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是不答應,那麼今天來的人一個都別想活着出去,都留下來陪我!”

韓穎被‘女’屍的這一句話嚇住了,此刻我忙走了過去,看着那個‘女’屍說道: “行,我們答應你。”反正她說什麼先答應下來,能逃出去以後再說,現在保命要緊。 “哦?你是誰?”那個‘女’屍看着我問道。 “我是她男朋友。”我看着那個‘女’屍說道,現在似乎也只有這個身份纔能有替韓穎說話的權利

韓穎被‘女’屍的這一句話嚇住了,此刻我忙走了過去,看着那個‘女’屍說道:

“行,我們答應你。”反正她說什麼先答應下來,能逃出去以後再說,現在保命要緊。

“哦?你是誰?”那個‘女’屍看着我問道。

“我是她男朋友。”我看着那個‘女’屍說道,現在似乎也只有這個身份纔能有替韓穎說話的權利。

‘女’屍聽到後,雙眉一皺,盯着我看了半天,說道:

“好,我相信你,你們倆可以走了,其他人都留下來。”她話中的意思,不言而喻,留下來的人只有一個後果,那就是變成第二個宋百家。

“不行,他們都是我們的朋友,要是我們不帶他們一起出去,你的條件我們絕對不會答應,死都不會!”我看着那個‘女’屍指着後面的老牛,雷子和陶燕對她說道,態度極其的強硬,不容商議。

“對!”韓穎也表明了她的態度。

‘女’屍聽了我的話後,雙眼猛地看向了我,我也擡頭與她對視,絲毫不讓步,十多秒後,‘女’屍這才說道:

“行,你可以帶着他們一起走。”

聽到這句話後,我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我就怕剛纔‘女’屍翻臉,看來她也是怕把我們都‘弄’死,他永遠也出不去了。

我忙叫着老牛他們趕緊收拾東西走人,就在我們準備走的時候,‘女’屍叫住了我們。

“等一等。”

我聽到後,心裏就是咯噔一下,難道她又反悔了?現在我最怕的就是這個!

“怎麼了?”我回過頭看着她問道。

‘女’屍並沒有理我,而是徑直的來到韓穎的身前,對着她吹了一口氣,一股黑氣從‘女’屍的嘴裏飄了出來,然後直接‘射’進了韓穎的小腹裏。

“你幹什麼?!我們都答應你了!”我看到這一幕後,火一下子就上來了,要是韓穎有什麼三長兩短,老子也不走了,就在這裏跟你玩命,我死也得讓你脫層皮。

“別急,我只是讓我的千年‘陰’氣進入她的身體內,三年之內並沒有什麼事情。”‘女’屍看着韓穎淡淡的說道,一臉的戲虐之‘色’。“若是三年之後呢?”我把火往下壓了壓問道。 ?

“會死,到那時大羅金仙都救她不得,所以你們有三年的時間,若是三年後我逃出去,定然會找到你們給她解開身上的‘陰’氣。,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那個‘女’屍向我這邊看了一眼,冷冷的說道。

我聽到後,心裏一涼,果然這上千年的‘女’屍不好糊‘弄’,眼下也沒有別的辦法,我只好咬牙說道:

“我們走。”

“等等……”那個‘女’屍又叫住了我們。

“又怎麼了?!” 重生之寡人爲後 我現在心裏的火噌噌的往上竄,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那個‘女’屍用手指了指她身後說道:

“看到那個石‘門’了嗎?走過去,在石‘門’左邊的地面上,有三塊方形的石磚,踩最右邊的那一塊,連踩三次,石‘門’便會打開,你們從那裏面出去,那裏是出去的近路。”

我聽了‘女’屍的話後,帶着衆人一起朝着那個石‘門’走了過去,現在我倒是不怕‘女’屍騙我,一是她沒有這個必要,二是她也需要我們的幫忙。

走到石‘門’面前,我按照‘女’屍所說在石‘門’下面找到了那三塊石磚,我朝着最右邊的石磚連續踩了三次,果然石‘門’立刻慢慢的打開。

當我們剛走進石‘門’的時候,身後又傳來了那個‘女’屍的聲音:

“記住,她只能活三年,三年之內你們若是殺不了守在附近的那些和尚,她必死無疑……”

我們走進這個石‘門’後,裏面是一個狹窄的通道,只能容下兩人並肩前行。

走了沒幾步,老牛就忍不住開口說道:

“老野,咱真去殺那些和尚?”

“殺個兔子!先出去再說。”別說清水寺的主持救了我一命,就算人家沒救我,無冤無仇的就去殺人,這種事我還真幹不出來,現在科學這麼發達,我就不信出去之後救不了韓穎的命。

陶燕和韓穎走在一塊,她看着韓穎安慰道:

“韓穎姐,你別太難過了,總會有辦法的,對了張野哥,那些盜墓賊怎麼辦?他們還在裏面。”陶燕想起了昏倒在裏面的盜墓賊。

“咱能出來就謝天謝地了,還管他們死活?他們把我們綁起來,你以爲真不會殺了我們?”我說道。

陶燕聽了我的話後,哦了一聲,沒有說話。

此刻老牛問道:

“韓大小姐,那個‘女’屍說跟你是一個家族的,又是你祖先,我怎麼感覺不靠譜啊?自己的祖先還會害自己的後人?”

“她的確是我的祖先,第一,她能在夢中找到我,爲什麼她不去別人?第二,她和我……和我長得太像了,最後她從棺材***來後,第一眼就認出了我,所以她不像是說慌。”

雷子也後面說道:

“韓穎分析的對,她爲了自己能長生不老什麼事做不出來?別說害她的後輩了,能得到目的,那種人父母都會害死。”

我聽了韓穎和雷子的話後,也暗暗點頭,他們分析的沒錯,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時候,先出去要緊。

通道並不長,我們默默走了不到二十分鐘,便走到盡頭,是一個向上延伸的石階,我們走了上去,在石階上行走沒多久便看到了前方有亮光。

我們忙加快了腳步,朝着亮光走了過去,走出來後,映入我們眼簾的並不是樓蘭古國的遺蹟,而是一眼望不到頭的黑‘色’大山。

“我靠!這裏是哪?”雷子看到眼前這一幕後,吃驚的問道。

我四下看了看,便對衆人說道:

“彆着急,既然走回到地面上,咱就能找到回去的路,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

我說着擡手看了看手錶,這才發現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自從進入這個樓蘭國的古墓之後,我們不分白天黑夜的趕路,直到走出來的時候,才感覺身困疲乏,我忙招呼老牛和雷子找木頭生篝火,韓穎和陶燕先休息一會兒,畢竟這‘女’孩子跟着我們一路下來,估計她們的腳都磨起泡了。

陶燕我還不太瞭解,但是韓穎的‘性’子我太明白了,她就是腳上磨出多少水泡她都不會說,只會自己咬着牙跟着走,她的‘性’子太要強了。

高冷總裁寵妻入骨 我們三個同時收集附近地上的乾草和乾柴,沒多久便找來一大堆,點起篝火後,我們幾個圍坐在篝火旁吃了些方便麪,然後韓穎便和陶燕拿出睡袋,一起躺在篝火旁睡了過去,她們太累了。

雷子陪着我和老牛聊了一會兒後,也忍不住睏意,躺下睡去,雷子躺下還沒到三十秒,便傳來了一陣輕微的呼嚕聲……

只剩下我和老牛看着篝火發愣,我倆自從練氣之後,幾天幾夜不睡覺也能抗的過去,倒也沒覺得太累,一直緊繃很久的神經,也隨着我們從古墓***來而鬆懈了下來。

現在天已經暗了下來,四周一片肅靜,只有篝火中的噼啪聲,遠處的黑‘色’山脈融通一條有力黑龍盤在我們前面,月光灑地,現在倒也有一番別樣的景象。

只是現在我卻沒有欣賞的心情,嘆了一口氣,往篝火裏扔了幾塊木頭。

老牛看到我這個樣子後,把揹包給拿了出來,手伸進揹包裏‘摸’索着什麼,找了半天后,他從揹包裏拿出了一瓶半斤的二鍋頭,在我眼前晃了晃:

“怎麼樣?老野來點不?”

我看到老牛手裏的二鍋頭後,一把就搶了過來。

“艹!你還有‘私’藏!不早拿出來。”說着我擰開蓋子,咕咚咕咚喝了幾大口,辛辣的味道嗆得的咳嗽了出來,頓時胃裏像火燒一般,不過這樣身子倒是暖和了不少。

“老牛,你這酒買到假的了吧?怎麼這麼苦?”我看着老牛問道。

老牛一把從我手裏搶過酒後,自己也灌了幾口後,一抹嘴後才說道:

“我怎麼沒嚐出來?是你心裏苦吧?”

婚寵新妻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笑了笑,沒有說話,其實韓穎身體中的‘陰’氣的確讓我爲她擔心。

“老野,你說你又不殺那些和尚,那咱該怎麼辦?韓大小姐身體裏的‘陰’氣怎麼治?”老牛有些擔心的問我道。

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回去就帶她去各大醫院去看,我就不信治不好,再說了這世間的高人那麼多,總會有辦法的。”我發現我現在動不動就嘆氣。

老牛聽了我話後,沒有多說什麼,然後把酒遞給了我,我拿過來喝了兩口後又遞給了他,就這樣我倆着看篝火,一人一口的喝着酒,再也沒有說話。

半斤二鍋頭沒多久就讓我倆喝光,我擡頭看着天說道:

“老牛,你說咱倆學會了鬼師御氣得到了什麼?”

老牛似乎沒明白我得意思,聽了我的話後,一頓說道:

“怎麼了?”“我感覺咱雖然有了過人的本領,能御氣捉鬼,控氣識人,但是卻連自己在意的人都保護不了,眼睜睜的看着同伴受傷死去,卻無能爲力。” ?

我倒是被老牛這一句話給問住了,對啊,她平白無故的給我這個令牌做什麼?難道我有什麼值得她利用的價值不成?也不對,咱就是個小角‘色’,別人是掌管萬千‘陰’魂野鬼的‘陰’帥,我有什麼值得人家利用的?

“算了,先不說這個了,說實話,主要是我也不知道怎麼聯繫那個白無常。.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我的話後,剛要說話,突然看到我身後有什麼東西,整個人就是一愣,雙眼有些不相信的指着我身後說道:

“老野,你看你後面是什麼?……”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心裏就是一驚,難道又是什麼鬼怪不成?我現在心裏就怕這些東西,能衝着我們來的,多半不是容易對付的,一般小鬼在感應打我和老牛身上的罡氣早就遠遠的躲開了。

我回過頭,順着老牛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我身後的黑石山的山下竟然有微微的燈光,那山下難道有人?

我忙聚氣仔細望了過去,果然,在我們身後的那座黑石山的山腳下有燈光和數十間屋子,雖然看不清楚,但是足以證明那裏有人居住,而且人還不少,估計是個小村子或者是部落。

我看到後,心裏就是一喜,現在天還不算晚,我們倒是可以去那裏住一晚上,洗個澡,好好休息,然後補充些吃的喝的,再往回走。

所以我忙把韓穎,陶燕和雷子都給叫來起來,對他們說,前面有人居住,咱趕過去之後再休息。

衆人也強打‘精’神從睡袋裏出來,收拾好裝備,朝着燈光的方向出發。

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走到了黑石山的山腳下,前面有一條小路,這條小路直通前面不遠處亮着燈光的的村子。

當我們走過這條小路,來到這個村子裏的時候,發現這個村子雖然通電,但是各種房屋都很破舊,多半都是用大小不一的石塊和水泥做成的,而讓我奇怪的是,這個村子裏每家每戶都開着燈,一個不落。

當我們走進這個村子裏的時候,每當我們敲‘門’的時候,無論我們怎麼敲‘門’,裏面的人就好像沒聽見一樣,話也不說,就好像裏面沒有人一樣。

連續試過三四家後,都是如此。

老牛垂頭喪氣的說道:

“這個村子裏都是些什麼人?對咱們外來人怎麼這樣沒禮貌?怎麼說我們好歹也算是客人,他們還想不想要文明鄉村的稱號了?”

“老牛,這都啥年代了?還文明鄉村,再試一家,要是還不開‘門’咱就找個地方點火,湊合一宿。”我說着朝着前面的一個比較小的屋子敲了敲‘門’,問了句:

“有人嗎?”

這個屋裏面隨着我敲‘門’聲,傳出來了一陣稀里嘩啦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看來屋裏的人被我敲‘門’嚇了一大跳,估計又沒戲了。

“你們是幹……幹什麼的?”正當我們想走的時候,在‘門’後面傳出來一個顫顫巍巍老太太的聲音。

我聽到後,忙說道:

“老太太,我們是來旅遊的,‘迷’路後走到你們村子裏,所以想借您的地方打地鋪誰一晚上,明天一早就走,我們給錢。”

屋裏的老太太聽了我的話後,過了一會兒,才慢慢把‘門’打開了一條縫,他在屋裏瞄了我們一眼後,這才放心的把‘門’打開。

“你們趕快進屋。”老牛太太面帶着急的神情對我們說道。

我們幾人忙走了進去,老太太從‘門’後面伸出頭,警惕的左右看了看後,這才小心的把‘門’關上,‘插’上了‘門’栓。

進屋後,我們各自把行李放在的牆角上,還沒等我們放好,那個老太太便看着我們問道:

“你們是從哪裏來的?這大包小包的。”老太太一臉褶皺,滿頭白髮,但是面相慈祥,一看就能看出心地極好。

韓穎忙放下揹包上前說道:

“老太太,我們從山東那邊過來的,對了您貴姓?”老太太聽了韓穎的話後,點了點頭說道:“老婆子我姓查(zha),夠遠的啊,待會兒我去後院給你們燒開些水,你們先洗洗。”老太太說着招呼我們在屋子裏自己找地方坐下,他們這裏的屋子院子都是在屋子後面。

我從連椅下‘抽’出個馬紮坐下後,對老太太問道:

“老太太,你村子裏怎麼回事?我們之前敲了好幾家人的‘門’,他們都不開‘門’,也不說話,屋子裏是沒有人還是怎麼回事?”

查老太太聽到我這麼問之後,臉上一愣,雙眼中明顯閃出一絲恐懼之意,低聲對我們說道:

“我們這裏有豬頭妖,每天晚上凌晨一點後就會出來找人吃,所以沒有人敢出去,也沒有人敢去開‘門’,我就是擔心你們被外面的豬頭妖給吃了,所以纔開‘門’讓你們進來。”查老太太說道豬頭妖的時候,雙手微微的顫抖。

老牛聽到後,眉頭一皺說道:

“豬頭妖?那你們藏在屋子裏就安全了?”

查老太太說道:

“這豬頭妖雖然厲害,但是他最怕的就是光,只要在屋子裏開着燈睡覺就會沒事,它們也不敢進來,所以我們村子裏的人都是開燈睡覺。”查老太太說道。

村孤 “哦,原來這樣啊。”老牛說着看向了我,意思是管還是不管?

我看到老牛一眼後,又看了看查老太太,然後我對她問道:

“查老太太,您家裏就您自己嗎?老伴和孩子呢?”

老太太聽了我的話後,身子一顫,眼淚落了下來,韓穎忙上去給查老太太擦着眼淚安慰道:

“老太太,您怎麼了?有什麼事咱慢點說。”

老太太這才慢慢平靜了下來,對我們幾個人說道:

“我兩個兒子和老伴在二十年前他們一起去上黑石山採黑石礦被豬頭妖給……給吃了。”老太太說道這裏眼淚又流了下來。

“這裏有多少豬頭妖?”我問了一句。

“不知道,最多的一次我看到有好幾十頭。”老太太‘插’着眼淚說道。

雷子這時也問道:

“那爲什麼這裏有這麼多豬頭妖吃人,這些人都不搬走?還住在這裏?”

查老太太聽了雷子的話後,臉上閃出一種自嘲和後悔的神情。“爲什麼不走?爲了這些能賣錢的黑石礦啊!貪心害人命啊!”查老太太說到這裏,老淚。 ?

“啥意思?這黑石礦能值多少錢?”老牛聽到到查老太太的話後饒有興趣的問道。

老太太從韓穎手中接過紙巾,擦了擦眼淚後才說道:

“我們這裏俗稱的黑石礦也就是斜長巖,一個壯年漢子白天出去挖斜長巖十個小時,最少可以賺三百塊錢。”查老太太如實說道。

“原來是斜長巖,我當是什麼寶貝呢。”老牛一聽頓時沒了興趣。

我聽了查老太太的話後,忙問道:

“老太太,那些豬頭妖在這裏多久了?”

“我們來之前,它們就在這裏了。”查老太太回想着說道。

“那爲什麼不去請人來看看?”我口中所指的那個‘人’,便是茅山道士或者是‘陰’陽先生那類人。

查老太太聽了我的話後,臉‘色’透着無奈,嘆了一口氣說道:

“找是找過,前些年礦上的人一起湊錢找過,不過很多先生來到這裏後看了一眼後,直接調頭就走,話也不說一句,給多少錢都不敢管,還有的先生來了之後就獅子大開口,一張嘴就是幾十萬,少一分不幫忙,雖然我們這裏的人挖礦賺的不少,但是這幾十萬的數目也太大了,這他們也出不起啊,還有……”查老太太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沒有繼續說下去。

老牛馬上開口問道:

“還有什麼?”

“其實去年倒是也請來兩個先生,但是他們兩個上礦山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不會是拿着錢跑了吧?”雷子往前湊了湊問道。

查老太太輕輕的擺了擺手說道:

“錢還沒給他們,怎麼能跑了呢?”

“行了,我先去給你們燒水,你們先坐下啊,看電視自己打開。”查老太太說着手一指在牆角邊上的那個二十多寸的電視機,估計她是受不了我身上的那股蝙蝠糞味兒。

說完後,查老太太走到後‘門’的時候,先是把後院的裏的燈給打開,這才從屋子裏走了出去,燒水去了,因爲豬頭妖的原因,所以纔會這樣小心翼翼。

韓穎和陶燕要去幫忙,也跟着走了到了後院裏。

現在屋子裏就剩下我和老牛還有雷子,三個大男人了。

“老野,那老太太口中所說的豬頭妖,是不是和我們在樓蘭墓‘穴’裏面看到的那些豬頭雕像有什麼聯繫?”老牛看着我問道。

總裁的小萌妻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笑了一聲說道:

“老牛,你這豬腦子也有開竅的時候?我也猜測這豬頭妖和古墓中的那些豬頭雕像的確有什麼聯繫,不過真要確定下來的話,咱得去親眼看看那些豬頭妖到底是長得什麼樣子。”

雷子聽到我這麼說後,也開口問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