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的陰氣,是個好東西,鬼王。我沒有爲你兒子效力,是爲了自由,無法,壓制我的小金球太聽你兒子的話,我不敢對着幹。”

君無邪伸手觸碰到小金球,一道金光從他指縫射出來,把整個洞穴照亮的金光四溢,極其刺眼。 收回手,君無邪道:“是個好東西,源源不斷的靈力充沛。” 君凌道:“和君羨抱着銀蛋是一對,當年女媧補天時遺落下的補天石。” “原來如此。”君無邪話鋒一轉道:“你且放心,本尊會將你安然無恙的帶回去。

君無邪伸手觸碰到小金球,一道金光從他指縫射出來,把整個洞穴照亮的金光四溢,極其刺眼。

收回手,君無邪道:“是個好東西,源源不斷的靈力充沛。”

君凌道:“和君羨抱着銀蛋是一對,當年女媧補天時遺落下的補天石。”

“原來如此。”君無邪話鋒一轉道:“你且放心,本尊會將你安然無恙的帶回去。”

“好,多謝父王。”

君無邪拍拍他肩膀:“你我父子,何需言謝。況且我答應你媽媽和馨馨君羨。”

君凌笑着點頭。

思慮了下,將剛纔和夢魘說的一番話告訴君無邪。

君無邪單手背後,面色沉重道:“天帝極爲自負,即使我們退兵,他也不會善罷甘休。”君凌想了想道:“不如另約時間,雖然此次看起來我們有優勢,但優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因爲天界境內,他們支援會比我們來的快。” “好,讓天界認輸恐怕不可能,好在外面天兵天將大多不肯出戰,本尊給他個臺階下,另約時間,讓他退兵。”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多謝父王。”

君無邪看了眼在小金球裏漂浮的小輝,他沒受任何傷,對君凌說:“照顧好自己,別受傷。”

“是,父王。”

君無邪對夢魘說:“好了,多謝相助。”

“鬼王客氣。”

幻境一秒後破碎迴歸原狀。

三分鐘後,聽見外面傳來父親偌大的聲音。

“天帝,本尊此次前來是爲了接君凌回去,無心和天界大戰,若是天界不肯放過君凌,本尊必然迎戰。”

“若是天帝願意放過他,本尊可宣佈退兵,退到天帝安全的距離。”

“以表誠意,本尊先行後退。”

說完,跪下的天兵天將低頭往後看。

果然,外面黑壓壓遮天蔽日的六道大軍,全部往後退去,退的速度極慢,卻真的是在退兵。

君無邪邊退邊大喊。

“若是天帝覺得就此放過君凌,心中憤慨難平,本尊的冥界會隨時迎戰,或者天帝另行約定時間,雙方大戰……”

天帝原本盛怒中,聽見君無邪指明要接君凌回去,一口氣堵在胸口,吞嚥不下。

他話鋒一轉,說願意先行退兵,而且先後退了。

不說是不是有詐,先退兵對於他這邊不肯應戰的天兵天將來說,確實鬆了一口氣,有了個臺階下,不必出兵。

可就此放過君凌一馬,他實在怒氣難消。

嵐宜都被他殺了,就這麼放過他?

不可能。

所以另安排時間,這個很和他心意。

天界縱橫天地間數萬年來,何時輸過,何時向人低頭過,何時被別人沒放在眼裏過。

今日丟了的面子,他一定會找回來的,遲早會找回來。

跪在他身邊的神仙,一聽見君無邪說願意退兵。

君無邪,且主動退兵。

都在暗中窺視天帝的表情。

看見他臉色由大怒轉成盛怒,再由盛怒轉成平和,似乎在思量君無邪提議。

或者說他聽進去了。

如果是往常,天帝不可能聽得進去。

但現在,現實問題不得不逼迫他去思考,此法是否可行。

下屬不聽從命令,外面圍着十幾萬敵兵,洞裏深處埋着數噸炸藥,能把周圍夷爲平地外。

還有最棘手的夢魘。

這可是冥界的一大助力,壓制夢魔的補天石,不知如何被鬼太子收復,幫夢魘補充源源不斷的靈力,來幻化出幻境能敵千軍萬馬。

所有因素堆積起來。

今日迎戰,勝算太小。

天曲星君站起來,對天帝說:“天帝,只要君無邪帶人後退,天兵天將安全撤退,如果您心中還有氣的話,可以另行約定時間開戰。”

文曲星君也道:“此役勝算不大,即便我們能把君無邪的十幾萬兵馬誅殺掉,可是他還有後手,凡間的大規模殺傷的兵器,山裏丟下的彈頭,虎視眈眈隨時都會尋仇的夢魘……”

天帝氣憤又很不甘心的握着金攆的扶手。

扶手被他捏斷了。

“讓君無邪退出百里之外,本帝確保他兒子無憂,讓他三個月之後,聽候天界通知應戰。”

文曲星君和天曲星君相視一望,內心終於鬆了一口氣。

三個月之後大戰。

三個月,一百多天,他們還有時間說服天帝打消念頭。

他們不行,就把天帝的女兒女婿請上天界說服,一定還有法子讓他打消此役。

一個小時後,君無邪帶着十幾萬人馬,當真退回到天界仙眼看不見的地方。

而天界在天曲星君的帶領下,開始退兵,天界動作比六道兵馬快許多。

大概全部撤離山頭,僅用時半個小時,全部乘坐坐騎離開。

君凌沒有出洞口,是夢魘報的座標和距離,最後一批人馬走後,夢魘高興的上竄下跳。

圍着小輝飄來飄去。

高興的幾乎要擁抱小輝,如果不是君凌沒有在小輝身上下結界,他觸碰不了的話。

君凌也沒想到如此順利,他都有想過隕落在此處,幾乎最壞的打算,引爆炸彈,和他們同歸於盡。

天界真退兵了。

天界退兵幾分鐘時候,君無邪率六道內統領,左右鬼將軍,魔皇,元顥……全部過來了。

他們來時,正巧君凌出洞口。

一羣人圍了上去,上下查看他的傷情。

只有胸口有道裂傷,止血了倒無礙,魔皇和元顥說他膽大包天,六道其他幾位統領見他完好,說是放心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君無邪就君凌這麼一個兒子,要是隕落了,鬼後非得把他劈成兩半不可。

左右將軍想擠進去又不敢,在外圍急得轉圈。

又不敢冒犯其他統領。

君凌見狀,把小金球裏面的小輝放出來,幻化成原來的模樣,交給左右將軍。

“你們帶着他去冥界覆命吧,全身檢查一遍,別讓他被陰氣侵體,讓馨馨安排他和父母見一面。”

“是,殿下。”

左右將軍把小輝帶下去。

剛纔怕小輝被嚇着,小金球把他弄沉睡了。

元顥看着君凌身邊飄着半透明的小金球,小金球裝着一個黑影子。

“這就是當年名動天界,言談變色的夢魘啊?”

夢魘張牙舞爪的喊:“看什麼?小散仙,當年爺威風的時候,你還在穿着開襠褲呢。”

魔皇道:“早有耳聞此物甚是邪門,沒想到是一團黑氣。”

“小魔修,黑氣什麼?爺告訴你,敢把爺爺放出來,爺爺就能反轉天地。”

其他統領都過去圍觀。

君凌乘機走到父王身邊,站在一旁。

君無邪在遙望天界退兵的方向,似乎會擔心他們隨時殺個回馬槍。

君凌看了兩眼,見人已走遠。

剩下金黃的夕陽餘暉。

“父王。”

君無邪收回目光,身邊站着和他同樣高的君凌,一聲破敗,但眸色堅毅明亮。

精神極佳。

他薄脣輕啓道:“累了嗎?”

君凌搖了搖頭:“不累。”

“好,不累我們就回家。”

君凌點頭道:“嗯,該回去了,馨馨一定沒好好吃飯,肯定又瘦了。”

君無邪停下腳步,回望了君凌一眼。“馨馨不過是隻小小的袋靈,爲何如此情深心繫於她……” 君凌刻了好幾道血痕俊臉淡笑。

笑的很溫暖:“父親你難道忘了嗎?當年我魂飛魄散,她幻化成袋靈進入袋內,我就早已和她融爲一體了。”

融爲一體,命運相連,這輩子都沒辦法分開。

着是他和馨馨的宿命。

像父母結了冥婚,手臂上連着姻緣線一樣。

他和馨馨的命運線也連在一起,糾纏在一起,沒辦法分開。

或許馨馨到現在都不知道,她當時爲了保存好君凌的魂魄碎片,把自己的命運線和他相連。

所以他的魂魄沒四處飄散,直接進入袋子裏。

他們是一體的。

君無邪鳳眸定定的看兒子:“那告訴我,你喜歡她嗎?”

“父親,你問的話很奇怪,不喜歡如何會生下孩子,還是未婚生子……”

這一句話後,君無邪沒在問下去了。

他和君無邪不一樣,內斂不擅表明心跡,從一而終的心是不會變的。

畢竟自己的兒子,他還是瞭解。

“父親,回去吧,馨馨和母親一定等急了,君羨又有新的玩具了。”

“好。”

萬界心願 君凌走到衆人面前,對他們鞠躬致謝,並揚言,以後有任何事,冥界定當鼎力相助。

六道統領都喚:“鬼太子客氣了。”

元顥魔皇和君凌關係極好。

扶他起來,說他太見外,以後有這種事不用他親自出馬,只要讓人帶個口信,他們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落雁山這一役異常順利。

回去路上,君無邪和幾位統領商議三個月後一站的部署。

君凌魔皇元顥乘坐遠古神獸先行。

他太想回到馨馨和孩子身邊了。

有了牽掛,太想念他們。

……

馨馨抱着孩子在宮門口等。

鬼後張羅他們的晚飯了,就是安將軍病重,鬼醫說缺少一抹少見的藥材。

她去後宮藥房裏取了。

君羨小小萌萌的聲音說:“麻麻,鬼王爺爺去了這麼久,他什麼時候才把爸爸帶回來啊。”

“快了,他們會很快回來。”

“麻麻,天界很厲害吧,鬼王爺爺他們有勝算嗎?”

“有,我們要相信鬼王大人,他一定能把爸爸安全帶回來。”

“好吧……咦,麻麻我聞到天空有不一樣的氣息。”

君羨的靈脩境界高,看的比馨馨更遠。

看不見時,會先聞到氣息。

難道是鬼王大人他們來了?

馨馨把孩子放下來,伸長脖子往上望。

天界的天空裏,像空氣中隔着一層黑霧,灰濛濛的,什麼都看不清楚。

“什麼氣息?”

馨馨問君羨。

“是,鬼氣,很多很多的鬼氣,對了,是鬼王爺爺上天界之前召集的兵馬,他們回來了,沒有血腥氣息,沒有人受傷,沒有發動戰爭。太好了,全部安全返回。”

馨馨高興道:“真的嗎?君凌安全返回來了,你看看,你仔細的看,有沒有爸爸的氣息。”

“嗯,麻麻不着急,人太多不好辨認。”

身後,一陣腳步聲從臺階上傳來。

馨馨回頭一望。

鬼後完全不顧形象,從臺階上拖着長長古裙飛奔而來。

身後是一羣宮女和侍衛,生怕她摔着,緊緊的飄跟着。

馨馨拉着孩子,主動走到臺階下迎接,臺階很高。

鬼後遠遠的高興道:“馨馨,馨馨我收到消息了,沒有開戰,退兵了,天界退兵了,沒有死傷一兵一卒,君凌把小輝救出來了,就快到了。”

馨馨喜極而泣。

君羨掙脫馨馨的手,雙手抱向小幽。

“鬼後奶奶。”

小幽跑到臺階下,雙手把小孫子抱起來,親了一下他臉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