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塞冬冷聲說道。

上次他和秦穆然的舊賬還沒有算,如今,他絕對不會讓冥王殿一家獨吞太陽宮這麼大的權益。 「不錯,冥王,我們三大神殿今天來這裡,可不是為了湊熱鬧,總得給我們一個說法吧?」 神王宙斯言道。 「冥王,依我看,咱們大家見者有份,如何?」 智慧殿雅典娜說道。 其餘三大神祗,紛紛說道

上次他和秦穆然的舊賬還沒有算,如今,他絕對不會讓冥王殿一家獨吞太陽宮這麼大的權益。

「不錯,冥王,我們三大神殿今天來這裡,可不是為了湊熱鬧,總得給我們一個說法吧?」

神王宙斯言道。

「冥王,依我看,咱們大家見者有份,如何?」

智慧殿雅典娜說道。

其餘三大神祗,紛紛說道,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絕好機會,他們沒有理由讓冥王殿一家獨吞太陽宮的三城之地。

秦穆然眉頭一皺。

「幾位,這只是我們冥王殿和太陽宮之間的恩怨,和你們有什麼關係?」

「我們冥王殿和太陽宮血拚的時候,你們一個個不見人,現在分地盤兒了,倒是一個比一個積極,這樣做不大好吧!」

秦穆然淡定地笑道。

「哈德斯,誰說我們三大神殿沒有出力,你們冥王殿和太陽宮正面戰鬥,我們三大神殿也間接幫了你不少忙好嗎?」

波塞冬說道。

他說的不假,太陽宮和冥王殿在正面對抗,另外三大神殿也確實間接和太陽宮開戰了,但是他們的目的只是趁火打劫,根本沒有想過要幫冥王殿。

看著眾人一片爭論,阿波羅內心一陣暗喜。

他想要的就是這種結果,讓另外三大神殿和冥王殿產生矛盾,離間四大神殿之間的關係。

此刻。

雷凱站在秦穆然身後,兩拳緊握,低聲言道:「老大,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秦穆然沉思片刻,悠然抽了幾口香煙后,笑道:「想從我們冥王殿嘴裡搶肉吃,真以為我怕他們三大神殿?」

在五殿會談前夕,秦穆然就已經預料到要發生什麼了。

他絕不會讓屬於冥王殿的勝利果實,被其他三大神殿坐享其成。

他也早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讓霍爾頓暗中做出了部署。

「哈德斯,吃獨食可不是個好習慣,我們三大神殿既然都已經來了,就絕不能白來,實話告訴你,在我來這裡之前,我已經調動了我們海皇殿主力朝這裡趕來,所以,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海皇波塞冬冷聲說道。

「冥王,我們三大神殿這次來,可都是帶著人馬來的,如果你們冥王殿想要獨吞太陽宮的權益,我們三大神殿絕不會袖手旁觀,坐視不理。」

宙斯冷聲說道。

西方地下世界的五大神祗,誰都不是好惹的存在。

此刻,面對三大神祗的武力威脅,秦穆然神情沒有絲毫變化。

「聽你們的話,你們神王宮、海皇殿、智慧殿這次來都是為了跟我們冥王殿搶勝利果實來了?」

秦穆然笑道。

「哈德斯,說話不要太太難聽,什麼叫做跟你們搶,我們只是要回屬於我們自己的東西而已。」

波塞冬得意笑道。

在波塞冬看來,冥王殿和太陽宮已經打的兩敗俱傷,如今三大神殿再出手,無論如何,冥王殿都沒有拒絕的勇氣,也沒有與之對抗的實力。

秦穆然微微一笑,目光冷冷掃視一眼三大神祗。

「如果我要是不同意呢?」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哈德斯,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就別怪我們三大神殿不講情面。」

波塞冬冷聲說道。

「冥王,雖然你們冥王殿能擊敗太陽宮,但如果面對我們三大神殿,你還有取勝的機會嗎?所以,我勸你做個聰明的選擇……」

宙斯說道。

秦穆然沉默片刻,冷聲回道:「既然你們都已經攤牌了,那我也就沒有必要客氣了,我這個人原則性很強,屬於我的東西,誰也搶不走,如果你們真的不服,我不介意陪你們三大神殿一起玩玩兒……」

聽到秦穆然的話,波塞冬,宙斯,雅典娜臉上都露出驚愕的神情。

什麼?

陪三大神殿玩玩兒?

哈德斯是瘋掉了嗎?

五大神殿,任何一殿,都是足以讓西方世界為之恐懼的存在。

秦穆然居然敢說,陪三大神殿玩玩,他到底有多少實力,居然敢說出這種話來? 趙小川望着眼前的弱水,看着平靜死寂的湖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擡頭望着懸浮在空中的山河圖。

山河圖從他的頭頂懸浮,其中山川幻影若隱若現,江流湖泊在其中崩騰不息,如同一個鮮活的世界和眼前的弱水形成鮮明的對比。

趙小川心情沉重,他知道使用山河圖需要多麼強大的精神力,而他的精神力在剛纔強行突破火海時已經消耗了大半。

“若是強行使用山河圖,說不定我的精神力會消耗乾淨,但若不使用山河圖,眼前弱水阻攔,我又怎能見到若曦?”

趙小川心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並且立刻有了決斷。

只見他伸手一指,山河圖中萬山震顫,齊齊飛出圖畫,懸浮在空中。

那一跳跳河流如玉龍銀帶般也隨着山峯飛了出來,在天空中化成一條條銀龍漂浮在趙小川的四周。

“去!”

趙小川低聲說道,那些銀龍齊齊向着弱水飛去,想要橫渡弱水。

可是剛飛到一半,那些銀龍的速度越來越慢,而趙小川施加在銀龍上面的精神力立刻感受到一股千鈞之力。

隨即趙小川便看到那些銀龍越飛越低,最終被弱水中伸出的無數靈體伸出的手爪纏住拖入了弱水之中。

一品女神捕 趙小川臉色一白,身體晃了晃,顯然剛纔銀龍的隕落讓他的精神力也受到了傷害。

“果然還是不行麼?”

趙小川皺眉想到,感到心中有些煩躁。

他一心想要救出李若曦,可眼前的困難卻讓過程變得十分艱辛。

“不行,我絕不能放棄,若曦我一定要救出來!”

趙小川並沒有放棄,很快他又打起了精神,看向天空中懸浮的山峯虛影。

“既然飛不過去,那麼我就填平這三千弱水!”

趙小川寒光一閃,懸浮的上百座山峯中猛然飛出一座狠狠地向着弱水中壓去。

轟!

弱水三千沖天,水流瞬間被炸開,形成一片浪濤,不過很快便又恢復了平靜。

趙小川臉色又白了幾分,這些山川河流都是他藉助精神力通過山河圖演化的。

每一座山峯河流的消失都意味着他的精神力損失了一大塊,對他來說都是一種傷害。

不過精神力受創的趙小川並沒有失望,相反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因爲就在剛纔那座山峯落入弱水中時,他引爆了那座山峯,足足有上千只惡靈在山峯的爆炸中化爲灰燼。

“這弱水中的實體並沒有那麼多,只是仙藉助靈體仿造了部分弱水的威能。”

“雖然很弱水很像,但畢竟不是真正的弱水,只要我將這些靈體全部清除乾淨,那麼我就有機會渡過河去。”

這樣的發現讓趙小川看到了希望,然而卻並不好實行。

要知道這條弱水河中煉化的靈體至少上億,想要清除這麼多的靈體,那可是一項龐大的工程。

若是一般的羅剎境高手,哪怕不吃不喝的滅靈,至少也需要近乎百年的功夫。

趙小川知道這一點,但他卻完全無視了這一點。

在第一座山峯在弱水中爆炸讓他看到希望之後,他便緊接着將第二座,第三座,乃至更多的山峯投入了弱水之中。

轟!

轟!

轟!

波濤洶涌,血海翻騰。

平靜的弱水血海被打破,海浪中掙扎的冤魂們在爆炸聲中魂飛魄散!

血海因爲爆炸飛起空中數百丈,空中的血海散落,化作一陣血雨散落在四周。

那血海不知被多少冤魂侵染,其中充滿毒性,落在地面散落的白骨上,白骨瞬間烏黑,冒出一縷縷刺激味的黑煙。

趙小川冷酷地眼前的一切,之前山川形成的銀龍剛好湊成九九八十一條,在他的身體周圍不斷圍繞,將那些飛濺的河水擋在了外面。

但是每當一座精神力顯化山峯在弱水中爆炸後,他的身體都爲不可查的顫抖一下,臉色也白了幾分。

這種瘋狂的爆炸僅僅延續了一刻鐘,趙小川便停了下來。

此刻的他渾身顫抖,臉色蒼白,可以從皮膚下面看到他青色地血管,而眼中更是一片恍惚和迷茫。

沒有了瘋狂的爆炸,天空中飄的血雨漸漸消散,而血河也漸漸的平靜下來,恢復了最初的死寂。

雖然趙小川看到了破解眼前弱水的一絲希望,可是想要抓住這絲希望很顯然對於他來說還是有些不現實。

畢竟這可是上億的惡靈,而他本身只不過是一個人。

“該死的,難道就要這樣放棄麼?”

趙小川感到自己的精神力已經接近枯竭,滿眼疲憊,緊握雙拳,甚至連指甲嵌入手中都沒有察覺,心中更是升起一絲不甘。

“若曦,就在對岸!而我卻在這裏無能爲力!趙小川,你還算是個男人麼?”

趙小川憤怒的大吼一聲,頭頂原本漸漸化爲虛影的山河圖猛然一顫,一座巨大的山峯從中顯現。

峯險石怪,奪天地之造化!

雄偉壯麗,有壓天之姿!

泰山,竟然是五嶽之首的泰山!

有着天下第一山的泰山從山河圖中顯現出來,懸浮在空中,將整天弱水籠罩在它的陰影之下。

然後那綿延了不知道多少公里的泰山轟然落下,狠狠地砸向弱水!

轟!

泰山並沒有像之前的山峯一樣爆炸,而是實實在在的落在了弱水中。

趙小川猛然一愣,泰山確實沒有爆炸,但是形成的衝擊比剛纔的爆炸還要恐怖數百倍。

泰山還未落下,帶起的風壓威勢已經將弱水壓下去了數十丈,數十萬冤魂在泰山驚人的風壓下瞬間魂飛魄散。

而當泰山半沉入弱水中時,原本死寂的弱水倒灌,向着四周如萬馬奔騰般向着四周衝擊而去。

由於水流太急,凡是阻擋在血海前面的石頭瞬間崩裂,化爲碎石,消失不見。

趙小川一驚,見血海衝來,拔地而起,懸浮在空中,同時六道輪迴漩渦籠罩全身,這才抵擋住了血海。

然而這還沒有完,當他剛鬆了一口氣時,泰山似乎也剛好落到了弱水的底部。

轟隆隆!

趙小川感到眼前一晃,整片世界都開始搖晃起來。

他以爲自己的眼睛花了,但很快便發現並不是這麼一回事,而是整座崑崙山開始搖晃起來….. 五殿會談,氣氛緊張,就連空氣中似乎都已經隱隱瀰漫起了火藥的味道。

沒人會想到,秦穆然居然會說出陪三大神殿玩玩兒這種話。

三殿聯手的實力,幾乎足以將西方地下世界毀滅數次之多。

在這份強大的實力面前,無論五大神殿任何一方,都不敢輕易挑戰。

但是,秦穆然敢!

「這個冥王,簡直太藐視我們了,居然要陪我們三大神殿玩玩兒?」

「冥王,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這時候,就連太陽神阿波羅都有些意外,雖然嘴上不說,內心卻一陣歡喜。

哈德斯太自大了,他以為自己是誰?

難道,他真把自己當成神了嗎?

即便他真的是神,在三大神殿聯手之下,冥王殿也絕對沒有任何勝算。

阿波羅暗自猜想,並不禁一笑,他的目的終於達到了。

在波塞冬和宙斯一片譏諷當中,秦穆然神情毅然,似乎並不是在跟他們開玩笑。

冥王殿擊敗太陽宮,那是自己和手下兄弟們用血用命換來的勝利,任何都休想和他平分這份來之不易的勝利果實。

此刻。

秦穆然目光冷冷看向其餘四大神祗,嘴角揚起一絲冰冷笑意。

「我冥王殿用鮮血換來的勝利果實,誰要想分瓜,就等同於和我冥王殿宣戰,而對敢於向我們冥王殿宣戰的敵人,我只會送他八個字:奉陪到底,後果自負。」

秦穆然冷冷說道,僅僅是語氣當中,就充滿了無限霸氣。

這份霸氣,放眼四海,除了冥王之外,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敢說這種話。

恐怖復甦 波塞冬冷冷一笑。

「哈德斯,我也送你一句話:做人不要太狂!」

波塞冬冷笑說道,在他看來,敢於向三大神殿同時為敵,加上太陽宮,等於同四大神殿為敵,以一敵四,這簡直就是以卵擊石,自取滅亡。

面對波塞冬的挑釁,秦穆然絲毫沒有在意,因為,他既然敢說這種話,就已經做好了相應的對策,否則,他絕不會憑一腔熱血將整個冥王殿置於生死之外。

「不信的話,你們大可以嘗試一下,我保證,會讓你們三大神殿付出十倍代價。」

秦穆然自信說道。

在秦穆然看來,三大神殿這次前來參加會談,目的只是為了爭奪利益,並不是來找自己拚命,冥王殿沒必要能戰神三大神殿聯手之力,他只需要能讓三大神殿付出足夠大的代價,那三大神殿便不會對冥王殿動手。

「哈德斯,看來,是該讓你清醒一下了!」

海皇波塞冬說罷,朝身後手下使了一個眼神后,那名手下立刻發出一條消息。

幾分鐘后。

在巴比亞城外十幾裡外,響起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聽到動靜后,站在秦穆然身後的雷凱眉頭一皺,神情有些慌亂。

「老大,外面好像有情況……」

雷凱說道。

波塞冬冷冷一笑,淡然說道:「大家不要慌,我只是讓我們海皇殿的高手和主力提前潛伏在了城外,剛才只是隨便演習一下,如果某些人還想吃獨食的話,那演習恐怕就要變成實戰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