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浦東路的蒼蠅館中,聞生面色陰沉,聽著眼前兩人的報告。

「你說什麼!」 聞生感覺一定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雙眼之中就差一根火柴就能夠直接燃了起來。 那名青龍集團的幫眾額頭上已經滲出汗珠,整個人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 「廢物!這麼多人都收拾不了幾個人!」 聞生嗖的一聲突然站了起來,一手上翻,頓時面前的圓桌便是連

「你說什麼!」

聞生感覺一定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雙眼之中就差一根火柴就能夠直接燃了起來。

那名青龍集團的幫眾額頭上已經滲出汗珠,整個人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

「廢物!這麼多人都收拾不了幾個人!」

聞生嗖的一聲突然站了起來,一手上翻,頓時面前的圓桌便是連帶著菜,一起掀翻了。

「聞先生,主要兄弟們都快要成功了,不知道在哪裡突然來了一個年輕人,那人身手極高,哪怕是咱們的高手,都被迅速的秒殺了!」

感受到了聞生的憤怒,那名幫眾連忙解釋道。

「年輕的高手?」

聞生聽著,眉頭深鎖,他怎麼都想不到,中海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年輕的高手,連什莫塔這種一流高手巔峰的修為都能夠秒殺的。

「莫非是宗師之境?」

聞生喃喃自語。

「聞先生,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了劉嘯,錯過了今天,接下來這個老狐狸就有防備了,那時候,想要動他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搜!給我搜!他們都受了不少的傷,不去醫院,就是死,給我搜附近的醫院,我就不相信,會找不到他們!」

聞生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陰冷的殺意。

「是!」

那人聽到聞生的命令后,當即便是點了點頭,然後迅速地退下了。

「聞先生,你找我們?」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幾個身著迷彩軍裝的雇傭兵走了過來。

「卡洛,一會兒有消息,你們去把劉嘯給殺了吧,什莫鬼他們都犧牲了!」

聞生長嘆一口氣道。

「什麼?中海還有這樣的高手能夠殺死什莫鬼?」

卡洛的臉上露出一絲的意外,什莫鬼什麼修為,他再清楚不過了,兩人赫然都是處在一流高手巔峰,彼此也經常交手,不相上下。

「嗯!是誰,目前還不知道,不過也有可能是路過,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殺死劉嘯,這樣整個天狼門就歸我們了,統一青龍集團指日可待!」

聞生說到這裡眼中流露出濃濃的野心。

就在聞生與卡洛聊著的時候,原先派出去的探子也傳來的結果,已經找到劉嘯躲藏的醫院了。

頓時,卡洛三人,便是走出了蒼蠅館子,坐上車,向著醫院開了過去。

反叛的大魔王 此時,特護病房外,狐狸叫來了幾個龍鱗之中身手還不錯的小弟,對著他們說道:「你們幾人守護在門外,無論是誰,都不能放進來!」

「是!狐狸哥放心吧!」

那幾名小弟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嚴肅認真的神色。

「嗯!」

狐狸點了點頭,便是關上門,回到了座位上面。

之前的連番大戰,劉嘯和狐狸都已經精疲力盡,當他們躺下后,不一會兒便是陷入到了熟睡之中,偌大的特護病房,此時就只剩下韋武一個人拿著手機看著動作片。

沒過多久,卡洛等人便是來到了醫院,他們從車上走下,便是向著調查到的病房走去。

可是他們剛剛來到特護病房所在的樓層,便是止住了腳步,因為他們看到了守在門口的龍鱗精英們。

卡洛身手的一名雇傭兵正要向前殺去,卻是被卡洛突然抓住,然後幾個人身形一閃,便是竄進了一旁的護士站,沒多久,他們便是穿著白色的大褂,帶著白色的帽子和口罩,從中推了個換藥車走了出來。

卡洛帶著口罩,朝著拐角處一個留手的雇傭兵,給了個示意的眼神,後者頓時心領神會,然後便是佯裝喝醉的樣子,跌跌撞撞地向著前方一個正在走路的行人身上撞了過去。

「嘭!」

兩人相撞,紛紛向著後面倒了過去,跌落在地上。

「哎呦!疼死我了!我說你丫的沒有長眼睛啊!我這麼大個人看不到?」

被撞的路人朝著那名雇傭兵吼道。

「滾!」

那名雇傭兵冷呵一聲,便是從地上起來,繼續向前走。

原本那個路人也就是說說,但是看到雇傭兵是這麼一個態度后,頓時就不幹了,連忙用自己較為弱小的身軀,擋在了那名雇傭兵的面前,雙臂張開道:「你說你什麼態度?何著你撞人你還有理了?你以為你是王校長,有錢任性?」

路人的脾氣也是說來就來,直接一把揪住了那名雇傭兵的衣服。

兩個人的吵鬧,在如此深的夜晚,自然也是吸引了別人的注意,哪怕是守在門口的龍鱗精英們也是眉頭微微一皺,表示不悅。

想到這裡,守在門口的一個上位大哥對著一旁的兩人說道:「火腿,鹵煮,你們兩個過去讓他們閉嘴,要是不聽,直接扔出去!」

「是!」

火腿和鹵煮點了點頭,剛向前走了一米,前方,便是已經動起手來,只見那名雇傭兵一下便是掙脫了路人的控制,同時抬起膝蓋,便是朝著後者的肚子上一頂,這一頂,直接便是差點將路人給踢飛了出去,劇烈的疼痛,讓他跌落在地上,臉色難看至極。

若不是因為這名雇傭兵只是為了吸引大家的視線,以他的身手,這一腳,路人就直接去見閻王爺了,還有能力在這裡比比?

眼看著兩人動手,接下的動靜害怕越鬧越大,鹵煮和火腿立刻跑了過去,手指著兩人道:「你們兩個幹什麼呢!這麼晚了,不要打擾到我們老大休息!」

「你又是誰!」

那名雇傭兵故作不怕的樣子道。

「我們是誰你不用知道,但是你若是再在這裡胡攪蠻纏,打擾我們老大休息,我就讓你們今晚屍沉龍江!」

火腿也是個暴脾氣,地下勢力的本性立刻暴露出來,出言威脅道。

「兩位大哥,別生氣,我這就走,不過這個人糾纏著我不放,怎麼辦?」

誰也沒有想到,那名雇傭兵看到鹵煮和火腿后,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彷彿就像真的被兩人的話所震懾了一般,不敢再過分的樣子。

「他,不用你擔心,你只要走就是了!他若是再比比,我讓他永遠閉嘴!」

鹵煮今天穿的是一個黑色的背心,手臂上的青龍紋身頓時便是落入到那人的眼中,嚇得後者更加害怕了。

「不!不,我不追究了!大哥,求你們放過我,我上有老下有小。」

地上的行人眼淚都快嚇的出來了,今天他簡直就是沒有看黃曆出門,這不僅白白被人給撞了,打了,還莫名其妙得罪了黑澀會,還有誰比自己更加的衰嗎?

兩人的鬧劇,也是成功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而就在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注意,一個身穿白色大褂,口戴口罩的男子帶著嘲弄的冷笑,在剩下的那個上位大哥面前,坦然自若地走了過去,並推開了病房的大門門,進入,然後關上了門。

「嘭!」

雖然卡洛已經很小心了,可是輕微的關門聲,依舊將正沉迷之中的韋武給驚醒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楚珂突然就將匕首抽出來,然後用力踹了一腳石壁,然後以比我更快的速度降落着,我猛地瞪大雙眼,楚珂就已經衝到了我的身邊,用力抱住了我的腰,然後跟着我一起鄉下降落。

我一慌,怒道,“你不要命了!”如果讓楚珂跟我一起死的話,我倒是寧願選擇自己去死!

楚珂緊緊的抿緊了嘴脣,沒有說話,我近乎貪婪的深伸出胳膊,用力的抱住了他的腰肢,將腦袋埋在了他的懷中,悶悶的說,“我不想死,所以你一定要帶我活下去。”真好,楚珂真的沒忘記我。他還是會跟從前一樣,在我危險的時候,突然冒出來救我。

眼眶一陣發熱,胸膛裏面更是酸澀的厲害,這一刻,我是真的想用力抱住楚珂,在他的懷裏放聲大哭,但是我不能,我不能死,只有我活下去,楚珂纔會放心的活着。鄭恆和連染,還在外面等着我們,我們一定要帶着老鬼出去,不然,就連累了他們。

楚珂的喉結動了動,應了一聲,然後用力揮出手臂,想將手裏的匕首插在牆壁上,而就在這個時候,老鬼突然就衝了下來,朝着我的身體用力撞過來,楚珂只能放棄,然後抱着我轉了個圈,接着就聽見他悶哼一聲,我們以更快的速度往下降落着。

我心裏頓時就是一急,剛剛老鬼想要攻擊的人是我,結果現在被楚珂給擋住了,從我們下降的速度來看,就知道老鬼剛剛用的力氣肯定不小,而且楚珂,也受傷了!

如果沒有我這個累贅,楚珂一個人制住老鬼肯定輕而易舉,是我連累楚珂受傷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突然就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嘖嘖,沒想到你還有這麼狼狽的時候。”我眼登時就是一亮,是裴俊星來了!

裴俊星這次顯然是沒有用身體,而是鬼魂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眼前,雖然洞裏面黑幽幽的,看不清楚他的臉,但還是能夠感覺到,跟我之前見到的那張臉不一樣。

楚珂不耐煩的說,“別廢話,快幫忙。”

我詫異的看着楚珂,沒有想到他跟裴俊星竟然認識,到底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裴俊星聽了楚珂的話以後,很快就跟老鬼纏鬥起來,他們兩個全都是鬼魂,所以就算是在洞裏面,也可以飄着不會降落,沒有了老鬼的攻擊,楚珂這才堪勘停住我們兩個降落的身體。

見安全了,我立馬着急的問楚珂,“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楚珂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突然低聲問了一句,“你怨我嗎?”

聽了楚珂的話,我突然就忍不住淚奔了,怨嗎?怎麼可能不怨,但是看他不要命的救我,這一點怨,頓時就眼藥雲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心疼。

將腦袋埋在他的胸口,我吸了吸鼻子,半晌後才哽咽的道,“不怨。”

楚珂低低的笑,我腦袋埋在他的胸口,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因爲笑意胸口微微的震動,忍不住就有點臉紅,緊接着,就聽到楚珂嘆息般的聲音,“好姑娘。”然後下巴微微蹭了蹭我的頭頂。

心疼歸心疼,但是有的事兒還是要解決的,我用力撥開楚珂的腦袋,氣哼哼的說,“你如果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這件事沒完。”混蛋玩意兒,就看我好欺負是嗎?以爲說幾句好話就能揭過去了?

說着話,我的腦袋一直沒離開楚珂的胸口,眼淚越掉越兇,怎麼也止不住了。

最後楚珂才無奈的說,“最近天冷,再這麼哭下去,我衣服都溼了,可就感冒了。”

“活該!”我嘴硬的說。

就在這個時候,裴俊星突然就在上面吼道,“還他媽的不快上來幫忙,你們兩個還要談情說愛到什麼時候!”裴俊星的聲音有點崩潰,看起來是氣的不輕。

我擡起腦袋看了看,裴俊星現在的狀況,顯然是不太好了,明顯已經落了下風,我想起昨天晚上夢見裴俊星,他之前好像是受傷了,難道之前,就是被老鬼給傷的?

我臉色有點不太自然,心想幸好這裏黑,別人看不出來,然後看了看上面,心想那麼高,我跟楚珂就算是想上去也困難啊,但是裴俊星怎麼說也是特地來救我們的,下意識的看了楚珂一眼,再次問道,“你傷的怎麼樣?”

裴俊星明顯就不是老鬼的對手,再這麼下去,恐怕就危險了。

楚珂搖了搖頭,然後動了動手腕,突然就彈出去了一根繩子,釘在了上面的牆壁上,這個繩子設計的很玄妙,頂端是爪子是個尖勾,而且有壓力,只要一按就能彈出去,釘在牆壁上。

我看的都傻眼了,半晌後才問楚珂,“你怎麼剛剛不用?”

楚珂輕咳一聲,才道,“忘了。”我用力擰了他的腰一把,鬼才信!

他倒抽一口涼氣,然後輕笑一聲,抱着我開始往上爬,就在快爬到一半的時候,老鬼終於開始緊張了,扔下裴俊星就開始往下衝。

裴俊星身影有點不穩,看來是受傷更厲害了,然後也迅速的往下衝,但還是比老鬼慢了幾分,就在這個時候,楚珂突然就大喝一聲,“接住!”然後手臂一擡,像是扔包袱一樣,用力把我扔了出去。

我登時嚇得一哆嗦,差點沒叫出來,緊接着就被裴俊星穩穩的接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老鬼已經朝着楚珂衝了過去,楚珂用力拽着繩子,往上一竄,就躲開了老鬼的攻擊,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離近了一看,我才發現裴俊星臉色白的有點嚇人,他見我看他,好像有點不自然,撇過腦袋,沒好氣的說:“看什麼你?”

我笑道,“原來你長這樣。”裴俊星這張臉看起來有點白,但是比那個身體看起來帥氣多了,只不過穿着一身民國的衣服,看起來有點不倫不類。

我納悶的看着裴俊星,原來他還是個民國鬼,看來在陽間待了有一段時間了,都幾百歲了,連老鬼都打不過。

裴俊星明顯看出來了我眼裏的鄙夷,冷哼一聲,轉過腦袋也不搭理我了,只是全神貫注的看着楚珂和老鬼。

見楚珂第一次躲開老鬼以後,老鬼張開嘴又朝着楚珂咬了過去,我登時就是一急,見着裴俊星道,“你別管我了,快去幫他!”

裴俊星瞟了我兩眼說,“不管你?讓你自個兒掉下去?”說完嗤笑一聲,又道,“放心,楚珂一個人應付的來。”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我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在井裏面呢,如果他鬆開手不管我的話,恐怕就要掉下去摔個粉身碎骨了。

不過裴俊星挨着我,我才覺得渾身都發冷,以前楚珂跟我說過,鬼陰氣盛,跟人明顯不一樣,離得進了都會覺得很冷。

之前我碰到裴俊星從來都沒有這種感覺,可能就是因爲裴俊星當時用了別人的身體,所以我感覺不到陰氣吧。

挨着裴俊星時間久了,我就越來越冷,忍不住就打了個哆嗦,雙眼還是緊緊的盯着楚珂,楚珂雖然一隻手握着繩子,但就像是裴俊星說的,沒有我這個累贅,對付老鬼還是綽綽有餘的,很快就已經落了上風。

剛剛老鬼和裴俊星已經鬥了一會兒,受了些輕傷,很明顯就不是楚珂的對手,後來被楚珂手裏的匕首用力戳了一把,頓時瘋狂的咆哮了一聲。

就連裴俊星,都退出去老遠,臉色也有點發白,我納悶的看着裴俊星,問,“你怎麼了?”

裴俊星告訴我說,楚珂手裏的匕首,是經過加工的,製作的時候,用了黑狗血,對付鬼十分的厲害,所以就連他離得遠,也感受到了上面的銳氣,會覺得不舒服。

我這才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跟着裴俊星退出去老遠,還是緊張的看着楚珂,而老鬼被楚珂擊中以後,竟然想着逃跑,朝着我的方向就衝了過來,我登時就是一驚,裴俊星抱着我想要躲開,但是老鬼的速度十分的快看,眨眼德爾功夫就已經快要衝到我面前,一口咬在了我的身上,頓時疼的我倒抽一口涼氣。

而就在這個時候,楚珂迅速的降落下來,用力踹了老鬼一腳,然後將匕首戳在它的身上,還將它牢牢的釘在了牆上,可見楚珂用了多大的力氣。

制住了老鬼,楚珂連忙就靠近我,擔憂的問道,“你怎麼樣?’

我捂住自己的胳膊,剛剛的疼痛好像消失了一樣,低頭看了看,發現自己的胳膊上並沒有傷口,不禁十分的納悶,我剛剛明明感覺到老鬼咬住我了,爲什麼我的身上並沒有傷口呢?而且那疼,也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

朝着楚珂搖了搖腦袋,笑了笑說沒事兒,下意識的朝着老鬼看過去,就看到它正牢牢的盯着我,一雙猩紅的眸子裏面帶着陰森的戾氣,看的我嚇了一大跳,額頭直冒汗。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突然想起一個乾澀的聲音,“乾的不錯。”就好像是金屬摩擦一樣的聲音,聽起來讓人覺得十分不舒服。 開門聲,將韋武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目光看向了門口,同時已經在沉睡之中的劉嘯和狐狸也驚醒。

剛剛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追殺,饒是現在看起來已經安全了,可是他們還是沒有完全放鬆下來,這不一有動靜,便是立刻睜開了眼睛,與韋武一樣,將目光都聚集在了病房門口那個推車進來的「醫生」身上。

韋武一雙眼睛迅速地掃視了白大褂男子一圈,眉毛微微向上一挑,這個醫生給他的感覺總是怪怪的,但是怪在哪裡,他還真的說不出來。

「誰是劉嘯?」

哪怕卡洛已經知道劉嘯的樣子,但是演戲要演全套,他目光掃視了一圈,落在了韋武,劉嘯和狐狸的身上聞到。

「我是!」

劉嘯說道。

「晚上例行檢查,剛剛你的傷口進行了縫合,先在要給你打一支破傷風。」

卡洛一邊說著,一邊推著醫藥車向著劉嘯走了過去。

同時,他的心也逐漸的激動了起來,目標就在眼前,只要走進他的兩米範圍之內,他就能夠做到一擊必殺!到時候,聞生安排的任務就完成了!

醫藥車一步一步地向著劉嘯走了過去,而那口罩之下,卡洛露出了一道冷冽的笑意。

「等一下!」

就在卡洛快要接近劉嘯,準備發動刺殺的時候,一道聲音卻是阻止了他。

「有什麼事嗎?」

卡洛的眼中閃過一絲的不悅,只不過這個不悅的神色一閃而過,很快便是被他給壓了下去了。

「我覺得你有問題!」

韋武盯著卡洛,一步向他走近道。

「我有什麼問題?這位先生真的會開玩笑。」

卡洛尷尬地笑了笑,狡辯到。

「呵呵!首先,你真的很失敗,雖然說的夏國語說的不錯,但是比起純正的夏國人還是差很多的,這一聽就聽出來了!其次,打破傷風之前,醫生不應該先做一個皮試嗎?而你,竟然連問都沒問!最後,拜託下次來cosplay前,記得將鞋子也換了,你又不是軍醫,會穿作戰靴?」

韋武冷笑一聲,不等卡洛狡辯,便是一拳轟出,直接便是朝著卡洛的面門打了過去。

「鏗!」

卡洛速度也是很快,手臂一抖,便是拿著醫藥車上的小刀朝著韋武殺了過去。

「你以為就你有武器?」

韋武冷哼一聲,只見他腰間的皮帶突然一摁,只聽得唰的一聲,一道寒光閃過,驚得眾人下意識地便是捂住了眼睛。

霸道而凌厲的劍氣,瞬間有如突破屏障一般,在整個空間裡面爆發而出。

中海人,都只知道五哥的身手了得,拳腳功夫霸道,但是,只有黃焱大隊的人清楚,韋武最強的不是他的拳腳功夫,而是他的劍法!

他的劍法,傳承韋家的絕學,一劍出鞘,必須沾血,而見過韋武劍法的人,基本都已經死了,不過也有例外,那就是黃焱大隊的兄弟們。

韋武的劍,與白羽的太白劍法不同,他的劍異常霸道,可以說,一旦出手,便是一往無前!

劍身一顫,手腕一震,頓時,數道劍氣從劍身爆發出來,一劍三花,漫天的寒光在剎那,在短距離裡面便是迅速鎖定了卡洛。

卡洛沒有想到,韋武會這麼強,而且一上來便是以殺招相對,不過畢竟卡洛也是常年遊走在銀四州的雇傭兵,實戰經驗比之韋武也相差無幾。當即便是身體前撲,落地翻滾一周,便是朝著劉嘯刺殺了過去。

他知道,硬捍是極其不理智的,對面有三個人,而自己只有一個,只要解決了劉嘯,那麼所有的問題便是會迎難而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