬤,“是不是怕你的假身份會被拆穿了?”

阿嬤偏偏還在死鴨子嘴硬,冷笑道,“我有什麼可怕的?該害怕的應該是那個賤人,騙了我的大兒子,害死了我的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這筆賬我還等着跟她算呢!” 我馬上因爲阿嬤的話開始嘲笑她,說她都不帶打聽清情況,就胡編亂造,誰不知道盤俊的父親是被巨蛇吞掉了? 阿嬤卻一下子流了眼淚,忿恨地說,“要不是

阿嬤偏偏還在死鴨子嘴硬,冷笑道,“我有什麼可怕的?該害怕的應該是那個賤人,騙了我的大兒子,害死了我的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這筆賬我還等着跟她算呢!”

我馬上因爲阿嬤的話開始嘲笑她,說她都不帶打聽清情況,就胡編亂造,誰不知道盤俊的父親是被巨蛇吞掉了?

阿嬤卻一下子流了眼淚,忿恨地說,“要不是那個賤人先騙了我兒子,我兒子哪裏會死的那麼慘?”

我忍不住白了阿嬤一眼,心想果然是老狐狸,見招拆招啊?不過,狐狸就是狐狸,遲早狐狸尾巴有藏不住的那天!

沒有證據,我也懶得和阿嬤在這裏玩心機。正好盤俊領着人回家來了。

我跑出去一瞧,第一眼就看到唐瑾。心頓時略沉。即使我醒來後,在陰間遇到的那些事,感覺就跟做了個夢似得,但並不代表我不相信曾經發生過什麼?

眼前看到唐瑾過來了,心中就明白他來的目的了!

唐瑾倒也爽快,很快就切入正題,說要帶我去一趟金秀縣城,在那裏有個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正等着我!

至於盤俊那邊,好像他已經和唐瑾已經達到什麼默契,唐瑾對我說這些的時候,他已經讓盤綺羅去準備路上要用的東西了。

我想着也就是盤綺羅陪我去縣城吧!出門的時候才發現,不但盤俊要一起去,連阿嬤也要去。並且應該是唐瑾早有邀請阿嬤一起前行的準備,專門帶了人擡來副轎椅,擡着阿嬤上路。

一路上,我並不開心。我本來是個好端端的人,現在被某些人和鬼當做了工具來利用,心裏要是沒點兒怨氣就成二百五了!

路上,唐瑾幾次想找我說話,我都躲開他,他逼不得已只能硬生生地抓住我,冷着臉跟我說要談談!

我打了哈欠,裝的漫不經心。眼神不經意間瞥見盤俊,他開始分明一直往我這邊兒瞧着,遇到我的眼神卻轉了頭,假裝和阿嬤說話。

我皺皺眉,心裏突然想,不會是盤俊也開始賣我吧!略微思量後,我還是選擇相信盤俊,沒什麼原因,就是直覺!

唐瑾那邊緩緩地開口,第一句就是開始介紹他自己,說他原籍在金秀,現在住在南寧。去年回金秀祭祖,幾個喜歡登山的朋友也就跟了過來,一行人到大瑤山登山旅遊,後來就出了意外,然後遇到我。

我聽唐瑾說到初次遇見我,馬上尷尬起來,因爲我們第一次見面就發生了什麼事,兩個人都心知肚明。我以前不覺得有什麼,那是我以爲我不會再和唐瑾相遇,現在情形則完全不對了。顧忌着臉皮,我打斷唐瑾的話,讓他別扯那些沒用的爛穀子,直接說重點。

或者是我的態度不太好,唐瑾的臉色微變,眼神稍冷,頓了一下,他才繼續說道,“我父親前些天做夢夢到我爺爺,我爺爺託夢跟他講了一些事情。可能是我爺爺泉下有知,知道當初要不是我拿走你的銀鎖,你早就順利改命了,也不至於爲了報復我,故意給我下情蠱。所以,我現在是和你做一筆交易,我幫你成爲真正的冥女,到時候你幫我將情蠱解了!”

唐瑾的話讓我一陣心涼,胸口悶悶的,好像裏面翻滾着什麼情緒,總之讓我不太好受!但我對唐瑾說話的時候,還是懂的將自己的情緒收好,笑着對他說,“成交!”

我這樣爽快的應答,唐瑾卻似乎並不領情,臉色綠了綠,半天沒了話。

我於是問他話說完了嗎?他臉色灰灰的也沒答我,徑自走開。

打這兒以後,唐瑾就沒跟我再說過話。我們一行人離開盤寨,再翻過兩個山頭,就到了一個叫茶樹村的寨子。在這個寨子裏,有等着接唐瑾的人,我也第一次見到了公路,以及汽車。

盤俊和盤綺羅比我有見識。尤其是盤綺羅對我炫耀說,她知道我們要坐的車是什麼車。

我對這些興趣缺缺,有一耳沒一耳的聽着。唯一覺得不錯的是,終於可以告別步行。

不過即使有車,我們還是在第二天下午纔到達金秀縣城。

第三天,我才見到那個非常了不起的大人物!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對此,墨九狸和帝溟寒聞言沒有什麼想法,反正都是這些人招惹自己的,又不是他們願意招惹別人的……

接著那些人已經完全放棄了掙扎,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說道:「請給我們一個痛快!」

「好!」墨九狸聞言說道。

手一揮,小金的火焰如同一條火龍,瞬間將擂台上剩下的所有人,全部吞噬了進去,所有人消失且魂飛魄散……

眾人都看傻眼了,所有人心裡都只有一個聲音,上官寒夫妻太牛逼了,太恐怖了,太可怕了,太嚇人了……

也有少部分人覺得墨九狸太過殘忍了,宗政雲天看到所有人都死了,忍不住站起身瞪著墨九狸怒道:「上官狸,你簡直是殺人的魔鬼,你怎麼能如此殘忍,如此殺人如麻,你簡直是魔鬼不是人!」

「沒錯,殺人魔鬼不是人!」韓小茜回神有些害怕的看著墨九狸喊道。

「殺人魔鬼,滾出學院!」宗政雲天怒道。

「殺人魔鬼,滾出學院!」

「殺人魔鬼,滾出學院!」

「殺人魔鬼,滾出學院!」

瞬間,很多宗政雲天的隨從,和其餘人也紛紛附和著,整個擂台廣場都響起了這個聲音……

沈常樂四人見狀微微皺眉,這些人還真是無理取鬧,挑戰是他們自己發出的,現在反倒是把責任都拐到這對小夫妻身上了,還真的是倒打一耙好本事啊……

不過,沈常樂也想看看墨九狸和帝溟寒如何應對,沒有馬上開口說話,墨九狸看到眾人的嘴臉,覺得諷刺不已,這些人怕是在學院待傻了吧,一個個智商完全不在線呢……

「你們都夠了,我看你們一個個年紀不小了,出門都特么的不帶腦子嗎?是誰去挑戰小狸兒的?有人逼著那些人去嗎?還不是為了討好宗政家族和韓家,一個個舔著臉以為自己有點實力了不起了,想著藉此巴結宗政家族和韓家啊!還不是一個個被他們自己幫派的老大派出去的,硬著頭皮不戰不行的!再說了換做是你們上了擂台,會為了給自己一個好名聲不殺人嗎?會為了不殘忍被人誇善良,在擂台上待到死嗎?我們學院的擂台規則你們那個不知道?有本事他們幾百個人幾百個人的上去,以多欺少的時候你們怎麼不說那些人是惡魔那些人沒有人性呢?現在死了就說小狸兒夫妻是殺人惡魔了,我就問問你們,換成你們在這裡的任何一個人,是想死還是為了活著把自己變成殺人魔鬼,你們自己摸著良心說出來來,誰說自己寧可死也不殺對手,我火薇薇今天就挑戰誰,我給你一個自殺的機會,有誰剛站出來說來……」不等墨九狸說話,火薇薇直接怒了,轉身對著起鬨的眾人怒道。

「薇薇說的沒錯,今天換做是我,我也會做這個殺人魔鬼,誰要是清高覺得自己寧可死都不做殺人魔鬼,我火俊就挑戰他,有多少我挑戰多少,都站出來吧,宗政雲天你覺得呢? 那個所謂的大人物,縣城一座非常古老的房子裏。我還沒走進那座氣派的大宅院,就已經感覺到一陣極深的陰氣。

wωω¤тт kan¤C O

來的時候,我和唐瑾,以及盤俊那一家人都跟着,快到宅院大門口的時候,從裏面“嗖”地一聲飛出一道金光。

盤俊還以爲是暗器,大叫一聲“不好”,身形一閃就擋在我前面。豈料那道金光就在他身前停住。大家仔細一看,想也想不到的那居然是一張黃紙。

唐瑾先看到那黃紙上有字,讀了出來,“閒人勿入!”

盤俊知道宅子上的主人並不歡迎他們兄妹和阿嬤,只能在外面等了。

唐瑾帶着我走進去。越往主宅上走,陰氣就越重,冷的讓骨寒。連天上的大太陽似乎都是紙上畫的,一點兒暖意也沒有了。

在我和唐瑾走至院子天井的時候,我突然感覺一波十分強大的炁場。那炁場無形,卻有着勁風般的力勢,霎時就將我和唐瑾包圍。

唐瑾也應該是能感應到那波炁場,他可能是感覺到炁場裏的殺氣,先停下腳步,對着正屋不疾不徐地低道一聲,“師叔祖,唐瑾和巫南南前來拜見!”

唐瑾的話音落地,我就聽到一聲輕哼,那聲音輕的若無,卻力量猛勁地震痛耳膜。

我感受到那波強勁的炁場化作了勁風一般,鋪天蓋地般對着我和唐瑾衝蕩過來,心中稍是慌亂之後,才冷靜下來。

炁場這樣無形的東西,只能用神識去感受,所以我閉上雙眼,叫醒我的每根汗毛,每個毛孔,去感受那強勁的炁場。

那一刻我感覺就像置身山巔,又如同身置驚濤駭浪之中,四方雲涌,八方風起,一波波的震盪如驟雨一樣,動盪衝擊向我。

我心中急忙默唸《道陵真經》裏面氣法篇的經文咒語,讓自己與洶涌而至的炁場相連,然後盤坐在地上,緩緩地吸氣吐納,讓自己猶如一個空空蕩蕩的容器,慢慢的吸收衝蕩着我的那些炁場。

慢慢地,我感覺自己似乎到了混沌初開的世界,天地間充斥着如洪水氾濫一般的炁場,而那一刻的我,變成一個容納萬千河流的窪地,吸納那些洪水般的炁場融匯進我這個窪地裏,再慢慢的匯流成一片汪洋!

這裏不得不說,我本來被人嘲笑,天生沒有修道的根骨和天賦,要是我沒有機緣得到那本《道陵真經》的話,哪裏會懂得道修,又怎麼會知道所謂的道家修行,其實就是讓人變成一個容器,然後吸納充容這世間陽善和陰煞的所有炁場!

這就跟阿嬤曾經說我似的,我沒有根骨,但總有那麼一點兒狗-屎-運。而要是將這種運氣說的善雅一些,那就算是天時地利人和三者齊備,才堆砌來的一種緣分。

我當時並不知道,那波對我衝涌而來的炁場,正是唐瑾帶我求見的神祕高人對我的試煉。我僥倖藉助《道陵真經》的本事,通過了測試。要不然就算唐瑾的爺爺從墳裏爬出來,那個高人也不會給面子見我!

這其實也算是一種緣分!

當冥女,也並不是說有了冥女的命格,就能當冥女。我之後才知道的,冥女也分三六九等。最低等的就是當個普通的勾魂陰差,這類冥女不太容易修到什麼福德,反而容易早死。

中等的冥女,也就是阿嬤說的那種,要經常跑腿辦差,基本上算不得常人,充其量也就是一隻活在人間的鬼罷了!其間包納了阿嬤說的各種苦楚。

頂端的冥女,也算陰差,但意義上是獨立的,這種冥女和地府的關係是平等的,沒有主僕之份,可以將辦差當做一種福修,也可以當做一種同地府的交易。

而我眼前的這個秦道然老先生,據說前世曾是地府的鬼官,因爲出了點兒差錯,才被罰投胎轉世。現在的他雖然是道家弟子,但修得並不是仙道,而專門跟地府打交道的風水大師。

這老先生脾氣非常怪,說他不貪錢,卻貪世間的寶物,求他辦事的人,只要能蒐羅到稀世的珍寶古玩,哪裏讓他在黃泉路上幫你搶魂買壽,那都可以。

唐瑾這次爲了讓秦道然收我爲徒,好像也獻出了什麼傳家之寶,只是我問他的時候,他一語帶過,並不肯對我說實話。

我說我不想欠他的人情,知道了他犧牲了多少,等以後好還他的!

唐瑾就搬出他帶我來之前說的那些話,說只要我幫他解了情蠱就行了。

我對他說,我早就見過鬼阿嬤,那鬼阿嬤說她根本不懂下蠱,說着說着我差點兒將鬼阿嬤當日告知我的真相,給說出來。

還好失口之前察覺了,急忙將話頭收回去。

唐瑾再讓我說原因,我只能支吾,說不出來了。

唐瑾冷笑一下,說道,“你別騙我了。我有沒有中情蠱,自己還不知道嗎?在你失蹤的那段日子,我被情蠱折磨的好慘,那種苦楚,你怎麼會知道?”

我無法將鬼阿嬤當日謊稱給唐瑾下情蠱的真實原因說出來,因爲我不可能爲了得到唐瑾的信任,而無視盤俊兄妹的安危。當下也就不同唐瑾爭辯了,無奈點頭。

唐瑾則說,解情蠱的事,並不着急,等我成了真的冥女再說,現在讓我不必想那些,專心聽從秦道然先生的教導。

我點頭回了句“知道了!”

我和唐瑾初次見到秦道然的時候,那老先生說的都像那麼回事兒似的。可等我們第二天再見到他,當他卜算我的八字時,卻突然臉色大變,說我在騙他,還罵我滾出去!

他本來就是個乾瘦的老頭兒,說句不好聽的,鬼長什麼樣,他就長什麼樣。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還真給嚇了一跳,以爲活見鬼了呢!他身上那點兒氣概,還不如那個青衣老道呢!

現在他一翻臉,那臉色難看的,讓人恨不得瞎了纔好呢!看他一眼都少活十年似的!

唐瑾眼神稍變,臉色如常的地對秦道然說,“師叔祖,何出此言?”

那秦道然依然惱火地道,“你們隱瞞生辰八字,根本沒有誠意,那求我何來?”

我當時就懵了,失聲驚呼,“這怎麼會?我的八字怎麼會有錯?”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秦道然老臉一橫,已經不願多說,直接轟我們走人。

我馬上要走,唐瑾卻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低聲說讓我等一下。之後,他就對秦道然說想進一步說話。

秦道然開始不肯,唐瑾也不知道從兜裏拿出件什麼東西,背對着我交給了那秦道然。

我雖然沒有看見唐瑾送給秦道然的是什麼東西,但之後秦道然立即就改了臉色,想來那東西必定價值不菲。

我對唐瑾說,我不想再欠他的人情了。

唐瑾又回我那句話,說沒什麼好欠的,他這是從我手裏贖回他的自由!我這麼一聽,對他的感激瞬間沒了。

秦道然又收了唐瑾的禮物,這纔對我們說出內情,他說我說出的生辰八字,那確實是短壽的命,問題是那個八字,在五行中屬陽格,也就是說,按照我的生辰八字來算,我該是個男人。這就是這個老財迷發火的原因。

我說,我的生辰八字是爺爺當年告訴我的,一個字都沒有差。

秦道然陰沉着臉想了一會兒,才說道,“那我直接召喚你的命格看一下!”

我的命格早就誤打誤撞換了盤俊姑姑的命格,所以這一次我終於看到我回歸正常的命格。然而秦道然卻仍是說不對,他覺得這並不是我真正的命格。

他本來想出手差一下我命格的本源,唐瑾先將我換了命格的事說了,秦道然也就收手了。只是他仍皺着眉頭,似乎被什麼困惑住似的自語道,“總覺的這丫頭上有股靈氣,像是天地共生的靈物……”

我和唐瑾均因爲秦道然的話一愣,唐瑾更是追問秦道然,但秦道然只說了一句,“或許我想多了”,就這麼帶過這一筆,我和唐瑾也不再多想什麼了!

詭異復甦中 其實說真的,這秦道然身上除了有修道之人不該有的貪念之外,真是有些本事的。他是第一個瞧出我身世有些蹊蹺的人,只不過凡事真是要講究時機和緣分。秦道然沒有從我身上堪破其他的東西,主要是打心眼兒裏沒瞧得起我這個山野丫頭。

唐瑾之前對他說過我的身世,只是說的太高雅,將爺爺形容成修道之人,並沒有說出真實的身份是個陰差。秦道然才誤以爲我打小修道,纔有了些修爲。

另外他還給我下了個評語,說我的爺爺必然是個高修之人,若不然我這樣一看就毫無仙骨可言的人,怎麼可能在二十歲之前就修到宗師的炁場?

我當即就被嚇了一跳,臉色稍變,因爲秦道然給我下的斷語太嚇人了,我得了《道陵真經》也不過半年時間,怎麼可能從對道修一竅不通的人,速變成高修之人?

後來琢磨了下,或者就是人家故意擡高我,說的幾句美言罷了,大可不必當真!心也就平靜了。

接下來,唐瑾就想請秦道然卜算個拜師的好日子,到時候他好幫我佈置個拜師禮。

秦道然擺擺手說道,“我不會收這個丫頭爲徒的,我一生從不收徒弟。就算你爺爺那個老東西從棺材了爬出來逼我,這事也休想!”

唐瑾臉色當即就冷下來,那眼睛裏充斥着令人發顫的冷光,瞬間連周遭的空氣似乎也被凍得凝結了。

我一瞧唐瑾有震怒的跡象,情急之下伸手抓住他的手,本來想提醒他忍耐一下。俗話說,“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那秦道然雖不想收我爲徒,但並不代表他不肯幫我啊!

當我的手觸到唐瑾的手時,唐瑾的手立即縮了一下,好像我的手上有刺似的,我剛有些尷尬的想縮回手,卻又被他一把攥住,用了很大的力握住。

等他轉臉看我,那原先凌厲的眼神慢慢地柔和下來,那一刻我竟然有種被他的眼神裏的深情灌醉般的感覺,心裏驚現一隻小鹿,在我心窩裏上躥下跳的,第一次,我有那樣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

幸虧,秦道然那邊開了腔,才讓我注意力轉移,抹淡了心中的慌亂。

那秦道然說,“看來我今天要破不收徒弟的規矩了!”

唐瑾和我同時大喜,以爲那秦道然真的改變主意了。我心裏更是慶幸虧得及時阻止唐瑾發怒。

誰知,秦道然說的所謂收徒,不是收我,而是收唐瑾!他說他從來都遇到過像唐瑾這樣根骨不凡的好苗子,還說他和唐瑾的爺爺師出同門,現在卻各成一派,期間兩個人一直鬥法,現在唐瑾傳系不到他爺爺的道法,卻將他的道法傳承下去,這將會是件多麼好玩的事?

我聽到這裏也算是聽明白了,敢情唐瑾的爺爺和這秦道然是冤家對頭啊?

機戰王朝 唐瑾這時卻並不管老輩上和這秦道然有什麼心結,他告訴秦道然,只要能幫我穩住命格,讓我成爲真正的冥女,他馬上給秦道然磕三個響頭,拜他爲師!

秦道然這才爽利的答應了,說頭幾日教給我如何拘魂,後幾日教我如何和地府打交道。半個月後,他就要將我掃地出門了。

我若是學不會,那是活該,想都別想他再改變主意。

唐瑾有些憂慮地看看我,擔心我在那麼短的時間學不會。我對唐瑾笑笑,告訴他,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要是學不會,那是我自己的問題,怨不得別人!

唐瑾聽我這麼說,也只能點頭。

今天是不行了,已經耗到下午了。明天算是正式開始。

我和唐瑾一起從秦道然家裏走出來,第一眼就看到了盤俊等在門口。我沒看到阿嬤和盤綺羅,問了盤俊才知道,唐瑾早就派人幫他們安排了住處。阿嬤和盤綺羅已經在那裏休息着。

之後,盤俊詢問我見到秦道然後的情況,我一五一十的說了。盤俊聽完點點頭說,“十五天已經不算少了。有些本事我也可以教你。你只要記住那個秦老先生和地府如何打交道就行!”

盤俊都這麼說了,我就更放心了。

正好已經有車緩緩停到我們身側,司機下來打開車門讓我們上車。

我剛想坐上去,盤俊一把拉住我,微寒着臉色問唐瑾,“你現在能先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人嗎?”

帝國風雲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既然你覺得上官寒夫妻殘忍,那麼你站出來說說自己是不是清高的不殘忍,我火俊隨時奉陪跟你一戰!」火薇薇的話落下,火俊也出聲說道,還故意挑釁的看著宗政雲天。

所有人聞言都沉默了,是啊,道理他們都知道,他們知道沒有想過幾百人就被上官寒夫妻給殺了,數量少他們夫妻兩個人今天一下子殺了這麼多人,確實殘忍了些……

但是,這個世界就是這麼殘酷的,火家兄妹說的沒錯,今天換成是他們,他們也會寧願變成殺人惡魔的!

頓時,現場陷入一陣安靜中,宗政雲天怒瞪著火俊兄妹,沒有說話,這個時候他能說什麼,該死的火俊,明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他,一再的挑釁他,想讓自己上當跟他一戰,他又不是傻子,絕對不會上當的……

宗政雲天看了眼擂台上的墨九狸和帝溟寒,冷冷丟下一句:「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然後,轉身就想帶著自己的人離開……

「慢著!」帝溟寒看到宗政雲天想離開,難得主動開口喊道。

宗政雲天聞言眯著眼睛轉身,看向帝溟寒,不明白對方想做什麼……

帝溟寒直接轉身看向沈常樂問道:「副院長,我是不是也可以挑戰他?」

「當然了!」沈常樂聞言一愣,隨即說道。

「好,我上官寒,要挑戰宗政雲天!」帝溟寒看著宗政雲天淡淡的說道。

隨即,沈常樂身邊的黑衣老者立即宣佈道:「上官寒挑戰宗政雲天,請宗政雲天在三天內應戰!」

宗政雲天惡狠狠的瞪著帝溟寒,很想直接飛上擂台殺了他,但是他還是忍住了,直接帶著身邊的韓小茜等人離開了……

無論如何今天他都不會上擂台的!

「真慫,竟然走了!」火薇薇鄙視的說道。

看到宗政雲天走了,墨九狸和帝溟寒都在意料之中,於是兩人抬起頭看了眼沈常樂四個人,沈常樂也看了眼藍袍老者,示意他看看,還有人要挑戰的沒有了……

「咳咳,沒有要挑戰你們的了!」藍衣老者急忙說道。

香色生活:傲嬌女財迷 「沒有了,你們兩個可以走了!」沈常樂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笑著說道。

「這麼快就沒了,好可惜!」墨九狸聞言有些失望的說道。

沈常樂等人聞言嘴角狠狠的抽搐著,這兩個小傢伙是殺人上癮了啊,這一天不到都殺了幾百人了還沒過癮么……

「狸兒,我們去哪裡住?」帝溟寒看著墨九狸寵溺的問道。

「我看看,嗯……感謝那些人等級最高的才住在紫色區域的,似乎不太適合我們!」墨九狸仔細想了想說道。

然後,墨九狸想到什麼回頭看著沈常樂四個人問道:「副院長,三位長老,你們住在什麼地方?」

「我們?」沈常樂聞言下意識的問道,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四個人總覺得這丫頭的問題,怎麼都覺得有些不懷好意啊!

「我住在黑色區域,怎麼了?」沈常樂想了想說道。 我當時不知道盤俊那句話的深意,還以爲盤俊傻了呢!怎麼問起唐瑾到底是誰來了?他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唐瑾!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