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帥,我們待會兒做你的講解如何?”唐輕說。

“好啊,我很樂意,只是,你們不負責安全巡邏了?” 唐奕抓抓腦袋:“不用不用,巡邏有楊殘月在呢。” 恰好楊殘月從旁邊路過,兇巴巴的瞪唐奕:“特麼的唐奕!你知道偷懶!老子也想給王妃講解武鬥大會!你怎麼不來巡邏!” 唐奕吐吐舌頭。 我們幾人頓時都笑了起來。 “走吧大帥。”唐

“好啊,我很樂意,只是,你們不負責安全巡邏了?”

唐奕抓抓腦袋:“不用不用,巡邏有楊殘月在呢。”

恰好楊殘月從旁邊路過,兇巴巴的瞪唐奕:“特麼的唐奕!你知道偷懶!老子也想給王妃講解武鬥大會!你怎麼不來巡邏!”

唐奕吐吐舌頭。

我們幾人頓時都笑了起來。

“走吧大帥。”唐輕和唐毅同時說。

我點頭,跟了他們。

身後有個士兵很小聲的對另外一個說:“沒想到王妃那麼親民!我以前一直以爲她和王一樣,是個冰山臉呢。”

我笑笑,走進了武鬥場的大門。

這是個渲染着古羅馬風格的決鬥場,角鬥場外圍的圓型圍牆有四個巨大的半身石像,是四大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雕刻,東南西北各有一個,每個石像都目光各異地俯瞰着觀衆席間的那塊巨大的圓形空地,那裏是選手們決鬥的地方。石像手都拿着巨大的武器,槍、矛、法杖與長盾,末端連接着將觀衆席分成四部分的牆壁。

最底層有八個門,分別是選手入場的地方。

角鬥場裏層層疊疊最起碼有幾十層樓層,都坐滿了密密麻麻的人。

唐輕和唐奕帶我去了觀衆席正的地方,那裏插着冥王冷陌的旗幟,有玄墨雕刻精緻的王位擺在那裏,是冷陌的王位。

我在王位旁邊同樣華貴的軟塌坐下。

這裏視野很好,能完全看到角鬥場的情況,也不算低,能很好的避免角鬥場的戰鬥氣流。

“這次武鬥大會有哪些我熟悉的人蔘加?”我問唐輕和唐奕。

唐輕想了想,說:“王子殿下,童笙大帥,人界滑頭鬼良賢,宋天痕,其他……好像沒有了。”

沒想到宋天痕也要參加?

我頓時來了不少興趣。

這一世的宋天痕實力,還會是以前我認識的那個宋天痕嗎?

“夜冥,宋子清和魑魅他們不參加嗎?”我又問。

“以前他們也都只是偶爾參加,對武鬥大會並沒什麼興趣,大部分都是讓給新人來嶄露頭角。”唐奕說。

我點頭。

說的也是,夜冥和魑魅本身對這些試沒什麼太多熱情,宋子清也算了吧,換做以前可能會有點興趣,現在他可是宋家大掌門,估計也不會想參加。

“大帥,戰王殿下來了。”唐輕突然說。

我順着看去。

“小妮子!”夜冥手插褲兜懶洋洋過來。

“魑魅王也來了。”唐奕指着夜冥身後。

魑魅還是那個造型,穿着黑羽裘袍,緩步過來,途徑的地方,女孩子的尖叫聲沒有斷過。

夜冥大翻白眼:“真是風騷。”

“嫉妒明說。”魑魅冷哼一聲,走到夜冥前面去了。

夜冥氣的啊,賭氣似的一陣風的先衝到了我面前:“小妮子,你說說,魑魅都多大個人了,還到處勾搭未成年小姑娘,要不要臉?”

魑魅來了:“誰勾搭他們?你把話說清楚。”

“好了好了打住!”反正勸架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也習慣了,拉了兩個男人:“坐吧坐吧,夜冥,這糕點挺好吃的,你吃吃看。”

一提到吃,夜冥還是和原來一樣,立馬把和魑魅吵架的事拋之腦後了,抱過一大盤糕點開始吃。

我對士兵招招手:“再去做幾盤。”

“是,王妃大人。”士兵應聲退下。

魑魅一副嫌棄的神情,搭起二郎腿。

在這個時候,角鬥場外突然傳來一陣喧譁。

我們幾人順着聲音看去。

一行穿着藍白鎧甲的人騎着白馬,排成一行進入了會場,領頭的是個女孩,扎着馬尾辮,表情幹練,後背揹着巨大的弓。在女孩身後並列着四個人,三男一女,穿着各異,持着的武器也各異。

“這是……”我皺皺眉。

“司法閣的人,大帥。”不等我說,唐輕替我解答道。

果然,背弓那個不是秦筱麼,百年不見,她變漂亮了,人身的氣勢也成熟強勁了不少。 我看着秦筱帶着隊伍下了馬,走觀衆席,有專門的士兵領着她的人朝我們這邊過來。

“雖說司法閣對冥界治安秩序提供了有效幫助,但我還是不太喜歡司法閣的人,有時候他們的思想太古板太傳統,而且人人都很嚴肅,跟不會笑似的,那種氣場嚴肅的不行,不喜歡接近。”唐奕悄聲說。

這是當然的,司法閣當然要保持個嚴肅公正的形象,否則怎麼樹立他們的威嚴。

不過這話我沒說出來。

秦筱他們過來了,他們的位置要在我們之下,秦筱過來跟我打招呼。

我站起來。

“童瞳,戰王殿下,魑魅王殿下。”秦筱一一打招呼。

“直呼冥王妃大名……”唐奕嘀咕。

“唐奕。”我瞪他一眼。

唐奕低下頭不說話了。

“抱歉,叫習慣了。”秦筱淡淡說。

“沒關係,我向來對稱呼也沒什麼要求,好久沒見,你看去起色好很多。”我望着她。

秦筱笑笑:“還算穩定吧。倒是你,那天聽說你恢復記憶回來了,我也來找過你,只不過圍在你周圍的人實在太多,我在外圍等了等,又看到你被冥王帶走,想着不要打擾你們團聚,便沒再來,你不會怪我吧?”

“我怎麼可能怪你,你關心我,我感激都來不及呢。”我有些不好意思,秦筱估計是看到冷陌把我扛回後院的場景了吧。

“不過說實在的,扭轉時空是破壞世界平衡的禁忌,也是大罪,你擁有這項能力,我希望你還是不要隨意扭轉時空爲好,司法閣現在已經有了探測時空扭轉的儀器,到時候我可不會因爲你我是朋友而手下留情判你緩刑的。”秦筱說。

果然很嚴肅啊,司法閣。

“我說你這人,威脅誰呢你!”唐輕和唐奕不高興了:“要動我們大帥,你先問過王同不同意吧!”

“司法閣擁有與冥王同樣的權利,倘若司法審判斷定一人有罪,冥王也奈何不了。”秦筱說。

媽呀,這種專業術語說的簡直了……果然,司法閣的人都是氣氛終結者。

“唐輕唐奕,別無理,退下退下!”我瞪他們。

唐輕和唐奕悻悻的退到後面。

我旋即重新看向秦筱:“你放心吧,時空扭轉也不是我想使用能使用的,況且,那個需要付出的代價我也支付不起。”

“那好,我先下去了。”秦筱不再多說。

我點頭:“嗯,好。”

秦筱離開了。

我籲口氣,重新坐回椅子:“怎麼感覺我被審判了一樣,緊張的我一身汗。”

夜冥和魑魅在旁邊幸災樂禍的笑:“你蠢的吧。”

我無語搖搖頭:“這秦筱氣場那麼強,那麼嚴肅死板,我想問問,這百年來,她結婚了嗎?”

唐輕特別神祕的湊近我:“大帥你是不知道,她和寒羽大人之間發生了各種各樣揪心的愛情故事,寒羽大人甚至差點因爲秦筱而死,更是幾次爲了秦筱差點連冥界第一大醫生的身份都不要了,還和王吵了無數次,總之這兩人之間的愛情故事,都可以寫本小說了。”

寒羽和秦筱?

我記得以前秦筱對寒羽挺好的啊,寒羽和秦筱之間的關係也其他人的要更好些,怎麼現在發展成這樣了?怪不得那天遇到寒羽的時候,他眉宇間都是憂愁,以前深沉了許多,話也少了,八成也是和秦筱有關,這一對之間的話題估計挺多的,改天找冷陌八卦八卦。

角鬥場又發出了一陣喧囂,這次的喧囂聲要之前秦筱的大很多很多。

冷陌來了。

玄袍長身的王裹着王者的冷然霸氣出現在角鬥場正,隨着人羣起立歡呼,他騰身躍起到空,空只留下一道冰的殘影,而後,他出現在了我身旁。

我仰臉看他。

他正睥睨着四方。

這氣場,這氣勢,真的是……讓人想跪到他腳下給他舔腳……

我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啊!

“安靜。”冷陌淡淡開口了。

兩個字,卻異常有力,亂麻麻的角鬥場瞬間鴉雀無聲。

“今年的試很快開始,規矩與往年一樣,再次重申,不要在本王面前耍心眼耍主意,心志不正的人,想必過去幾年的試,你們也知道下場。”

“前幾年有人爲了獲勝不擇手段,差點把一些參加賽的人殺死了,王大怒,將那些耍手段的人統統打散了魂魄。”唐輕在旁邊低聲對我解釋。

冷陌說完後一揮衣袍,在王位坐下。

我們幾人也跟着坐下。

唐輕和唐奕站在我兩邊。

解說員來了,站在空懸空的解說臺,看向冷陌:“王,可以開始了嗎?”

冷陌微闔首。

解說員拿起擴音話筒:“今年的武鬥大會現在正式開始,下面,有請我們各方代表團出場!”

“首先出場的是本場作戰的冥界代表團!”

隨着人羣如猛浪般的歡呼聲,冥界的隊伍從最底層的通道里入場了。

冥界參賽選手的制服是肩頭有暗黑條紋,耀紅色爲主打的帥氣戰鬥服。

走在最前面的,是耀紅頭髮的冷煜。

“看!王子殿下!”解說員激動的說。

暴龍撞上小甜妻 人羣更是沸騰了。

冷煜背揹着用黑布嚴實包裹住的超神劍,面龐掛着玩世不恭的壞笑,少年英俊非凡氣質脫俗,我看角鬥場觀衆席那些女孩子都恨不得一下子撲他身去了。

跟在冷煜身後的有五六個人,都是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

另外四條通道里也走出了冥界的人,冥界的參賽選手佔了很大的例。

“接下來,歡迎閻王大人帶領的鬼界參賽團!”

另外三條通道打開。 還沒有一個人走出來,角鬥場突然齊刷刷的響起少女、少婦、大媽們的齊聲歡呼:“童笙!童笙!童笙!童笙!童笙!”

這種歡呼聲,瞬間把冷煜的勢頭給蓋了下去。

我現在算是明白爲什麼冷陌會說,在鬼冥兩界的年輕人當,最受歡迎的人並不是冷煜了。

隨着瘋狂的叫喊聲,身着黑袍兜帽斗篷,戴着帽子,揹着紫色巨鐮的少年終於出場了。

胖乎乎的閻王走在前面,熱情的向四周招手打招呼,童笙跟在閻王身後,插着褲兜,面無表情,直視前方,彷彿周圍的喧囂完全與他無關一樣。

冷煜的性格,要較起來的話,其實更像魑魅和夜冥一些,而童笙的性格,要偏向冷陌和宋子清那樣了。

鬼界的參賽選手有二十多個左右,不算少,統一都穿黑色死神裝束,除了鬼差以外,還有一些表現良好爲人正直不想投胎的鬼魂,地獄十九層的一些能變成人形的獸類,都算在了鬼界裏面。

冷煜和童笙在角鬥場間碰頭了。

這兩個傢伙之間的眼神,簡直是火花帶閃電。

“今年的第一一定是我的!”冷煜瞪童笙。

童笙懶洋洋看他:“你每次都這樣說,什麼時候用實際行動證明一次?”

“童笙你給我等着!我這次有絕技對付你了!”

“戰氣麼?”

“你……你怎麼知道?!”冷煜愣住。

童笙不理他了,扭頭看向觀衆席我的方向。

他的視線與我的視線對了,用嘴型對我說:“小媽,不公平。”

我默默的低頭,拿了塊糕點放進嘴裏。

冷陌瞥我:“某個女人心虛了。”

我把腦袋埋的更低。

在這個時候,解說員再次說:“接下來是最後一支隊伍了,每屆武鬥大會都會帶給我們跡和激情的隊伍,這個世界永不可少的隊伍!他們是,人界的隊伍!”

轟的一聲,全場徹底沸騰。

這聲音大的連我都嚇住了,驚悚無:“你們都在歡呼什麼?”

“宋子清不得不說很有一手,每次帶來的人都讓人出乎意料,人界雖然每次都沒能奪冠,但出色精彩的表演早已征服了鬼冥兩界觀衆的心。”冷陌說。

“看,人界的人!”唐輕和唐奕語氣帶了激動的叫起來。

宋子清他們來了。

在這個角鬥場大部分都是冥界的人,而大部分冥界的人都不能擅自出現在人界,所有大部分冥界人都沒見過人界的人,對人界的人充滿了好心。

同樣的,人界的人對冥界,也充滿了好心。

由宋子清帶隊,人界隊伍身穿淡藍短衫長褲,衣衫刻着星星的圖案,簡單卻不失大氣。

宋子清走在最前面,這一世的他與百年前的他幾乎沒有改變,‘陌人如玉,公子世無雙’這句詩詞依舊是對他最恰當的形容詞。

宋天痕緊跟在宋子清身後,這一世的宋天痕起以前來說,沉穩安靜了許多。

再緊隨其後的是個少女,黑色長髮鋪蓋在身後,目光移到冷煜身,看了冷煜一眼,便又轉了回去。

之後是個男人,身背大劍,戴着一整張頭盔和麪具,把臉全部都遮擋住了。

再後面是兩個男人和一女孩,間的女孩是短髮,手指停着一隻漂亮的蝴蝶,忽閃着翅膀。兩個男人身形高大,其一個一直在與周圍觀衆互動,不斷獻飛吻,與整個團隊的氣氛格外不融合……

人界參賽的人除了宋子清以外,只有六個人,與人數衆多的鬼冥兩界參賽選手形成了鮮明對,但他們沒受到什麼影響,立在他們該站的位置,如同安靜的深海一樣立在一角。

“這是人界的隊伍啊……”我很讚賞:“不愧是宋子清挑選出來的人,我還真的來興趣了。”

“大帥,你看到那長頭髮的女孩了嗎?”唐輕問我。

我點頭:“看到了啊,怎麼了?”

“一屆的第三名是她,能力直追王子殿下,冥王很看重她,司法閣也賞識她,都邀請她留在冥界成才,但她當時卻選擇了回人界,如今又來了,真是好怪。”

“哦?”我看冷陌:“真的嗎?”

“這女孩是個很難得遇見的分解體質,她的身體可以變化成任何她能想像到的東西,並且還擁有位移和領域能力,很厲害。”冷陌回答我:“只不過她的心思似乎並不在出人頭地,具體她在想什麼,沒人知道。”

“是啊,真的很怪。”唐輕又說:“武鬥大會是選舉英才的一個試大會,她的目的卻不是這個,不得不讓人懷疑啊。”

與冷煜能力相當的女孩嗎……

三方勢力登場完畢,解說員說道:“接下來,我宣佈本次武鬥大會的規則。”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