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古代,我們的衣服和他們不一樣,當然要換成他們的啦”,秦天給方雪指明瞭情況。

“張兄,那恭敬不如從命了”,“請”,秦天、方雪二人走在張無忌的身後,由張無忌帶路。 “天天,你說那個影帝積分是什麼呀”,方雪邊走邊拉着秦天,還叫着他的小名。 “我跟你說,你是怎麼知道我小名的”,秦天一把抓住方雪的手,然後裝作生氣的樣子對她說。 “隨便猜的,壞蛋,你弄疼我了”,秦天

“張兄,那恭敬不如從命了”,“請”,秦天、方雪二人走在張無忌的身後,由張無忌帶路。

“天天,你說那個影帝積分是什麼呀”,方雪邊走邊拉着秦天,還叫着他的小名。

“我跟你說,你是怎麼知道我小名的”,秦天一把抓住方雪的手,然後裝作生氣的樣子對她說。

“隨便猜的,壞蛋,你弄疼我了”,秦天抓着方雪的手,是有點用力過猛了。

看着方雪生氣的時候,嘟着小嘴,秦天慢慢的把目光又下移了許多。

“我去,別看這小丫頭身材嬌小,胸前那兩團怎麼那麼大,算了,不看了,再看都有一種想要馬上把她就地正法的衝動了,冷靜,冷靜,呼呼呼。”

“剛纔不好意思啊,弄疼你了,對不起”,秦天難得的向別人道歉了一次。

正當方雪要說什麼的時候,走在前面的張無忌回過頭來對秦天、方雪二人說:“前面就是了。”

“哦,好,好的,張兄辛苦了”,秦天帶着微笑的向張無忌回禮。

古代的建築和現代的建築畢竟還是不同的,秦天從看到張無忌的家到走進張無忌的家,分分鐘,秦天就感覺到自己回到了古代。

秦天和方雪二人換好了衣服之後,張無忌對二人說:“二位喜歡的話,可以在此多住幾天。”

坐擁君心 “喜歡,喜歡,那先謝過張兄了”,秦天正愁這7天該如何度過,這不張無忌發話了,那還不得馬上答應,畢竟這年頭,人是很容易變卦的。

只是秦天、方雪二人是在古代,而對方又是張無忌,所以,當然是不存在變卦這種事情發生。

“那好,二位儘管在這裏住幾天,小昭,去準備一些酒菜,我要和與師公同名的少俠喝個痛快”,張無忌吩咐了小昭去準備酒菜。

“敢情這張無忌是看中我這個假名字啊,還好之前說的是張三丰,不然恐怕是沒有這個待遇了”,秦天如實的在心裏想着,但臉上沒有露出半點異樣。

果然,只有真正進入到了影片世界中之後,才能真正感悟到那種至高無上的演技。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在這個高手衆多的影片世界中,一不小心,死了都有可能。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方雪覺得在張無忌家中太無聊了,於是,想和秦天說說話。

“有什麼問題,吃了飯再問吧,現在沒心情”,秦天現在滿腦子都在想事情,所以,一時拒絕了方雪的語音聊天。

“少俠,恕在下多言,你和這位姑娘,你們應該不是本地人吧,我已經多次聽不懂二位說的一些話。”

坐在桌子上,張無忌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哦,這個,哈哈,張兄啊,你有所不知,我和這位姑娘,我們經常在祖國領土上游走,所以,我們學會了多種語言,而你聽不懂的那些語言,剛好就是我們在很遠的地方遊玩的時候學的。”

秦天編了一個謊話,想要讓張無忌對自己失去提防。

“哦,原來如此啊,難怪少俠和姑娘說的話,在下有些聽不懂”,聽到張無忌這麼說,秦天總算是放下心來了。

看樣子想要在張無忌這裏騙吃騙喝,問題應該不大。

“雪,你開始不是說,有問題要問我嗎,現在可以問了”,放下了心中的包袱,秦天陰陽怪氣的對方雪說。

“看到你這麼有誠意的樣子,那好,我原諒你了。”

接着方雪說:“我就是想要問一下你,爲什麼1號宿主可以獲得100影帝積分,而2號宿主只獲得50。”

“還有,宿主是什麼意思,影帝積分又是什麼”,方雪一口氣問了幾個問題。

“雪,哥真不知道你問的這些問題的答案,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要你告訴我嘞”,方雪問的這些問題,秦天沒有一個能答得上來。

“二位等下,原來少俠你是這位姑娘的哥哥啊,原先在下還以爲二位是情侶,是在下唐突了,二位繼續”,張無忌坐在桌上,也沒人和自己聊天,於是一直在聽秦天和方雪二人聊天。

“額,差點忘記還有一個張無忌在身邊了,看來以後得儘量先忍住不要過多說話,不然,露出馬腳,也不知道會帶來多大的麻煩”,秦天在心裏暗自掂量着。 “切,嚇唬誰呢,別以爲姑奶奶我是嚇大的”,“等等,她剛纔是怎麼走的。”

“那這樣吧,我就叫你依依姐姐好了,你看怎麼樣”,“對了,依依姐姐,你白天的時候也可以出來的嗎”,“那下雨天呢,下雨天也可以出來嗎”,“依依姐姐,我帶你去我家玩玩。”

“倩倩,你現在還不能親姐姐,姐姐畢竟已經不是活人了,如果你親了姐姐,弄不好會生大病,到時候姐姐也無能爲力”,“嗯嗯,那好吧,姐姐,那你以後一定要保護我,好嗎。”

“依依姐姐,你能不能幫我弄點錢來,我想去吃肯德雞”,“爸,那我做事去了,您好好休息”,“哇,夠了夠了,依依姐姐你真厲害”,“依依姐姐,你真的可以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和我在這裏吃好吃的東西。”

“姐姐,小點聲,我怕別人會把我們兩個當成是神經病”,“好啊,姐姐最好,那我們就快點吃吧。”

“是一個,先不告訴你,等下你到了,自然就知道了”,“好了,到了”,“表姐”,“怎麼了,肅肅”,“表姐,沒事”,“哦,那我們下車吧”,“真的啊,美華姐,你沒有騙我吧。”

“美美,姐姐什麼時候騙過你了,你看”,“就在那”,“這就是我表弟,怎麼樣,是不是長得很帥啊”,“還行吧,對了美華姐,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不會就只是帶我看你表弟吧。”

“第一呢,給你介紹我的表弟,第二,我想帶你們兩個去旅遊”,“旅遊,好啊,不過我又得請幾天假了”,“沒事,請就請吧,這個月的工資,美華姐發紅包給你。”

“好了,那我們什麼時候去”,“今天吧,今天就走”,“美華姐,你是不是有事沒和我說啊”,“沒什麼,美美,你別多想”,“美華姐,今天咋悶悶不樂的啊,都不見你說話了。”

重生農村彪悍媳 “是啊,你美華姐有點不開心咯”,“表弟,你肚子餓了嗎”,“表姐,我還好,你餓了嗎。”

“表姐,你剛纔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啊,表弟,你也聽到了”,“還有我,我也聽見了。”

“表姐,我們現在先趕緊離開這裏,我剛纔看了看,沒有發現有鬼,但是這裏好像有其它的邪物,可能真的會有殭屍”,“啊,會有殭屍”,“表弟,表姐想問你一下,你能不能打贏殭屍啊。”

“表姐,我不知道,對了,你幹嘛要這樣問啊”,“因爲,我感覺到,我下面好像有東西在動”,“那個,美華姐,我也是,我感覺我下面也有東西在動,好像就要出來了一樣。”

“表姐,你們倆趕緊下來啊”,“表弟,我腳軟了,你來揹我下來”,“表弟啊,你說這是什麼地方啊”,“沒錯,是表姐,還好”,“表姐,你們兩個趕緊閉氣,不要呼吸,我引它到外面,然後你們也慢慢的出來。”

“不對,應該不是鬼,殭屍叔叔里根本就沒有鬼”,“那麼現在哪裏來的鬼”,“啊,美華姐”,“美美,趕緊走”,“怎麼辦,美華姐,那隻狐狸精就快追上來了。”

“美美,你累不累啊”,“美華姐,你累了嗎”,“嗯,我有點累了,不想跑了”,“美華姐,不行啊,不可以不跑,如果我們現在不跑,那馬上,那隻狐狸精就會追上來。”

“嗯嗯,我會的,謝謝你們,我真的沒事”,“大家看,那口井,它像不像是電影裏貞子被人害死的那口井,也不知道,這口井裏面,會不會有貞子從裏面爬上來”,聽到這句話,李肅一時覺得,也特麼太巧了一點吧。

自己眼前的那口井,接下來馬上貞子就會從裏面出來了,“陳婷同學既然沒有事情,那我們大家就到這個寺廟裏四處看看吧,大家千萬記住,要小心”,“知道了,我說李肅,你咋像個女人一樣,這麼囉嗦。”

“要你說我肅哥,我肅哥是爲了我們大家好,纔不是囉嗦呢”,“哇,這寺廟還真大,雖然說,沒有看到一尊佛像,但是,面積空間還真的是挺大的。”

“奇怪,這寺廟裏面怎麼會有一口井,井不應該是在外面的嗎,不然下雨,雨怎麼落到井裏面去”,“大家看,那口井,它像不像是電影裏貞子被人害死的那口井,也不知道,這口井裏面,會不會有貞子從裏面爬上來。”

“李天,我恨你,你看你乾的好事,真的是烏鴉嘴啊你”,“我,我特麼的,也不知道,我就隨口說說的,哪知道,它還真的來了,要是我知道的話,我特麼,特麼的。”

“哼,我不聽,我不聽,反正都是你害的,要是我在這裏真的死了,那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我蘇姍說話算數。”

“蘇姍,到底是什麼人”,李肅覺得這個蘇姍,她好像還挺有個性的,“大家停一下,先別跑了”,“李肅,怎麼了,爲什麼不跑了,鬼就在我們後面啊”,“對啊,肅哥,我們爲什麼不跑了,它可是還在我們後面啊。”

“薛美美,你看一下,它真的還在我們後面嗎”,“肅哥,不要,我怕,你還是直接說答案吧。”

“那,那它會不會是回去了”,“回去了,呵呵,蘇姍你認爲可能嗎”,“人家就只是隨便說說的嘛,你那麼兇幹嘛”,“李肅,那你覺得,它會去哪裏了。”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它去了哪裏,但接下來,我們也不能一直就站在原地不動,如果它能夠感應得到我們的話,那我們大家就危險了,但如果,它不能感應到我們所在的位置的話,那麼,我們就絕對不能待在原地不動。”

“肅哥,那我們接下來該去哪裏纔好”,“這個寺廟,我們是暫時不能出去了,要在這裏面待三個小時,那我們大家就”,“那我們大家就在這個寺廟裏,找找看,有沒有安全的地方。” “什麼聲音,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怪聲音,好像還是從我們後面傳來的”,“我,我好像也聽見了”,“什麼鬼,難道是貞子它追上來了,那真是無聲無息啊”,僅僅只是聽他們幾人的對話,李肅就已經大致的猜到。

“切,嚇唬誰呢,難不成貞子它這麼快就追上來了”,“還好,我就知道,它沒這麼快就追上來,我操”,“李肅,那你慢慢陪它玩吧,我就先走了,拜拜”,“那個,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去哪裏找那個東西。”

“這裏那麼大,要找一個東西,的確是不容易,但是,還好它有提示”,“哦哦,對了,它好像是說,找有金屬的地方”,“嗯嗯,是的,找有金屬的地方。”

“那,我們去哪裏找有金屬的地方,這裏這麼大,哪裏纔有金屬,它又沒說,哪裏會有金屬”,“我們去前面看看,希望能找到有金屬的地方吧”,“我去,這怎麼有這麼多漂亮的房間。”

“肅哥如果死了,那,不行,我不能讓肅哥他死”,“好,我答應你,請你快點帶碟仙過去救肅哥”,“哎,只可惜那個李肅,應該不會是自己”,李肅一邊想着,一邊有點無奈,先是莫名其妙的進入到這世界裏來。

“碟仙,我求求你,你這麼厲害,你趕緊去救救肅哥,好嗎,拜託了”,“我們路沒走錯吧,怎麼久還沒看到李肅和貞子它”,“沒錯的,我們再跑快點”,“前生,麻煩你去救救我們的同學。”

“哇,前生你好厲害啊”,“肅哥,肅哥,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求你了,你就看一眼,哪怕就是一眼,我也心滿意足了。”

“薛美美,李肅他還沒有死,如果他死了,我們也得跟着他一塊死,你看我們現在不是還沒有死嗎,所以,你不用擔心,不用那麼的傷心,你的肅哥還沒有死呢”,“那我們現在去哪裏。”

“怎麼了,李肅他還沒有醒過來嗎”,“李肅這小子,竟然也學會偷懶了,想一直不起是不是,看我不把你”,“蘇姍啊,你說我們就站在這裏,等薛美美和李天他們兩個鬧夠了回來,這期間會不會有危險啊。”

“我,我也不知道”,“蘇,蘇姍你怎麼了”,“沒,沒什麼啊”,“就是有點害怕”,“李天你個混蛋,你給我站住”,“靠,又到這裏來了”,“咦,奇怪,怎麼打不開了。”

“好險,終於進來了,薛美美那個丫頭應該不能進來吧”,“怎麼打不開了,看到李天那個混蛋剛剛纔進去”,“別,不要,你不要走過來,等我先靜一下,之後馬上看你,好嗎。”

“那個,美女姐姐,我實話跟你說吧,我現在心裏面很害怕,剛纔被人追,現在還驚魂未定呢,不是我不想看你,而是我真的經不起再受驚嚇了,請你原諒,我答應你,等我緩過來之後,一定看看你,可以嗎。”

“對不起啊美女,我實在是太害怕了,請你給我十分鐘的時間,就十分鐘好不好”,“這個門怎麼也打不開”,“不知道會不會有鬼。”

wωw .Tтká n .CO

“不是,我是剛纔追一個人,看他進了這裏面,然後門又打不開了,所以,纔到你這裏來的,哦,對了,你也是任務參與者嗎”,“蘇姍,他們還沒回來,會不會是遇到危險了。”

“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應該沒事吧”,“蘇姍,我想去找他們,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好不好”,“那個,美熙,我不想去,我還有點害怕,我在這裏等李肅他醒過來好了。”

“蘇姍,那你不去,我自己一個人去了”,“美熙,你還是不要去了,要是萬一等下他們回來了,你又不見了,那該怎麼辦”,“不會的,我就在附近走走,隨便看看,不會走很遠的。”

“咦,前面好像有古代的那種房子”,“陳婷啊,你說他們三人會不會有事啊”,“這個,我也不知道”,“咦,怎麼打不開,難道是門鎖了”,“什麼鬼,這個門也打不開。”

“再試試這個,我就不信都打不開”,“啊啊啊,怎麼也打不開”,試了三個門,結果一個都打不開,“再試試最後一個,如果還打不開,我就回去等算了”,“咦,開了。”

“哇,沒想到李肅他原來這麼細皮嫩肉的”,“過去看看吧”,“打不開”,“李肅,如果我們都沒死的話,那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這道門裏面好像有點不對勁”,“難道里面有”,“李肅,你怎麼還不醒過來啊。”

“李肅,你知道嗎,其實我早就喜歡你了,只是薛美美她實在是太可惡了,她武功厲害的,我打不過她,李肅,如果你,不對,是如果我們,我們都沒死的話,那你也一定要喜歡我,呸呸呸,我們纔不會死呢。”

“肅哥,你剛纔叫我什麼”,“肅哥,你抱我好嗎”,“夠了,我說啊,薛美美你還是過來打我吧,我,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會不會是,回到現實世界之後,我們在任務世界裏受到的傷害和影響,就都沒了,就好像是裏寫的一樣,有什麼自動恢復功能一樣,完成任務回來就全部恢復好。”

“我想應該是吧,接下來,我們先各自回家,然後晚上再一起出來見面”,“回家,李肅你看一下,我們現在是在哪裏,高速公路上啊,怎麼回去”,“我日,手機還沒有信號,草他大爺的。”

“是才五點多鐘啊,這什麼鬼機吧天,就要黑了”,“我的肚子餓了”,“被你這麼一說,我感覺我的肚子也餓了”,“李天、蘇姍,你們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在任務世界裏的時候,好像根本感覺不到餓。”

“天黑了,我們晚上睡哪裏”,“睡哪裏,還能睡哪裏啊,特麼的,咋這麼倒黴,這麼久了,都沒見一輛車經過啊”,“晚上我們就在這附近找個地方睡一晚吧,明天天亮了我們再看看有沒有車輛從這裏經過。” “肅哥,平時放假在家的時候,你喜歡做些什麼事情呢”,“沒什麼,偶爾看看書,聽聽音樂”,“我特麼的就不信了,今天還等不到車”,“一大早的,你叫什麼叫。”

“哎肚子好餓啊”,“蘇姍,你別說了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你每次一說,搞得我本來已經忘記餓了,結果,又被你給提醒了”,“切,自己肚子餓了,還怪我提醒的,真是不知道羞恥。”

“不是路的問題,那是什麼的問題”,“李肅,你先別說出來,讓我猜猜看”,“不是路的問題,那會不會是時間的問題,如果在天黑之前沒有趕到老屍村,我們就會死,是不是這樣。”

“也不是時間的問題”,“不是時間的問題啊,那到底是什麼問題,李肅,你快說”,“我在心裏想,之前李天他問了是不是老師之後,那個大叔他就突然變成老屍了。”

“等一下,李肅啊,你能不能換一個稱呼,不要再叫什麼大叔了,就直接叫它老屍好了”,“嗯,那我接着說了”,“好,你接着說。”

“它變成老屍之後,我們大家便開始跑,但這其中,大家有沒有發現,雖然那隻老屍它來追我們了,但它的速度並不是很快,所以,到現在也都還沒有追上我們。”

“等一下,李肅啊,你是不是很希望它跑得很快,然後把我們追上殺死吃掉啊,你到底是什麼心啊”,“李天,你先聽我說完,我不是你說的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

“能那麼快的就趕上來,所以,我懷疑它根本就不用休息,它的速度雖然是沒有我們的快,但是,我們每跑一段時間,就得休息一下,它就可以趁着這點時間慢慢的追上來,久而久之,搞不好它會比我們先到老屍村。”

“我之前要說的問題就是,看是誰先到老屍村,如果是它先到了,那麼,我們就危險了,如果是我們先到的話,那麼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李肅,其實你還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這次任務,會不會像上次的任務一樣,死一個人就等於是全部死掉”,“我討厭你們,你們竟然沒有一個人等我,我恨你們,恨你們所有人。”

“蘇姍,我可沒有,我是想等你的啊,只是他們都跑得那麼快,所以我才”,美熙,就只有你對我最好了,其他人都對我不好,我都懷疑,到底我們是不是同學。”

“估計你現在就被那隻老屍給吃了”,“李天,你特麼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你還是不是我們的同學”,“老子說蘇姍,管你什麼事了,你能不能閉嘴。”

“我操,老子今天是怎麼了,你們一個個的都看老子好欺負是嗎,那來啊,看看誰先弄死誰”,“我日,又追上來了,你們還愣着幹嘛,還不趕緊的跑,跑啊。”

“李天,都是你,都是你不好,有事沒事的,幹嘛要那樣子去說蘇姍她,她其實也不想的,再說了,跑了這麼久,你自己不也是累了嗎,蘇姍她只不過是,要比你稍微累一點而已,同學之間就不能相互的關心嗎。”

“啊,我不行了”,“哎,就你屁事多”,“肅哥,你還生氣嗎”,“任務提示特麼的還不來,這都已經進了老屍村了,難道要我們一直像這樣跑下去。”

“李肅,你看到沒有,這保命的道具也太坑了,還不如你那個腦袋好用呢。”

“玩不下去了,就連傳說中的神仙水,都這麼的坑,需要任務參與者自己去試試,這是什麼鬼,萬一不靈,那怎麼辦,賠一條命給我嗎,真的是,鬱悶啊。”

“蛋痛,真的是蛋痛,你自己也知道,需要大量,那你還給我們這麼少,什麼意思,請問。”

“李天,算了,有總比沒有的要好嘛,有的裏,主角都沒有超能力。”

“那個,美熙啊,你說這童子尿、童子血的,感覺還是挺厲害的,不知道那個,會不會也有這麼厲害啊”,“蘇姍,你不會該是想說,那個吧”,“不知道,到時候可以試試,怎麼,難道你還是那個。”

“討厭,難道你不是嗎”,“我當然是啊,逗你玩的呢,哈哈”,“那你說說”,“你們倆嘀嘀咕咕的在那裏說什麼呢,見不得人啊。”

“我操,還能不能再玩得坑一點,你早說生鏽的不行不就好了,非要說什麼沒生鏽和生鏽的,一比較,對了,金錢劍也會生鏽。”

“這舍利子感覺是巨坑啊,一旦擁有它,就等於是把我們給全部出賣了,餵它們吃下去,談何容易,可能它們還沒吃下去,我們自己就先被它們給弄死了。”

“只想說一句,沒有最坑,只有更坑啊”,“繼續啊,老子倒要看看有多坑,全部來啊”,“老師村,什麼鬼”,“老師村,真的有這樣的村子嗎,全部都是老師。”

“好吧,我儘量不多問”,“它說要在天黑之前趕到,那我們大家現在就走吧”,“對了,之前道具還沒給我們,就讓我們開始出發了”,“我選,破爛的桃木劍。”

“說完了,到我選了嗎,那我選破碎的八卦鏡”,“我選方向感不穩定的羅盤”,“我選墨斗線好了”,“到我了,那我選硃砂好了,我感覺硃砂還是不錯的”,“金錢劍。”

“大家都選好了嗎”,“嗯,我選好了,我選了一把機吧金錢劍”,“我也選好了,我選了墨斗線”,“我看那硃砂還不錯,我就選硃砂了”,“羅盤可以知道危險在哪裏,所以我選了個羅盤。”

“我選擇了桃木劍”,“哇,肅哥,那我們在一起就天生一對了,我知道鬼怪的所在,然後肅哥你就可以用桃木劍將它們都給消滅了。”

“我選擇了八卦鏡”,“好安靜,這周圍也太寂靜了,我感覺,接下來會有事情發生”,“切,你就巴不得我們接下來會有事情發生就好了,李天,你安的什麼心啊,一看就知道,你沒安什麼好心。” “啊,怎麼封面它會化成血”,四個女生看到電影封面化成了血水之後,四人當中一個叫王麗麗的女生驚訝的說道。

聽到王麗麗這麼一說,其他三人也馬上反應過來,知道剛纔發現的,是真的,不是幻覺。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甚至都忘記了是怎麼拿到這個封面的”,劉美琳緊張害怕的說道。

有些事情,也許是不能去做了,但是有些事情,李肅他能做的,那就一定要去做到,任務參與者們都是。

“大家先別說話,你們沒有發現,我們現在好像根本不在原來美琳的家中了嗎”,蘇姍邊看四周,邊和其他人說道。

“啊,好像真的是啊,蘇姍,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這時,何小潔很害怕的向蘇姍說道。

“小潔,你先別害怕,我們在房子裏找一下,看門在什麼地方”,看到何小潔很害怕的樣子,蘇姍安慰道。

“蘇姍,你膽子大,你回過頭去看一下,看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在後面”,劉美琳害怕的對身旁的蘇姍說道。

“表弟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和美美兩個人在家裏看電影,看到看到,突然一隻鬼就從牆壁裏出來了,接着電視機裏也出來一隻,把我和美美兩人嚇得半死”,張美華和薛美美走出了房子,然後和李肅在一起之後,馬上說道。

“表姐,這裏很危險,我們一邊跑,我再一邊慢慢告訴你們,這是怎麼回事”,李肅看到房子裏的那兩隻怨鬼已經快爬到門口了,於是很着急的和張美華說道。

“又是表弟,看來李肅他和張美華還真的是關係一直啊”,雖然沒有太多的意外,但是,李肅他總覺得怪怪的。

李肅、張美華、薛美美三人,一路狂跑,跑出去不知道多遠,這時,張美華氣呼呼的說道:“表弟,你回頭看一眼,看鬼有沒有追來。”

聽到自己表姐這麼說了,李肅便做好心理準備,隨後猛地回頭一看,還好,後面什麼都沒有。

“表姐,我看了,鬼沒有追來,你放心好了,我會保護你,和薛美美的”,李肅看完之後,便回過頭來對張美華,之後又看了一下薛美美,然後對二人說道。

“表弟,你現在道術已經恢復了嗎”,張美華在聽完李肅說的話之後,向李肅問道。

“還沒有”,聽到張美華突然問自己這個,李肅回答道。

“啊,還沒有恢復啊,那你拿什麼保護我們啊”,聽到李肅說還沒有恢復道術,這時薛美美立刻說道。

“又有道法,怎麼這幾個李肅,都要比自己厲害呢”,李肅表示,怎麼就自己啥都沒有,不公平啊。

張美華看到李肅這個樣子,於是說道:“美美,我們要相信我表弟能夠想到辦法保護我們的。”

“這也是我之前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的時候,聽別人說的,這一次任務,是我的第五次任務,之前我已經完成了四次任務,所以,對任務的一些生路比較熟悉,接下來,大家儘量聽我安排,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事的。”

“還有一個事情,就是,如果大家小心點死在這裏了,那麼,也就是真的死了,希望大家不要拿生命開玩笑,好了,我要說的,差不多就是這些了,還有其他的,我也不太記得了,如果大家有什麼想問的,現在可以問我。”

李肅說完之後,那個叫蘇姍的女生說道:“你不就是今天白天到我家別墅幫我看風水的那個人嗎,對了,還有這個美女,你們倆都是靈異事務所的吧。”

“大家聽我說,等下進行第二個階段的時候,大家儘量多觀察,多注意自己的四周,任何蛛絲馬跡,它都可能是一條提示自己的生路,所以,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要放過,只有這樣,活下去的希望才能大些。”

“不對,記得它說,是希望我們在第二階段別死人,那它不可能一開始就讓我們其中的一個人平白無故的消失”,李肅八人走到了外面的空地上,然後李肅想起了這個問題,於是和大家說道。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是回去找何小潔,還是繼續往前走,去找那本書”,聽李肅說完之後,蘇姍馬上說道。

“我想,我們還是回去之前的房子找一下她,到時候大家分開去找,一分鐘之後,我們再全部到門口會合”,李肅想了想,最後還是覺得應該回去找一下,於是和大家說道。

“大家快跑,何小潔已經死了,鬼現在應該解除了什麼限制”,看到屋內滿是碎肉,殘渣,李肅知道不對勁了,肯定是何小潔,或者是大家觸發瞭解除怨鬼殺人的限制,於是立即對大家說道。

“表姐,我們先到前面的房子裏,找到它說的那本書,然後再走一步,看一步”,此時李肅顯得沒有把握的說道。

“麗麗,你別害怕,我想老天不會這麼早就讓我們死的”,這時,蘇姍想安慰的對王麗麗說道,結果說成了這樣。

重生嫡女亂君心:天價世子妃 “大家先別害怕,我向大家保證,只要之後我們大家都在一起,儘量不要落單,那麼我相信不會再有人犧牲了”,看到大家都很害怕的樣子,李肅只好硬口氣給大家打一劑鎮定劑。

“大家聽我說,由於時間有限,沒辦法,大家只能分開去尋找,如果找不到的話,我想,它不會那麼輕易的讓我們離開這個房子,所以,大家儘量快點”,進了房子之後,李肅着急的對所有人說道。

“肅哥,你那裏有沒有啊”,薛美美和張美華在一旁找,李肅在一旁找,這時,薛美美向李肅問道。

薛美美說完之後,李肅回答道:“美美,你先彆着急,也許這本書在其他人那邊。”

聽到李肅說,他那裏也沒找到,薛美美有點擔心的問道:“肅哥,你說,如果我們真的找不到那本書的話,那我們是不是都會死在這裏啊,我還不想死,肅哥,你想想辦法嘛。” “對了,你們之前進入任務世界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尋常的事情”,這時,李肅一邊分析這次任務的生路,一邊向張美華和薛美美問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