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主快回去!”這時候,頂在最前方的痦子女人發現了我和苗苗,臉色一變,幾乎是化爲一道白影直奔我身後,再之後就聽見苗苗沉重的喘息聲遠離了。

我心裏微微一鬆,但很快後面又傳來苗苗焦灼的聲音,嘶聲竭力喊我回來,但她應該是被痦子女人制住了。 走了一段,我眼前白影一閃,一個人忽然擋在了我路上。 是痦子女人!她又回來了! “倒小瞧了你!” 她目光冷冽,瞥了一眼我心口的位置,彷彿能看穿那裏的一切。我心裏一突,本能放緩了腳步

我心裏微微一鬆,但很快後面又傳來苗苗焦灼的聲音,嘶聲竭力喊我回來,但她應該是被痦子女人制住了。

走了一段,我眼前白影一閃,一個人忽然擋在了我路上。

是痦子女人!她又回來了!

“倒小瞧了你!”

她目光冷冽,瞥了一眼我心口的位置,彷彿能看穿那裏的一切。我心裏一突,本能放緩了腳步,但還是沒停,走了過去。

“再往前,你得死!”痦子女人臉色一獰,“噌”的一下從腰間抽

出一把軟劍就頂在我胸口。

我後脊背嗖嗖的狂冒冷氣,“噗嗤”一聲,只覺胸前一疼,鮮血一下就飆了出去,餘光所在,胸口泛出一朵血花。

“你!!”痦子女人瞳孔猛的一縮,臉色大變,本能就後撤了一步,怒喝:“小子,別以爲我不敢殺你!”

猩紅的鮮血不禁沒有讓我退縮,反而讓我覺的膽氣上涌,眼睛一下便紅了,道:“那你就動手吧!”說着話,我腳步依舊,直接往那根鋒利至極的軟劍上撞去。

“好!”痦子女人銀牙一咬:“那我就成全你!”說完,她軟劍一刺,直接頂在我咽喉處,無比銳利的劍鋒讓我雞皮疙瘩隆起,腳步一僵,不得不停下。

“還以爲你真不怕死呢!”痦子女人冷冷一笑。但她的冷笑很快凝固在臉上,我腳步一偏,繞過她繼續向前。

這一切,似乎都不受我自己的控制,而是一股連我自己都壓制不住的召喚在指引我。

“你找死!”痦子女人怒氣上涌,當即一劍朝我胸口刺了過來。

“住手!”身後傳來苗苗的聲音:“虹姨,隨他去吧!”

她的話語中帶着濃濃的失落,甚至是疲憊。痦子女人手一抖,軟劍在離我一尺的地方停住了,一時間咬着牙舉棋不定。

我和她錯身而過,沒走幾步,痦子女人冷道:“如果你毀掉魔魂,苗苗會出事!”

“什麼?”

我猛的釘在原地,腳下如同灌了鉛一般,再也挪不動分毫,熱血上涌的腦袋一下子就涼了半截,忍不住就轉過了身。

痦子女人凝眉,道:“你還不明白嗎?你的劫在洪村,苗苗的劫也同樣在這裏!”

我心裏一涼,本能的就問:“那我該怎麼辦?我必須救洪村人!”

痦子女人目光閃爍了一下,道:“把魔王之心取下來交給我,我只取其中一縷精魂,不影響洪村人渡劫!”

“真的?”我心裏猛的一鬆。我不希望苗苗有事,就像皮衣客說的,人行事沒有對錯之分,只是選擇和立場不一樣而已。

“嗯。”痦子女人點頭。

“好!”我握緊拳頭,不經意間摸了摸口袋裏的龍牙箭,暗暗打定主意。

於是,我快步朝着還呆在當場渾身打顫的洪家老祖走去。

這時候牛頭也已經主意到我了,一對牛眼瞪着我卻沒話說,也沒有任何動作,想來應該是想要等我取下魔王之心之後再搶奪。

……

沒多久,我終於來到洪家老祖身邊,他心口的位置,“咚咚”如同戰鼓擂響的魔王之心正在有力的跳動着,整個胸腔的創口魔氣環繞

,看起來分外詭異。

“咔咔咔,嗬嗬嗬嗬!!”

洪家老祖感應到我的到來,身子明顯有了異常的變化,但也只是嘴裏發出一點聲音而已,並沒有反擊的動作。

同時那顆魔心跳動的頻率愈加的快了,洪家老祖那隻青色的眼睛似乎也有變成紅色徵兆。

“快動手!”後面,痦子女人焦急的低喝一聲。

我壓下心中隱隱的恐懼躁動,摸出龍牙箭,狠狠的朝洪家老祖心口旁邊的位置捅了進去。

“噗嗤!”

本以爲鈍掉了龍牙箭會需要很大的力氣才能捅進去,可結果卻像是捅豆腐一樣,一下就進去了,直接沒到了底。

就這一瞬間,一股猛烈的氣機從洪家老祖身上洶涌而出,直接將我吹飛了出去,跌落在六七步開外!

“啊!!!”

洪家老祖仰天長嘯,身體從胸口開始,寸寸盡末,化爲飛灰在夜風中消散,同時我還聽到了一聲痛苦到極致的慘叫。

只有那顆心臟掉落在地,依然在強勁的跳動着。

沒幾下洪家老祖就化爲飛灰消散一空,我急忙爬起來撿起掉落的龍牙箭,然後直接伸手抓起那顆暗紅色的魔王之心。

魔王之心依然被絲絲的魔氣環繞着,入手非常的陰冷,一股寒氣自手掌往上傳遞,卻在手心的位置被阻擋了,因爲我體內有一股熱流從心臟順着手臂對衝了過去。我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很顯然,是犼的那顆心臟在幫我對付魔王之心上傳來的寒氣。

看着手心裏還在跳動的魔王之心,我心裏突然冒出一個強烈無比的聲音,很快轉化成一股難以抑制的慾望。

滅了它!

滅了它!

念頭一起就像是魔怔了以怎樣,死死的紮根在我的腦海,怎麼也甩不掉了。

我只覺心臟傳來一股熱流直衝腦門,眼睛熱熱,發紅。我死命的想要去抵抗這股想法,卻是一點效果都沒有,手不受控制的揚起龍牙箭,朝着魔王之心用力紮了下去。

“咚咚!咚咚!”

魔王之心急速跳動如擂鼓,卻對我無效。

龍牙箭緩緩劃開心臟外壁,一點點的沒入進去,頓時一股瑩白色的光彩從龍牙箭上冒了出去,分外刺眼,將這片甚至照亮成了白晝,龍牙箭在解體!

“轟隆隆!!”

緊接着,魔心化成一團令人窒息的黑色焰火,攜帶無匹強大的氣勢炸開。

黑白光彩交織,化爲一朵絢爛的煙花。

我直覺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騰空而起,朝着後方迅猛的飛去。

……

(本章完) “阿春!!”

昏迷之際,我只聽到了苗苗的尖叫。還有痦子女人的喝罵,牛頭難以置信的怒吼,甚至,還有贔屓興奮的仰天長嘯。

之後,我就覺的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裏自己被一團黑暗包裹了,渾身發冷,但在心臟位置,卻至始至終有一股熱流護住了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昏了過去還是睡着了,迷迷糊糊的,總感覺有人在我耳邊細細碎碎的念,但我聽不清它在說什麼,聲音感覺一會兒很熟悉,一會兒有感覺很陌生。

想睜開眼,卻怎麼也睜不開。

朦朦朧朧的,我彷彿看見了一隻白狐狸,它在雨夜中不停的奔跑,似乎要引我去哪,我跟着它一直走,走了很久很久,就聽見身後有許多人在喊我:

“兒子,你去哪?”

……

“快回家吃飯了。”

……

“春哥,走,咱幹仗去。”

……

“小春,快回來。”

……

一張接着一張熟悉的臉在我眼前劃過、我爸、我媽、馬家亮、馬勇、皮衣客、瓜哥、黃大仙、陳久同、馬永德,還有七彩鷹……

“阿布,醒醒!”

最後是苗苗那張臉一下出現在我面前,帶着無比的焦急。

我渾身一顫,猛的睜開眼睛,一下坐了起來。這時候我再一看,發現這裏已經不是村口那片戰場了,甚至不是洪村……自己在一個房間內,房間裏面整整齊齊擺放着許多書籍,窗幾明淨,一抹刺眼的陽光從外面照了進來。

我眯了眯眼,想起來了,這裏是黃大仙的家!這間房我以前進來過!

我掀開蓋在身上的薄被子起身下牀,檢查了一下,發現自己身上竟然一點傷勢都沒有,就連被犼劃開心口的那道口子也離奇的消失了,一點痕跡都沒有了。

這時候房間門被打開了,走進來一個人,卻不是黃大仙,而是馬永德。

“德……德叔?”我微微有些吃驚,不明白馬永德怎麼會在黃大仙家裏。

“你醒了?”馬永德笑笑,示意我坐下。

我舔了一下嘴脣,就問:“你怎麼在這裏?”

“這事說來話長,我一會兒再跟你說。”馬永德道,說着話從旁邊的水壺裏倒了一杯水給我。

我接過來一口氣喝乾,猛然間想起魔王之心被我用龍牙箭刺穿爆炸,便問:“德叔,魔王怎麼樣了?”

馬永德臉上露出一絲輕鬆的表情,笑道:“魔王和洪家老祖都冥滅了。”

“那就好。”我大鬆一口氣,這時候又想起了苗苗,痦子女人說她的劫也在

洪村,可結果確實我直接將魔王冥滅了,心裏不免又焦急起來,就問:“苗苗他們呢?”

馬永德臉色微微一滯,停頓了一下,說:“她們已經走了。”

“走了?”

“對,離開了!”馬永德點頭。

我心裏一陣失落,苗苗會怪我麼?她沒有錯,奪取魔王之魂是情有可原,可我似乎斷了她的後路。

“她們去哪了?我要去找她!”我急了,放下水杯就想要出門。

“小春!”

馬永德攔住我,一把將我按回牀上,道:“她們已經走了很久了,你現在着急沒有用。”

“很久了?”

我莫名其妙,看了看外面初升的太陽,就問:“難道她們昨晚就走了?這麼急是不是出事了?”想到這種可能,我心裏更是焦灼的不行,急忙又起身。

“不是昨晚!”馬永德搖了搖頭,很嚴肅的看着我:“是三個月前!”

我一聽,直接就懵住了,接下來的話全卡在嗓子眼了。

三個月前!

那豈不是說……

“你昏迷了三個多月,整整一百天!”馬永德道。

“什麼?”我一屁股又坐回牀上。

三個月!

一百天!

自己感覺就跟做了一個有點長的夢一樣,而時間卻過去了三個月之多!!

一夢百日。

我本能想起了之前被陳久同埋進散靈棺那次,也是一夢過去四十九天,但這一次,卻更加長,百日!

“怎麼會這樣?”

我目瞪口呆,自己完好無損,怎麼會動不動就昏迷那麼久?而且還是在黃大仙家來,進來的人卻不是黃大仙,而是馬永德。

“小春你別急,你昏迷的這段日子發生了不少事,你先聽我說完。”馬永德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道。

接着,他將我昏迷之後的事情緩緩道來,我才知道後來的事。

魔王之心被毀,第一個恨的要殺我的人便是痦子女人,但卻被苗苗死死攔住了,這樣我才撿回了一條命。

而第二個想要殺我的人就是牛統領,它也沒想到我會直接毀掉魔王之心,氣的牛眼通紅,要滅了我泄氣。但它卻被擺脫枷鎖的贔屓給擋住了,一鬼差一獸打的天昏地暗,最後牛統領不敵跑了。

再之後苗苗便被痦子女人強行帶走了,跟着她們一起走的還有瓜哥、皮衣客和黃大仙,甚至連陳久同也在一個月前離開了。

“都走了麼?”

我急忙打開房門,發現黃大仙家空蕩蕩的,家裏明顯有不少東西被收拾走了,瓜哥、皮衣客之前都有不少東西

放在這裏的。

“那……那洪村安全了嗎?”我心裏有些難受,問出了最關心的問題。

馬永德道:“洪村安全了,贔屓原本就是瑞獸,戰鬥力非同一般,只是之前被洪家老祖下了手腳強行讓贔屓聽從命令,以至於令它戰鬥力大減。現有它在村裏,鬼魅魍魎別說進村了,靠近都不敢。至於地府那邊,戰鬥結束之後,就有無常鬼差送來消息,說它們會在中元節,也就是三天後接掌洪村,重新將洪村納入地府治下,罪名烙印已經洗清了。”

我點點頭,難怪贔屓之前會被痦子女人虐成那樣,還被牛統領一腳踩到地下去了,敢情是被洪家老祖動了手腳。洪家老祖一死枷鎖解開,自然戰力大增。

只是讓我不明白的是,贔屓還留在村裏做什麼?它那麼強大,大可縱橫四海,逍遙快活,何必還窩在洪村呢?於是我便問馬永德贔屓的事。

馬永德笑笑,道:“它在等你!”

“等我?”我一愣,不明所以。

“贔屓是一種瑞獸,也是守護獸,最信守承偌,你救了它,知恩圖報,它是不會一走了之,這方面連人都比不上。”馬永德道。

我點點頭,似懂非懂,第一次聽這種說法。

“對了,還有一個人也在等你!”頓了頓,馬永德又說。

“誰?”我一愣,本能的就抓住了他話裏的關鍵,他說的是:人。

“洪慶生!”

“他?”我渾身一激靈,想起來了,自己兩條魂還在孩子身上呢!

“你別緊張!”

馬永德看出了我在想什麼,急忙說:“你的魂魄在這兩個月時間已經被洪慶生和守棺靈換回去了。”

“回來了?!”

我聽完大喜,終於,自己的魂魄回來了。一年半的擔心終於解決了魂魄回來了,洪村危機也解決了,事情除了苗苗那邊,幾乎就算圓滿了。

“太好了!”我不由大鬆一口氣,但馬永德接下來一句話,卻將我又打入了谷底。

“小春,別人沒事,但你有事!”馬永德很嚴肅的跟我說道。

“我有什麼事?”看見馬永德的表情,我心裏不禁一突。

馬永德凝眉,沉吟了一下才說:“這事不好說,你回家看看就明白了。”

“是不是我家裏出事了?我爸媽?”

我一聽就急了,本能的就想到了我爸媽,他們知道我昏迷還不得急個半死,如何會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裏三個月?

旁邊也沒有任何一樣他們的物品,事情確實有些不太對勁!

可馬永德卻搖頭,道:“不是他們,是你!”

……

(本章完) “我?”

我莫名萬分,道:“我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就出事了?”

說完我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下自己,確定以及肯定自己沒事。

“你回去看看就明白了。”馬永德皺眉,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跟我解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