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上次也是被東叔他們的屍體給震驚到了,所以並沒有來的及勘察什麼就急衝衝的走了,這次趙權他們特意過來就是找尋線索。可是沒有想到這一次的行動卻是敲響了他們的喪鐘。

在塑料廠的工廠裏面,他們除了發現大量的紙箱子就是大量的紙錢,雖然不知道爲何在一個塑料廠裏會有這麼詭異東西,但是畢竟不是什麼有價值的線索,趙權他們都沒有放在心上。 甚至有幾個小警察還把那些紙 錢一把撕碎,畢竟在這種詭異的地方看到這種不吉利的東西,心裏難免還是會有一些陰影的。 在塑料

在塑料廠的工廠裏面,他們除了發現大量的紙箱子就是大量的紙錢,雖然不知道爲何在一個塑料廠裏會有這麼詭異東西,但是畢竟不是什麼有價值的線索,趙權他們都沒有放在心上。

甚至有幾個小警察還把那些紙

錢一把撕碎,畢竟在這種詭異的地方看到這種不吉利的東西,心裏難免還是會有一些陰影的。

在塑料廠的工廠裏面並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於是衆人一合計,把此次探測的重點放在了倉庫裏面。

畢竟不管怎麼說這個塑料廠裏面的屍體都是在倉庫裏面發現的,並且現場也沒有移動過的痕跡,看樣子兇手肯定是在倉庫裏面殺的人。

所以他們也不耽擱,裏面從塑料廠的工廠走到了倉庫裏面,他們雖然是白天來的,可是整個倉庫因爲沒有窗戶,所以還是黑漆漆的,就算他們把門大的再大,陽光也無法從門裏透進去。

趙權當時心裏就有些毛毛的,他感覺這倉庫裏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盯着他們,可是看着其他人都沒有半點反應,自己也不好意思露怯。

此時他的煙癮也犯了,於是招呼着自己手下的警官們先進去,他先去旁邊抽個煙。

可是沒有想到異變陡生,趙權剛剛抽完一根菸還沒有來的及進倉庫就聽到裏面出現了乒乒乓乓的撞擊聲。

當時也就急了,也顧不得其他,三步並作兩步就跑到進了倉庫,眼前的一切去出乎了他的意料。

就在自己抽一根菸的時間裏面,自己的隊員們竟然不知爲何扭打了起來。趙權當時就發了脾氣,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在這裏打架,正準備出手將他們拉開。

而這時透過倉庫的一點陽光,趙權才發現自己隊員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對勁,他們都一臉凶氣的盯着自己手上的對手,滿臉怒火,那模樣像是有了極大的怨氣終於找到了一個宣泄口一樣,立馬要發泄出來。

這不對,這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所發出的表情,趙權當時就想起了我做的口供,他這時才明白我說的都是對的,這塑料廠肯定是不乾淨。

但是此時的趙權已經沒有心思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如何把自己的隊員們拉開。

看他們的樣子一個個的就像是被鬼附身了一樣,可是還沒有來的及讓趙權想到一個可靠的法子出來,自己的六名隊員竟然自己停下了手。

每個人都滿臉痛苦的表情,不停的大口踹息着,每一次踹息就好像是有什麼堵住了他們的口臉,讓他們發出嗚嗚的聲音,就好像有什麼酷刑酷刑正施加在他們的身上一樣。

“上吊?”這個念頭一出現在他的腦海裏面就去不掉了,他仔細看看自己的隊員,每個人的脖子上面都出現了一道勒痕。

趙權知道上吊死亡是十分痛苦的過程,他會不斷的感覺到窒息,脖子跟身體上分裂的劇痛也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可是一時半會也死不了,這可是一個不斷摧毀人生理防線跟心理防線的酷刑。

“隊對長,給我們一一個.安樂死吧!”就在這時,趙權的一個隊員出了聲,看他現在已經清醒了過來。

此時的趙權已經沒有了辦法,掏出了手槍射出了六發子彈結束了自己六個隊員年輕的生命,在這一羣人裏面,最大年紀的也才二十五歲。

(本章完) 墨九狸和帝溟寒想了下決定外出歷練,因此直接告訴陳禮他們出城,去傭兵城!

陳禮聞言為墨九狸和帝溟寒講述了一些關於傭兵城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墨九狸和帝溟寒前往傭兵城做什麼,但還是細心的告訴了墨九狸和帝溟寒很多關於傭兵城的事情……

對此,墨九狸和帝溟寒還是很感激陳禮的,畢竟有了陳禮告訴他們,到時候去到傭兵城他們就不會找人問了!

一路邊說邊聊陳禮帶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大概走了半天的時間,才從暗道出來……

墨九狸和帝溟寒出來后,發現眼前是一片森林,這讓兩人都有些詫異,陳禮見狀解釋道:「得知兩位要出城,我就直接帶你們走另外一條暗道了,這裡是城外的無望森林邊界,兩位想去傭兵城,剛好是跟無望森林相對的,兩位從這邊直走,看到官道后,順著官道向右大概三天的時間,就會到六月城!到了六月城兩位可以通過傳送陣前往傭兵城的!」

「原來如此,多謝陳管事了!」墨九狸聞言看著陳禮說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不用謝!」陳禮立即說道。

「那我們走了,陳管事回去吧!」墨九狸看了眼陳禮說道。

「兩位慢走,那我回去了!」陳禮笑著道。

墨九狸點點頭,陳禮轉身走進暗道,隨著陳禮的身影消失,墨九狸和帝溟寒發現暗道的入口也跟著消失了,原來也是有陣法的……

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眼,轉身按照陳禮指引的方向離開……

兩個人的身影剛消失沒多久,一黑一白兩道身影落在暗道的入口處,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內……

子墨看著自家主子,現在誰跟他說主子不認識對方,打死他他也不信,之前不僅把那面尊貴的華族至尊門票,三界拍賣行的唯一貴賓權利給了對方,現在對方走了,又追到這裡來看背影!

子墨都為自己主子不值,難道主子真的想女人了?

子墨偷瞄著身邊的主子,心裡暗戳戳的想著,看起來等會兒回去他應該想辦法通知一下凌小姐,讓她來陪陪主子了,不然主子這樣下去豈不是要魔症了么……

「走了,子墨!」子墨愣神之際白衣男子已經轉身喊道。

「啊……來了,主子!等等我啊……」子墨急忙轉身喊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完全沒有察覺到剛才子墨主僕的出現,他們很快來到了陳禮說的暗道,然後墨九狸喚出小鳳,載著兩人飛向六月城……

三天的路程,小鳳用了不到兩天的時間,就來到了六月城外,然後墨九狸和帝溟寒步行入城!

墨九狸和帝溟寒來到六月城的時候,就是早上,因此兩人也沒有選擇住店,直接按陳禮說的,來到城主府旁邊的傳送陣大院,也是陳禮說了之後,墨九狸和帝溟寒才知道,不管是第三天界,還是其餘的天界,基本上每個城池都有傳送陣,可以通往每個天界的大部分城池的…… 現在的趙權已經沒有了我當日見到他的那種精明果敢,在我面前哭的像是一個淚人一樣,我知道他是在悔恨自己不但無法救出自己的兄弟們,還自己親手結束了他們的生命。

我好言安撫了他一會,他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趙權警官,你看那個塑料廠裏面古怪太多了,說實話,我也是中了這東西的道纔在醫院休息了好多天,要不你還是找別人吧!”我猶豫了片刻還是把這話說了出來。

本來小胖的死對我衝擊很大,可是趙權又這麼一說,可算是把我的豪情壯志全部都打消了,天大地大還是小命最大。

本來就是趙權自己的私事,並且這個事情的確兇險萬分,趙權看着我的樣子並沒有過多的勉強我,只是留給了我一串電話之後就告辭了。

我拿着他的電話,小心翼翼的壓到了玻璃桌子下面,畢竟趙權可比那張正廣靠譜多了,不知道爲何我總有種這個電話我用的上的感覺。

時間如流水般過的飛快,很快小胖的葬禮就到了,這天一大早我就穿上我爸爸的黑色西裝急匆匆的來到火葬場,準備見小胖一面。

小胖還是那麼安詳的躺在棺材裏面,若不是別人說他已經死了,我還真的當他是在這棺材裏面睡着了。

在瞻仰儀式結束之後,小胖就要被推到了焚化爐裏,而他的母親,一個端莊大氣的女人,硬是像瘋了一樣,抱着小胖的屍體,嚎啕大哭着,不讓火葬場的工人動他分毫。

看着他家人的模樣,我心裏有些不好受,是我的原因才把小胖害到這種地步,若不是我好死不死被錢迷住了眼睛,說什麼都不應該大晚上出來。

我有些受不了屋子裏面壓抑的氣氛,逃也似的從屋子裏面走出來,一邊等着小胖焚化結束,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火葬場裏面溜達。

別人總說火葬場裏面怪事特別多,可是我現在已經是債多了不壓身,現在就算是一個女鬼趴在我面前我也都絲毫不怕。

“小子,我看你滿面陰雲看來今日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纏身了,要不要老道幫你做做法。驅驅你身上的邪氣。”

一個老氣橫秋的聲音從我的背後傳了過來,我轉過頭一看不禁有些啞然失笑:這不是鼎鼎大名的張正廣嗎?怎麼你也到火葬場來做生意了”?

張正廣可沒有想到是我,畢竟我今天穿上了西裝,還精心的修剪了一下頭髮,整個人從內而外都有些不一樣了。

“喲!這不是陳老弟嗎?你怎麼到這裏來了?”張正廣滿臉尷尬,畢竟他自以爲他在我面前還是一個前輩高人的模樣,可是沒有想到三下兩下就被我揭穿了真實面目。

我對他也沒有什麼隱瞞,把小胖的事情說出來給他聽,可是沒有想到他的眉頭皺的比我還要緊。

“你是說小胖是被鬼害死的?你知道是被那隻鬼給害死的嗎?”張正廣的語氣頗爲陰沉,着急的對我問着。

我沒有想到他會問這種奇怪的問題:“鬼不就是塑料廠裏面的那幾只嗎?還能有別的什麼鬼?”

“不,不對,塑料廠裏面那些鬼算是新鬼,還出不了遠門,頂多在塑料廠裏面作福作威,只要出了塑料廠的大門就跟普通的幽魂沒有什麼區別,而能跑到那麼遠還附身的鬼肯定不是一般的鬼,早在你住院的那天我就該發現了。”此時張正廣的語氣裏有些悔恨,他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可是我對他所說的一切卻是如同雲裏霧裏。

“什麼?鬼還分種類?”我有些驚訝的問着張正廣,我之前可是沒有聽過這一套理論。

可是張正廣現在根本沒有心情跟我解釋,只是不停地走來走去,嘴巴里面唸唸有詞,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看着他一副事關重大的樣子,我也就勉強的壓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只能耐心的等在一旁。

過了半晌他才停止住他的腳步,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陳東,這幾天你還是好好在家呆着,儘量不要出門了。”

然後又拿出幾張黃色的符紙遞給了我:“這幾個東西你先好好的貼在門上,雖然不是什麼長久之計,可是也可以保證你這幾日的安全。”

看着他一副鄭重的樣子,我也絲毫不敢怠慢,接過了東西之後,就死死的捏在手裏,雖然張正廣對我圖謀不軌,可是我的命對他還是有點小用的,他也不會害我。

看着他如此鄭重其事的模樣,我忍不住開口問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兇?連你都對付不了麼?”

“哎!之前都是我想錯了,這造紙廠背後肯定還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發生,你先回家躲躲吧!切記,不管是誰要你出門,你都不要踏出家門口半步,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交代完,張正廣就急衝衝的離開了。

留下滿臉錯愕的我跟一手的黃紙符,算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這幾天碰到的怪事也夠多了,管他是不是騙我,往家裏貼兩個符紙總是沒錯的。

於是打定了主意,等小胖葬禮一結束就回家呆着家裏哪裏都不去。

過了半晌,我還是決定把今天張正廣告訴我的事情,全部告訴趙權警官,畢竟他現在在追查塑料廠的事情,雖然不知道這事對他有沒有幫助,但是總歸是多一個線索。

於是也不再猶豫,拿出了手機撥通了趙權警官的電話。

聽到我說的一切之後,趙權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還沒有等我說完,他就掛了電話,我也有些無奈,畢竟我好心好意的給他提供線索,他要是不領情就算了。

好不容易盼到小胖的葬禮結束,我趁着天還沒有完全黑透,馬上回到了家裏,看着我的父母還都沒有回來,連忙把張正廣給我的黃色符咒全部貼在了大門上面。

做完了這一切我才心安了很多,躺在了牀上,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先是我回到了家中發現塑料廠的異常情況,隨後我

跟趙權的身邊都發生了怪事,再然後就是不停的遭遇惡鬼,張正廣不停的解救我於危難之中,到現在就是小胖身死。

這一切就像是一張大網向我籠罩着,我身在其中無法看透幕後那個黑手到底想做什麼,但是這裏面肯定還有什麼事情我沒有發現的。

尤其是張正廣,他的身份我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說他是個壞人吧!他又幾次救我,說他是好人啊,可是到現在我都沒有看透他到底是爲了誰做事的,我總感覺張正廣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聽到外面不停的傳來一陣敲門聲,看着窗外的,夜色已經籠罩而來大地,看起來似乎是我的父母回來了。

當即下牀準備穿上拖鞋給他們開門,可是剛剛走到了客廳,我就意識到了不對,老爸這幾天都在外地出差,而我老媽每次出門都會帶鑰匙,就算沒有帶鑰匙也會提前打電話通知一聲。

張正廣的叮嚀又浮現在了我的耳畔,看起來這門外的不一定是我的媽媽,爲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壯着膽子對着門外大喊:“誰啊!誰在敲我家的門?”

可是回答我的只有敲門聲跟若有似無的風聲,我的心裏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看來門外的肯定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因爲被門外的符咒所困住,一時半會也進不到屋子裏面來。

“我艹!今年真的是背時,早知道我就好好讀書,好好考個大學,不去什麼破塑料廠上班了。”我心裏有些惱火,對塑料廠的怨念也越來越深。

門外的敲門聲似乎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越來越大,我都感覺到我們家的那堵防盜門似乎都要被敲破了。

我心裏一時不知道怎麼辦纔好,無計可施的我只能把鈴鐺拿在手裏,萬一那東西突破了那扇門,我也有個一拼之力。

“叮鈴”一條短信的聲音提醒了我,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怎麼這麼傻,現成的電話都不知道用,起碼可以打給趙警官讓他想想辦法。

我也不再猶豫,撥出了趙警官的電話,可是現實很快的又讓我絕望了,我現在才知道爲什麼恐怖片裏面那些主角明明有電話可以用,卻始終不叫救援。

我之前還大罵過編劇是豬腦子,現在落到了我身上我才知道什麼叫做藝術源於生活,雖然我的手機電池顯示的是滿格,信號也是滿格,可是我就是怎麼樣也撥打不出去電話。

我把手機放在耳朵旁邊,而此時電話那頭只有嘈雜的電流聲音迴應着我。

我現在只能緊緊的盯着大門,希望張正廣沒有過分的吹噓自己符咒的能力,不過看起來那黃符是真的有用。

雖然感覺到整個屋子都被敲門聲音弄得乒乒乓乓的,可是屋外的那個東西始終沒有更進一步,似乎看着自己無法奈何門上的黃符。

敲門聲嘎然而至,我終於出了一口長長的氣,把心放回了肚子裏面,爲了以防萬一,我大着膽子走到門口,透過貓眼往外看去。

(本章完) 如果不是因為三界拍賣會的關係,陳禮就讓他們在無望城乘坐傳送陣前往傭兵城了!

一般每個城池的傳送陣,都在城主府的旁邊,有個大院裡面有專人開啟傳送陣,只要繳納一定的靈石,傳送陣就會隨時開啟!

因為每次乘坐傳送陣的價格都不一樣,傳送陣繳費是按照人數和距離來定價的,基本上每一次傳送陣開啟都是有間隔的時間的,但是如果你是土豪,或者有急事的話,也可以隨時開啟,只要交錢就可以了……

但是靈石開啟傳送陣的價格,是正常價格的十倍,所以一般人沒事都不會選擇靈石開啟傳送陣的,畢竟一條就有五次以上的傳送陣開啟,價格時辰一次,等等就行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來到大院門外的時候,剛好看到裡面幾個熟悉的人,之所以熟悉是因為之前在拍賣會上,聽到了對方說好,剛好墨九狸和帝溟寒走進來時,有人在跟一個中年男子說話,並且稱呼對方為李城主……

而這位李城主說話的聲音,和拍賣會上傭兵城的城主李明翰一模一樣,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眼,倒是沒有想到對方的速度也挺快的,這麼快就來到了六月城了……

看起來對方也是為了省去麻煩和不被人跟蹤,故意沒在無望城乘坐傳送陣的!

墨九狸和帝溟寒並不單有人認出他們,畢竟在整個拍賣的過程中,都是水靈和水心幫忙喊價的,還沒有人聽過他們的聲音的。

於是墨九狸和帝溟寒走到裡面,繳納了靈石,然後等在一邊……

距離下一趟前往傭兵城的傳送陣開啟,還有一個時辰,因為除了墨九狸和李家人外,還有兩個家族的人在等候著,墨九狸還在好奇一個傳送陣是否能傳送走這麼多人。

雖然他們兩人和李明翰四個人加在一起只有六個人,可是後來的兩個家族,每個家族最少的都有20人,另外一個家族更是人數近百人,加在一起他們這一波前往傭兵城的人,就100多人……

而且,墨九狸發現其餘兩個家族的人,並沒有認出李明翰四個人,想來李明翰四個人也是出了拍賣會就易容了!

否則身為傭兵城的城主,沒有理由其餘兩個家族的人,都認不出來的!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了,負責看管傳送陣的人員喊道:「前往傭兵城的開始上陣了!」

墨九狸聞言微微抽搐了下嘴角,上陣?怎麼弄的跟要殺敵似的啊!

帝溟寒護著墨九狸跟在李家人身後,陸續走進了傳送陣,進去之後墨九狸才發現,自己之前的擔心多餘了,這傳送陣大的簡直可以容納五百人也綽綽有餘,何況他們加在一起不到兩百人了……

等到所有人都登上傳送陣以後,眼前白光一閃,傳送陣開啟了,不過這傳送陣晃的,要不是墨九狸吃了幾顆爽口的丹藥,怕是直接就吐出來了……

好不容易傳送陣再次劇烈一晃,停了下來, 還好恐怖片的場景沒有出現,房門外面除了長長的走道就什麼都沒有了,這時我才放下了心來。

試着撥打了一下我老媽的電話,現在電話也可以打通了,我問了一下她回家的時間,就回到了房間裏面。

現在躺在牀上的我很是猶豫,該不該助趙權警官一臂之力,之前雖然跟吳平安開着靈異處理公司,可是我們倒是一直沒有碰到過惡鬼,再說了有吳平安再我也不用爲小命擔心,張正廣那麼想要我幫助他,肯定是我身上還有其他有用的地方我還沒有發現。

可是一時之間我又被這幾次鬧鬼的事情給嚇怕了,生怕我要是再進一次倉庫,真的把小命交代在那裏,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在猶猶豫豫中我又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天色還沒有大亮,我看了看自己房間裏面的那個小掛鐘,現在才上午5點,不知道爲何,經歷過塑料廠事件後,最近我每天都醒的特別的早。

我特意往我母親的房間看去,她現在側臥在牀上,均勻的發出鼾聲,看起來現在是睡得正香的時候。

看着自己的母親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我立刻放寬了心,先前小胖出事已經讓我的神經繃的十分緊了,若是自己的家人再因爲我自己出了什麼事情,那我就罪過大了。

思索了半天我還是決定給趙權警官打一個電話,不管怎麼樣,我還是爲了保護我的家人願意以身試險。

“誰啊!”很快電話就接通了,那邊傳來了一陣哈欠聲,看起來那邊的趙權還是處於睡眼惺忪的狀態,他可沒有想到誰這麼一大早上就跟他打電話。

“是我,趙警官,我是陳東,我想幫你!”

“真的嗎?”趙權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有精神起來,他可沒有想到我會主動跟他說想要幫他,一下子喜出望外。

於是我們兩個人約好,早上8點鐘在我家碰頭,他這幾天獨自調查似乎也有一些小發現,準備講述給我聽。

一個人發呆的時間過得尤其緩慢,現在我也睡不着,索性把張正廣給的鈴鐺拿出來仔細瞧瞧。

上次他給我了一個鎮魂鈴,外形上跟這個鈴鐺一模一樣,明明是一樣的質地但是不知道爲何我手上的這枚鈴鐺分量格外的沉重。

不僅如此我手上的這枚鈴鐺上面還刻畫着各種各樣的花紋,雖然看起來有一些年頭了,但是還是依稀可以看出他原本的模樣。

就這樣總算是熬到了7點50,我目送了老媽上班後,就一個人百無聊耐的在家裏等着趙權的到來,畢竟現在連門都不能出,我還特意給趙權發了一條短信,要他等下過來的時候幫我買一份早飯。

還好,趙權並沒有讓我等太長的時間,警察果然就是守時,整整8點鐘,趙權就出現在了我家的門口,手上還提着我的早飯。

確認無誤之後,我將他迎進

了屋子裏面,一邊吃着早飯,一邊把昨天晚上遇到的事情告訴了他。

趙權聽着我的講述,眉頭越來越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顛覆了他的世界觀了,畢竟作爲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警察來說,這個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鬼魂這一類事情的存在,這真的是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陳東啊!你可不可以把那個張正廣介紹給我認識一下,畢竟我們接下來的事情說不定還要他的幫忙。”

“可是我覺得這傢伙心術不正,我怕到時候陰溝裏翻了暗船那就不好了!”聽到趙權說的,我急忙的反駁道。

“可是現在我們除了找他的幫忙,也找不到懂這個事情的人啊!”此時的趙權有些愁眉苦臉。

本來我是想把吳安平給介紹給他的,但是這幾天不知道什麼情況,吳安平的電話我一直都沒有打通,所以只好作罷。也不知道他現在跟楊薇在怎麼樣瀟灑。

“行吧!那我試着聯繫他!”我勉強的答應下來,心中卻不停的起着疙瘩。

看着我的表情,趙權拍了拍我的肩膀:“沒事,到時候我們多加註意一點就可以了,就算他真的法力高強,我們這裏人數上面還佔着優勢,不是嘛!”

聽到趙權的寬慰,我總算是放下了心來,有着刑警隊長的保護,總有種心安的感覺。

趙權又跟我講述了他這幾天發現的東西,雖然他已經停了職,但是在刑警隊裏面還是有些關係了,之前的老部下還是願意賣他一個人情,所以他也調查到了不少的東西。

張正廣所說的那些沒有錯,周德東的確早都去世了,也是因爲跟他妻子的糾紛,那何正雄也的確跟他們沒有什麼關係。

看樣子張正廣倒是沒有騙我,這讓我對他放下了一點心,不過這些東西只要稍微打聽一下就可以打聽出來,他倒是也沒有騙我的必要。

“不過有一點很奇怪,你說的這個張正廣我倒是沒有找到他的資料,看樣子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個人一樣。”趙權開口說道。

不過這一點我倒是沒有怎麼懷疑過張正廣,像這種前輩高人,難免都會有一些特別之處,沒有身份記錄也很正常。

但是趙權說出的這番話卻讓我心中起了一絲芥蒂:“這張正廣會不會就是這幕後的兇手,他故意僞裝一個身份來糊弄我們,把我們的偵查方向給帶偏了?”

他這話說的我的心底越發的冷了起來,聯繫到這張正廣做的事情,我倒是覺得趙權的懷疑並不是沒有可能的。

“而且,我發現還有一個可能!”我剛剛突然想到一個更爲可怕的事情,要是這件事是真的,那我們可能真的就被張正廣刷的團團轉。

“什麼?”趙權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