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芮給站在一旁的暗旅遞了一個眼色,其中一個暗旅成員,瞭然的從口袋裏掏出來一個瓷瓶。

其他人走過去,掰開小兵的嘴,然後就將藥丸給塞了進去!等暗旅成員將小兵給鬆開的時候,小兵立馬就開始吐口水,但是那藥丸入口即化,早就化爲液體,被他咽了下去!他立馬將手伸進嘴裏,想要摳喉嚨,將吃進去的藥吐了出去!就聽坐在前面的蘇芮突然開口了,“沒關係,我這還有很多藥丸,一粒不夠的話,我可以喂你吃一瓶!”

其他人走過去,掰開小兵的嘴,然後就將藥丸給塞了進去!

等暗旅成員將小兵給鬆開的時候,小兵立馬就開始吐口水,但是那藥丸入口即化,早就化爲液體,被他咽了下去!他立馬將手伸進嘴裏,想要摳喉嚨,將吃進去的藥吐了出去!

就聽坐在前面的蘇芮突然開口了,“沒關係,我這還有很多藥丸,一粒不夠的話,我可以喂你吃一瓶!”

那個小兵立馬就停下了摳喉嚨的動作。

那幾名暗旅成員,如法炮製的給大鬆喂了藥丸,還有躺在地上的老大,同樣也被喂了藥丸!

剛纔蘇芮和小兵的對話,大鬆都聽到了,所以給他喂藥丸的時候,非常順利,因爲他知道,他根本就反抗不了!

喂完了之後,大鬆一手捂住喉嚨,一邊眼神不甘的看向蘇芮,“你給我們吃的是什麼東西!”

蘇芮微微一笑,“只是讓你們聽話的東西罷了,你放心,只要你們聽話,這東西奈何不了你們的。”

大鬆眼神怪異的看着蘇芮,明顯是不相信蘇芮的話。

蘇芮充滿笑意的看着他,“你想試一試?”

大鬆剛要回答,就覺得激靈一下,他感覺自己身體好像有電流通過一樣!緊接着,深入骨髓的疼痛!不僅是他,就連一旁的小兵,還有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老大,都痛的呻吟出來!

“別,別!我們信了,我們真的信了!”小兵一邊躺在地上抽搐,一邊告饒。

蘇芮並沒有理會他,而是看向大鬆,只見大鬆雖然也躺在地上不停的顫抖,但是他還是在咬牙堅持着。

察覺到蘇芮看過去的眼神,他咬了咬牙,然後聲音嘶啞的說道,“我相,相信了!”

蘇芮臉上的笑意加深,但是她並沒有立馬就收回催發藥力的玄天之氣,而是過了大約半分鐘之後,她才將玄天之氣收了回來。

“你們放心,只要你們保守祕密,並且,老實的呆在京城,就不會有事的。”

看着躺在地上喘息着的小兵和大鬆,蘇芮眼中閃過一絲玩味,“當然,你們可以去醫院看看,不過我建議你們最好,不要去,因爲,如果吃了什麼別的藥,跟這個藥相沖,或者改變了這個藥的藥性的話,恐怕就算是有解藥也救不了你們了!”

小兵聽了一咕嚕就翻身坐了起來,他跪在地上,一連磕了好幾個頭,“您放心,我胡小兵以後,一切聽從您吩咐行事,您讓我幹什麼,我一定不推脫,只是這解藥,您一定給我留一份啊!”說着,他又磕了幾個頭。

蘇芮臉上滿是笑意,但是他卻沒有理會這個胡小兵,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大鬆。

前夫有毒:1000萬奪子契約 大鬆身形一僵,然後他也跪着,頭抵在地板上,“大鬆一切聽從您的調遣。”

“你們放心,只要事情做好了,解藥會給你們留着的!”

聽到有解藥,小兵和大鬆齊齊的鬆了一口氣,他們對剛纔的疼痛印象太深刻了!那種深入骨髓的疼痛,讓他們不得不選擇臣服!

蘇芮朝躺在地上的那名老大看去,“你還想躺在什麼時候?”

那個大漢還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蘇芮冷笑一聲,“沒關係,我還可以省下一粒解藥。”

蘇芮的話音剛落,那老大蹭的就從地上坐了起來,他眼神兇狠的看向蘇芮,“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爲什麼把我們兄弟三個抓來?還讓我們吃這麼惡毒的毒藥!”

他一邊說,一邊小心的看向一旁跪着的小兵和大鬆。

蘇芮冷冷一笑,他這是想要提醒這兩個小弟,他們是她讓人抓來的,也是她讓人喂得毒藥!這是怕那兩個小弟會因爲,她手裏的解藥,對她產生感激之情?感激?真是笑話,她需要這兩人的感激麼?!

真不知道不知道這人是怎麼做上老大的位置的,蘇芮搖搖頭,“廢話我就不跟你們多說了,想要得到解藥,就保守祕密,好好的替我辦事!不要試圖將這件事說出去,我有的是方法,讓你們在開口之前就毒法身亡!”

蘇芮後面的一句話,就像一記重錘,敲在了他們的心間!剛纔突然起來的疼痛,一直印在他們的骨髓之中,相信他們永遠個不會忘記那麼刻苦銘心的疼痛!

看到兩人臉上的畏懼,蘇芮眼中閃過一絲滿意。

“你們回去之後,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如果有任務的話,我會讓人通知你們的!”說完,蘇芮揮揮手,那三個人就被帶了下去。

那三個人被放走之後,蘇芮並沒有放任不管,而是跟了上去。

------題外話------

十一有活動喲~

凡是,且進入v羣的妹紙們。

從十月一號00:00開始,到23:00結束,11、101、201、301、401、501、601、701、801、901、1001這幾個訂閱樓層將會獲得333瀟湘幣的獎勵~!

記住前提喲~是要進v羣噠~麼麼噠~

商女驗證羣羣號:293804752 傅景遇望着葉繁星,“是公司代言人的事情?”

葉繁星點頭,“嗯。”

顧雨澤一點都不跟她客氣的,哪裏有需要,就把她往哪裏搬。

葉繁星請假這麼久,也不好推託,總該爲公司做點事。

傅景遇問道:“要不要我幫忙?”

江杭之是做這個的,他直接打個招呼就行了。

葉繁星笑了起來,“你可以幫我這一次,也不能每件事情都幫我吧,沒事的,我自己可以弄好的。你放陽陽睡下來吧。”

傅景遇低頭看了一眼懷裏的小燈泡,他靠在傅景遇的肩榜上睡得很沉,眼睫毛很長,軟軟的包子臉,很萌很暖。

傅景遇抱着小燈泡走到牀邊,把他放了下來。

因爲最近小燈泡生病,怕他自己一個人睡會蓋不好被子,所以都是跟傅景遇和葉繁星一起睡的。

葉繁星給小燈泡蓋上被子,放下孩子的傅景遇看了一眼葉繁星,表情很是複雜。

葉繁星望着他,笑了起來,“怎麼這樣看着我?”

不就是出個差而已,他這麼緊張?

傅景遇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家裏很暖,兩個人坐在一起,看起來很有夫妻相。

傅景遇望着葉繁星,握住了她的手,“現在天冷了,你一個人要出差,我很擔心你。”

葉繁星望着他修長有力的手,反手將他的手扣住,“我有什麼好擔心的?到時候就是過去跟他們吃個飯。只是你知道的,有些事情,不自己過去,就沒有意義,對吧?我就是過去吃個飯,搞定了事情,就會回來了。陽陽感冒剛好,我會早點回來的。”

傅景遇看着她,伸手,情不自禁地把她摟進了懷裏,然後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明天什麼時候走?”

“下午的飛機,下班後就過去,我到時候就不回來吃飯了,直接去機場。”

顧雨澤嚴厲得很,公司所有人出差,都不能上班時間坐飛機。因爲覺得那樣很浪費時間,所以她白天要上班,下午去坐飛機。

大家都是這樣,葉繁星當然也沒有特權,而且她這次過去,是和公司的同事一起。

傅景遇說:“那我就不送你了哦?”

葉繁星笑起來,“嗯。我自己可以的。”

“別說老公不愛你。”

“……我什麼時候說過了?”這不是冤枉她嗎?

就算他不送她,她也不會說什麼的好吧?

傅景遇揚了揚眉,“這麼來說,我對你來講,一點都不重要?”

“……”葉繁星無語地看着他,“誰……誰這麼說了?”

拜託,能不能不要給她挖坑跳?

這樣很卑鄙的好嗎!

葉繁星狗腿地抱住他,“我只是體貼你很忙,知道你工作要緊,才不要你來送我。陽陽現在病才剛好,希望你能夠把時間多花在陽陽身上。他喜歡你,晚上你讓他跟你一起睡,把被子蓋好一點,你別着涼,他也別着涼,知道嗎?”

“嗯。”聽着她說這些,傅景遇挺感動的。

雖然她不說,他也知道這麼做,可能夠聽到葉繁星講,他還是覺得挺開心。

兩人上了牀,把小燈泡放在中間,躺了下來。

(12月29日,今天是大叔生日,哈哈哈,小可愛們不投個月票嘛?這兩天是雙倍月票,投一張算兩張,希望大家支持一下,麼麼噠。稍後還有更新) 這個聲音並不能讓厲爵乖乖停止,他依舊自顧自地繼續掠奪。

嫌棄虞夕太吵了,他反而霸道地堵住了她的嘴,沒有猶豫,他攻城掠地了。

虞夕雙手來回拍打他,她也奮力想推開他,惹惱了厲爵,他死死地扣住了她雙手不許她反抗,被迫承受他的熱情。

她讓姓夏那個踐人抱她,他差點吻到她了,她還護着他,厲爵想想那個情景他就惱火。

他略眯的眼很是恐怖,滿眸的*加上憤張的怒焰,他看起來像暗夜裏的撒旦,像極了惡魔。

只有呆在裏面,他才真正感覺她是屬於他的。

狠狠地掠奪,才能填補他的不安。

況且,他真的忍得難受,莫名的,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覺。

厲爵的情緒全反應在他的動作上,阻止不了他的野蠻掠奪,虞夕惡狠狠地瞪着他。

他吻她,她咬他。

他看見了,她眼眸裏滿載着化不開的恨意,那種毫不掩飾的目光讓他有一剎那感到心痛。

不僅如此,厲爵的眼眸瞬間瀰漫着一股挫敗感,一向不可一世的他竟然感覺到好無力。

他的鼻子很酸,心裏也像是滴血似的,弄得他很不是滋味。

如同他第一次襁爆她那個時候,虞夕沒有哭,可是,她那顆破碎的心更加的傷痕累累。

甚至,她感覺到了有一股絕望的苦水向她洶涌地席捲而來。

黑道亢龍的傾世絕戀 看不見未來的方向,她想要離婚的決心更加堅定!

他只要她向他臣服,呵……他又對她做過什麼?

她變了,或許他還是那個厲爵,只是,她不再是揣着一心一意想跟他在一起的那個虞夕了。

或許吧,他們真的不適合,就猶如穿着不適合的鞋,她覺得疼!

~~~~~~~~~~

厲爵一出現在華爾傳媒的門口,早早守在那裏等待他出現的媒體記者立即涌向他採訪。

他們絲毫不肯讓他進去,一直緊跟着他索要迴應。

“厲先生,厲太太昨晚在慈善晚會上捐出自己的婚戒然後又以三億的超高價壓倒羣芳把婚戒拍了回來,請問是你許可的嗎?厲太太隨隨便便就捐了你三億,你會不會介意?”

“厲先生,厲太太說她最大的心願就是敗光你的身家離婚甩了你,請問你對厲太太的願望有什麼看法?是不是證實了你們婚姻中一早就出現了問題?厲先生,到時候你是不是真的要離婚?”

“厲先生,厲太太是不是如傳聞中那樣是被你強迫嫁給你的?你們的婚姻只是因爲你們的女兒嗎?”

“昨晚有同行目堵了厲太太和夏氏集團的總裁在吃宵夜,他們又一同回酒店,請問厲太太是不是移情別戀了?還是你們夫妻本來就是各玩各的?”

“厲先生,迴應一下我的問題吧,你和厲太太的婚姻是不是要到盡頭了?”

……

好多媒體拿着麥克風或者是錄音筆對着厲爵提出了尖銳的問題,而厲爵僅是繃着一張俊臉,表情也十分的冷峻,他性感的薄脣也抿得相當緊。

見厲爵在慢慢挪動,媒體記者們也跟着他慢慢挪動,彷彿是他不迴應他們就不肯罷休似的。

看到這場面近乎失控了,華爾傳媒的安保部經理立即做出了應對措施,即刻調派支援確保總裁的安危,並護起人牆隔開媒體記者。

聽着媒體記者的提問,厲爵眉心緊鎖着,媒體記者那樣說虞夕,他很不高興。

他不許別人抵毀他老婆,她根本沒有媒體記者說的那樣跟姓夏的踐人牽扯不清,當時的情景他有目堵的。

厲爵走到了門口,突然,他停下了腳步。

他轉過身面對着媒體記者,他也沒有閃躲閃光燈,任由媒體拍照,他一定要澄清事實。

“我很感激大家那麼關心我的婚姻狀況,我也聽到了外面有些人的種種不實的猜測。我不想給我太太增加心理負擔,現在我很有必要跟你們澄清一下。

我和我太太的感情很好,不存在任何的問題,我們一家三口也相處得很融洽,很甜蜜。結婚以後,這段日子是我覺得最幸福的。

我一點也不介意我太太給我生了一個很可愛很漂亮的女兒,我很愛我們的結晶。對於外界之前傳的我太太因爲沒給我生兒子她地位不保的謠言,我聽了真的很生氣。

不管我厲爵有沒有兒子,我都只有一個厲太太,她叫虞夕,我們不會離婚。做我厲爵的女人,我不要求她有多聰明,我也不要求她很有能力,厲太太可以做她任何喜歡做的事,本來就是我負責賺錢她只負責貌美如花和敗家。

我想,我太太那樣說肯定是在鼓勵我的。當然了,我也會繼續努力的,希望有她永遠都敗不完的身家讓她揮霍。

區區三億而已,我無所謂,只要厲太太高興就好。事實上,我給她的婚戒在我心裏的價值遠遠不止三億,我太太和我女兒在我心裏都是無價之寶。

你們嘴裏所說的有同行看到我太太和夏氏集團總裁在一起吃宵夜,還一起上酒店,我倒是想問問你們的同行有沒有眼瞎?

我昨晚在的,陪着我太太的,他們沒看見嗎?夏公子喝多了,是我送他去客房的,倘若再有人敢誣賴我太太,我隨時保留追究誹謗的權利。”

“厲先生,假如你和厲太太感情很好,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你們很快也會傳出喜訊?”

“不是沒有那個可能,我一向相信自己的能力。”厲爵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瞬間,他轉身了,不再迴應媒體記者。

見狀,媒體記者也自覺散了,他們也有足夠的資料回去交差了,不管怎麼樣,他們還是給厲爵面子的,不能把他得罪了。

~~~~~~~~~~

回到辦公室,厲爵看了今天的報紙,還上網看了點擊已經過百萬的視頻,果然,媒體證實了虞夕的確在慈善會上說過要敗光他的身家還要離婚甩了他。

我的極品女上司 他不是介意她亂花錢,他當然曉得她那樣出手三億其實是在跟他懊氣。

錢不是問題,他怕她真的當真想跟他離婚。

她昨晚去參加慈善晚會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在會場上說那種話了?

厲爵沉思了,不過,他心裏也有些糾結。

敢拿他送她的婚戒出來拍賣,也真有她的,或許吧,虞夕心裏壓根就想把婚戒拍賣掉算了。

現在,他挺害怕自己猜不出她在想什麼,他也從來沒有這樣過如此的攪盡腦汁去揣摩一個女人的心思。

換作是以前,他根本不可能這樣做的,更別提他有屑過哪個女人。

他昨晚看見了,她無名指上沒有戴婚戒的,這個也是他昨晚非常惱火的原因之一。

她若是敢跟他離婚,他真的會弄死她的,他不離也不允許她離。

頭有點痛,厲爵揉了揉太陽穴。

他不知道那個女人要什麼時候才會學乖,她能不能別跟他鬧?

他以前嫌她很煩,總是吵着他,現在,風水輪流轉了,他竟然求着她跟他說話了。

要是她一聲不吭聲,他會覺得很不舒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