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離在這期間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安安靜靜看着二爺爺和我爹之間的這場鬧劇,等二爺爺他們鬧完了之後,江離才拍了拍我腦袋:“睡覺去吧。”

我恩了聲,端水洗臉洗腳後爬到了牀上,鑽進了被窩裏。 江離則跟二爺爺還有奶奶他們商量起了幺爺爺下葬的事情,因爲現在連陰間都參與進來了,他們不可能讓幺爺爺的屍體一直襬在靈堂裏,怕到時候陰間的人又來搗亂。 江離他們在堂屋裏,我堅信有危險的話江離會馬上出現的,也就安安心心睡了過去。 這這

我恩了聲,端水洗臉洗腳後爬到了牀上,鑽進了被窩裏。

江離則跟二爺爺還有奶奶他們商量起了幺爺爺下葬的事情,因爲現在連陰間都參與進來了,他們不可能讓幺爺爺的屍體一直襬在靈堂裏,怕到時候陰間的人又來搗亂。

江離他們在堂屋裏,我堅信有危險的話江離會馬上出現的,也就安安心心睡了過去。

這這次,我又開始做那個夢了。

夢見奶奶給我看的那照片的女孩子,站在牆角低着頭,偶爾擡起頭來撇我兩眼。

有了前一次的教訓,我知道我可能會吐在牀上,硬是讓我自己從夢中醒了過來,醒過來往那牆角看了眼,不見那個小姑娘,但是卻在牀前看見我那消失好幾天的娘。

見過這麼多次面了,我早就已經不害怕她了,嘀嘀咕咕喊了聲:“娘。”

“走。”以往她對我說的只有一個跑字,現在卻說了另外一個字。

她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意思是讓我跟上去。

我雖然不害怕她,但是要跟她走,我還是沒那個膽子的,就坐在牀上沒半點動作,她感覺到我沒動,又回過身來站在牀前,喊了聲:“走。”

我依舊沒有動靜。

沒想到這次她竟然直接伸手過來拉我,然後一把扛起了我就從旁邊偏門走了出去,我嚇得不行,忙喊:“師父,救命。”

江離他們就在堂屋裏,聽見我的聲音馬上追了出來。

娘在我喊完這聲之後,卻加快了速度,她行動本來就不方便,加快速度後更加顛簸,我被她身上骨頭硌得生疼,啊呀呀慘叫。

娘不帶半點心疼的,跑得越來越快,到我家板栗樹下就停了下來,並把我放下了。

我看着板栗樹下的這一幕,頓時啞然無聲。

我爹安安靜靜趴在地上,沒半點動靜,夜行的蟲蟻已經沾滿了他的身體。

娘看見這一幕,本來毫無感情的臉開始漸漸變得扭曲,然後噗通一聲跪倒在了爹的面前,嘴巴里發出阿巴阿巴的聲音。

江離和奶奶他們隨後趕了過來,因爲擔心有危險,奶奶和二爺爺手裏都拿着鋤頭扁擔。

奶奶到板栗樹下看見這一幕,撕心裂肺地嚎哭了起來,然

後就揮動手裏鋤頭往孃的頭上砸了過去。

“狗日的瘋婆娘,你害死我老頭子,又害死我兒子。”

奶奶的鋤頭如雨點瘋狂砸在了孃的頭上,孃的身體不斷往前匐去,最後她趴在了爹的屍體上,不過奶奶的鋤頭並沒傷害到娘。

江離說過,娘現在已經是行屍狀態了,行屍的身體是十分僵硬的,普通的打擊根本不管用。

二爺爺哆嗦着嘴角盯着爹的屍體,然後上前拉扯着孃的衣服,要把娘提起來,但娘卻死死抱着爹,不肯鬆開。

二爺爺厲聲發問:“你跟我說實話,到底是不是你害死他的?”

娘把腦袋枕在爹的胸膛上,二爺爺死活沒能拉開她,最後她微微擡頭看着二爺爺,斷斷續續發出了很難辨別的聲音:“二叔,不是我。”

孃的聲音在顫抖,她是在哀求。被人誤解太多,就連說出事實也要哀求着別人接受,這是多麼的可悲。

江離盯着抱着孃的爹,眼神滿是不忍,並指唸了句:“陰陽之精,神及其靈,靈符一道,定神定心,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唸完手中出現一道符紙,晃動一下,那符紙噗地燃燒起來,化作了灰燼。

緊接着,原本臨近崩潰的奶奶和二爺爺安靜了下來,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江離走上前,單膝跪在地上,這樣能更接近我娘,江離看着娘嘆了口氣:“癡兒。”

江離的語氣滄桑不已,滿帶感慨,滿帶痛心。

娘看着江離,眼中竟流出幾滴淚水,而後開口跟江離說起了話:“我,他,埋一起,求求你。”

娘已經不是活人了,也不能跟活人一樣交流,走路說話都很僵硬,有些字她根本吐不出來,但是她說話的時候,身體沒有離開我爹半分。

江離沒答應她這個要求,而是問她:“你知道這是誰做的,所以來通知我們,是嗎?”

娘恩恩點頭,然後指了指地面。

她的意思很明顯了,是陰間的人做的。

江離深吸了口氣,又問:“那你知道跟陳蕭爺爺合夥建造九宮陣的人是誰嗎?”

娘聽了江離這話,卻把眼睛一瞪,看了我一眼,然後連連搖頭。

江離恩了聲:“我知道了。”

江離說完站起身來,眼神突然變得恐怖至極,似剛從九幽地獄出來,不帶半點感情,這一次我直視了他的眼睛,當場被嚇得掉下眼淚,然後轉身就跑。

現在的江離,根本不是我之前認識的那個和藹可親的師父,那種眼神,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沒有任何一樣東西能讓我恐懼到這種程度。

我要轉身逃跑,江離卻開了口:“陳蕭,跟我下去救你爹。”

(本章完) 「爹爹啊,爹爹說,這叫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寶寶十分自豪的說道。

「撲哧……哈哈哈,寶寶說的沒錯!小寒說的對……」這時帝瑤忍不住輕笑出聲道。

「咦?你是誰啊?怎麼長的也好像我啊!」寶寶看到帝瑤的靈魂,莫名的感覺親切問道。

「我是你爹爹的姐姐,你應該叫我姑姑!」帝瑤開心的說道。

「姑姑好,我是寶寶!姑姑,你怎麼是靈魂體?」寶寶好奇的問道。

「姑姑受傷了,所以才變成這樣,寶寶不用擔心,等到姑姑實力提升了,還會修出肉身的!」帝瑤看著寶寶溫柔的說道。

「九狸,你幹嘛這樣的表情啊?」帝瑤這才看向一邊鬱悶的墨九狸問道。

「還不是因為寶寶……」墨九狸把寶寶看上紫夜的事情說了一遍道。

帝瑤聞言也是驚訝的看著寶寶問道:「寶寶,你這麼小,那個紫夜可是比你大很多的啊!」

「姑姑,這沒什麼啊!我會努力修鍊,不斷變強,這樣我的壽元也會變得永遠很長,就可以跟紫夜白頭到老啦!」寶寶十分不在意的說道。

「可是,他是你娘親的契約獸,你是人族啊……」帝瑤想了想說道。

「那也沒關係啊,他已經化形了不是嗎?而且,他跟娘親有契約,姑姑和娘親就應該更加放心了啊,這樣他就不會欺負寶寶,或者背叛寶寶啦,不然娘親一個意念就能懲罰他了,不是一舉兩得么!」寶寶依舊對答如流。

帝瑤終於明白墨九狸為何鬱悶了,因為現在她也鬱悶了!他們加粉嫩的小侄女,這麼急著嫁人,讓她好捨不得啊啊啊啊……

「九狸,放心吧!未來你的路還很長,你現在還沒領悟到神印,還沒找到你爹娘,不會那麼快成親的不是嗎?等到你成親的時候,說不定寶寶都已經長大成人,懂得愛情是什麼,找到真正適合她的人了!」這時紫夜在心裡安慰墨九狸說道。

「紫夜,你想的太好了吧!」墨九狸無力的回道。

「寶寶現在還小,就算懂事也不是什麼都懂的,放心吧!」紫夜淡淡的說道。

「暫時也只能先這樣了!」墨九狸在心裡說道。自己的女兒,沒有人比她更了解,寶寶的懂事更不是別人能理解的。

她剛才從寶寶的眼底看到了執著,看到了認真,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雖然想到紫夜跟著寶寶一起喊她娘親,讓她有些難以想象……

但是,換個思維想想,寶寶終有一天要長大,要嫁人,如果那個人是紫夜的話,可能她會更加的放心吧!

算了,她不是古代人,有著那麼迂腐的思想,關於寶寶以後的親事,她都會尊重寶寶的意見!因為,她相信自己女兒的眼光……

對於墨九狸的想法,紫夜覺得是墨九狸想多了,畢竟一個十歲的小女孩,能有什麼執著呢……

帝瑤試著各種勸說寶寶,想嫁人的念頭,結果都被寶寶給反駁了回去,害的帝瑤也是十分的鬱悶…… 我被江離嚇得不行,他跟我說的話我短時間也沒反應過來,過了好幾秒我才冷靜了下來,回身低頭看地,不敢再擡頭了,斷斷續續地說:“師父,我們要去哪兒啊?”

江離說:“誰帶走了你爹,我們就誰那兒。”

跟我說完話後又轉身看着我娘,沉默了幾秒才說:“你先離開這裏吧,有我在,陳蕭他爹不會出事的。”

娘猶豫了會兒,站起身離開了爹,她選擇相信江離,跟江離說了聲謝謝後,轉身順着板栗樹這條路往下走了去。

江離隨後並指唸了幾句,先前一直動彈不得的奶奶和二爺爺,這下能做動作了,江離沒跟他們解釋太多,走上前把我的爹的屍體背了起來,往家的方向走去。

二爺爺和奶奶雖然先前動彈不得,但是也聽見了江離說的話,江離說要去救我爹,但是進了屋,二爺爺卻說:“他爹是被下面的人帶走的,現在人早就到了下面,人死不能復生,江師傅,這還能救嗎?”

江離恩了聲:“只要想做,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

江離把我爹安穩放在了椅子上,然後給我一把香燭,讓我在屋子周圍點燃。

之後又問二爺爺:“你們村裏有龍槓嗎?”

二爺爺他們在農村呆了這麼久的時間了,卻從來沒有聽過龍槓是什麼東西,至於我,更不清楚了。

“龍槓是什麼?”

江離說:“就是擡棺材的杆子,擡棺材的杆子將死人運上山,有連通陰陽的功效,這杆子也被稱作爲龍槓,受神靈保佑,一會兒我和陳蕭走了之後,肯定會有孤魂野鬼找上門來搶奪陳蕭他爹的身體,到時候你們用龍槓守住房門,那些孤魂野鬼就不敢進來了。”

江離用最短的話將龍槓是什麼東西解釋清楚。

二爺爺他們也瞭然,二爺爺看了眼奶奶,說:“你家不是就有一根擡棺材的槓子嗎?還在不在?”

奶奶忙說:“還在,還在。”

說完就進屋把之前一直存放在偏屋的那毫不起眼的杆子取了出來,交給了二爺爺,並說:“這杆子不止擡過棺材,村裏以前結婚的時候,這杆子還擡過轎子。”

“那更好。”江離點點頭,然後接過那杆子,橫放在了門口,又回過身來說,“屋子周圍有不少的香燭,如果孤魂野鬼來了,香燭能拖延一段時間,這龍槓也能擋住他們一段時間,另外,我之前還準備了不少的陰陽錢,要是這兩樣東西都擋不住的話,就燒掉那些陰陽錢,切記,不要一次性燒完。”

二爺爺他們忙點頭應是。

奶奶臉上之前的傷心欲絕,現在變成了滿帶希望,哆哆

嗦嗦走到江離面前,滿帶懇求對江離說:“江師傅,我老糊塗了,以前我不懂事,你沒拿我們家半分東西,還這麼盡心盡力幫我家,我對不起你。還求你看在陳蕭的份上,一定要把我兒救回來,黃土都已經埋到我眉毛了,我要是死了,陳蕭他爹也死了的話,陳蕭以後就沒人照顧了。”

江離並不是小氣的人,他從來就沒有跟我奶奶計較過什麼,微微笑了笑說:“既然陳蕭叫我一聲師父,我就一定不會讓他爹出事的,您在家安心等着就是。”

二爺爺卻滿帶擔憂上前來問:“江師傅啊,人都已經到下面了,怎麼才能救回來啊?”

江離並沒直接回答二爺爺的問題,而是從旁邊的包袱裏面掏出幾面旗幟,再取出一些紅繩,開始在地上擺佈了起來。

最後所擺出來的形狀是個八卦,江離拉着我站在了這八卦中間,並對我說:“道教有種法術叫做神遊術,由神遊術衍生了一種走陰術,一會兒我會把你的靈魂提取出來,只留下一個軀殼在這裏,因爲你身上有鬼嬰作祟,你離魂的時間不能太長,所以你一會兒不管見到什麼東西,都要聽我安排,一旦你的靈魂波動太大,你身體裏的鬼嬰就會跟着你的情緒變幻,我到時候顧不過來。”

“我可以不去嗎?”我並不是害怕了,我只是擔心我跟着江離去的話,會拖他的後腿。

江離卻伸出手來敲了我一下:“你跟你爹血脈相連,你要是不去,怎麼在那麼多的陰魂中找到你爹?”

我哦哦了點頭。

江離面色嚴肅說:“好,五心朝天坐下,我要開始。”

我馬上盤坐下來。

江離繞動雙手開始掐印,而後並指念:“道門江離,焚香拜斗,太陰幽冥,速現光明,尊吾號令,速開鬼門,令!”

唸完在我頭上提拉了下,我竟然看見我正在離我身體漸漸遠去,最後乾脆直接和我身體脫離了,再看了看我現在的狀況,驚奇不已,還沒開口跟江離說話,江離先說:“跟我來。”

說完江離也往前跨步,拉着我離開這裏。

出門時我回頭看了眼,看見我的身體盤坐在那八卦中心,江離的身體並着劍指威武站立。

出了屋子,江離直接帶着我到了屋子旁邊的土地廟前。

在農村,幾乎每家每戶都有自己的土地廟,就在田坎邊上挖一個洞,然後在洞裏搭個小神龕,裏面供奉着土地爺。

逢年過節還要給土地爺燒香燒紙,讓土地爺保佑健康長壽,風調雨順。

站在土地廟前,江離跟我說:“土地實際就是陰間的城隍,掌管着你們這一帶人的生死,你爹的陽

壽分明未到就被陰間的人勾了魂,普通的陰差不敢這麼做,只有土地開口才行,一會兒見到土地,你可以不用說話,也不要害怕。”

我吸了口氣,恩恩點頭:“曉得了。”

江離見我答應,而後拉着我一腳踏入土地廟中。

眼前黑了幾秒才漸漸出現了些許光亮,往前一看,卻見我和江離正身處一道高約數十米的青銅大門前方,這青銅大門上雕刻着無數惡狗,虎視眈眈盯着來人。

青銅大門上鏤刻三個大字‘鬼門關’,在這大門兩側,刻有一副對聯,上聯是‘生死由命皆無可奈何’,下聯爲‘人間萬惡爾無惡不作’,在鬼門關的後方,十來個身着黑袍的人並列而立,在他們的手中各牽着一條半人高的惡狗,對着這鬼門關外的來人狂叫着。

“師父,這就是鬼門關麼?”我問了句。

“恩,走吧。”江離拉住了我,邁步進入鬼門關中。

並列站立在鬼門關的這十來個陰差毫無動靜,放任我們進去。

鬼門關之後是一條長長的通道,通道上站滿了各色各樣的人,他們在這裏漫無目的地遊蕩着,我們進去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們也沒閒心注意我們,各顧各做着自己的事情。

我如發現新世界,對這個地方好奇到了幾點,擡頭問江離:“他們是在做什麼?”

江離指了指這條道:“這裏是黃泉路,陽間死亡的人有各種各樣的原因,有些陽壽未到就意外身亡,這樣的鬼魂陰間不收,進了鬼門關的枉死之魂,就會在這黃泉路上逗留,等到陽壽到了再去城隍廟判定功過,然後投胎轉世。不過很多人知道自己陽壽未到,就會在這裏生出還陽的心,想要跑出鬼門關,門口那些惡狗和陰差就是防止到了黃泉路的鬼魂回陽間的,這些人各有各的心思,不過大多數都在想着怎麼逃回陽間。”

我回頭看了眼鬼門關,卻發現鬼門關大門的這一面,刻着的又是不同的字了。

“陽關道。”我念了出來。

江離恩了聲:“從外面進來,就叫鬼門關,這條大道就叫黃泉路。但是從裏面出去,這裏又叫做陽關道了,原本陰間設置着個陽關道,是給那些枉死之人還陽的機會的,但是隨着時代更迭,陰間爲了維護自己有來無回的權威,就開始阻止枉死之人還陽,派遣這些陰差和惡狗守着,現在先別問這麼多,以後慢慢跟你說,先去城隍廟找到你爹。”

我看着鬼門關下那些惡狗和陰差,有些擔憂:“城隍廟裏肯定會有更多的陰差的。”

江離卻說了句:“只要你想讓你爹活着,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一定讓他活下去。”

(本章完) 也只有小書看著寶寶一臉的崇拜,小書等獸覺得寶寶真是太牛逼了,那麼強悍的大神,寶寶都想收了,果然,寶寶才是最強悍的啊啊啊啊……

最後,墨九狸和帝瑤,只能放棄勸說寶寶,反正還有時間,反正寶寶還小,以後再說吧!

帝瑤這會兒仔細打量寶寶,忽然驚訝的說道:「九狸,寶寶才十歲就靈神的實力了?你不說寶寶的實力……」

「我爹給寶寶解毒后,寶寶一直沉睡著,爹說寶寶沉睡的時間越久,對寶寶越好!所以寶寶才這麼久醒來,剛才還沒醒來,就連著晉級了十級,連我都沒有想到!」墨九狸看著寶寶自豪的說道。

「連著晉級了十級?寶寶,這也太逆天了吧!這天賦比小寒還恐怖啊!」帝瑤震驚的說道。

「姑姑,我當然比爹爹厲害了!我這叫長江後浪推前浪,把前浪拍死在沙灘上!」寶寶開心的說道。

「好吧,我們都被你拍死在沙灘上了!」帝瑤無語的說道。

「寶寶去洗個澡,娘親帶你出去做幾件衣服,這晉級完了個頭也漲了,總算像是十歲的樣子了!」墨九狸看著寶寶笑著說道。

「好的娘親!」寶寶開心的說道。

「瑤姐姐,你感覺怎麼樣?」墨九狸看著帝瑤問道。

「感覺很好,你讓我在葯田邊修鍊,加上小書給我的靈泉乳,我的靈魂已經恢復到巔峰了!繼續在時間流速快的地方修鍊,我想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再次修出魔體了。九狸,謝謝你了,沒有你我可能……」帝瑤看著真摯的道謝道。

「我們是一家人,別和我客氣了!」墨九狸看著帝瑤說道。

「九狸,有些話我不該說,但是我還是想要告訴你,小寒好我們一家,從來沒有想過害你!小寒是真心愛你的,所以你一定要相信他!」帝瑤看著墨九狸猶豫了下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墨九狸看著帝瑤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想告訴你罷了!」帝瑤猶豫了下說道。

「放心吧,我知道的!如果不信他,我也不會讓寶寶認他的!」墨九狸淡淡一笑說道。

「那就好,那你跟寶寶在外面多加小心!我去修鍊了,爭取能夠早日出去陪你!」帝瑤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說道。

帝瑤離開沒多久,寶寶就梳洗好了,看到只剩下墨九狸一個人好奇的問道:「娘親,姑姑呢?」

「她去修鍊了,寶寶沒事不要去打擾姑姑,讓她安靜修鍊,儘快修鍊出肉身!」墨九狸笑著說道。

「知道了娘親,娘親,姑姑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寶寶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說來話長,娘親是在救你外公時在冥界森林……」墨九狸簡單的跟寶寶說了遇到帝瑤的事情。

「娘親,那些壞人是不是也抓走了爹爹?所以爹爹才回到現在都沒有回來?」寶寶有些悶悶的說道。

「不會的,你爹爹一定不會有事的!」墨九狸說道。 人之所以凌駕於其他物種之上,是因爲人的感情的多樣性。

江離或許是無意說出的這句話,但是在我聽來,這句話卻是我這麼多年以來聽過最有安全感的話,我年歲不長,但只有在江離這裏纔有存在感。

“謝謝師父。”我點頭恩了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