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怎麼說?我跟佳沫兒是屬於擅入民宅……而且我弟弟還是一個黑人……”釋彌夜嘆了口氣,“你那個電話呢?”

“丟了啊!” “去撿回來!”釋彌夜輕輕踹了他一腳,“等我們出去了就用這個電話報警——阿德里安是哪一個?” “他沒在這裏,”龍錚又皺了皺眉,“他一般是不會在這裏的。” “那你知道他到什麼地方去了嗎?”佳沫兒左右看了看,又踹了灰‘色’眼珠一腳,“喂,你知道阿德里安到哪裏去了嗎?”

“丟了啊!”

“去撿回來!”釋彌夜輕輕踹了他一腳,“等我們出去了就用這個電話報警——阿德里安是哪一個?”

“他沒在這裏,”龍錚又皺了皺眉,“他一般是不會在這裏的。”

“那你知道他到什麼地方去了嗎?”佳沫兒左右看了看,又踹了灰‘色’眼珠一腳,“喂,你知道阿德里安到哪裏去了嗎?”

“Adrian?Adrian-pastor?” 無上帝王之大抽獎系統 灰‘色’眼珠愣了一下,隨即反應了過來,“YouarelookingforAdrian-pastordo?”

(阿德里安?阿德里安主任司鐸?你是是在找阿德里安主任司鐸?)

(阿德里安主任司鐸必將殺死你們!用你們的血液和骨骼‘侍’奉我們的天父!)

只可惜他做了無用功,佳沫兒根本就聽不懂。

“他說什麼了?”佳沫兒一臉無辜的看向了龍錚。

龍錚苦笑了一聲:“反正就是不會讓我們好過的話……阿德里安主任司鐸沒有在這裏,我擔心他又去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去了!”

“不管怎麼樣,我們先出去吧!”釋彌夜站了起來,“這裏好像有另一個出口……龍錚你不是被他們關着的嗎?怎麼會知道你是在Tenbroeck-Ave的2019號的?”

“這個說起來還‘挺’湊巧的!”龍錚重重的出了口氣,“我本來一直被他們關在這個,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哪裏,只是上次隱隱約約聽到他們在外面說話的時候提到了這裏是布朗克斯區,而後面又聽到他們訂外賣,報的地址就是Tenbroeck-Ave的2019號……”

“這些傢伙吃外賣?”佳沫兒又在灰‘色’眼珠的身上踢了一腳,“也對,2019號裏面一副好久都沒有人生活的痕跡,這些傢伙也不可能會自己煮吃的,所以肯定是叫外賣!”

釋彌夜也點了點頭:“沒錯。而這個地窖雖然有兩個出口,那個休息室卻是距離2019號比較進的——一下來,穿過那個有魔法陣的房間就是了。”

沐沐你別鬧 “龍錚你不是從那個入口進來的嗎?”

龍錚一攤手:“我不知道。”

“那釋彌夜,我們是從原路返回,還是從另一個出口出去?”佳沫兒又看向了釋彌夜。

“我們就從這個出去吧!順便也給警察指一個方向——讓他們兩邊包抄進來好了。”釋彌夜聳了聳肩,走過去就拉開了另一個通道的‘門’。

仍舊是一條粗糙的階梯。

釋彌夜打着手電筒走在最前面,龍錚緊緊跟在他身後,佳沫兒走在第三個,釋彌晝斷後。

釋彌夜到美國來之前是真的沒有想到釋彌晝會在這個時候孵出來,也沒有想到龍錚竟然被捲進了這麼莫名其妙的事件中——現在想想,她這次是真的有些草率了。如果沒有釋彌晝的話,她要救出龍錚是在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所以一走到上面一層地下室的時候,釋彌夜真心誠意的轉過身看着釋彌晝:“小晝,謝謝你。”

釋彌晝的頭微微一偏:“姐姐爲什麼要對我說謝謝?”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釋彌夜微微一笑:“嗯,我不說了。我們上去吧!”

種種田嘮嘮嗑 這個地下室比2019號的那個地下室要正常多了,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底下儲藏室,不過進入第二層的通道的‘門’倒是跟2019號的是一樣的,都是在桌子底下。

此刻天都有些‘蒙’‘蒙’亮了,四人走出地下室,才發現這在另一所民居里面。

四人走到大街上,一時都有些不知道身處何地了。

佳沫兒和釋彌夜是第一次來美國,連英語都不會;而釋彌晝就更別說了,一個剛出生幾天的孩子,能說普通話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至於龍錚,這個悲催的孩子從小就不敢離開約書亞神父太遠,自然也不會到處跑着玩。而現在這個事件,大街上別說找個問路的人了,連一輛開過去的車都沒有。

所以四人站在這凌晨的街頭,一時都有些手足無措了。

“還是先給曲姐姐打個電話吧!”佳沫兒苦笑了一聲,“等曲姐姐來了,自然就會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了。”

“關鍵的是,我們怎麼告訴她我們的所在地呢?”釋彌夜嘆了口氣,開始到處尋找標誌‘性’建築物。

找到一個看起來外觀還不錯的別墅,釋彌夜立刻給曲林靜打了個電話:“過來接我們。”

“救出來了?”曲林靜正趴在快餐店的桌子上昏昏‘欲’睡呢,一接到釋彌夜電話立刻就振奮了,“我馬上就到Tenbroeck-Ave!”

“這裏,不是Tenbroeck-Ave,”釋彌夜有些無奈了,“我們也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

曲林靜立刻就鬱悶了:“你又跑到哪裏去了?不是好好的在Tenbroeck-Ave呆着嗎?” “不過我想,應該距離Tenbroeck-Ave不遠的,”釋彌夜又苦笑了一聲,“我也不想跑這麼遠……對了,我們附近有一棟非常漂亮的別墅,這棟別墅有一個大‘花’園,‘門’窗都是歐式的大理石風格的建築……”

好不容易跟曲林靜溝通清楚了,釋彌夜這才掛了電話。

“現在要報警嗎?”龍錚揚了揚手裏的手機。

“等曲林靜來了再說吧!”

曲林靜倒是來得非常快,她只是開着車在附近兜了一圈,立刻就發現了釋彌夜他們。

“這條街道叫什麼名字?”龍錚一坐上車,立刻就迫不及待的開口。

“這裏是Pearsall-Ave,”曲林靜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龍錚一眼,“這傢伙就是你們要救的人?”

“是啊!”佳沫兒聳了聳肩,“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救出來了!”

釋彌夜瞟了一眼他們走出來的那所房子的‘門’牌號:“龍錚,是Pearsall-Ave的1302號。”

龍錚點了點頭,立刻就給警察局打了電話。

報完了警,龍錚立刻就把電話扔掉了。

“走吧!我們去剛剛那個快餐店,”釋彌夜‘摸’了‘摸’肚子,“我有些餓了,該吃早餐了。”

曲林靜慘叫了一聲:“What?!還要去那裏!我都快要被撐死了!”

釋彌夜聳了聳肩:“快去吧!你別吃就是了!”

曲林靜翻個白眼,發動了車子。

美國的警察還是非常快的。

釋彌夜他們到快餐店的時候,警察們也趕到了。

釋彌夜叫了吃的慢慢吃着,自己坐了一個方便觀察的位置,密切的注視着Pearsall-Ave1302號的情況。

龍錚打電話的時候,把Pearsall-Ave1302號和Tenbroeck-Ave2019號都告訴了警察的,所以警察也的確是從兩邊包抄的。

不一會,一羣被綁着的人就被拉出來了。

“對了,大嫂,我們會不會被通緝?”龍錚又緊張了起來,“那些傢伙可是看清了你們的臉的啊!如果他們告訴了那些警察……”

釋彌夜眉頭一皺——她剛剛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可能‘性’。

“那怎麼辦?”眼見那些人已經被拉上了警車了,釋彌夜也有些着急了。

曲林靜倒是輕聲的安慰:“不要緊啦!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讓我爺爺去處理一下就好了……”

“我去上廁所。”釋彌晝突然站了起來。

釋彌夜立刻訝異的看着他。

釋彌晝調皮的一眨眼,然後走進了廁所。

“這傢伙想要去幹什麼?”釋彌夜有些疑‘惑’了,“難道這傢伙跟白魅一樣,能夠消除人的記憶力?”

想到這個可能‘性’,釋彌夜有些膽寒。

釋彌晝他到死是什麼人?或者說,他到底是什麼妖?如果讓他來對付白魅,有可能嗎?

釋彌夜還在胡思‘亂’想,釋彌晝卻又從廁所裏出來了:“姐姐,好了。”

釋彌夜一怔,立刻又擡眼看了過去。

那些被綁起來的傢伙跟方纔沒有任何區別,但是一個個臉上卻寫滿了疑‘惑’,好像對於自己爲什麼會被綁起來,又爲什麼會被抓起來顯得非常的不解。可是馬上,他們的臉上就出現了驚恐的神‘色’——他們的嘴巴幾乎快張到極限了,可是就是發不出任何聲音。

釋彌夜又是一怔,手一動,桌子上的吸管就掉在了地上。

“曲林靜,你去幫我拿一下吸管,”支使開了曲林靜,釋彌夜立刻壓低了聲音,“小晝,你做了什麼?”

“讓他們忘掉我們出現的事情,順便讓他們三天說不出來話啊!”釋彌晝一臉的無辜。

釋彌夜怔怔的看着釋彌晝。

白魅和黑炎都是大妖‘精’,可是釋彌夜很少見到他們用這些小妖法,也就是白魅曾經用過讓別人失去記憶的妖術——釋彌晝,絕對不會是像狐翛翛那樣的小妖‘精’。

曲林靜去拿了吸管回來,口裏還不斷地絮絮叨叨:“釋彌夜,你放心好了,如果這些傢伙真的把你們的相貌都畫出來了的話,我就讓我爺爺去幫你們……”

“這件事情就不麻煩曲爺爺了,”釋彌夜接過了曲林靜手裏的吸管,“但是我有另一件事情要請曲爺爺幫忙。”

“啊?什麼事?”

“關於小晝的身份,”釋彌夜聳了聳肩,“他沒有戶口,可是我要帶他回中國,所以我需要曲爺爺的幫忙。”

“那好,我們待會就回曼哈頓區?”曲林靜眼前一亮,“在Four-Seasons-Hote-New-York的房間我們還沒有退呢!”

“不用了,我們直接回你家就好了!”釋彌夜輕聲一笑,“放心好了,不會有蛇了。”

“真的?”曲林靜還是一臉的懷疑。

“真的。”

等龍錚和釋彌晝吃飽了,五人立刻回到了曲林靜的家裏。

現在已經是上午了,所以曲明豪已經去公司了,家裏就林宛如在看電視,而曲建輝跟往常一樣,在樓上看書。

跟林宛如打了個招呼,五人直接上了樓。

曲林靜敲了敲‘門’,‘門’裏面立刻傳來了曲建輝的聲音:“進來。”

“爺爺,我們回來了!”曲林靜一進‘門’,立刻就奔到了曲建輝的身邊。

“怎麼,釋彌夜的事情辦完了?”曲建輝慈祥的‘摸’了‘摸’她的頭,才又把視線移到了釋彌夜他們的身上。

書房裏的落地窗簾全部都拉開了,所以書房一掃先前的那種昏暗的樣子,顯得敞亮而溫暖。

釋彌夜一瞟,就看到曲建輝手裏的書的封面上印着幾個字。

《資本論》。

“哪一位是你要救的人?”看到釋彌夜的身後跟着兩個男孩子,曲建輝顯然怔了怔。

“曲爺爺你好,我是龍錚。”龍錚趕緊打招呼。

曲建輝滿意的點了點頭:“小夥子‘挺’又福氣的,你的幾條求救短信,釋彌夜跟佳沫兒可是就馬上從國內飛過來救你了啊!”

龍錚的語氣裏也充滿了感‘激’:“我非常感謝大嫂,沒想到大哥沒在,大嫂也跑來救我了……”

曲建輝眉一挑,顯然對“大哥”很有興趣,但是他也沒有問,只是又看向了釋彌晝:“那這位……”

“這位……曲爺爺,我有些事情想要請你幫忙,”釋彌夜瞟了曲林靜一眼,“曲爺爺,我們能單獨聊聊嗎?”

曲建輝也看了曲林靜一點,才又點了點頭:“那好,小靜,你帶着佳沫兒他們出去玩會吧。”

曲林靜是很疑‘惑’的——不就是談釋彌晝的事情嗎?有她在的話,不是更能說動曲建輝嗎?

曲林靜正要開口請求留下,釋彌夜又開口:“小靜啊,你就先出去吧!聽話啊!帶着佳沫兒他們去休息一會,昨晚他們都沒有睡好呢!”

曲林靜嘴角‘抽’了‘抽’,對釋彌夜的稱呼很是不滿意——不過既然釋彌夜也這麼說了,她也只好帶着佳沫兒他們出了書房。

“釋彌夜,你想要我幫什麼忙?”曲建輝一指書桌前的凳子,“請坐。”

“謝謝,”釋彌夜坐下了,才淡淡的看着曲建輝,“曲爺爺,你想要回國……動機是什麼?”

曲建輝沒想到釋彌夜會說出這樣的話,眉頭立刻就是一皺:“這件事情,跟你要請我幫忙的事情,有關係?”

“本來沒什麼關係的,”釋彌夜一聳肩,“可是我如果請你幫忙了,你一定會也‘請我幫忙’,所以,我不‘弄’清楚這件事情的話,那我還不如不開口的好。”

曲建輝一怔,隨後意味深長的看着釋彌夜:“果然是一個聰明的小姑娘!也難怪我那一直心高氣傲的孫‘女’在你面前也顯得有幾分尊重。”

釋彌夜聳了聳肩:“真的嗎?我沒有看出來……我跟曲林靜,是朋友。”

曲建輝輕輕一笑,才又把話題拉了回來:“那麼,釋彌夜,你覺得我回國的動機是什麼?”

“我不知道。”釋彌夜回答得很坦誠。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自己本身沒有猜測,所以想要問我?”曲建輝的眉‘毛’又是一挑,“難道你不怕我說出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來讓你相信嗎?”

“你說什麼樣子的話,是你的事情,可是相不相信,那就是我的事情,”釋彌夜一聳肩,“我說不知道,是因爲曲林靜先前跟我說過這件事情,但是正因爲如此,我纔不想因爲這個影響我的主觀判斷……現在,曲建輝同志,你可以告訴我,你爲什麼想要回國了嗎?”

曲建輝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果然啊,你真的是一個不能以常理來判斷的小姑娘啊!好,就衝你說得這麼坦誠,我也就告訴你吧……”他臉上的笑容斂了,目光也沉靜了下來,“說實話,在你們來了之後,我的確是刻意的表現了我的歸家歸國情緒……但是我想要告訴你的,我內心裏真正的渴望遠遠不止我表現出來的那樣。”

曲建輝幽幽的嘆了口氣:“我老了,也沒有幾年可活了。可是我心裏還有愧疚,還有恐懼……我想要贖罪。”

釋彌夜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着。

“我以前有一個團長,他是一個很風趣的人,打仗的時候也特別兇猛,總是衝在最前面。在朝鮮戰場上,他救過我——是的,他不知道我其實是美國安‘插’進來的‘奸’細,”曲建輝苦笑了一聲,“他叫陳建軍,最後,他爲了救我,犧牲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他臨死前對我說的那句話。他說,一定要把美國鬼子趕出朝鮮……” “釋彌夜,我年紀大了,不知道哪一天就走了,”曲建輝的頭又扭到了中國的方向,“我是佛教徒,從來就不相信基督教的死後得永生的教義……可是我害怕,我害怕下到地獄裏面的時候,團長在等我。他知道了我是漢‘奸’,是叛徒,是‘奸’細之後,一定會留在奈何橋上等我,他一定很恨我,也很後悔救了我……”

曲林靜的確是跟釋彌夜講過曲建輝是佛教徒這件事情的,所以釋彌夜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着。

“這些年,我時常做夢,夢裏總會回到了朝鮮戰場,在團長身邊,聽着團長時不時的打趣我們,帶領着我們去衝鋒……然後……死在我的面前,”曲建輝的額頭上出現了大顆大顆的汗珠,“他明明都已經死了,可是,他的雙手卻緊緊的抓着我,緊緊的……那目光,就好像要把我剝皮‘抽’筋……”

釋彌夜輕聲的開口:“你很害怕。”

“非常害怕,”曲建輝苦笑了一聲,“我是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因果報應的……”

釋彌夜點了點頭:“那麼,曲叔叔呢?”

“他?”曲建輝的嘴角又漾起了苦笑,“他是回不去了……政fǔ是不會允許我們全家都回去的。”

“我想,你錯了,”釋彌夜一聳肩,“如果他們真的同意你回去的話……那麼一定會要求你們全家都回去了。”

曲建輝怔了怔。

“好了,這件事情我去跟你提一下,但是說實話,到底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釋彌夜一攤手,“現在,我要說說我想請求你幫忙的事情了。”

“請講。”

“不用這麼客氣,”釋彌夜微微一笑,“剛剛你也看到了,這次我帶了兩個人回來,除去一個龍錚,還有一個男孩子……”

“那個眼睛跟你格外像的男孩子?”

好一個目光敏銳的老頭!釋彌夜又一聳肩:“沒錯,這是這個孩子,他沒有戶籍資料,但是我想要帶他回中國。”

曲建輝瞭然的點了點頭:“想要我幫忙辦一份戶籍。這個很簡單,你寫一份他出生到現在的證明……”

“沒有,”釋彌夜打斷了他的話,“什麼都沒有。”

曲建輝立刻就是一怔:“你的意思是……”

“你得給他僞造一個身份。”

曲建輝目光一凜:“那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

“他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釋彌夜嘆口氣,“他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只跟我有關係而已。”

“難道是你帶到美國來的?”曲建輝人老成‘精’,幾乎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也可以這麼說吧,”釋彌夜也苦笑了一聲,“所以我必須帶他回國。”

曲林靜多了幾分沉‘吟’:“這麼說起來……前段時間我們家裏之所以會出現那麼多的蛇,也是因爲他的關係?”

這個老狐狸啊!釋彌夜在心裏恨得牙癢癢,但是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可以這麼說。”

“釋彌夜,你還真是一個神祕的人啊!”曲林靜的目光爍爍。

“那麼,曲爺爺,這個事情,你能幫得上忙嗎?”

“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曲建輝‘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放心好了,我會讓明豪儘快辦妥的。”

釋彌夜心裏一動,但是面上卻掛上了幾分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謝謝曲爺爺了。”

“不用了,以後還說不定要我好好的謝謝釋彌夜你呢。”曲建輝的臉上堆起了笑容。

釋彌夜倒是站了起來:“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去準備回國的事宜了。”

釋彌夜身上擔負着自己心心念唸的事情,所以曲建輝也沒有虛僞的挽留,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目送着釋彌夜離開了書房,才又翻開了那本《資本論》。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