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今年來的人很多,商品也比往年更加的豐富,今年雲城的生意,應該會比去年盈利更多。”嶽桐梓也是一個喜歡做生意的人,在這商業圈之中,很多事情都能一目瞭然。

“嗯!”蘇櫟微微點頭。 他優雅的抿了一口茶水,孃親回來之後,他做什麼都開心。 “對了,嶽大哥,那秦家兄妹倆也來了,讓人盯緊他們,可別出什麼亂子。”蘇櫟討厭別人在這樣的場合給他惹事。 “少主放心,四處都是暗衛,他們翻不起什麼大浪,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也不會蠢到自打嘴巴吧!”嶽桐梓冷冷

“嗯!”蘇櫟微微點頭。

他優雅的抿了一口茶水,孃親回來之後,他做什麼都開心。

“對了,嶽大哥,那秦家兄妹倆也來了,讓人盯緊他們,可別出什麼亂子。”蘇櫟討厭別人在這樣的場合給他惹事。 “少主放心,四處都是暗衛,他們翻不起什麼大浪,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也不會蠢到自打嘴巴吧!”嶽桐梓冷冷一笑,除非是從此想在商業界消失。

蘇櫟微微扯了一下嘴角,拿起一旁的茶壺優雅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就怕她們蠢到用自以爲是的小聰明來做蠢事。”蘇櫟說完,往熱熱鬧鬧的大廳裏看去。

馨兒和南宮黎手中的各自端着一個大盤子。

南宮黎看着各種美食,早已經垂涎三尺。

從肉到水果,在到果汁美酒,這是她見過的最豐富的膳食。

“馨兒,給我拿一條烤魚,看起來好好吃。”南宮黎盤中已經滿滿的了,一隻手讓她有些端不了了。

“好!”馨兒微微一笑,快速的給她夾了烤魚。

“阿黎,我先把這些端回去給哥哥和嶽哥哥,一會再回來拿。”

“好的,馨兒。”南宮黎顧不上回頭,只顧得上答應她。

馨兒看着她搖了搖頭,端着手中的膳食往回走。

不遠處的秦詩語一看,給不遠處安排好的人使了一個眼色。

一名男子微微點了點頭。

秦詩語微微一笑,快速地走過去。

“馨兒小姐,你也過來拿膳食嗎?”秦詩語熱情的和馨兒打聲招呼!

馨兒淡然一笑,:“秦小姐也來了。”

馨兒笑意不達眼底,顯得有幾分淡漠。

秦詩語看着這樣的馨兒,嘴角邊的笑容微微有幾分不自在。

這馨兒還真是不喜歡她,可是沒關係,成爲她的大嫂之後,她不喜歡也得喜歡。

“嗯,這裏還是我第一次來呢,今日真是大開眼界了……啊!”

秦詩語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她身後一名男子狠狠地撞了秦詩語一下。

撞擊的力度太大,秦詩語整個人往馨兒身上僕去。

馨兒璀璨奪目的美眸猛地一凜,快速的往後退了幾步。

眼看着秦詩語的身子就要往地上栽倒。

馨兒不想引起任何騷動,這畢竟是自己家的地盤。

她快速地用玄力拖住秦詩語。

手中的食物,被她單手託往身後。

有一名男子又微微靠近了馨兒手中的食物。

他袖子微微揚了揚,隨後,快速地離開。

“你怎麼走路的?”秦詩語站穩以後,回頭衝着身後的男子吼了吼。

“對不起,這位小姐,人太多了,我一時沒注意。”那名男子一臉內疚。

秦詩語咬了咬脣,沒有說話。

而是看着馨兒,:“馨兒小姐,謝謝你!”

馨兒淡淡一笑,沒有說話,端着手中的食物往包間裏走去。

秦詩語也不計較,往不遠處的角落裏看去。

有幾個世家小姐已經逼着南宮黎往外走了。

秦詩語一看,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

南宮黎,你是鬥不過我的。

秦詩語走到一旁放果汁的地方,端了一罐用漂亮陶瓷裝着的果汁。

坐到一旁若無其事的喝了起來。

目光微微看向不遠處,有一名男子對着她輕輕點了點頭。

秦詩語一看,微微一笑,低頭,認真的品嚐這手中的果汁。

這蘇櫟所做的每一事情都令人刮目相看,這樣的用膳方式,他也能想得出來。 南宮黎怎麼都想不到,自己會被一羣世家小姐圍攻,而且還一步一步的把她逼出了大廳。

南宮黎手中滿滿的端着一旁食物,警惕的看着圍着自己的幾位世家小姐。

她冷聲問道:“你們想幹什麼?”

一名濃妝豔抹的女子看着南宮黎,微微挑眉。

趾高氣揚地說道:“你撞了本小姐,連一聲道歉都話都不想說,就想走了嗎?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南宮黎微微蹙眉,想起剛剛自己沒有碰到別人,倒是被別人撞了一下,手中的盤子都差點掉在地上了,她偏頭看過去,卻發現那女人已經轉身,看了看衣着,原來是這個女人撞了她。

“剛剛分明就是你撞了我,怎麼變成我撞了你了?有你這樣不講理的人?”南宮黎的聲音冷了幾分。

這幾個女人分明就是來找麻煩的。

女子微微扯出一抹冷笑,那一臉厚厚的粉底瞬間龜裂,帶着幾分猙獰,聲音微微大了幾分:“本小姐說,是你撞了我,沒有道歉。”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這麼沒禮貌?撞到人連聲道歉都不會說。”旁邊的另一名穿着粉衣小姐的女子目光輕蔑地看着南宮黎。

“是呀,再看看她那一大托盤食物,她是豬嗎?一個人居然能吃那麼多。”

“唉,你們可別亂說,人家可是一個大美人呢,是豬又怎麼了勾引少主呢?少主的眼神可沒有那麼差。”

一羣女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南宮黎瞬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原來,這些女人是嫉妒她和蘇櫟在一起。

哼!這些蠢貨,敢在這裏鬧事,她倒是要看看,她們等一會會有什麼下場?

幾個女人見到南宮黎不反駁,就那樣靜靜的站在,膽子也越來越大,說的話愈發的不堪入耳。

“還能是怎麼勾引了,聽說,是跑到明月閣去勾引的,既然要勾引人,不脫光衣服怎麼行。”

“哎呦!真是丟我們女人的臉。”

各種不堪入耳的聲音,帶着濃濃的嫉妒。

馨兒端着食物回到包間裏,看到南宮黎沒有一起回來,蘇櫟微微蹙眉。

www ▪t tkan ▪¢ ○

“馨兒,南宮黎呢?”

馨兒看着大哥微微一笑:“大哥,看你緊張的,阿黎很開心,說要多拿一點食物,還在拿食物呢,看她的樣子,開心到把什麼都忘了。”

馨兒拿起一塊烤牛肉都給嶽桐梓。

嶽桐梓溫柔一笑,緩緩接了過去。

一口咬下去,又香又嫩,很好吃。

“大哥,你也吃。”馨兒給蘇櫟拿了一些。

蘇櫟看了一眼,沒什麼興趣吃,他也不餓。

馨兒拿起一塊雞肉,輕輕的咬了一口。

猛然地,她水亮的大眼猛地一凜。

快速地看着嶽桐梓手中的牛肉,已經被他吃完了。

“嶽哥哥……”馨兒手中的雞肉瞬間掉在了地上。

蘇櫟和嶽桐梓看着她這個樣子,瞬間緊張不已。

“馨兒,怎麼了?”

撿到一個末世世界 嶽桐梓緊張的看着她。

馨兒依然瞪大眼睛看着他。

看着馨兒瞬間呆愣愣的,蘇櫟也着急了,快速的問道:“馨兒,怎麼了?” “嶽哥哥,你都吃完了嗎?有毒。”馨兒反應過來,慌忙的拿出一粒丹藥塞到嶽桐梓的口中。

“有毒?”嶽桐梓沒有感覺身子有什麼異樣。

“是,是……媚毒?”馨兒感覺自己的聲音都是顫抖着的。

這種媚毒無藥可解,必須陰陽結合。

嶽桐梓一聽,臉色瞬間不好了起來。

媚毒,怎麼會?

果然,身體裏漸漸開始熱了起來。

“馨兒……”嶽桐梓的呼吸開始粗重了起來。

身子也越來越滾燙,嶽桐梓眸底深處狠狠地一縮。

真的是媚藥……。

“嶽哥哥……”馨兒身子微微顫慄着。

她給嶽哥哥吃了一顆丹藥,但是依然解不了毒,這可怎麼辦?

“馨兒,回來的時候,可有什麼不對勁?”蘇櫟滿身戾氣,滿臉陰鷙。

居然有人敢給他蘇櫟添亂,不知死活!

“秦詩語被人撞到,差點撲到我的身上,當時馨兒用玄力托住了她,她應該沒有機會下毒纔是……等等,當時托盤被我放到了身後,那是……”馨兒緊緊的咬着脣,若是有人要下毒。

也會是在那個時候有機會。

也只有在那一瞬間,她無法察覺到。

該死的!她真大意。

秦詩語,很好!

她還是沒有忍住,很好,好得很,敢在他蘇櫟的地盤上做這樣的事情。

她不想活,他就成全她。

“大哥,怎麼辦?嶽哥哥他……”馨兒可不想看到嶽哥哥和別的女人上了牀榻。

蘇櫟看了一眼臉色漲紅的嶽桐梓。

心裏怒火中燒,此刻也只能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

他突然認真的看着妹妹,“馨兒,你告訴大哥,你是不是也喜歡嶽大哥?”

馨兒咬着脣,沒有一絲猶豫,快速地點了點頭。

她何止是喜歡嶽哥哥,她是愛嶽哥哥的。

他也知道哥哥的意思,她願意爲嶽哥哥解毒。

“馨兒,如果你不想讓嶽大哥和其他女人……,那你就是嶽大哥最好的解藥。”

蘇櫟知道,今日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衝着自己來的。

卻無辜讓嶽大哥受到了牽連。

“不,這樣我會傷害到馨兒的。”嶽桐梓一字一句充滿了拒絕。

他的馨兒那麼嬌弱,那麼美好,他怎麼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要了她。

“嶽哥哥,如果不那樣做,你會死的。”馨兒目光堅定的突然抓住嶽桐梓的手。

他的體溫,燙得嚇人。

“嶽哥哥,我願意爲你解毒。”馨兒快速地說道。

而嶽桐梓,在馨兒碰到她的瞬間。

差點瞬間失去理智,他白皙飽滿的額頭上,清筋暴露,豆大的汗水往下流。

他快速地甩開馨兒的手,別開臉說道:“少主,帶……帶馨兒離開。”嶽桐梓目光痛苦的凝視着馨兒,他知道馨兒願意爲他解毒。

也知道,馨兒也喜歡他,正因爲這樣,他更不能這樣做。

可是那美好的瞬間,如果可以,他想在他們的洞房花燭夜給她一個完美的,美好的回憶!

絕對……絕對不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要了馨兒,馨兒會很痛苦的。 馨兒看着自己被甩開得雙手,手上還餘留着他滾燙的溫度。

他不要她嗎?

她放棄矜持,她都說了,她願意,可是……嶽哥哥居然這樣做。

嶽哥哥……嫌棄她嗎?

馨兒的絕美的臉上,晶瑩剔透的淚水瞬間滑落。

滾燙的淚水,瞬間灼傷了她的心。

“嶽哥哥……”馨兒哽咽喊道,她不能走,他走了嶽哥哥會死的。

“走啊!”嶽桐梓怒聲吼道!

他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快速的往自己身上刺去。

“啊!”馨兒大驚失色,看着他寧願自殘也不肯要自己。

馨兒瞬間死心了。

“嶽哥哥,我走,我走就是了。”馨兒跌跌撞撞的起身,根本就不用蘇櫟送,直接就往外跑去。

“馨兒……”蘇櫟着急的喊道。

蘇櫟也知道嶽大哥心裏的想法,他捨不得傷害馨兒半分。

“少主,打暈我!”嶽桐梓的胸口,已經沾滿了血跡。

“嶽大哥……”

“少主,快一點!”嶽桐梓覺得自己的身體裏快要爆炸了。

他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嶽大哥,馨兒願意,你不願意,你可知道,馨兒會有多傷心。”

嶽桐梓咬牙切齒的忍耐着身體裏一波又一波的痛苦襲來,他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馨兒……嶽桐梓緊緊的咬着脣瓣。

他捨不得傷害她!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未經人事,她承受不了他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