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現在,我不能亂。

以前我就聽唐琅說過,所有的結界,都有最薄弱的地方,也就是說,這個結界也是一樣的,就看能不能找得到了。 我沒再去理會外面的事情,因爲我很清楚,自己再怎麼樣都是徒勞,眼前最重要的,還是怎麼把這個結界破開纔好。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當我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轉的時候,我竟然發現了白露的身影。只不過她

以前我就聽唐琅說過,所有的結界,都有最薄弱的地方,也就是說,這個結界也是一樣的,就看能不能找得到了。

我沒再去理會外面的事情,因爲我很清楚,自己再怎麼樣都是徒勞,眼前最重要的,還是怎麼把這個結界破開纔好。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當我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轉的時候,我竟然發現了白露的身影。只不過她現在看起來,似乎已經虛弱的不行了。

光是看她那忽閃忽滅的身體就知道了。

大概是察覺到有動靜,白露費勁地睜開眼睛,看到是我的時候,她虛弱地喊道,“小瑤姐姐,你怎麼?”

我把手指頭比在自己的嘴脣上,“噓,別說話。”

她現在已經這樣了,不能再因爲說話而浪費太多的靈力了。

可是看到她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她能不能堅持到唐琅來救我們。

低頭看着自己的手,我想,我大概是又要咬自己一口了。

當我把手指頭伸進嘴邊的時候,我聽到白露詫異地瞪大了雙眼,“姐姐你這是要幹什麼?”

那虛弱的聲音裏竟然還在關心我。

想都沒想,我就一口咬了下去。

不過還好,手指頭上的傷口並不大,我看着慢慢冒出來的鮮血,還嫌它太慢擠了擠呢。

當我好不容易擠出了一顆圓滾滾的血珠時,一股奇特的香味混合着血腥味在我的周圍蔓延開來。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原來自己的血竟然會有這種香味。

當我看到白露突然赤紅了雙眼,目光灼灼地看着我冒血的手指頭的樣子,我忽然明白過來了。

原來,他們之前聞到的,竟然就是這樣一種讓人迷醉的香味。

想到現在還要救白露,我便努力把腦子裏的想法甩掉,然後準備將自己的手指頭遞到白露跟前。

只是讓我錯愕的是,我剛把手指頭往前遞過去一點點,然後就看見白露就像是餓狼撲食一樣一下子就撲了過來。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就看到白露的身體變得凝實了許多,而且她的身體開始泛着奇特的紅光。

我欣慰地想到,幸虧把白露就回來了。

只是我的高興持續不了多久,我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因爲我看見白露的嘴裏,竟然露出了尖尖的細牙。

其實這並不是讓我覺得不對勁的地方,最讓我覺得不對經的是,她竟然不讓我抽開手指頭,而是用力地猛吸,我甚至都能感覺得到,自己手指頭的血在快速地流失掉。

“白露,你不能再吸了。放手白露。”我拍打着白露的臉想要讓她清醒一點。

可是我竟然看見白露齜着牙朝我詭異地笑了一下。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我想,我大概是大意了,我原以爲,白露一定會像唐琅那樣,只要吸一點點的血就不會再吸了。可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白露根本就抗拒不了這種誘~惑。

尤其是當我看到白露正目光灼灼地盯着我,就像是獅子盯住獵物一樣的眼神,我知道,她終究還是跟唐琅不一樣的。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白露似乎皺了皺眉頭像是在掙扎着什麼一樣,只是很快,她又變成了那副完全失去心智的樣子。

我想,我現在必須要把手抽出來了。否則的話,白露吸血吸得越多,她就越容易迷失心智的。

而到了那個時候,我真的會沒命的。

只是她的牙齒緊緊地咬住我的手指頭,要是強行抽出來的話,我真的擔心到時候連手指頭都會被她咬斷不可。

可是,任由着她這麼繼續也不行啊!

當我絞盡腦汁在想辦法的時候,我悲催地發現,自己唯一能找到的武器竟然就是那可裂紋佈滿全身的天珠。

由不得我多想了,我拽下天珠就往白露的腦門砸去。

直到砸完了,我才後知後覺地想到另一件事情。那就是那麼長時間以來,我的天珠似乎對白露根本就沒什麼影響一樣,平時白露在我身旁的時候,天珠也不會發光。

以前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可是現在,我去而發愁了。

我把這種結果歸結於唐琅的功勞,我想,肯定是唐琅做了什麼,纔會讓天珠面對白露的時候毫無反應。

可是現在萬一還是這樣的話,那我該怎麼辦啊?

我越想心越往下沉,看着天珠砸中了白露的腦門之後,掉了下來骨碌碌地往一邊滾去時,我都沒敢看一眼白露。

我屏住呼吸等了好幾個呼吸,發現周圍似乎沒什麼動靜之後,這才悄悄地朝白露看了一眼。

還好,白露好像真的被砸中了,而且天珠似乎也起了作用。此時的白露,正捂着額頭驚恐地往後退出去好遠,而且我看到她正滿是戒備地盯着離我不遠的天珠。

此時的白露,就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看向我時迷茫又無辜,看向天珠時卻又滿是防備。

從頭到尾,她竟然就沒有想過要把這玩意兒搶走或者過來攻擊我之類的。

我顧不上去思考爲什麼白露會變成這個樣子,現在只要天珠對她有用就行了。

爲了以防白露一會兒又莫名其妙地攻擊我,我快速地抓過天珠握在手心裏。

手指頭上的傷口畢竟不大,雖然被白露吸走了不少的血,但是我檢查了一下發現,手指頭除了有點泛白有點麻之外,別的倒是沒什麼,看着似乎還有點血要往外冒的樣子,我趕緊用拇指按住了。

果然,當我把手指頭的傷口按住的時候,我發現白露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一絲清明。

我想,只要保持這樣就好了。

反正現在白露看起來已經沒事,那我就不用再多此一舉了。

就這樣吧。

可是當我聽到結界外面好像傳來了劇烈的響聲時,我還是坐不住了。

我再也顧不上白露,而是拽着天珠就往之前的方向跑去。

當我跑到結界的邊緣時,我果然看到外面刀光劍影的樣子,甚至還有符紙互相丟來丟去。

如果是在別的時候,我一定會感嘆一句場面真壯觀啊,就像是科幻大片兒一樣,可是現在,我滿心的只有擔憂。

我不知道唐琅到底怎麼樣了,可是就憑我所看見的,我都能猜測得到,外面鬥得很激烈。

尤其是當我看到唐琅好像是被道士的符紙打中了一樣,我更是焦急的不得了。

不行!

我必須想辦法出去不可!

就在我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的時候,我聽見了身後傳來了白露的聲音,“姐姐你怎麼了?”

我轉頭一看,發現白露的雙眼已經變回了澄明,而她此刻,正擔憂地看着我。

我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一把抓住白露的肩膀說道,“小露,你有辦法出去的是不是?快想想辦法,唐琅在外面有危險,我得去幫他!”

只是我忽略了自己的手指頭畢竟還沒有完全止血,這麼一激動一拉扯之下,又開始有一絲絲的血往外冒,而白露的雙眼又開始慢慢地變得赤紅。

華娛小生日常 當她把目光轉向自己的肩膀時,我頓時就明白過來了,肯定又是我的血讓她迷失了心智,我趕緊捏住傷口的位置,甚至把手伸進了衣服兜裏面。

果然白露的雙眼又開始慢慢變成了原來的樣子。

她似乎有些迷茫,“姐姐我剛纔怎麼了?”

我搖頭笑了笑,“沒什麼!”

一想到外面的事情,我趕緊說道,“小露你知不知道這個結界的弱點在哪裏?”

白露歪着頭想了想,說道,“不知道!”

我一下子就失落地低下了頭。

我想,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既然白露都不知道的話,那我還是抓緊時間好好找找吧。

我正準備四處尋找的時候,我就聽到白露說,“姐姐,剛纔是你用自己的血救了我吧?”

我不知道她爲什麼會突然說這麼一句話,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只是當我看到白露猙獰的面孔,我一下子就呆住了,“小露,你想幹什麼?”

白露沒有理會我,而是幾步走到結界的邊緣,面無表情地說道,“那麼現在,就讓我來試試,姐姐的血到底有多厲害吧。”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白露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渾身開始散發着紅色的光芒,而她,此時正卯足了勁想要攻擊這個結界。

也不知道是因爲我的血在白露的身體裏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還是因爲別的原因。我竟然真的就看到結界被白露一巴掌拍的知啦知啦響。

白露詭異地一笑,說道,“嘿嘿,現在,就試試我最厲害的一掌吧。”

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白露擡起手的時候,竟然還轉過頭來對我說道,“小瑤姐姐你先往後躲一躲。剛纔我沒用全力,現在,我要發力了哦。”

我點點頭,往後退了好幾步,直到白露點點頭表示可以的時候,我才停下了腳步。

看着白鷺瘦小的背影,我的心情是複雜的。

經過了剛纔的一切,我覺得我對自己的血,對白露都有了新的認識。

我想,我不會再隨便用自己的血去救人了,也不會隨便讓別人讓自己陷入困境中。我得學會自保。

在白露的努力下,結界終於開始噼裏啪啦地想玻璃一樣碎裂開來,而我們,也呼吸到了不一樣的空氣。

那是瀰漫着煙味還有一些燒焦味的空氣。

我穩了穩心神,睜眼看去的時候正好看到我們的左邊,山羊鬍他們幾個十分狼狽地站在一起,此時的他們正錯愕地看着我跟白露。

站在我們右邊的那三個自然就是唐琅他們,也正在看着我們。

看起來,雙方似乎都很意外我們的出現。

尤其是山羊鬍那邊,那道士指着我詫異地說道,“你竟然把我的困陣給破了?”

緊接着我就聽見山羊鬍諷刺地說道,“早就提醒過你不要小瞧這個死丫頭,你偏不聽。非要用什麼困陣。就這種不入流的陣法,管個屁用啊!現在好了,人家隨隨便便就給破了。”

道士臉色很難看,聽完了山羊鬍的話之後就更難看了,“你!”

正當我瞧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我聽到禿頂大叔開口說話了,“師兄,老張。你們都少說兩句吧。有什麼事兒咱們不能等事情結束了再說嗎?”

兩個人互相瞪了對方一眼,這纔沒有接着吵。

而我,趁着這個時候已經走到了唐琅的身旁。

此時打頭陣的人竟然不是唐琅而是老魏,所以當唐琅看向我時,我也看向唐琅。

玄武戰神 我知道我們現在不適合互相傾訴什麼,我只要知道他沒事就行了。

懷抱着這樣的心情,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唐琅一遍,發現他似乎並沒有受傷,我這才放下心來。

這個時候白露從我身後冒出來了,她笑嘻嘻地對着唐琅說道,“大人,你來啦!”

唐琅點了點頭,只是當他看向白露的時候,原本微笑着的神情一下子就變了。

只見他皺着眉頭凝視了白露好一會兒,才轉過頭來問我,“你,”

我大概知道唐琅想問什麼,便輕輕滴點了點頭。

我看到唐琅臉色忽然變得十分凝重,那陰沉的神情,酒像是能滴出墨來一樣。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時候,我發現唐琅已經不再看我了。

她把目光轉向了白露,然後嚴肅地說道,“小露,現在我要把你收進這個稻石裏面,你願意嗎?”

白露想都沒想就點點頭,“好的!大人!”

話音剛落,白露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那速度快的讓人幾乎反應不過來。

唐琅捏了捏手裏的那顆稻石,然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忽然有一種感覺,相對於跟對方鬥了半天都僵持不下來說,我喂血給白露這件事情,似乎更讓唐琅生氣。

這是爲什麼呢?

我忽然覺得自己應該解釋一下才行,“那個,唐琅你聽我說,其實”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唐琅打斷了。

他搖了搖頭,“回去再說,躲好。”

說完,唐琅不由分說地就把我推到了身後。

借婚成癮 這時老魏也開口調侃道,“嘿嘿,小丫頭別急,等我們把這幾個傢伙搞定了,隨便你們說多久都行。”

一句話就讓我安靜下來了。

而緊接着,新一輪的戰鬥又開始了。

只見對面的道士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就大叫着向我們這邊衝了過來,而老魏冷哼了一聲,就迎了上去。

我有注意到,沈雁似乎受傷了,現在的她,臉色非常難看,似乎在忍着什麼一樣。

看着她痛苦的樣子,我有想過要不要也用自己的血救救她,可是這個念頭剛起,我又被唐琅瞪了一眼,“你最好什麼都不要做!”

唐琅丟下這麼一句話就衝了出去,跟老魏一起並肩作戰了。

這邊,就剩下了我跟沈雁。

看着我靠近,沈雁諷刺地看了我一眼,說道,“張小瑤。真沒想到你命這麼好。大人竟然爲了你不惜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什麼代價?你說什麼?”我愣愣地看着沈雁。

她卻不在看我,而是目視前方的唐琅,嘴裏吐出。刻薄的字句,“哼!你跟我裝什麼傻呢?要不是大人剛纔估計接下對面那臭道士的符紙,然後引到你那邊,你以爲你會那麼容易出來?”

我不知道沈雁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明明這個結界是白露打開的不是嗎?怎麼又跟唐琅扯到一塊兒了呢?

只是轉念一想,我就明白過來了。

原來剛纔白露攻擊結界的時候,唐琅也在外面努力。也就是因爲這樣,結界纔會那麼快被打爛,一定是這樣的。

我沒打算跟她解釋什麼。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現在都沒有關係了,因爲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因爲,我看到禿頂大叔又像上次那樣,似乎在偷偷摸摸佈置着什麼。

不得不說,禿頂大叔雖然平時話不多,但是心眼還真挺多的,而且他太懂得見縫插針了。

上一次我笨,看不出來他要幹什麼,但是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他得逞了。

所以禿頂大叔一行動,我便悄悄地繞了過去。

就在禿頂大叔準備要在其中一個地方插旗的時候,我卯足了勁衝上去,然後結結實實地撞到了禿頂大叔。

一陣眼冒金星之後,我看到禿頂大叔竟然真的被我撞倒在地了。

重生巨星是女生:凌總別來無恙 只是,爲什麼他的嘴角會有血?

我一下子呆在了原處!

我,我該不會是殺人了吧?

道士最先發現這邊的情況的。他大概是沒有想到我竟然傷了禿頂大叔,楞了一下神,然後才衝過來一把抱住禿頂大叔,大聲喊道,“師弟,師弟你怎麼樣?”

禿頂大叔毫無反應。

道士怒氣衝衝地想要抓住我,只是還沒有抓到我的時候,我已經被唐琅抓住後背往後飄出好遠了。

道士咬牙切齒地盯着我說道,“你好得很!師弟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我要你賠命!”

山羊鬍側過臉去看了一眼,也同樣對我怒目相向。

我呆呆的,完全忘了該有的反應,此時的我,還沉浸在自己是不是殺了人之中。

而這一邊,唐琅把我帶回來之後,就將我護在了身後。

他對老魏說道,“老魏,幫我護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