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柯雪晨一個人在原地凌亂不已!暗護法微微一愣,看了眼傻在原地的柯雪晨,憋著笑意跟上墨九狸的腳步……

柯雪晨見墨九狸快要走遠了,這才反應過來,隨即一邊追著墨九狸一邊散開神識,果然發現,前面有很多人的氣息在…… 所以,小九狸是神識感知到了這裡有人,猜測到這裡是紫楊門的禁地!不是對這裡熟悉?是這樣么?是這樣的吧…… 柯雪晨覺得自己太蠢了,為毛剛剛晉級完,自己卻變傻了呢?要是他早點放開神識,

柯雪晨見墨九狸快要走遠了,這才反應過來,隨即一邊追著墨九狸一邊散開神識,果然發現,前面有很多人的氣息在……

所以,小九狸是神識感知到了這裡有人,猜測到這裡是紫楊門的禁地!不是對這裡熟悉?是這樣么?是這樣的吧……

柯雪晨覺得自己太蠢了,為毛剛剛晉級完,自己卻變傻了呢?要是他早點放開神識,就不會問出那麼傻的問題了…… 我剛跑兩步,就聽到了從背後傳來刺耳的叫聲,伴隨着喀嚓喀嚓骨頭摩擦的聲音,我頓時心裏一緊,他們到底變成了什麼東西啊,叫聲這麼難聽,動作還這麼快?

不敢耽誤,我使出吃奶勁地跑,可是他們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我纔沒跑出多遠,就被他們追上了,感覺到肩膀突然一痛,是一種被什麼尖銳的東西刺入皮膚的感覺,來不及喊痛,就撞上了一個堅硬的東西,定睛一看,頓時就嚇尿了!

媽呀,竟然撞上了張麗麗!

這個張麗麗就不是我剛纔看到那個活人張麗麗了,現在的她兩隻眼睛睜得很大,眼睛裏面充滿了血絲,眼角還流着血,直直地瞪着我,老實說,像這種眼神,就算平時正常人看到也會被嚇得半死。現在這種情況,我更是被嚇的魂都快丟了!

不止如此,她的臉還很蒼白,皮膚硬梆梆,剛纔一撞彷彿撞到了門板上似的,我臉剛纔撞在上面,現在火辣辣的痛,現在感覺鼻樑都要斷了一般,痛得我眼淚嘩啦嘩啦地流。

來不及想她是怎麼跑到我前面的,在這個緊要的關頭,我靈光一閃,想到了之前一個神棍同學給我說過的,要是不好運遇到鬼,實在沒辦法了,可以往他們身上吐口水,雖然對他們造不成什麼傷害,但能讓他們停滯片刻。

我張口就一大口口水向張麗麗臉上吐去,果然她就停滯了,趁着這個機會,我調頭就繞過張麗麗跑。

可惜很快,我再一次被追上,這一次,我被徹底包圍住了。他們臉上都很蒼白,眼睛瞪得很大,眼球很凸,好像隨時都要掉出來似的,而且眼角有兩條血痕。表情有些痛苦,彷彿在說他們是被痛苦折磨而死的。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我沒有那麼怕了,反而有點同情他們,可以想象得到,他們肯定是痛苦掙扎而死的。

到底是誰這麼歹毒,竟然把他們弄成這樣人不人鬼不鬼!

如果不是紅衣女的話,我估計也成爲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了。

不過好像也不對啊,最開始班長有問題的時候,他說他是被逼無奈,他是傀儡而已,現在他怎麼也變成這個樣子了?

不給我繼續想下去的時間,站在我前面的陳東就發出桀桀的聲音,說出來的聲音完全不像他的:黃權,你逃不掉的。

是的,就目前來說,除非我和紅衣女一樣會飛,不然十個我也逃不掉,但我也不會坐以待斃,我寧願自殺也不願被他們殺死。

我努力鎮定地說:我不會讓你們殺死我的。說完這句話,我就咬住自己舌頭,只要他們有動作,我立馬就咬斷自己舌頭!

他們都桀桀笑起來,笑得令人毛骨悚然,說不出的恐怖。

笑完之後,他們就開始動了,我眼睛一閉,卯足了勁,就準備咬下去!

就在這個時候,從我頭頂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呔!低賤小鬼,也敢在本宮面前放肆!”

是紅衣女!

聽到這個聲音,我一直緊繃的神經瞬間就放鬆下來,雙腿一軟,直接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我都不知道紅衣女這傢伙是不是故意的,每次都在這種最後關頭纔出現,我都以爲她已經被打死了呢。

一個呼吸的功夫,紅衣女就降落在我面前,冷冷地瞪了我一眼,讓我看到了她嘴角流出了一些鮮血,臉色也有些病態紅,很明顯她受傷了。不過她的眼神很堅定,臉上並沒有絲毫的痛苦,給人一種很剛毅的感覺。

班長他們看到紅衣女,一直死板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恐懼,紛紛後退。

接着,我就看到了駭人的一幕,只見紅衣女手往虛空一抓,班長他們幾個就慘叫起來,然後他們一個接着一個的,從他們頭頂冒出來一團綠煙,綠煙冒出來後,他們就好像是失去了靈魂一樣,無力地倒在地上。

雖然我不知道具體,看到這種情況,我也能夠猜得個大概,很顯然這些綠煙就是班長他們幾個的鬼魂了,現在很可能就是被紅衣女打得魂飛魄散了。

想到他們都是我四年的大學同學,一直都是老老實實的大學生,從來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現在竟然淪落到魂飛魄散的下場,我心裏就說不出的難受。

才一會兒的功夫,班長他們十個‘人’就沒了一半,輪到張麗麗的時候,我有些不忍,忍不住對紅衣女說:“喂,他們還能投胎嗎?”

紅衣女冷冷地望着我,面無表情地說:“他們之前被練是練了陽魂,剩下陰魄,現在陰魄也被我打散,魂飛魄散,你說呢?”

果然是這樣。

唉,我嘆了口氣說:“他們也是無辜的,生前沒做什麼壞事,能不能給他們一次機會,放過他們?”

然而我這話說出來,紅衣女忽然臉色一變,很生氣地瞪着我說:“黃權!你什麼時候才能改掉你這種婦人之仁!你知不知道因爲你的婦人之仁,害死了多少人?不行!他們必須死!”

浪漫流星雨 我愣了,被她罵得莫名其妙,我他媽什麼時候害死過人了?

然而我來不及說話,就看到紅衣女一揮手,剩下張麗麗他們五個頭頂同時冒出綠煙,同時倒在地上一動不動,死透了。

看到這一幕,我心裏莫名傷感起來,同時也有些憤怒,忍不住衝紅衣女吼了一句:“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冷血,他們又沒惹你,至於做這麼絕嗎。”

“你說什麼?!”

紅衣女眼睛一瞪,滿臉怒容

地瞪着我。

我被她這樣子嚇了一跳,脖子都縮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從背後傳來一個陰森的聲音:“哈哈哈哈!好一個婦人之仁的黃權。紅綢啊紅綢,你認命吧,現在的黃權已經不是以前的黃權了,讓我吃了他吧。”

轉身一看,是剛纔那個傢伙,他臉上戴了面罩,只露出兩隻綠油油的眼睛,根本就看不到他長什麼樣子。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他的體型,總感覺到很熟悉,似乎在哪裏見過。

不過他這話啥意思,什麼叫現在的黃權已經不是以前的黃權?難道我之前認識他們?可是爲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紅衣女重重地哼了一聲:“你休想!除非我死,不然你休想吃他!”

那傢伙瞳孔一下放大,很憤怒地說:“紅綢!你個蠢女人,他有什麼值得你這麼對他!”

紅衣女忽然擰頭望我,用一種很溫柔很深情的眼神望着我,我被她這樣子嚇了一跳,心肝撲通撲通地跳,腦子一下子空白了。剛回過神來,就聽到她恢復了冰冷的語氣對那人說:“不用多說了,今天有你沒我。”

說完這一句,紅衣女就向那個傢伙飛了過去。

他們打起來了,這次我看得很清楚,他們打得很厲害,在空中飛來飛去地打,打起來狂風亂作的。讓我鬆了口氣的是,紅衣女明顯佔了上風,追着那個傢伙打。

很快那個傢伙就捱了紅衣女幾下重的,受了重傷摔在地上,噴出一口腥臭的血,身體搖搖欲墜起來。

不過紅衣女好像也沒好到哪裏去,也受了不輕的傷,從空中下來的時候嘴角流的血更加多了。

看到他們這樣子我不由好奇,鬼也會流血的嗎?

“紅綢,我認輸了,你放我一馬吧。”

那傢伙緩緩地站起來,虛弱地說道。

聽到這話我頓時就緊張起來,紅衣女不會真的放過他吧?

紅衣女面無表情搖搖頭,表示不肯,同時大步向他走去,要趕盡殺絕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對面那傢伙忽然笑了起來,大吼了一聲:“慢着!”

紅衣女停了下來,諷刺地說:“跪地求饒可不是你的風格。”

這時候那傢伙就嘿嘿笑了起來,不知道爲什麼,我看到他這種笑容,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剛想躲起來,就聽到了他望着我,大聲地說:“黃權,你想知道我是誰嗎?”

他這話剛落,紅衣女的臉色頓時就變了,我來不及說話,他就一邊放肆大笑着,一邊撕掉自己的面罩:“你是黃權,我也是黃權!”

他的面罩脫落,我終於看清楚了他的樣子,他他他,他長得竟然和我一模一樣!

(本章完) 第601章

「咳咳,小九狸,我之前一緊張忘記了,我還說你怎麼對紫楊門這麼熟悉,原來是我自己蠢了,竟然忘記用神識……」柯雪晨追上墨九狸的腳步,尷尬的解釋道。

墨九狸給了他一個,我原諒你的眼神……

唇角卻微微揚起一個弧度,她自是不會說自己手上有雲夏在的。所以,就只能含糊過去了!墨九狸的一抹微笑,卻看的身邊的柯雪晨再次失了神,差點一腳踩空摔倒了!

抬起頭時,柯雪晨就見墨九狸,一副你會走路么?的眼神看著他,柯雪晨瞬間,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他都快被自己給蠢哭了有木有啊……

「你沒事吧?」墨九狸疑惑的看著柯雪晨問道,這傢伙難道是中毒了?路都不會走了?

「咳咳。我沒事,沒事,我好的很,很好,非常的好!小九狸我們快點走吧……」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柯雪晨邊說邊走,直接走到了墨九狸的前面。

他也沒有仔細去看,他的腳下出現一個半米寬,一米長的小橋,橋下是一條水渠橫著,橋下的水,似乎還有些腥臭的味道,應該是排髒水的渠道……

於是,柯雪晨就在墨九狸疑惑的眼神中,一腳踩空……

「噗通……」一聲,直接摔在了水渠中,還好水淺,沒有濺起朵朵浪花!墨九狸上前兩步,低頭看著趴在水裡的柯雪晨。

「柯少主,你真的沒事?要不你給我畫一張月少主的畫像,你還是先回去吧!」墨九狸有些擔心的說道。

「我——小九狸,我真的沒事!我只是不小心而已……」柯雪晨苦著一張臉說道。

現在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有事了好么,因為他太蠢了!他真是恨不得鑽進水裡不再出來了,這特么的也太丟臉了啊啊啊啊……

「咳咳,沒事就上來吧,下面水挺埋汰的!」墨九狸看著柯雪晨一臉菜色,善良的提議道。

她不說還好,這麼一說柯雪晨的臉瞬間爆紅!他怎麼覺得自己今晚蠢起來沒邊際了啊啊啊啊啊……

等到柯雪晨狼狽的從水裡跳上來,又極快的閃到暗處換了身衣裳,再次出現在墨九狸面前後,兩人才繼續趕路……

暗護法看著柯雪晨身影,默默在心裡給他點上三炷香!這隠族少主的智商只是如此的話,看起來他不用擔心了……

開始他看到柯雪晨,因為自家夫人的笑容失神,還有些擔心這傢伙兒看上夫人,現在看起來,完全不需要擔心了……

這樣的智商,就算看上夫人,憑藉自家主子的腹黑,也能完虐他一百八十回合,都不帶眨眼的啊……

一暗兩明,三人七拐八拐的走了差不多近一個時辰,終於來到了一扇巨大的鐵門外。而且,他們能夠清楚的感知到,這扇門後面有許多人在……

「主人,你們飛進去,是不會被發現的!」雲夏的聲音在墨九狸的心裡響起。

「好,知道了!」墨九狸點頭道,隨即指了指鐵門兩側的石峰道:「上去!」

「不會被發現?」柯雪晨驚訝的問道。 第602章

「不會!」墨九狸輕聲道。然後身子一躍,飛上了一邊的石峰之上,其實如果是她和暗護法的話,完全可以凌空的,但是柯雪晨還沒有達到神玄,是根本無法凌空太久的!

暗護法的實力雖然被壓制了,但是跟墨九狸的實力不相上下,長時間凌空根本不成問題……

柯雪晨也跟著墨九狸來到石峰上,來到墨九狸的身邊,他也是突破實力后才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這丫頭的實力,還有她身邊的那個強大的男人,實力他也看不透……

這讓柯雪晨鬱悶無比,要知道隠族的玄氣可是比外面的玄氣,濃郁了好幾倍的!結果他們幾個隠族少主,一個折損在墨九狸手裡……

另外三個也是難兄難弟,一個個狼狽不已!反觀墨九狸和墨城兩人,一個個的實力深不可測,就連墨城的實力,也比幾年前高出很多……

這要不是知道他們的底細,真以為他們才是真正隠族的人了,不然,怎麼一個個都那麼變態啊……

因此,柯雪晨非常識相的,緊跟在墨九狸身邊,免得離開太遠,自己不小心惹出什麼麻煩,給這丫頭拖後腿,被她嫌棄就太丟人了……

之前,他已經蠢的無葯可求了,不能再刷新自己蠢蠢的底限了!柯雪晨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在心裡想著……

兩人站在石峰上,抬眼望去,只見前方一片人山人海,最前面的一群人身穿的都是紫色的服飾,而往後面是藍色,青色等等……

人群的前方,有一處高台,中間站著兩個中年人,左則並排站著三個白髮鬚眉的老者……

在高台的下方有一個石台,中間插著一根擎天巨柱,此刻石柱的下面,燃燒著一片烈火!

而石柱的中間,則用鎖鏈鎖著一隻紅色的小獸!此刻,小獸顯然是被下了葯昏迷過去了……

距離石台不遠處,一個黑衣少女,狼狽的站在那裡,手中握著一根紅色的長鞭,肩膀不斷的流著鮮血……

另一隻手中抓著一根紅色寶石的項鏈,看著高台上面的五人……

「是木子!」柯雪晨在看到那女子背影的剎那,渾身一震,瞳孔一縮,差點就沖了上去。

「別去!」墨九狸低聲道。

柯雪晨這才回過神來,只是他的視線,卻一直鎖在女子瘦弱的背影上,雙手緊緊的攥著拳頭……

「可曾看到月少主?」墨九狸玄氣凝音問道。

「在木子左邊的,就是九黎!」柯雪晨回道。

墨九狸這才發現,那黑衣女子身邊,還有一個白衣男子,被兩個紫衣弟子架著,已經昏迷了過去……

男子一張容顏俊美無雙,只是此刻臉上血色全失,顯然是傷的非常嚴重了!而且,看到男子的嘴唇,墨九狸的眼神微微一冷……

因為她發現月九黎的體內,竟然被人下了毒,還是一種非常讓人不恥的陰毒,如果不能在規定時間內解毒,月九黎就會神志不清,瘋狂的侵犯出現在他眼前的每一個人,不分男女老少,親人還是朋友…… 我的腦子瞬間空白起來,踉蹌地倒退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冰涼。

緊接着,紅衣女就呵斥了一聲,手裏的紅綢帶飛出,捲住對面那傢伙的脖子,偌大的一個頭顱就被絞斷了,咕嚕咕嚕地滾下來……

我看到這一幕沒能忍住,直接吐了出來。

同時感覺到脖子涼颼颼的,有一種很虛幻又很真實的疼痛,總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也要被絞斷一樣!

親眼看着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頭被絞斷,那種感覺,彷彿絞斷的是自己。

“你別想那麼多,他只是湊巧長得和你一樣而已。”

聽到紅衣女這句話我就氣!湊巧長得和我一模一樣,又湊巧來害我,還湊巧告訴我他也是黃權?麻痹!真當我是傻逼啊!

紅衣女說着這句話,就過來拉我,說:此地不宜久留,跟我來。

被她冰冷的手碰到,我渾身打了個激靈,想到她剛纔的殺人如麻,而且還是一個鬼,我頓時間就害怕起來!

我趕緊甩開她,說:你別碰我!我自己會走!

說完這句話我就後悔,果然就看到紅衣女的臉色十分地不好看,冰冷的眼睛瞪着我看,把我瞪得雞皮疙瘩都起來。

她接着哼了一聲,就對我說:你什麼意思?

我挺害怕她的,吞了吞口水就說:沒,沒什麼意思啊。

紅衣女望了我好一會,忽然臉色就變了,惱羞之中又帶着一些驚恐,猛地拉住我的手,往她身後扯。

她的力氣很大,我感覺手臂都要被扯斷了一樣,等我反應過來,我趕緊回頭往她看去,卻發現,她不見了,在我面前什麼都沒用,空空如也!

什麼情況,人呢?

就在這時候,我聽到了從頭頂傳來一聲急促的叫聲:快跑!

是紅衣女的聲音!

我條件反射地就擡頭往聲音方向望去,可是我什麼都沒看到,只有四周黑漆漆的環境。

天啊,明明聲音就是從我頭頂傳來的,怎麼什麼都沒有?這才一眨眼的功夫,紅衣女到底跑到哪裏去了?她剛纔的表情這麼誇張,是看到了什麼東西?還有剛纔的叫聲,讓我快跑又是什麼意思?

想到了什麼,我的臉色一下子就蒼白起來,害怕的渾身都在顫抖!

我不敢再拖延下去,直接撒腿就跑。

不知道什麼時候月亮被烏雲遮蔽,本來就漆黑的墳場就變得更加伸手不見五指起來,饒是我視力比一般人要好,在這種情況下也很難看清楚東西,有好幾次

還踩到了東西,差點就摔倒了。

跑了大概有五分鐘,我還是沒有跑出墳場,而且我這樣劇烈地跑,沒有感覺到熱,相反,還越來越冷,就好像跑到了冰封南極似的,冷到我渾身都在顫抖!

忽然,我感覺到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什麼東西摸了一下,很冰涼的東西,嚇得我雙腿一軟,差點就摔倒了!

緊接着,我還聽到了從後面傳來呼吸的聲音……

有人在我後面追我!

能在這個時候出現的,肯定不可能是人,那就是……

一瞬間,我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部都豎了起來!

連續高強度地跑了十分鐘,我累得像條狗,大口大口地喘息,步伐不受控制地慢了下來,但我不敢停,我知道只要我一停,肯定就會被它們抓到的!

越來越冷,我也越來越累,很快,後面的呼吸聲就更加地明顯了,而且還不止一個呼吸聲,不止一隻鬼追我。

就在這時候,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衣服被拉住了,挺用力的,我本來就沒什麼體力了,狠狠地摔了個狗吃屎,嘴巴還磕到了泥土,滿嘴巴的血。

完了完了,這次真的要死了。

我腦海裏響起這個念頭。

果然,在我摔倒之後,馬上就有幾個沉重的東西撲到我身上,從後面掐住我的脖子,扯我的頭髮。

我很想掙扎,但是我現在已經沒有體力了,而且它們力氣還這麼大,我根本動彈不了,只能等死。

然而就在我準備咬舌自盡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後背輕鬆起來,沒人掐我脖子,也沒人扯我頭髮了。

我愣了一下,它們放過我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