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擎苦口婆心的勸阻:“公主,今日不行,你若是殺了林馨馨,鬼王大人恐怕連你都殺,今日冥界的地位不同往日了,六道之內有諸多盟友不說,阿鼻地獄的神獸和放逐的神仙,都被冥界收服,他們居住在冥界和凡間交接的海域,靈氣充沛,幾乎可以定位冥域的子民了。”

“呵……宴擎你還記得你說過嗎?她懷孕的時候不是最佳下手時機,你讓我等,我等啊要不容易等到生產的那天。結果你又說,生產不是最好的時機……” “現在呢,百日宴上,你又說要等,你究竟要我等到什麼時候,永無止境的等下去嗎?等到他們孩子長大,等到他們成婚嗎?” “他們現在還沒有成婚,孩子就昭告天

“呵……宴擎你還記得你說過嗎?她懷孕的時候不是最佳下手時機,你讓我等,我等啊要不容易等到生產的那天。結果你又說,生產不是最好的時機……”

“現在呢,百日宴上,你又說要等,你究竟要我等到什麼時候,永無止境的等下去嗎?等到他們孩子長大,等到他們成婚嗎?”

“他們現在還沒有成婚,孩子就昭告天下了,那我想嫁給君凌,這又算什麼,後媽?養母?這個孩子就不該存在……”

“是你,讓我喪失了最好最有利的殺她的機會,你現在給我閉嘴,記住,你永遠只是我身邊的一條狗,我不要你,隨時可以把你丟棄。”

宴擎低頭,眉宇緊擰,眸色中悲哀一劃而過。

小憐湊到馨馨身邊,小聲的說:“這個宴擎大人以前很強的,在公主身邊居然卑微成這樣。”

馨馨說:“小憐啊,你絕不覺得宴擎喜歡公主?”

“主人,那又如何,天界階級森嚴,不像凡間,窮人可以嫁給富人,可以不顧階級和背景,只要兩個人相愛,但天界不行,公主一定要嫁給身份與之匹配的男人,否者,她會被逐出天宮。”

“是這樣嗎?”

“是啊,不止是天界,我們以前的魔域,還有凡間古代也一樣,只是現在凡間太開明瞭,沒有階級之分,衆生平等。所以凡間的文明開放程度,是六道之內最高的,雖凡人壽命十分的短暫,但是也能讓我們無比的羨慕。” 馨馨想,原來如此。

難怪嵐宜對君凌念念不忘,其實留給她門當戶對的選擇並不太多。

即便如此,她也不能仗自己背景強大,是天帝之女,強行插入她和君凌之間。

嵐宜越走越近,紅脣勾起的笑意就越深。

明明臉上是在笑着,可是眼底卻一片冰冷。

馨馨握緊君凌的手,她知道,來者不善。

會當衆賓客的面,取笑她還是貶低她,對她的身份和出生攻擊一翻?

她和君凌在一起,嵐宜絕不會這麼容易的放過她。

君凌知道馨馨內心的不安,手拍拍她的手背,安撫她說:“別怕,我在你身邊,沒人能欺負你。”

馨馨靠近君凌一些,偎依在他身邊,小聲說:“她到底要來做什麼,給我難堪的嗎?”

“靜觀其變,有我在不用擔心。”

“嗯,好!”

嵐宜走近,穿着華麗飛百鳥朝鳳袍,儀態萬千的站在臺階下面。

她微笑着,頭高擡起,一雙丹鳳眼望上來。

明明是仰視他們,卻讓人感覺,她在俯視着幾人。

馨馨和君凌站在臺階上。

君凌眸色冷清,俊顏面無表情,握着馨馨的手,冷漠疏離道:“嵐宜公主到訪,有失遠迎。”

嵐宜微笑的看向君凌:“不請我上座嗎?還是覺得本宮在不夠資格上座?”

臺階上的上座,是宴請重要賓客的,小太子的父母家裏人而設。

坐着君無邪和小幽,還有馨馨的父母之類的長輩。

關係再好的賓客,也不能坐上來。

臺階上,開了三桌,還空出一桌來。

君凌到也沒拂了她面子,點頭,拉着馨馨站到一旁:“公主請。”

嵐宜攜同宴擎往上走,款款而行,身後的百鳥朝鳳裙拖了幾米長。

站到上面後,宴擎站立一旁,嵐宜站在馨馨和君凌面前,四處環望。

“孩子呢?今日小太子百日宴,本宮自是來看小太子的,孩子怎麼不見?”

馨馨不亢不卑的回答:“後院,我母親照看着。”

“你母親,是凡人嗎?凡人可不適宜長期待在冥界呢,會折壽的。”

馨馨微微擰眉,面露不悅說:“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是冥界的鬼民。”

“哦,原來的這樣,君凌,本宮想看看孩子成麼,這孩子到底長什麼樣,跟你小時候一樣呢,還是跟她一樣,是個毫不起眼的凡人。”

她話裏帶刺,君凌聽着也十分不悅。

小憐想嗆聲過去,被鍾毓一個眼神橫掃,她適當的閉嘴。

在看見宴擎,小憐眸色中陰冷一掃而過。

君凌看着不悅小妻子,又望嵐宜,拒絕道:“孩子正玩得歡,恐怕讓公主失望了。”

嵐宜不想就此作罷,她勾着嘴角笑了笑。

“哦,本宮今日還真想看孩子了,看不到孩子,本宮就不想走了,長期在北冥宮殿住下來,鬼太子可行?”

這……

她臉上雖淺笑着,但態度強硬不依不饒,看不到孩子,不會就此作罷。

她真的只是來看孩子的?

馨馨有些擔心。

君凌面色凝寒了幾分,眉宇凌厲的掃視嵐宜。

“放心吧,二位,大庭廣衆之下這麼多人,本宮的要求並不過分,再者,本宮攜帶衆多禮物前來,連孩子都看不上一眼,這說不過去了。”

她說的話在理。

可是不管是君凌還是馨馨,孩子不想給她碰到半分。

僵持不下時,君無邪和小幽登上臺階,君無邪拉着小幽的手說:“來者是客,孩子帶出來給嵐宜公主瞧一瞧。”

馨馨黛眉皺的更深。

君凌橫掃了嵐宜一眼,對身後的幻影使了個眼色。

幻影作福後退下。

君無邪和龍小幽走上臺階後,君無邪攜手小幽站在高臺上,俯視而下。

“今日諸位來北冥皇宮慶祝嫡長孫,君羨的百日壽宴,本尊在此謝過諸位,請大家開懷暢飲,不必客氣。”

下面所有人都站起來,每人手上拿着一杯酒,敬向君無邪。

幻蝶端着盤子,兩杯酒遞了上來。

小幽和君無邪各執一杯,和諸位賓客,一飲而盡。

酒杯放下,君無邪轉身對嵐宜公主做請的姿勢:“公主,怠慢了,還請見諒”

嵐宜點頭:“鬼王大人客氣。”

她卻依舊在站着,望着下面上千桌的宴席,北冥皇宮巍峨浩瀚的宮殿羣,廣場邊緣盤龍金柱燃燒萬年不滅的火把,往頭頂上四條黑龍盤旋縈繞吐珠。

莊重,森嚴,低調,奢華……

這就是北冥皇宮,跟明亮仙雲環繞,金光四溢的天宮完全不一樣。

見嵐宜不入坐,君無邪拉着小幽坐下。

小幽看嵐宜眼神,赤~裸~裸的,暴露出她對北冥皇宮極其的感興趣。

她有幾分擔心:“孩子給她看真的沒問題?”

君無邪血脣淺笑:“本尊在,會有什麼問題,不過看看而已,不用擔心,如果孩子都不給她看一眼,顯得我們冥界小氣了。”

話是這個理。

總覺的嵐宜不會如此輕易放手。

君凌並非她的良人,爲何癡迷不悟呢。

“好了,娘子,這些日子你忙前忙后辛苦了,來,先吃點東西。”

君無邪夾了一塊肉放進小幽的碗裏。

小幽卻不動筷,頻繁後望着。

三分鐘後,幻影和親家母抱着孩子出來了,親家公在後面。

大概是得知嵐宜公主來,親家公,親家母臉上有明顯的不悅,看來整個冥界都知道君凌退婚嵐宜公主的事。

孩子抱出來後,馨馨對父母說:“爸媽……”

孩子是媽媽抱的。

馨馨走到媽媽面前,想接過君羨,嵐宜公主卻先一步,走到孩子面前。

伸出手。

看着粉雕玉琢,極其可愛孩子,嵐宜公主笑道:“好可愛的孩子。”

君羨在沉睡,大概是今天看望他的人太多了,玩累了,睡着了。

皮膚粉嫩,軟糯糯的,捲翹睫毛很長,小嘴含着大拇指動了動,睡夢中睡着很香。

穿着小小太子服飾,呆萌可愛極了。

這孩子第一眼,嵐宜就喜歡上了。

她不顧馨馨媽媽的拒絕,伸手把孩子強行的抱過來,摟在懷裏。

“好可愛,宴擎你看了沒?這孩子太討喜了。” 宴擎臉上淺笑着,眸色溫柔的點頭。

“這孩子,是長得很激靈。”

說完後,他餘光往君凌和馨馨臉上掃了眼。

君凌面容凝寒,十分的不悅,大庭廣衆下沒發作出來。

馨馨眼露出擔心,擔心公主會隨時把孩子搶走。

兩人對嵐宜把孩子強行抱過來,十分抗拒和擔憂。

嵐宜抱着孩子,臉上露出久違的溫柔笑意,看她喜歡這個孩子,不是裝模做樣,是打心眼裏喜歡孩子。

她問馨馨的媽媽說:“孩子取名字了嗎?”

“取了。”

“哦,叫什麼名字?”嵐宜問。

她輕拍君羨小身子,慈笑的就像孩子的生母一樣。

君羨睡得很香,完全沒有危機感,看不到抱他的已經換成幾次想置於媽媽死地的嵐宜公主。

馨馨的死對頭。

媽媽看了馨馨一眼。

馨馨點頭。

媽媽纔回嵐宜公主:“孩子叫君羨……”

聽見這個名字,嵐宜眼裏笑意更深,紅脣自語道:“羨?羨慕……當真的令人羨慕的孩子,靈氣充沛,小小年紀天賦異稟,六道之內恐怕再也找不到能和他睥睨的孩子了。”

接着,嵐宜抱孩子轉過身,對君無邪微笑說:“鬼王大人,好福氣。”

君無邪站起來,單手負後,血脣淺笑:“公主過譽了,孩子小,脾氣大,喜歡鬧騰,公主把孩子交給侍女吧。”

“不……”嵐宜公主拒絕。

馨馨一下擔憂起來,上前一步,想從嵐宜手裏抱回君羨。

君凌手拉着她,搖頭。

嵐宜若有所思的看了馨馨一眼,淺笑:“君羨這麼乖,我還沒抱夠呢,馨馨姑娘,你是不會介意我多抱一會的哦?”

馨馨內心十分介意和抗拒,嵐宜公主的修爲她不清楚,在阿鼻地獄看見太多高級修者,一招之內秒掉敵手。

君羨還那麼小,落在嵐宜公主手上,她倘若真想動手,不管是鬼王大人還在君凌,能救得回來嗎?

君羨和君凌雖是半人半鬼,但死後和鬼魂無異,直接魂飛魄散,沒有第二次生命了。

想拒絕,想把孩子奪過來,大庭廣衆之下……

她不好開口。

“林馨馨,你難道不想讓我多抱抱君羨嗎?”

嵐宜公主口氣冷幽幾分,淺笑收斂,臉上透露出十分的不滿。

馨馨回過神,立即否認:“沒有,公主想多抱抱君羨,是他的福氣。”

嵐宜公主面上露出冷笑,口氣涼了幾分:“哦,是嗎?我很高興你能這樣想,不過這個孩子,當真讓我喜歡的緊,孩子滿月宴結束後,可否讓我帶孩子進天宮遊玩一段時日。”

馨馨臉色一下冷下來。

君凌直接拒絕道:“抱歉,嵐宜公主,還在現在哺乳期,不能離開母親。”

“餵奶嘛,偌大的天宮,難道本宮還不能找到一個奶媽?還鬼太子覺得孩子交給我,你不放心?”

君凌握着馨馨的手,淺笑道:“這裏是北冥,你覺得本殿會把孩子交給你嗎?還是天界開始要干涉冥界,把剛生滿月的小太子作爲人質,抵在天宮呢?”

君凌話音一落,下面無數賓客都在大聲議論。

孩子才滿月,不管孩子天賦如何,但強行把孩子從父母身邊奪走,是很不人道的事情,不管放在哪都一樣。

嵐宜公主一向任性慣了,她不會在乎別人怎麼議論,怎麼說她。

她笑着看向君凌:“君羨我很喜歡。”

君凌微怒道:“這並不是你把孩子奪走的藉口。”

“如果我說,我真的很想帶他去天界呢。”

君凌目光蕭寒:“嵐宜公主覺得自己能走出北冥皇宮嗎?”

“呵……君凌,你真自信,孩子在本宮手上,你說,本宮能否走出北冥皇宮呢?”

君凌眸光一凜,二人間火藥味十足。

馨馨拉扯着君凌衣袖說:“孩子要緊,等她把孩子送過來。”

小幽看着君凌和嵐宜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擔憂的問:“君無邪,你是不是應該出面讓嵐宜把孩子放下?”

君無邪搖頭:“本尊說過,在北冥之地,她拿不走孩子,剩下的事情,後輩們自行去解決。”

“可是,嵐宜真要對孩子動手……”

“她倘若真敢在百日宴上對孩子動手,本尊滅了她倒是有絕佳的藉口,讓天帝無話可說。”

君無邪倒是很篤定。

小幽卻怎麼都放不下心來。

君無邪筷子夾着菜放到小幽碗裏:“行了,孩子們的事情,你操心也沒用,先吃東西。”

小幽推開:“吃不下。”

君無邪卻不管不顧的,強行塞進小幽碗裏,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嵐宜和小太子身上時,君無邪卻在強行秀恩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