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琳姐,你家世這麼好,還差這一百五十萬,”

“好什麼,”劉若琳瞪了一眼,“又不是我自己的,” 那女孩吐吐舌頭,知道她剛纔說的氣話, 旁邊一個身材高挑性感的女子,還帶着耳機看着賽後採訪,歡呼聲還沒有過去,現場的粉絲們還在繼續爲GOD戰隊歡呼着, 所以,她也沒有關掉視頻, “哎,小青,還看呢,”劉若琳笑了笑,挖苦的說,“

“好什麼,”劉若琳瞪了一眼,“又不是我自己的,”

那女孩吐吐舌頭,知道她剛纔說的氣話,

旁邊一個身材高挑性感的女子,還帶着耳機看着賽後採訪,歡呼聲還沒有過去,現場的粉絲們還在繼續爲GOD戰隊歡呼着,

所以,她也沒有關掉視頻,

“哎,小青,還看呢,”劉若琳笑了笑,挖苦的說,“早知道你就直接去杭州看啊,現場看多好啊,”

徐青笑了笑,臉色微紅,“沒有,去現場有什麼好玩的,看看就好,”

隨後徐青的目光又放在視頻上面,只見採訪已經結束後,就隨後關掉了視頻,

癡情啊,

劉若琳在心裏感慨着,

“LPL冠軍,好歹也是我們東海市的一個榮譽,走,今晚火鍋走起,”劉若琳十分豪邁的道,“我請客,”

“萬歲,”

“啊,我要減肥的啊,”

“吃飽了再減肥嘛,”

“對啊,減肥是個力氣活,不吃飽怎麼又力氣減肥,”

徐青笑了笑,關上電腦,祝福只能?? 商途 的放在心裏了,

……

黃龍體育館,

坐在臺上的官方邀請嘉賓,平哥,靈樂他們,完全抑制不住內心裏的喜悅,

平哥大笑一聲:“他們打的很好,這三場比賽都表現出了強悍的實力,”

“我覺得這支GOD戰隊已經比我們那個時代還要強了,”

“是啊,一代新人換舊人嘛,”

“哈哈,”

當主持人讓曾經的GOD戰隊ADC三哥說些什麼的時候,三哥面向鏡頭,微微一笑,只說了四個字:恭喜GOD,

恭喜GOD,

平哥,靈樂也說了局,

甚至主持人,也都是發自肺腑的說了一句:恭喜GOD,

網絡直播上,各大直播平臺的彈幕上,清一色全部給“恭喜GOD”這句話給佔領了,

大江南北,無論任何職業,無論任何身份,只要在看直播的網友們,都是發自肺腑的發出了這句話,

恭喜GOD,

這句話,來了有些遲啊,

許多GOD戰隊的老粉絲們等了兩年了,

曾經的LPL上帝之隊,

當初五個農民工似的戰隊,初入聯盟,斬翻當時的霸主LT戰隊,接着打破了冠軍是在LT和TG戰隊決出的壟斷,

那個時候的GOD戰隊,橫空出世,

幾乎無人可擋,

可是好景不長,GOD戰隊最終還是落寞了,

敗給了驕傲自大,敗給了版本更迭,敗給了狀態下滑,敗給了層出不窮的後人……

GOD戰隊的短暫王朝落寞了,

那些老粉絲們此時有些熱淚盈眶,

值了,

值了,

值了,

如今的GOD戰隊,從當初不看好的保級隊伍,打到了S6,

從S6墊底,打到了S6的全球亞軍,

從春季賽十六連勝,到如今的全勝奪冠,

GOD戰隊,這一路走來……

充滿了坎坷,

但是好在,他們挺了過來,

GOD戰隊沒有放棄,

一直支持他們的粉絲們,依然沒有放棄,

一聲GOD,一生GOD,,

歡呼,鮮花,掌聲,山呼海嘯,

淚水,吶喊,榮光,唯我獨尊,

當所有GOD戰隊人伸手摸向那座代表着LPL至高榮譽的獎盃時,林天在心裏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什麼都值了,

他笑了笑,該是更上一層樓了,

賽後的發佈會林天沒有參加,這讓記者們很是失望,他們還想採訪一下總決賽的MVP林天呢,但是後者卻不見了蹤影,

發佈會,俱樂部的經理,教練們,都來參加,記者們興奮的一個問題接着一個問題,

發佈會險些有些控制不住了,不過好在大家還是一個個的來,

有問奪冠後的感受,有問三場比賽,爲什麼都要選擇盧錫安這個英雄,有問評價一下對手榮耀戰隊今日的表現,

還有的直接把目光放在了半個月之後巴西,里約熱內盧季中邀請賽上面,

這是今年的第一次世界大賽,

雖然每個賽區只有一支戰隊參加,規模沒有S賽那麼強大,

但是每支戰隊都是各大賽區的冠軍啊,

一號種子,可以說每支戰隊都很強,都不能掉以輕心,

這是一次全球各大賽區的期中考試,大家都很重視,而且更重要的是前四名戰隊會有一個S賽的種子名額,

記者們問道GOD戰隊這次希望在季中冠軍賽取得什麼樣的成績,只是這一次GOD戰隊衆人都很謙虛,

只是說了句儘自己的努力就好,

這讓記者們很無語啊,爆發點呢,自信呢,霸氣呢,都沒有啊,

好歹是獲得了LPL春季賽總冠軍啊,就這點自信啊,

不過記者們也不能說些什麼,只能是??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草稿,看看回去之後該寫出怎樣的驚世駭俗的稿子,

場館內的觀衆們還有一個與偶像合影的環節,他們等了很久,終於等到可以和偶像合影了,於是興沖沖的去後臺,有秩序的參與合影,

那座璀璨的獎盃早就被工作人員率先運走了,第一時間送往GOD戰隊所在傷害的基地,

當晚,GOD戰隊在杭州的全體成員在一家老字號的火鍋店徹底的腐敗了一把,

十幾個人圍在桌前,每個人都是笑的合不攏嘴,

與朝陽拍着肚皮打馬虎眼的李自豪,和孤狼和孫策一起扳手勁的檸檬,笑着給林天倒上飲料的魏來,和喬木兩人不知道在吹什麼牛逼的周毅,和餘冉不知道在低語什麼的阮君,不知道和誰在打電話劉子光,

還有兩名可愛的新媒體妹子,一位GOD戰隊後勤工作人員,此刻全部是笑容滿面,

“來來來,我們先喝起來,快點,”周毅興奮的說,

“毅哥,我們酒還沒上呢,”

“那就先喝飲料,媽的,老子忍了很久了,一定要先幹一個,”

“哈哈,我贊同,”

於是,大家都開了飲料,先倒上,全體成員站起來,鄭重其事的樣子讓林天他們有些忍不住笑出聲,

劉子光率先發言:“恭喜GOD,”

“恭喜GOD,”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聲勢浩大,引來別桌的食客們紛紛側目,

有人認出了這是剛剛獲得LPL春季賽冠軍的新科冠軍戰隊成員,此刻激動的不行,

先是拿着手機遙遙拍照,後來覺得不過癮,紅着臉,厚着臉皮,直接去到了座位上面,詢問着能否拍照,

劉子光笑了笑說反正菜還沒上,可以,

於是,這裏,熱鬧的不行,

尤其是林天,幾乎就沒有停過,

一個小夥伴合影結束,另一個小夥伴也就來了,

這讓林天有些無語,不過好在林天天生就喜歡笑,也不覺得累,

等告一段落,菜也就上了,

李自豪感慨一聲:“哎,我什麼時候纔可以能有天哥這樣的牌面啊,”

餘冉一筷子敲了上去:“又膨脹了不是,,”

“等你打的過李相赫的時候,”周毅大笑一聲,

林天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周毅:“別聽他的,”

“哈哈,那感情好,半個月之後的巴西季中賽,我要去單挑李相赫,”李自豪大聲的說,

朝陽點點頭,很認真的說:“恩,你要單挑的話,還是可以打的過的,”

“嘿嘿,算你小子識相啊,”李自豪滿意的點點頭,覺得朝陽這小子終於說了句人話,不容易啊,

哪知後來……

“那是,李相赫絕對沒你塊頭大,怎麼可能打的過你,,”

“你大爺,”反應過來的李自豪狠狠的怒視着朝陽,

大家一陣歡笑,好不熱鬧,

這頓飯吃的那叫一個天昏地暗啊,每個人都喝了酒,

不過是喝的多和少的問題,

像周毅和劉子光兩個人沒命似的拼酒,和餘冉與阮君兩人喝一小口就臉紅就不一樣,

酒足飯飽之後,大家纔回到了基地,

給自己徹底放了一個假,在杭州玩了一天,什麼西湖,大雁塔,都去了遍,

甚至林天帶着李自豪這小子和朝陽他們打了個的去了中國首富,馬雲爸爸的阿里巴巴那裏,隔了老遠看了看,似乎很是豪情萬丈,

爲這事,他們回來後,餘冉把他們好好的給罵了一頓,沒事找事啊,

大家也只是一笑,林天晚上就把幾張照片傳給了錢進,

“諾,你小子,照片我給拍了啊,不知道你小子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啊,”林天沒好氣的說,

“哈哈,天哥,謝謝你了啊,”

“我搞不懂你要這照片幹什麼啊,我可沒進去啊,在外面就站了一會,”

“知道,知道,嘿嘿,感謝感謝,不瞞你說啊,天哥,我錢進的夢想呢,就是當個富一代,這得有動力啊,這不天哥在杭州嘛,讓天哥給我拍張照片,我也好有動力,”

林天笑了笑:“富一代,你小子啊,還是老老實實的當個富二代吧,”

“我也不是富二代啊,這不是想當富一代嘛,”

兩人又扯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林天知道錢進家裏是做生意的,在當地還有點名氣,錢進也算是個小富二代吧,不過這小子沒有什麼架子,長的胖,平時就喜歡看那些財經類的新聞,

天天想着要當首富,林天在大學期間還是知道的,

反正人在杭州,就隨手拍了張照片給他,也並不在意,

至於今天去的西湖,大雁塔什麼的景區,林天也僅僅是看了一眼,也就那樣,

全都去看人了,沒啥風景,

林天苦笑一聲,看來有些名不副實啊,

當天晚上,他們就知曉了一個消息,

李自豪放言要在季中邀請賽上打敗李相赫的願望落空了,

今天剛剛決出的韓國LCK賽區春季賽總決賽,SK戰隊以二比三不敵UT戰隊,遺憾落敗,

LCK的最大黑馬,UT戰隊加冕爲王,,

“UT戰隊,”林天微微一愣,“那個擁有號稱世界第二中單的李元亨的戰隊,”

“是的,”喬木拿着情報打量着,“也是那個世界上最早使用出中單盧錫安的傢伙,”

魏來擡起了頭,有些好奇的想知道這個李元亨到底是何方神聖,

林天打趣的說道:“打敗了李相赫率領的SK戰隊,這個李元亨恐怕要擺脫千年老二了吧,”

喬木搖搖頭:“哪那麼容易啊,說來起來,李元亨雖然是UT戰隊的核心,但是這次能夠打敗SK戰隊,以不可思議的戰績獲得LCK春季賽的冠軍,最大的功臣不是李元亨,而是上單的崔年順,綽號,金剛,”

“金剛,”朝陽無奈的說,“這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傢伙啊,”

“這個我知道,”周毅湊過來說道,“這個金剛啊,以前我還和他打過比賽呢,打法兇悍,不顧性命,往往喜歡上去剛,一挑二,甚至一挑三,所以得到了這個綽號,”

朝陽大聲的道:“啊,毅哥,你還和他打過啊,”

“廢話,”周毅一副老子當年也是很牛逼的表情,引來衆人的一陣白眼,“嘿嘿,說起來也有五六年了,當時IPL5的世界邀請賽嘛,我還在LT戰隊,遇上了一支韓國老牌戰隊CJ,”

“輔助之神M神所在的CJ戰隊,”朝陽又是一愣,

“是啊,”周毅充滿懷念的說道,“那個時候的CJ,很強,不過我們更強,好歹把他們打贏了,我記得當時的上單,就是這個金剛,”

“他的打法很兇悍,一度讓當時的LT戰隊上單火鍋扛不住,後來還是我去了幾次,才讓火鍋穩住,越往後打,我們就發現這個金剛特別喜歡衝臉,不管打的過打不過,打的就是一個氣勢,”

“即使他是殘血了,我們這邊還有三個人,他拼死也要上去打,換一個,就是賺,換不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樣的打法讓我們一度陷入了困境,不過好在我們當時下路無敵,AK47加黃毛的組合,簡直就是虐殺一切啊,嘿嘿……”

喬木沒好氣的說道:“重點啊,” 武神血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