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會我去師範學院接你!”李東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不用了!”我淡淡的說道:“我一會和同學一起去!” “那也行,我在凱旋會所等你……對了,你讓我查的那個張順,今天晚上好像也會來凱旋會所!”李東言罷,便掛斷了電話。 Wшw☢ ttκa n☢ C O 結束了和李東的通話,我看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晚上八點了,距離凱旋會所的拍賣

“不用了!”我淡淡的說道:“我一會和同學一起去!”

“那也行,我在凱旋會所等你……對了,你讓我查的那個張順,今天晚上好像也會來凱旋會所!”李東言罷,便掛斷了電話。

Wшw☢ ttκa n☢ C O

結束了和李東的通話,我看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晚上八點了,距離凱旋會所的拍賣會開始,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現在應該差不多得出發了。

這邊,我思考着該什麼時候出發,另一邊,寢室的門也被打開了,石毅小心翼翼的將頭探了進來。

發現我醒了之後,石毅這才大大方方的走進寢室,“原來你已經醒了?走吧,大家都已經先走一步了,俺和他們約定在正門那裏集合!”

我也不廢話,直接躍下了牀,穿好衣服,便跟着石毅朝着學校正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師範學院正門前。

我和石毅快步疾飛,沒用幾分鐘,我們兩個便趕到了正門的位置。

此時的學院正門前,算上我和石毅,考古系全員,共十人,已經全員集合完畢了,甚至連胡墨都來了。

衆人猶如衆星捧月一般,將一名渾身穿着名牌的纖瘦青年圍在了中央,你一言我一語的恭維起了這名少年。

“還是方少面子大,這種票都能搞到,我聽說,這票五千元華夏幣一張呢!”

“你也不打聽打聽方少是誰,大學城區的前進製衣有限公司就是方少家的,方少可是資產過億的大少!”

被一衆同學圍在了核心的那名青年,便是此次考古系集體活動的發起者,方有爲。

聞着四周刺耳的阿諛之聲,我刻意的拽了拽石毅的衣袖,示意他慢點,趁着這段時間,我也打量起了這位出手闊綽的大少爺方有爲,嗯,資產過億,好牛-逼的樣子……

這時候,便見方有爲無比得意的擺了擺手,道:“咱們考古系只有我是本地人,我如果不組織大家搞一些集體活動,那誰來組織呢?況且,這票可不是我花錢買的,是魯少送的,魯少你們聽過知道嗎?就咱們大學城區唯一的一家五星級酒店,東嶽酒店,就是魯少家裏的產業!”

“也只有方少這種有能量的人才能結識魯少這種大人物了!”

“說的對,咱們想和魯少見一面都難,別說和魯少那種大人物有交集了!”

方有爲吹噓了一番之後,這羣沒見過市面的同學們,眼中羨慕的目光更盛了!

而方有爲對這種阿諛奉承的話似乎很受用,不由的昂起了頭,然後湊到了胡墨身邊,故作瀟灑的甩了甩頭,道:“班長大人,一會到了凱旋會所,我爲班長大人介紹介紹魯少,魯少在大學城區可是聲名赫赫!”

綜漫之楚月的動漫旅行 “好!”胡墨的俏臉很平靜,一邊應付着方有爲,一邊不動聲色的動了動蓮步,和方有爲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見到此景,我他媽簡直都要笑抽了!

魯少?

五星級酒店?

他算個屁啊!

哥們我都沒看上眼的貨色,堂堂九仙集團的扛鼎人胡墨,會把這種小角色放在眼裏?

我估計,胡墨就算是吹口氣,都能在各個方面全方位的碾壓那個什麼魯少!

不過,話說回來,這方有爲爲什麼要組織大家去參加凱旋集團的聚會,我貌似猜到原因了…… 這廝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在胡墨面前顯示一下自己的能量,當然,他想泡胡墨,其二呢,方有爲是想在考古系立威,想要憑藉今晚的活動站穩腳跟,成爲考古系的帶頭大哥!

這時候,方有爲發現了不知道何時出現,站在一旁看熱鬧的我和石毅。

“楚風,石毅,就等你們兩個了!”方有爲故作深沉,好像帶頭大哥一樣的說道:“趕緊的,再晚點,拍賣會就開始了!”

旋即,方有爲便沒在搭理我和石毅,轉身走上了他那輛白寶馬525,然後獻媚一般的對胡墨說道:“班長大人,你坐我的車。”

胡墨沒有回答方有爲,而是扭過了頭,俏生生的朝着我眨了眨眼睛,突然開口說道:“我和楚風坐出租車吧!”

說完這句話,胡墨也不理會臉色異常難看的方有爲,徑直朝着我和石毅走了過來。

“大小姐,你耍我呢?”我無奈的朝着胡墨苦笑一聲,又刻意的壓低聲音道:“你明知道方有爲這次組織活動,就是爲了泡你,你還把禍水引到我身上?你沒看見方有爲的臉都綠了嗎?”

“怎麼?楚大先生不願意和我一起走?”胡墨眨了眨眼睛,媚眼如絲的望着我,“或者說,楚大先生不願意和我拉近一下關係?”

“不是不願意,是不敢……萬一你這位九尾仙狐心情不好,把我弄死,我有反抗的餘地嗎?”我的聲音越來越低,連我身邊的石毅未必能聽清,就好像我在和胡墨說親密的悄悄話似的。

胡墨聽了我的話,俏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意外或者是吃驚的神色,甚至於,她俏臉上的魅笑都沒有減弱分毫,“你知道了?還不錯,要比我預想的快一些!”

我和胡墨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悄悄話,我倒是沒感覺有什麼不妥,可看在其他同學眼中,卻好似情侶一般,無比曖-昧。

而最鬱悶的,當屬方有爲了,這傢伙絞盡腦汁想出個辦法泡胡墨,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了我這麼一個程咬金。

“走!”方有爲陰狠的瞪了我一眼,頗有怒意的吼了一聲。

隨後,方有爲便喊了幾名和他關係不錯的同學,坐上了他的寶馬525,然後絕塵而去。

除了我和石毅,以及胡墨之外的考古系同學,也攔了一輛出租車,緊緊的跟上了方有爲的寶馬車。

“人都走了,我們也走吧!”我無奈的攤了攤手,也攔了一輛出租車,和石毅還有胡墨一同坐了進去。

將凱旋會所的名字報給了司機之後,出租車司機便狠踩了一腳油門,汽車猶如脫繮野馬似的,直接超過了前面那輛載着考古系同學的出租車。

一路上,不論胡墨找什麼話題和我聊天,我都閉口不語,因爲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和胡墨打交道,要知道,這絕美的妖精剛剛擺了我一道,讓方有爲將矛頭指向我!

我倒是沒把方有爲放在眼裏,只是,如果方有爲刻意的針對我,那我想要的平靜的大學生活,豈不是要被打破了?

至於車內的另外一個人,石毅,就更不用說了,這傢伙這一路都在感嘆夜晚的石市是多麼的美麗,霓虹燈是多麼的耀眼,儼然一副鄉下人的模樣,不過,這傢伙好像長這麼大,還真沒出過湘西的寨子!

同樣位於大學城區的凱旋會所,離師範學院本就不遠,再加上出租車司機的過人車技,我們這三個人竟然是第二批到達凱旋會所之外的人!

付了車費,我們三人便走下了車,我和胡墨還還說,對於外部奢華無比,金碧輝煌的凱旋會所倒是沒有什麼特別震撼的感覺,但石毅不一樣,這傢伙差點把下巴都驚掉! 凱旋會所,不愧是老凱旗下凱旋集團最重要的幾處產業之一,也不愧是夠資格舉辦地下黑拳的場所。

雖然凱旋會所只有五層樓,但佔地面積卻是極大的,整個外樓體都是用理石掛鋪而成,再配上遍佈四周,由下至上的金色射燈,在夜色的襯托下,整棟樓都顯得金碧輝煌,宛如金殿!

“天吶!這地方也太漂亮了!”石毅長大了嘴巴,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兄弟,穩住,別這麼大驚小怪,怎麼說你也是湘西那邊,趕屍和蠱毒兩大祕術的正宗傳人,要隨時保持一種高人的風範,不要露出這種鄉下人的表情,你就是因爲總這樣,纔會被長髮他們瞧不起的!”我摟住了石毅的肩膀,低聲囑咐起了石毅。

“好!俺明白了!”石毅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雖然他的表情恢復了平靜,但眼睛裏還是冒着星星。

就在這時候,胡墨突然開口對我說道:“楚風,方有爲好像沒給你和石毅入場票吧?”

被胡墨這麼一提醒,我纔想起來,方有爲好真沒給我和石毅入場票!

“你們來之前,方有爲已經把票給大家分了,因爲你和石毅沒到,所以你們兩個的票還在他身上!”胡墨言罷,還朝着我揚了揚手中的入場票,幸災樂禍的笑道:“你要怎麼辦呢?方有爲好像已經進去了!”

方有爲這傢伙完全是故意想看我和石毅出醜!

如果不是胡墨在校門前擺了我一道,拿我當擋箭牌,讓方有爲恨上了我,這傢伙也不會故意不給我和石毅入場票!

不過,小爺的醜,是那麼容易就出的嗎?

想讓小爺出醜,方有爲根本不夠資格!

嘴角上噙着一抹冷笑,我似笑非笑的說道:“既來之,則安之,不能因爲方有爲不給我們入場票,我們就灰溜溜的打道回府,我想進凱旋會所,要比方有爲容易的多!”

說完這句話,我便踏出了自信的腳步,朝着凱旋會所的正門走了過去,石毅和胡墨見狀,紛紛跟上了我的腳步,只不過,胡墨是一臉的好奇,而石毅的目光中,則是充滿了對我無比的信任。

凱旋會所,巨大的銅門之前,四名身穿古典旗袍的妙齡女郎雙雙站立於銅門兩側,雖然此時的夜風已經有些微微發涼,但這四名將修長美腿和蓮藕玉臂暴露在空氣中的美女,臉上還是掛着職業的微笑。

就在我踏完了幾十級的臺階,出現在那扇巨大的銅門之前的時候,胡墨突然加快了腳步,將手中的入場票遞給了其中一名旗袍少女,然後輕盈的走進銅門的另一側,旋即便一臉調皮的望着我。

“先生,請出示請柬或者入場票據。”那名接過了胡墨入場票的旗袍少女,朝着我微微的欠了欠身,她這一動,倒是讓那件開衩幾乎開到了翹臀位置的旗袍,發生了一些變化,甚至於,哥們我已經隱隱的看到了一部分黑色的蕾絲邊……

掃了一眼包裹在白皙大腿之外的黑色蕾絲邊之後,我這纔將目光停留到了那名旗袍少女的身上,泰然自若的說道:“老凱請我來的。”

“請問先生您是……”那旗袍少女一聽到“老凱”這兩個字,漂亮的臉蛋上立刻浮上了一抹驚訝。

“我叫楚風!”我淡淡的說道。

“原來是楚先生,李經理特別交代過我們,楚風先生是凱總的貴客,不能怠慢,楚先生和楚先生的朋友請進。”旗袍少女恭敬的朝着我又一次欠了欠身,然後作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當然,我趁機,又看了一眼藏在開衩旗袍裏面的黑色蕾絲邊邊…… 其實,哥們我是很正經的人,也不知道爲什麼,今天下午在西餐廳和羅藝發生了親密接觸之後,我的心性竟然產生了一絲的轉變……這種黑色蕾絲邊,如果是平時,哥們我是絕對不會在意的……

努力的將雜念屏出腦中,儘量讓自己忘記那一抹黑色的蕾絲邊,我定了定神,這才朝着銅門的裏面邁出了步子。

而石毅則又忘記了我剛纔和他說的那番話,這傢伙又變身成了鄉下人,跟在我身後,一邊對凱旋會所的一切指指點點,一邊時不時的還發出一陣驚呼聲……

等我走到了胡墨的面前之時,胡墨絲毫不給我留面子,毫不掩飾的對我鄙夷的說道:“楚風,你剛纔兩次都在看那位小妹妹的大腿!”

“我沒看!”我義正言辭的對胡墨說道:“我是那種人嗎?”

“你是!”胡墨媚眼如絲,輕吐幽息,很堅決的說道。

我:“……”

小插曲很快就結束了,我和胡墨還有石毅也順利的走進了凱旋會所。

凱旋會所的一樓大廳,是一處佔地面積極大,足有五、六百平方米的宴會大廳,一十六根彷彿燙金一般的巨柱,將這座挑空的正廳支撐了起來,巨大耀眼的水晶吊燈,將鋪掛在牆壁上,彷彿鑲嵌着着金線的玉石,照的更加奪目,哪怕是我腳下踩着無比鬆軟的頂級地毯,在燈光和玉石反射的光芒映襯下,都好像在散發着別樣的光芒!

來往侍者手中端着香檳美酒,會場內的桌案上也擺滿了西點甜品,幾百名衣着打扮都非常考究,一副成功人士模樣的人,來往穿梭於宴會正廳之中,或是三五成羣的聚在一起,或是三三兩兩的竊竊私語,不論男女老少,皆是西裝革履,禮服加身,彬彬有禮……好吧,編不下去了,總之,都是他媽一羣道貌岸然,將卑-鄙-無-恥和齷-蹉-下-流完美隱藏在骨子裏的小人。

與這羣小人相比,我和石毅就顯得太過唐突了,人家都是一身的西轉禮服,而我卻是一身的運動休閒,石毅更過分,直接穿了一身湘西特色的布衣服飾!

這時候,就彰顯出了顏值的重要性了,別看人家胡墨也是穿的一身運動套裝,但人家胡墨有顏值啊,而且顏值還是那種驚世駭俗的程度,再加上胡墨與生俱來的神祕氣質和天生媚骨,當真化身成一顆璀璨的明珠,才一出場,閃耀全場!

當即,不少人面獸心的大尾巴狼,端着高腳杯,僞裝成了偏偏紳士的模樣,朝着胡墨這邊走了過來……

“這位小姐,不知是石市那支世家的千金?”

“美麗的小姐,能交個朋友嗎?”

“請問小姐是自己來的嗎?”

一羣三十歲左右的成功人士將胡墨團團圍住,而另類的我和石毅,自然被他們完全無視了。

不過,石毅並沒有因爲被無視而有一絲的不快,相反,這傢伙很堅決的走到了一張長桌之前,肆無忌憚的品嚐起了他從未吃過的西點和甜品。

正當我準備給李東打電話的時候,圍住胡墨的那羣人卻突然將視線集體跳轉到了我的身上,緊接着,便見胡墨朝着我款款走來,當她走到我身邊之時,突然熱情的挽住了我的手臂,親暱的對着那羣圍着她轉的蒼蠅們說道:“我和我男朋友一起來的!”

胡墨言罷,我心中立刻暗叫了一聲不好,貌似,哥們又成了胡墨的擋箭牌了,這次胡墨玩的更絕,直接報出了名號,說我是她的男朋友…… 胡墨此言,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蒼蠅們充滿羨慕嫉妒恨,以及鄙視唾棄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更有甚者,直接走上來挑釁起了小爺!

匹夫出山 “這位朋友在哪高就?政-府機關?還是企業高管?”一名三十歲出頭,人模狗樣的俊朗青年端着高腳杯,挑釁的朝着我揚了揚嘴角,“鄙人是全豐集團總經理何宣,年薪過百萬,勉強算是白領吧!”

單看小爺這身與宴會格格不入的衣着,就知道小爺既不是政-府機關的人,也不是某企業高管,還有那句年薪過百萬,算是白領,你他媽和誰裝大尾巴狼呢?

這名叫何宣的傢伙,明顯是來噁心小爺的!

不由的,我的目光冷了下來,不過,四周的蒼蠅們似乎並沒有發現我逐漸變冷的目光,而是好笑的打量着我。

說實話,溫香軟玉在懷,尤其是我的胳膊還時不時的被胡墨的豪胸摩擦,就算我明知道胡墨拿我當擋箭牌,我也生不起氣來,而且,以胡墨的身份和道行,哥們我就算生氣,又能怎麼樣?

至於那個什麼何宣,不好意思,他不在我的容忍名單之內!

就在我準備收拾和旋的時候,不遠處,突然走來了一羣二十多歲,渾身上下都是愛馬仕,普拉達等國際大牌的青年團體,這羣青年目光中透着貪婪,而且盡數集中在了胡墨的身上……

那羣趾高氣昂的青年直接衝散了之前圍在胡墨身邊的蒼蠅,爲首的青年更是藐視的看了何宣一眼,然後伸出了那隻戴着百達翡麗名錶的手,不屑的對何宣說道:“我是馮坤,馮軍是我爸,這位是……”

一聽到馮軍這兩個字,先前囂張無比的何宣立刻媚笑了起來,朝着馮坤伸出雙手,緊緊的握住馮坤的單手,點頭哈腰的說道:“原來是東豫集團馮總的公子坤少,小人何宣,全豐集團承蒙馮總照顧,業績蒸蒸日上……”

何宣的話還沒說完,馮坤便囂張的抽出了手,有些不耐煩的對何宣道:“我和這位美女有話,你要是想談業務,可以找東豫幾天的經理談!”

馮坤的話很囂張,也很不給何宣面子,但何宣卻依舊滿臉堆笑的和馮坤道了個別,然後帶着那羣蒼蠅走到了另一邊。

“美女,認識一下,我叫馮坤,東豫集團的繼承人!”馮坤不動聲色的晃了晃手腕上的百達翡麗,旋即,便將矛頭指向了我,“這種人,怎麼配站在美女的身邊呢?不如我爲美女引薦一下圈子裏的朋友吧?”

胡墨沒有說話,甚至連表情都沒有任何的波動,就好像根本沒看見馮坤一樣,自顧自的對我說道:“楚風,咱們去找石毅吧!”

言罷,胡墨便挽着我的胳膊,朝着石毅的方向邁出了步子,可我和胡墨纔剛走兩步,馮坤身邊的幾名青年便立刻擋在了我們的身前,一臉冷笑的盯着我。

這時候,馮坤囂張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指着我的鼻子,肆無忌憚的嘲諷道:“這傢伙是不是走錯片場了?凱旋會所宴會的檔次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了,連這種人也能混進來?”

馮坤言罷,他身邊的那羣青年立刻出言附和了起來。

“坤少,我看這小子八成是服務員!”

“看他那身行頭,加起來也就幾百塊錢,也就是哥幾個的一包煙錢,這種人,肯定不是被邀請來的!”

“說的對,坤少,咱們應該找凱旋的人來覈實一下,搞不好這傢伙是偷偷混進來的也說不定呢!”

聞着四周的嘲諷聲,我無奈的嘆了口氣,世界上找抽的人怎麼這麼多? 當然,我嘆氣的舉動自然落到了馮坤眼中,這傢伙見我一聲不吭的站在原地,又是搖頭又是嘆氣的,心中自然把我劃歸到了偷跑進來的那一類人中。

我們這邊的小規模騷動,並沒有影響偌大的宴會會場,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注意到了我們,而這一小部分的人之中,就包括已經匯合到一起的考古系其他同學。

當即,以方有爲爲首的考古系團隊便朝着我和胡墨這邊走了過來,甚至連石毅都放下了手中的美味西點,堅定的站到了我的身後。

接着,方有爲頗有氣勢走到了胡墨身前,一見對面的那羣人,尤其是看見了馮坤之後,方有爲的臉上也涌上了討好的獻媚笑容,屁顛屁顛的對馮坤說道:“原來是坤少,我是魯少的朋友方有爲,早就想認識坤少您了……”

方有爲對馮坤無比的恭敬和討好,引的考古系的其他學生也是陣陣的側目,紛紛縮了縮脖子……廢話,儼然成爲了這羣學生的帶頭大哥的方有爲,都對馮坤畢恭畢敬,一副奴才見了主子的模樣,這羣普通學生自然不敢放肆了。

“魯少?”馮坤倨傲的瞄了一眼五官都快要擠成菊花的方有爲,旋即便扭頭對身後的青年們問道:“家裏開東嶽酒店的那個魯一鳴?”

“對對,就是魯一鳴,魯少!”還沒等那羣青年回答馮坤,方有爲便貼了上去。

“哦,魯一鳴的朋友啊?”馮坤的眼中閃過了一絲不屑,旋即便不在理會方有爲,更是直接無視了在他眼中一文不值的我,而是直奔主題的盯着胡墨,“美女,有興趣認識一下嗎?”

見馮坤將矛頭指向了胡墨,方有爲立刻獻媚道:“我來爲坤少介紹一下,她叫胡墨,是我在師範大學的同學,也是我們班的班長……”

“喲?還是大學班長?”馮坤雙眼冒光的盯着胡墨,下意識的舔了舔嘴角,“陪本少爺喝一杯,怎麼樣?”

馮坤見胡墨是和方有爲一起來的,而且好像還沒什麼背景的樣子,當即便原形畢露。

“坤少,這不太好吧?”方有爲哪裏能猜不出馮坤的心思,當即便擡出了他最大的靠山,“我正想和同學們去拜見魯少……”

“拿魯一鳴來搪塞我? 重生逆流崛起 小子,你是想說,你帶着這麼漂亮的班長去找魯一鳴,然後本少爺就會賣魯一鳴面子,放過美女班長嗎?”馮坤一聽這話,立刻來了火氣,指使身後的一名青年道:“去,把魯一鳴給本少爺找來,我倒要看看,魯一鳴有沒有膽子接我馮坤給的這個面子!”

被馮坤指使的青年如獲聖旨那般,轉身就走進了宴會的人羣中。

我對這羣二世祖之間的叫囂可沒什麼興趣,陰冷的撇了馮坤一眼,旋即便對挽着我手臂,始終都沒有開口說話的胡墨輕聲打趣道:“大總裁,你不說兩句?”

“我的男朋友,應該你出面說兩句吧?他們當衆議論你的女朋友,你都能忍?”胡墨莞爾一笑,俏生生的朝着我眨着眼睛,貌似這裏所發生的一切,在胡墨眼中都像是與她無關似的,全然沒有始作俑者的感覺。

“女朋友?”我啞然失笑,“大總裁,你的男朋友,我可不敢當……”

見我和胡墨輕聲細語,如膠似漆,不僅方有爲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慍怒,就連馮坤都是滿臉的陰沉,也就在這時候,被馮坤派出去的那名青年,引着一名身穿菲拉格慕休閒衫,留着陳浩南那種長髮的青年走了過來。

一見到那長髮青年,方有爲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熱情無比的迎了上去,“魯少!” “小方也在這?”魯少魯一鳴甩了甩長髮,只是冷淡的看了方有爲一眼,全然沒將方有爲放在眼中,旋即,魯一鳴便迎上了馮坤,討好的笑道:“坤少您找我有事?”

“沒什麼大事……”馮坤指着方有爲對魯一鳴說道:“這小子說是你的朋友,想用你來壓我,魯一鳴,你說,你夠資格壓我嗎?”

馮坤的話,很不給魯一鳴面子,可偏偏,魯一鳴還不得不賠笑,“坤少說哪裏話?我魯一鳴有什麼資格壓坤少?坤少可是擁有幾十億華夏幣資產的東豫集團的太子爺啊!”

言罷,魯一鳴便瞪着方有爲,怒喝道:“姓方的,本少爺和你什麼關係,你敢打着本少爺的名號到處惹事?你也不打聽打聽坤少是什麼人?東豫集團,石市誰不知道? 我的變異遊戲庫 坤少可是東豫集團的太子爺,你他媽算哪根蔥?滾一邊去!”

魯一鳴根本不給方有爲面子,或者說,魯一鳴根本就沒把方有爲當盤菜,直接當衆喝罵起了方有爲。

頓時,方有爲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可偏偏,方有爲還不敢反駁,誰讓他區區方有爲得罪不起魯一鳴,更得罪不起馮坤呢?

就在這時候,方有爲眼珠一轉,直接將視線落到了我的身上,尤其是他看到胡墨依舊挽着我的手臂,模樣很親暱,眼中的怒火便更盛了!

“魯少,我可不敢打着您的旗號到處惹事,只是我的這位同學實在是不識好歹……”方有爲顛倒黑白的將屎盆子扣在了我的身上,“他叫楚風,是我的同班同學,本來我想把美女班長引薦給魯少和坤少的,可這小子仗着有幾個錢,開了一輛特製版的奧迪A8,竟然勾引美女班長……”

方有爲這傢伙腦子轉的也算快,一見魯一鳴沒把他當回事,之前他又對馮坤有所衝撞,再加上他想追的胡墨始終都膩在我身邊,種種嫉妒和無奈之下,這傢伙鋌而走險,選擇將禍水引到我身上!

雖然方有爲這貨說的這些理由都他媽狗屁不通,可是,但可是,可但是,胡墨現在的確挽着我的手,而且馮坤又對胡墨有意思,自然而然,馮坤和魯一鳴的矛頭便指向了我,這就叫,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不過,話說回來,貌似哥們早上開車把張順的車給撞了,然後把我那輛防彈版的A8暴露了出來,這倒成爲了方有爲污衊我的導火索!

當然,從開始到現在,都是胡墨勾搭我,我什麼時候勾搭過胡墨了?

我冷冷的撇了方有爲一眼,這小子心裏想什麼,我非常清楚,無非就是見胡墨根本沒興趣搭理他,一腔嫉妒轉化成了怒火,想要借魯一鳴和馮坤的手打掉我而已。

關鍵是,哥們我是這麼容易被打掉的人嗎?

區區方有爲,我真的沒放在眼裏!

當方有爲把禍水引到我這邊之後,魯一鳴,馮坤,甚至是馮坤身後的那羣二代青年們,紛紛將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這小子是誰?”魯一鳴皺了皺眉頭,“開一輛特製版的奧迪A8很囂張?”

“圈子裏沒見過他,應該不是石市本地人!”

“看他穿的那身行頭,怎麼看也不像是能花七、八百萬買特製版奧迪A8的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