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當他看到趙小川如同毒蛇的眼瞳時,瞬間意識到剛纔的那些都不是幻象。

“你在看什麼?”趙小川問道。 “沒,沒什麼!”軒轅鐵連連搖頭,有意無意地躲避過趙小川的目光。 趙小川的目光在軒轅鐵的身上停留了一秒鐘,然後又看向場中廝殺的衆人和李正義,道:“我要解開這個空間的封印了!你準備一下,我們一起進去!” 軒轅鐵猛然擡頭看着趙小川,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

“你在看什麼?”趙小川問道。

“沒,沒什麼!”軒轅鐵連連搖頭,有意無意地躲避過趙小川的目光。

趙小川的目光在軒轅鐵的身上停留了一秒鐘,然後又看向場中廝殺的衆人和李正義,道:“我要解開這個空間的封印了!你準備一下,我們一起進去!”

軒轅鐵猛然擡頭看着趙小川,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

“怎麼?有問題麼?”

“沒,沒有!”

“那還不快點幹掉他們?”

“是!”

短暫的對話後,軒轅鐵向前踏出一步,似乎要加入戰局。

然而就在這時,軒轅鐵猛然清醒過來,回想着剛纔的對話,心中再次被震驚了!

“我竟然被趙小川身上的氣勢壓得喘不過氣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軒轅鐵回想着剛纔趙小川理所當然的語氣和自己唯唯諾諾的表現,一股羞愧和惶恐漫上心頭。

他是什麼人?他可是軒轅家的弟子,雖然因爲當年進入了輪迴之地被貴族學校封印了起來,不過心底中的心高氣傲卻沒有消失掉,反而在一次次的廝殺中那種傲氣已經蛻變成了一種狂氣。

他本人雖然相信着輪迴者的傳說,但是卻並不會將自己的命運交給輪迴者,甚至之前和趙小川建立鬼誓對他來說,也不過是一場賭博罷了!

至於這場賭博的輸贏,他根本就沒有在乎,因此趙小川的強大他也沒有在乎過!

賭贏了,那很好,自己也可以少一些麻煩!

賭輸了,也沒關係,大不了自己來複仇好了!

這就是軒轅鐵的心態,可是剛纔自己像什麼? 極拳暴君 趙小川像什麼?

趙小川完全就像是上位者在命令自己的屬下,而屬下卻不敢反抗!

“該死的,剛纔趙小川究竟經歷了什麼?一個人的精氣神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發生如此的變化?”

軒轅鐵猜測到可能是之前趙小川通過吸收那些人的靈體力量讓自己的精神發生了一些蛻變,但是具體發生了什麼他並不知道,不由開始有些糾結起來。

正當軒轅鐵發愣的時候,趙小川冷冰冰的聲音傳來。

“算了,你還是在旁邊呆着吧!如果你來處理這些垃圾,那就費的時間太長了!”

軒轅鐵反應過來,餘光立刻看到趙小川從自己的身前走過,然後緩緩地向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就在趙小川伸出手的一剎那,原本正在人羣中廝殺的李正義心頭一跳,隨即臉色大變,大聲吼道:“菲兒,小心!”

說完後,他率先一個懶驢打滾兒,側身閃到了一邊。

沈菲兒回頭驚訝地看着李正義,還再考慮對方是什麼意思,但猛然間感到周圍的所有事物猛然一顫。

原本圍攻她的御鬼士紛紛在空中爆成一團血霧,而她眼中的世界也開始旋轉起來,然後她看到了她的身體。

“咦?奇怪?我的身體爲什麼會在空中四崩五裂?還有她的腦袋呢?”

一個念頭剛剛涌上她的心頭,咚的一聲,她感覺自己腦袋一痛,然後昏迷了過去。

李正義看着眼前方圓兩丈之內的所有事物都變得粉碎,地面出現的巨大坑體,以及之前還在和他廝殺的御鬼士都化爲一團團血花灑落在地面上,甚至連屍體都沒有留下,頓時渾身的汗毛炸了起來。

不過很快他便發現沈菲兒的頭顱和身體分開,遠遠地被拋到遠處,在地上躥出一簇簇火花,頓時憤怒轉頭看向趙小川,吼道:“小子,你竟然殺了小菲兒!我要你死!”

趙小川身邊,滿頭冷汗的軒轅鐵驚恐地看着眼前慘烈的畫面,嚥了咽口水,依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

“剛纔趙小川似乎只是伸出右手,然後握成了拳頭吧?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趙小川的力量未免也太恐怖了吧?還有他的手段也太殘忍了吧?”

正當他這麼思考時,李正義的爆喝聲傳來!

隨即身披着一身血霧構成血甲的李正義便向着兩人衝來。

強烈的殺氣從李正義的身上發出,他還沒有靠近兩人,但是軒轅鐵卻感到自己的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動,一股森然的寒氣漫上了自己的心頭。

不過軒轅鐵卻沒有任何動作,而是目不轉睛地看着身旁的趙小川,似乎在期待着什麼。

只見趙小川一雙蛇瞳光芒閃動,之前握拳還沒有收回來的拳頭快速地拉到了自己並肩處,然後衝着李正義恨恨的砸出一拳。

轟!

一蓬血霧頓時在李正義的身上炸開,李正義身上的血甲瞬間碎裂,而他整個人更是仰天噴出一口黑血,以更快的速度向着後面飛去。

咚咚咚!

他的身體在地面上幾個翻滾,撞飛幾十個御鬼士後,速度才漸漸的降了下來。

但即使是這樣,他依然在地面上滑行出一條長達十來米的距離,然後狠狠地撞在一塊巨石上,讓巨石變得粉碎後才停了下來。

“好強的拳頭,好霸氣的力量!”

軒轅鐵凝重地看着趙小川緩緩地收回自己拳頭,心中感慨道。

然而就在此時,趙小川卻猛然轉身看向遠方..

隨即遠方響起了小寶充滿喜悅的聲音。

貪歡小妻慢點跑 “麻麻,哥哥好厲害的!一拳就把那老頭打飛了,你們快去看看吧!” 白子軒從地上爬起來,滿臉委屈。

「爸,這小子打我,這不是打咱們白家的臉嗎?你一定要給我報仇。」

白子軒跑到一名西裝男人面前,連連訴苦。

這人是白建國,白家的當家人,老來得子,看著白子軒狼狽的樣子,滿臉心疼。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子軒,你沒事吧!」

「怎麼沒事?你看,我胳膊都紅了……」

白建國臉色一沉,目光看向秦穆然,光是眼神兒,彷彿都能殺人。

「小子,敢動我們白家的人,你是活膩了吧!」

「呵呵,白家算個什麼東西? 一品貴女:娶得將軍守天下 沒聽過,老婆,你聽說過嗎?」

陸傾城目光厭惡,看了眼白子軒,回道:「沒聽過,應該某個三流家族吧!」

「不知死活,敢惹我們白家,我看你們是活膩了。」

白建國臉色鐵青,朝身旁的幾個人使了眼神兒后,幾個貼身保鏢立刻朝著秦穆然走了過來。

不難看出,這幾個人應該都是一流高手,只可惜,他們惹錯了人。

秦穆然已經懶得廢話,對付這種人,秦穆然感覺能動手的盡量別動嘴,拳頭往往比嘴管用的多。

沒等幾個保鏢靠近,秦穆然目光一定,快步如風,一閃而過,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這幾個一流高手,已經全部倒在地上,慘叫連連。

畢竟這裡是格林酒店,秦穆然並不想把事情搞大,所以沒有下殺招,否則,現在躺在地上的,應該是幾具冰冷的屍體。

白建國眉頭一皺,神情有些驚訝!

他起初只以為秦穆然是個毛頭小子,沒想到居然還會有這麼好的身手,實在出乎意料。

不過很快,白建國的神情便淡定下來。

能在中海勉強躋身二流家主,他自然還是有點兒實力的,而且他從未見過秦穆然,自然不會知道秦穆然的身份。

「小子,有兩下子呀!」

站在白建國身後的一名老者,走近上前,說話間,渾身已經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場。

秦穆然嘴角一揚,不屑一笑。

宗師?

對現在的秦穆然而言,區區宗師,算什麼東西?

化勁之下,皆是螻蟻!

白子軒看到老者出手,滿臉得意,這可是他們白家的重金聘請的高手,實力幾乎已經到了宗師後期,他秦穆然雖然有兩下子,可那又如何?

「小子,這可是我們白家的宗師江楓,你小子死定了,哈哈……」

秦穆然哂笑道:「宗師?說的我好怕怕呀!」

「小子,現在求饒還來得及,跪下給爺爺磕頭道歉,否則,今晚老子讓你橫著出格林酒店!」

秦穆然轉身,輕捏陸傾城下巴,笑道:「老婆,等你男人一分鐘!」

「流氓,這個時候,能正經點兒嗎?」

「不能!」

站在十米開外的宗師老者,眉宇之間,已露出怒色。

敢在自己一介宗師面前打情罵俏,這是完全沒把自己放在眼裡呀!

「小子,看你剛才的身手,應該也快步入宗師級別了,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天賦,確實有猖狂的資本,不過,老夫還是勸你一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年輕人,還是別太狂妄了!」

江楓身為一介宗師,從剛才秦穆然的身手來看,他幾乎確定,從秦穆然剛才的身手來看,勉強剛步入宗師而已,而他,可是即將突破宗師境界的存在。

秦穆然冷笑一聲,回道:「呵呵,年親人不狂,還是年輕人嗎?」

「小子,那就別怪老夫以大欺小了。」

秦穆然悠然看了下手錶,這個時間,拍賣會應該已經開場了。

「我趕時間。」

江楓白眉一皺,雙拳緊握,渾身上下,散發出的強大氣場,將身後的白家人逼退幾步。

「哇靠,江老先生已經數年沒有動手,想不到比以前更強了!」

「不錯,看來江老先生這境界,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宗師了呀!」

白子軒此刻已經開始臆想,小子,待會兒看老子怎麼收拾你,還有那個臭娘們兒,今晚老子要玩兒夫目侵……

想到這兒,白子軒身體已經不禁有了些反應,想想都刺激!

江楓雙拳緊握,鷹眼如炬,瞬間移步,只是短短瞬間,已經出現在秦穆然前方,躍身而下,一記鐵拳,似有雷霆萬鈞之勢,朝著秦穆然一拳打來。

在旁人眼裡,宗師之力,恐怖如斯,可在秦穆然看來,怎麼看都有點兒像小孩子打架,沒意思。

秦穆然神情淡定,猶似閑庭漫步,眼看江楓重拳即將落下,卻被秦穆然右手一章擋住,僅僅握住。

一瞬間,江楓感覺渾身彷彿被一股強大的無法形容的力量牢牢壓制,絲毫不能動彈!

再看秦穆然,神情不改,彷彿根本沒有出力。

「不可能,不可能……」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這句話說的很有道理,光說不行,我得讓你長點兒記性。」

話音落下,只聽咔嚓一聲,江楓拳骨,居然直接被秦穆然捏的粉碎。

僅僅是剛才一招,秦穆然便已經看透,江楓重在拳法,廢了他一隻手,他這個宗師的地位,怕是要讓位了。

站在後面的白家父子,更是驚的目瞪口呆,什麼情況?自己家的宗師,居然被這小子一隻手給秒掉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

「你,你到底是誰?」江楓語氣中帶著几絲驚恐,剛才的那股強大力量,是他從未見識過的,即便他身為一介宗師,遇敵無數。

「秦,穆,然!」

聽到這個名字,所有人的額頭,都被驚出了一層冷汗。

新晉四大家族之一,秦家秦穆然?這特碼是他們能惹得起的人嗎? “天啊!竟然死了這麼多的人?簡直就是人間煉獄啊!”

“中間那個大坑應該就是我們剛纔聽到爆炸聲時形成的吧?可真夠大的!”

“這麼多人死了,是誰幹的?莫非是趙小川?”

蘭天一幫人來到現場後,看到趙小川冷冷地看着他們,而周圍的其餘御鬼士都畏畏縮縮地望着這裏,不由議論紛紛。

軒轅鐵已經從剛纔的震驚中清醒了過來,如今看到大敵當前,連忙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趙小川,我問你這麼多的御鬼士是什麼殺的?”

衆人已經看出了趙小川的不凡,都不願意開口,而一直保護着衆多御鬼士的諸葛第一可不管這麼多,看到滿地的碎屍頓時火了。

趙小川淡淡地看向諸葛第一,諸葛第一心頭一緊,警惕地看着趙小川。

敏銳的第六感告訴諸葛第一,此時的趙小川非常的危險。

只不過趙小川似乎只是瞥了她一眼之後,便看向身旁的軒轅鐵道:“準備一下,我們要上路了!”

諸葛第一被趙小川無視的態度激怒了,猛然踏出一步,就打算教訓一下他,卻發現蘭天攔住了她。

諸葛第一對蘭天怒目而視,但蘭天卻道:“等等,情況有些不太對勁!”

諸葛第一其實也有這種感覺,如今聽到蘭天的話,慢慢地冷靜了下來,然後打量着四周,越發覺得之前肯定發生了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軒轅鐵則是微微一愣,迷惑道:“上路?上什麼路?”

說完後,軒轅鐵立刻反應了過來,所謂的‘上路’便是打開封印進入到裏面。

於是他連聲應是,開始聚集人手,做起準備來。

軒轅鐵的號召力再次體現了出來,剩餘的御鬼士們再次被聚集了起來。

原本看向趙小川畏懼的眼神再次漸漸變得狂熱起來,同時軒轅鐵也驚訝的發現之前被趙小川打傷的李正義消失不見,而和他一起消失的還有沈菲兒的頭顱。

蘭天聽到趙小川說‘上路’的時候,就有些好奇,但卻警惕地看着趙小川不願上前。

如今看到趙小川竟然開始收拾起周圍的東西,終於按耐不住,開口道:“趙小川,你想要做什麼?”

趙小川沒有反應,閉眼靜立在原地,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不過軒轅鐵卻眼神一閃,然後小跑到趙小川面前,對着趙小川一陣耳語。

看到軒轅鐵的模樣,衆人瞬間安靜了下來,他們知道如今趙小川能受到這麼多御鬼士的擁護,這軒轅鐵居功至偉。

因此他們都沉默了下來,等待着事情接下來的發展..

重生之進擊的受氣包 片刻後,趙小川微微點頭,似乎是同意了什麼事情。

軒轅鐵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然後走到衆人身前,喝道:“蘭天,諸葛第一,之前你們不是一直嚷嚷着要進入到裏面麼?現在大人大發慈悲,給你們一個機會!一會兒我們就要上路,進入其中,你們有誰想要跟隨的?”

蘭天等人表情微微呆滯,擔心自己聽錯了!

因爲要知道之前趙小川昏迷的時候,軒轅鐵可是不斷阻撓着他們,不讓他們進入到裏面的。

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意識到這種改變來自於趙小川,都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投向了趙小川。

不過趙小川卻依然是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

正當衆人懷疑着軒轅鐵話的真假時,郝大寶的聲音響了起來。

“真是一羣膽小鬼!之前你們不是爭着要進入其中麼?現在人家給了你們機會,怎麼都反倒啞巴了?”

聽到這個聲音,趙小川的臉上第一次有了變化。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立刻看到了郝大寶帶着歐陽琪琪和歐陽出現在面前,一臉玩世不恭的笑着。

趙小川眼中泛起一絲激動,但瞬間像是想到了什麼,眼中的激動消失不見,一道光芒閃過,再次蒙上了一層冷光。

郝大寶剛纔在人羣中一直在觀察着趙小川,如今看到趙小川的神情變化,幽幽的嘆息道:“小川,好久不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