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強盜們的消息十分靈通,阿拉奧世界各個地方的強者,他們都十分了解,仲孫先生或許算不上最頂尖級的那一批強者,但也絕不是他們這些強盜可以招惹的存在。

當瞧得強盜們被仲孫先生一聲喝退,隊伍中的眾人,紛紛對其投去敬畏的目光。 不愧是仲孫先生! 重生全能學霸只想種田 單單是憑著一個名號,便不戰屈人,將那些亡命之徒嚇退! 「有這樣一尊大神坐鎮,我們還需要擔心什麼?」所有人心裡都放鬆下來,對於接下來的旅途,極為樂觀。 與此同時,

當瞧得強盜們被仲孫先生一聲喝退,隊伍中的眾人,紛紛對其投去敬畏的目光。

不愧是仲孫先生!

重生全能學霸只想種田 單單是憑著一個名號,便不戰屈人,將那些亡命之徒嚇退!

「有這樣一尊大神坐鎮,我們還需要擔心什麼?」所有人心裡都放鬆下來,對於接下來的旅途,極為樂觀。

與此同時,也有人十分羨慕仲孫先生,同樣是接這個護送任務,他們的報酬,是三萬郞幣,而仲孫先生的報酬,卻是三十萬郞幣!

……

藍楓依舊在修鍊,全神貫注地修鍊,外界發生的一切,都絲毫未能影響到他。

他的身體,擺出一個極為怪異的姿式,就像一座泥塑,久久不動。

「有意思,有意思。」無意中注意到藍楓的仲孫先生,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很不錯,在這種環境下,還能心無旁騖地修鍊!」

他依舊環抱著一柄重劍,饒有興緻地打量著藍楓,目光中閃過一抹欣賞。

年輕的時候,他也和藍楓一樣,十分享受修鍊的感覺,這也是他最為自豪的回憶,只可惜,自從達到七階初期以後,外來的干擾越來越多,他再也無法像當初那般靜心修鍊了,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對類似藍楓這樣的人的欣賞。

「苦修者嗎?」瞧著藍楓腰間掛著的那一塊腰牌,仲孫先生挑了挑眉,眼中有著一絲好奇,「不知道此人的實力如何……」

其餘人的實力,他都十分了解,因為每個人在接護送任務的時候,都驗明了實力的,只有藍楓四人與其餘三位苦修者,他不知道底細。

就在此時。

在仲孫先生的視線中,藍楓的身體微微震顫了一下,旋即其肌肉微不可查地蠕動起來,皮膚流轉著一抹晶瑩的光澤,直到幾個呼吸以後,才恢復了原本模樣。

「咦。」仲孫先生驚咦一聲,詫異地看著藍楓:「突破了?」

剛才那種情況,無疑是肉身強度突破的表現。

「呼……」藍楓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眼睛緩緩睜開,臉龐爬上一抹笑容,「太好了!終於突破了!」歷經千辛萬苦,他的肉身強度,終於從七階中期,突破到了七階後期。

從這一刻起,他即使不動用領域,單憑肉身力量,也是可以與這方世界的頂級高手抗衡了。

此刻的藍楓,呼吸更加綿長,心臟的跳動,也是更加緩慢,一舉一動,都是帶著一股厚重的意味。

忽然——

飛行坐騎速度銳減,龐大的身軀,開始劇烈震顫起來,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道靈魂感知從他們身上掃過,心中猛然一驚:「敵襲!」

釋放靈魂之力探查周圍情況,這是元氣修鍊者獨有的本事,最重要的是,釋放靈魂之力無所顧忌地從別人身上掃過,是一種不懷好意的行為,一般情況下,元氣修鍊者絕不會這麼做。

因此,當眾人感受到靈魂感知的時候,心中第一時間便明確了對方的身份:敵人!

「哼!」仲孫先生冷漠地哼了一聲,這哼聲猶如雷鳴一般,響徹天地。

與此同時,藍楓幾人,以及其餘人,紛紛驚醒過來,警惕著四周。

被人群包圍在中央的夏公子,臉色微微一變,那一張始終淡然的臉龐,閃過一抹微不可查的擔憂。

深吸了一口氣,夏公子對著不遠處的仲孫先生說道:「仲孫先生,勞煩您了!」

然而仲孫先生並沒有回答他,而是神情凝重地注視著飛行坐騎前方極速閃掠而來的一道身影,眉頭深深皺起:「有點麻煩了!」從對方的速度來看,很可能是一位七階初期肉身修鍊者,其實力,恐怕不會比他弱。 腳掌在飛行坐騎背上稍稍用力一踩,仲孫先生的身體頓時間暴射而出,巨大的反衝力,令得飛行坐騎那龐大的身軀猛地沉了一下,方才勉強停穩。

懸浮在半空,仲孫先生冷漠地注視著前方極速逼近而來的身影,手持著四尺多長的重劍,擺出出手的架勢。

「哈哈哈……」伴隨著一陣暢快的大笑聲響起,那極速逼近而來的身影,徑直地對著仲孫先生揮來凌厲的一棍。

仲孫先生神情冷峻,面色不改,握著重劍斜劈而上。

「鏗!」

震耳欲聾的金屬撞擊聲,猶如水面波紋一般一層層傳遞開,兩者撞擊的地方,也是浮現刺目的火星。

初次交鋒,誰也沒能佔到便宜,無論是仲孫先生,還是那神秘敵人,都被彼此的力量震得倒退了幾十丈。

這時,眾人也看清了來人的模樣,那是一個絡腮鬍中年,頭髮很短,就像是炸刺的刺蝟。

與仲孫先生硬碰硬交手了一次以後,絡腮鬍中年並沒有急著進攻,而是讚賞地道:「早就聽過你仲孫先生的大名,如今一看,當真名不虛傳!」

仲孫先生漠然地注視著絡腮鬍中年:「閣下實力不俗,想來也不是無名之輩。」

從一開始,仲孫先生便明白,對方絕不是強盜,其身手、打扮、行為,都迥異於他們之前遇到的強盜。

換而言之,這傢伙很可能是沖著夏公子來的!

「吾名燕三!」絡腮鬍中年報出自己的名字,「早些年,我也在雷城混過,應該還有人記得我的名字吧?」

聽得燕三的名字,飛行坐騎上,眾人紛紛驚呼:「燕三,竟然是他!」

燕三,七階初期肉身修鍊者,比仲孫先生成名更早,其實力,絕不亞於仲孫先生。

「是你。」仲孫先生顯然也聽過燕三的大名,他心裡一沉,皺眉道:「大名鼎鼎的燕三先生,居然做出強盜行徑,若是傳了出去,就不怕天下人恥笑嗎?」

燕三淡淡一笑,不以為意:「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恥笑便恥笑!」

仲孫先生眼睛微微眯起:「你就這麼自信能擊敗我?」

雖然燕三成名更早,但其實力不見得比他強。真要打起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

更重要的是,他這邊還有著數十個幫手,若是所有人一擁而上,即便是燕三,恐怕也只得飲恨沙場。

「誰說我要跟你單打獨鬥了?」燕三嗤笑一聲,「若是沒足夠的把握,你以為我會隨便出手嗎?」

就在其話音落下的時候,遠方再度傳來一陣破風聲響。

眾人聞聲抬頭望去,只見數百道若隱若現的身影,穿過雲層,將飛行坐騎團團圍住。

半空中,浩浩蕩蕩數百人懸浮著,手中持著各色各樣的武器。

「這麼多高手!」包括夏公子在內,所有人的臉色都微微一變。

不同於元氣修鍊者,肉身修鍊者必須達到六階層次,才能夠飛行,而包圍在飛行坐騎周圍的數百人,幾乎全都是肉身修鍊者,每一個的實力,都達到了六階。

六階肉身修鍊者,等同於天級層次的元氣修鍊者。

幾百個天級強者,其中甚至不乏可以比擬天榜強者、地榜強者的高手,匯聚在一起,絕對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這時候,所有接了護送任務的人,心情都十分糟糕。

「該死!夏洛身上到底帶了什麼東西,居然惹來這麼多高手!」

「光是一個燕三,就已經不好對付了,居然還有別的高手!」

「憑我們這些人,根本沒什麼勝算!」

所有人心裡都對夏洛有些埋怨,感覺受到了欺騙,連帶著,他們對夏洛的稱呼,也是從最初的夏公子,變成了直呼其名。

一般而言,護送任務的報酬,是根據其危險程度而定的。

原本三萬郞幣的報酬,算是頗為豐厚,可現在看來,夏洛根本就沒有告訴他們實情。

這絕不是一個普通的護送任務,普通的護送任務,怎麼可能引來燕三這樣的高手?

暴走正妃要休夫 如果早知道這護送任務如此危險,也許大部分人都不會接受這個任務,除非夏洛願意花費更多的郞幣,請來更多的幫手。

夏公子的臉色有些難看,他咬了咬牙,對著燕三喊道:「燕三先生,我不管您的僱主是誰,只要您讓我們安全離開,我願意付雙倍的報酬!」

「哦?聽上去似乎還不錯。」燕三看上去有些意動,令夏洛心中生起一絲希望,但緊接著,燕三話音一轉,「可是我對你儲物手鐲裡面的東西更感興趣,怎麼辦?」

他戲謔地盯著夏洛:「要不,你把儲物手鐲給我,我保證立即離開,絕不動你一根手指。」

此言一出,夏洛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了。

這時候他徹底明白了,自己暴露了,儲物手鐲中的東西,也暴露了,燕三與眾多六階高手出現在這裡,並不是巧合,而是一次有預謀的策劃!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自己已經藏得夠深了,誰也沒有透露,為什麼還會暴露?

「燕三先生,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將儲物手鐲給你!」夏洛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做最後的掙扎,「這裡面有著我們洛克商會雷城分會幾乎一半的財富,你應該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哈哈哈……」燕三猛地大笑了起來,目光夾著一抹嘲諷,「夏洛,你小子不老實啊!到這時候了,居然還想著騙我!」

他嘴角微微翹起:「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儲物手鐲里,應該裝著一顆碧月丹吧?」

我的刺婚時代 其話音剛剛落下,在場所有人,包括藍楓幾人,以及仲孫先生在內,皆是難以置信地看著燕三,然後迅速將目光移向夏洛,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碧月丹!

七品高階丹藥,對所有肉身修鍊者都擁有著致命吸引力的頂級丹藥!

在所有的肉身修鍊者眼裡,碧月丹無異於神丹,它擁有著極其神奇的效果,可以大幅度提升肉身修鍊者的肉身強度,甚至能夠讓一位七階中期肉身修鍊者服用之後立即突破成為七階後期肉身修鍊者,並且沒有絲毫的後遺症,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每一顆碧月丹的價值,都堪比一件三紋神器,甚至比三紋神器還要略微強上幾分。

這是連七階後期強者都絕對會為之心動的重寶!

碧月丹太出名了,也太稀有了,就連藍楓幾人,都是在多本書籍中看到過它的名字。

在阿拉奧世界,除了疑似突破到了八階層次的邢遠外,恐怕沒有人能夠無視碧月丹的存在!

藍楓幾人,乃至其餘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他們真正要護送的,並不是夏洛,而是他儲物手鐲中那顆碧血丹!

「燕三先生,我不知道你從哪裡聽來的消息,但我必須告訴你,這消息絕對是假的。」夏洛緊張得手心都冒汗了,可他仍舊假裝鎮定,冷靜道:「我只是洛克商會的普通成員,碧月丹如此價值連城的東西,商會不可能讓我來運送。況且,若是我手裡真的有碧月丹,你認為我會只請這麼點人護送嗎?」

聽得夏洛的解釋,眾人將信將疑,正如夏洛所言,洛克商會怎麼可能將這麼貴重的東西交給他來運送?

難道燕三的消息有誤?

燕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豎起拇指稱讚道:「所以我才佩服你們商會的人!說實話,你們太聰明了,先是安排一個隊伍,以護送碧月丹的名義,高調行進,然後偷偷將碧月丹交給你,以護送雷城貨物的名義,悄悄運送。」

「大部分人都被你們騙過去了,剩下的人,即使有些懷疑,也無從下手,因為你們同時安排了幾十上百個隊伍,向苦淵城運送貨物,誰也不能肯定碧月丹藏在哪個隊伍……」

「精彩,實在是精彩!」說到這裡,燕三忍不住鼓掌,然後露出狐狸般的笑容:「可是你絕對想不到,我的僱主,從一開始就知道碧月丹在你身上,之所以前段時間沒有動手,不過是怕驚動那些在暗中保護你的人,如今那些傢伙悄悄退走了,我們也終於可以動手了!」

這時,仲孫先生盯著夏洛,沉聲道:「夏洛,你確定沒有帶碧月丹?」

「仲孫先生。」夏洛有些慌張,但還是堅持地說道:「我真的沒有帶碧月丹!」

頓了頓,夏洛咬牙道:「若是諸位不信,我大可以取出儲物手鐲中的東西,讓你們檢查!」

聽到夏洛這麼說,原本心中有些動搖的眾人,不由得相信了夏洛的說辭。

既然他敢讓大家檢查,便證明他確實沒有碧月丹。

或許……燕三的消息真的有誤?

就連藍楓幾人,心裡都是下意識地相信了夏洛的說辭,畢竟,若是碧月丹在夏洛身上,他絕不可能允許別人檢查他的儲物手鐲。

「燕三先生,你看?」仲孫先生看向燕三,緩緩道:「我相信夏洛沒有說謊,你的僱主,多半被人騙了。如果你實在不信,可以檢查夏洛的儲物手鐲,相信在這麼多人面前,他也做不了什麼手腳。」在這麼多目光的注視下,夏洛的一舉一動,都瞞不過眾人,如果夏洛悄悄搞什麼小動作,估計瞬間就露餡兒了。

PS:這一章我考慮了很久,大家猜猜看,夏洛身上到底有沒有碧月丹? 仲孫先生不怕燕三,即使燕三真的動手,以他的實力,若是一心想逃,燕三還攔不住他,但在不必要的情況下,他不希望與燕三發生衝突,最好以和平的方式化解這一次危機,畢竟,夏洛給他的酬勞,並不算低。

「當然要檢查!」燕三淡淡道:「不檢查,怎麼知道這小子是不是在說謊?」

說話間,燕三繞過仲孫先生,然後徑直地飛向飛行坐騎,穩穩地站在夏洛身前。

周圍眾人手中緊握著武器,時刻警惕著,謹防燕三忽然出手。

定定地看著夏洛,燕三伸出手:「儲物手鐲!」

深吸了一口氣,夏洛緩緩取下儲物手鐲,將其遞到燕三手中,嘴裡說道:「希望燕三先生言而有信。」

「我可什麼都沒說過。」燕三狡猾一笑,接過儲物手鐲,細緻地檢查起來。

「你……」夏洛氣得身子發抖。

所有人都暗暗關注著燕三,屏住了呼吸,心中莫名地緊張起來。

數息過後,燕三皺了皺眉,緩緩抬起頭,眼睛微微眯起:「好小子,看來我小看你了!」

顯然,在夏洛的儲物手鐲里,他並沒有找到碧月丹。

「我早就說過,洛克商會不可能將如此貴重的東西讓我來運送。」夏洛鎮定下來,冷靜道:「燕三先生的僱主顯然被人騙了!」

頓了頓,夏洛伸出手:「燕三先生,現在可以將儲物手鐲歸還了吧?」

隨意地將儲物手鐲扔給夏洛,燕三淡淡道:「放心吧,我燕三,還不至於貪圖這些俗物!」

對絕大部分強者而言,這些普通的貨物,抑或是郞幣,他們並不在意,只要夠用就行。

夏洛心下鬆了一口氣,餘光瞥了瞥燕三,夏洛轉過身,對著身下的飛行坐騎下達命令:「柯爾克,我們走!」

仲孫先生也是回到了飛行坐騎背上,平靜道:「燕三先生,告辭了。」

只是讓所有人疑惑的是,燕三並沒有離開飛行坐騎的打算,反而面無表情地看著夏洛,一動不動,嘴裡不急不緩地喊了一聲:「慢著!」

「燕三先生。」夏洛的聲音中恰到好處地流露出一絲怒意,沉聲說道:「我已經讓你檢查了儲物手鐲,你還想怎樣?莫非你認為我們洛克商會真的是好欺負的?」

仲孫先生也是眼神冷了下來:「燕三先生,過分了!」

「過分?」燕三眼眉一挑,絲毫不給仲孫先生面子,「那又如何?」

他環視了一圈,目光重新回到仲孫先生身上,淡淡道:「我賣你一個面子,叫你一聲仲孫先生,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老子當年成名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玩兒泥巴呢!」

聽得燕三這般難聽的話語,仲孫先生頓時臉色鐵青,用力地握住手中的重劍。

「想動手?問過我這些兄弟沒有!」燕三眼中閃過一抹狠厲之色。

下一刻,飛行坐騎的周圍,數百位六階強者幾乎同時大喝起來。

「殺!」

「殺!」

「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