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了許久,這才聽到穆元祈沙啞的聲音:“不,蘇景,你說錯了。”

蘇景一怔,擡眸錯愕的看着穆元祈,錯了?難道男女之間還有除了有沒有兇,有沒有丁丁之外的區別?見蘇景一臉的迷糊,穆元祈總算是善心大發,一把環住蘇景的腰,低沉着道:“錯了,蘇景,男人跟女人的區別就在於,朕,對男人,一點興趣都沒有。而相反,相比較女人,朕也不容易有興趣,可能讓朕有興趣的,一定時女人。”他會

蘇景一怔,擡眸錯愕的看着穆元祈,錯了?難道男女之間還有除了有沒有兇,有沒有丁丁之外的區別?

見蘇景一臉的迷糊,穆元祈總算是善心大發,一把環住蘇景的腰,低沉着道:“錯了,蘇景,男人跟女人的區別就在於,朕,對男人,一點興趣都沒有。而相反,相比較女人,朕也不容易有興趣,可能讓朕有興趣的,一定時女人。”

他會說爲了試驗自己喜歡的是男是女,分別試驗了小德子和青樓那些女子。可事實告訴他,他確實很難有心儀的女子,可他絕對不喜歡男人。 寵婚100天:帝少強制奪愛 別說是男人了。就連小德子這樣的陰人都不可能。當然,穆元祈可能沒考慮到一點,那就是小德子的外在,許並不能引起他的興趣。

現在想來,當初的試驗還真是傻的不要不要的,他穆元祈從小在脂粉香中長大,花鳥蟲魚樣樣都愛,唯獨不愛男人,這一點,他還是非常有自信的。

反觀蘇景此時,已經是面如死灰了。

還需要多少麼?

解釋也免了吧。

在帝王面前,不要有任何的解釋,尤其是她還是一個謀臣,再多的解釋在帝王眼中只會是她玩弄陰謀的一種手段。

見蘇景不說話,穆元祈頓時有些怒了,手指扣住蘇景的腰肢,憤憤道:“蘇景,朕再給你一次機會,告訴我,你是男是女?!”

是男是女?

答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蘇景。就只能爲男。

“你知道欺君是什麼罪嗎?”

穆元祈大怒,說不上是因爲什麼憤怒。是因爲隱瞞,還是因爲自己的愚鈍?

世上怎麼會有女子與男子長得如此的想象的,想想就應該覺得怪異的,可是他竟然遲鈍到現在。

似乎兩人就在穆元祈這一句欺君之罪中停頓了下來,門外偷聽牆角的小德子捂着臉,一臉懵逼的聽着裏頭的動靜。

哎喲喲,似乎是低聲細語,陛下早起的精力真好。

哎,蘇大人耐性真好,這樣都不發出一點聲~~~

沉默許久,蘇景突然從牀上起身,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虔誠的朝着穆元祈磕了個頭,道:“欺君之罪,株連九族。微臣自願入獄,請陛下放過微臣的家人。”

說罷,又結結實實的朝着地上磕了個響頭。

她篤定了,穆元祈不是那種很肆意殺人的人。

果然,穆元祈之沉着臉瞪着她,卻沒有說話。

既然,敵不動,那就,只能本小姐動了。

“來人,把蘇景打入大牢。”

蘇景緩緩開口,突然門外響起小德子的聲音:“唉,蘇大人,奴才來了!!!”

這狗腿子的奴才!!!

蘇景心中好笑,沒說什麼,只站在那裏,靜靜的看着穆元祈。

而對面的穆元祈,抿緊脣角,眼睛發紅。

“蘇大人,您有事?”

小德子進來,屁顛屁顛的站在蘇景跟前,這看着,情況似乎不大對吧,難道陛下喜歡,喜歡這一口?竟然還需要蘇大人跪下來??

嗚嗚嗚,陛下好壞!!!

“恩,把蘇景,押入大牢吧。”

蘇景又重複了一遍。

小德子還沒從這個場景中反應過來,直接跟着扯着嗓子叫了聲:“來人,把蘇景打入大牢。”

唉?似乎不對!!!蘇景?!!!

“哎喲,蘇大人,您這是怎麼了?陛下惹您生氣了?”

一旁的穆元祈瞪了眼小德子,沒好氣到:“該死的奴才,滾出去!”

“是是是,奴才這就滾。”

說着,小德子竟是真的躺在地上,往外滾。

蘇景嘆了口氣,隨手將頭髮挽起,轉身往外走。

身後的穆元祈暴怒,朝着離開額背影吼道:“蘇景,你去哪裏?”

“微臣,自己走去大牢。”

“你混蛋!!無恥!!!”

這年頭,還有人自己要進大牢的?不過,穆元祈這罵的,似乎有些不明所以了。蘇景哪裏就無恥,哪裏就混蛋了?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有人歡喜有人愁,有人悠閒有人忙,確定下了結婚的日子,南宮家和向家各個都忙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南宮辰和茹熙也不閒着,就忙着去逛婚紗店和大商場採集各種需要的東西,可忙歸忙,還有一件重要的大事要處理,那就是已經確定了開庭的日子。

赫天翼自然也已經找好了律師,只是以他的消息靈通度早已經聽到了一些風聲,而這些東西是他左右不了的,他做了違法的事情這是無可爭議的,現在他能做的就是盡力的保護自己,不讓能證明自己有罪的任何罪證露出來,可是如果漏了他還能怎麼辦?再掙扎着把那些東西都去銷燬掉嗎?如果真那樣做了才是更快的毀了自己,他還沒有這麼蠢,縱然現在的狀況對他很不利他也不能慌。

“葉律師,這次勝算有多大?”在開庭前赫天翼問向了自己的律師,他花重金請的這位葉律師也是業內響噹噹數一數二的律師,經歷官司無數,前兩年因幫民打贏了一場告官的官司而名聲大噪。

爲了這個案子葉律師也是準備了很多資料,聽他這麼問也便如實說了:“五成,全看他手裏到底掌握了一些什麼證據了,如果是一些視頻錄音之類的,我有信心都可以推翻,但如果是一些不容置喙的鐵證那就有些難辦,再加上對手是南宮瑾言,的確很棘手,那可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物,但不管怎樣我都會盡力。”

“好,只要你能幫我打贏這場官司,酬勞都不是問題!”赫天翼緩緩的這麼說,此刻的態度看上去卻是淡漠從容的很。

“這個赫先生放心,既然接了這個案子我就會盡全力。”葉律師點頭。

現在黎正德的案子已經是成了t市的焦點,現在他既要求上訴又將昔日的得意手下告上了法庭,這個案子自然是備受關注,隨着開庭的日子越來越近t市市民對這件事的傳言也就越來越大,沸沸揚揚,惹得正一門心思準備結婚的南宮辰和茹熙也不得不分了心。

舒可媛倒是守信,在開庭前一天便主動的找到了南宮瑾言,看到她南宮瑾言還真有點不放心,確定性的問道:“已經決定了?”

“嗯。”舒可媛點點頭。

“你肯出庭作證我很樂意,但你也要想清楚,這不是出庭說句話就能解決問題這麼簡單的事情,對方律師會問你各種問題,萬一露了什麼馬腳被人抓到你是在作僞證,不但會適得其反還會害了你自己,所以你還是考慮清楚。”南宮瑾言好心提醒。

舒可媛淡淡的一笑:“雖然我不是律師,也沒有專修過法律,但這些基本法律常識我還是懂的,你放心,這點心理素質我還是有的,我就算幫不上什麼忙也不會拖後腿。”

聽到這句話南宮瑾言一笑,夠直接。

“那好,既然你已經決定了也就不用我多說什麼了,你也放心,萬一出了什麼意外我也會幫你解圍。”南宮瑾言說的很是有把握。

“謝。”舒可媛淡淡的一句,“那明天見。”

到了開庭的那一天萬衆矚目,前來旁聽的人多不勝數,當然這個時候總也是少不了那些愛湊熱鬧的記者,法庭外早已經是被這些媒體人圍的水泄不通,看到當事人出現馬上蜂擁而至去詢問這種問題。

本來一家人是不同意讓茹熙來的,可是茹熙不來在家裏也坐不住,她自己也實在不想看到這樣的場面,法庭的被告席坐着自己的前男友,而身邊則坐着自己的未婚夫,那種滋味是真的很不好,但沒有辦法,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她總不能當聾子當瞎子,所以也就跟着來了。

法庭內的氣氛很莊嚴肅穆也很壓抑,茹熙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不禁覺得連呼吸都有些難爲,這次來旁聽的不只是南宮辰和茹熙,還有南宮家一家,還有黎明澤和彥熙。

說起來也挺可笑的,本來黎正德就是被告,現在坐了牢,可此刻卻變成了原告,他的罪名他都已經認了,就算是勝訴也免不了牢獄之災,但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就是不能眼看着赫天翼逍遙法外,此刻他心裏還真是很感激的,若不是南宮辰幫他,此刻他就在監獄裏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這場官司在九點的時候正式開始,**官入席,隨後其他的當事人入場,黎正德穿着一身囚服被警察左右看押着走到了原告席,當看到他這個樣子的時候黎明澤的心猛然一疼,不過也才幾天不見,他又蒼老了好多好多,好絲襪安全沒有了原來的樣子。

坐在黎明澤身邊的彥熙怎麼會看不出他的心思,她忙去握住了黎明澤的手,並沒有說話只是一個眼神安慰,黎明澤對着她淡淡的一笑,當赫天翼衣冠楚楚的坐到被告席時不說茹熙跟剛纔黎明澤的心情一樣,但也差不多,總是會難免感慨的。

永不沉沒的星艦 “請大家肅靜!”當所有人都各就各位之後**官重重的敲打着喊着,全場頓時肅靜了下來,鴉雀無聲,在簡單的宣讀完這場官司和法庭紀律之後便正式開始。

法庭的較量無疑就是律師跟律師或者律師跟檢察官之間的較量,然,此刻站在原告和被告席的辯護律師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律師,這也是能吸引這麼多人來旁聽的原因之一。

開始便就是脣槍舌戰,你一言我一語,好不激動,不禁讓在場的旁聽者的看了眼,不得不感嘆於這場辯論的精彩和兩位律師的反應能力。

期初,葉律師主要走的就是煽情路線,論點在於,赫天翼只是黎正德的一個手下,跟黎正德也不過才只有半年的時間,而根據黎正德自己交代他參與涉黑組織活動已經有六年時間,已然是老滑頭,而作爲手下也只能是按照上司要求的去做,他就算真的曾經參與過犯罪活動那也是受黎正德脅迫所致,赫天翼完全就是一個受害者,再者就是黎正德做了六年,在這六年中肯定也有不少手下知情或者參與過,只不過赫天翼很倒黴的是他被抓前最後一個,如果真要追究,豈不是要將之前的那些手下也一併告了?

而南宮瑾言完全就是擅長的見招拆招的路線,他的論點在於,雖然赫天翼只是黎正德的手下,但他具有完全的行爲能力,黎正德對他如親生兒子一般這有目共睹,這次黎正德被抓完全拜他所賜,按照他自己交代的,他早就發現了這些東西卻遲遲沒有上交,這一點就完全可以推翻他是被脅迫,再者赫天翼曾有過前科,對經濟犯罪輕車熟路,很多案件的真兇往往都是賊喊抓賊,而且注意,黎正德主要控告的就是赫天翼綁架舒可媛的案子,不要扯開話題避重就輕!

“南宮律師,請你不要總強調我的委託人有前科這一點,這壓根就是兩碼事!還有剛纔我說的只是如果,如果我的委託人犯罪,可事實證明我的委託人並沒有犯罪!沒錯,今天的案子審理的就是舒可媛被綁架一案,那麼我請問這還有任何再審的必要嗎?人是在青木集團的地下倉庫找到的,而黎正德與被害人有着直接的利益衝突,他有完全的作案動機,證據確鑿還有什麼疑問?”聽到剛纔南宮瑾言說的葉律師反駁。

“動力太明顯這就是最大的疑點!試問你綁架了人會明目張膽的藏在自己的地方嗎?會讓自己的員工輕易發現嗎?反過來說,你認爲我的委託人有完全的作案動機,而我認爲我的委託人完全沒有一點作案動機,假設,你有兩個對手,王牌a和王牌b,在不知道他們身份的情況下你會把他們當威脅,但如果王牌a暴露已經從這場遊戲中淘汰,你會繼續留意王牌b還是會以身涉法的去掉王牌a呢?答案很簡單,誰也不會以身犯險去害一個對自己沒有威脅的人,而這次案件的受害人舒可媛就是我說的王牌a ,而且今天我的證人也就是這次事件的受害人願意出庭作證,法官大人,請允許讓我的證人出庭。”南宮瑾言看向了法官,法官聽後點點頭,應允。

聽到這句話葉律師臉上有了些許變化,而赫天翼絲毫沒有反應,這一點他早就料到了,舒可媛會幫南宮辰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隨即舒可媛會帶到了證人席,全場進入了高一潮,不禁都在面面相覷,交頭接耳的討論着什麼。

“肅靜,肅靜!”法官大人再次一個提醒,法庭內慢慢的又恢復了平靜,南宮瑾言走向舒可媛,冷冷的說道:“舒小姐,請你跟我們陳述一下當時的情況。”

——————————

今天先一更,明天週末,最少三更哈,還有,大家積極留言投票撒 那麼溫柔的神色,是給誰?

慕彥沉跟着轉過頭來,同樣看到了坐着的那兩人。

竟然是自己妹妹,還有岑津。

“悅然……岑津?”

雲汐意外地。

慕悅然在擡頭看到雲汐跟自己哥哥的時候,已經驚訝得手裏本來捏着的湯匙都拿不穩地掉回碗裏,輕聲一響。

“汐姐……哥。”她喊道,連忙站起身來鈐。

岑津神色也是意外,但沒有慕悅然反應那麼大,驚訝着站起身,笑着說:“沒想到在這人碰到你們啊?來吃東西?”

“嗯,是啊,剛從醫院出來,路過就說想吃點東西。”

雲汐點點頭,目光在慕悅然跟岑津臉上來回看。

她想起了前不久,慕彥沉帶她去山上的“雲歸”度假酒店吃晚飯那一次,車子路過市中心一家以前她跟岑津常去的餐廳,也曾見到過裏面有這兩人的身影。

“這麼晚了,怎麼不在學校公寓,在這裏?”

身邊的慕彥沉開口就是這一句,問的,自然就是自己那個看起來明顯有些緊張的妹妹。

“我、我吃個東西就打算回去了啊——”慕悅然解釋說。

“那你們又是怎麼碰到一起的?”慕彥沉微微蹙眉。

“哦,是這樣,悅然有個朋友住院,她去看望了之後就到我辦公室坐坐,我那時候也快下班了,就順道送她一程,悅然知道我晚上忙沒來得及吃東西,就跟我介紹了這邊夜市一家很有名的店,於是我們就過來了,吃了飯,再吃點甜品。”岑津笑說,神色很坦然。

慕彥沉轉頭看慕悅然,慕悅然立馬跟着附和地點點頭,表示情況就是岑津說的這個樣子。

“先坐下來吧,來,先坐。”岑津又招呼雲汐跟慕彥沉坐下。

於是兩人就先坐下了,這是一家老牌的甜品店,生活在寧城,慕彥沉知道這個夜市,但是從未來過,剛剛問雲汐要吃什麼,她自己點了這一家,說是甜品,慕彥沉覺得可以,就同意了。

點的糖水很快就送上來,岑津問:“雲汐,剛剛你說你們剛從醫院出來,怎麼回事?誰去了醫院了?”

“是禾苗,突然急性腸胃炎,起初連醫院都不想來呢。”雲汐輕嘆。

一旁的慕悅然不說話,默默地低頭喝着自己碗裏的糖水,自己老哥慕彥沉就坐在對面,她連擡頭都不敢擡頭了……

“這樣,那就是飲食不規律了,沒有把自己照顧好,明天我上班過去看看她。”岑津說。

感覺到慕悅然都不怎麼說話,雲汐問:“悅然,怎麼不說話了?”

“啊,沒有啊,我在聽你們說啊,呵呵——”慕悅然聽到聽到自己,才擡頭。

慕彥沉開口了:“今晚就不要會學校公寓了,等會吃完直接回家,我有話要跟你說。”

“可是,我還給舍友買了東西得給她拿回去呢,人家還等着呢——”

慕悅然聽到老哥這話,心裏一咯噔,幸好反應快地找到了一個藉口。

慕彥沉看着她,那洞悉一切的目光,看得慕悅然背都涼了。

“明天週日,不上課,明天回家來。”

慕彥沉放過了她今晚,不能放過她明天。

“嗯……好,知道了。”

慕悅然再沒有理由藉口,輕聲答應了。

四個人坐一起,基本就是雲汐在跟岑津偶爾說話,慕彥沉也不怎麼吃,畢竟他是剛應酬回家不久的,雲汐喜歡喝的東西,他就推在她面前,讓她多吃點。

一直到吃好了,四個人一起走出來,到了外面停車的地方,分兩路離開。

“悅然就麻煩你了,岑津。”

一誤終身,萌妻有點小無賴 慕彥沉始終沒怎麼說話,雲汐就對岑津說。

“說什麼客氣話,悅然是我朋友也當我自己妹妹一樣的,怎麼會麻煩,你跟慕總趕緊回家吧,晚了天氣涼。”岑津笑對她說。

“悅然,乖乖回公寓,別忘了我剛剛說的話。”慕彥沉對自己妹妹說完,摟上雲汐的腰,對岑津點個頭,然後就往自己座駕停着的方向走去。

兩人往前走,岑津站在身後看……

嗯,那兩人,果然是很匹配的,雲汐……跟着慕彥沉,應該會很幸福。

慕悅然走上來一步,說:“岑津——”

卻看到了他的眼神。

那種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是什麼……眷戀……失落?

那麼溫柔的神色,是給誰?

她跟着轉頭,看到前面,夜色中,只有自己哥哥跟雲汐的身影——

“嗯?”

岑津回神,轉頭看她。

“沒,沒事,我們也走吧?”她問。

“嗯,好。”

轉身,兩人往他的車子走回去,上了車,岑津啓動車子開往大學公寓的方向。

一路上,岑津沒有說話,慕悅然也沒有像往常一樣,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拼命找話題。

心裏想着事兒,她不時地偷看身邊的他一眼。

就這樣,不知不覺很快就到了公寓門口。

“到了。”岑津說。

慕悅然回神,輕輕“嗯”了一聲,伸手推門要下車,突然動作又停住,轉頭,對岑津說:“岑津,你能不能送送我?”

岑津一怔,有點不明白她着要求,不過還是淡笑着點頭,也推開了駕駛座的車門下車來。

慕悅然下車,從自己這邊繞過車前,岑津也站在車前,車燈照着兩人的身影。

“岑津……”慕悅然與他對望,心裏咚咚地一直跳得厲害。

他比她高那麼多,雖然沒有自己哥哥的健碩,但是也是頎長挺拔,玉樹臨風的。

“嗯?怎麼了?”岑津依然耐心地等着她說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