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若柯站在原地,眼眶忽然有些溼潤,就是現在站在他面前的這個男人,捨下他整整二十五年,機緣巧合之下竟然在這裏見到了他,不過那聲一直壓在心底的“父親”卻始終沒有叫出口。

“我有沒有娘?”陳若柯再次問道。 “時機未到” 陳龍鼎想了想終究還是沒有說。 陳若柯知道再問也不會問出什麼,只是繼續說道:“我去哪裏能找到你還有我娘?” 這個問題是陳若柯一直壓在心底的問題,只不過以前一直是跟着老傢伙一起生活,從未問過,再後來就直接去了h市而且還一直因爲道門

“我有沒有娘?”陳若柯再次問道。

“時機未到”

陳龍鼎想了想終究還是沒有說。

陳若柯知道再問也不會問出什麼,只是繼續說道:“我去哪裏能找到你還有我娘?”

這個問題是陳若柯一直壓在心底的問題,只不過以前一直是跟着老傢伙一起生活,從未問過,再後來就直接去了h市而且還一直因爲道門的事情,這件事情就一直被壓着,現在終於有了機會。

“這五個錦囊你先收着,等將道門往日的輝煌重現之後纔可以打開,道門重現出現江湖上的時候就是你打開第一個錦囊的時候,你以後的路該怎麼走我都在裏面有着我的建議,你的路你自己走,雖然我是你的??????”陳龍鼎沒有說出“父親”兩個字,而是直接跳了過去說道“我只能給你一些建議,至於這幾個錦囊到時候你是否決定要打開,看你自己,不過在你有能力重振道門之前,絕對不能輕易打開”

“我的實力不夠?”陳若柯輕聲說道。

陳龍鼎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呵呵,說說你近段時間的打算吧,我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幫上忙的地方,當然我所說的幫忙只能是給你一點建議,因爲我不可能真的出現在你的身邊幫助你做什麼,而且就算是這個地方你等下也是要出去的”陳龍鼎轉過身看着面前這個二十多年未曾關心過的兒子說道。

陳若柯沒有絲毫猶豫當先便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自己有幾斤幾兩我自己清楚,而且符宗這尊龐然大物我現在還沒有那種能夠撼動的力量,不過多說兩年,我能將曾經的道門重現江湖!”

陳若柯說這些話的時候很有自知之明不過也有着一股強大的自信。

陳龍鼎臉上笑意不變,聽到陳若柯這樣說似乎還算滿意,陳若柯並未說出什麼詳細的計劃,也沒有說什麼捅破天的承諾,擔陳若柯對自己的認知就是對陳龍鼎最好的回答。

“道門的事情我想你心裏應該有底了,你現在需要的也只是實力盡快提升上去,你的時間可不多了啊,儘快將道門的事情處理好,我這次主要是爲了來幫你解決點小事情的”陳龍鼎說着開始緩緩靠近陳若柯。

陳若柯並沒有絲毫的防備,任由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靠近自己。

只見陳龍鼎右手輕輕探出,覆蓋在陳若柯的心臟位置。

陳若柯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牽扯着自己的心臟。

眨眼間,陳龍鼎的手掌便離開了陳若柯的身體,不過他的手中卻已經多了一個東西,那隻小巧的蓮臺。

陳若柯不解的看着陳龍鼎。

“這個東西原本應該是給我準備的,但沒想到竟然落在了你的身上,這傢伙對我們老陳家還真是挺那啥的”陳龍鼎看着手上的這隻蓮臺似乎是有些可笑。

隨即就像是看待一個老朋友一般看向手中的蓮臺:“老夥計,你留下來的東西可不是盛放這種雜七雜八的東西的”陳龍鼎嘆了一聲,只見連臺上七個黑洞中的第一個黑洞中原本存在的一些有着那豐腴女子的記憶碎片的晶瑩液體被陳龍鼎輕輕一彈,便彈了出去。

“這個蓮臺名爲七步苦陀蓮,你現在用處不大但是卻能借助一下這上面的佛道力量,成爲你最後的手段,這七個小洞以後別把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裝進來,這簡直是敗家的行爲”陳龍鼎佯怒道。

陳若柯苦笑了一下,他哪裏知道這隻小小的蓮臺還有這些功效,更加不知道着黑洞中的東西是怎進去的。

但是這隻蓮臺將那豐腴女子吸進蓮臺之前,陳若柯已經中了豐腴女子的“大夢輪迴”所以進入到了這裏,在陳若柯昏迷之後蓮臺才自行出現將那豐腴女子收進去的。

“這蓮臺是用來裝蓮子的,一共有七顆蓮子,等你將道門重振之後便去尋找吧”處理的說着便把蓮臺再次送回了陳若柯的心臟。

“行了,你一直在這睡覺也不是個事,我這就將你送回去”處理的再次看了看陳若柯。

那隻蓮臺再次進入到陳若柯體內之後。陳若柯感覺那隻蓮臺上有着一股更爲純淨的力量,似乎是少了些什麼,但絕不是少了那個黑洞中的東西那麼簡單,似乎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

陳若柯睜開眼,想要再看看面前這個男人,但是面前的男人的容貌卻彷彿是被籠罩在一片迷霧之中,怎麼看也看不清。

陳若柯努力睜開眼之後,映入眼簾的是王胖子那肥嘟嘟的大臉還有那擔憂的小眼神。

“父親······”

陳若柯終於還是叫出了這兩個字,眼神朦朧,似乎還有些迷糊。

王胖子的臉剛剛湊到陳若柯面前就聽到陳若柯叫道。

“啊?這,這有些不好吧”王胖子面露難色。

這個時候陳若柯已經清醒了過來。

“滾蛋!”

陳若柯當然知道王胖子是在說什麼,一巴掌拍在了王胖子的後腦勺上。

不過王胖子也沒有什麼,只是看到陳若柯已經醒了過來深深的吐出一口氣,臉上笑嘻嘻的,終於恢復了以往的輕鬆神色。 陳若柯悠悠轉醒,眼中的迷茫散盡之後只剩一道微不可查的嘆息。

“陳先生,多謝救命之恩”陳若柯站起身之後,於亮攜手李梅一起站在陳若柯面前感激的說道。

“於先生嚴重了,我與李局長本舊相識,她找我幫個小忙這是應該的,還請兩位不用太過放在心上”陳若柯輕輕笑了笑,漆黑的眸子閃閃發光。

在李梅的家中又待了一會兒之後,便要起身回家,這就已經是上午八點多了,來的時候也不過剛剛過了凌晨,又是一個無眠夜。

陳若柯回到家中,家裏已經沒人了,雲凌萱應該是去了公司,畢竟昨天經過那件事之後,雲凌萱公司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一個總裁總不能天天不在公司。

陳若柯稍微洗漱了一下,便躺在牀上休息一會兒,一覺睡到十一點多,算是養回了點精神,不過或許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事情更多吧,剛剛睡醒的陳若柯還沒有做什麼呢,電話再次響起。

現在陳若柯就怕自己的電話震動,因爲只要他的電話一震動便又有什麼事情又要發生了。

“少爺”

電話那邊是一個婦人的聲音。

“王媽”

陳若柯聽到聲音之後當下便聽出了是天海居那邊的王媽的聲音,玲玲現在就住在那邊呢。

“怎麼了,王媽?”陳若柯一遍穿着衣服一邊說。

“是這樣的,少爺,玲玲這小姑娘今天要開家長會,他想讓您去一趟,您看您有時間嗎?”王媽的聲音很是尊敬。

陳若柯心頭突然一跳,心想道:“看來玲玲還是知道了些什麼啊”

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行,幾點,我過去接她”

“下午兩點”王媽說道。

“行,到時候我去天海居接她”陳若柯語氣中透露着一股無奈。

玲玲小姑娘本就聰穎,這麼長時間了,應該已經猜到了什麼,否則也不可能會讓自己去替她開家長會,而且只有七八歲的小姑娘正是一個粘着父母的年紀,現在竟然沒有吵着找她自己的父母,而是讓自己去開家長會,玲玲這小姑娘很懂事。

下午兩點。

陳若柯叫上王胖子開車接了自己又到天海居接了玲玲。

第一女相:邪王太兇猛 自從陳若柯將玲玲接到自己家之後便給玲玲辦了轉學,就讀於h市市中附小。

來到玲玲的教室之後,很多小傢伙都跟在父母身邊,有說有笑,當見到玲玲帶着陳若柯進來之後,教室裏忽然安靜了下來。

很多學生的父母也將目光投向玲玲身後的陳若柯身上,目光中流露出一股厭惡。

陳若柯雖然看不到,但是能夠感受到教室中詭異的氣氛,不由得將頭轉向身前的玲玲,目光中露出思索的意味。

“媽媽,媽媽,這就是我和你說的那個沒有爸媽沒有教養的那傢伙”

“爸爸,你快看,這小女孩兒就是我常和你說的那一個”

······

諸如此類帶着別樣色彩的話語充斥在整個教室之中。

“怎麼回事,玲玲?”陳若柯俯身在玲玲耳邊小聲說道。

“嘻嘻,沒事,只不過是被我教訓過的一些小傢伙罷了”玲玲笑嘻嘻的說道。

陳若柯目露疑惑的跟着玲玲走到玲玲的座位上做好。

雖然教室中不少言論幾乎全部直至玲玲,但是玲玲卻當做沒有聽到,不由得讓陳若柯對玲玲的淡然感到驚訝,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竟然能有這份心性着實不易。

或許這就是玲玲已經知道了自己父母的事情之後也沒有主動詢問自己什麼的緣故吧。

不多時,教室中走進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看樣子也是剛剛畢業不久,不過能夠在這裏做老師的絕對是有着一定的能力的,當初陳若柯將玲玲接到自己家之後就讓雲凌萱幫忙給玲玲辦了轉學,市中附小在h市是數一數二的小學,不僅僅是教學質量過關,而且這所學校還是有名的貴族學校。

能夠在這裏讀書的孩子,哪個家裏都有着至少幾百萬的家產,所以這裏的孩子也都是含着金湯匙長大的孩子,從小嬌生慣養,像玲玲這種從小就沒有父親,由單親媽媽撫養長大的孩子在這羣孩子之間已經算是個另類了。

“各位家長,今天召開這次家長會主要是因爲孩子們的學習想要和各位家長說一下”年紀輕輕的女老師走上講臺之後,朗聲說道。

年輕女老師也就是玲玲的班主任名爲關小蝶,雖然年輕但是身上有着一股子幹練,絲毫不像一個剛剛進入工作崗位的新人菜鳥。

家長會進行的很快,無疑就是點了點幾個班裏成績較好的同學表揚一番,給其他同學當做榜樣,而且尤其是重點表揚了玲玲,玲玲無論是大考小考都是第一,這也是另一個讓陳若柯驚訝的地方,以前陳若柯從來沒有過問過玲玲的成績,今天作爲玲玲的家長來到學校就受到了表揚,着實令陳若柯大吃一驚。

家長會過後。

年輕女老師找到陳若柯,爽朗的說到:“陳先生是吧,您是玲玲的父親?”

陳若柯還沒有回答,只聽玲玲搶先說道:“是的,關老師”

玲玲滴溜溜的大眼睛中帶着笑意,一臉的真誠。

陳若柯聽到玲玲竟然如此回答,自然不會拆臺,也就硬着頭皮點了點頭。

關小蝶雖然有些疑惑這父女倆之間有些異樣,但也沒有太過在乎,而是說道:“陳先生,玲玲的成績絕對是非常棒的,但是請恕我冒昧地問一句,平時您是不是很忙沒有時間關心玲玲?”

關小蝶意有所指的說道。

陳若柯聽到這話,也是有些慚愧,不過卻也在這話中聽到了其他的意思。

“玲玲在學校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陳若柯問道,先前就聽到其他同學在議論玲玲,只是沒有親自問玲玲罷了。

“玲玲的成績是非常好的,但是和同學之間的關係??????”關小蝶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淡定的玲玲。

“他和同學打架了,而且還將那個男孩子打的鼻子出血”關小蝶實在無法想象如此可愛的小姑娘動起手來竟然會那麼的暴力,而且事後絲毫沒有小孩子應有的驚慌。

“關老師,那是因爲那傢伙罵我,是他先找事的”玲玲在一旁說道。

陳若柯看向關小蝶,目光中流露出詢問。

關小蝶臉色有些難看,只能點了點頭。

陳若柯笑了,“關老師是吧,玲玲呢想來都是一個非常聽話的孩子,如果你說她打架的話,我想確實是事出有因了”

“陳先生,其實事情的經過我是知道的,但是,玲玲平時的表現我也看在眼中,不過玲玲打的那個小男孩兒家裏的實力不一般,上次那個小男孩兒的家長找到學校來了,我已經替玲玲給那位家長道過歉了,所以說這次呢主要是想要提醒您一下多給孩子一些關心”關小蝶說道。

陳若柯的目光在關小蝶的臉上停留了一會兒,最終點了點頭。

直到現在爲止,關小蝶還沒有發覺陳若柯看不到。 “你就是她的父親?”

就在這時走過來一箇中年男人,西裝革履,頂着一個光禿禿的大額頭,油光鋥亮,一臉的輕蔑,朝着陳若柯這邊走來。

陳若柯聽到聲音裝過頭去,但是他並看不見走過來的是誰。

跟在中年男人身邊有一個小男孩兒,當看到玲玲的時候,眼底深處閃過一絲驚恐,玲玲第一時間便看到了那個躲在後面的小男孩,當即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不過玲玲的笑在小男孩兒眼中似乎是惡魔的笑,不由的再次將身體往那個中年男人身後縮了縮。

“我是,你是哪位”

對方的語氣令陳若柯非常的不爽,陳若柯並不是那種非常囂張的人,但是如果有人在他面前囂張的話,陳若柯一定不會給對方好臉色。

見到陳若柯冷着臉,那領着小男孩兒的男人冷哼一聲說道:“我是小天的父親,上次就是你女兒打了我兒子,你這做家長的怎麼着也得給一個交代吧”

禿頂男人高高在上的說道。

“憑什麼!”

陳若柯還沒有說話,玲玲當即反駁道。

一旁的關小蝶有些不知所措,現在還有很多家長沒有走呢,都在教室中討論着自己的育兒心經,見到這邊好像有事情要發生,當即更是來了興趣,一道道目光全部都投向了陳若柯這邊。

當看到是在班裏有名的小惡魔玲玲的事情的時候,很多小學生更是來了興趣,那些家長也看出了陳若柯和那個禿頂男人之間的劍拔弩張。

“小丫頭片子,這沒你說話的份”

禿頂男人當即呵斥道。

“你給我閉嘴!”

陳若柯立刻冷聲說道。

“你的孩子打了老子的兒子,當初你連個面都沒露,現在還在這和老子裝模作樣,信不信老子今天就把你廢了!”禿頂男人被陳若柯這麼一呵斥當即覺得面子上有些過不去,立刻反擊道。

“呵呵”

陳若柯毫不在意的一笑。

“你!”

禿頂男人見到陳若柯絲毫不鳥自己,怒火中燒,這禿頂男人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黑白兩道都是有關係的,手下更瘦有着不少的產業,總的來說就是其他的沒有,就是有錢有關係!

所以禿頂男人先前才能夠說出那番恐嚇陳若柯的話。

“我的女兒想做什麼事情必定是有着她的道理,她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打你兒子,這點我相信玲玲”陳若柯說道。

“還有,兒子被打了老子來出頭,不錯,如果你想要做點什麼的話,我不介意陪你玩玩”一瞬間,陳若柯身上那股子刁民的氣息再次升騰而起。

“你!”

禿頂男人再次被陳若柯堵的沒話說了。

當即臉上的怒氣也不再掩飾,掏出手機便要打電話,應該是要叫人。

“你等着,我讓你在外面混不下去,還讓你的女兒滾出這裏!”禿頂男人一手將手機放在耳旁一邊衝着陳若柯怒斥道。

“呵呵”

陳若柯依舊只是回以一聲冷笑。

“李先生”

關小蝶在一旁面露急色,眼看着這兩位家長就要打起來了,看樣子等下真的打起來的話陣勢應該還會非常的大,如果他再不做點什麼的話,等下真出了事情,那可不是她一個剛剛畢業的小姑娘可以擔待得起的。

恐怖堡 “關老師,這裏沒有你的事,你閃開”

禿頂男人一甩手將關小蝶想要去拉他的手打開。

關小蝶胳膊上吃痛,薄薄的嘴脣緊緊抿在一起,不由的看向陳若柯。

陳若柯不忍心讓這麼個小姑娘受到牽連,也就說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如果你想找事的話我奉陪,別在學校鬧”陳若柯說這話的時候很是平靜,絲毫沒有因爲禿頂男人打電話叫人而有一絲絲的恐慌。

“哼,小子你現在知道怕了?看你的年紀也就二十多歲,能有這麼個女兒?草,還不知道哪裏弄出來的雜種!”禿頂男人冷聲說道眼睛斜視着玲玲。

“啪!”

偌大的教室中突然間一道清脆的響聲迴盪起來。

只見陳若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起了身子,而且右手剛剛放下,但是那個禿頂男人本就有些肥腫的臉蛋子一個非常清晰的掌印。

陳若柯在剛纔那禿頂男人說出那番話之後當即一巴掌扇了過去,禿頂男人被陳若柯這一巴掌當場給弄蒙了。

愣是拿着手機在哪一動不動的看着陳若柯足足有一分鐘才緩過神來。

“你,你他奶奶的敢打老子!”禿頂男人口中罵着就要動手去打陳若柯,這禿頂男人現在已經是一個公司的老總,而且在黑白兩道也有着不淺的人脈關係,多少年沒有任何人敢打過自己了,禿頂男人自己都不知道,沒想到今天竟然被一個愣頭小子打了。

“啊!”

教室中再次響起禿頂俺男人痛苦的叫聲。

只因爲陳若柯現在正一隻手抓住禿頂男人的手腕,硬生生的掰向了後面,“咯嘣”一聲,手骨直接斷裂,筋肉全斷,而且期間玲玲似乎還非常迅速的踹出一腳,因爲玲玲才七八歲身高不夠,所以說那一腳正好揣在某個隱祕的部位。

九天仙緣 禿頂男人一下子渾身顫抖起來,身上冷汗直冒,任那個男人被人硬生生的踹了襠部一腳也會疼的受不了,而且手腕還被陳若柯生生掰斷,已經變形成一個非常難以想象的姿勢。

禿頂男人騰地倒在地上打滾兒,絲毫不在意在衆人眼前出現這種失態的樣子,疼!

不過在教室中其中有認識這禿頂的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我看那對父女要倒黴了,按個被他們打的男人背後的能量可不小呢”

“是啊,我也聽說過,我兒子他們班有一個同學的父親能力通天,就是這個有些禿頂的人,現在竟然是被打成這樣,他一定會報復的”

教室中開始有人小聲的議論起來。

而這個時候關小蝶已經徹底的驚慌起來,她本想着召開一次家長會,和各位家長聊聊關於學生們在學校的情況,但是怎麼都沒想到現在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這種情況已經超出她能夠控制的範圍了,上次玲玲將那個小男孩兒打了,關小蝶還拉下臉面替玲玲給剛纔那個禿頂男人道了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