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

秦陽哭笑不得:“這姑娘蠻有意思的。” 蘇婭認同。 至少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在爲自己的男朋友考慮。 兩位出來之後,秦陽也已經簽收了外賣。兩對情侶,坐在一起吃了一頓晚飯。 秦陽沒有在意夏佳佳對他們的不信任,看夏佳佳這個樣子,應該是平時都比較瞭解時尚的,就趁機問了她一些關於蘇婭搭配

秦陽哭笑不得:“這姑娘蠻有意思的。”

蘇婭認同。

至少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在爲自己的男朋友考慮。

兩位出來之後,秦陽也已經簽收了外賣。兩對情侶,坐在一起吃了一頓晚飯。

秦陽沒有在意夏佳佳對他們的不信任,看夏佳佳這個樣子,應該是平時都比較瞭解時尚的,就趁機問了她一些關於蘇婭搭配、保養方面的問題。還勸着蘇婭多向人家學學。

在四位故意裝傻的情況下,整個過程的氣氛還不錯。

陳彥博也有無意間的試探,秦陽也沒有戳穿他的心思,回答得非常坦率。當然,有些不方便讓外人知道的事情,他沒有說。

說來也奇怪,他們到後來純粹就是在聊彼此的感情歷程。怎麼相遇、怎麼相識、怎麼相知、怎麼相愛……當然,主要還是陳彥博和夏佳佳在說,秦陽和蘇婭在聽。

畢竟,他們的經歷有點特殊。很多東西不能說,剩下能說的也就不多了。

時間差不多了,也看出來夏佳佳不打算回自己那裏,打算陪着陳彥博。或許還是防秦陽和蘇婭是騙子爲主要考慮。

“那你們先準備一下,可以睡覺了。”秦陽說道。

按照陳彥博說的,那個“田螺姑娘”每次都是半夜,在確保陳彥博睡着之後才收拾的。

那麼早點睡着,那個“田螺姑娘”或許就會早點出來了。

至於秦陽和蘇婭……反正到時候“田螺姑娘”來了以後,估計也奈何不了他們。他們就打算關了燈,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着那位的大駕光臨。

陳彥博和夏佳佳去臥室倒是爽快,但看得出,他們倆並沒打算真的在臥室安心睡覺。

廢話,有兩個陌生人在家裏,還說是要對付鬼。無論是哪一點,他們要是能安心睡覺纔怪了。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秦陽在沙發上葛優癱,懶得動彈,只拿眼睛斜着看向蘇婭。

“好無聊啊。要不要看會兒電視?聽說最近有一部破案的片子口碑不錯。”

蘇婭看向他:“現在已經十點半了。”

“沒事,隨時可以暫停的嘛。”說着,他掏出了手機,飛快下載了一個播放器,點開首頁的推送就開始看。

屏幕裏開始響起片頭曲的聲音。

“話說回來,你好像從來沒看過電視?”秦陽好好地回憶了一下,確實是沒有的。之前他家就沒有電視機,平時蘇婭也一直圍繞着他在轉,從來沒有做過什麼爲了她自己的事情。

“人呢,是要勞逸結合的。別老爲了別人生活,平時也可以停下來,看看電視,打打遊戲。就比如你一姑娘家,好好保養……對吧。”

“可是我又不會老,身體缺水會自動從空氣中吸收水分,或者我自己會喝水補充。根本沒什麼必要。”蘇婭回答得好無辜。

秦陽有那麼一瞬間的啞口無言,但馬上反應過來:“那就化妝。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自己來,能做到嗎?下午的時候,化妝師怎麼跟你說的,先什麼……化妝水,再隔離,然後什麼……”

蘇婭把話接了下去。

“你還有的學呢。我記得,現在很多地方,女人要穿正裝、化妝纔算是對對方的尊重。”

蘇婭突然停了下來,看向他,一字一句問道:“秦陽,你究竟想表達什麼。”

爲什麼她感覺到,秦陽這是在給她交代後事似的。潛臺詞就有一種——以後就算沒有我,你也要好好生活下去……這樣的意思。

秦陽頓時低頭,把片頭曲給跳過了,衝她笑:“看電視、看電視。”

然而,這大半小時的第一集還沒放完,他們就不得不點擊暫停。

因爲,正主來了。

秦陽起身,轉過來看向屋子裏悄然出現的一個身影的時候,當時就愣住了。

“怎麼是你。” “怎麼是你。”

秦陽當然認識這個黑暗中悄然出現的身影。

因爲,她的照片就在電視櫃上擺着呢。

那張全家福裏面,那個站在年幼的陳彥博後面的,笑得一臉幸福洋溢的端莊女人。

陳彥博的母親!

眼前的陳母看上去比照片裏面更加成熟一些,但是風韻猶存,看上去大概也就四十出頭的樣子。要麼就是她保養得不錯,要麼就是她去世的時間比較早。

“你是陳彥博的母親,對吧。”秦陽淡淡開口。

那個隱匿在黑暗中的身影緩緩靠近,終於把剩下半邊的臉露出在秦陽和蘇婭面前。

“阿博把你們找來的?”陳母雖然是問話,卻用的是篤定的語氣。

秦陽不置可否,他有更主要的問題。

“聽陳彥博說,你是前不久纔開始替他每天晚上收拾家裏的?看你的樣子,應該已經去世有一段時間了吧。”

爲什麼剛剛去世之後,她沒有立即離開,也沒有立即出現,卻在最近這段時間開始出現,替自己的兒子收拾家裏。

這裏面肯定是有什麼特殊的情況的。

陳母看上去與常人無異,無法看出她是怎麼死的。但是,從她的氣質能感覺出來,她是一個非常有古典氣息的雅緻女人。

真是一個奇怪的女人。

聽到秦陽的問話,陳母臉色微微一變,不緩不慢地答道:“b市的陰氣,越來越充足了。”

只是這麼一句話,卻讓秦陽猛地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

他身在b市,時刻都在關注b市的陰氣狀況,但是一直都覺得挺平穩。但是,現在眼前的陳母卻告訴他,b市的陰氣,越來越充足了。

哪裏出問題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b市以前的陰氣,跟現在不一樣麼?”

自從他和蘇婭進入b市之後,b市的陰氣濃度一直如此,跟a市沒有被抽取陰氣之前一般無二。

如果說,現在的陰氣程度已經是異常情況的話,那是不是意味着——b市也將在不久的以後,成爲第二個a市?

陳母對於秦陽的突然激動,有些疑惑。但是,她是一個體面的女人,還是儘量解答:“很多鬼魂,原本只能被束縛在死亡現場,但是就在前不久開始,我們都可以開始自由行動了。”

她告訴秦陽,自己之所以沒有立即離開,是因爲她的通行證被一個人奪走了。

“什麼樣的人?什麼時候奪走的?”

陳母沒有立即回答,目光看向陳彥博的臥室:“能不能先答應我,不要讓他知道我的事情?我的離開,他似乎一直都很難過。可是,當初那件事,那跟他沒有關係,他沒必要一直走不出去。”

秦陽也沒有具體問當初是發生了什麼,既然陳母這麼說了,他自然是尊重死者的一員的。

陳母收拾好了這個家之後,便與秦陽和蘇婭簡單地說了最近發生的事情。

她原本是死在救護車裏的。當時,有一輛闖紅燈的嚴重超載車輛沒怎麼看路,直接撞到了正在把她送往醫院的救護車。當時,救護車裏的好幾個護士、醫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但是她原本就生命垂危,那麼一撞,直接沒有撐過去,再次救起來的時候,已經不行了。

等她恢復意識的時候,她已經站在了事發的那條路上,手中捏着一塊前往鬼門關的通行符。

意識到自己已經死了,陳母原本就看得開,雖然沒能看到丈夫和兒子的最後一面,但她也打算,等頭七之後,最後回去看家人一眼,然後就前往鬼門關。

可是,就在頭七夜,她在看完丈夫、兒子之後,遇到了一個男人。

“我不認識他,他渾身都包得很嚴實。他身材中等,我甚至分辨不出他是男是女。還沒等我回過神來,我的通行證就被他搶走了。我當時沒有經驗,不知道該怎麼辦,眼睜睜看着他離開了。後來,我遇到了鬼差……”

秦陽又是一震:“你遇到了b市的鬼差?”那怎麼還會留在這裏?

“對。我跟他說了我的事情,他用鎖鏈鎖住我的手腳,要帶我去鬼門關。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在半路上,他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把我放開,自己消失了。所以,我又回到了這裏。而後,就是前不久,我發現b市的陰氣越來越充足了,某一刻,我突然感覺自己的力氣大了一些。所以,我纔想來看看我的丈夫和兒子。”

秦陽大概瞭解了這個情況。

“也就是說,從那以後,你就再也沒有看到過b市的鬼差咯?”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嗯。”陳母點頭。

問題大了去了。

秦陽與蘇婭對視,彼此都明白對方此刻在想什麼。

他直接開口,吟誦起召喚鬼差的咒語。

陰氣翻騰,一個黑影從陰氣中走出。

是歸塵。

秦陽一皺眉:“怎麼是你?”

“怎麼?”歸塵也感覺到了秦陽的異常。

秦陽沒有拐彎,直言:“你能不能聯繫到b市的鬼差?”

歸塵原本就緊鎖的眉頭,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更加鎖緊,都快出現一個深深的“川”字。

“有異。吾去去就來。”歸塵轉身離開,速度竟然比來的時候更快一點。

秦陽見歸塵這個反應,心裏基本上已經有數了。

b市,大概是已經沒有一個鬼差了。

這簡直就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

偌大的一個城市,竟然一個鬼差都沒了。它們去哪兒了?被那個陰陽師解決掉了?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他再次把目光轉移到陳母身上:“那個鬼差最後出現,是什麼時候?”

陳母想了想:“一年前。”

也就是說,很有可能在一年前,整個b市的鬼差就全部消失了。

“一定是他。”秦陽大恨。

“有問題。”蘇婭突然開口,她的目光灼灼,“如果那個人是從夏野的口中得知的b市地鐵事件,那麼爲什麼他在一年前就出現在了b市,並且解決掉了所有的鬼差?我怎麼感覺,這個b市被他控制的順序,甚至在a市之前。”

事到如今,秦陽也不得不承認,他已經徹底搞不懂那個人的意思了。 “一年前,就已經能對抗鬼差了。”秦陽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心中更是沉重。

他都不敢說自己現在就能解決歸塵,可是,那個人在一年前就能解決了。難怪歸塵在他手上都只能勉強逃了出來。

這竟然已經是幸運了。

沒過多久,歸塵再次匆匆出現。

“b市……”

“所有的鬼差都已經消失了,對吧?”秦陽搶在他之前,把話接了下來。

歸塵渾身的陰氣波動劇烈,陳母畢竟是個普通的鬼魂,離得太近就會感覺不舒服。

秦陽稍微出手,擋住了歸塵釋放出來的陰氣。

他看向歸塵,把陳母的情況簡單說了一下,而後問他,是不是能把她送到鬼門關。

引風人 歸塵點頭,袖口處探出兩條鎖魂鏈,束縛住了陳母的手腳。

“a市,吾下屬亦消失數個。”歸塵說道,“你且萬分小心。”

總裁的隱婚債妻 秦陽點頭。

陳母最後看向秦陽:“阿博就拜託了。”

秦陽點點頭:“他應該快結婚了。”

聽到這個,陳母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姑娘人不錯。我很滿意。”

我真不是醫二代 “我會幫您把話帶到。”秦陽目送歸塵和陳母離開。

客廳再次恢復了平靜。

沒過多久,臥室裏傳來了聲音。

“我怎麼又睡着了。”

“親愛的,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

而後,兩人有些狼狽地從臥室裏走了出來。

看到秦陽和蘇婭還在原地,而家裏又是已經被打掃過的樣子。

“這……”

“這是最後一次,她給你打掃好了這個家。她已經被帶去鬼門關輪迴轉世了。”秦陽說道,“她說,這個兒媳婦,她很滿意。”

陳彥博一愣,而後反應過來,猛地上前兩步:“你是說,那是我媽?!”

秦陽沒有承認,只是說:“她不想讓你知道她的事情。只是讓你儘快從過去走出來。她沒有怪過你。雖然我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夏佳佳看自己的男朋友突然露出痛苦的神色,擔心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具體發生了什麼,能跟我說說嗎?”陳彥博看向秦陽,眼中帶着殷切的期望。

秦陽頓了頓:“她確實沒跟我說太多關於你們的事情。只是說希望你能向前看,以及對你女朋友很滿意。別的沒了。”

他和蘇婭起身,前往大門口:“這次託她的福,我瞭解了不少我一直在調查的事情。五百塊費用就免了,這是護身符,你跟你女朋友一人一片,找個錦囊什麼的包起來隨身攜帶,能幫你們抵禦一些髒東西。我們就先走了。”

蘇婭拉住他:“等等。”

“怎麼?”

“你手機還在客廳。”

秦陽這纔想起,剛纔他們還在客廳看電視來着。

陳彥博還是從口袋裏拿出錢包:“該支付的還是支付吧。謝謝你替我轉告了我媽的話。”

既然人家給錢了,秦陽也沒有推辭,揮了揮手,匆匆離開。

“我們接下去要去幹什麼?”

秦陽看着已經冷清的街頭,去手機上叫了一輛出租車。

同時,他撥通了一個號碼。

沒一會兒,電話那邊又是一陣氣急敗壞:“又什麼事!”

“你家在哪裏?”

“什麼事?”

“快報地址。”

那邊不情不願地報了一個地址。秦陽轉告給出租車司機:“麻煩快一點。”

“這個時候,這麼着急去那裏,是發生什麼了嗎?”

午夜檔的司機也是覺得有點好奇。都這個點了,還這麼着急,感覺有點奇怪。

秦陽想了想:“我一個朋友剛跟我說,他家門外有個尾隨者。我們現在趕過去。”

“啊?!那報警了嗎?”司機也很熱情。

秦陽:“他就是警局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