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靈隱寶衣!

它的效果非常直接,披在身上之後,能讓穿戴者完全隱身,甚至連氣息、聲音等等都會消失。 這種強大的隱身效果,能用來做很多事,比如暗殺、潛行、躲避等等。 當然了,范浪不至於披著這件衣服去做偷看女澡堂這種沒品的事。 「從現在起,這件靈隱寶衣就是你的了。」阮良玉道。 「謝了!」范浪笑

它的效果非常直接,披在身上之後,能讓穿戴者完全隱身,甚至連氣息、聲音等等都會消失。

這種強大的隱身效果,能用來做很多事,比如暗殺、潛行、躲避等等。

當然了,范浪不至於披著這件衣服去做偷看女澡堂這種沒品的事。

「從現在起,這件靈隱寶衣就是你的了。」阮良玉道。

「謝了!」范浪笑著收起了靈隱寶衣。

系統判定他擁有了這件靈隱寶衣,彈出了相關的數據介紹。

靈隱寶衣:

類別:裝備。

星級:★★★★★★★★★★★★★★★★★★★★★★★★★★★★★★★★★(33星級)

屬性:神/混合。

耐久度:79754613。

效果:1,隱身。2,加速。3,短距離空間傳送。

做為一件三十三星級的寶物,它的防禦能力只能算是一般般,真正強大的是三個不同的效果。

點入相應的效果,能夠看到更加詳細的介紹,還有相關的數值,比如隱身範圍等等。

靈隱寶衣的隱身效果本來就很強大了,范浪動用了一鍵修改,將各方面效果提升到十二倍,更是錦上添花。

得到了這件靈隱寶衣,范浪已經滿足了,沒有再額外所求更多的報答,凡事都要有個尺寸,過火了反而不美。

兩人一起來的,也是一起離開的,雙雙離開了這個阮氏家族的藏寶庫。

「我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這兩天可能就要離開了,要是遇到什麼難處,或者家族出現了什麼變故,就聯絡我,我會幫你的。從今往後,你我就是盟友關係。」范浪邊走邊說。

「你此去是要做畢業考核任務吧?」阮良玉問道。

「沒錯。」

「希望你能順利畢業。」

「也希望你能當好這個族長。」

「只要家族裡面沒有人拖我的後腿,我應該是能當好的。祖先定下規矩,將青玉頭環欽定成為族長信物是有原因的。煉化青玉頭環之後,就會在潛移默化之間受到影響,處處為家族著想,一切以家族利益為主,絕不會對家族生出異心。這也就保證了,以後不管是誰戴上青玉頭環,都會變成一位好族長。我這幾天已經察覺了,青玉頭環對我的影響越來越大,甚至有種感覺,很多決策其實是青玉頭環直接下達的。」

「這是好事,也是壞事。」

「我明白,這樣一來,我幾乎成為了一個傀儡,處處都要聽從青玉頭環的命令。只能說,凡事都是有代價的。」

「看來你已經坦然接受了此事。」

「恩,我已經有了覺悟。」阮良玉說話之時,眼中流露堅定之色,頭上的青玉頭環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兩人一路離開。

當天下午,范浪啟程離開了阮氏家族的星域,兩艘星舟漸行漸遠。

他的下一個目標是完成畢業考核,考核的兩個項目,分別位於極光神國內外各處,要繞一大圈子才能完成。

他決定先去完成獵殺考核,先把那三個目標殺死,這可是六道天王給他出的難題,三個目標一個比一個難殺。

這次剛得到的靈隱寶衣,剛好能派上用場。

范浪之前遇到過幾次殺手,這次他決定自己當一把殺手,用暗殺的方式來解決三個目標。

「距離最近的一個目標是凶煞盟的盟主,就先拿他開刀吧!」

范浪坐在星舟當中,看著立體星圖,目光落在了一處區域,那裡就是凶煞盟的所在之處。

凶煞盟是一個星海大盜勢力,規模算不上大,但是成員個個都是高手,專門搶奪那些高級別的星舟,已經為禍多年。

一直以來,凶煞盟的藏身地點都隱藏的很好,行蹤飄忽不定。最近極光神國的哨探發現了凶煞盟的藏身之處,這才有了殲滅他們的機會。

要是能殺死凶煞盟的盟主,這個勢力就會變得群龍無首,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

這個任務落在了范浪的身上! 凶煞盟駐地之內。

星海大盜追求的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生活。

這種追求,成為了此地的寫照。

眾多凶煞盟的高級成員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彼此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他們的盟主「凶煞魔尊」也在場。

凶煞魔尊修鍊的是魔族功法,把自己修鍊成了半人半魔,身上覆蓋著厚重的魔族甲殼,背後延伸出金屬般的雙翼,容貌極其兇惡,一對獠牙從下嘴唇中延伸出來,簡直長了一張標準的壞人臉。

手下們在那裡熱熱鬧鬧,凶煞魔尊卻沒有摻和,一個人坐在那裡喝酒,也沒誰敢過來打攪他。

凶煞魔尊一邊喝酒,一邊通過光靈連接暗網,查看一些黑道消息,物色下一次的目標。

算起來,他們已經一個月沒有出手了。

搶不到錢是小事,重要的是凶煞魔尊本人渴求著鮮血,長時間不殺人,他會瘋掉的。

那種殺戮衝動,現在就已經在他體內躍躍欲試了。

聚會進行到一半,這處駐地的警報突然響了起來,顯示有一片隕石群即將襲來,會波及到駐地所在區域。

「光靈,計算一下隕石群的威力。」凶煞魔尊放下酒碗,命令道。

「遵命,開始計算……計算完畢,隕石群的威力大概相當於七名普通星河境武神的集體攻擊,憑藉駐地的防禦結界足以抵抗。」一個光靈的聲音響起。

「才這麼點威力,根本不足為懼,加強一下結界就行了。」

「遵命。」

光靈領命行事,代替凶煞魔尊操控駐地的防禦結界,進行了一番臨時強化。

幾層光幕將駐地以及多艘停靠的星舟罩在了裡面,等待著隕石群的來臨。

片刻之後,隕石群如約而至,大小各不相同,數量大概有上千顆。

隕石群迅速逼近,化作一道道流光,重重的砸在了凶煞盟的結界之上,爆開了一團團發光漣漪。撞擊其上的隕石破碎開來,化作大大小小的碎石。

這裡的結界相當堅固,隕石群構成的威脅很有限,砸在上面不痛不癢。

至於那些凶煞盟成員,一個個該吃吃,該喝喝,根本沒把這場流星雨當回事,類似的小麻煩,他們見多了。

然而這場流星雨並沒有表面上那麼普通。

一顆顆隕石砸在結界之上,其中有幾顆隕石的威力要比光靈預計的大得多,竟然洞穿了結界,砸在了駐地的建築物上,帶來了嚴重的破壞。

轟!

轟!

轟!

下方地動山搖,建築物遭到破壞,落地的隕石生生砸出深坑。

後續的隕石趁虛而入,造成更大的破壞。

眾多凶煞盟成員所在的聚會之處劇烈搖晃,凶煞魔尊緊鎖眉頭,把手上的酒碗重重一放,喝道:「怎麼回事?不是說結界足以擋住這些隕石嗎?」

「報告,隕石群的威力超出預計,正在調查問題原因,並自動實施緊急方案,避免更大的損失。」光靈答道。

「廢物一個!連這種小事都能算錯!」

「請盟主恕罪。」

「哼,真是掃興。」

凶煞魔尊冷哼一聲,豁然站起,一個閃身離開此地,出現在了外面。

隕石群仍在肆虐,但是剩下的已經不多了,一個接一個的砸落下來,漫天末日之象。

凶煞魔尊大手一揮,半空立即狂風大作,卷中那些飛來的隕石。狂風卷著隕石旋轉,一路飛回到了宇宙,化解了這場危機。

至於之前造成的種種破壞,凶煞魔尊就懶得親自收拾了,自然會有手下來善後。

他帶著悶氣回到了聚會之處,甚至動了將那個光靈毀滅的念頭,但只是想想而已,並沒有付諸行動,畢竟再培養一個光靈也很麻煩,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換一個的。

他坐回原位,繼續喝悶酒,周圍那些手下很快恢復了之前的熱鬧,一個個吆五喝六。

誰都沒有看到,一個蟄伏在黑暗中的危險正在悄然逼近!

剛才的隕石群可不是憑空出現的,而是范浪人為造成,為的就是製造出一些亂子,以便他孤身潛入進來。

此時的范浪身穿著剛剛得到不久的靈隱寶衣,整個人完全進入了隱身狀態,彷彿根本不存在,就算從別人眼皮子底下走過去,也不會被發現。

他在剛才就趁亂看到了自己的目標凶煞魔尊,並且鎖定了對方的氣息,一路跟蹤過來。

他現在的隱身狀態,並非萬無一失,還是有可能被識破的,所以要小心再小心。他要用自己的意念來探查周圍的環境,身上的光靈龍二也要幫忙。

凶煞魔尊剛才可以自由來去,甚至動用空間傳送,范浪就不能那樣大張旗鼓了,只能一步步潛入。

如果是正面交鋒,范浪光對付凶煞魔尊一個人都是個問題,更別提這裡還有那麼多的凶煞盟高手了,所以他只能進行暗殺。

剛才凶煞魔尊出面化解隕石危機的時候,范浪有過一次出手的機會,可惜離的遠了點,再加上他所處的位置不太好,便沒有貿然行事。

此時,范浪被堵在了一扇門外,這扇門緊緊關閉著,只有凶煞盟成員才能通過。

如果動用空間傳送,倒是可以直接傳送到門後面,就是會鬧出一些動靜,容易暴露行蹤。

他耐心的等了等,剛好等來兩名成員從這裡經過,向著這扇門走了過來。他往後躲了躲,靠在了牆上,聲息皆無。

兩名成員有說有笑,並沒有察覺到這裡有第三人在場,一路走到了門前,也不用做什麼額外的動作,門就直接打開了。

在兩人過去的剎那,范浪跟了上去,一併穿過了這扇門。

過去之後,房門自動關閉。

門后是另外一條通道,兩名成員一拐彎走掉了。

范浪則前往了另外一邊,距離聚會之處越來越近。

這裡四通八達,猶如迷宮,房門非常之多。范浪很快又遇到了一扇門。

這次他沒能等到凶煞盟成員幫忙開門,只能自己想辦法了,要麼直接傳送到門后,要麼動用龍二的破解能力來開門,兩者都有一定風險。

天生后養 「龍二,你感覺自己有把握搞定這扇門么?」范浪暗暗問道。 「讓我試試,應該沒問題。」龍二倒是自信滿滿。

范浪將這個難題交給了龍二來暗中處理,時時刻刻監視著周圍的情況,提防有人靠近。

龍二開始入侵房門,這可不是普通的門,裡面有著精妙的機關結構,還有陣法保護。它入侵其中,破解裡面的奧妙。

結果證明,龍二沒有讓人失望。

片刻之後,一陣機關連動的聲音響起,房門一下子開了。

「幹得漂亮!」

范浪誇獎了一聲,開門走了過去,然後匆匆的關上了門,整個過程神不知鬼不覺。

接下來的一路,每當遇到阻礙,就由龍二出馬,將各種阻礙入侵破解。

范浪終於走到了聚會之處,凶煞魔尊就在裡面。

這裡的房門緊閉著,門口站著兩名凶煞盟成員,境界都是剛到中位神那種。

范浪不可能當著這兩個人的面去讓龍二破解房門,那樣一定會露餡的。

直接殺了這兩人還是不行。

這種情況下,就輪到戲神眼派上用場了。

范浪如同一團看不見的空氣,飄到了兩名門衛面前,閉上了雙眼,醞釀戲神眼的效果。

做好準備之後,他揭開偽裝,空氣中浮現出兩隻帶有特殊紋路的神眼。

嗡!

兩名門衛看到戲神眼,識海受到衝擊,腦袋嗡嗡作響,隨即便失去了意識,被范浪給控制住了。

戲神眼隨即消失不見,就好像根本沒有出現過。

兩名門衛呆若木雞,木訥的轉過身,打開了房門,探頭進屋裡看了看。

范浪趁機溜進了屋。

屋裡的人一看是門衛開門,也就沒有太在意。兩名門衛轉回頭,又關上了門,整個過程不過數息時間。

范浪順利的進入屋內,沒有引起任何人的警惕,他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情況。

前方是幾張大長桌,眾多武神聚集在這裡喝酒。

中心處的空地上,有幾名衣衫暴露的舞姬在跳舞,領舞的是一名魔族女子,長得極其妖媚,多看幾眼就會讓人慾火大熾。

他把世界玩壞了 房門的正對面,房間的盡頭處,凶煞魔尊大咧咧的坐在那裡喝悶酒,周圍沒什麼人陪伴。他身上魔氣滔天,十分的強烈。

范浪鎖定目標,悄悄的飄了過去,從人群背後路過,漸漸接近了凶煞魔尊。

還是那句話,沒有什麼是萬無一失的。

如果凶煞魔尊盯住范浪所在之處,釋放意念過來仔細檢查,就會發現一些不同尋常之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