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臉一點都不紅。

王昃也點了點頭,突然嘴角咧開,笑道:“河豚啊,嘿嘿……做生魚片那可是極品啊!” 這是事實,如果生魚片也能有級別的話,河豚便是‘帝王’!再也沒有任何一種魚類或者肉類能與它鮮美的肉質相提並論了。 舔了舔嘴脣,不等王昃發話,‘狗腿帥哥’就趕忙從研究員那裏‘借’來了必要的工具和炊具。 尤

王昃也點了點頭,突然嘴角咧開,笑道:“河豚啊,嘿嘿……做生魚片那可是極品啊!”

這是事實,如果生魚片也能有級別的話,河豚便是‘帝王’!再也沒有任何一種魚類或者肉類能與它鮮美的肉質相提並論了。

舔了舔嘴脣,不等王昃發話,‘狗腿帥哥’就趕忙從研究員那裏‘借’來了必要的工具和炊具。

尤其是很小心的刷了一個盤子,弄得比鏡子都乾淨。

王昃手持飛劍,用一種‘遊樂’之心很仔細的把那不到巴掌大小的魚身切成很薄的小片,一片片又在盤子裏面擺好。

一點血腥味都沒有。

反而……魚肉上散發出一股子的清香,說不上來是那種性質的味道,湖水的甘冽?草木芬芳?日月精華?都不像,果香?也有些不同。

但確實很好聞。

又吞了口口水,從小世界中拿出來上好的芥末和醬油,想了一會,還是先什麼都不沾的吃一小片。

魚肉入口,王昃瞬間睜大了眼睛,裏面全是驚喜與錯愕。 驚喜的是,這魚肉實在是太鮮美了,沒有一點魚腥味不說,飽含那種迷人香氣的同時,還極有嚼勁,彷彿要把牙齒都彈開一般。

至於讓他錯愕的地方,是這條魚的肉質裏面……爲什麼會出現靈氣?!

這是一種感覺不出來的靈氣,彷彿深深紮根在魚肉之中,只有吃下去,到了肚子裏,才能感覺到那股靈氣的存在。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這就意味着靈氣並未是這條魚後天吸收的,而是它天生就有,還蘊藏在血肉之中。

天吶,那對於普通修煉者來說,這簡直就是世間最美的食物了!

一羣人看着他的表情,都開始流起了口水。

但湖邊釣魚的規矩就是這樣,誰釣的誰吃,其他人都不能要,除非人家給。

帥哥有點忍不住,看着那在陽光下泛着白色油光的魚肉,問道:“那個……長官,味道怎麼樣?”

就像小孩子指着一個心儀的東西卻問‘那是什麼啊?’一樣。

王昃嘿嘿一笑,從一盤肉片中挑出一個最小最小的‘誤切’的小指甲一樣的魚肉夾起來遞給他,說道:“爺賞你的!”

帥哥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反而有點受寵若驚,趕忙雙手接過,然後就扔進嘴裏。

本來他把這個當作是王昃‘賜’給他的一個普通的食物,可是進到嘴裏才知道,這哪裏是食物,這分明是靈丹妙藥啊!

這麼一小口,要是牙口稍微差一點的,沒咬到就得塞進牙縫裏的東西,卻對他的身體改造,比十天的苦練還要多一點。

甚至他都忘記了這魚肉的味道,完全被它的‘療效’征服了。

可是……他發現王昃明顯沒有再給他一塊的意思。

就在那裏一口一口美美的吃着,都不管這幫人的口水都要流成河了。

越是吃,王昃對這個湖越感興趣。

怪不得神龍會想要這片土地,就光說這小魚就已經‘值回票價’了。

但是,明顯王昃的驚喜還沒有結束。

正當吃掉最後一塊魚肉,抹着嘴想要再釣一條上來的時候,‘普通人’領着五名黑水營的將士回來了。

“報告長官,我們發現羅亞爾島上有異常。”

“啥?米國國家公園裏面有異常?什麼異常?難道他們會發現不了?”

“報告長官,很明顯的異常……”

……

被‘普通人’領到地方,王昃才知道他們口中的異常是什麼,還真是……很異常啊。

這是一片平整的地面,草木很少,與周圍羣山峻嶺的感覺不同,更是不同於東部的懸崖峭壁。

而居中的地方,竟然有一個黑色的‘圖案’,很大很大的圖案。

呈螺旋形,從中向四周擴散,每一條黑線都是等寬的,但中間的空隙卻逐漸加大,很規整。

十二名研究員趕忙衝了上去,對它進行仔細的測量。

發現這些間距是按照一定規律逐漸增加的,每兩條相鄰的空隙,相差的數值都有相同的。

太規整了,即便人爲去畫,也未必能畫的這麼好。

同樣的,他們對黑色土壤進行了測量,發現這些土並不是來自於其他地方,而就是原本的土,只是經歷過高溫的處理才變黑的。

而且……起碼是四千度以上的高溫。

四千度,彷彿不算高的樣子,但事實上火柴燃燒的溫度只有三百度左右,菸頭被添加上助燃劑,才能達到八百度,而一般的鍊鋼爐,也只能做到一千五百度而已,便可以輕易的將幾頓重的鋼鐵變成‘液體’。

用這麼高的溫度畫出這樣一個規整的圖形,如果讓這些科研人員來做的話,也需要很專業很巨大的機器,配合長時間的工作才能達成。

而這裏畢竟是國家公園,每天來這裏旅遊的人不計其數,任何一個角落也不敢保證長時間沒有人光臨,所以這就顯得詭異了。

一名研究員沉吟一會,隨後便拿出手機說了一大通。

知道王昃聽不懂,帥哥在一旁翻譯道:“他是在說讓政府驅散這裏的遊客,而且……要讓一個叫做‘九號地區’的人過來這裏。”

九號地區,又稱‘九局’,他們被配給了幾乎涉及到各行各業的精英,但表面上又什麼都不做。

其實,它就在王昃曾經去過的那個‘地堡’的裏面,‘葡萄串’上最大的一個分支,而那名研究方塊的‘總管’,就是九號地區的負責人。

外星事件,靈異事件……但凡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們都會負責。

米國的行動效率極快,不多時,幾架軍用直升機就出現在地平線上。

軍隊瞬間把這裏‘戒嚴’了,科學家們紛紛搭建帳篷,從運輸機上運來各式器械。

王昃嘟囔道:“看來……這並不是第一次了,挺有經驗的樣子嘛。”

正這時,跟他有過兩面之緣的弗朗特用那口利落的天朝語說道:“是的王先生,類似這種事情在米國並不算是新鮮事。”

王昃趕忙回過頭,他再次見到弗朗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因爲那個該死的葉零將自己‘騙’走米國方塊的事情給暴露了,他現在是做賊心虛。

但彷彿米國高層並未把這個消息告訴給弗朗特一樣,漆黑的臉上還是帶着溫吞吞的笑容。

王昃鬆了口氣,問道:“都什麼事?跟我說說?”

弗朗特笑道:“再次見到你我很高興,至於那些事情,其實新聞之類的也有過報道,就是外星人的事件,只是大家衆說紛紜罷了。”

王昃眉頭一挑,問道:“那……這些事情在你們看來,又是什麼?”

弗朗特暗自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解釋道:“每年這種圖騰事件,都會發生幾次,比如去年也有七次,不過經過確實,其中六次是人爲的,爲了宣傳旅遊地點或者幾個小孩子想上新聞之類的,剩下那一件也並沒有辦法確定不是人爲搗亂,至於我們怎麼看?那就是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這是你們天朝的諺語,不知道我用的對不對。”

“呃……差不多。”王昃摸了摸鼻子,又問道:“不過你們又是戒嚴又是米國大兵的,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呵呵,王先生您有所不知,但凡出現這種現象,宗教團體,媒體人,以及好奇心重的普通人,都會聚集在這四周,如果,我僅僅是說如果,這一個便是真的,那麼接下來發生的就不僅僅是‘傷亡’而已了,很多人都認爲這樣做還有些不夠吶。”

王昃點了點頭示意理解。

畢竟米國人對於未知的事物,首先想到的就是‘外星人’,也許隨着望遠鏡和航空事業的發展,人們越發覺得自己身處地球的一種‘孤獨感’,那種迫切希望見到‘鄰居’又害怕鄰居上來捅自己幾刀的心情,經過時間的轉化和醞釀下,便成了一個‘默認的存在’。

所有很多人便開始研究附近的星系中,是否存在類似太陽系的星系,裏面是否存在具有氧氣和水源的星球,適不適合生命的成長。

但在王昃看來……都是扯蛋!!

氧氣,水源,恆星能量,大部分科學家或者說所有的科學家都先入爲主的認爲它們是‘生命起源的基礎’。

這種觀點就像是……乞丐在幻想皇帝生活的時候,總是覺得皇帝老兒早上起來就能吃兩個肉餅,還是瘦肉的!

但事實上,接觸過靈氣,接觸過混沌,接觸過信仰之力甚至生命之力的王昃,明白‘生命’纔是一切的基礎。

就像神靈並不需要氧氣和水,任何環境下,都會孕育出屬於這種環境的生命,說不定就有通過呼吸氮氣或者其他未知的奇怪氣體,在體內進行能量轉換的。

一個星球是否存在這生命,不是取決於它是否擁有現在地球上已知的物質,而是是否存在生命之力。

只要有這個,那麼就將會產生適應那個星球條件的生命。

怎麼就不可能有生命體不需要養氣甚至空氣,可以存活在真空和絕對零度之下?

人,不能因爲自己做不到,就認爲沒有其他‘人’可以。

梅時雨 萬幸的是,現代很多科學家也開始有了王昃的這種想法,於是對於外星人猜測已經變成了‘必然’,現在研究的問題只是他們是否對地球感興趣而已。

武道大帝 或者說……是否存在威脅。

而此時的王昃,必然是所有人中‘目光最長遠’的。

他突然走到這個圖形的中間,不理會外圍小心謹慎的科學家的叫囂,張開自己的雙臂,仰起頭王昃藍天。

那些科學家不可能知道。

這,這個圖案,是一個簡陋的讓王昃都嗤之以鼻的陣法。

那種女神大人隨手便可弄出來的……‘電梯陣法’。 「怎麼個綁法?」荀彧這般擠奶水的獻策讓皇帝彼為反感,又不能隨意責怪他,只能耐著性子慢慢問下去。

「賜婚!」

「啥,賜婚?」劉協的嘴巴張得前所未有的大,劉備他是見過的,當年他投靠曹操的時候就已經三十好幾,按年月推算下來,現在應該四十有五,可是孫權也就二十來歲,是讓劉備娶他媽還是他妹,都對不上號,如果說劉備有個十多二十來歲的女兒還差不多,可是只聽說他的妻子剛剛產下一個兒子,這才幾個月。

「陛下,孫堅有個女兒,已然成年,還沒有婚配,她配劉備正好合適,只要有真感情,年齡什麼的不成問題!」荀彧硬生生地將一個餿主意說成天經地義,為了大漢江山,也只能讓他們兩個將就將就。

「會不會有代溝啊!」

「陛下,大事為重,您金口玉言一出,只需一道聖旨,他們兩家敢不遵從,也可以憑此時機測試下臣子的忠誠!」計策獻出,荀彧自然要極力促成實施。

「唔!」獻帝陷入沉思,自登基以來,他還從未乾預過皇親國戚的私生活,此次涉及的又是身負重任的劉皇叔,若安排不當,引起他的反感,會不會掉忠誠。

「我還聽說孫家妹妹長得如花似玉,又是習武之人,以劉備的年紀,自然不會拒絕,陛下大可放心!」透過黑洞洞地眼神荀彧似乎捕捉到皇帝的猶豫不決。

「嗯,我想如果是我,也不會拘絕!」皇帝設身處地一想,覺得劉備不應該拘絕,就當是朝廷給新任盟主一個驚喜。

「陛下英明!」荀彧也覺得,恰如其分地打賞,有利於提升士氣。

「這事就這麼定了,糧草的事怎麼樣了?」皇帝終於露出一絲從容之色,他的目光再次彙集到那張發黃圖紙上。

「我已將糧草的押運路線和屯集點都露透給劉備,只是最近許昌城開始不間斷的戒嚴,為安全起見,我們與外邊的聯繫會時常中斷!」

「嗯,安全第一!」皇帝點點頭,算算時間也不短,留他太久怕引起宮中密探的懷疑,於是將桌上的物品都歸置到原位,端起燭台,帶著忠臣走出秘室。

二人在夏昭面前深深對望一眼,像是在確認方才的談話內容有效,荀彧轉過身去,他需要擬一道聖旨供天子批閱,即御賜劉備與孫尚香的聖婚並儘快完成。

此時的孫尚香正伏在周瑜帥船的女牆上欣賞著水天一色,她腦海里莫名其妙裝滿劉備那副慈祥的面孔,那個人年紀雖大,但他的志向和抱負超越一般的年青人,和周瑜、孫權這類青年俊傑比起來一點都不顯老,反而包含著歷史蒼桑感,像一本老書,對那些好奇的人充滿無盡的誘惑。

「他竟然是劉備!」她知道劉備的真實身份,源於和甘夫人的一次談話,這次談話當然是秘密進行的,甘夫人探問過她的家事,並且主動表明願意接納這樁美事,承諾入門之後不分薄厚。

這也從側面反應出那個男人是非常疼愛自己的女人的,要不然他的妻子亦不會這般體量和包容。

「小妹妹,在想什麼呢?」袁尚在她背後觀察很久,一直不忍心打斷對方的思絮,但聽到她嘴裡默默念著劉備,實在矜持不下去,想上前說道說道。

「你猜!」年輕人的交流方式迅捷直接,孫尚香並沒有被他嚇到,反嘴調戲起眼前這位帥哥哥來。

「是不是又在鑽研雙股劍的決竅啊,呵呵!」

見袁尚露出一臉壞笑,孫尚香這才留意起這句話來,明顯是一語雙關,對方已經猜到她的思慮是跟劉備有關。

「聽說你是他的結義兄弟?」自從知道那人是劉備之後,對關於他的一切孫尚香都十分感興趣,不免打探到了一些和袁尚有關的信息,此時又想通過他去獲取更多。

「嗯,說吧,想從我這裡知道什麼?」其實袁尚打心裡嫉妒那位結義大哥,他憑什麼老牛吃嫩草,甚至一度想過要從中作梗,破壞劉備這段美好的姻緣,但回頭想想,這樣做好像對自己沒啥好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大叔除了甘夫人,是不是還有別的…」

「有,我也不知道具體的數字,我只知道除甘夫人之外,還有一個糜夫人,據說在徐州戰役期間失蹤了!」袁尚樂於助人,把知道的全說了。

「呃!」孫尚香冷哼一聲,再次陷入沉默。

天才萌寶:總裁爹地霸道寵 「哎呀,尚香妹妹不用想太多,這年頭男人有個三妻四妾的很正常,更何況我家大哥乃當世英雄,又不是一般的男人,比起曹操來,他算是收斂的。」

「這麼說,你對大叔還是很崇拜的羅?」見袁尚這麼說,她的臉上盪起一片笑容。

「怎麼說呢,他現在是天下諸候總盟主,權勢只在天子之下,可與梟雄曹操比肩,說不上崇拜,佩服還是有的。「

「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不知道袁公子是否能康慨答應?」那雙純凈的大眼睛認真地盯著他,讓人臉上感覺火辣辣的。

「如果要表白的話,你自己去說,這種事不能找人代替的,就算是異姓兄弟也不行!」

「我想和你結拜!」說歸說,她竟然快速伸出雙手,扯住袁尚的衣襟,像個撤嬌的小孩一樣左右搖擺起來。

這下總算是弄明白了,她是想加入劉備的兄弟幫,以此拉近和他的關係,這個小女人心機還不淺。

只是袁尚又不是大哥,沒有拉人入伙的資格,這件事恐怕沒那麼好辦。

「你這是幾個意思?」雖然知道她的心裡,但女人的心最難捉摸,或許她壓根不是這個意思呢,於是袁尚想再次確認一下,她到底想幹什麼。

家有狐狸總裁 「和你做兄弟,就是和大叔做兄弟,以後就有借口和他常見面啦!」

「你當我是電線啊,不行不行!」果然不出所料,這種事可千萬不能答應,萬一要是孫權追究起來,把這段孽緣歸結到自己身上,那就虧大了,袁尚推開她的雙手直搖頭。

「滾!」孫尚香的脾氣是祖傳的,加之一身的武藝,根本不怕得罪誰,見袁尚有意逗她玩似的,毫不留情的丟出一個字。

「太凶了,我惹不起,躲還不行嘛!」袁尚只好做個鬼臉,給自己找個台階,急忙離他遠點。

「哎喲!」跌跌撞撞沒多遠,像撞到柱子一般被彈回來。

沒等他抬頭,那個人一把拉住他,直到船艙拐角處,毫不客氣的鬆開袖子。

「仲謀兄,你…」見拉他的人是孫權,而且那雙眼睛充滿血絲,像看見殺父仇人一般。

「我就這一個妹妹,顯甫老弟,你難道非要在我江東地面上腳踏兩隻船不成?」吳夫人有意將大喬許配給眼前這位落泊公子哥,沒想到他移情別戀,又來糾纏自己的親妹妹,孫權想到這裡,當即殺他的心都有,要不是看在劉備的份上,早就下手了。

「你誤會了,仲謀老弟!」袁尚整了整被他扯得零亂的衣袖,一副難為情的樣子,看來為了洗白自己,現在只能出賣大哥了。 既然不知道誰在這裏建立了一條通道,但終究會有人來的!

其實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當真也算得上是外星人了。

弗朗特制止了那些想上前把王昃拉走的‘瘋狂’科學家,他皺起了眉頭,雖然不知道王昃在幹什麼,但意識到這樣做肯定有他的深意。

王昃在做什麼?自然是‘擋道’!

他的身體可以說就是用天地至寶重新洗練而成的,自然而然的會散發一種連女神大人都不想抵抗的氣息,而這股氣息用來阻止這個‘電梯陣法’的功效,實在是再輕鬆不過了。

就這樣,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四個小時過去了。

天色慢慢暗了下來,太陽終於跳進了地平線,天空中朦朦朧朧的出現了幾顆星辰,閃爍着微弱的光。

突然,人們發現有一顆星辰極其耀眼。

它比周圍的星光都要璀璨,而那些精通天文的學者們,也說不出那到底是什麼星。

緊接着,衆人開始慌亂了。

因爲他們發現,那顆閃爍的星辰,竟然越來越亮,而且……越來越大!

不出多時,竟然大的如同橫掃天際的彗星,但卻讓人看不到它的尾巴。

唯有一點,這顆星辰彷彿一直沒有移動過,一直在那個方位,僅僅是……變大。

變大……再變大。

腦子靈光的人已經反應過來了,臉上的疑惑不見了,都變成了驚恐。

只有一種情況下,纔會發生這種視覺效果,那就是……那個不知道什麼的東西,是衝着衆人掉下來的!

火光,下墜,急速……這他孃的不就是隕石嗎?

別說被正好砸在腦袋上,就算是在衝擊波的範圍內,這些普通人也是要掛的啊。

不知是誰最先尖叫了一句,隨後幾乎所有人都拼命的轉身而逃,爬上車子,也不管方向如何,反正就向遠方跑。

最搶手的就是武裝直升機了,塞得如同罐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