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幾具身體宛若皮球一般被擊飛,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瞬間氣絕身亡。

沐雲軒黑夜裏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狠辣,一擊致命,送這些萬惡的巫師們去黃泉路。 “多謝公子!”衆人齊齊下跪,對沐雲軒感激不盡。 “你們不用謝我,告訴我答案。” 沐雲軒冷聲道! 那鎮長擡眸,感激的看着沐雲軒。 “消息是從多裏鎮傳過來,和昨夜抓來的那個女人有很大的關係。”

沐雲軒黑夜裏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狠辣,一擊致命,送這些萬惡的巫師們去黃泉路。

“多謝公子!”衆人齊齊下跪,對沐雲軒感激不盡。

“你們不用謝我,告訴我答案。”

沐雲軒冷聲道!

那鎮長擡眸,感激的看着沐雲軒。

“消息是從多裏鎮傳過來,和昨夜抓來的那個女人有很大的關係。” “她是老三在鬼鎮外三裏地發現的,當夜抓她回來的時候,她身上沒有巫師的氣息,可是見到你們之後,她才暴露了巫師的身份,夫人是精元的消息,這裏這幾日,就只有她一個人進過鬼鎮,也是她暗中傳給大巫師她們的,這足以說明,她已經跟蹤你們很久了,也知道你們會來這個鎮上添置生活用品,纔會有了白天的一幕。”

鎮長分析得頭頭是道!

沐雲軒一聽,目眥欲裂,手上青筋暴露。

有人跟了他們這麼久,他們居然沒有察覺。

但很顯然,此人並不急於動手,而是想讓陌兒成爲這片大陸的公敵。

然而,沐雲軒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多謝!”沐雲軒擁過蘇紫陌,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他們消失以後,不遠處,有一雙黑眸如同獵豹的眼睛一樣盯着自己的獵物,看到沐雲軒和蘇紫陌離開,眼裏閃過了一絲不甘。

“老三,剩下的巫師修爲都不高,帶人把她們抓起來,我把鬼鎮封印,以後,我們這裏便不會在被巫師統治了。”鎮長開心的大聲說道。

“好!”老三別提多開心了,招呼人快速的行動。

空間指環戒裏,沐雲軒回來以後,就去沐浴,蘇紫陌在一旁看着他,溫泉中的他,眉如墨畫,肌膚如雪,精美的絕倫的臉龐如同神之畫作一般。

墨黑的長髮從肩頭滑下到溫泉之中,如同上好的絲綢一般。

如蝶翼一般濃密的睫毛,微微的閃動了一下,他睜開微垂的眼眸。

一雙微藍的清澈的眼眸,奪人心魂。

在看向蘇紫陌的瞬間,像是精靈一般的純真無邪,不容人褻瀆,只敢遠觀。

沐雲軒望向蘇紫陌,櫻紅色的脣瓣張開。

“陌兒,你不和爲夫一起洗嗎?”

在溫泉邊欣賞絕色美男的蘇紫陌臉色一冷。

“雲軒,我纔不和你一起洗呢?你每次都折騰我。”

“誰讓你長得這麼迷人,不折騰你纔怪。”沐雲軒溫柔的聲音,靈動好聽,在加上他那微微賣萌的表情,蘇紫陌心底直呼!受不了了,完全受不了,她又快被他迷惑到了。

“噗!”正當蘇紫陌愣神之際,沐雲軒將她帶入溫暖的溫泉中。

“啊!”蘇紫陌的尖叫聲傳了過來。

“啊!沐雲軒,你給我滾!你竟然敢不經過我的同意就把我拽下水。”

突然間,蘇紫陌身上的衣服自動褪去。

沐雲軒嘴角勾起,帶着一抹淡淡的邪惡:“陌兒,不要動,在動我就在這裏要了你哦!”

被沐雲軒這一威脅,蘇紫陌還真的乖乖的不敢在動。

沐雲軒一看她的動作,脣角邊的笑容越發燦爛,他摩挲着她的肌膚,她的肌膚冰涼細膩,宛若上好的瓷器一般。

陌兒的身子,並不會暖和或是冷,他們同榻而眠,她身上也不會有一絲溫度,總是泛着一股涼涼的觸感。

“嘶!”突然間,身上傳來了一陣陣舒服的感覺,蘇紫陌舒服得倒吸一口氣。“該死的,雲軒,你會把我寵壞的!”蘇紫陌閉眼享受,這就是她唯一的感應了。 “我的女人,我當然要寵着,寵壞了也是我的。”

天下的女人,他只寵她一個。

聽聽,聽聽,多霸氣呀!

寵壞了也是我的,蘇紫陌瞬間無話可說了。

不過她此刻心裏無比的幸福,他對她真的真的很用心。

這一夜,兩人也少不了雲翻覆雨。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接着趕路。

沐雲軒也沒有刻意去找那個叫做美櫻的女人。

他知道,她們會來找他們的。

若是她們不擋住他的去路,一切都好說,若是擋住了他的去路,只能算她們倒黴。

“雲軒,走了這麼遠,來藍音石也用不上了,也不知道齊兒有沒有搗蛋?”

蘇紫陌靠在沐雲軒的懷裏,沒有裏漸漸飄上了一層憂愁。

沐雲軒微笑的看着遠方,“陌兒,齊兒雖然調皮,可是他做事一向有分寸,你呀!就不用擔心了。”

他的聲音甘醇美好,令人沉醉之時,又令人心安。

突然,周圍突然變得黑茫茫的一片。

沐雲軒快速讓九翼停下,警惕的看着四周。

周圍的青山綠水突然不翼而飛,變成了黑暗又滿是大塊大塊的石碑,石碑不斷的往上生長。

“雲軒,進入別人結界裏來了。”

“很有可能。”沐雲軒看着不斷往上長的石碑,心裏很是疑惑,是誰有這麼大修爲,能行成這樣強大的結界來。

突然,宛若直入雲霄的石碑不動了,地上又涌出冰藍色的湖水來,將石碑浸泡了一半。

沐雲軒目光凌厲的看着四周,發現事情有些蹊蹺。

“水,是冰藍色的。”蘇紫陌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結界。

“陌兒,這很有可能不是巫師的結界。”

“公子好眼力?”突然,一位仙風道骨的白衣老者驀然出現在不遠處,捋着銀白又長的鬍鬚看着蘇紫陌。

“你是何人?爲什麼要用結界困住我們?”沐雲軒冷聲問道!

豪門復仇千金 “這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你們夫妻的事情,早已人盡皆知,老夫自然也過來湊一湊熱鬧。”

“本座這裏熱鬧恐怕不好湊。”沐雲軒冷冷的凝視着老者。

“看出來,玄魂階巔峯,不錯,真不錯!”

老者眼中似乎帶着幾分欣慰。

蘇紫陌蹙眉,這老者怎麼讓她感覺獵物上門來了一樣。

“這是天地形成的冰藍靈湖,對你妻子的魂魄,有沐浴濁魂的作用,沐浴了這靈湖,你妻子的魂魄不會被打散。”

沐雲軒猛的看向那冰藍色的湖水,猜測着老者話裏的真假。

“你不用懷疑老夫,自從你們二人在到玄月城之前,你們就被人盯上了。”

霸寵萌妻:男神老公太纏人 “什麼?”沐雲軒心中驚疑不已,話語忍不住脫口而出。

“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蘇紫陌有些不相信他的話。

她和雲軒白天趕路,晚上住在空間指環戒裏,很少有人能注意到她們。

“老夫要知道這件事情並不難。”老者的目光很清明,讓人看不出任何異樣。

突然,老者快速的伸出手來。

束縛在蘇紫陌身上的金光瞬間被吸走。

“從赤烏開始,便是她們的第一步計劃。” “雲軒,那到也說得過去,巫師們有烏,能看到我們的行蹤。”蘇紫陌也到沒覺得有多奇怪,她奇怪的是誰在算計她們。

冰藍色的湖水中,白霧氤氳,一塊塊大石碑朦朧朧的出現在那白霧之中。

聽到這話,沐雲軒舊不爲所動,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只不過那一雙微微泛着藍光的雙眼緩緩的看着老者。

能夠在烏里看到他們的人,只有那一個特殊的存在,那就是和庚樂羽有關的人。

“夫人猜得沒有錯。”

老者點了點頭。

“應該說,是夫人用精元毀了天烏開始,夫人的行動就被人察覺了,天烏是磨盤山的聖物,被人偷走以後,磨盤山的人一直在找天烏的下落,可是一直沒有找到,在天烏被毀的瞬間才察覺到一絲絲氣息。”

修真零食專家 “原來是這樣。”蘇紫陌覺得有些可笑。

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掌握之中,而自己還渾然不知。

“而你,是他們計劃的第二步。”沐雲軒突然冷笑着說道。

面對這樣的指控,老者突然一愣!

“老夫是過來幫助你們的。”

沐雲軒冷笑而不語,剛剛他在度回頭分析所有的事情。

這老者,說的雖然是事實,可若是他們早就被別人盯上了,他們早在幾個月之前就會被人追殺了,他可以確定,被人跟蹤是在玄月城之後的事情。

眼前的這爲老者,很有可能是巫祝。

在這裏,對巫師的稱呼,女的稱之爲巫師,男的稱之爲巫祝,也有男子修煉巫術的,只是他們的地位沒有女人的高。

和巫族的人有些區別。

這是他昨夜從書上看到的。

“你真的是來幫助我們的嗎?”

突然,沐雲軒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水晶球。

他笑看着老者,把手中的水晶球快速的丟向冰藍色的水中。

不一會,在水晶球落下的地方,散發出魔獸淒厲的嘶吼聲。

“啊!”老者一聽,大驚失色!驚恐的看着那水晶球漂浮着的地方。

“這就是你所謂的可以洗清濁魂,讓我夫人的靈魂不會被打散的靈湖嗎?真是可笑之極,這分明是一個融魂湖,專門軟筋魂魄的冰湖,而你,分明就是一個巫祝。”

“哼!沒想到這樣也會被你們識破。”

老者突然變了一副臉嘴,剛剛的慈祥,瞬間消失殆盡,他一臉陰沉冷靜的看着蘇紫陌。

“這個結界,你是沒有辦法出去的,今日你夫人的魂魄,你不給也得給。”

老者的語氣中充滿了勢在必得。

“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一個十級巫祝,也妄想和本座的玄魂階巔峯鬥?”

對於老者的威脅,沐雲軒根本就不在乎。

昨夜那本書,他看了一半,很清晰的知道了這個大陸上的生存法則。

玄氣只有不是巫祝的男子纔可以修煉。

就像那位鎮長一樣,他的修爲,在金玄期巔峯,可那大巫師分明是十七級巫術,那鎮長和大巫師的實力一階只差,若是鎮長在晉升,那大巫師不一定會是鎮長的對手。 “可這是玄魄結界,你玄魂階巔峯的修爲又能怎麼樣,依然解不了老夫的結界。”

老者得意揚揚的捋了捋鬍鬚,眼中卻充滿了警惕。

沐雲軒看着他,不動聲色,心中卻冷笑連連,看來這裏玄魂階巔峯的人並不多。

權利是一種可怕的東西,在權利面前沒有溫情可言,最可怕的是爭奪權力的人的心。

這裏的人就是這樣活着的,爲了修煉出更好的巫術,女人可以殺夫棄子,男人可以殺妻辱女。

爲了自己的目的,他們手段殘忍,場面血腥。

他昨夜看到書中的描述,不禁讓他毛骨悚然,天底下居然還有這種畸形的世界存在。

等今夜有時間,把另外半本看完了,應該能知道這裏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纔會把這裏的世界變成這個樣子。

“玄魄結界嗎?”沐雲軒突然微微一笑。

“玄魄結界便是以你自己的魄爲結界,你死結界破,這麼簡單的結界,也想困住本座,你可真高估自己。”

沐雲軒語氣中極爲諷刺,而老者,確驚訝得目瞪口呆。

沒想到沐雲軒會知道這樣的結界。

“你怎麼可能會知道?”老者問出了自己心裏的疑慮。

“這種結界,本座也會。”他就是用這樣的結界殺死魔靈的,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陌兒,先回空間指環戒裏等我。”

說完,沐雲軒輕輕的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嗯,你要多加小心。”

蘇紫陌對着他甜甜一笑,她現在在雲軒的心裏,就是一個易碎的瓷娃娃,雲軒總是把她保護的無微不至的。

“我會的。”話音剛落,蘇紫陌消失在他的懷裏,讓他的心也不由得一空。

猛地一臺眸,看向老者的時候,沐雲軒的眼中,是嗜血的殺意。

手中驀然出現了幽冥劍。

老者一看,手中也驀然出現骷顱頭黑杖,這是巫祝的標誌。

“你果然是巫祝,不過本座也隱隱約約知道,你爲什麼會知道這麼多的事情了,你居然連我妻子毀了天烏的事情你都知道,你根本就不是這裏的人,而是巫族的人。”

其實,沐雲軒也不是很肯定,他也是抱着炸對方話的心態。

畢竟他是十級巫祝,而巫祝的人都是以修煉玄氣爲主的。

“不,你錯了,本巫祝不是巫族的人,而是磨盤山的人。”

老者話說了一半,沒有把話完全告訴沐雲軒。

“看來,庚樂羽的確和你們磨盤山有着很大的關係?”

若是這樣的話,整個磨盤山的人都知道他要去找解咒石了。

沐雲軒知道,從老者這裏,不可能會在得到更多的消息,心裏殺意已起,他手中的幽冥劍快速的轉動了幾下,鋒利的劍氣聲在結界中迴盪。

老者聽到這鋒利又帶着殺意的劍氣聲,心中瞬間變得不安起來。

沐雲軒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

老者不可置信,揮舞着手中的鬼杖。

“啊!”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老者連沐雲軒的身影都沒有看到,身體裏已經被刺入了一把長劍。

“殺你就是這麼簡單。”沐雲軒冰冷的看着老者。 老者看着胸前的長劍,混濁的眼睛瞪大很大。

活了快將近百歲,想讓自己在進一步的時候卻突然面臨着死亡,這讓他太不甘心了。

沐雲軒接過他手中的赤烏,毫不留情的一覺將老者踢入冰藍色的水中。

嘩啦一下,場景再次轉變,沐雲軒身影懸浮在半空。

看了看還是原來的位置,沐雲軒轉身回了空間指環戒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