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魂雙修武者,絕對是玄魂雙修武者。

只有這樣的絕世妖孽才有可能一個人控制九把劍。 這不是御劍,這是傳說中的魂劍。 九把劍並不是簡單的九把劍,而是能布成劍陣的九把靈級寶劍。 "我輸的不冤。我為人族出現這樣的妖孽而喜,但為何不是出自我萬劍門,不是出自天龍宗,為什麼會是元武門?" 韋殺青急速向下墜去。 "回來

只有這樣的絕世妖孽才有可能一個人控制九把劍。

這不是御劍,這是傳說中的魂劍。

九把劍並不是簡單的九把劍,而是能布成劍陣的九把靈級寶劍。

"我輸的不冤。我為人族出現這樣的妖孽而喜,但為何不是出自我萬劍門,不是出自天龍宗,為什麼會是元武門?"

韋殺青急速向下墜去。

"回來。"

方昊天手一招,韋殺青身上的那兩把劍飛了出來。

韋殺青吡了吡牙。劍從身體里抽出來的感覺簡直痛入骨髓,痛入心肺。

"砰。"

韋殺青的雙腳落地時,地面發出不輕的撞擊聲。

由此可見,他的傷已經讓他御氣都成了問題。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樣身輕如飛絮,輕盈如無物,落地無聲,宛如鬼魅。

"呼!"

方昊天俯衝而下,皇極至尊劍直刺韋殺青的腦袋。他的身周有九把魂劍盤旋待擊,虎視耽耽。

九劍在身邊盤旋的身影,那俯衝之姿簡直神勇。

"大劍神!"

不少人的眼中恍惚中覺得方昊天的身影突然無限放大。

當然,也有不少人突然發出驚呼。

韋殺青明顯沒有多少抗衡之力了,再也不可能擋得下方昊天的劍,他死在方昊天的劍下似乎已經是鐵定的結局。

一名九重大高手,眼看就要隕落於此。

"咦?"

突然有人發出驚訝聲,只看到虛空突然有兩道人影急速掠來,一前一後。

前面那人還沒到,陡然發出一聲斷喝:"住手……劍下留人……那人的速度很快,快到聲音都還沒有落下就已經掠至,如一道驚虹。

如此驚人的速度,絕對是高手中的大高手。

如無意外,也是處於巔峰層次的大高手。

"賀副堂主?"

西門無畏看清來人是誰,很是意外,驚訝出聲。

方昊天聽到西門無畏的聲音驚訝,點出對方身份,居然是什麼副堂主時眉頭微皺了一下,皇極至尊劍出現了些許的停滯。

嗖!

賀知秋掠至,一下子擋在了方昊天的面前。

韋殺青看著賀知秋的背影,眼神訝色閃了閃,最後沒有捏碎手中早就備好的梭形小吊墜。

嗖!

賀知秋剛站穩,褚六山也到了。

"賀副堂主……啊,是賀知秋賀前輩。"

"天啊,今天我竟然還能看到賀前輩,這輩子無憾了。"

"真正的大人物啊!"

賀知秋的到來,風頭一下子盡搶。

至於褚六山,因賀知秋在,他顯得如此的不起眼,被人忽略。

賀知秋的到來,對塗山堡的人來說卻不是滋味。

陸俊元更是內心苦澀,現在他才知道元武堂早就派人來了,而且來的人中其中一個居然是元武堂的副堂主賀知秋。這樣一來,就算浣花劍門的這個什麼小祖師不在,今天他塗山堡也別想佔到浣花劍門的便宜。

賀知秋,元武堂的副堂主,實力不會比韋殺青差。而與他一起來的那名老者,一看形象應該是褚六山,那也是實力強大之輩。

"天要滅我塗山堡嗎?"

陸俊元內心忐忑起來。

韋殺青戰敗,浣花劍門這邊又多了兩名元武堂的高手,塗山堡已經無力回天,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最後的審判。

是的,陸俊元臉色開始發白,像一個內心恐懼,焦虛不安,正在等待著生死審判的囚徒。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結果會這樣。

當天龍堂派來的人是韋殺青時,陸俊元覺得自已已經是這一片區域的第一人。

塗山堡從此獨大了。

可是結果卻讓將他打入了深淵,打入了冰窖。

韋殺青,居然輸了,被浣花劍門的小祖師給打敗了!

"你是誰?"

方昊天看著賀知秋,眼神淡冷,冷斥道:"你是天龍堂的副堂主,你想救韋殺青?魔劫當前,天龍堂不想著怎麼除魔,反而想著怎麼利用魔劫上位,對付人族,在我眼中你們比魔族更可惡。所以別說你是副堂主,你就是天龍堂的堂主親自來也別想從我的劍下救人。"

挾帶著戰勝韋殺青之凶威,冷斥比韋殺青名氣更大,同樣也是九重大高手的賀知秋,浣花劍門的人覺得小祖師真的太威武了!

但聽了方昊天的話,誰都知道他並不認識賀知秋,更不知道賀知秋是什麼人,居然誤會賀知秋是天龍堂的人。

這讓不少人感到奇怪。

"浣花劍門這個突然出現的小祖師早些年在哪裡?他就算不認識賀知秋本人但總該聽說賀知秋這個名字,知道他是天龍堂的副堂主吧?可是他居然不認識……"

西門無畏也知道方昊天誤會了。他深怕方昊天跟賀知秋髮生衝突,趕緊閃身掠到方昊天的身邊,先是恭敬的向方昊天行了一禮后再轉身對賀知秋行禮:"西門無畏見過賀副堂主。"

方昊天立馬眨巴了幾下眼睛,臉現尷尬之色:"你,你是元武堂的副堂主……如果對方是天龍堂的副堂主,西門無畏絕對不會如此恭敬,所以他一下子想到眼前這個老傢伙是元武堂的副堂主,而不是天龍堂。

站在賀知秋身邊的褚六山不等西門無畏或是賀知秋說話就搶先一步冷聲道:"哼,現在才知道?既然知道是副堂主大賀光臨,還不下跪行禮?"

"嗯?"

方昊天眼眉當則挑起。

"不得無禮,我們元武堂沒有這個規矩。"

賀知秋眉頭也是皺了一下,轉臉怒瞪褚六山。

方昊天冷笑。褚六山的表現,讓他一下子產生了一種惡感。

"真不好意思,褚老一向心直口快,他大老遠跑來相助但發現用不上他,他心裡有點鬱悶所以就有點沖。"賀知秋對著方昊天抱拳拱手道,"如果他有什麼不對,賀某替他向你道歉。"

方昊天神色緩下,擺了擺手,目光看向賀知秋的身後,道:"韋殺青是天龍堂的人,要來滅浣花劍門。賀副堂主身為天龍堂的人,為何要替他求情?"

韋殺青眼眉微挑,他也很想知道答案。

天龍堂跟元武堂已經勢在水火,若不是怕魔族趁虛而入的話早就火拚了。現在有機會除去天龍堂一大高手,賀知秋不但不把握,不推波助瀾反而替他求情?

"難道他是想將我活捉然後帶我回元武堂?"

韋殺青突然浮生這樣的念頭。

一念及此,臉色頓時冷森。

如果賀知秋真有這樣的打算,他將會捏碎吊墜逃命。士可殺不可辱,他絕對不會被抓回元武堂,這比殺了他還要無法接受。

此時場面突兀的靜了許多。

無數雙目光都很看著賀知秋,個個都很好奇。

在天龍堂和元武堂勢成水火的情況下,賀知秋身為元武堂副堂主居然替韋殺青求情,其中原因大家都很好奇,都想知道。 突然的安靜,賀知秋忍不住浮現些許的苦澀笑意。

他也知道他的所為很難讓人理解。

但他必須要這樣做,必須要救韋殺青。

韋殺青雖然是天龍堂的人,但真不該死。

賀知秋的腦海中再度閃掠過韋殺青奮戰魔族的情景,輕輕嘆了一聲息說道:"他與魔族作戰中每每身先士率,浴血奮戰,每一次都是沖在最前面。其中一次手下全死的情況下他一怒轉戰千里,一人一劍殺魔四萬有餘,等天龍堂的人趕來時他全身沒有一處是好的……現在魔族稱他為'韋煞星',如此英雄沒死在與魔族交戰中,卻死在人族之手,我覺得這是一種悲哀。"

四周,更靜了許多。

大多數的人目光都有了變化,隱約中都不自禁的多了幾份敬意。

方昊天也是有所動容,臉上的厲色緩下。

誅魔英雄,人人當敬之!

韋殺青當敬。

賀知秋的大義與容人胸襟,也是值得尊敬。

"賀知秋。"韋殺青突然出聲,他的聲音有點冷,道:"魔族乃是我人族天敵,我殺魔是本份之事,用不著你替我宣揚,我更不想以此搏取什麼名聲。我要申明的是,我是天龍堂的人,對天龍堂忠心不二,以天龍堂的利益為首要。如果你想通過求情讓我感激你或是想我投靠元武堂的話就別妄想了。"

褚六山一聽就沉聲道:"姓韋的,別給臉不要臉。"

"你算什麼東西?"韋殺青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喝起,"元武堂這麼多人,就你褚六山我最瞧不起。貪生怕死的狗東西,在這裡哪有你說話的資格。"

"你……"

褚六山氣得臉色發青,直接撥刀。

"收起你的刀,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方昊天陡然一喝。

"六山。"賀知秋聲音沉下,"別魯莽,讓人笑話。"

"哼。"

褚六山將撥出一半的刀歸銷,一臉忿的退後一步,瞄向方昊天的眼神充滿了惡毒。

"你可以走了。"方昊天不理會褚六山,對韋殺青揮了揮手,道:"我是元武門弟子。賀前輩是元武堂的副堂主就等於是我的師門長輩,他說放我就放。"

"元武門弟子?"

不少人內心一震。

賀知秋更是雙眼大亮:"你,你就是方昊天?"

方昊天點了下頭,道:"賀副堂主知道我?"

"哈哈,我當然知道。"賀知秋一臉喜笑,像得到了什麼至寶一樣,"你進入蠻獸封境的事堂里已經知道。我們得知傳送陣突然出了問題正到處找你呢!你不知道,堂主都急壞了!太好了,太好了,原來你就是方昊天,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方昊天眼中突然有冷色閃爍。傳送陣出問題?但他也沒有多說什麼。那四個老傢伙他輕不會輕饒,等他一有機會回去,非打斷他們的腿不可。

賀知秋轉過身去,對韋殺青道:"韋大執事,你走吧!"

韋殺青一聽想都沒想就轉身,身形一閃就要走人。

"等等。"

方昊天突然出聲。

韋殺青身形一滯,轉身盯著方昊天道:"想反悔了?"

方昊天指向陸俊元:"塗山堡你不管了?"

韋殺青身軀微震,看向陸俊元,眼神中浮現一抹不忍與愧疚。

"韋執事,救我塗山堡。"

陸俊元可不是什麼有大骨氣的人,此時更是顧不上什麼臉面,當眾出聲求救。

韋殺青有所猶豫,最後輕輕一嘆,厚著臉皮對方昊天道:"能否放塗山堡一馬?說起來,塗山堡敢到浣花劍門是因為我給了他們信心,如果你放塗山堡一馬,我……我欠你一個人情。"

"你人情值多少錢?"方昊天一聽就冷笑,"你是你,塗山堡是塗山堡。我放你是因為我給賀副堂主面子,你覺得我會給你面子?所以塗山堡要我放他們一馬的話就看他們怎麼做了。"

"我,我賠償,我給浣花劍門賠禮道歉可以嗎?"陸俊元一聽就趕緊說道,"十萬兩銀子,怎麼樣?"

"你可以去死了。"

方昊天手一揮,九把魂劍陡然暴射而出。

"不要……"

陸俊元身邊的幾名高層臉色劇變,搶先衝出替陸俊元擋劍。

噗噗!!

有四名高層元陽境層次的高層直接被殺。但他們死了也無法擋下方昊天的九魂劍。

九魂劍更加凶厲的射陸俊元射去。

"一千萬兩,我賠一千萬兩。還有,亂石嶺的玄鐵礦我們也不要了。"陸俊元臉色嚇得白,急急叫起,"而且我可以發誓,在我有生之年塗山堡不得再與浣花劍為敵,我塗山堡的人遇到浣花劍門的人退避三里。若違此誓,天道不容。"

嗡!

陸俊元身周的空間震蕩,空氣波動,九把魂劍停在了陸俊元的面前,其中一把魂劍的劍尖距離陸俊元已經不足三厘米。

"恭喜你,你能活下來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