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團在所有人的注意中變成了一個人影,由最初的白色色彩逐漸變得清晰。一個面容精悍的嘴脣厚實,額頭微微突出的棕色皮膚的人出現。依然不是中國人,這是中美洲墨西哥人種。一頭有個性的麻花小辮子聚在腦後。胸前彆着兩個漂亮的勳章。嘴裏叼着個菸斗吐了一口錢,“噓!”光影投射將菸圈形象的投射出來。

“我叫岡薩雷斯,軍銜少校,新兵們很高興你們能夠觸發解說,那麼我就仁慈的告訴你們這幫蠢蛋。”岡薩雷斯說完這句話,似笑非笑的看着所有人,日本中二少年想要回嘴,被大野先生一把拉住。 墨西哥人笑笑看了看兩個日本人。說道:“廢話少說,你們被強制徵召了,被一個叫做演變戰場的存在強制徵召,你們現在的軍銜是

“我叫岡薩雷斯,軍銜少校,新兵們很高興你們能夠觸發解說,那麼我就仁慈的告訴你們這幫蠢蛋。”岡薩雷斯說完這句話,似笑非笑的看着所有人,日本中二少年想要回嘴,被大野先生一把拉住。

墨西哥人笑笑看了看兩個日本人。說道:“廢話少說,你們被強制徵召了,被一個叫做演變戰場的存在強制徵召,你們現在的軍銜是新兵,沒有勳章,沒有軍銜,是最基礎的炮灰,當然在這場戰爭過後你們當中會有三個人得到這個世界的勳章以及現役軍銜。比如說最基礎的少尉軍銜,你們將獲得一百名,屬於你們的士兵。嗯裸裝士兵。這一百名士兵,你們在以後個個戰場冒險的時候,即使士兵死去每隔一段時間,可以重新徵召。”

“至於勳章。”岡薩雷斯玩味的笑了笑說道:“蠢貨們,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吧,第一次進入演變戰場的新兵,第一次遇到勳章是最容易的一次,至於以後你們會發現軍銜容易漲起來,但是勳章難得。因爲一個勳章就代表可以往一個世界投放武器生產的基地。能讓你的士兵不再裸裝的基地。

而你們這幫蠢蛋更是走了狗屎運中的狗屎運,這個世界你們遭遇的勳章是半機械化,半火器標準。好好把握吧。前提是你們能夠活下來,給你們一個忠告,血條是個好東西。但是不要過分浪費。”

岡薩雷斯的身形越來越淡。末了這個墨西哥人露齒一笑說道:“來到這個世界的新兵每一個人都應該有一個天賦技能。這東西你有我有大家都有。我想你們恐怕都沒有交流這個。沒關係,個個人的隱私都需要保護的。不過勸各位一句,天賦這東西,一旦讓本土世界人物知道,知道的人越多,效果就會大打折扣。新兵們祝你們好運!”

聽到這裏,任迪眉頭跳了一下。與此同時其他所有的人也面面相覷,眼中帶着複雜的看着各位。天賦技能。眼前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有這東西。而且每一個人都守口如瓶,看樣子都把這東西看成了自己的底牌,當岡薩雷斯沒有點出來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儘管都是穿越者,但是始終都堅信在這個底牌的幫助下,自己的路比其他人一定好走。

但是現在,原本自認爲底牌充足的心思沒有了。尤其是那個竹下千祥被降職爲普通士兵的他,似乎一瞬間眼中傲色消失,帶着濃濃懷疑看着周圍的人。

此時在另一片空間中,在一座大城市中,高聳的樓房林立,一個個鋼鐵架橋上,一條條火車穿梭,大樓兩邊各種彩色的燈光閃爍着,在這個大城市中,穿着不同軍服的男女穿梭於這個龐大現代化的城市中一個圓圈的大廈上,聳立者一個五角星的大廈,圓圈大廈是基座,而五角星大廈時第二層,在五角星大廈周圍也就是圓圈大廈邊緣上種植着一圈,五角星的盆景。

從高空俯瞰,這是帶着五角星的圖案就是大希望國的標誌。在這棟宏偉建築的高臺上,一個光球陡然擴大。岡薩雷斯送光球中走了出來。帶着馬刺的靴子踏上高臺的瞬間其背後的光球消失了。

高臺上一個,白人男子帶着墨鏡,穿着拉風的披風,帶着西部牛仔帽,躺在躺椅上,嘴裏吊着吸管吸着大罐可樂。令人炫目的是胸前六個有點相似,卻各有不同的六個勳章。

剛剛囂張十足的岡薩雷斯,恭敬的對眼前這個牛仔警長打扮的白人男子說道:“馬歇爾上校,這次宣召的已經將不穩定因素壓倒了最少。沒有俄羅斯人。”

馬歇爾點了點頭說道:“伊萬現在正將注意力放在黑夜戰場上,王龍他們正在準備拿命令征服的勳章。根本沒工夫打擾我們的行動。”

岡薩雷斯說道:“但是有一箇中國人。”

馬歇爾眉頭一揚起來說道:“一共幾個黃種人。”

岡薩雷斯說:“六個。其中四個是夾盤。”

ωwш ●тt kán ●C○

馬歇爾擺了擺手說道:“那個層面的,日本人多一點沒關係,那個層面的夾盤和中國處於對立關係。只要黃種人中中國人佔據不了主體就沒有什麼影響。”

這時候一個金髮美女聘婷走來,馬歇爾站了起來,脫帽做了一個紳士禮,而岡薩雷斯也隨後彎腰做了一個禮節。馬歇爾說道:“愛麗絲上校,你今天的美麗真耀眼。”

愛麗絲擺了擺手說道:“湯姆還沒有來嗎?”

馬歇爾說道:“那個肌肉瘋子,恐怕還在做熱身運動。”

愛麗絲輕輕甩了一下遮住自己半個眼睛的金髮流海說道:“馬歇爾,這種低端世界,縱然有遺落科技,但是對我的用處是有限的。這東西只對你有用。”

馬歇爾嘴角露出迷人的笑容說道:“愛麗絲,該給的報酬我會給你的。”

“你付給我們最大的報酬應當是你的感激。”一個混厚的美國腔調響起。一個壯碩如同州長的美國硬漢走了過來。

馬歇爾笑了笑上前給這個硬漢一個擁抱,就像小朋友擁抱大漢一樣。“當然是這樣,我以我祖母的名義發誓,我對你們充滿感激,國家崛起系列勳章,美國文明這一系列,我取得了I-遠古時代II-古典時代III-中古時代IV-火藥時代V-啓蒙時代VI-工業時代六個單一系列勳章,可惜在現代功虧一簣。這次這個支線系列對我來說千載難逢,我需要你們這次的幫助。看在上帝的份上。”

愛麗絲打斷了馬歇爾的煽情,說道:“對不起,明碼標價。七百噸標準紫金。”

湯姆的慢慢地說道:“友誼的份上,六百五十噸。”

馬歇爾說道:“這個世界的克德族勳章共有三個,你們也得到了這個勳章,你們不能這樣。”

壯漢湯姆兩個胳膊抱起來,無所謂地說道:“再過三次戰爭,我將兌換出摩訶婆羅多戰役場景,那個場景中,也有科技樹到達核子科技的勳章。”

馬歇爾咬了咬牙說道:“三百噸!”

愛麗絲作勢轉身離開,優哉遊哉地說道:“少一噸免談。”

“成交。”馬歇爾喊道。

鏡頭切換。

蒼翠的山間小道上,三個人帶着大隊的步兵騎馬前進。

“你覺得你弟弟的發明真的有用嗎?”一個五十歲的光頭,自有一番氣度的對身邊帶着鋼鐵帽子的米亞那王普楚左問道。

普楚左半笑地說道:“當然有用,吉亞科莫和你這個大老粗可不一樣,他可是個天才呢。”

當這三個人說話的時候,任迪陡然一驚,Flag已經立起來了。最重要的開始劇情開始了,不光是任迪,其他所有穿越者開始用餘光掃視山路對面,以及山路上方的大石塊。

“王,維努奇那裏有情況!”竹下千祥搶先在隊伍中喊道。幾位首領這時候注意到了遠處巨大的總督機甲肢臂上,跳躍閃爍着藍色的光芒。當普楚左扭頭看過去後。那道蓄能不完全的光芒直接掃過來,山路上方的岩石如同被快刀掃過的水果堆一樣,大塊大塊的石頭崩裂倒塌下來。

任迪也在注意維努奇總督的手段,但是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如何提醒劇情人物上,而是在揪心自己在混亂的時候還怎麼避開巨大的碎石。

長七八米直徑三四米的巨大石柱攜着不可抵擋的氣勢滾落下來。這種山崩的場景,任迪非常不堪,腿有點發軟。躲避哪裏都不安全。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任迪拔開腳步,避讓到了兩塊巨大的石頭。滾落的空隙之間,坐看一個人頭大小的石頭當頭朝自己這裏砸過來。

這東西砸過腦袋人體可以說就和西瓜一樣脆弱。人頭大小的石頭越來越近。甚至可以看清楚石頭上斷裂的紋路。

當這塊石頭距離眼前只有三釐米的時候一道白光組成的光幕在眼前出現,光幕在石塊的衝擊下,凹陷猛然衝擊了自己的頭部,就像一記重拳一樣打得任迪頭昏目眩。

但是石塊彈飛了,光幕暗淡了三分,然後重新回到任迪體內。一個數字出現在任迪腦海中,這個數字從百分之百快速降到了百分之七十三。

腦袋遭到重擊閃爍金星的任迪,當場抱頭臥倒。大大小小石塊砂礫,在身上各處輕微的砸着。再也沒有那當頭飛石的傷害出現。

竹下千祥這個日本少年的努力是有用的,原本在巨大機器人擡起岩石橋段中被砸死的普楚左只是被砸斷了雙腿。但是竹下千祥付出了代價,他自己由於沒有看到巨石一下子被數十噸重的大石頭命中,當場死亡,再厚十倍的血條都保不住他。

當然也不能說任迪聰明,當任迪土頭灰臉的從碎石堆中爬起來的時候,發現安德魯等幾個白人在吉亞科莫附近,任迪當場就想抽自己一個嘴巴,主角不死幸運光環全開怎麼就忘了。 穿越最危險的場景不是殭屍遍地的末世,也不是動輒冒出幾個鬼的恐怖片,也不是一兩個什麼外星人過來無組織無紀律的搞破壞。而是戰場,面對面殺人技術職業化的軍人最危險。

當巨石伏擊過後,天空中傳來大片嗡嗡的聲音。一個長八十米直徑二十五米的巨大飛艇下吊着一個鋼鐵支架組成的橫樑,而在橫樑下方數百個鋼絲纜繩吊着的是和這個蒸汽朋克世界傻大笨粗機械形象截然不同的各種流線型發光線條花紋的神祕儀器,這個儀器還在發着銀色的光芒。

任迪擡頭看了看這個倒垂在飛艇下方的神祕物體,突然發現眼睛前方出現了一陣光膜,代表血條的防護罩在被動防護,腦海中出現的界面顯示血量在以每小時百分之一的速度下降下降效果將持續三個小時。並且提示遭受輻射。

“發現這東西的礦工死的都很慘!”在巨石落下之前,普楚左曾說過這句話。米亞那王國派系軍團就是因爲這東西和西部地方勢力總督發生了衝突。普楚左以爲自己帶着精銳米亞那皇家兵團到達,就可以迫使西方城邦總督維努奇等一系列的自己勢力範圍內諸侯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但是普楚左明顯預判錯誤,維努奇總督已經決心翻臉了,剛剛那一道由總督機甲發出的切割光束其實是引爆了山崖上的預先埋設的炸藥,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戰爭。

巨大的貨運飛艇吊裝這個重物緩緩向着西邊飛走,大片巡航的戰鬥飛艇從周圍飛過。不要以地球的飛機結構想象這個世界的飛行器。這些高速飛行的戰鬥機械,就是一個薄薄的密封鐵皮組成十幾米的流線型艇身,而在兩邊則是由兩個超大風扇風扇一樣結構的翅膀形成強大的推力。推動着這個小型飛行器的移動。

看着天空中的飛艇氣囊比例,以及估算這些吊裝鋼鐵的重量。任迪感到一陣不和諧,一種理科生感覺不符合物理常識的奇怪。任迪輕輕的自言自語:“氣壓絕對不正常,也許重力加速度也偏低。”

任迪在觀察這個奇妙的蒸汽朋克世界的時候,另一邊的安德魯則是看着一個飛行器上趴着的一位英姿颯爽的年輕女子。不得而不說這種裸露在飛行器外,只靠着幾個安全帶固定的駕駛方式絕對是一種那個勇敢者的行爲。這是另一個重要的劇情人物蓮拉娜。

整個大陸西部梵西諸多城邦中,都是蒸汽朋克方向發展,但是側重點各不同,大陸東部米亞那,由於和西邊擅長魔法傀儡的艾琳接壤,所以以魔法水晶核心爲人工智能載體,以蒸汽電力爲武裝加載的機械發條兵聞名於世。而大陸西邊維努奇的則是正統的機械科技,以蒸汽大炮着稱,至於蓮拉娜所在的派拉塔則是以空軍力量着稱。現在派拉塔這個在米亞那附近的城邦竟然在協助維努奇,這是一個很不一般的政治信號。

什麼樣的人注重看的方向不同。安德魯根據後面發展劇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一場由切割光束引爆埋設炸藥的山體滑坡讓米亞那的軍隊收到重大打擊,殘酷的現實告訴倖存的穿越者們,即使你是穿越者,有着一點外掛,但是你依然要小心翼翼的活着,這個世界可不是給你走運的世界。

儘管曾經在網上罵過多少次死了的日本人才是最好的日本人,但是真正看到一個日本中學生如同肉餅被輪胎壓碎般,在巨大石塊壓着的邊緣散落血水的時候,任迪在噁心過後,沒有任何幸災樂禍。而是有一種看到同類死亡驚悸。生命真的非常脆弱。

死亡的不僅僅只有日本人,一個黑人穿越者大腿被打折了。黑臉上滿是痛苦的抽搐。但是營地中央分配給他一瓶閃着光的奇異傷藥。

三生三世之花非花霧非霧 在營地中央普楚左的下半個大腿已經全部粉碎,根本沒有任何回覆的可能。但是大出血的影響沒有了。他的弟弟吉亞科莫從懷中取出了一包色彩迷幻宛若流動辦的細沙,吉亞科莫將細沙灑在哥哥斷腿截面,猶若活物的細沙鑽入普楚左的大腿上,流血迅速停止,傷口迅速癒合。這是一個蒸汽朋克的世界,但是也是一個魔法盛行的世界。

愛是難題,目眩神迷 吉亞科莫說道:“哥哥,我要殺了維努奇,爲你報仇。”

普楚左搖了搖頭說道:“腿沒了,米亞那會爲我製造最好的機械假肢,但是吉亞科莫,我只有你一個弟弟。”看到吉亞科莫鑽牛角尖的表情,普楚左明白想要勸說弟弟放棄那個發現估計是不可能的。只好拜託卡利尼將軍和自己的弟弟同行下去。

這時候一位士兵向這三位敬了一個禮說道:“報告長官,發現維努奇的部隊正在靠近。”

任迪看着自己被分配的一瓶傷藥,通過通明的玻璃,絲絲流光的液體在其中隨着手的搖擺震盪,“這玩意是傷藥!”任迪有些不確定的看着這瓶奇怪的東西,但是扭頭向四周看去,發現那些斷了腿腳的傷兵,往傷口上撒一點,傷口就立刻癒合。而就算是斷了胳臂,只要將胳臂斷口對接,撒上着奇怪的東西,細沙纏繞着對接傷口,散發出奇異的光芒,就像胳臂上套上了一個光環一樣,當光芒散去,發光的沙子化爲普通的通明砂礫落下的時候,這場原本要花費大力氣的斷肢再續手術就快速的完成了。

任迪扭開瓶子撒了一點放在手心抹在自己的太陽穴上。發光的砂礫迅速化爲普通的白色沙子落下,一股清涼的舒暢的感覺順着頭部清理着原本由於巨石砸頭隔着光膜敲擊留下的輕微腦震盪。

總裁強情寵愛 “發現微觀載體能量,可用來填補血條。”看着玻璃瓶中淡淡放光的傷藥,這瓶藥雖然好,但是終究是會散失完能量揮發殆盡的。能夠填補護身光膜這個所謂的血條能量,可謂是皆大歡喜。當然這個藥並不僅僅只能回覆肉體,在山崩中很多人的武器裝備都變形了,現在士兵們輕輕的將彎曲的武器抹上這種發光砂礫,這些火槍板甲之類的裝備紛紛形變回來,甚至三個被大石塊砸壞的機械兵也就在這些高能砂礫的維修下救了回來。

輕輕的在身上各處淤血腫脹處撒上,腦海中血條的數字開始補滿,看着周圍的人看着自己,就將還未用完的大半瓶交了出去。醫療資源,在軍隊中,即使是單獨屬於你那一份,你也絕對不能浪費。所以任迪將這瓶藥交給了旁邊的重傷兵。

半個小時的時間,任迪等穿越者體會了這個世界神奇的醫療術。大多數沒有死並且倖存下來的士兵,回覆了戰鬥力。然而接下來的戰鬥打響了。

當維努奇的一大隊搜索士兵靠近的時候,劇情主角吉亞科莫,以“爲普楚左報仇”爲開場白。開始了這場戰鬥。

爆寵小萌妻:君少求婚99次 排槍對擼開始了,這可惜的是這種壯觀的場面中,任迪他們這幫穿越者竟然是苦逼的一線戰士,不同於地球的擊發槍結構,這個世界的火槍裝藥並非一硫二硝三碳黑火藥。

而這種裝藥是一種天然的礦石精煉粉末。這種礦石是這個世界大名鼎鼎鍗礦,是維持這個世界蒸汽化的核心礦石,而這種礦石只要加入幾種催化劑,就會發生劇烈的爆炸。

這種前裝槍的後膛就是這種催化劑的,只要塞入紙裝粉末和彈丸,然後後膛裝置輕輕的一頂起來,催化作用的後膛和粉末接觸,就會產生劇烈的爆炸。一股股白煙從槍管中冒出,由於空氣阻力比地球的大得多,所以這種對射的距離是在五十米以內。

橫飛的彈丸相互撞擊着,任迪手在抖,腿在軟,血條的光膜防護已經重點調解到了臉脖子的正面,而此時已經有了三發彈丸射擊到了自己身上,其中兩發正中胸前板甲,頓時胸口如同被大錘子砸中一樣。上半身收到震盪牽連,疼過之後感到一種麻麻的疼。

板甲被擊破了一個向內的一個凹口。抵着已經青腫的胸口,更加至於另外一顆,擦過自己的鐵盔斜面,任迪頭在強大的衝擊力下頓時被拍偏,頭猛烈的一歪。在歪斜的剎那,任迪看到,子彈斜飛刺入旁邊一位士兵脖子上,圓形的子彈帶出了一個拳頭大的血口。

這一幕嚇得任迪用血條光膜防護將脖子以上側面也防護起來。昂首挺胸面對槍零彈雨,和對面槍斃,這是火槍時代的浪漫。當然任迪曾經認爲這是浪漫,現在嘛。任迪在前面越來越濃厚的火藥迷霧中,心驚肉跳的看着對面槍口一次次集體閃爍。就跟玩俄羅斯轉盤一樣刺激。

“向敵人前進二十米。”在這對射的戰場上,卡利尼渾厚的聲音響起。米亞那軍團此時擁有的兵力至少是維努奇軍隊的四倍。已經佔據了壓倒性優勢的前進三十米也就是向前逼迫,用最後一輪齊射解決對手。這是個正確的選擇。

但是在任迪等自己小命的穿越者看來。這在敵人三輪射擊下前進三十米,這尼瑪純屬指揮官站着說話不腰疼,任迪的腳步由此頓了頓。但是不同於所有火器的一聲響亮的槍響。

卡利尼將軍口徑爲二十五釐米,長一點八米巨大槍管冒着煙,一位黑人穿越者不可思議的看着胸口裂開的大洞。血條光膜防護沒有任何作用,也就是說這個近乎反器械的狙擊一下子打掉了所有的血條。這個黑人中槍的不是屁股背面,而是正面,他是扭頭逃跑的。結果被瞬秒。

感受到了卡利尼的槍口往自己這裏偏了一下。任迪連跑帶跳的跟上了前面的隊伍。並且隨手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看起來比較硬的石頭。過去在小說中看到軍法能讓農夫有戰鬥力。任迪現在含着淚的確定,這是真的。 戰役中輕輕一拉,部隊輕鬆愜意的,但是身在小兵的位置上可就沒有那麼愜意。任迪膽戰心驚的隨着部隊陣列線移動,不過這回似乎人品比較好,在整齊列隊前進的過程中。沒有任何一發子彈擊中自己。

對面的槍聲有點亂,任迪不知道當整齊的腳步緩慢的逼近時,給對面人數本來就比較少的維努奇火槍部隊的心理壓力是巨大的,任迪保佑對面火槍部隊不要打中自己的時候,對面恰恰就是被靠近腳步,嚇的無法保持統一射擊。

當任迪的部隊蹲下,各個列隊齊射開始,子彈風暴從一個個步兵陣列線上,伴隨着大片白煙射出,如同一個個鐮刀在戰場上橫掃。維努奇的部隊瞬間崩潰。

這是任迪到達這個世界的第一場戰鬥,總算沒有露出破綻,其青澀的戰鬥手法,並沒有收到後面卡利尼將軍的苛責。不過任迪確定,卡利尼將軍的寬容是有限度的,那個被反補的黑人,驗證了將軍化設立的紅線。

吉亞科莫現在爲部隊現在實際最高指揮官,可沒有理會士兵士氣什麼的,而且除了幾位來自和平年代穿越者之外,現在米亞那的軍隊的士氣正高。因爲王的弟弟就在後面。

部隊繼續前進,然而趕了三公里剛剛適應戰爭的任迪臉色煞白的看着對面的一個機械蜘蛛衝了過來。

任迪看過紀錄片二戰中真正的戰士敢於面對坦克扛着集束手榴彈上去炸履帶。任迪不知道坦克衝過來是什麼樣子,但是這個大機械蜘蛛中行身體部位和一輛QQ小汽車差不多,金屬外殼下轟動轟動的蒸汽機轉動噪音迎面而來,堪比七八臺拖拉機發出的聲響,人頭粗細的煙囪冒着蒸汽白煙。

當然僅僅是一臺QQ車大小的機械衝過來還不至於讓任迪臉色煞白。關鍵這個QQ車大小的蒸汽機是被八條長三米的鋼鐵足擡起。整個金屬蜘蛛,一下子直徑達到六米,張牙舞爪的八足,邁動步伐,哐當哐當,重金屬的鐵足和地面岩石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衝擊過來。

這東西衝擊到前面一個連隊時,蒸汽噴嘴噴出了一陣白煙,直接是將蒸汽機高壓鍋爐中超過一百度的開水噴了出來,這個開水噴射將那個迎敵的連隊(八十人)三分之一的隊列覆蓋在一片開水蒸汽中,慘厲的叫聲從那片區域發出。

隊列阻擋頓時裂開了一個大口子。鋼鐵重足踏過這支小隊,這支小隊在機械蜘蛛的蠻不講理的衝鋒下被迫向別的地方滾動。

呼呼噴着白氣的蒸汽蜘蛛就這樣朝着,任迪所在的隊列衝了過來。而且任迪還正是這個機械蜘蛛的正前方。

任迪在遊戲中看到機械蜘蛛的攻擊是輕輕的衝擊敵人,完全想不到這傢伙是噴開水的。原本任迪還想着衝過去,仗着人體靈活看看能不能鑽到機械蜘蛛地下對鉚釘部位搞點破壞,讓劇情人物刮目相看。

好吧,這個全身上下滴着開水的傢伙,就等於一個移動的開水房,未穿越前遇到開水房,任迪可是小心翼翼避開管道,打完開水就走。上去拆機械?作死呢。

當蒸汽蜘蛛距離任迪只有五米的時候,任迪近乎像立刻扭頭就跑了,手臂僵硬的將上好燃燒彈頭的火槍對準這傢伙。

“啪”的一聲巨響,一直壓迫任迪在前線戰鬥,噩夢槍聲,在任迪此時的耳中不亞於天籟之音。

一個西瓜大小的破洞出現在蒸汽蜘蛛外殼機體上,大口徑子彈堪比重錘的力量瞬間讓蒸汽蜘蛛薄弱的機體破碎,大量的金屬碎屑,伴隨衝擊力進入蒸汽機蜘蛛內部傳動結構中,被轉動機輪帶飛,敲打在內部金屬殼上,帶出叮叮噹噹的金屬脆響。

蜜愛上癮 高壓鍋爐破碎的漏氣的聲音,如同高壓鍋發出的呲呲聲,一兩滴開水濺落在任迪的手背上,微微發燙的水滴,讓任迪手背感到一絲疼痛。而任迪卻長舒一口氣。不用和這個機械怪物硬剛了。

機械蜘蛛上火星四射,對面的火槍部隊射擊將任迪喚回了戰場,隨着大部隊一起蹲到,三輪齊射,迅速解決了這幫士兵。

“維努奇的蝦兵蟹將怎能敵得過米亞那的精銳火槍兵。”吉亞科莫鼓舞士氣般大喊,激起了士兵們的戰鬥勇氣。

但是任迪明白下面的更加艱苦的戰鬥即將開始。果不其然,二十分鐘後另一場戰鬥開始了,對面有着優勢兵力和機械蜘蛛,機械蜘蛛行進中伴隨鋼鐵足受重量彎曲過程中金屬脆響。

令任迪感到慶幸的是這隻機械蜘蛛這回衝鋒的路徑不是向着自己這邊。這個到處噴開水的怪物向安德魯等一行白人所在的隊伍衝過去。任迪明顯的看到,那幫白人的臉變成了青色。

那種環境下,就連特種兵都不能淡然處之,不是說現代特種兵無法應對這種情況,而是現在所在的這支部隊,你在戰鬥過程中是不能隨意脫離隊列的,否則後面的軍法就直接戰場執行。再者你手頭上沒有手榴彈等爆炸性武器,特種兵都巧婦難爲無米之炊。你要麼原地等待這東西碾過來,要麼向前衝,對着散發開水的機械衝過去,任誰都發憷。

在距離開水機械三米的時候,兩名白人穿越者忍不住轉身了,迎接他們的是卡利尼的軍法子彈。

巨大的蒸汽蜘蛛碾過來,安德魯突然扔掉手裏的槍,標準的匍匐鑽到了下方,冒着熾熱的水蒸氣和點點滴滴漏下的開水,鑽了進去。這個傢伙的敏捷手腳,讓任迪感到吃驚。一把長槍直接從機械蜘蛛傳送帶地方插入,破壞了個主要傳送帶。

機械蜘蛛四條鋼鐵腿立刻失去傳動塌了下來。卡尼裏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之色。而任迪也看到了這一幕,目瞪口呆中是帶着一絲羨慕之色,想到穿越前那些網上真會玩的外國人。看着安德魯流暢的動作,那真是自嘆不如。

機械蜘蛛幾個傳送帶被爬上去的安德魯破壞之後,所有的腿失去了動力,直接趴窩了。雙方火槍兵對射的場面開始。

有了之前兩次火線交鋒的經歷後,任迪戰場上手抖的情況有所緩解。但是隨着身邊戰士一個個倒下,自己盔甲又有兩次中彈,導致胸口如同被板磚敲擊的劇痛。

任迪不由得有些焦躁,劇情中那些巨大的機械兵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來。吉亞科莫向着天空射擊瞭如同禮花般彈藥。之前療傷的彩光細沙灑下,一些士兵被子彈射擊的傷口開始恢復。重新拿起槍和對面的士兵對射。

儘管吉亞科莫指揮部隊的語氣中似乎儘量的保持從容不迫。但是任迪明白他現在很急。突然間,吉亞科莫語氣中帶着明顯的欣喜喊道:“看那是我的機械兵,他們能幫助我們反敗爲勝。”

由於蹲着和對面的士兵對射視野受到前方煙霧的干擾,沒有騎在馬上的主角視野開闊。但是從吉亞科莫的吶喊中,任迪終於舒了一口氣。

果不其然巨大的機械兵出現在敵人射擊陣列中,米亞那的機械兵其靈活程度上要勝過機械蜘蛛。這個機械兵本質就是一種傀儡,在這個世界大陸中部,那個魔法的世界各種水晶火焰沙土傀儡作爲戰爭武器活躍在沙漠中,而米亞那的機械兵其人工智能部分和艾琳傀儡相同。想想也是。

地球上第三次工業革命都無法做出合格的戰鬥機器人。無法設計出容納有着足夠主管能動性的人工智能芯片。而這個世界,還是蒸汽爲主動力的時代就已經做到了。說來還是開了魔法核心作爲芯片的掛。

米亞那的機械兵,巨大的手臂,散發出藍色的電流,無數電流如同上千條藍色的光蛇,刺入面前的士兵。凡是身上有金屬的無一倖免。

這些高五米的巨大機械兵快速扭轉了戰局。任迪明白自己終於又逃過一劫了。有了機械兵的加入,火槍兵對射就有了最佳的肉盾。

從金屬大橋上走過,帶着鐵釘的戰靴,踏上純金屬板塊鋪設的大橋上,任迪不由的感嘆這個世界鋼鐵材料富裕。

看着前方如同擎天柱一樣聳立的機械兵,任迪心自我安慰道,下面就要安全了。跨越一百米的鋼鐵支架大橋,在一片開闊的地帶終於看到了總督留下的最後部隊。

但是戰場上,任迪被敵軍火槍陣列側面如同梯形鐵箱上長了兩條腿,兩個帶着轉動機槍炮的總督機甲所吸引。

機甲頂部照例是這個世界重機械必有的煙囪,正面裝甲呈現梯形,由於雙腳有點短,所以中心較低,很好的保護了對膝蓋部位的防護。

但是這只是防禦了火槍對射的子彈。在戰鬥打響後,卡利尼將軍扛着自己的大槍,趴在地下,厚實的槍管上架起兩個支架。遠隔一百多米對這個機甲射出了一槍,那一槍的風情。

這回出於視角原因,任迪清楚的看到這次射擊的全過程,槍口放出濃烈的煙霧,在煙霧中半米的火舌剎那間閃爍。只看到遠處的機甲上如同白光炸開,如同電火花一樣燦爛。在高溫中劇烈的火焰在鋼鐵裝甲表面煙花般的燃燒,點點火星彈孔中噴射了三秒。換成煙霧從總督機甲冒出。整個機甲就這樣趴窩了。

強悍的機甲被卡利尼將軍破壞,對留守的總督士兵士氣打擊是災難性的。他們本來就意識到自己是總督的棄子,看到自己依賴的重型裝備被輕而易舉的解決,戰鬥意志迅速減弱。吉亞科莫高喊:“殺光他們,爲普楚左報仇!”壓倒了這支部隊最後一根繃緊的弦。

看着丟棄槍械,脫掉裝甲向着兩邊山上逃離的總督士兵。看着開採地點壯麗的工業機械,任迪發現覺得自己的疑惑馬上就能可以有答案。 即使說的再好聽,也掩蓋不了這個城邦實際上就是善於空軍的派拉塔和善於機械兵軍團米亞那兩個強大城邦之間的緩衝地外加殖民地,僅僅只有步兵武器工廠的帕多尼亞根本就和受氣小媳婦一樣根本擋不住東西兩大擁有特色科技的勢力。

吉亞科莫,這個米亞那的二號人物,帶領大部隊進入了帕多尼亞立刻展現了霸主風格,直接接管了南部城市。純金屬機械風格的城邦映入眼簾。任迪等來自現代社會的人,看到這個純鋼鐵機械構建的城市。對這種截然不同的畫風感到驚奇。現代城市構建的材料是鋼筋混凝土。而這個世界的城市一個個大區卻是純重金屬構造。

任迪到達帕多尼亞十二天了,到達這片大地,任迪感覺只有一個詞來形容,混亂,大大小小的如同山頭土匪一樣的勢力,從南部兵工廠購買槍械,在這片大地上到處割據,幾個鍗礦場,被派拉塔和米亞那瓜分,但是貌似派拉塔好像出現了一點情況,他們佔據的鍗礦已經失守了。

然而進駐這個城市後,隨着數千位工業技工乘坐飛艇從米亞那到達這裏,整個帕多尼亞的工業城市正在快速擴張。興建的王宮區域就是供給這些高級工人們居住的地方,至於低級工人,在米亞那強大軍事機器的壓迫,以及工業物質的保障下,本土平民很樂意效忠在米亞那的旗幟下。

至於這個高級技工之類的,任迪很能勝任,輕鬆的混到王宮區域。呃,這個當然是作弊了。

“老天啊,地球弱爆了,讓三體人收了這個星球吧。”當這個星球的環境數據被任迪瞭解後,任迪不禁感嘆這個世界的富饒,地球和這個星球比較實在是太貧瘠了。關於這個世界氣壓和重力的疑惑,任迪終於在確切的儀器測量下明白了這個世界科技發展方向和地球爲何差異如此巨大。

這個世界的大氣壓是地球的十二倍,重力加速度是7.2米每秒平方。大氣壓這麼高意味着同等比例下氦氣填裝的氣球浮力是地球的十二倍,而這個世界的重力卻只有地球百分之七十三。好傢伙也就是說齊柏林飛艇那個在地球上升空力只有十三噸位的大傢伙,在這個星球上載重可以達到驚人的兩百噸。也難怪任迪當初看到的大飛艇,竟然有那樣的巨大力量吊裝上百噸重的物體空中運輸。

這麼大的空氣阻力也足以解釋這個世界飛行器發展方向和地球上的不同地球上高速飛機在如此大的空氣阻力下,根本無法發揮地球上的高速。而射出的子彈由會因爲空氣阻力導致射程很短。在靈活程度下降,以及射程下降的情況下,這個世界的飛行器在載重數據上妥協。各種裝載氦氣囊流線型艇身,靠着兩個扇葉吹風驅動的飛行器成爲了這個世界的主流飛行器。

至於氦氣嗎。氦氣在宇宙中可不是什麼稀有元素,這種元素是宇宙中僅次於氫元素的第二大類元素。地球上缺少這種元素,不代表其他星球上缺,這個世界的大氣百分之三十七是氧氣,百分之十八是二氧化碳,百分之四十四是氮氣,剩下那百分之一竟然是氦氣爲主。如此高壓高氧氣環境下,外帶着較低重力環境下,也難怪地球的穿越者們可以揹着二十公斤朝上的負重裝甲,堅持走過來。也難怪這個世界鐵路可以不發達,單靠雙氣囊飛艇就可以完成貿易往來。

這個世界貨運飛艇動輒七百噸的載重量,無需長長的飛機軌道,只要一個降落架子。並且擁有廉價的氦氣來源,這個世界的沒理由發展長途貨運火車。這也難怪派拉塔那個和張家界一樣一個個峭壁奇峯聳立的地帶爲什麼發展成大城邦。那個地形放在地球上用風水角度來說就是困龍之地,用科學角度來說,就是交通道路不通,想富裕根本沒門。地球上中國這樣的地形多着,各種奇異可以致富的礦藏在這些溝壑叢生的大山脈中,但是那裏的人就是窮。除非你會飛。

當然更加神奇的是這個世界的礦物——鍗礦。到達帕多尼亞,見證一個個鋼鐵構架的區域建造完畢,任迪才明白這個世界怎麼能夠這麼玩了。這個世界鍊鋼用的壓根就不是煤,而是比碳厲害多的還原劑——氫氣。

鍗礦,這個亮晶晶含水量多的地帶依靠陽光自然生長的礦物。是這個世界最重要的資源,整個大陸人類三大勢力,無論文化如何不同,科技樹差異如何巨大,價值觀分歧如何巨大,但是都是在使用鍗礦這種資源。

任迪不知道這東西的具體化學式是什麼,或許鍗礦壓根就不是一種純淨物,是多種儲存氫氣的晶體構成的混合物,這其中有硅,有鎂,有鎳,還有鋁。各個礦坑中這四種元素的含量都不同。比如派拉塔,那地方鎂鋁爲主體的鍗礦晶體佔據主體。

一點水,充分的陽光,這東西自然生長沉澱,無需擔心開採枯竭,經過簡單的工業處理就會放出大量的氫氣,這個世界鍊鋼爐子就和地球上的完全不一樣,儘管機械加工還停留在蒸汽時代,但是他們的材料,在大量氫氣的幫助下,煉製的鋼材質量真心不錯,至於鈦礦這種地球上頭疼的礦物質,對他們來說工業煉製也是輕鬆加愉快。

任迪也終於明白自己火槍中的鍗礦粉末到底是爲何能推進子彈了。催化劑探針讓鍗礦粉末釋放氫氣,然後一個導氣迴路導入空氣,引發高溫火氣噴射。但是由於鍗礦粉末其中鎂鋁物質燃燒的超高溫極容易腐蝕槍管,導致這個世界膛線槍沒有普及。膛線會被直接燒灼掉的。

然而當任迪將這個發現說給李存成的聽的時候,李存成卻反問道:“這些介紹,我們原來的那個世界遊戲製作商不是發行了詳細資料片解說過嗎?”

這個回答讓任迪一蒙,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重要的情況,國家崛起傳奇延續這個分支,在任迪穿越前的那個位面,屬於Big公司的一個爛尾作品。根本沒什麼資料片一說。

聯想到穿越初期那個日本人曾經說過“2008奧運大阪”這個信息。任迪覺得事情有些複雜。在和李存成重新對了一下情況後,發現二人來自的世界大致情況是相同的,但是少部分細節不同,就以李存成這個韓國人最關心的朝鮮話題爲例。李存成那個世界朝鮮三代目並非三胖。而是金正日的另一個兒子。

而以現在二人到達的這個遊戲世界爲例,這個國家崛起傳奇延續,在李存成的世界製作精良,三個種族平衡射擊良好,畫質,遊戲引擎上上選,魔幻科技工業完美結合,發行量壓倒了暴雪公司的星際爭霸二,和魔獸爭霸三。

看着李存成的敘述,任迪和他從一個個細節確定,雙方明白對方都沒有騙自己。那麼這個情況卻發生了,兩個面對面的人經歷的兩個不同的世界。

“你的記憶是不是被篡改了!”李存成滿臉懷疑的看着任迪並如此問道。

“平行宇宙!”任迪吐出了這個詞,李存成也艱澀的點了點頭。如果說穿越之初兩個穿越者還在對眼下的世界真實性有所懷疑,但是現在卻不能懷疑了。如果要懷疑的話,自己從小到大長大的那個世界真實性也將推翻。

和李存成的交流,任迪得到了更多的信息,比如說任迪所在世界,這個世界開頭隕落的宇宙飛船到底是如何造就三大文明的詳細信息。梵西這個走蒸汽朋克路線文明是當初戰艦上科研人員的後代,他們在戰艦墜落的時候乘坐救生艇安全降落,然而由於救生艇上沒有其他資源,他們只能白手起家。

而戰艦中部運輸微米級別工業蜂羣部分墜落於大陸中部,這部分工人熟練記住了操作工業納米機器人的簡單指令,隨着歲月變遷,文明的口音是在變化的,而這些顆粒機器人指令確實不變的,繼承神奇咒語,可以從火圈土圈水晶圈中用咒語召喚出傀儡作戰的魔法師開始在沙漠中建立城市,開採礦物,挖掘水源,培育綠洲,艾琳人佔據了大陸中部沙漠。

而大陸最東段,是戰艦最後隕落的部分,在隕落的最後時刻,只有少部分的軍人從戰艦中逃了出來。這批軍人開始收集廢墟中科技系統,幾個戰艦上備用的核反應系統被取得,幾個輔助軍事指揮的人工智能,隨着克德人的發展,逐漸變成了神明。在幾個神明的指引下,克德人建造起核反應堆城市。安靜的發展了數千年。

至於在任迪所在世界遊戲開始描述梵西和艾琳作戰的畫面,在李存成的位面的遊戲有着更加詳細的資料介紹,那個和艾琳打仗最後逼着炸橋的梵西領袖,就是米亞那這個和艾琳接壤城邦上一代的王——朱塞佩·齊安柏,他是普楚左和吉亞科莫的父親,以寬厚待民而聞名於梵希諸城邦。然而,他並不太理解兩個兒子對新兵器尤其是機械兵的熱衷,這也使得兩兄弟與父親的關係日漸疏遠。

隨着這些信息,被李存成說出來,任迪算是明白,主角對哥哥普楚左的感情了。這純屬是技術宅對哥哥的依賴。 計算空氣阻力,按照拋物線,計算炮擊諸次元。任迪此時掌管着十門蒸汽大炮對四百米外的敵人實施炮擊,任迪對自己現在掌控的部隊非常滿意,四百米的射程在地球各種花式炮兵面前就是個渣,但是在這個空氣阻力大過地球十來倍的星球上,四百米的射程足以傲視這個世界上大部分攻擊。

蒸汽炮總重八噸,在米亞那擁有三個工業區的城邦中,這種大炮的重量隨着焊接技術以及零件材料精品化,這種重炮的總質量將降低至6.7噸,重炮後部是蒸汽鍋爐,前部是一個二百八十毫米口徑,身管只有三點五米。這個蒸汽炮車兩側三個直徑班級的大輪子呈品字型排列,套上履帶驅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