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素素笑着調侃道。

這時小八心想:“江素素先前幫了自己那麼多,也不好駁了她的面子,只能讓夢妍自己去吃了...” “那,那好吧!咱去哪兒吃?”小八笑道。 “嗯...”江素素想了想,說道:“食堂吧!” “哈?食堂?!你一個大小姐居然要吃食堂?” 情若初見時 小八驚訝道。 聽到這話江素素瞬然急了,道

這時小八心想:“江素素先前幫了自己那麼多,也不好駁了她的面子,只能讓夢妍自己去吃了…”

“那,那好吧!咱去哪兒吃?”小八笑道。

“嗯…”江素素想了想,說道:“食堂吧!”

“哈?食堂?!你一個大小姐居然要吃食堂?” 情若初見時 小八驚訝道。

聽到這話江素素瞬然急了,道:“食堂怎麼啦?!食堂的飯菜,最乾淨!再說了,什麼大小姐不大小姐的,我和他們有什麼不一樣?不都是人嘛!”

看着江素素那教訓他的樣兒,小八心裏瞬然笑了,這個女孩雖然是富家千金,但是一點都不會高高在上,給人一種很接地氣很親切的感覺。

想到這兒,小八不禁的點了點頭。對江素素又多了一些新的認識。

“發什麼呆啊~走啊~帶我去!”江素素在小八面前揮了揮手,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也是立馬回國了神,道:“啊,好,好…”

兩人走在路上,小八越走越感覺不對勁。發現江素素好像完全不知道食堂在哪,並且對這裏的一切看起來都很新奇一樣。

這時,小八故意的停了下來。

“哎?幹什麼呀?走啊~你不領着我,我怎麼知道食堂在哪兒啊?”江素素急聲道。

聽到這話,小八壞壞一笑,道:“你自己學校的食堂你能不知道啊?!”

“我,我忘了還不行嗎?!”

江素素紅着臉反駁道。

“哼哼哼~”

看到江素素那羞愧的樣兒,自己什麼都明白了。

江素素在蒙他呢!她根本就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第506章壞女人是她最得心應手的

「走開,走開,我要睡覺。」

淺淺遇,深深纏 姜南初的聲音都帶上軟糯,她小手不住的推身前的男人,但他根本不為所動。

小小的力氣,反而激起他更洶湧的征服欲。

「不是說,我是狗男人嗎?」

「我就把這三個字實行到底。」

耳邊傳來喑啞的男聲,直到快要控制不住之際,浴室傳來水聲。

秦公館內,夜晚十點。

容幼儀如同做賊一般,穿上今早買的性感睡衣,前往秦凌予的房間。

「吱嘎——」

順利進入內部,容幼儀接下睡袍,深吸一口氣來到秦凌予面前。

秦凌予一貫都是老幹部的生活作風,此刻他正在看報紙,根本沒心思將視線分給容幼儀。

「秦凌予,你就不能給我一個面子,抬頭看看嗎?」

「你什麼樣我沒有見過?」

「別打擾我看這段新聞,趕緊出去吧。」

秦凌予拿起床頭柜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說道。

水還沒有完全咽下,容幼儀直接大步走到他面前。

復仇總裁:女人,忍着! 「噗~」

秦凌予餘光瞥到容幼儀身上的穿著,嚇得一口水直接噴出來。

「你瘋了嗎?」

「穿這種衣服,居然敢出來亂晃!」

秦凌予一把拿起被子將她整個人裹的嚴嚴實實。

「這是什麼反應?」

「你難道就沒有感覺嗎?」

「秦凌予,你還是男人嗎?」

容幼儀一把揮開被子,整個人直接跨坐在他的腰上,隨後俯身而下,紅唇吻住他的薄唇。

秦凌予從來都沒有發現,原來容幼儀的動作會快到讓他來不及閃躲。

唇角好像被果凍包圍住,秦凌予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閃躲,只能任由她生疏的動作不斷胡鬧。

明明他不是重欲的人,但此刻渾身都在叫囂,從腦海中傳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既然她願意,那就該給她受些教訓,讓她狠狠的疼。

「嘶~」

秦凌予還沒有付諸行動,腰間立刻傳來一陣劇痛。

容幼儀感覺到不對勁,鬆開秦凌予,發覺他死死的捂住腰部,十分痛苦的樣子。

「你受傷的部位在腰部?」

「對不起,我完全不知道,我替你看看。」

容幼儀慌慌張張的扯開睡袍,見到因為傷口撕裂而開始泛紅的紗布。

「這麼嚴重?現在該怎麼做?」

「我去把馮青青找過來!」

容幼儀從秦凌予的身上爬起來,就要去隔壁房間找馮青青。

這時候,秦凌予的身體是最關鍵的,容幼儀完全忘記了爭風吃醋。

可手腕卻被秦凌予牢牢握住。

「不用麻煩她,你來替我上藥。」

「可是我什麼都不會。」

「我來教你。」

秦凌予不帶一絲猶豫說,如果將這件事情告訴馮青青,容幼儀少不得會被她訓斥。

很快容幼儀慌慌張張的從醫藥箱中拿出包紮該用的紗布,碘酒。

「現在將我腰上的紗布剪下來,用碘酒消毒后重新纏繞。」

「嗯。」

傷口從紗布中顯露出來,容幼儀以為只是小傷。

直到親眼見到猙獰的傷疤,這該有多疼。

「嘶~」

容幼儀不知不覺間掉下來眼淚,正好落在傷口處,秦凌予感覺到澀澀的疼。

「對不起,我一點小事都做不好。」

「沒事,以後會熟練的。」

「其實你不用擔心,只是小傷,我從前受過比這更嚴重的,現在照樣好好的。」

秦凌予滿不在意的說。

澀的不止是傷口,還有他的心,他似乎魔障了。

看到容幼儀為他哭泣,心中居然會產生溫暖的感覺。

將傷口包紮完成,容幼儀準備離開,她沒有臉面待下去。

如果不是她想一出是一出的坐在秦凌予腰上,傷口也不會崩裂。

「又要去哪裡?」

「我,我回去睡覺。」

「留下來吧,床很大,但要注意不能壓到我的傷口。」

秦凌予依舊冷著臉,但同時移了移身體,空出大片位置。

明明之前還有霸王硬上弓的勇氣,現在秦凌予主動一回,容幼儀反而不好意思,紅著臉安靜的躺在他身邊。

「你以後能不能少受點傷?」

「怎麼?」

「給點顏色就開染坊了?」

秦凌予不耐煩的說,他身為軍人,萬事自然是國家利益第一。

容幼儀抿了抿嘴,不敢說話。

她和秦凌予之間的關係才剛剛好一點,可不能又回到起點。

翌日清晨,馮青青從客房出來,敲響秦凌予的房門。

過去三分鐘后,房門被打開,從裡面出來的卻是容幼儀。

她睡眼朦朧,一看就是還沒有睡醒,但儘管這樣,皮膚仍然好的不像話。

「容小姐,你怎麼會在這裡面?」

「馮軍醫,你這是什麼問題,我和凌予是夫妻,我們住在一起才是正常的。」

「可少帥腰部受傷,你怎麼這麼不懂事!?」

馮青青的語氣陡然嚴厲起來。

容幼儀被她震的清醒幾分,揉了揉眼睛,看向她。

「秦凌予即使身體受傷,仍然想要我陪他一起睡,可見我們的感情有多好,任何人都插足不進去。」

「我不想和你爭論,我現在就要看到秦大哥的身體狀況。」

馮青青撞開容幼儀,直接進入卧室。

容幼儀深吸一口氣。

她不能生氣,女人生氣容易老的快。

但是馮青青這朵盛世綠茶婊,實在太過分。

這次她連裝都不裝,直接就喊秦大哥,真是噁心透了!

「秦大哥,你的身體怎麼樣?」

「現在已經到換藥時間,我來幫你查看傷口。」

「不用,幼儀已經為我重新換過紗布。」

秦凌予直接拒絕馮青青,她多年軍醫經驗,一眼就能看出傷口是否裂開過。

秦凌予不想多生事端出來。

「聽到了嗎,我老公說不需要你。」

「你也一樣,不用總是圍繞著我轉。」

秦凌予揮了揮手,兩個女人彼此都是心有不甘,但乖乖退出房間。

「馮青青,破壞軍婚是犯法的。」

「我希望你能夠早日想明白,我和秦凌予之間不是你可以插足進去的!」

關上房門的那刻,容幼儀冷聲開口。

想她的演藝生涯在大一便開始初綻光芒,什麼角色沒有演過?

壞女人是她最得心應手的! 可是小八並不打算點破她,既然江素素說自己是這個學校的學生,那麼姑且就當她是吧。

“唉?你笑什麼?不信是嗎?”江素素高聲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趕緊收起了笑容,說道:“信!怎麼會不信?那…你跟我來吧~”

“切!”

說着,兩人直奔食堂走去。

雖說距離下課還有那麼幾分鐘,但是諾大的食堂裏已經陸陸續續有人開始來了。

兩人走到窗口前。

“吃點什麼?”小八站在窗口前,看着裏面的菜,笑着問道。

“啊,你隨便點點吧,我不挑食,吃什麼都行。還有,不要點太多,省的吃不上浪費!”

小八聽後不禁笑着點了點頭。

“阿姨,我要這個,這個,這個….”

由於是兩個人,小八分別點了四份不同的菜分做兩個餐盤裝,然後一手一個餐盤端着走到了食堂的一個長桌上。

江素素早早就在那等候了。

小八將兩盤菜“咯噔”“咯噔”放在了餐桌上。

“哇~看起來好像很不錯哎!”江素素看着那兩盤菜,連連驚歎道。

其實就是一份醋溜土豆絲、一份地三鮮、一份辣炒魷魚條、一份糖醋里脊。

婚來無恙 “怎麼?你沒吃過啊?”小八明知故問壞壞的笑道。

聽到這話江素素臉唰一下紅了,辯解道:“當然吃過!只不過長時間不吃了,懷念一下而已!”

“哎,你就在這坐着也不知道去拿筷子啊?該不會不知道筷子在哪吧?”小八腹黑地笑着說道。

“我,我是你老闆的女兒!老闆的女兒需要伺候員工嗎?!”江素素嗲怒道。

“哈哈”

小八笑了一聲,然後轉身到餐具車裏拿筷子去了。

等小八再次坐下,食堂外也是陸陸續續開始涌進了大部隊。已經下課了。

江素素在小八面前絲毫不收斂,大口大口的吃着盤裏的菜,就如同是在吃一盤絕世仙品一樣。

小八坐在對面,笑看着江素素那不堪入目的吃相。萬萬沒想到,平日裏開着豪車,亭亭玉立的她,私底下居然還有這麼鮮爲人知的一面。

那吃相下,嘟嘟着嘴,這個時候看來居然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可愛。

“阿姆麻木~嗚哇~”

江素素長呼了一口氣,吃完盤裏最後一口米飯,長呼了一口氣,滿臉的滿足。

“呵呵,吃飽了嗎?”小八笑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