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魁眼神不斷地變幻,望着這地上橫七豎八的狗屍體,接着說:但是有一種鬼,他很害怕狗血,看到就退避三舍,可一旦有人餵它喝了足夠多的狗血,那麼,它就恐怖了。

“也就是說,這些狗血,是被那種鬼喝的?” 我的臉色煞白起來。 夏魁點點頭,沒有說話,臉色很沉重。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阻止?”我當機立斷地說。 夏魁卻是搖了搖頭,就說了一個字:難! 我沉默了下來,冷冷的雨水打在身上,令我渾身都開始發冷,尤其在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也就是說,這些狗血,是被那種鬼喝的?”

我的臉色煞白起來。

夏魁點點頭,沒有說話,臉色很沉重。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阻止?”我當機立斷地說。

夏魁卻是搖了搖頭,就說了一個字:難!

我沉默了下來,冷冷的雨水打在身上,令我渾身都開始發冷,尤其在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天上突兀地響起一聲悶雷,讓人更加地如墜冰窟。

“不行!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我猛地一拳打在旁邊的樹上,大聲地說道。

夏魁和夏迷沉默起來,看到他們的沉默,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夏魁,你告訴我,怎麼才能夠……”

我這話還沒說完,我就被夏魁捂住了嘴巴,他噓了一聲,壓低聲音,語氣中帶着一些緊張和恐懼地說:別說話!躲起來!

我被他這個動作給嚇了一跳,猛地,我就聽到了從左邊傳來了腳步聲。

我連忙向聲音方向看過去,就看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排黑色的身影,一步一步地向我們這邊走過來,他們身上都穿着一些不像這個時代的衣服,臉竟然是青色的,讓我想到了鬼片中最常見到的東西,殭屍。

然而夏魁卻壓低聲音地說:這不是殭屍,這是屍鬼。

屍鬼?這是什麼鬼,聽都沒聽過。

夏魁的這種表情我知道,這些屍鬼肯定不好惹,我一動都不敢動,睜大眼睛望着它們在我們面前走過去。

等等,不對,它們好像是向着村裏的方向去的!

(本章完) 第643章

果然,片刻后,上官碩陰著臉再次出現在墨九狸的面前,惡狠狠的問道:「他們人呢?」

「怎麼?現在你又認識上官澈了?不是說你不認識嗎?不是說上官家沒有這個人嗎?那他們在那裡,跟你有什麼關係呢?」墨九狸聲聲的反問道。

霸道追妻,高冷總裁別鬧了 「把人交出來,我留你們全屍!否則,我就讓你們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上官碩臉色陰鬱的說道。

「呵——我如你所願!」墨九狸淡淡冷哼道。

「把人交出……」

「嘭……」

上官碩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勁風直接打飛出去。

「噗通……」一聲落到地上,雖然沒摔死摔殘,卻也是摔亂了髮型和衣服,看起來狼狽不已……

墨九狸挑眉看著身邊忽然出手的帝溟寒,不明白這傢伙是怎麼了……

「他看你的眼神不喜歡!」帝溟寒對著墨九狸時,表情秒變深情的說道。

墨九狸的嘴角抽了抽,她能說什麼?她能說這個理由很扯么?不過,這理由聽著還真是暖心……

除了寶寶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家爹爹外,其餘幾人都是一臉的抽搐,好吧,這年頭,實力強,就是任性……

「碩兒,你怎麼了?沒事吧?」這時上官家主帶著一大群的長老趕了過來。

除了上官家那穿著黑白服飾的十六大太上長老之外,其餘的長老都跟了過來!剛才上官碩離開后,他們一直還在研究著針對四大隠族的事情……

誰知道上官家主忽然收到兒子的求救信號,嚇了一跳帶著人就趕來了!至於那十六大太上長老為什麼沒來,那是因為他們身為上官家族的太上長老,存在的目的只是守護上官家族……

而並非上官家的某些人,只要上官家族沒有危難,他們是不會出手的,哪怕是家主遇襲了,他們也是不會幹涉的,更何況是一個少主了……

「父親,我沒事。咳咳,是他們……」上官碩起身擦掉嘴角的血跡,眼神狠辣的看著墨九狸等人道。

剛才,他竟然連誰出手的都沒有看清楚,這對他來說就是恥辱,今天這些人必須死!不然,他上官碩誓不為人……

隨著上官碩的話落下,上官家主和一群上官家的長老們才發現,上官碩的院子中,還站著十幾個外人……

其中一人還是他們上官家的古長老,頓時上官家主就怒了,瞪著古長老道:「古風,枉我上官家族一向帶你不薄,今天你竟然帶著外人潛入上官家,還打傷了碩兒,簡直找死!」

「家主,我不是……」

古風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憤怒的上官家主一掌轟飛,落在地上連聲音都沒有發出來,死的不能再死了……

上官家主一愣,古風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即便自己剛才的一掌,也根本不足以要他的命好么……

「怎麼會?」上官家主有些呆愣的呢喃道。

「家主,古風的丹田被人廢了!」上官家主身後走過來一個老者,看了眼地上古風的屍體道。 看到這一幕,我就是傻子也知道,這些屍鬼是衝着村民去的了!

我全身肌肉瞬間就繃緊起來,想站起來往村子跑,可是夏魁卻把我按得死死的,不給我動彈的機會。

他捂住了我的嘴巴,力氣很大,我說話不了,只能用鼻子含糊不清地說:夏魁,你幹嘛,快放開我!

夏魁非但沒有放開我,他還捂上了我的鼻子,不讓我發出一點聲音,壓低聲音在我耳邊說:別動!這是屍鬼,喝了這麼多狗血,不是說鬧着玩的,要它們發現我們的話,我們全都得死!

感覺得出來夏魁不是在開玩笑,雖然心裏很着急,但我也只能生生地忍住,讓自己冷靜下來,眼睜睜地望着它們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它們的數量並不多,也就才十來個而已,而且它們行走的動作並不是很快,只是像正常人走路一樣,但從它們冷峻的臉上,沉重有力的步伐,可以感覺到它們身上隱藏着巨大的力量。

等它們離開之後,夏魁才放開我,重重地喘了一口氣,額頭上出了一圈冷汗。

我連忙站起來,瞪了夏魁一眼就向村子方向跑去。

“黃權!你去哪裏?”

身後傳來了夏魁的聲音,我頭也沒回地說了一句:我回去救我爸他們!

然而夏魁追了上來,罵道:你給我回來,你這樣去等於是送死!

我沒有迴應他,飛快地往前跑着,夏魁的速度比我要快不少,他很快就跑到我前面,擋住了我,張開雙臂,冷着臉對我說:站住。

我哼了一聲,繞開他繼續跑,他再一次追了上來,這一次他直接就拉住了我,更加沉重地說:黃權,你救不了他們,已經成爲了定局,你現在回去的話,只是送死而已,一點意義都沒有。

聽到他這句話,我本來已經冰冷的心,更加冷得個透徹,頭皮都發麻起來,心在無限下沉。我不由深呼吸了一口,說:那我就和他們一起死!

“不行!你不能死!”

夏魁以命令的語氣說。

我冷笑了起來,望着夏魁說:夏魁,我不敢奢求你幫我什麼,但你要還當我是朋友的話,那就別攔着我。

夏魁的表情一下就複雜起來,沉默不說話了,這時候夏迷說:黃權,你別去,我不想你死。

我驚訝地望了她一眼,她的臉紅了起來,卻沒有低下頭,而是勇敢地和我對視。

看着她這樣子,我忽然想到了些什麼,只感覺到造化弄人。

我緩緩地搖搖頭,堅決地說:就算死,我也要

和我父母死在一起!

夏迷一下就咬住了脣,夏魁也直直地望着我,眼神在不斷地變化,我直視他的眼睛,過了一會,他才嘆了一口氣說:黃權,你現在去也晚了,你根本就救不了他們。

我望向村子方向,父母的樣子映入眼簾,我輕輕地點了點頭:我不想死,但與其眼睜睜地看着我父母被殺死而無能爲力,那我寧願和他們一起死!

夏魁說:那這樣的話,那就……

他這話沒說完,就聽到了前面傳來一聲慘叫,把我給嚇了一跳!

這個聲音聽起來挺熟悉的,我記起來了,是村子裏一個青年的聲音!

“糟糕,已經開始了!喂,黃權,你別去!”

我想都不想地就繞開夏魁,向村子跑去。

很快我跑到村口就看到,一個皮包骨的屍體躺在地上,全身的血肉都被吸乾,剩下一副骨架,只能隱約認出來是剛纔慘叫的那個青年。

剛過來,就聽到了從前面陸續傳來村民慘叫的聲音,聽得我心都要裂了!

咬咬牙,我直接衝了進去。

好大的血腥味,我差點被嗆的嘔吐出來。

這……一具,兩具,三具……才那麼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這麼多人遭殃了?

我的臉一下子就蒼白起來,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等我再走兩步,看到三叔的屍體,我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我在三叔屍體面前跪了下來,雙手控制不住顫抖地抱住三叔的屍體,和其他人一樣,他全身的血肉已經被吸乾了,只剩下了皮包裹着他的骨頭,本來飽滿的臉也一下子變得骷髏起來!

後來傳來了熟悉聲,我沒有回頭,知道是夏魁和夏迷。

“唉,黃權,節哀吧!”

我全身不斷地在顫抖,悲傷地放下三叔的屍體,我咬牙往家裏跑去……

在一路上,不斷看到有很多被吸成皮包骨的屍體,但我卻看不到一個屍鬼,好像他們總是搶在我面前對村民下手。

我使出吃奶的力氣跑,終於跑回了家。

門關着,我叫了兩聲沒人應,我直接用力一腳踹開了大門,屋子裏的燈還亮着,而且屋子裏面也沒有血腥味!我本來瀕臨絕望的心情恢復了一些希望,難道那幫屍鬼還沒有找到這裏來?

我連忙大聲地叫了幾聲爸媽,可是他們卻沒有應我,我飛快地在屋子裏面轉了一圈,沒有人,我爸我媽都不在家!

他們人呢?我一下子就懵了,外面下這

麼大的雨,而且在這個點鐘,他們一般是不會出去的啊。

我再次嘗試着叫了幾聲,還是沒人應,我也不敢再耽擱,直接就奪門而出。

剛出來就看到一個人站在雨中,笑笑地望着我,是假黃權!

我愣了一下,然後就憤怒地向他衝過去,大聲嘶吼:我爸媽呢,你把我爸媽藏到哪裏去了!

他在我快要碰到他的時候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一個側身閃開我,接着,他就向一個方向跑起來。

我想都不想地就追了上去,我已經用了我全部的力氣,跑的很快了,而他看起來跑得挺輕鬆的,步調也不大,但我卻怎麼都追不上他。

他好像不會累一樣,跑了足足快有半個小時了,他的速度還是沒有慢下來,我雙腿像灌了鉛一樣,大口大口地喘息,肺部彷彿要爆炸一樣,很是難受,已經快跑不動了。

終於,他在我快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停了下來,這時候雨卻下得更大了,豆大的雨點落在人身上會隱隱作痛!

“黃權,你可真差勁。”

他轉過身來,用很可憐的眼神望着我,搖搖頭,很嘲諷地說。

雙腿發麻,我咬咬牙,繼續向他走去,一邊咬牙切齒地說:我知道是你把我爸媽藏起來了,你放過他們,我任你處置!

然而我這句話在他看來卻好像是一句天大的笑話一樣,他哈哈大笑起來,戲謔地望着我說:任我處置?難道我不放過他們,你就不是任我處置了麼?

我咬咬牙說: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他眯起了眼睛,望着我,搖了搖頭說:黃權,你怎麼就不明白,我這是在幫你。

聽到他這句話,我就一肚子火,衝上去,一拳打在他臉上,罵道:幫你麻痹!

他捱了我一拳,一點事都沒有,只是微微地晃了一下頭,等我再舉拳的時候,他握住了我的拳頭,力氣很大,我連動都動不了。

手動不了,我就用腳踢他腿,他猛地睜大眼睛喝道:夠了!

我踢到他小腿了,一般人中了這一下,會痛得要命,但他卻一點事都沒有,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冷冷地望着我。

看到這情況我就知道,我和他實力相差太遠了,十個我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想到了這點,我就有些心灰意冷起來,縱然有萬般不甘,也不得不承認,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任他魚肉。

“黃權,你不是想見你爸媽嗎,你往後看。”

我下意識轉身往後看去,驚呆了……

(本章完) 第644章

「是你們!」上官家主聞言一愣,這才看向墨九狸等人問道。

廢了他們上官家的長老,打傷他們的少主,真以為他們上官家是吃素的不成!

「碩兒,到底是怎麼回事?」上官家主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問道。

「他們搶走了那兩個人!」上官碩眼神瞪著墨九狸道。

「什麼?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上官家主聞言臉色也是一變道。

「什麼人,跟你有關係嗎?上官澈是我的朋友,我今天來就是來救他們的,怎麼?你們有意見?」墨九狸冷冷的道。

「哼,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總之把人交出來,我會給你們留一個全屍,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上官家主呵斥道。

聞言,墨九狸笑了,笑的風華絕代,笑的絕美傾城!就連墨九狸身邊的幾人也笑了,不得不說這兩人真是父子兩啊,這說出來的話幾乎都是一模一樣……

「本來,我還想給你留個全屍,既然你這麼喜歡全屍,我卻改變主意了!我決定讓你死無全屍……」

隨著墨九狸的話落下,眾人就在疑惑的表情下,看到上官家主的屍體驟然炸開!炸成了漫天的血霧,那樣的凄美而血腥……

到死,上官家主連反應和喊叫的機會都沒有!他們上官家幾百年沒換過的家主,就這麼在他們的眼前,炸成了血霧,而他們連是誰出手的都沒有看清楚……

瞬間,上官家的長老們,看著墨九狸等人的眼神,都是變了又變!心裡同時浮現出一個想法,那就是這幾人不能招惹……

上官碩回過神來,震驚的看著墨九狸等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他們上官家,這些人說出手就出手……

不但帶走了那兩個人,打傷了他,甚至殺了他的父親,上官家的家主!

這些人真的是月族的人嗎?月族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強者!

可是想到那兩人,上官碩深吸一口氣道:「你們月族不要欺人太甚,竟然敢殺了我父親,難道你們是要挑起月族跟上官家族的戰鬥嗎?」

「呵呵,我們不是月族的人,只有他是!而且,就憑你們古族上官家,也還不配成為我的敵人,我只是來救我的朋友,至於到時候他們醒了,想不想報仇,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識相的就閃開!」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交出那兩個人,我放你們離開!」上官碩抿著唇沉默半天,抬起頭退讓的說道。

既然這些人里有強者,想要留下他們的命是不可能了! 最強系統 但是,那兩個人誰也別想帶走,否則拼個魚死網破,他也在所不惜……

「我們走吧!」帝溟看了眼墨九狸說道。

「娘親,我們不跟他拿解藥嗎?澈叔叔他們需要的啊!」寶寶嫌棄的看了眼上官澈說道。

「他沒有解藥!」墨九狸看了眼上官碩道。

聽到墨九狸的話,上官碩的臉色果然一變,他確實沒有解藥,連那毒藥他也是偶然間所得,原本就要成功了,卻被忽然出現的墨九狸攪合了……

這讓他如何甘心?他不甘心…… 身後站了一排屍鬼,而我爸媽則被綁住了手腳,被其中兩個屍鬼抓住,連嘴巴都被塞住了,說不了話,只能睜大眼睛,驚恐又無助地望着我。

看到這一幕,我心都要跳出來了,大喊了一句爸媽,就想向他們衝過去,但是我纔剛跑兩步,就跑不動了,後面的假黃權抓住了我的手。

“黃權,是不是很想救他們?”

假黃權似笑非笑地說。

我看到他這個表情就知道不好,而且我知道,在這個時候,我生氣是沒有用的,我只能冷靜地面對。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我望着他冷靜地說:想,你想怎麼樣?

假黃權就笑了起來,說了一句:我想你強大起來。

說完了這句話,他就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我心裏一跳,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喊了一句:喂,你啥意思,不要亂來!

可是,已經晚了。

假黃權吹了一聲口哨,那些一直站着不動的屍鬼,一下子動了起來,撲在我爸媽身上,咬住我爸媽的脖子,開始吸血!

才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兩老就活生生被吸成了人幹,全身的血肉被吸得乾乾淨淨,最後無力地倒在地上。

親眼看到這一幕,我心肝像裂開了一樣,全身忍不住劇烈地顫抖起來,悲傷到了極點,控制不住掩面痛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