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哦「伊耶絲這才想起來,原本他也是打算上祭壇看看的,被安琪拉這傢伙插入打混后,給忘了。

想到當年爭鬥的當事人之一在此,伊耶絲問道:「上面有危險不「 安琪拉道:「祭壇自然沒有危險,有危險的是來爭奪的生物,不過,如你所見,已經死亡,所以...「 一聽沒有危險,伊耶絲放心下來,畢竟他們現在綁在了一起,對於她的話,他還是相信的。 隨即,伊耶絲急忙朝著祭壇上面爬去,他已經在這

想到當年爭鬥的當事人之一在此,伊耶絲問道:「上面有危險不「

安琪拉道:「祭壇自然沒有危險,有危險的是來爭奪的生物,不過,如你所見,已經死亡,所以…「

一聽沒有危險,伊耶絲放心下來,畢竟他們現在綁在了一起,對於她的話,他還是相信的。

隨即,伊耶絲急忙朝著祭壇上面爬去,他已經在這裡耽擱了不少時間了,貝安娜他們說不得早就已經在外面等了。

祭壇頂部是一片平台的空地,在空地的最中間,一個外表漆黑,附有金色條紋的石柱立在那裡,伊耶絲小心的靠近,只見上面擺著個…盤子?

「安琪拉,這個銀灰色的盤子是什麼玩意?「伊耶絲在心中呼喚。「難不成這是神器?神靈遺留下來吃飯用的寶貝?食物放上去之後將會變得無比美味?「

「你個蠢貨,在想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這是容器,裝神性物品用的!「安琪拉充滿著濃濃鄙視意味的聲音響起。

「再者說了!你以為這麼多強者會為了一個神靈吃飯用的盤子打的頭破血流嗎!你是看不起我們嗎?「

「呃…好吧「

「你看盤子中間「

盤子十分之大,直徑足有一米多,剛才伊耶絲沒仔細看,聽到安琪拉的提醒,這才發現,在盤子的中間,安靜的躺著一塊不規則的石板。

伊耶絲整個俯身在盤子上,伸手將其拿起,石板整體只要半個巴掌大小,摸起來質感不錯,有些糙糙的感覺,卻又不磨手,在其正面有著一些古怪的紋理,似乎是自然形成。

「唉「安琪拉突然嘆了一口氣,唏噓道:「沒想到當初我們如此多半神和領域級強者們爭奪的寶物,居然會落到你一個一階生物的身上,真是世事無常「

「這就是你說的寶物嗎?它到底是什麼?「伊耶絲問道。

安琪拉道:「現在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等時機到了,我自然回告訴你,收起來吧「

伊耶絲抱怨道:「是你讓我拿的,現在又這樣弄得神神秘秘的「

「怎麼?你有意見不成?「

「哈哈,怎麼會呢!「

「對了!「伊耶絲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安琪拉,我沒地方放啊,手上的空間戒指不是我的,是一頭紅龍的,估計等我回去,這些東西都要被她拿走「

「你笨吶!放進你的黑箱里啊!這個石板碎片可是神性物品!自然也能如我一般,藏身你的箱子里「

「這也行!「伊耶絲還真沒試過,畢竟他沒有神性物品。

伊耶絲再次召出黑箱,還好石板碎片體積很小,不然還真放不下去!

消失、再召出,石板碎片果然還在,這下伊耶絲就放心了。

「走吧!少年,讓我們離開這個該死的世界!「安琪拉的聲音聽起來十分興奮。

伊耶絲現在心中也頗為高興,終於可以回家了。

扶起貝斯特,伊耶絲順著原路一路返回,在急切的心情促使下,即使拖著一個大塊頭,他的速度依舊比來的時候快了不少。

是的,此刻他並沒有扶著貝斯特,他實在是太重了,迫不得已之下,伊耶絲只能抓著他破爛的衣服,拖著他一路前行,還別說這裡的地面十分光滑平整,只要繞開地上的屍骸,一路上輕鬆得很!

終於抵達他們一行人分開的地方,果然如他所料,貝安娜、沙維奇以及海克斯三人靠在牆壁上坐著,默默的等待他。

沙維奇原本無聊的坐在牆角下發獃,腦袋無聊的晃著,突然看到原本伊耶絲進去的那條路有人影出現,以為自己看花了,擦了擦眼睛,人影還在,頓時跳起來,興奮的揮手,道:「小伊!「

貝安娜立馬抬頭,看到伊耶絲真的回來,頓時笑顏綻放,美麗萬分。

「我回來了,而且幸不辱命,把人帶回來了「伊耶絲高興道。

「而且~你們看這是什麼!「伊耶絲從空間戒指中拿龍鱗,有些得意的朝他們揮了揮。

「這是利奧雷亞說的那件東西? 總裁新婚十二天 「貝安娜問道。

伊耶絲朝她豎起大拇指,「不愧是貝安娜,聰明,答對了「

海克斯興奮道:「那不是說,我們可以回去了!「

「沒錯「伊耶絲點頭,臉上笑意怎麼也掩蓋不住。

愛暖情森 「貝斯特呢?他怎麼回事?「貝安娜有些擔心問道,畢竟是一起經歷患難,前來冒險的夥伴,即便她原先對她不屑一顧,現在至少也會關心他的狀況了。

伊耶絲擺了擺手,「這就說來話長了,以後再說,反正他沒什麼大礙就是了,現在只是昏迷了罷了「 貝安娜點點頭,若是換做以前她肯定不會這麼服從指揮,但是現在,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后,她對伊耶絲已經十分信任。

「走吧!「

「噢!「

宮殿外面,伊耶絲拿出空間傳送轉軸,一臉鄭重。

因為擔心在宮殿裡頭能不能傳送,所以保險起見,他們決定來到外面傳送。

「準備回去了「

眾人點頭

伊耶絲見大家都沒意見,深吸一口氣,「刷「的一聲,撕裂捲軸,一個巨大的魔法陣出現他們腳下,隨即光芒一閃,全都消失不見,只餘下這棟宮殿,在破敗的世界里,繼續矗立。

強烈的暈眩感,充斥在他們腦內,伊耶絲感覺腦袋彷彿要爆炸了,沒想到這個空間傳送的副作用居然這麼大。

幸好,沒過多久,眼前光芒一暗,暈眩感消失,伊耶絲知道他們回來了,勉強睜開雙眼,他發現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赤紅色龍眼。

「利奧雷亞?「伊耶絲這才發現,他們傳送回來的地點,便是紅龍在龍之谷中的洞穴。

真是頭小心謹慎的紅龍!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伊耶絲看向其他幾人,發現除了他,都昏迷了過去,看來他的抵抗力要比他們幾人強很多吶,心中再次默默的感謝克里斯蒂娜女神大人。

利奧雷亞化作人形,站在伊耶絲面前,贊道:「乾的不錯,拿來吧「

她果然知道他們已經拿到了東西。

伊耶絲摘下戒指面無表情的拋了過去,對於紅龍利奧雷亞,他實在是沒有好感。

「嘿!「看到伊耶絲的樣子,利奧雷亞感到有些好笑,不過卻也毫不在意,渺小的人類罷了。

她查看了空間戒指中的物品后,拿出那片龍鱗,感受著上面傳來的熟悉感,她的臉色有些哀傷。

不過,也僅僅維持了片刻,她大笑一聲,「乾的不錯!這個送你了!「

說完,她把手中的空間戒指拋向伊耶絲。

伊耶絲瞪大眼睛,有些驚訝,沒想到她居然把這個送給了她,要知道雖然這個空間不大,但是卻依舊十分昂貴,據他所知,學院里的老師除了院長,其他一個人都沒有,價值可想而知。

「謝謝「猶豫了下,伊耶絲還是道了聲謝。

利奧雷亞道:「這是你們應得的「

身後,除了貝斯特以外,貝安娜等人已經蘇醒,於是,伊耶絲問道:「我們可以走了嗎?「

利奧雷亞點頭允許:「那是自然,你們都院長和這個小姑娘的爺爺都在外面等你們「

似乎想起什麼,利奧雷亞嘿嘿一笑,道:「不過,樣子可能不太好「

「什麼?「貝安娜臉上頓時露出擔心神色

伊耶絲心下一沉,猜到估計是院長和貝安娜爺爺來向利奧雷亞討人,結果被懟了。

不過,既然她說在外面等了,那至少證明他們沒有什麼大礙,想想也是,他們都是神風帝國的強者,要是被紅龍幹了,帝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伊耶絲拉了拉貝安娜,示意不必擔心,然後朝著利奧雷亞微微欠身,「我們告辭了「

走出龍之谷,眾人都放心來,沙維奇和海克斯擁抱一起,歡呼,「終於可以回家了!「

伊耶絲笑道:「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兩人這才意識到,瞬間分開,怒視一眼。

伊耶絲看到貝安娜臉色依舊充滿擔憂,不由自主的握住她的手,道「不必擔心,你爺爺肯定沒事的「

貝安娜臉色微紅,輕輕的嗯了一聲。

一行人朝著巨龍森林外繼續前行。

此刻,伊耶絲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剛才腦子是抽了還是怎麼了,咋就握住了她的手呢!

偷偷瞄了貝安娜一眼,發現她好像沒什麼異狀,這才放下心來。

巨龍森林外,原先的成才號飛船早已離去,不過卻有一艘較小的飛行器停在一旁,兩個老者坐在桌邊下棋閑聊。

這兩人便是清風之影學院長尤里和貝安娜的爺爺戴夫·瓊斯.

尤里執一子后,揶揄道:「老傢伙,沒想到你這麼沉得住氣,那可是你唯一的寶貝孫女「

戴夫撇了他一眼,不急不緩道:「呵,你還不是一樣?你敢說你不擔心伊耶絲?他要是出事了,我看你怎麼面對憤怒的小雅。「

被他這麼一說,尤里的臉頓時垮了下來,搖頭道「沒想到,紅龍利奧雷亞居然這麼兇殘,我們只是進去詢問一聲,就被她一口龍息噴了出來,還好躲得快,不然一把老骨頭就交代這裡了,沒想到她實力這麼強。「

戴夫盯著棋盤,下了一子后,道:「畢竟是龍族。「

「你就一點不擔嗎?「戴夫這風輕雲淡的樣子讓尤里不禁氣急。

戴夫抬頭,看了他一眼,平靜道「尤里,你這脾氣得改改,急有什麼用?你能打得過利奧雷亞?既然不行,那就耐心在這等待吧「

「怪不得她離開你「

聽到『她』,尤里頓時吹鬍子瞪眼,一掌拍在棋盤上,戴夫手中一股柔和的光芒散開,一團清風,將棋盤保護住。

尤里指著戴夫怒道:「再提她我和你翻臉!「

確認棋盤沒事後,戴夫說道:「知道了,輪到你下了,休想毀了棋盤「

「哼「尤里拿起一子,看著棋盤,眉頭緊皺,這一邊倒的棋局要是能贏倒有鬼了。

「嗯?!「尤里耳朵微抖,他聽到巨龍森林裡有聲響發出來,偷瞄戴夫.一眼,發現他也看著森林的方向,立刻藉機把棋局一攪,喊道:「我去看看是他們嗎?「

下一刻,身影轉瞬出現在森林中。

「這老傢伙!「戴夫無奈搖頭。

伊耶絲等人即將走出巨龍森林,頓時心情激動起來,回來的這一路上,偶爾碰到幾隻零星的魔獸,但是都被他們輕易的解決了,經過在那個微型世界的歷練后,他們的實戰能力都提高了不少。

貝斯特也在歸途中蘇醒,對於自己這段時間內的所發生的一切他都沒有任何記憶,只是感到頭部略痛,好似被人給打了一般,這讓伊耶絲鬆了一口氣,不必擔心暴露安琪拉的事情了。

正當5人準備走出森林之際,一個老者忽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他們驚喜喊道:「院長!「隨即撲了上去。

尤里抱著幾人,開心道:「好孩子們,平安回來就好「

片刻后,尤里對貝安娜道:「貝安娜,你爺爺就在外面,快去吧,別讓他擔心「

「嗯「貝安娜使勁的點了點頭,隨即朝外面跑去。 尤里高興的樣子沒持續多久,臉色轉為嚴肅,道:「說吧,你們幾個,到底是怎麼回事被紅龍抓去的,還有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也講一遍。「

幾人低頭,默默不語。

尤里指了指伊耶絲道:「伊耶絲!這裡面人就屬你最皮!你來說!「

伊耶絲犯了個白眼,就知道會找他,隨即他講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又將微型世界里所發生的事情也詳細告知,自然隱去了安琪拉以及那塊石板碎片的事情。

聽完敘述后,尤里哭笑不得,感情是這幾個自己作死跑過去的,不過想到紅龍既然急需低階人員去幫忙,那麼即使不是他們也有可能會是其他學生。

想到這,他又不禁有些慶幸,換做其他人還真不一定能存活下來。

不過,一想到紅龍得到了那片逆鱗,以後實力肯定會再次大增,更加沒辦法找她討回這口氣了,尤里搖了搖頭,這次的事情也只能算了。

他朝伊耶斯招了招手道:「走吧,回去吧「

伊耶絲快步跟上,突然想起家裡的老媽還不知道怎麼樣了,便問道:「尤里院長,我老媽知道我的消息后怎麼樣了?「

尤里沒好氣道「還能怎麼樣?我去通知她的時候,她差點氣瘋,直接被她逮著罵了半小時,現在估計在家裡擔心你吧「

「嘿嘿「伊耶絲偷笑,不過也算放下心來,「待會回到家去給她個驚喜「

伊耶絲等人走到小飛船處,看見貝安娜此刻站在一位老者身旁哭泣,雙眼通紅,身體微微右臉頰上面浮現出一個明顯的紅色手掌印。

總裁退散:我,與你無關 「你沒事吧,貝安娜」伊耶絲快步上前,詢問道。

貝安娜抽泣兩聲,勉強一笑,搖搖頭道:「沒事」

這梨花帶雨,滿臉淚痕微笑的樣子,讓伊耶絲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旁邊,戴夫瞥了眼伊耶絲,平淡道:「你就是伊耶絲吧,我已經聽安娜說了,此次的事情全靠你,她才能平安回來,老夫在此多謝你了。」

伊耶絲沒有搭他話茬,皺著眉頭,神情認真的看著他,有些生氣道:「你為什麼打她?」

對於他的無理,戴夫也不生氣,饒有興趣問道:「孫女犯錯,身為爺爺的我教訓他一下,怎麼了?」

「就算是犯錯,也不該打的這麼重吧!再者說了,她才剛經歷危險回來,你怎麼能這麼狠心!」伊耶絲越說越有些激動,畢竟是一同經歷了這麼多危險的夥伴,雖然對於貝安娜,之前他是覺得她性格不好,有些高傲,相處不來。但是此時,卻早已同她冰釋前嫌,如今看到她臉頰上的掌印,和可憐的模樣,心中十分憤怒,即便打她的那個人是她爺爺。

「我怎麼教訓孫女是我的事情,輪不到你插嘴,怎麼?難道你是安娜什麼人?比我還親不成?」

「我是…他的隊長…」伊耶絲語塞,戴夫的話將他說的無言以對。

「嗤」戴夫斜著眼睛看著他,明顯的不屑,過了會他說道「如果你是他丈夫的話,我倒會考慮考慮你的話,至於現在,你還是去一邊休息吧,不要打擾我們的家務事,雖然你救了她,但不代表我能容忍你數次的無理冒犯。」

「我!」伊耶絲氣急,但是說又說不過他,打?實力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便只能鬱悶站在貝安娜身旁,防止他再對她動粗。

看著他們爭吵的樣子,尤里上來勸道:「行了,行了,我說老傢伙,你也差不多得了,伊耶絲帶著貝安娜他們一起上飛船休息一下。」

「哼!」戴夫冷哼一聲,負手而立。

伊耶絲則拉著貝安娜,叫上沙維奇他們上了飛船。

沙維奇貼到伊耶絲身旁,悄聲說道:「那個老傢伙真是凶的要死,太沒人情味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