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知道天依是與白衣女子一起活了千年多的‘老妖怪’,但她表現出來的能力還是讓王昃心驚的。

靈氣,她已經不僅僅是運用那麼簡單了,彷彿靈氣與她成爲了一體,這天地間的萬物也與她相契合。 一劍刺出,整個平地中都是她的影子,彷彿爆炸的火光鋪天蓋地,又似無數飛燕,離巢狂舞。 風聲,劍聲,塵土飛揚的摩擦聲,陽光,寒光,視線射出的精光。 無處不在,又好似她從未移動過。 隨後,一

靈氣,她已經不僅僅是運用那麼簡單了,彷彿靈氣與她成爲了一體,這天地間的萬物也與她相契合。

一劍刺出,整個平地中都是她的影子,彷彿爆炸的火光鋪天蓋地,又似無數飛燕,離巢狂舞。

風聲,劍聲,塵土飛揚的摩擦聲,陽光,寒光,視線射出的精光。

無處不在,又好似她從未移動過。

隨後,一切歸於平靜。

天依緩慢的收回長劍,就好似所有的鳥兒都歸巢,熙熙攘攘變成了萬籟俱寂。

女戰士噗通一聲跌落在地上,她試圖站起來,但嘗試了三次,依舊倒下了。

身上無數的傷口流淌着並不多的鮮血,心神的疲憊遠比身體上的傷來的更重。

天依有分寸,沒有一劍傷到要害,所以……女戰士還活着,但也僅僅是活着而已。

不過最讓王昃氣憤的是,絕對是故意的,天依絕對是故意沒有破壞女戰士身上爲數不多的衣服!

在場所有的男人,齊刷刷的嘆了一口氣。

魁梧男衝了上去,將女戰士救了下來,老者並未再派人上場,而是從他出現以來,第一次移動了自己的位置。

從那飛船前端,向場地中間走去。

“不錯,你們的能力讓我驚訝,之前的王昃,如今的你們,讓我對於地球的現狀有了更充分的瞭解。”

說着,老者還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時雨,顯然是怪罪他‘情報出錯’。

其實這倒真是冤枉了時雨了,他離開的這段‘極短’的時間,地球上可是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就看老者輕輕擡起手來,口中小聲念出一段咒文,隨後在他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個散發着藍色光芒的法陣。

這……纔是真正的法陣,由各種古怪的符號和文字組成了看起來亂,但感覺很和諧的詭異圖案。

法陣一閃,一道驚雷突然從那個圖形中飛了出來,卻沒有攻擊顧天一或者天依,而是直接向上,衝到天空中,穿透幾朵白雲,留下一個巨大的‘空洞’後,便消失了。

隨後,老者面前的陣法也消失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但接下來,也就是不到兩三秒的功夫,天空突然出現了一片烏雲,那麼突兀,那麼詭異。

烏雲很低,低到彷彿只要擡起手就能夠的到。

蕭蕭春雨潤華年 ‘吼!~’一聲巨大的咆哮聲從烏雲中透了出來。

烏雲翻滾着,彷彿一個氣態的‘蛋’,而它即將要孵化出來什麼一樣。

突然,太過突然的,幾乎沒有任何反應過來的,一隻手臂從烏雲中急速躥出,彷彿要把這天地都抓開一般,事實上,隨着這快速的無與倫比的一抓之後,地面上出現了三條起碼有一米深數十米長的大坑。

太快了,連王昃都是恍惚了一下,才發現顧天一和天依已經出現在極遠的地方。

天依緊緊抱着顧天一,她嘴角滲着鮮血,而她的傷勢絕對要比顧天一好上很多。

臉色慘白,不知還有沒有氣息,兩條手臂耷拉在那裏,彷彿已經不屬於身體,顧天一這輩子應該都沒這麼慘過。

王昃心中大駭。

話說這老頭夠狠的啊,要不就不動手,一動手就是殺招,直接致人死命啊。

而現在最主要的,是那片烏雲還沒有散啊,這招數顯然還不算完的!

王昃猛地就站了起來,想要衝下去救人,再不濟……也能把他們扔到小世界裏面去啊,至於自己……瑪雅人死活都不會殺掉自己的。

他有這個自信。

正這時,女神大人卻喝道:“不要妄動!”

“可是小一他……”

“放心吧,你看他的表情。”

王昃愣了一下,也冷靜了下來,仔細觀察顧天一與天依的表情,果然看到他們雖然受了重傷,但顯然沒有‘頹廢’或者‘恐懼’的表情,而是一種……幸災樂禍?!

王昃沒事對人說‘你要倒黴了!’就是這種表情啊,因爲有女神大人會給自己找回場面啊,可是他們……

“呃……”他整個人一下子就定在了那裏,因爲他想到了一個不太可能但對於現在來說卻又是最可能的狀況。

烏雲依舊在變幻,之前是一隻手臂突襲,現在,卻是在黑影后面露出一隻巨大無比的眼睛,深邃而恐怖。

因爲王昃能夠看清楚,那一隻大眼睛竟然是由無數只小眼睛組成的!每一隻還輪換着眨着,弄得王昃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股間都有種尿意。

猛然間,所有的小眼睛都瞬間睜圓,每一個都發出微弱的,但卻逐漸匯聚到一起的光芒。

最終,一道堪比卡車粗細的光線從那巨眼中射了出來,就像鐳射光線。

目標,正是顧天一兩人。

這道光線從發出到擊中目標,肯定用不上百分之一秒,衆人也只能看到光線的殘影而已。

但就在這極短的時間之內,一隻巨大的‘爪子’從地下突了出來,擋在顧天一和天依的面前,只是那麼輕輕的一彈,彷彿是彈走指甲上的一塊鼻屎……

那光線竟然瞬間幻滅了,破碎了,化成無數星星點點,馬上消失了。

爪子極像鷹爪,四根指頭,三前一後,尖尖的指甲好似長矛的利刃。

卻帶着微小的彎曲。

隨後,爪子‘握’了起來,四個指甲幾乎都要碰在了一起,而指甲中間的微小的空隙中,立時出現了一個很小很小的光球。

但這個‘小’也僅僅是對於巨大的爪子而言的,如果拿人去對比,起碼有兩個人頭大小。

光球馬上凝聚成了‘實體’,好似一顆水晶珠子。

又是一彈,真的就是‘彈鼻屎’一樣,珠子直接奔向空中烏雲,一閃而沒。

隨後,又是一閃,不過這次卻是整朵烏雲閃爍起來。

‘嗷!!’巨大的吼叫聲,不知是痛苦還是憤怒。

‘轟!’的一聲,烏雲散了,所有的雲都散了,空中只留下一箇中間虛空,而四周彷彿魚鱗雲一般的怪異場景。

而就在烏雲散去的同時,瑪雅老者突然打了一個蹌踉,口中鮮血吐了出來,滴落在青黃色的土地上,顯得格外刺眼。

王昃眼皮抖啊抖的,他重重吞了口口水,嘟囔道:“操!那貨果然來了!” 神龍是美好的,福瑞的,偉大的,讓所有男人或者說男孩嚮往的,但……前提是沒有親眼見過的情況下。

巨大,可以讓人增加虔誠之心,卑微之心,敬畏之心,但……前提是沒有大到這種程度。

連王昃這種膽子大到幾乎到了沒心沒肺級別的人,在見到它第一次的時候,也差點大小便失禁了,狗屁的敬畏,狗屁的驚喜,完全就是害怕,恐怖。

如果要列舉這世界上王昃最不想見到的東西,其實……相對於神龍出現,他甚至可以接受黑石封印中的傢伙出來,起碼那貨還能交流不是。

而此時場中的老者,眼睛都綠了,他感覺到不可思議,一種從‘神’直接貶爲‘螻蟻’的感覺,壓抑的讓他窒息。

先是用奇怪的語言大聲吼叫了幾下,隨後又用天朝語說道:“那是什麼?!那是什麼?!地球上怎麼可能還有這種存在!”

沒有人知道他在問誰,只有王昃明白,老者是在問他。

站起身無奈的攤了攤手,大聲的吼道:“還沒有你們瑪雅文明的時候,它老人家就睡覺了,到現在才醒來,你不知道當然正常了。”

瑪雅文明,總給人一種彷彿比天朝的歷史還要悠久的樣子,其實……並非如此,整個地球,能有文字記載的文明,天朝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位的,即便那些未留下來的文明,比如……衆神的年代,怕是也要在天朝的文明之後。

起碼……與其說比神靈更早出現的精靈族是天地的‘親兒子’,倒不如說……神龍纔是!

它們太得天獨厚了,到了稍有成就,就能逆天的存在,所以它們近乎無盡的生命中,卻大多伴隨着無盡的睡眠,就像面前這條現在只是伸出爪子的神龍。

‘轟隆!~’

巨大的聲音,伴隨着整個大地都在顫動,這不是錯覺,而是整個島嶼真的在瘋狂的晃動。

所有棲息在這座島嶼上的生物,彷彿都知道那種真正站在食物鏈頂點的存在出現了一般,焦慮,驚恐,四散而逃,雖然它們根本不知道要逃去哪裏。

就像末世中的生靈,僅僅只能逃而已,沒有目的。

隨後,堅硬的土地好似沸騰的水,翻滾起來,擴散開來,一個碩大無比的龍首緩慢的從地底升了起來。

王昃眼皮一陣亂跳,他記得在上學時候玩過一款遊戲,片頭動畫就是類似這樣的場景,看來……但凡大BOSS之類的東西,總喜歡這種驚天動地的登場方式啊……

“如果可以的話,老子也想腳踏七色霞光……”

王昃撇着嘴好陣嘟囔,隨後趕忙在心中喊道:“女神吶,你是正牌貨,你說說現在應該咋辦吧!”

女神大人壓抑住自己狂亂的心情,不冷不熱的說道:“還能怎麼辦?涼拌!你有什麼可怕的?神龍本來就不承擔滅世之類的工作,上次又放過了咱們,算起來它還欠我們的人情,總不會現在突然又把咱們吃掉吧?再說了,我在小世界裏很安全啊。”

“我是說我啊!靠!”

王昃鼻涕都急出來了。

他擁有不管在任何場合都能成爲焦點的‘特性’,這次也……有可能不能免俗了。

果然,神龍大半個身子從地下探出來,晃了晃腦袋上的塵土,睜開超超超級大的眼睛,左右一掃,就瞄向了王昃。

身形微微一晃,碩大的腦袋就出現在了王昃的上空。

“神龍族的污點,我們好久沒見了。”

王昃對於這個稱謂很無語,當然,他對於神龍竟然第一個找自己說話,更加的無語。

相對於他的無語,有人對於神龍的突然出現,就顯得不那麼‘淡定’了。

不如……弗朗特。

他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使勁冒出一句:“偶裏歇特!~”

然後就用全部的力量,支撐自己不昏過去了。

‘帥哥’和‘普通人’等人則是‘一根筋’,腦袋裏面想着‘看我們長官多牛逼?!這種傳說中的生物他都認識,還好像很熟悉的樣子!’

王昃摸了摸鼻子,勉強擠出一絲微笑,說道:“拜託,我也沒做什麼對神龍族不好的事情,總說我是神龍族的污點,這有點冤枉吶。”

神龍很人性化的瞪了他一眼,洪聲道:“得神龍傳承之人,哪一個不是驚才絕豔之輩?不是攪動天下青史留名之人?你再看看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到處閒逛無所事事不說,竟然還被一個怪異的女人看管的老老實實,你說你是不是丟了我們神龍族的臉?”

“呃……”

王昃就是想破了大天去,也沒想到神龍一直看自己不爽,是因爲自己‘對媳婦好’,難道……龍族追求的就是家中惡漢?

顯然,某人把‘妻管嚴’而曲解了。

撇了撇嘴,王昃突然伸出手指着遠處的顧天一說道:“我總比他強吧!”

說完這句話,王昃就發現自己在那麼千分之一秒的時間,看到神龍‘臉紅了’!雖然轉瞬即逝,雖然馬上演變成‘惱羞成怒’,但絕對有!

“你這該死的神龍族的屈辱,爲什麼幫着外人掠奪我們天地的財產?!”

不但發怒,還轉移話題。

王昃指了指瑪雅衆人,問道:“你是說他們?”

神龍族喝道:“當然如此,你還想狡辯不成?!”

王昃的眼皮直接耷拉了下來,木然的看着神龍,腦袋裏面飛速的運轉着。

大約三秒後,他說出了一段讓神龍啞口無言又想把他一口吞了的話。

“我偉大的光輝的無敵的高尚的神龍大人,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幫我解惑?您是無所不知的至高存在,自然知道很多我這個神龍族的恥辱所不知道的事情。”

緩了口氣,繼續道:“瑪雅文明,僅僅是在數千年前崛起的小文明而已,佔地不過一郡之地,人數不過百萬,他們卻能突破天地束縛,破碎虛空到達另外境界,全是因爲他們有一個好祖先,經過調查是一個叫做‘羽蛇’的傢伙。而這個羽蛇……身長數十米,頭上長角,身後有雙翼,能吞雲吐霧橫越天地……這個,您聽着是不是有點耳熟?”

神龍有些發懵了,它感覺到了什麼。

王昃繼續道:“相傳上古時期,龍生九子而子子不同,爲啥一個爹生出來的娃差距會那麼大?我好陣研究之下才發現,原來……它們的母親都不同,所以吶……我自然有理由相信,那個羽蛇就是神龍族的哪個前輩跟什麼蛇精啊狐狸精啊之類的生出來的私生子,流落到這個偏遠的地方,然後弄出了一些小成就,到現在竟然又殺了回來還試圖毀滅全人類,不知道要是真的算起來,是不是都算是那個神龍族前輩的過錯吶?它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所以弄出這麼多倒黴事,而且……如果世間真的沒有第二條神龍的話……那個龍族前輩是不是就是您吶?”

這就是在指着神龍的鼻子大罵,你就是那個該死的敗家子的便宜老爸!

神龍憤怒了,它絕對有憤怒的理由。

巨大的嘴巴直接籠罩在空中,整個天都暗了,想來只要它輕輕合上,王昃就跟着無數的土壤植被一起成了神龍糞便了。

王昃毫不慌亂,攤了攤手說道:“不要這樣嘛,我就是一個求知慾比較高的龍族屈辱嘛,但再怎麼說我也算是半個龍族吧?神龍族難道是可以自相殘殺,還吃自己種族的下等敗類嗎?”

王昃絕對是有恃無恐的,因爲他確確實實的得到了神龍族的傳承,這點連這隻神龍都無法否定,所以才一句一個‘神龍族恥辱’的喊着。

不管是恥辱還是敗類,‘神龍族’這個身份是跑不了的。

張牙舞爪了好半天,果然,神龍很幽怨的嘆了口氣,氣哼哼的嘟囔道:“敗類啊,恥辱啊,神龍族怎麼就出來你這樣一個混蛋,爲什麼龍族的傳承會選擇你吶?!難道……真的是天也有不長眼的時候?”

它當然不理解,因爲神龍傳承是無比神聖的,甚至是不能由神龍自己來決定的,按照它們自己來說,那就是‘龍神’在冥冥之中選定的。

一個倒黴的笨蛋的讓人氣憤的顧天一已經讓這隻神龍無處發泄怒氣了,但好歹顧天一命格奇異,合乎天道至理,生來就具有幾十代‘顧天一’的‘自然傳承’,相當於擁有千年修煉的能力,對於龍族傳承而言倒也算說得過去。

可是這個王昃吶?簡直……簡直就是個奇葩敗類嘛,不但得了龍族的傳承,更是得到了那個被譽爲最接近‘龍神’的‘前輩龍’的傳承吶,那可是萬年都未被‘享用’的傳承啊。

更爲主要的,你王昃既然是走了狗屎運得到了傳承,你總得練出個樣子來吧?先天不成,咱靠後天努力也好啊,可這王昃倒好,從他接受傳承到第一次見到自己,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王昃一點就沒有修煉,連一點‘龍氣’都沒有,這也可以理解成是‘天賦太差’,可這次見面,更是隔了好長時間了,他王昃竟然還是絲毫沒有進步,這就根本不是天賦的問題了,而是慵懶,太懶,或者說……是不是看不起俺們龍族傳承啊?!

其實神龍生氣,大多也是氣在了這點,有些小妒忌,有些恨鐵不成鋼。

因爲……神龍的傳承,是能被神龍自己的族人接受的,它蹲在這個‘傳承神角’之下數萬年的時間,也沒有得到啊。

不過轉瞬間,它也冷靜了下來,仔細的思考了王昃所說的話。

不得不說……大有可能啊!

自己族人包括自己是個什麼秉性,自己是再清楚不過了……

龍嘛,生活作風糜爛了點,都是可以理解的嘛,誰讓咱是‘傳說’吶?

很疑惑的轉過巨大的龍頭,看着有些慌亂的瑪雅遺民,剛要張嘴說些什麼,卻看那老者突然做了幾個奇怪的動作,彷彿像是祭祀,最後更是直接趴在地上,恭敬十足的喊道:“拜見老祖!”

“靠!還真是?!”神龍都忍不住爆出一句髒話。 「不好意思,主人今天不在家!」魯宅高大的府門張開巴掌寬的縫細,管家似乎沒有打算讓他們進去的意思,或許魯肅真的不在府中。

「現在怎麼辦?」趕車的史阿揮動著馬鞭又不敢往馬背上抽,因為他不知道下一站該往哪個方向走。

「公子,你是不是好久都沒有去吳公府了,要不…」孔明突然想起來,在秣陵城內,袁尚還有一段情緣未了,若有吳夫人作主,批文這種事只能算小菜一碟。

「不好吧,經商的事也要去打擾她老人家,會不會顯得我很沒用?」越是在身份尊貴的人面前越礙面子,這是人性的弱點。

「這批貨若是不能按時運到荊襄,那可不只是面子的問題吧公子,對商人來說,信用最為重要!」孔明雖不是地道的經商之人,但有些道理他還是懂的,有時候在利益面前,面子只是一層輕紗,有它沒它照樣活。

「行吧,去吳公府!」袁尚抽搐一下嘴角,很不情願的說道。

「得勒,吳公府!」史阿那一鞭子重重地落在馬背上,老馬只感到疼痛如麻,撒開四蹄一路狂奔,直奔吳公府。

不出一盞茶功夫,吳公府的大門便出現在眾人眼前,只是今日這陣勢有些不一般,府門兩側站立著十來名精裝衛兵,一名武將手執圓環配刀在門前踱步,像是在等候什麼人似的。

「什麼人?」見有兩個人拾步而來想要進府的樣子,那名武將晃了晃手上的大刀,想嚇退他們。

「在下袁尚,是來拜會吳府吳夫人的,還忘這位將軍能夠通稟一二!」袁尚不想多事,於是朝那人行禮,裝出文質彬彬的樣子。

「你,進去通報一聲!」那員將領打量二人一番,見不像什麼無聊的人,也不問何事,隨意指著名下屬便安排他去裡面通報。

進去沒多久,那名士兵匆匆跑出來,嘴裡喘著粗氣,他朝將軍喊道:「主公吩咐請他們進去!「

不是放也不是讓,竟然用到請字,那武將疑遲了一下,想必眼前不是位小人物,於是上前朝袁尚拱拱手:」在下徐盛徐文向,袁公子裡面請!「

「徐將軍不必客氣,今日有公事在身,改日當請將軍一飲!」看這傢伙便是精通官道之人,光聽一個請字便改變自己的態度,還故意把姓名留下,顯然是想巴結一番自己,正中袁尚下懷,多認識點孫權手下的人,對經商有好處。

二人留下史阿看馬,掠過徐盛朝府內走去。

「那衛兵剛才說到主公二字,因該是孫權也在裡面!」孔明善意地提醒袁尚,孫權在這裡,應該想想如何說話才是。

「嗯,來得正好!」袁尚心裡緊張地醞釀著,嘴裡絲毫不落下風。

在管家的迎候下兩人踏進大廳,迎接他們的是一片死寂,並不是廳內沒有人,吳夫人、孫權都在,甚至連張昭、張紘這種稀客也扯著白鬍子坐在旁邊,魯肅原來也在,難怪在府上找不著人。

江東的重臣除了周瑜竟然同時都在,定然是發現某種大事,要不然也不會這麼興師動眾,況且還是在吳公府集會,這事太過蹊蹺,準備一路的袁尚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場景。

「顯甫老弟,你來了,坐坐!」一向疼愛袁尚的老太太今日竟然面無表情,反倒是孫權陪笑,指著兩個空位招呼客人坐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