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科主要目的是想把艾德溫安全的送回去,另外星佑帝國作爲信奉星空的宗教帝國,對於隕石這種東西肯定不會少收集,蘭科想找找有沒有自己需要的。

之前吸收了隕石變爲上古紅龍,讓蘭科對隕石這種東西有了很多幻想,也許可以得到更多的力量。 儘管想要掩飾,但以艾德溫的智商還是毫無遺漏的表現出了失落。 蘭科喝着水挑了挑眉頭,大概明白了。 “是依拉告訴你的吧?” 艾德溫自己不可能這段時間想明白這個問題,要知道光是‘龍契約文無法控

之前吸收了隕石變爲上古紅龍,讓蘭科對隕石這種東西有了很多幻想,也許可以得到更多的力量。

儘管想要掩飾,但以艾德溫的智商還是毫無遺漏的表現出了失落。

蘭科喝着水挑了挑眉頭,大概明白了。

“是依拉告訴你的吧?”

艾德溫自己不可能這段時間想明白這個問題,要知道光是‘龍契約文無法控制蘭科’這個問題,艾德溫可是足足用了兩個月才明白事實。

要說蘭科和艾德溫,也許最開始蘭科是單純的覺得艾德溫好騙一些,作爲龍使不會像其他人那樣把自己動作工具,但隨着半年的相處,蘭科更多的是把艾德溫當成同伴。

可愛漂亮的少女對於蘭科來說多不勝數,雖然都是爲了契約蘭科而來,但蘭科向來更喜歡自由……

不過像是艾德溫這種傻妞,對於蘭科碰到的那麼多龍使來說,也實在是太少見了。

而同樣相處了半年的依拉,儘管嘴上什麼都不說,蘭科知道那小妮子也是關心自己的。

看着想要撒謊卻又不知道說什麼的艾德溫,蘭科的語氣第一次溫柔了下來:

“等我玩夠了,就會回去看你的……我也沒其他地方好去的。”

“……”艾德溫被蘭科的語氣弄的愣住,隨後用力點了點頭。

溫暖的笑容在蘭科臉上持續:“希望到時候你已經殺了老傢伙篡位成功了。”

學霸從改變開始 “纔不會有那種事的!”

……

因爲睡了一個白天,所以等到蘭科出門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蘭科覺得今天實在是邪門了。

不光艾德溫主動送到了自己房間,路上居然也能有那啥遇。

“小帥哥,約麼?”

看着小手在自己胸膛上摸了摸去的成熟大姐姐,蘭科表示這要是沒鬼我就吃翔!

既然已經發現了問題,蘭科當然會義正言辭的……

“約約約。”

這位把自己拖進小巷中的成**性,有着丰韻婀娜的身材和嫵媚動人的臉蛋,蘭科覺得自己是個普通人的話,絕對拒絕不了這麼棒的大姐姐的主動……

好吧現在也拒絕不了啊。

明明是寒冷的北原之地,對方卻照樣能把身體的誘人暴露出來。

高聳的雙峯和胸口大片的雪白讓蘭科深深吸了口氣。

也許是老天爺覺得我太久沒釋放了,故意給我機會……?

在黑夜下的小巷寂靜而黑暗。

似乎是覺得周圍環境足夠安靜了,大姐姐拉起蘭科的手放在了自己豐滿的胸部上,同時鮮紅的雙脣輕輕湊了過來,在碰到蘭科之前微微低頭,向着蘭科的脖子吻去。

脖子?

……吸血鬼?

“你真當我傻啊?換點新招式好不好?”

陡然反應過來的蘭科,快速伸出手捏住了嫵媚女人的脖子,看着對方吃驚的表情,心裏有些無奈。

天網 自己還真是憋了太久了,居然差點中了這麼老套的把戲。

最近阿託亞城戒嚴不就是因爲吸血鬼麼?

這幫該死的墮落種,長得那麼漂亮幹嘛?!

“放手……”

感受着對方小手逐漸加大的力度,蘭科另一隻手揉捏着吸血鬼胸前軟綿綿的雪膩,冷哼道:

“不摸夠了不放手!”

“……”由於蘭科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女性吸血鬼一時間也有些語塞。

所以阿婀婭乾脆不再多說,手上力道加重,破風聲伴隨着爆發出來的氣勢劈向了蘭科的手臂。

也不再強求,蘭科收回雙手。

“滋啦!”

蘭科看了看自己手裏的布條,又看了看對面**乍泄的美豔吸血鬼,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失誤失誤。”

“你找死!”因爲蘭科撤掉了對方本就暴露的衣服,所以阿婀婭堅挺的酥胸都露了出來,頓時羞惱的出手。

手臂上隱隱浮現出一層深紅色,蘭科招架住阿婀婭的凌厲攻擊,眨了眨眼睛看着上下搖晃的豐滿,開口勸說:

“你這樣簡直就是出來賣肉的,我勸你換一套衣服再來吧。”

迴應蘭科的是兩道血氣攻擊。

看着臉上羞惱的通紅,下面卻露出了一對豐盈白兔的吸血鬼,蘭科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吧好吧,你不走我走。”

說完蘭科不再留戀,快速跑出了小巷。

阿婀婭剛想邁開修長的雙腿追上去,隨後反應過來自己的情況,手臂捂住胸口,把那對白兔擠壓的更加飽滿。

看着跑的沒影的蘭科,阿婀婭恨恨的咬着銀牙,最後轉身跑進了陰影。

等到確認身後沒人追趕後,蘭科纔算鬆了口氣。

實在不是蘭科想跑,蘭科倒是想多欣賞欣賞美景呢,畢竟那麼漂亮的大姐姐和胸部……

不過那個吸血鬼的實力確實很強,儘管幾次簡單的攻擊,但實力絕對達到了七階。

蘭科幾次防禦看似輕鬆,但蘭科這種不完善的半龍形態,遲早會被那個吸血種打敗。

那個吸血鬼看上去只有二十五歲,不過吸血鬼這麼長壽,誰知道她到底多大了,有七階實力倒是不奇怪。

但奇怪的是,爲什麼阿託亞城這裏會有七階吸血鬼存在……

(今天就這一更了,下午的不要等了……原因如下,稍微發燒了。另外下禮拜考試了,我這周要複習,至少要保證高數不掛。大家看到本書已經換成a簽了,所以放心吧,這種更新不穩定只會持續到16號,這兩個禮拜考試,考完試就又會恢復到穩定的10點、17點更新了。) (感謝‘m0130203、‘不傲嬌宸’的打賞~)

高階吸血鬼都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早就有了穩定的生活區域。

像是這種強大的吸血鬼,一般都會圈養自己的血奴,用來給自己定期吸血的。

怎麼會淪落到在路邊襲擊想自己這種年輕善良陽光帥氣的青年呢?

而且還是在星佑帝國哎,星佑帝國。

在整個西納普斯的任何地方,只要吸血鬼不是太過分,不引起恐慌,當權者都可以當做沒看到。

畢竟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萬古第一皇 但是在星佑帝國,絕對不會給你生路,但凡被發現的狼人和吸血鬼,只有殺殺殺!

特別是激進派的星空神教主教,還會把這些褻瀆月光的墮落種當衆燒死。

蘭科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不禁嘆了口氣。

單憑現在的人類形態,還是弱得可憐。要是變成半龍形態,又會引起不小的轟動。更甚至變成龍形態,那肯定被人當做*oss組團推倒。

“不過那個吸血鬼真是漂亮,應該也不是什麼年紀太大的老妖婆吧。”

喃喃自語了一句,蘭科看了看周圍,找了個酒館進去,打算去喝兩杯。

……

“可惡的人類小鬼。”阿婀婭想起今天晚上的事情,又忍不住握緊了纖纖玉手。

轉生緣 隨後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女人,冷哼一聲,穿上對方的衣服,走出了陰暗的小巷。

只剩下一具全裸的、皮膚呈現出失血的灰白色的女人屍體。

……

蘭科隱隱覺得自己遇到了有趣的事情,不過這些先都放在腦後。

來喝酒,就要開心的喝啊。

當蘭科走進酒館的時候,裏面正是熱鬧的時候,碰杯大罵聲不絕於耳。

“看看,又有大少爺好奇的來酒館了!”

一個注意到蘭科的大漢,滿臉通紅的大笑着。

“哈哈哈哈哈。”周圍幾桌,正在喝酒的男人們也不約而同的笑着。

蘭科今年只有十八歲,就算看着成熟一點,也不過二十多歲而已,被這些人說是那些貴族少爺很正常。

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事實上蘭科很喜歡也經常來酒館喝個通宵,因爲只有在這裏,自己不管怎麼樣都會被當做是正常的,而不是神經病。

在這裏真的動怒,纔是不懂這裏的規矩。

這裏是放肆的天堂,是精神的海洋。

“老闆,今天我請客了。”

蘭科像是變魔術一樣在桌子上放下了幾十個金幣,轉頭衝着酒館裏高聲道:

“今夜請大家狂歡,所有的都由我請客!”

“好樣的!”

“哈哈哈,今天要謝謝大少爺了!”

“那我們都不客氣了!”

剎那間酒館的氣氛躥到了頂峯,似乎要把房頂掀起來。

蘭科就在吧檯找了座位坐下,要了十幾杯一銀幣一枚的中檔次酒,接着就是整個酒館裏的男人一個接着一個來敬酒。

與平時的蘭科完全不一樣,蘭科與這些或許只是普通商人、傭兵、獵人的傢伙聊着天,聊到高興的地方同時大笑起來,又或者聊到那些男人都懂的話題,吹噓着自己的經歷。

彷彿蘭科就是在這裏的一員,大家歡笑着,互相賽着大口痛飲。

這是男人的世界。

“唉,可惜老肯特來不了,不然可以和你小子好好喝幾杯。”

最開始笑話蘭科的大漢傑剛,經過半個晚上已經和蘭科很熟了,此時有些遺憾的說着,隨後又灌了一口。

蘭科帶着幾分醉意,清秀的臉龐微微泛紅,眯着眼問道:

“老肯特?怎麼來不了?發生什麼了?”

“還不是該死的吸血種,”傑剛狠狠的把杯子裏的酒灌完,之後拿起另一杯,神色有些悲傷,“老肯特的兒子前天晚上被發現死在了路邊,就是那些吸血鬼,那小子是個踏實的傢伙,可惜太年輕,肯定是被那些放.浪的吸血鬼騙到了!”

蘭科稍微清醒了幾分,跟傑剛碰了個杯,裝作無意的問道:

“吸血鬼的事情我也聽說了,爲什麼阿託亞城會出現吸血鬼?”

“我怎麼知道那些該死的東西爲什麼會來這裏!”傑剛很明顯對吸血鬼充滿恨意,“那些東西不知道害死了都少人,真希望城主和神教能儘快把他們抓到燒死!”

咚咚咚幹了一大杯,蘭科打了個酒嗝,繼續問道:“願你永在星光下,這次吸血鬼出現的時間也不短了,可還沒有抓到啊。”

願你永在星光下,是星空神教信徒們的問候語。

“誰說不是呢,”傑剛愁眉苦臉的嘟囔着,“這次城主大人可是比神教還要積極,卻還沒有抓到。”

蘭科突然抓到了關鍵:“城主大人很積極?”

傑剛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的說着:“當然啊,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回城主大人可是比主教大人還積極,全城衛兵整天都在巡邏,城門嚴查的連沒登記的母豬都不能混出去,儘管城主大人本身就是忠誠的信徒,但也沒有這麼積極過。”

事出無常必有妖。

蘭科明白這個道理,不過沒有多說,反而笑了起來:

“也許是城主的**也遭了吸血鬼毒手,氣急敗壞了。”

“那這個吸血鬼可慘了,哈哈哈哈。”

就在兩個人再次乾杯的時候,一個柔弱的聲音傳了過來:

“先生,您的夜宵。”

蘭科眯着眼看向來人,是個模樣清麗的二十歲少女,長相還算不錯,不過恰到好處的妝容讓她加分不少。

“我沒要這些啊?”

“我們老闆覺得只喝酒對身體不好,這些是送給您的。”

少女說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顯得文靜而羞澀。

轉頭看到老闆衝自己擠了擠眼,蘭科點了點頭,說道:

“那謝謝你們老闆了。”

“不客氣先生。”說完之後似乎更加羞澀,少女小跑着離開了。

等到對方走了之後,傑剛纔不屑的瞥了一眼,隨後對蘭科囑咐:

“小子你可別被騙了,凱蒂看着是個害羞的姑娘,實際只是個婊.子。”

“嗯?怎麼回事?”蘭科笑呵呵的問道,似乎毫不在意對自己暗送秋波的漂亮姑娘。

傑剛毫不客氣的吃起了剛上的菜,同時解釋道:

“有個喜歡她的小子,家裏也算不錯,結果她覺得人家沒錢配不上她,整天讓人家買這買那,卻不願意跟那個小子在一起。”

“似乎是個可悲的故事。”蘭科輕飲一口,表情依然笑眯眯。

“可不止如此,”傑剛冷笑了一聲,神色間充滿了不屑,“結果那個男孩背了一身債,想不開了,拿着刀問凱蒂到底喜不喜歡他,你猜怎麼着?”

“怎麼着?”也許喝多了的人都喜歡這麼問,蘭科也喜歡聽故事。

“凱蒂那個婊.子居然臭罵了他一頓,還說她一直瞧不起這種窮逼。”

搖了搖頭,似乎感到了可悲,傑剛嘆了口氣:

“大家都知道凱蒂只愛錢……她是盯上你了。”

“放心吧,我就算喝多了,也很挑食的。”蘭科笑着搖了搖頭,隨即和傑剛碰了一杯。

在不遠處,凱蒂看着繼續喝酒的蘭科,嘴角微微上翹。

喝得這麼醉,加上我的魅力……實在不行,還有這個呢。

凱蒂悄悄把一包東西灑進了酒裏,同時整了整衣服,讓自己的胸部看起來更飽滿而呼之欲出,隨後把酒盤端到了蘭科的桌子上。

(暫時的更新變緩,理解一下不想掛高數的我……) 夜漸漸深了,整個酒館都喝得爛醉,只有蘭科還保持着幾分清醒,拉着其他人繼續喝酒。

蘭科畢竟有兩次變龍的體質增強,想要喝醉都不容易。光論身體素質此時的蘭科或許可以媲美五階的武者。

“藥效應該快發作了吧。”凱蒂悄悄的看着蘭科,同時拉着衣服讓自己看上去更性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