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那個錢總是什麼人嗎?那樣的人渣,不把你榨乾淨……”

“不要你管!”“一定要不知好歹嗎?”這個女人還真是放得開,上一秒可以賣給他,下一秒就敢去找別的男人了。而且那些男人的年紀大得都可以當她的爸爸了。“聽不懂人話嗎?”她的執拗換來了他更惡劣的語氣,“你要是再敢讓別的男人碰你,我不僅要殺了那個男人,還會弄死你!”慕一一擡眼看着他,忽然笑了起來,最後連眼淚

“不要你管!”

“一定要不知好歹嗎?”

這個女人還真是放得開,上一秒可以賣給他,下一秒就敢去找別的男人了。

而且那些男人的年紀大得都可以當她的爸爸了。

“聽不懂人話嗎?”她的執拗換來了他更惡劣的語氣,“你要是再敢讓別的男人碰你,我不僅要殺了那個男人,還會弄死你!”

慕一一擡眼看着他,忽然笑了起來,最後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雷先生,你這麼生氣人家不知道的還以爲你在捉姦。你聽清楚了……雷御風……”她用力推了他一把,接着抵住了他的肩膀,不讓他靠近,“我就是喜歡這樣陪酒做歡,很開心啊!而且,人渣也好,省的像你這麼優秀讓我看了作嘔。誰幫我,我就陪誰睡!公平啊!”

她氣呼呼地反駁,不想示弱,所以蒼白的脣角還帶着一抹淺淡的笑意。

這本來就已經是一句氣話了,可在雷御風聽來是那麼的刺耳,那麼的難聽。

他低頭居高臨下地俯瞰着她,那倔強傲嬌的態度讓他心裏堵得慌,也讓他憤怒不已。


“怎麼?不喜歡我一個人上,倒喜歡千人騎,萬人壓了?”

啪的一聲脆響,雷御風話音剛落,就被慕一一狠狠的揮了一記耳光。

包間裏頓時安靜下來,時間彷彿是凝固了。 顧慕璟的脣已經落在了她的脖子間。

“哎喲,好癢……”

她很怕癢,忍不住躲着他的吻,咯咯直笑。

顧慕璟把樂好好摟在懷裏,親着她的眉眼。

“顧慕璟,你能不能輕點啊?”女孩兒的聲音彷彿帶着哭腔。

他之前明明是禁慾系,怎麼現在在牀上這麼兇猛,就好像要把她吃的渣都不剩。

男人的黑眸望着可憐兮兮的她,竟出乎意料的道:“好。”

樂好好心裏一激動,主動親了上去。

很快,男人反客爲主。

樂好好沒想到,她進了狼窩。

牀上的男人不可信,可是單純的樂好好還沒參透。

顧慕璟確實沒之前那麼兇猛,卻一直吊着她。

這更讓她難受,最後只能哭着主動求他。

男人邪肆一笑,“好,給你。”

後來,樂好好就在天堂和地獄之間來回穿梭。

身子好舒服。

樂好好嚶嚀出聲。

她睜眼,竟與顧慕璟的目光撞上。

腰上,他的大掌正不輕不重的揉着。

樂好好心裏暖暖的,她快速的親了顧慕璟一口,然後縮到他的懷裏,沒一會兒,她又睡着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顧慕璟帶她去酒店的餐廳裏吃飯。

樂好好挺餓的,狼吞虎嚥的。

“慢點吃,會不好消化。”

樂好好雖然哀怨的看着他,但是她已經小口小口的吃着了。

她這麼餓,不就是因爲他嗎?

顧慕璟滿意的笑了。

總算是聽話的。

“顧總,很巧,在這裏碰到你。”

樂好好擡頭看去,是一個帶着金絲邊框眼鏡的男人,大概二三十歲,看起來很斯文。

巧合?

顧慕璟從不相信這世上的巧合。

他微微頷首,面容清冷矜貴。

眼鏡男視線似乎不經意的瞥向樂好好,只不過很快收回。

他又道:“v先生說,您這餐,他請了。他說還是希望您早點籤合同。”

顧慕璟眸中閃過一絲冷厲。

“現在主動權在我手上,什麼時候籤,自然由我說了算。”

眼鏡男連連點頭,“顧總說的對。不打擾您用餐了。”

對於他們的對話,樂好好沒聽明白。

不過,好像還蠻麻煩的。

“v先生?”樂好好覺得這個好熟悉。

顧慕璟正要開口,被女孩兒的一陣驚呼打斷。

“我想起來了,他是不是跟你搶鑽礦的人?”

她曾經看過新聞。

“嗯,是他。”

其實,顧慕璟是有些詫異的。

他沒想到樂好好知道的還挺多。

樂好好好像有點擔心。

顧慕璟安撫道:“那個礦其實被我們開採的差不多了,這幾天來南非主要就是再一次進行勘測。他們想要,給就是了。”

“哇,”樂好好露出了小狐狸一樣的笑,“顧慕璟你好厲害!”

男人清雅俊逸,淡淡的道:“我知道。”

聲音裏透着慢慢的自信,樂好好很崇拜。

接下來幾天,顧慕璟帶着她去了好多有名的景點。

除了天氣太熱之外,樂好好都喜歡,玩的也很盡興。

“好好,你過來。”

樂好好正在全神貫注的玩遊戲。

聽到顧慕璟叫她,她一邊玩一邊走過去。

她現在沒空跟顧慕璟說話。

男人似有不悅。

他伸手捧着樂好好的臉。

“哎,我正在玩遊戲呢,你這樣很影響我的發揮!”樂好好很不滿的控訴。

然後,顧慕璟的手便放了下去,沒再打擾她。

一局完畢,樂好好勝利了。

她很高興。

不過,她很快就高興不起來了。

剛纔,她好像得罪了顧慕璟。

早知道不玩了!

顧慕璟此時正在看文件。

樂好好湊過去,小心翼翼的叫他,“顧慕璟。”

男人放下文件,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玩好了?”

“嗯!”

樂好好仔細的盯着他,他好像沒生氣。

意識到這一點,她鬆了一口氣。

“你剛纔叫我有事嗎?”

顧慕璟把她頰邊的小碎發撩到耳後,隨後擰眉的看着她的臉。

“怎麼了?”

樂好好疑惑的問道。

“你都沒發現嗎?”

“發現什麼?”

顧慕璟嘆了口氣,“這兩天太陽太大了,臉都曬傷了。”

“啊!”樂好好驚呼,摸着自己的臉道,“不會吧?”

她掙扎着要起來去照鏡子,可是卻被顧慕璟扣住。

樂好好捂着自己的臉,快哭了。

“你怎麼都不早說?我現在是不是很難看?”

男人睨了她一眼,“剛纔叫你,你在玩遊戲。”

樂好好:“……”

“那怎麼辦?很嚴重嗎?”

她就說她怎麼覺得今天的臉這麼辣。

顧慕璟把桌上的那瓶盒子打開,從裏面拿出了一瓶藥膏。

他輕輕的給她塗着,冰冰涼涼的,很舒服。

鬼醫鳳九 “你怎麼不早點給我塗。”

顧慕璟瞪了她一眼,“小沒良心的,這是我剛纔特意讓人買來的。”

樂好好笑眯眯的道:“算了算了,知道你最好了。”

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道,“顧慕璟,你不能因爲這個就不要我了,否則你就是膚淺的人。”

顧慕璟:“……”

樂好好舒服的讓顧慕璟塗着。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忽然嘆了一口氣。

“我那天拍了照片給妙妙,妙妙到現在都沒回我。她到底在玩什麼啊,都不理我!她以前從來不會這樣的。”

樂好好氣呼呼的。

顧慕璟合上蓋子,漫不經心的說道:“也許是忘記了。”

樂好好還是很不高興。

顧慕璟捏了捏她的臉蛋,她的臉紅的像個蘋果,很可愛。

他忍不住想親一口,奈何她的臉上都是藥膏。

“你去休息一下,睡覺有助於修復。”

樂好好的手託着顧慕璟的臉,看了好一會兒,她才很不滿的說道:“爲什麼你沒被曬傷!南非的太陽太偏心了!”

顧慕璟說道:“國內的太陽喜歡你就行了。”

她哼了一聲。

“顧慕璟,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啊?”

“想回去了?” 極品小司機 男人柔聲問道。

“嗯,有點。”她想了想,“你去工作吧,我去買點禮物給管家爺爺和蓉媽。”

這丫頭想一出是一出,這不,剛動了心思就想跑。

顧慕璟抓住她不讓她動,“你一個人我不放心,而且你就這樣出去?”

“哎呀,沒事,就當作辟邪嘛。唔,我還是讓周祕書陪我一起,你好好工作。”

說完,她扒開顧慕璟的手,一溜煙的跑了。

也不知道她在打什麼鬼主意。 他嘟着嘴往他額頭上親去,慕月森的俊臉上頓時一陣的驚恐莫名。

“玩夠了沒?”

緊張時刻,夏冰傾的聲音不冷不熱的從上頭傳來。

慕月白停止了動作。

慕月森順勢將慕月白從身上推開,從地上爬起,神色輕鬆的對夏冰傾說,“我們就是表達了一下兄弟情,你也看到了,我們關係其實挺好的。”

呵呵…

關係是好啊,好的讓她都震驚了!

夏冰傾臉色一板,“別耍花樣了,真要表達兄弟情的話,立刻同心協力把花給我種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