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一個大活人,不可能突然消失啊!

瑞德沉思幾秒,搖了搖頭,一言不發。忽然,辦公室的門被輕輕推開,有人在輕輕叩門。洛星辰擡起頭,身穿淺灰色西服套裝的白琳琳站在門旁微笑着,祕書站在她的身後。“靳夫人……白小姐到了。”洛星辰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祕書出去了,順手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白琳琳走過來,朝着瑞德點點頭,“你好,瑞德!”“你

瑞德沉思幾秒,搖了搖頭,一言不發。

忽然,辦公室的門被輕輕推開,有人在輕輕叩門。

洛星辰擡起頭,身穿淺灰色西服套裝的白琳琳站在門旁微笑着,祕書站在她的身後。

“靳夫人……白小姐到了。”

洛星辰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

祕書出去了,順手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

白琳琳走過來,朝着瑞德點點頭,“你好,瑞德!”

“你好,白小姐!”瑞德禮貌迴應。

“你們在談公事嗎?我有沒有打擾到你們?”白琳琳走到了辦公桌旁,視線剛好瞄到了那兩張照片。

瑞德不動聲色,收好了文件和照片,“靳夫人,白小姐,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聊!”

“好,再見!”

“再見!”

瑞德離開時形色匆忙,洛星辰倒覺得沒什麼,因爲在她的認知裏,白琳琳是她的親姐姐。

“姐姐,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洛星辰微笑着問。

聽到辦公室門關閉的聲響,白琳琳忽然驚呼一聲,“薇薇,我一會過來,我忽然想起還有個預約病人……我走了,回頭見!”

“姐……”

洛星辰喊了聲,辦公室裏已經不見白琳琳的身影裏。

……

站在電梯間,瑞德等着下行電梯。

一會,電梯到了,門打開。

他拎緊了公文包,邁步走進去。

“等等、等等……”

就在電梯門要關上的一瞬間,有個聲音在外面喊。

他分辨出是白琳琳的聲音,趕緊摁住了電梯。


“瑞德,謝謝了!”白琳琳微笑着走進電梯,“還好趕上了。”

“不客氣,白小姐這麼快就要走了嗎?”

“是啊!不然就耽誤事了!”

“是嗎?”

瑞德微笑着,下一秒,他只感覺到白琳琳人影一晃。

風聲拂面。

回憶的另一端是相守 緊接着,他的腹部遭受到一記重擊,痛得他彎下腰。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後頸一麻,瞬間失去了知覺,沉重的身軀栽倒在電梯裏面。 209 浪漫的事

朱靜心同鞋是性格是屬於敢作敢當的,知道自己誤會了,也很快決定認錯,不過等到空間只剩下她和肖明君兩個人時,莫名的害羞起來,臉蛋紅的像個紅蘋果,睫毛不是長的那種看起來卻是非常有活力的,跟她的人一樣,生機勃勃。.

想不到感情神經比電線杆還粗的女友居然吃醋了,肖明君好看的鳳眸笑的異常**,一臉春風動盪,是不是代表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有加重份量一點了呢?

“笑的太難看了,不準笑!”

平時怎麼沒注意到這男人笑起來還蠻好看的,特別是那紅嘟嘟的嘴巴,好想讓人咬一口哦,忒……引人犯罪了,朱靜心同鞋非常義正言辭的制止他的誘人行爲。

“恩,不笑!”

女友貌似惱羞成怒了,肖明君聽話的繃住俊臉,不過如果此刻他知道朱靜心同鞋心中的“邪惡”想法,恐怕會笑的更加沉魚落雁,多好的機會啊。

“前面在樓下我就在你對面,怎麼裝作看不到我?”

誤會是一回事,有些事情還是問清楚的。

“有嗎?我沒看到你啊?”

肖明君面色嚴肅,非常長認真的回想。

“狡辯,我就在你對面,肯定是你跟別人聊的起勁,根本沒有看到我。”

這個可是非常嚴重的控訴。

“冤枉啊,老婆大人,我真的沒有看到你啊,當時你站在哪裏啊?”

肖明君實在想不起來,不過如果他看到的話,肯定會馬上跟她打招呼的。

“哼,我就在你噴泉的對面,還跟你揮手。”

不是說心有靈心一點通嗎,可見他們心靈還沒有默契。

“還有,不準叫我老婆大人,影響我名譽,寶兒和陸戰是訂婚了,我們現在可什麼都不是。”

現在想想其實那個噴泉有點大,貌似佔據了樓下差不多半個大圓盤的地盤,朱靜心現在想想覺得是不是自己要求太高了,心裏也開始打怯怯鼓,那自己剛剛跟寶兒控訴肖明君的惡劣,豈不是惡人先告狀。

“老婆,樓下那個噴泉貌似有點大哦。”

意思就是真的冤枉他了。

“那,我跟你道歉好了,不過,我跟你道歉,你不準叫我老婆。”見到肖明君嘴巴一癟,就要露出好委屈的表情,看的人心中不忍,朱靜心立馬禁止,“不準癟嘴巴,不準可憐兮兮地看着我,不準叫我老婆。”

“你看寶兒都訂婚了,要不我們也訂婚好了!”

鳳眼亮成心形。

女孩聽得目瞪口呆,爲毛扯到訂婚這裏來了?

“要不直接結婚?”

以爲是有機會,鳳眼升級到漫天心形,好期待哦!

“滾!”

女孩變御姐,一拳頭打在他挺拔的鼻樑上。

“唔……謀殺親夫啊!”

捂着鼻子哀嚎還不忘繼續佔便宜,果然立馬又惹來朱靜心特別的一陣打是親的彪悍拳腳。

蘇寶兒剛好開門進來看到這對活寶表演你求我打,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人生其實處處有陽光,只是看你會不會發現。

自己那一畝三分地都處理不好,還想着如何佔別人的便宜,最終的結局只有一個,別人的得不到,自己家的禾苗也枯死了。

“媽,外公和舅舅被抓了,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林可人從電視新聞得知了王長水和王洪恩被抓的事情,覺得這對她們母女來講是個機會,可惜自己的腿不能動,不然……

“還不清楚,說是要他們配合調查,現在警察也介入公司的財務,恐怕,這次你外公家在劫難逃了。”

本來想藉此把蘇寶兒拖下水的,計劃落空不說還在她公司發生那麼丟臉的事情,王美玲現在心情非常的失落,一時間沒有理解女兒話中的深意。

“王家有舅舅在,就絕對沒有我們母女和外婆的位置,媽,你不覺得這對我們來講是個千載難分的機會嗎?”

從古至今嫡女和庶子根本不可能和平共處,何況牽扯到財產。/非常文學/

“你的意思是?”

王美玲眸光一亮。

“外公可是一直將舅舅當做繼承人培養。”

林可人輕笑。

“如果不是你那死鬼爸爸去世的早,你外婆也不可能眼睜睜讓那個人進我們王家的門沒有半點辦法,這些年你外公的心完全偏到那個人身上,對我們不屑一顧,跟你外婆更是冷漠。”

當時王長水爲了讓王洪恩認祖歸宗,鬧出的動靜簡直就是九級颱風,也是從那個還時候開始和王夫人的感情形同路人,這些痛王美玲知道的一清二楚,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本是王家的最受寵的千金淪落爲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

“媽媽有沒有想過這些本來就應該屬於你的,屬於弟弟的。”

林可人低下頭聲音輕聲細語,卻說到了王美玲的心坎。

偏心嗎?你們都是一樣的人。

“你的意思是讓他們在裏面出不來?”

興奮讓王美玲忽略了女兒語氣中的涼意,進了警察局,想要保釋出來難,但是讓一個人在裏面待久一點還真不是難事。

“不,出來一個。”

壓下目光中的冷笑,手指輕輕的撫摸上毫無知覺的雙腿。

“讓你外公出來?”

把賄賂的事情推到王洪恩的頭上,王長水現在年紀大了,不可能在生一個,那麼繼承公司的人選只有她這個唯一的女兒了。

林可人緩緩的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如果我們跟他們說上面有人說,這件事情必須有一個出來頂罪,你想是爸爸把機會讓給兒子,還是兒子把機會讓給爸爸好呢?”

“萬一你外公讓那個人出來,我們豈不是放虎歸山?”

王美玲不敢確定,畢竟這些年王洪恩的得寵是有目共睹的,賄賂罪也只不過判幾年刑而已,說定老爺子就犧牲了自己。

“誰出來都沒有關係,只要這件事情能夠讓他們之間產生縫隙,對我們來講就成功了,如果是外公出來,那麼我可以隨時傳遞一些消息讓他知道外公有意捨棄他,如果是舅舅出來,我們讓外公知道其實在舅舅心中他這個做爸爸一點都不重要,在公司安排點蛛絲馬跡,舅舅早就有奪家產的意圖,這麼多年來對他的孝順只不過因爲他的錢而已,那麼只要外公還在一天的,遺囑怎麼寫都是個變數。”

“當然我們趁着這段時間做好準備,公司現在股價下跌,我們可以趁機從想要拋售股票的股東們手裏買股份,最好能夠說服三分一的股爲我們所用,再加上外婆手中的股份,到時候只要我們手中的支持過半就完全不用擔心舅舅或者外公,還有就是趁亂安排自己的人進入公司的各個部門,作爲我們的耳目。”

不管是王長水出來還是王洪恩出來,對她們來講都是不利的,只有先分化他們父子的關係,再暗中吸入自己的實力,等到時機成熟,王氏集團完全就掌握在她們手中了。

林可人這招攻心爲上的計謀,馬上得到了王美玲的認同。

“可人,如果這件事情成功了,將來你弟弟一定要好好感謝你,我馬上跟你外婆去商量,你外公被抓去調查那天公司的股票就持續下跌,很多小股東們也想要拋售股票,我們剛好趁着這個時候大量吸入,拉攏股東也不需要太多,只要能夠得到幾個大股東們的支持就可以了,不過那些都是你外公們的老部下了,恐怕要你外婆出面才能夠談的成。”

“可惜了,本來這次我想把蘇寶兒那個死丫頭給拖下水的,結果還被她反過來威脅一通,真是氣死我,等我拿到王氏的繼承權,第一件事就要收購她那間小網站,看她怎麼囂張。”

王美玲越說越興奮,王長水和王洪恩賄賂的事情已經成爲定居,別墅和金額都是通過王洪恩的手裏轉送出去的,既然政府早就有了提放,恐怕這次他們是凶多吉少了,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總算可以揚眉吐氣一回。

林可人笑的非常柔軟,“我是姐姐,弟弟好了我才會好,現在我這個樣子,恐怕要一輩子依靠弟弟才可以了。”說着面上流露濃郁的悲傷,“如果不是蘇寶兒設計我,我也不會失去走路的機會,這輩子我唯一活着的動力就會讓蘇寶兒跟我一樣,只有看到她生不如死,我才會開心,才會覺得自己活着真好,媽,你會幫我是嗎?”

“當,當然。”

王美玲被女兒眼中的陰冷嚇了一跳,彷彿看到隱藏在黑暗中的毒蛇,隨時會撲上來咬你一口,再看到她緊緊抓着她的雙腿,心虛的撇開視線。

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故意的。

不斷的催眠自己後,才用慈母的語氣道,“以後你弟弟的就是你的靠山,媽媽就算不在了也會幫你安排一切,讓你一輩子都衣食無憂。”

沒有了健康,只能從金錢上面彌補。

“等到你弟弟長大了,我把王氏交給他和林氏都合併在一起,整個A市我們也是數一數二的大企業,到時候媽媽一定給你找個好老公,照顧你一輩子。”

林可人這個樣子,現在恐怕沒有人會願意娶她,依照王美玲對女兒的瞭解,一般的男人她是入不了眼的,乾脆等到兒子長大,實力壯大後再給女兒找個好老公,現在兒子還小,女兒剛好可以在背後出謀劃策。

但是她沒有想到等到她兒子長大可以繼承家業的時候,起碼要等到十八歲,那麼林可人到時候就是三十六歲了,會娶一個殘疾的老女人,還會有什麼好人選。

“那麼遙遠的事情,說這麼早幹嘛?”

林可人臉上很嬌羞,眼中卻沒有笑意。

“傻丫頭,真是苦了你了,是媽媽沒有照顧好你,對不起你啊!”

只有藉着這樣的話題王美玲才能夠光明正大的說出心中的歉意。

蘇珊瑚和餘薇出國,蘇寶兒在瑜媽的授意下,有時間就到陸家做飯討未來公公的歡心。

老公再愛你,還是需要和夫家打好關係,陸老爺子他們都是很和藹的人,蘇寶兒更加要好好的孝順他們。

“你確定要跟我去超市買菜?”

蘇寶兒不認爲陸戰有去過超級市場。

“懷疑嗎?”

他是沒有去過,但不代表他不願去。

“恩,只是覺得老爺子和大哥他們會不會認爲把陸家最出色的兒子大材小用。”

其實陸戰的煮菜手藝非常好,但是她還是不能想象,陸戰推着購物車在超級市場挑菜賣肉,場景怎麼覺得不搭呢。

拋開“夜煌”的強大,拋開軍中的神一樣的成績,他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啊,何況陪未婚妻逛超市是件非常浪漫的事情,陸戰輕彈了一下蘇寶兒的額頭,把車子停在超市地下停車庫,“到了,下車吧。”

超市的人有點多,陸戰一手推着購物車,一手不動聲色的將蘇寶兒擋在他保護的範圍內,不讓其他人碰撞到了。

“老爺子喜歡吃辣一點的菜,瑜媽教了我一個辣子雞丁,讓我看看上面需要買什麼。”蘇寶兒打開瑜媽給她準備的購物清單,不知道爲了什麼,蘇寶兒什麼都一學就會,而且做得還很出色,就是做菜這一塊,雖然不會出現不生或者燒焦的情況,但是手藝怎麼練習都是剛好可以入口,這讓一心想讓把她教成一個賢妻良母的瑜媽來講,覺得非常挫折。

“雞肉最好是農家土雞,我選這個沒錯吧?”

從保鮮庫裏拿出一盒標誌着綠色無污染的雞肉問道,對於這個她真的不擅長啊。

“可以。”

陸戰裝作故意研究一下,免得打擊蘇寶兒的信心。

“還要買辣椒,還要買牛肉、西蘭花、大骨……。”

兩人照着清單齊心協力,很快就把東西賣齊了,蘇寶兒再三輕點無誤後,說道,“菜已經買好了,我們現在去買飲料和酒吧。”

勾魂咒 “陸戰,待會我下廚的時候,你可要在旁邊指導我哦,不然萬一我要是丟臉了事小,我怕把你們家廚房給搞的一團糟。”

雖然已經在瑜媽嚴格訓練了好幾天,但是蘇寶兒對於自己的廚藝還真的不怎麼自信,打定主意,不管味道如何,一定要把菜煮熟。

“不用這麼緊張,我試吃過你煮的菜,味道很好,老爺子的口味跟我一樣肯定會喜歡的。”

陸戰給蘇寶兒打氣,其實就算是寶兒做的是毒藥,他也會眼睛都不眨就吃掉。

“真的嗎?但是瑜媽怎麼一直用失望的眼神看我?”

蘇寶兒非常期待的看着陸戰,希望是瑜媽要求太高。

“要是你擔心的話,待會我來做也可以。”

陸戰還捨不得他寵愛的小未婚妻萬一傷到手怎麼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