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了一陣,眼前忽然豁然開朗。

他定眼一瞧,發現已經回到了楓林之中,不遠處,站着聶無雙與阿祁。 臥槽!還真選對了! 肖遙心頭一喜,立刻朝着聶無雙和阿祁走了過去, 聶無雙笑盈盈地看着他,阿祁也興奮地朝他招手。 他剛走了沒幾步,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瑪了個蛋! 聶無雙的表情怎麼怪怪的,笑得怎麼這麼

他定眼一瞧,發現已經回到了楓林之中,不遠處,站着聶無雙與阿祁。

臥槽!還真選對了!

肖遙心頭一喜,立刻朝着聶無雙和阿祁走了過去,

聶無雙笑盈盈地看着他,阿祁也興奮地朝他招手。

他剛走了沒幾步,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瑪了個蛋!

聶無雙的表情怎麼怪怪的,笑得怎麼這麼猥瑣呢?

還有阿祁,見到老子,居然沒有第一時間衝過來,這尼瑪不合常理啊!

他心裏正琢磨着,林全與歐陽羋屠也穿過虛空之門,來到了他身旁,林全見到聶無雙,驚喜地喊道:“聶公子,您……您怎麼也來了?”

聶無雙微笑着衝他點了點頭,說:“我是爲了你女兒而來。”

“真的!真是太感謝了,聶公子,我真沒想到您竟然能來。”

林全一邊表達謝意,一邊朝着聶無雙走了過去,

剛走了沒幾步,肖遙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他。

“林叔叔,先等等!”

“怎……怎麼了?”

肖遙衝聶無雙淡淡一笑,問道:“聶大公子,你答應我的事,沒忘吧?”

聶無雙先是一怔,隨即說道:“當然沒忘。”

“沒忘就好,那麻煩你跟我說說,是什麼事?”

“你這是怎麼了?爲何無緣無故忽然問起這個?”聶無雙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肖遙說:“我只是想讓你再確認一下,說吧。”

聶無雙並沒有回答,他看着肖遙,神色忽然發生了變化,竟就當着肖遙與林全的面,完全變了模樣。變成了一隻青面獠牙的惡鬼形象,阿祁也變了,同樣變成了青面獠牙的惡鬼。

林全大驚失色,結結巴巴地說:“聶……聶公子,您……您怎麼……”

他話沒有說完,肖遙一把將他拉到身後,說道:“他不是聶無雙! 蜜愛老公寵上天 TM的咱們並沒有離開那處虛空幻境,而是進入了更深層次的幻境!”

“什……什麼!?”

林全的臉色陡然變得煞白。

肖遙對歐陽羋屠說道:“米兔,你保護林叔叔!”

“是!主公。”

歐陽羋屠立刻拔出鬼刀,守在林全身旁。

林全雖然看不見歐陽羋屠,但歐陽羋屠拔刀的剎那間,他眼前有一道寒光閃過。

他扭頭張望着四周,緊張地問道:“肖……肖大師,您……您剛剛是在跟誰說話啊?”

“林叔叔您別管,總之米兔會保護你,至於這些妖魔鬼怪,我來對付。”

肖遙話音剛落,兩隻青面獠牙的惡鬼發出齊聲尖嘯,以極快的速度朝肖遙撲了過來,肖遙急忙催動辟邪劍氣。 數道金光劍氣飛射而出,直射向兩隻惡鬼。

然而讓肖遙沒有想到的是,兩隻惡鬼的反應十分敏捷,身形迅速一閃,躲過了劍氣,轉眼間便已經撲到了肖遙跟前。

一隻惡鬼擡爪朝着肖遙的面門橫掃而來。

肖遙急忙擡臂一擋。

他使得是麒麟臂,然而在手臂碰到惡鬼長爪的剎那間,他竟然感覺手臂震得生疼。

臥槽!

這尼瑪是什麼鬼?

居然擁有如此強悍的力量。

惡鬼又用另一隻長爪對肖遙發起了攻擊,肖遙只得硬着頭皮招架,而另一隻青面獠牙的惡鬼則撲向了林全,還好有歐陽羋屠在,揮舞鬼刀擋住了惡鬼。

雙方一時之間打得難解難分。

肖遙催動辟邪劍氣攻擊惡鬼,但即使是面對面零距離,對方竟然也能輕鬆躲過劍氣,便彷彿事先知道劍氣的攻擊軌跡一般。

而且,他還發現,自己使出的力量越強,對方迸發出來的力量也會變得越大。

他一心只想儘快將對方擊倒,於是將心一橫,耗費600點陽氣值,使出了龍魂之力。

肖遙的龍魂之力如今已經達到9級,比不使用龍魂之力的情況下,要強三十倍不止,堪比神魔之力。

他原本以爲,使出了龍魂之力,惡鬼肯定扛不住,應該能夠輕鬆將其擊倒,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的拳頭與惡鬼的大掌相碰擊的剎那間,他竟然感覺到了一股無比強勁的衝極力,身體當即橫飛了出去,足足飛出十幾米遠,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還好有金鐘罩技能護體,肖遙倒是沒有受傷,他站起身來,看着也被強勁的衝擊力衝得連連退卻的惡鬼,有些不敢相信。

臥了個槽!

這怎麼可能!

老子可是使出了龍魂之力,區區惡鬼而已,甚至連鬼將都不是,又怎麼可能扛得住!?

問題是,它不但扛住了,而且迸發出了更爲強勁的力量,把老子給幹翻了。

肖遙正感到震驚,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宿主你面對的是鏡像幻象,想要將其打敗,不是看你的力量有多強,而是得先破除鏡像。”

“鏡像?”

肖遙微微一怔,忙追問道:“鏡像是什麼鬼?”

“所謂鏡像,就像照鏡子一般。”

“照鏡子?”

肖遙微怔片刻,恍然大悟,

“合着老子其實是在跟鏡子裏的自己打鬥?”

“可以這麼說。”

“我說呢!難怪我使的力氣越大,它也變得越強,而且總能躲過老子的劍氣。”

肖遙轉頭看了一眼歐陽羋屠,只見他正欲另一隻惡鬼殺得難解難分。歐陽羋屠顯然已經使出了全力,卻絲毫不能佔據上風。

這也難怪,這世上有誰能夠戰勝自己的影子,或者說,比自己的影子更快呢!

肖遙急忙衝歐陽羋屠喊道:“米兔!他是你的影子,你不可能殺得了他,別跟他耗費太多氣力!你先拖着他,待我來想辦法。”

歐陽羋屠很快明白了肖遙的意思,不再那麼拼了,果不其然,與他相鬥的惡鬼似乎一下子變弱了許多。

肖遙急忙衝系統問道:

“快說!老子怎麼才能解決這玩意兒?”

系統反問:

“如果你要消除自己在鏡子當中的鏡像,會怎麼做?”

肖遙想當然地回答:“那還用說麼!當然是把鏡子打碎了。”

“如果你打碎鏡子,非但不能消除鏡像,反而會製造出更多的鏡像。”

肖遙微微一怔,仔細一想,對啊!

霸愛成婚 如果鏡子碎裂成幾十塊,那麼在每一塊鏡子碎片上都會有一個鏡像。

瑪了個蛋!

要是出現十幾個實力跟老子完全不相伯仲的惡鬼,那搞個毛啊!

想到這,肖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又連忙衝系統問道:“那你說,老子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還沒等系統回答,惡鬼又尖嘯着朝他撲了過來。

肖遙不敢再與惡鬼硬碰硬,於是左躲右閃,躲避惡鬼的攻擊。

這樣一來,惡鬼的攻擊力減弱了不少。

而且他運用了金鐘罩技能,即使偶爾被惡鬼擊中身體,也沒什麼大礙。

雖然一時半會兒惡鬼很難對他們造成致命傷害,但這樣耗下去可不是辦法,肖遙一邊躲避着惡鬼的攻擊,一邊在心裏默問系統:

“你TM直說吧,老子到底怎麼才能消除鏡像?”

“要消除鏡像,很簡單啊!你想想在什麼情況下,鏡子裏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尼瑪!怎麼可能在鏡子裏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呢!除非老子隱形……”

肖遙說到這,忽然腦子裏一激靈,

等等!隱形!?

對啊!老子怎麼把這茬忘了啊,老子可以運用遁匿技能啊。這樣一來,鏡像不就不存在了麼!

想到這,肖遙顧不得那麼多,立刻使出了遁匿技能,他的身體憑空消失,不見了蹤影,神奇的一幕出現了,本來還在攻擊他的惡鬼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嘯,化作一縷青煙,也消失地無影無蹤。

這法子果然奏效!

肖遙心頭暗喜,他又悄悄靠近歐陽羋屠,催動辟邪劍氣,對正在與歐陽羋屠打鬥的鬼邪發起了攻擊。

這鬼邪相當於歐陽羋屠的鏡像,它雖然能夠準確躲開歐陽羋屠的攻擊,但對處於隱匿狀態的肖遙卻毫無防範,它被凌厲的劍氣擊中了腦門,當即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嘯,隨即也化作青煙,迅速消散。

總算將鏡像都消除了,肖遙長長地舒了口氣。

歐陽羋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手握鬼刀警覺地查看着周圍。

肖遙開始說道:“米兔,我在這兒呢。”

“主人,你隱身了?”

歐陽羋屠很是驚喜。

肖遙解釋:“剛纔那倆惡鬼其實是我倆的鏡像,所以,我倆無論如何也不能將自個兒的鏡像幹掉。只有隱身了,鏡像纔會自行消失。然後我再隱身,幫你幹掉你的鏡像。”

“原來隱身就行,主人你怎麼不早說呢。這樣的話,末將方纔隱身就好了。”

“呃……”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回過神來,

瑪了個蛋!

是啊!歐陽羋屠是鬼靈之軀,它也可以隱身啊,老子怎麼忘了這個呢。 肖遙在歐陽羋屠面前現出了身,歐陽羋屠衝他問道:“主公,現在我們該去哪兒?”

“當然是離開這……”

肖遙話說到一半,忽然腦子一激靈,

等等!

鏡像已經被消除,爲什麼幻境並沒有消失呢?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宿主你們別忘了,你們有三個人。”

“三個人?”

肖遙立刻轉頭,看向站在不遠處,嚇得渾身瑟瑟發抖,臉色煞白的林全。

他恍然頓悟,不僅僅他和歐陽羋屠有鏡像,林全也有!

紅顏錯 瑪了個蛋!

他的鏡像又在哪兒呢?

肖遙扭頭看了看周圍,一個人影都沒有。

他又運用火眼金睛技能仔細探查,誰知就在這時,站他身旁的歐陽羋屠喊道:“主公,快看!”

肖遙立刻轉過頭來,不由得大吃一驚,居然出現了兩個林全!

而且兩個林全站在一塊,無論模樣還是神態,幾乎一模一樣,估計沒人能夠分辨得出來。

瑪了個蛋!

林全的鏡像終於出現了,居然生得跟林全一模一樣,老子跟林全本來就不是很熟,這下子該怎麼分辨?

肖遙立刻轉頭問歐陽羋屠:“米兔,你剛剛有沒有注意,哪個是後來變出來的?”

“回稟主公,末將方纔並未注意到,一轉頭就看到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肖遙緩步朝兩個林全走了過去,沒想到兩人一齊迎上前來,並幾乎齊聲說道:“肖大師,你快……快看看,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怎麼出來一個跟……跟我一模一樣的人啊?”

我勒個去!

他倆居然連說話的語氣、語速都一模一樣。

這尼瑪簡直就是克隆嘛!

豪門家族:替代你的新夫人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對兩個林全說道:“林叔叔您彆着急,現在,你倆當中肯定有一個是真的,一個是假的,但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我一定能分辨出來,你倆先離遠點兒。”

聽肖遙這麼一說,兩個林全立刻分開,相互看對方的眼神之中,都充滿了驚恐的神色。

哎!

這鏡像未免也太逼真了吧,只能私下問他倆一些問題了,如果答不上來的話,那肯定就是假的了。

肖遙讓他倆分開足有十五六米遠,並讓歐陽羋屠守住其中一個,他則走到另一個身旁,壓低聲音說:“林叔叔,我現在沒法分別你倆誰是真的,只能用排除嫌疑的方式,所以,現在得問您一些私隱性的問題,您得如實回答我。”

對方立刻點頭:“肖大師您有什麼話儘管問,林某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林沐雨是誰?”肖遙問道。

“是我的小女兒。”

“那她和你大女兒林沐曦是什麼關係?”肖遙追問。

林全嘆了口氣,“唉,肖大師您是知道的,沐雨和沐曦是雙魂同體,白天是沐曦,夜晚便是沐雨。”

聽林全這麼一說,肖遙立刻斷定,這是真的林全,畢竟這件事知道的沒幾個,如果是林全的鏡像的話,絕不可能知道。

那麼,另一個林全就是鏡像了。

肖遙立刻轉頭,望向站在二十米開外站在歐陽羋屠身旁的另一個林全,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他緩步朝着那個林全走了過去,離着還有好幾米遠,站在歐陽羋屠身旁的林全迫不及待地衝他喊道:“肖大師!我……我是真的林全,你快把那個假的幹掉!”

肖遙冷冷一笑,“是麼?可我怎麼覺得,他是真的呢。”

“哎!肖大師你……你這是什麼話!?我一大活人在這兒,他……他怎麼可能是真的呢!”

林全大叫了起來。

肖遙語氣平靜地說:“你先別激動,我且問你,林沐雨是誰?”

“當然是我女兒啊!我說肖大師,你……你怎麼問這個?”

“那林沐雨和林沐曦是什麼關係?”肖遙將剛纔問另一位林全的問題又問了一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