樁媽媽凝神看着金子利索的動作,雖然這已經不是娘子第一次下廚,但如此行雲流水般的動作,還是讓樁媽媽感到震驚和訝異的。

奇怪別樣的做法,嫺熟麻利的手藝......這些,娘子是如何練就的? 金子注意到了樁媽媽的目光,回頭迎上她複雜的眼神,說道:“青菜就勞媽媽炒吧,您的手藝更好!” 樁媽媽抿嘴一笑,應了一聲,走到竈臺前忙了起來。 金子輕輕吐了口氣,轉移注意力是最好的辦法! 不多時,小廚房裏就飄出

奇怪別樣的做法,嫺熟麻利的手藝……這些,娘子是如何練就的?

金子注意到了樁媽媽的目光,回頭迎上她複雜的眼神,說道:“青菜就勞媽媽炒吧,您的手藝更好!”

樁媽媽抿嘴一笑,應了一聲,走到竈臺前忙了起來。

金子輕輕吐了口氣,轉移注意力是最好的辦法!

不多時,小廚房裏就飄出了一股誘人的飯菜香氣。

袁青青站在院子裏頭擺着桌椅,皺着鼻子努力地吸了吸,哈喇子差點就掉出來了。

“好香呀,娘子出手,果然不同凡響!”她讚道。

笑笑也聞到了,娘子的手藝真的好棒!用膳講究色香味俱全,現在光聞香味,就已然可以想象菜品入口有多麼的好吃了……

金子忙了半晌,肥而不膩、酥而不碎、甜而不粘、濃而不鹹的東坡肉就大功告成了。

金子雙手油膩膩的,臉上卻掛着自豪的笑意,喊了袁青青進來將吃食都端出去,淨了手後便可以開動了。

這些天,清風苑裏除了金子之外,樁媽媽、笑笑和袁青青都沒少忙着,金子早就想要做飯犒賞她們了,因便不拘着禮節和規矩,讓青青去將院門關上。主僕四人圍在一張小桌子上,一起用膳,分享勞動成果。

清風苑裏其樂融融,歡聲笑語,梧桐苑那邊卻是愁雲慘霧。

晚膳時分,沐沐哭着鼻子往馨容院跑,說是四娘子病了。

青黛正好在伺候林氏用晚膳,沐沐哭哭啼啼的,也說不清楚。

林氏也是一臉疑惑,心中還道:今天妍珠不是說約了幾個閨友去辛娘子家賞花麼?

難道又跟人家攀比什麼。被人家落了面子。心裏不痛快。鬧小性子了?

林氏瞭解自己的女兒,這孩子就是這點不好,也是自己之前慣得太過,綺繯像妍珠這麼大的時候。已經是個規言矩步的大家閨秀了……

沐沐哽聲說娘子從辛府回來後,便不大舒服,開始也沒在意,以爲是累了,便去牀上躺了會兒,剛剛送了膳食進去,這才發現娘子不對勁兒,雙頰泛青,嘴脣發紫。一直呻吟着喊冷,全身都打起顫了……

林氏狠狠的罵了沐沐句混賬,連衣服都來不及換,便匆匆的往梧桐苑那邊趕了過去。

月影疏淡,寥寥星辰點綴着漸漸暗沉的蒼穹。

梧桐苑裏燈火點得透亮。明燦燦的燭光鋪滿金妍珠的閨房。

緊閉門窗的房間內擠滿了伺候的僕婦和丫鬟。白色的帷幔內,氣溫有些高,竹蓆上放着一個小小的銅盆,透過帷幔,隱約可見嫋嫋白煙氤氳。

一個小丫頭端着一盆水從帷幔內走出來,淺色的中衣上印着點點汗漬,額角上有豆大的汗珠順着臉頰的輪廓滑下。

出了梧桐苑的門,她才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嘀咕道:“六月天燃炭盆,簡直就是要命!”

是的,六月天用冰塊降溫的很多,燃炭盆的,估計會被人認爲腦子有問題。

可就是燃了炭盆,金妍珠這會兒還顫顫發抖,直喊着冷……

“母親,母親,好冷,我好冷……”金妍珠眼睛緊閉着,嘴脣越發的青紫,囈語中似乎還能聽到牙齒打顫發出的咯咯聲。

林氏的臉色因擔憂着急而變得蒼白,屋內氣氛較高,她的額角不斷有汗珠掉下,伸手將棉掖緊,蹲着身子摟住金妍珠,瑟瑟道:“妍珠,再堅持一下,大夫馬上就來了,不怕哦,母親在這兒……”

“母親,好冷,我好難受,我是不是要死了……”金妍珠依然閉着眼睛,身子在林氏的懷裏震顫猶如抖篩。

林氏見女兒如此模樣,心裏完全沒有底,這樣的情況,她可從來沒有見過呀。

林氏的聲音裏帶着哭腔,安慰道:“別胡說,不會的,不過是中了暑氣!”她擡起一雙鳳眸,望帷幔外喊道:“你們都是死人呀,快去看看大夫到底請來了沒有……”

屋外一陣急促的木屐聲響起,顯然是有人跑到二門處去打探消息了。

林氏哽咽着哭了起來,片刻後,外頭傳來青黛的喘息聲:“夫人,大夫來了……”

“快,快請進來!”林氏忙起身,迎了出去。

大夫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男子,一襲藍色的長袍皺皺巴巴地掛在身上,袍角處還沾着幾滴泥點,白皙的面容上鬍子拉碴,怎麼看,都不大像個大夫該有的樣子。

林氏眼中有懷疑,望了青黛一眼。

怎麼請了個這樣的回來?

這人是大夫麼?

這大夫不是青黛去請的,她也不知道,見夫人疑惑,便欠了欠身子,退出廂房,往金府二門走去。

ps:

感謝tikitaka,皓雲天,龍碧聖蓮,蒼涼一笑,盛夏的星空,雪花飄飄,燕青靈,極品老妖,聽說愛情回來過,八易離火,夢三千,米小七,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沐沐格子,小肥蕊,櫻桃小妹妹,非常懶的魚,?丨金靈灬,傾城傾我,xieyun118,星雲法師,辰逸雪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朗驅,小刀郡主,沐沐格子,雪花飄飄,夜雪初霽0407,燕青靈,暮雪醉漁,小雨點00,飄過的浪花打賞平安符,感謝子伽打賞香囊,感謝燕青靈貴重的和氏璧!

感謝乃們的厚愛!

不知道小語有沒有看漏,腦袋有些昏沉,太累了…… 第4450章

果然,很快,小寧兒就發現哪個丫鬟,進到一個房間,把身上的衣服換下來之後,轉身進了一個院子,然後走到一個亮燈的房間裡面……

裡面的談話聲音也被小寧兒全部聽到了!

「二夫人,一切都做好了!」這是丫鬟的聲音說道。

「沒被人發現吧?」被稱呼為二夫人的問道。

「沒有,大夫人生產完睡了,我買通了院子裡面的丫鬟,趁著她們離開的時候,進去把葯給小姐服下的,夫人,那葯不會傷害小姐吧?」丫鬟擔心的問道。

「放心吧,只是讓她變成廢物,不能修鍊的丹藥罷了,對身體是無害的,這件事你辦的很好,回頭就讓你弟弟也來商家工作吧,老爺院子裡面正好卻是護衛……」二夫人說道。

「多謝二夫人,春玲一定會好好為二夫人做事的!」丫鬟開心的說道。

「行了,你回去吧,別被老夫人察覺到了!」二夫人說道。

聞言,春玲再次道謝后,轉身離開!

小寧兒看了眼離開的春玲,手裡一道光芒打入春玲體內!

接著小寧兒的神識落在二夫人的房間內,不用問小寧兒都大概猜到這位應該就是商家主的小妾了!

沒想到如此狠毒,竟然對剛出生的小嫂子下手!

小寧兒想看看對方到底還有什麼把戲,果然很快,兩個男子來到二夫人的房間內!

「娘親,你給那個才出生的小丫頭下藥了嗎?」其中一個男子問道。

「已經下來,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女人分明早就不能修鍊了,為什麼生的孩子還是冰靈根呢,真是奇怪!」二夫人疑惑的說道。

「誰知道呢?我爹也不是變異靈根,沒有想到一個剛出生的小丫頭竟然是先天的冰靈根,真是讓人想不明白!」男子氣憤的說道。

「行了,反正我給她下藥了,現在她已經是廢物了,對於一個廢物來說,到時候找個男人把她嫁出去就行了,不會影響我們的,商家早晚都是你們的,如果不是那個女人的娘家,害死她會很麻煩,我也不可能留著她到現在……」二夫人冷冷的說道。

「娘親放心,早晚我們會想辦法讓她和她背後的靠山,都消失的,商家註定跟他們無緣的……」另外一個男子聲音尖細的說道。

「寧兒,發什麼呆呢?」這時墨九狸看著發獃的寧兒問道。

「娘親,下面有壞人,在那個屋子裡面,娘親看看……」小寧兒回神,指著二夫人的屋子道。

墨九狸聞言有些詫異,還是看了過去,也把屋內母子三人的對話聽了個清楚!

墨九狸倒是沒有什麼反應,因為在墨九狸看來,這種事情太正常了,一個大家族如果沒問題,那才是奇怪呢!

「娘親,你看,這是剛才有人給剛出生的小嫂子下的葯,被我給拿上來了……」小寧兒把手裡的丹藥,交給墨九狸說道。

此刻,小書也睜開了眼睛,聽聞小寧兒說有人下藥,眼神忍不住一冷! (ps:求訂閱,求粉紅!小語眼淚汪汪地向大家求各種~~~~~~)

大夫是何田親自去請的,他也是跑得滿頭大汗,屁股才挨着矮凳剛坐下,便見青黛神色鬱郁的走了進來。

“夫人問剛剛那大夫是誰去請的?”青黛冷聲問道。

耳房裏的小廝聞聲齊刷刷的將目光投向門口站着的青黛。

微暗的燈光籠在青黛身上,在她的臉頰投射出一道淡淡的陰影,更顯得她鼻樑高挺,五官立體而分明。

這就是夫人身邊伺候的青黛姐姐?

長得很好看呢,就是臉色不大好,凶神惡煞的樣子。

許是感受到道道如注的目光,青黛擡眸橫了他們一眼,小廝們都識趣的低下頭。

何田見青黛模樣跋扈,心中微惱。

這沒名沒姓的,是在跟誰說話呢?

仗着自己是夫人身邊的一等大丫鬟,就自認爲身份有多麼高貴麼?

這是跟掌事說話該有的態度麼?

就是內院的管事娘子馮媽媽,跟自己說話也是客客氣氣的,這丫頭算哪根蔥呀?

何田眸光掃過青黛的俏臉,並沒有立時回答,反而慢條斯理的端起矮几上的茶盞,送到嘴邊悠然抿了一口。

跑得兩條腿都快要折了,口乾舌燥的,沒得句贊,還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你誰呀?

青黛見何田竟無視她的存在,臉色漲得通紅,聲音拔高了幾分:“嗨,何管家,問你話呢,你是老了耳背沒聽見呀還是咋的啦?”

何田一口茶含在口中,險些噴了出來。未免自己出醜於人前,他屏息憋住,將茶水吞下。結果嗆得老臉通紅,險些眼淚都掉下來了。

青黛抿着嘴偷笑。

這就是裝深沉的後果。相處了這麼多年,那德行能到哪裏去,早就是一清二楚的了。

“青黛姑娘越發牙尖嘴利了,玩笑都開到我身上了!”何田咳了幾聲之後,才清了清嗓子掩下尷尬,問道:“那大夫咋啦?也是人家保安堂的坐堂大夫呀!”

“保安堂的,就是新開的那一家麼?”青黛瞪着眼睛問道。

“沒錯。就是東市上新開的那一家!”何田應道。

“你咋不請仁善堂的呀?”青黛言語中帶着不解和微微的惱怒。

仁善堂是桃源縣最大的藥鋪,開藥鋪的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白鬍子白頭髮,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他手下弟子數名,皆以醫術有專攻,妙手仁心而聞名,常常被州府和鄰縣的權貴名門請到外地出診。

上次林氏小產,請來調小月的大夫。也是仁善堂的婦科聖手。

何田倒也想請仁善堂的大夫過來,可跑到人家藥鋪裏一看,人家坐堂大夫都出診了,只剩下幾個打雜的小學徒。這些小學徒還沒出師的,哪敢請過來給四娘子看病呀。這不,何田又跑了幾家藥鋪,奇怪的是同一時間內,桃源縣上有點口碑的藥店,大夫都被請走了,只剩下新來的那一家保安堂。

青黛聽完何田嘮叨完,蹙着眉頭狐疑道:“整個桃源縣的大夫都被請走了?發生什麼事了?”

何田也表示不清楚,青黛無奈,跺了跺腳,轉身走出耳房,便見外頭有小廝從院外跑進來,提着燈籠喊道:“老爺回來了!”

青黛迎了出去,何田也忙不迭的從耳房中跑出來。

燈光下的金元,面色沉重步履匆匆,一字胡一頓一頓的,眼睛掃向青黛,語氣透着焦慮:“怎麼回事?今天早上不是好好的麼?怎麼出去一趟就病倒了?大夫怎麼說?中了暑氣?”

金元的步伐很快,青黛只能小跑着才能跟上去,她嚥了口口水,喘着氣回道:“大夫在給四娘子看着呢,還沒出來,奴婢覺着也是中了暑氣。”

說話間便已經到了梧桐苑。金元站在房門口,只看到那大夫跽坐在帷幔外,手中捻着一條長長的紅絲線,線的另一端穿透帷幔,系在金妍珠的脈息上。

房間很熱,那鬍子拉碴的大夫眯着眼睛,似在認真的分析着脈象。

牀邊站着的林氏看到了金元的身影,拿起帕子抹了一把眼淚,哽聲喚了一聲老爺,卻被那大夫瞪了一眼,拿手放在嘴邊做了個噓聲。

金元看到那大夫診脈的態度,氣就不打一處來。

醫者看病,不是該講究望聞問切麼?

這隔着紗幔,神情氣色都看不清楚,如何能診斷病症?又如何能對症下藥?

妍珠在牀上直喊着冷,都抖成那樣了,不盡快到牀前去把脈,還學人家懸絲診脈,這廝以爲自己是扁鵲還是華佗呀?

“噓什麼噓?妍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金元不客氣的問道。

那大夫回頭看了金元一眼,目光自覺地從那張陰沉如幕布的臉移開,只看到那一襲威嚴凜凜的鐵鏽紅官袍。

喲,這是縣老爺家的府邸?

大夫這才恍然自己這次竟是被一個官宦之家請來看病了,心中不由有些激動,忙起身朝金元鞠了一躬,說道:“娘子這是吃多了生冷東西,又中了暑氣,在下開幾幅藥煎完喝下便好!”

金元忙讓大夫趕緊開藥,連寒暄一句都沒有,便直接脫下鞋履,撩開帷幔,往牀邊走去。

大夫開了藥,收了診金,馮媽媽忙安排廚房那邊儘快將藥汁煎出來。

何田送了大夫出門,多嘴問了一句:“今天怎麼所有大夫都出診了?”

那鬍渣大夫眸子閃了閃,笑道:“是呀,連我師父都被請走了!”

何田的心咯噔一跳,這大夫到底是出師了沒有?

“這是出了什麼大事了?”何田追問道。

鬍渣大夫點頭,一副‘原來你還不知道’的樣子,伸手摸了摸下顎的鬍渣,應道:“這已經是下午的事了,慕容老爺的公子學騎馬,結果不知道是他技術不行還是那馬發了瘋。墮馬了!情況還是挺嚴重,我師父那會兒就說估計活不成了,可慕容家就這一根獨苗呀。哪能看着人就這樣沒了?慕容家的萬貫家財將來可是要給慕容公子繼承的,所以。慕容老爺將桃源縣上上下下所有的大夫都請走了,所有大夫現在都在慕容府上會診呢。人家慕容老爺說了,無論代價如何,只要有一線生機,都要救下兒子。”

何田哦了一聲,難怪他跑了好幾家藥店,連一個大夫的影子都沒有看到。敢情都聚集在慕容府會診了。

也是,慕容家就一根獨苗,要是沒了,縱然有萬貫家財又有何用。還不是一樣落了個晚景淒涼?

目光又落在鬍渣大夫身上,這傢伙嘴角含着淺笑,正想着慕容府現在的盛況幾何呢。

他嘆了一息,感慨道:“這慕容老爺,真是父愛如山呀……”

何田算是想明白了。這傢伙,絕對還沒達到出師的標準!

清風苑這邊,主僕四人吃完了晚膳之後,袁青青負責收拾廚房,樁媽媽和笑笑卻不顧金子的勸說。非得要趁着就寢前的時間繼續趕工。

金子拗不過,只好由着她們。

今晚的晚膳,讓她很有成就感,沒想到久不出手的東坡肉竟然那麼成功,連盤底的那點湯汁,都讓袁青青這丫頭淋着米飯吃乾淨了。小丫頭正在長身體,吃量很是驚人。

吃多了幾塊肉,這會兒有些膩了,金子兀自煮了一壺清茶,給燈下的樁媽媽和笑笑各送了一杯過去。

金子自己端着一杯茶走進內廂,剛拿起小木箱準備看看那些解剖刀具,便聽到外頭長廊上傳了咯吱咯吱的木屐聲。

金子搖了搖頭,讓青青這丫頭做點事,總是得弄出點聲響來了。

她拿起一側的棉帕子,輕輕的擦拭着泛着銀光的刀具。

門被推開了,袁青青站在外頭,臉色惶惶看着隔簾內身影有些模糊的金子,顫顫道:“娘子,四娘子好像要死了!”

金子被嚇了一跳,身爲法醫,死了,死亡這些字眼,她特別敏感!

今兒個金妍珠不是活蹦亂跳地去賞花了麼?

怎就要死了?

金子將刀具放下,剛走出隔簾,便見樁媽媽追了進來,厲聲喝了袁青青一句:“你這妮子,胡說八道什麼呀?這飯能亂吃,話能亂講嗎?”

“奴婢沒有亂講,這是真的,奴婢剛剛出去,正好遇到了四娘子的貼身丫鬟沐沐,被馮媽媽罰去跪後院的石子路呢,哭得好生淒涼,說要是四娘子有個閃失,她估計也活不成了……”袁青青忙道。

樁媽媽剛剛就想要攔着袁青青這丫頭的,就算金四娘病了那事是真的,可也不關清風苑的事,她不想讓娘子捲入這些是非。遙想起以前的日子,樁媽媽的鼻子一酸,眼淚在眼眶中打着轉。

好幾次,娘子都病危了,好幾次,娘子就差點挺不過來了……

除了老爺過來看上一眼之外,誰來看過,誰來過問過?

所以,就算袁青青將梧桐苑的事情說了,樁媽媽也絕不會讓娘子摻和進去。

別說娘子不懂醫術,就是懂,樁媽媽也不想讓她去看……

也讓她們嚐嚐那種孤立無助的心情!

ps:

感謝夜雪初霽0407,雪花飄飄,小肥蕊,紫如妍,策馬嘯天際寶貴的粉紅票支持!感謝雪の妖精打賞香囊,感謝夜雪初霽0407,雪花飄飄,門前買菜的老奶奶,小雨點00,小小豬妹打賞平安符!謝謝乃們的支持和厚愛!

繼續求訂閱,求粉紅!麼麼噠! 第4451章

「小澤,那怕再如何,你也不能干涉還沒回復記憶的小桃妖,否則她可能不等長大,就會因為你的干涉而徹底隕落了,你也不希望小桃妖最後魂飛魄散吧……」墨九狸看到小澤眼底的殺意提醒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