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厲聲道:“喪心病狂啊!你們當鬼的看鬼片,一點覺悟都沒有嗎?鬼片拍出來是給人找刺激的,你們是鬼,怎麼可能有刺激嘛?”

話音剛落。 豆豆和皮皮同時朝他看了過來。 豆豆一臉疑惑地問:“主人,你刺激不?” “不刺激啊!”白小鳳脫口道。 皮皮緊跟着點點頭,一臉人性化認真地說:“嗯,主人說鬼片是給人刺激的,他不刺激,那他不是人了!” 白小鳳虎軀一震:“mmp,皮皮,你又要開始皮了麼?”

話音剛落。

豆豆和皮皮同時朝他看了過來。

豆豆一臉疑惑地問:“主人,你刺激不?”

“不刺激啊!”白小鳳脫口道。

皮皮緊跟着點點頭,一臉人性化認真地說:“嗯,主人說鬼片是給人刺激的,他不刺激,那他不是人了!”

白小鳳虎軀一震:“mmp,皮皮,你又要開始皮了麼?”

皮皮長軀晃動了一下,突然反應過來,然後眯着眼睛對白小鳳扭動了一下身子:“嚶嚶嚶……”

砰!

白小鳳一拳砸癟了這個嚶嚶怪,懶得和他倆廢話了,起身就進了臥室。

剛走到門口呢,就聽到身後的豆豆和皮皮又議論了起來。

“大姐頭,換部鬼片吧?”

“咱們看殭屍片?聽活人說,林正英的殭屍片很好看。”

“沒毛病。”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推門進了屋。

躺在牀上,他也沒睡意,便把兩張《黃泉寶藏圖》殘片拿了出來。

拼湊了一下,這兩張殘片僅僅是整張地圖很小的一部分,冰山一角而已。

也不知道這《黃泉寶藏圖》到底有多少片,估計想要湊齊很難很難了。

白小鳳惱火的揉了揉腦殼,之前他以爲這殘片藏寶圖很容易湊齊呢,畢竟兩張殘片得來都沒費多少工夫。

可知道《黃泉寶藏圖》的重要性後,他覺得想要湊齊,估計比登天還難,他能輕鬆得到兩張殘片,簡直走狗屎運了。

不過,他仔細看了看《黃泉寶藏圖》這兩張殘片拼湊出來的地圖,眉頭漸漸地就擰成了一個“川”字:“奇怪,這地圖記載的貌似不是華夏的地形吧?”

[本章完] 對華夏的地圖,白小鳳還是很熟悉的。

至少,每個華夏人,哪怕沒有清晰地認知,但也有個模糊的輪廓。

但,白小鳳仔細查看了一番這兩張《黃泉寶藏圖》殘片拼湊在一起的地形,怎麼也沒法和華夏地形對應起來。

甚至,上邊的符文圖案,完全有些讓人摸不着頭腦,乍一看,就跟鬼畫符似的。

白小鳳對着兩張殘片地圖研究了整整兩個小時,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

索性,他直接不管了。

“這地圖的殘片還是太少,要是多一點,能看得更清楚,說不定能直接推斷出黃泉寶藏的位置。”

白小鳳揉了揉發脹的眼角,把兩張殘片地圖收好。

這玩意兒,他以前都是隨便當成衛生紙團成團塞褲兜裏的,現在知道重要性了,肯定得好好保護着呀。

雖說這樣的至寶,想要全部湊齊,難如登天。

但好歹要有夢想啊。

人要是沒有夢想了,那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再說了,他莫名其妙的就湊齊了兩張,這運氣已經甩別人好幾百條街了,有這兩張地圖殘片在手上,怎麼也是血賺不虧的。

要是真的運氣夠好,湊齊了《黃泉寶藏圖》,找到了黃泉寶藏。

一想到童姥說的黃泉寶藏裏的那些極品寶物,白小鳳就有種走向人生巔峯的感覺。

白小鳳也不管了,忙活了一晚上,困得慌,索性就閉眼睡了過去。

一覺睡到大天亮。

白小鳳睜開眼睛,洗漱了一下,走到客廳裏。

讓他沒想到的是。

豆豆和皮皮竟然還在看着電視,電視裏,放着林正英的殭屍片。

得!

這倆鬼總算找到合口味的片子了。

他看了看餐桌,空空蕩蕩的,也沒有豆豆準備的早餐。

這就很過分了呀!

“豆豆,今個早上咋沒早餐了?”白小鳳皺眉問道。

豆豆擺擺手:“沒時間做呀,和皮皮看了一晚上的殭屍片,老帶勁了。”

一旁的皮皮也附和道:“大姐頭說的對,這個叫林正英的傢伙拍的殭屍片還真好看,雖然有些對殭屍的描述很不合理,但打鬥和劇情節奏真的棒棒滴呀。”

說着,皮皮還翹起了尾巴:“主人,咱們都是鬼,看鬼片就行了嘛,吃啥早飯啊?你要是實在餓了,去外邊找個喪葬店,吸點元寶蠟燭就行了。”

娘希匹的!

皮炸了!

這臭黃鱔跟着豆豆越來越皮了啊!

白小鳳昨晚就憋着一口氣,現在又被皮皮皮了一把,立馬決定好好教訓一下皮皮了。

他咬牙道:“皮皮,你這話說的,是本大爺拿不動刀了?還是你飄了?”

話音剛落,正津津有味看着電影的皮皮登時長軀一顫,猛地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

它長軀哆嗦着,僵硬的朝白小鳳看來,和白小鳳對視的一瞬間,它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要涼!

皮皮心裏猛地生出一個念頭,旋即哭死的心都有了。

看片一晃神,把主人給皮了一把啊!

好尷尬!

好絕望!

好特麼涼啊!

猶豫了半天,皮皮深吸了一口氣,人性化的咧嘴尷尬的笑了起來:“主人,我還是個孩子,童言無忌嘛,嚶嚶嚶……”

砰!

白小鳳一拳砸癟了皮皮鱔,娘希匹的,罵本大爺是鬼就算了,當嚶嚶怪這事就真的沒法忍了啊!

“皮皮,嚶嚶的爽不爽?”白小鳳笑着問道。

在沙發上癱成一片的皮皮身上散發着濃郁的陰氣,一臉生無可戀的道:“爽,好爽好爽的,主人可以讓豆豆大姐頭也爽一爽的。”

沒辦法!

真的沒辦法啊!

魂血在主人手裏,本龍只能忍辱負重啊!

想着,皮皮倔強的仰起了癟癟的龍頭,深呼吸,聽人說,想哭的時候,仰起頭眼淚就會倒流回眼睛裏了。

逆天狂妃:廢材四小姐 “呵呵,豆豆和你不一樣。”白小鳳翻了個白眼,轉身就往外走。

開玩笑!

豆豆雖然也皮,但好歹不是嚶嚶怪啊。

一個女鬼都不當嚶嚶怪,一個活了三百年的蛟龍卻當了嚶嚶怪,簡直一點逼face都不要了。

這怎麼可能忍嘛?

看着白小鳳離開的背影,皮皮身上的陰氣噗噗翻涌着,癟癟的身軀快速鼓脹起來。

他幽怨地蠕動到了豆豆身邊,委屈道:“大姐頭,咱倆真不一樣?”

“我們不一樣。”豆豆認真地看着電視,點頭回應了一下。

“有啥不一樣?”皮皮越發的疑惑了,大家都是當奴僕的,豆豆連魂血都沒交呢,主人至於這麼偏心麼?

豆豆深吸了一口氣,撩動了一下長髮,嫣然一笑:“你猜呢?”

皮皮身軀一震,緊盯着豆豆,猛地反應過來,旋即鄙夷地看向家門的方向:“呵呵!男人!”

旋即,他就低頭沉思了起來,身軀彎曲着,前爪子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後爪子中間的龍腹位置。

嘶!

這個想法是不是太狠了?

搖了搖頭,皮皮還是摒棄了腦子裏瘋狂的想法,身爲蛟龍,他雖然狠,但還沒狠到連自己都不放過的地步。

白小鳳離開家,肚子餓的咕咕叫,就沿街找了個早點攤隨便吃了點,兌付了一下。

然後,他就坐進了路邊停着的出租車裏,直奔青藤藝術學院。

這時,忽然手機響了起來。

是華青月打來的。

白小鳳剛一接通電話,那頭的華青月就率先開口:“白小鳳,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個?”

“好的。”白小鳳說。

“暹羅宗昨晚炸鍋了,我們華家的人調查到,他們這次是派了大長老和一衆精英弟子去濱海找你麻煩的,昨晚全都死了,是你乾的?”華青月沒有立刻說消息,反而問了起來。

白小鳳也沒隱瞞:“嗯,全宰了。”

“嘶!”電話那頭的華青月倒吸了一口涼氣,“你可真夠厲害的!不過好消息是,不知道暹羅宗咋想的,大長老和一衆精英弟子死了,今早居然沒有動靜了,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他們應該是放棄對你的報復了。”

白小鳳愣了一下,旋即想到了什麼,冷笑了一下:“應該是天師聯盟壓下去的。”

昨晚他殺暹羅宗的一羣人的時候,也想過暹羅宗的報復,但削弱了暹羅宗的力量,他也不怎麼擔心。

不過,童姥昨晚可還想招攬他呢,要是招攬的話,怎麼也得先給點好處亮亮誠意吧?

以天師聯盟的力量,壓制暹羅宗是很容易的事。

“爲什麼?” 大婚晚成:嬌妻乖乖入懷 電話那頭的華青月疑惑的問道。

白小鳳癟了癟嘴,也懶得跟華青月解釋,就直接問道:“華娘娘,說壞消息吧。”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鐘,華青月才沉聲說:“天師聯盟發佈了真龍天驕令。”

“這什麼鬼?”白小鳳皺了皺眉。

華青月解釋了起來:“天師聯盟加入方法,除了天師自行申請進入外,每年天師聯盟都會發布一次入會召集令,目的是爲了網絡整個陰陽界的天才高手。

參加召集令的天師一旦成功進入排名,進入天師聯盟,那得到的獎勵絕對不是自行申請進入的那些天師能夠比的。”

頓了頓,華青月又說:“而這真龍天驕令,便是天師聯盟最高等級的召集令,一旦奪得第一,那獎勵絕對是難以想象的,哪怕得不了第一,能夠擠進排名,獎勵也是極其豐厚的。”

白小鳳皺了皺眉,直接問道:“得第一的獎勵是啥?”

“暫時還不知道,真龍天驕令發佈後應該很快就會公佈出來。”電話那頭,華青月聲音凝重地說:“真龍天驕令一發,整個陰陽界都得炸鍋了,對天師聯盟而言是招攬天才高手的手段,對別的勢力,卻是災難了。”

白小鳳也沒理會華青月後邊的話,而是忽然笑了起來:“你不知道真龍天驕令第一名的獎勵?我應該知道。”

說完,他擡手拍了拍開車的出租車司機:“說你們天師聯盟呢,你就不打算告訴本大爺第一名的獎勵嗎?”

啪嗒!

也就在他手拍在司機肩膀的瞬間,司機的腦袋一晃,像皮球一樣,從脖子上掉落了下去,落到了副駕駛落腳的位置上。

然後,來回咕嚕嚕滾動了幾下……

“你發現了?”

隨即,司機腦袋停了下來,蒼白的臉正面朝上,勾勒起一抹驚詫的冷笑。

“區區傀儡術,還能瞞得過本大爺了?”白小鳳不屑地嗤笑了一聲。

他剛纔吃早餐的時候就注意到了這輛出租車。

雖說傀儡術釋放出的陰力波動極其微弱,但,終究是存在陰力波動的。

白小鳳天生陰陽眼,剛纔吃飯的時候看到這輛出租車,那感覺就跟黑夜裏的螢火蟲一樣,那麼的耀眼,那麼的與衆不同。

仔細想想,最近和他有交際且還活着的天師,也就童姥了。

所以白小鳳吃了早飯後,才直接一屁股坐上了這輛出租車。

頓了頓,白小鳳不耐煩地問道:“本大爺沒時間和你廢話,你們那個真龍天驕令第一名的獎勵是什麼?”

話音剛落,地上的腦袋就咕嚕嚕的轉了一圈,桀桀怪笑了起來:“你好奇嗎?你想要嗎?你……”

砰!

白小鳳順着兩個前排位置中間的縫隙一腳踹在了這腦袋上,不耐煩地說:“簡單點,說話的方式簡單點,你又不是個演員,何必設計這些情節?”

蒼白的腦袋上浮現着一個漆黑顯眼的腳底印,一雙眼睛裏泛着迷茫。

這個男人……真的好粗暴啊!

被踩了一腳,他也不敢再嗶嗶,直接張口說道。

不過,這次發出的聲音,卻是個沙啞的女人聲。

童姥的!

“獎勵很多,但有一樣,絕對能讓你滿意,《黃泉寶藏圖》的一張殘片。”

白小鳳心裏大驚,天師聯盟還真夠大氣的啊!

《黃泉寶藏圖》的殘片那可是陰陽界的至寶,昨晚童姥說的再明白不過了,不然,堂堂暹羅宗也不會大長老親自帶隊來向他搶奪了。

偏偏,一轉眼,天師聯盟竟然捨得拿出《黃泉寶藏圖》的殘片這樣的至寶作爲“真龍天驕令”的第一名獎勵。

這手筆,大的一匹啊!

“臥槽!”幾乎同時,電話那頭的華青月就脫口驚呼道:“瘋了,瘋了! 帝道獨尊 天師聯盟他們是瘋了嗎?《黃泉寶藏圖》殘片都敢拿出來當獎勵,這次陰陽界要徹底炸鍋了啊!”

“你也知道《黃泉寶藏圖》?”白小鳳有些詫異。

電話那頭的華青月情緒有些激動:“廢話,身爲世家傳人,《黃泉寶藏圖》是家主嚴令每個人必須要謹記的,一旦出現,必須立刻全力爭奪!”

白小鳳眉頭一下皺成了個“川”字,要真是這樣的話,那估計就跟華青月說的那樣,這次陰陽界真的要炸了啊!

連醫道世家華家都這麼看重《黃泉寶藏圖》殘片,更何況別的勢力了!

這樣的至寶被天師聯盟拿出來當“真龍天驕令”的第一名獎勵,純粹就是在撩火啊!撩整個陰陽界的火啊!

他也明白華青月說的天師聯盟發佈召集令對別的勢力是場災難是什麼意思。

天師聯盟本來在陰陽界中就是一個另類的存在。

發佈召集令,等同於用最粗暴的手段吸納天才高手,和別的陰陽門派招攬弟子的手段完全不同。

他們用這種最粗暴的手段招攬了天才高手,純粹就是在用大手薅整個陰陽界的羊毛,把最好的一撮羊毛都薅走了,那別的陰陽門派還能招攬到什麼樣的弟子?

最粗暴的招攬手段,卻擁有最強大的吸引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