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秦穆然也感覺到,秦霜體內那玩意兒的抵抗也愈加猛烈。

「啊……」 秦霜在沉睡當中,猛然痛叫一聲,額頭滲出豆點般大小的汗珠子,整個人香汗淋漓,衣服浸透,像剛淋雨一般。 「不好!」 秦穆然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立刻收斂勁氣,將五根銀針,快速拔出! 幾分鐘后,秦霜痛苦的神情才稍微緩和一些。 …… 見到秦穆然收手,萊恩不明真相

「啊……」

秦霜在沉睡當中,猛然痛叫一聲,額頭滲出豆點般大小的汗珠子,整個人香汗淋漓,衣服浸透,像剛淋雨一般。

「不好!」

秦穆然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立刻收斂勁氣,將五根銀針,快速拔出!

幾分鐘后,秦霜痛苦的神情才稍微緩和一些。

……

見到秦穆然收手,萊恩不明真相,立刻追問道:「然哥,秦霜小姐怎麼樣了?」

秦穆然臉色沉重。

剛才,他利用勁氣想要強行扼殺秦霜體內的活物,但是那活物在感知到危險后,便會朝秦霜心臟位置挪動,從而引起秦霜心痛。

如果秦穆然不及時收手,恐怕不等那東西死掉,秦霜就會先一步失去生命。

秦穆然緩口氣后,說道:「這東西在控心經絡上,這是人體最脆弱的經絡之一,我不敢太過用力,否則適得其反……」

此刻,秦穆然投鼠忌器,有些束手無策,這場治療顯然以失敗告終。

「不過更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這東西是怎麼出現在我小姑體內的?」

秦穆然詫異言道。

現在看來,想要治癒秦霜,只能先查清楚秦霜體內的東西是什麼,只有這樣才能對症下藥,貿然下針,實在危險。

兩人走出病房。

萊恩看向秦穆然一臉疲憊的神情,安慰說道:「然哥,你也不用太擔心,秦霜小姐的各項身體指數均正常,我可以保證她沒有生命危險,至於她的病情,我相信咱們總會找到治療方法的……」

「嗯,那醫院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秦穆然言道。

「然哥,見外了,咱們兩個這關係,說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只要你能教我東方醫術就行,哈哈……」

萊恩笑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恍然明白。

難怪萊恩這傢伙這麼熱情,原來他還在打自己醫術的注意,果然,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你小子好好學你的西醫不行嗎?怎麼老想著改行學中醫啊!」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萊恩聳肩回道:「NO,我還是覺得你們中醫比西醫神奇,醫術是沒有國界的,所以,你一定要教我……」

面對萊恩的死纏爛打,秦穆然無奈一笑。

「好好……教你,一定教你,不過我現在累了,先休息去了,等有時間我再教你。」

秦穆然言道。

他從昨晚在巴比亞城和太陽宮大戰之後,至今都沒有閉眼休息,勁氣消耗極大,確實有些微微疲憊,雖然他是冥王,但他終究也是一個人,不是鋼鐵打的。

「沒問題,然哥,你就在我辦公室休息,等你休息好了再教我!」

萊恩笑嘻嘻說道。

秦穆然一臉無語,不過也並沒有反駁,反正他漂泊慣了,躺下就能睡著,要求不高,而且留在醫院,一旦秦霜有什麼緊急狀況,自己也能及時發現。

……

中午時分。

巴比亞城,柏林酒店頂層。

阿波羅靠在真皮沙發上,手裡夾著一根粗雪茄,整個人的神情都憔悴不少,旁邊坐著歐陽旭,他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

現在,最讓阿波羅頭疼的事情,並不是自己的傷勢,而是冥王殿的全線反擊。

太陽宮十幾名高階指揮官,全部陣亡,前線太陽宮主力無人指揮,面對冥王殿的全線反擊,一觸即潰,傷亡慘重。

此刻。

艾琳莎和艾琳娜姐妹站在一旁,手裡拿著一沓前線急報。

「太陽神大人,冥王殿今天早晨,組織暗衛和白虎兩支主力,對我們太陽宮進行全面反擊,前線因為沒有指揮官坐鎮,損失慘重,恐怕堅持不了多久……」

艾琳娜語氣沉重說道。

「Fuck!難道你們就不會抽調適合人選補齊指揮官的空缺嗎?」

阿波羅焦躁說道。

昨晚和秦穆然一戰,他也受了重傷,現在又面對眼下一個爛攤子,脾氣極度暴躁。

「太陽神大人,哈德斯幹掉了咱們太陽宮十幾名高階指揮官,短時間內,我們根本找不到合適人才補存,而且冥王殿來勢兇猛,僅僅半天的時間,就已經快打到巴比亞城了,我們根本來不及準備……」

艾琳娜說道。

按照這種速度,明天早上,阿波羅一覺醒來,整座巴比亞城恐怕都會成為冥王殿的地盤兒。

「太陽神大人,我們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放棄巴比亞城,全線後撤,保存實力。」

艾琳娜分析說道。

阿波羅眉頭一皺,靠在沙發上,無奈地深深嘆了口氣。

「難道,這次我們太陽宮就這麼一敗塗地了嗎?」

阿波羅惋惜說道。

這時候,坐在一旁的歐陽旭嘴角一揚,露出一絲微笑,說道:「太陽神大人,我看未必,你還記得那個吃下我控心蠱的女人嗎?或許,她可以成為我們反敗為勝的一張重要底牌……」

「哦? 重生巨星是女生:凌總別來無恙 歐陽先生,說說你的計劃吧!」

阿波羅說道。

歐陽旭俯身在阿波羅耳畔,一陣竊竊私語后,兩人都發出哈哈的開懷笑聲。 格蘭塞堡城,黃昏時刻。

秦穆然一覺醒來,神清氣爽,勁氣和體力也全都恢復許多,起床后,徑直去了石大壯的病房。

此刻。

石大壯半靠床頭,病房內,孔令鑫和林海等人也在,石大壯受傷完全是為了掩護科研小隊和林海安全突圍,於情於理,他們都該來探望一下。

見到秦穆然,眾人急忙起身。

「秦先生,這次我真的要代表我個人以及科研隊,向你表示感謝,如果不是你和你的隊員們浴血奮戰,我們現在恐怕還在太陽宮的地牢里……」

孔令鑫感激涕零說道。

秦穆然一笑,並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這本來就是自己和東皇小隊的職責所在,他們存在的意義就是保家衛國,保護夏國的同胞不受任何威脅。

「不用謝我,我只是做了我們該做的事情而已。」

秦穆然笑道。

這時候,林海也走上前來,說道:「秦先生,不管怎麼說,是你和你的兄弟們救了我們,如果不介意的話,晚上我請大家一起吃個飯表示謝意,如何?」

秦穆然眉頭一皺。

現在,冥王殿已經開始向太陽宮全線反擊,進攻一切順利,因為太陽宮沒有指揮官,他們已經是兵敗如山倒,而現在自己手頭也沒有著急任務,恰當放鬆一下,也沒有問題。

秦穆然欣然同意,並打電話讓李伯安排一下,算是提前吃慶功宴了。

這時候,秦穆然走到石大壯麵前,檢查了一下石大壯的傷口,健碩的身板上,子彈留下幾個窟窿,讓人看著都感覺疼痛,不過對於石大壯而言,他似乎並沒有放在心上。

「隊長,俺沒事,小口徑火藥而已,不用打擔心俺,哈哈……」

石大壯不以為然地笑道。

「你小子真是不長腦子,就知道硬沖,好好養傷,東皇小隊的任務還多著呢!」

秦穆然語氣看似批評,其實是對石大壯的愛護,他只是希望石大壯在今後執行任務中要注意自身安全。

作為東皇小隊的副隊長,他絕不能倒下。

「隊長,放心,俺記住了!」

石大壯笑道。

隨即。

秦穆然轉身,看向孔令鑫等人,問道:「孔博士,你們沒事吧?還有,我交給你們的TVB藥物,有沒有問題?」

「秦先生,TVB基因藥物我已經仔細檢查過了,沒什麼問題,這次你可是幫了我們大忙……」

孔博士感激說道。

秦穆然欣慰點頭,TVB基因藥物沒有落入太陽宮手中,這便是最大的勝利,自己也能夠給龍天正一個交代。

「各位,在巴比亞城大家都辛苦了,今晚七點鐘,我讓李伯在東方酒店安排一場慶功宴,慶祝咱們昨晚的成功突圍,同時也算是為科研小隊接風洗塵。」

秦穆然笑道。

東皇小隊和雷凱等人,在昨晚突圍行動中,確實很辛苦,也算是犒勞一下大家。

聽到秦穆然的這個安排后,林海和孔令鑫等人一陣歡呼。

「太好了,在巴比亞城這幾天,真是活受罪,今晚終於可以好好放鬆一下了。」

林海激動說道。

「不錯,不過最辛苦的還是秦先生和他的隊員們,如果沒有他們的付出,我們怎麼可能安全回來?」

在大家一片歡呼聲中,此刻,秦穆然手機響動了起來。

秦穆然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龍天正從夏國打來的電話。

龍天正雖然遠在夏國,但對秦穆然也是時刻都在擔心著,秦穆然愣了片刻后,接通電話,剛好,他也正想將這裡的情況彙報給龍天正,讓他放心。

接通電話,手機中傳來龍天正的聲音。

「穆然,你小子瘋了?剛才得到情報,你昨晚居然單槍匹馬力敵太陽宮,讓你爺爺擔心的心臟都受不了了,真是越來越不讓人省心……」

龍天正在電話中罵罵咧咧說道,雖然語氣埋汰,但更多的是對秦穆然的擔心和關護。

秦穆然一笑。

「啊呦,老龍你消息挺靈通,昨晚西方發生的事情,今天早上你就知道了?」

秦穆然笑道。

秦穆然很清楚,其實這並不難,龍天正畢竟是夏國軍方的二號首長,他消息靈通的很,夏國的情報網也不是吃素的,世界各地的地下組織,都在夏國緊盯之下,稍有風吹草動便會被情報網探明,說不定連冥王殿內部,都有龍天正的眼線。

正所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龍天正這麼做,也是為了保護夏國的安全。

昨晚巴比亞城突圍一戰,動靜極大,龍天正想不知道都難。

「少廢話,你怎麼樣了,沒缺胳膊少腿吧!」

龍天正在電話中消遣問道。

「沒什麼大事,就是昨晚在突圍的時候,一不小心,受了點兒輕傷而已……」

秦穆然不以為然說道。

「什麼?穆然,你昨晚真的受傷了?」

龍天正語氣一轉,立刻一本正經起來,嚴肅起來。

秦穆然作為夏國東皇,百將之首,他在夏國軍中擁有無比崇高的地位,他就是夏國軍中的戰魂,他萬一受傷,影響軍心,這可絕對不是小事兒,哪怕只是輕傷。

「穆然,傷的怎麼樣,不嚴重吧?你要真有什麼三長兩短,你爺爺可不會放過我的……」

龍天正焦急問道。

秦穆然嘿嘿一笑,說道:「老龍,我傷的倒是不嚴重,不過我這傷得按工傷算吧!畢竟我可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受的傷,你得給我報銷醫療費……」

「好好好,只要你人沒事,醫療費什麼的都是小事。」

龍天正一口應允道。

秦穆然也是實事求是,昨晚為了掩護石大壯突圍斷後,他確實受了點兒輕傷,按理說,這可不就是因公受傷嗎?

聽到龍天正應允,秦穆然立刻笑道:「行,老龍,回頭你給一號彙報一下,隨便給幾個億的慰問金就行,哈哈……」

林海和眾人一臉無語加驚愕看著秦穆然。

龍天正。

那可是夏國響噹噹的三號人物,秦穆然在他面前,居然一口一個老龍,說話沒大沒小,龍天正居然還不生氣?

而且看秦穆然的樣子,也不像受傷的樣子,居然好意思張口就要幾個億慰問金?

雖然他們都清楚秦穆然是在開玩笑,但是,夏國境內,敢這樣對三號人物開玩笑的,除了秦穆然,怕是也只有一號和二號了! 吼~

正當趙小川認爲十二翼天使就要被噬魂蟲王吞噬時,那十二翼天使大吼一聲,手中形成一把光劍狠狠地插在了自己的胸腹。

一噴綠色的汁液如同泉涌,從十二翼天使的胸腔噴射而出。

趙小川臉色一變,耳邊傳來蟲王的鳴叫聲。

只見那十二翼天使從地上爬了起來,背後的十二翼金色翅膀瞬間和周圍的血雨化成相同的顏色,隨即拔出光劍,而那光劍上,蟲王正插在上面。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暴虐,那蟲王中好歹蘊含着李若曦的一絲靈魂,怎麼能就讓眼前這個靈體如此侮辱。

然而當他剛前進一步,他卻又停了下來。

“眼前的蟲王只是一隻怪物,它並不是若曦!”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迷茫,定在原地。

“你在幹什麼?第十世,快點除掉他!”

第二世從遠方飛來,手中抓着王平和穆皇后,大聲喊道。

趙小川一怔,醒悟過來,再向着前方望去,看到那十二翼天使已經渾身染成了血色。

不僅如此,四周的那些血雨正想着他涌去,包括天空中積累的那些厚厚的雨雲也漸漸被天使吞噬。

“該死的,十二翼血天使!”第二世咒罵一句。

趙小紅攢眉頭緊鎖,眼前的天使給他一種暴虐的集合體,沒有了之前那股聖潔的氣息,竟然給他帶來了一種精神上的壓迫感,但讓他驚訝的是這股感覺使他很熟悉。

就好像他曾經修煉魔音八苦時,從外界提取的那些七情六慾……

嗡~

過了一會兒,天空中的血雲完全被天使吞噬。

他手中的光劍一抖,上面插着的噬魂蟲便化作一顆流星向着趙小川飛去。

趙小川眼中寒光一閃,山河圖在他身前展開。

一副山川河圖浮現,那噬魂蟲王跌落其中,被困在裏面,化作角落中一出不起眼的畫像。

十二翼血天使剛甩完噬魂蟲王,便腳下一跺,靈體消失在虛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