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羽!」

華青驚叫一聲,這個世界楊羽一個人會稱呼她為「青啊」,這後面一個字,隱含了太多他對她的感情。 他本來就是不善言辭之人。 驚叫聲起,卓冰似乎是明白了什麼,正站起之時,華青已經快速抬步往外面去了。 因為著急,地上那幾盆低矮的靈氣植物便遭了殃,在她裙角的拖動之下,那些靈氣植物就被她帶到了

華青驚叫一聲,這個世界楊羽一個人會稱呼她為「青啊」,這後面一個字,隱含了太多他對她的感情。

他本來就是不善言辭之人。

驚叫聲起,卓冰似乎是明白了什麼,正站起之時,華青已經快速抬步往外面去了。

因為著急,地上那幾盆低矮的靈氣植物便遭了殃,在她裙角的拖動之下,那些靈氣植物就被她帶到了地上去。

我的宮主大人 卓冰見之,沒有再追出去,而是俯身將這些靈氣植物扶起,將其搬弄到旁邊去,為他們留出另一條道來。

楊羽的聲音是從極遠之處傳來的,通過這靈空之地,而傳入華青的耳中。

所以等她走出這小屋四處去尋找,卻依然沒有找到楊羽的身影。

華青見之,自然知道楊羽才剛剛進來,她便忙踩著那荷葉往外面去。

待焦急的轉過幾個開著野花的柵欄之後,華青這才在那一片空地之上發現坐在地上,默默等她來的楊羽。

腹黑總裁的雙面嬌妻 那裡,正是她帶卓冰進來,且停留過一會兒的地方,此時,那綠色草地之上,那些水珠正四處翻滾。

水珠之中,是那兩條一人高的鯉魚,此時正在極遠之處的泉水之中上躍,看起來歡快極了。

鯉魚是楊羽從野外抓來的,也是楊羽放生在這裡的,若是沒有楊羽這一番討好華青的舉動,它們怎能得到這麼有靈氣的地方修鍊?

雖然它們還不能夠到像人一般說話,不過它們的思維卻是有的,甚至比人類還聰明,還重情義。

魚的記憶力雖然只有七秒,可是在有靈性的鯉魚這裡,記憶可是有許多的七秒的。

雖然知道楊羽受傷了,但是它們也沒有辦法,只能上下翻滾著,證明它們會一直陪著他。

讓他不要覺得悲傷和沮喪。

相比起華青,它們更喜歡和楊羽親近,所以華青進來,或者帶人進來的時候,這對鯉魚會故意磨磨蹭蹭一會兒。

神級修煉系統 而當楊羽回來之時,這對鯉魚會忙不迭的送他進來。

這一次,就是鯉魚將他送進來的,因為楊羽受了很重的傷!

陽光之下,楊羽垂著頭,因為懶惰沒有剪短的頭髮,這一次又長長了許多,已經能將他的整個臉遮住了。

就算是遮住了他的樣子,華青一眼就能看出那人是楊羽,這可是與自己相伴了許多年的男人啊!

遠遠的,華青便見到了奄奄一息,卻努力支撐著自己身體的楊羽。

見之,她便知道楊羽受了傷,而且是非常重的傷,因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楊羽這般虛弱。

「楊羽……」

華青驚恐的叫了一聲,聽到妻子的話,漸漸昏迷的楊羽猶如聽到了天籟之音一般,瞬間便清醒了過來。

借著全部的力氣,抬頭去看,果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

那個自己最最深愛的女人!

凌亂的頭髮,她看不見他的模樣,但是她能想象得到,每一次楊羽見到自己時那燦爛的,痴傻的笑容。

慢慢抬起的頭,又再一次猛然墜下,仿若是用光了自己全身的力氣,又仿若是看到心愛的女人毫髮未傷的模樣,終於放心了。

見她焦急往這裡奔來,楊羽終於覺得一切都解脫了,於是全身放鬆下來,往一邊倒去。

本以為自己會傾倒在厚重的泥土之上,沒有想到下一刻,他便倒入了一個軟綿綿的懷抱之中,那個懷抱之中,還帶著他熟悉的香味。

懷抱柔軟,也是久未了,楊羽感覺到柔軟之後,又故意往裡面靠了靠,用自己堅硬的頭部蹭了蹭。

華青剛剛抱住楊羽,正著急之際,以為楊羽傷勢很嚴重,猛然之間,便覺得自己胸前被他堅硬的頭部蹭了蹭。

猛然間,一陣顫慄從心中升騰而起,瞬間,她的身體顫動了一下,不自然的便嬌哼出聲。

「果然,你……」

此處靈氣濃郁,自然有修復傷口的奇效,楊羽在這裡呆了一會兒,便覺得自己嚴重的傷勢便得到了緩解。

好久都沒有見妻子,自然他是想念的,當然,他最想念的,還是與妻子那溫軟的交合。

溫軟的話還沒有出口,此時卓冰也因為心急往這裡趕來,正看到楊羽這重傷模樣,便心急的關切道。

「前輩,楊羽前輩他……」

方才兩人的溫柔之氣瞬間沒有了,卓冰的話出現得突兀,使得這兩人都如夢初醒。

華青身子輕微抖了一抖,正欲將楊羽一把推開,但又感覺到他那命懸一線的傷勢,最終便止住了。

只不過這兩人親昵的姿態,倒是在卓冰焦急往這裡趕來之時,分開了不少。

華青倒覺得無所謂,畢竟這人是她自己帶來的,可是就苦了楊羽,本來還指望著靠著自己這要命的傷勢,來博取一下同情的,誰知道竟然被這麼一個突然出現的女人給攪合了。

聽聞卓冰的問話,華青這才將注意力放在楊羽的傷勢之上來,而此時,卓冰也到了兩人身前來。

見楊羽虛弱模樣,卓冰想幫忙攙扶起來,卻被楊羽擺手阻止了。

卓冰不解,只能站在原地。

「我這傷要不了命的,要不是有這結界在,只怕我也不敢拚命的。」

楊羽喘息了一聲,華青蹙眉,似乎是明白了什麼,臉色一下子就變得不好了,慍怒道。

「你是不是又惹禍了?」

「不是!」

楊羽抓住華青就要打下來的手,忙將其手壓下,讓她動彈不得,這才繼續道:「我遇到那百鬼劍君了!」

聽聞此話,華青的手指動了動,突然間,心中一片冰涼。

驚恐起,她便快速的回神,將手從楊羽的手心之中抽出來,雙手撥開遮擋住楊羽容貌的長發。

而此時,她已經顧不上許多,一面撥弄一面著急問道:「你不是去尋找那無名之弓去了嗎,又怎麼遇到百鬼劍君?快,快讓我看看,你傷到哪兒了?傷勢這般嚴重,必然不輕!」

語氣焦急,前所未有,這一刻,一向泰然自若的華青,竟然就這樣亂了方寸。 ?聽聞華青的問,楊羽的心中頓覺安定了不少,原來她還是在乎自己的。

見她這麼著急,他忙將她的雙手抓住,緊緊的握在懷裡,張了張嘴,正想說什麼,抬眼之時,正見到卓冰。

此時的卓冰心中百轉千回,好奇疑惑,尷尬苦澀,擔心憂慮,什麼都有。

一見她,楊羽目光落在卓冰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這才快速的問道。

「青啊,這就是你之前跟我說的,要帶來這裡的卓冰嗎?是不是關家的那個,去了無極之地,到現在都沒有回來的卓錦的妹妹?」

聞言,卓冰忙施禮,恭敬回答道:「是的。」

華青見楊羽那疑惑的樣子,也點頭,說道:「就是她,本來我有事要和她商量的,想著想著便來了這裡。」

「你在就太好了!」

她們以為楊羽會說什麼,卻聽到一聲歡喜的感嘆。

兩女默默對望,都不明白,華青正欲問,卻被楊羽用目光示意給止住了。

「青啊,你不要急,我現在有事要跟你們說,不,確切的說是要和卓冰說。」

「哦?」

華青挑眉,眯眼,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楊羽見之,忙點頭道:「是,就是百鬼劍君的事情。」

關於百鬼劍君的事情,說起來,華青還是聽楊羽說起來的,如今似乎他是有了什麼新的發現。

這麼大的事情,華青自然不能搗亂,於是便點頭,讓楊羽說來聽聽。

楊羽得令,滿意的笑了笑,便開始對兩女說起百鬼劍君的事情來。

而華青看到楊羽這鬍子拉碴,不修邊幅的樣子就來氣,好在旁邊還有卓冰這個外人在,不然的話,她非教訓起他來!

如今也只能忍住怒氣,聽楊羽慢慢將這件事情的始末說來。

原來自從那日關葉心非要認楊羽為義父,並且楊羽又捨不得關葉心,又不想惹怒華青,萬般無奈之下,只能進入了虛空之中去。

說是去尋找其它的無名之弓碎片,其實,他是真的進去尋找了,可惜在裡面徘徊了許久都沒有得到訊息。

就在他快要放棄的時候,他誤入了另外一片一直被他忽略的一個更小的虛空之中。

在那裡面,他看到了一副畫面,一副放大了之後的畫面,有山有水,還有房舍,風景分外的熟悉。

楊羽思索了片刻,便將那地方分辨出來了,那裡分明是落城的上空圖。

他所持有的虛空,是專門為了尋找無名之弓碎片而存在的,既然有圖像顯示,那麼就證明虛空已經感應到了無名之弓的存在。

在他細緻的探查之下,最終讓他發現了圖像之上不一樣的地方。

落城上空圖之上,關家,鰱奇山,以及老仙居之上,都縈繞著一股形狀像是無名之弓碎片的東西。

這是他得到得最清晰的一次,所以他確定,他需要尋找的地方就是在落城。

於是,他便從虛空之中出來了,準備循著地圖之上的標註去找。

可是就在他出來之後不久,就在無雙宮附近之處,也就是靠近傲天會的地方,他遇到了華青,本來他想要叫她的。

又想到她可能還在生自己的氣,加上有了無名之弓碎片的消息,他不敢多耽誤。

於是他便準備將這一切事情處理妥當之後,再回來跟華青認錯。

本來事情一切順利的,可是就在他跟隨關青衫與游風去落城中心后不久,就在昨天,他遇到了正在探尋百鬼之氣的顏容姜如玉兩女。

因為是華青身邊的人,楊羽自然是會上心,所以等他發現她們之後,他便跟追在後面。

看她們這麼鬼鬼祟祟的樣子,他以為她們是想背著做什麼不利於華青的事情,可是當他看到在顏容手心上空騰起的漆黑如墨的葉子,那瞬間,他什麼都明白了。

這探尋百鬼之氣的方法,還是楊羽教會華青的,只有這個辦法才能尋找到百鬼之死靈之氣,也只有這樣,才能掌握百鬼劍君的行動軌跡。

葉子之上有華青的靈氣,楊羽自然能感受得到。

既然華青這般信任這兩個人,自然也能夠被楊羽信任的。

眼看那樹葉越來越少,陽光也出來了,指引之力減少,楊羽怕她們被發現,正欲出去提醒她們之時。

非常不幸的是,百鬼劍君已經發現了顏容與姜如玉的存在,加上那些被她們腐蝕掉的屍體,在百鬼劍君的眼裡,顏容與姜如玉就是他的敵人。

於是,百鬼劍君便出手了,因為陽光已經出現,跟隨在他身邊的三十九具被煉化的屍體,便被他收入了百鬼劍之中去。

原本他的身邊只有三十三具屍體,就在這一路的尋找之中,他又找到了六具適合的屍體,並且,還將其煉化了。

三十九具的屍體,加上他百鬼劍君本人,自然威力要比之前楊玉冠與華青遇到的時候強悍多了。

於是,楊羽為了保護顏容與姜玉陽這兩個修為低下的女子,便與百鬼劍君戰為了一團。

百鬼劍之上的陰氣和煞氣,不是兩個女子所能抵擋的,於是楊羽便呵斥住了要來幫忙的兩人。

兩人本欲上前,無奈被楊羽呵斥走,合計了一番,顏容與姜如玉自知不是這個奇怪而陰森之人的對手,便由姜如玉守護住楊羽。

由顏容回去搬救兵。

楊羽的修為不敵華青,自然不能戰勝百鬼劍君,之前華青使出全力也只能從百鬼劍君劍刃之下救下楊玉冠。

更何況是現在楊羽與百鬼劍君正面對戰,楊羽自然不是百鬼劍君的對手,幾個回合之後,楊羽便被百鬼劍氣給擊成了重傷。

他青羽鏢在百鬼劍君面前就好似玩具一般,對百鬼劍君絲毫都不造成傷害。

反而是每一次的攻擊,就算是攻擊到百鬼劍君的本體,青羽鏢也會刺穿百鬼劍君的身體,好似那身體不是肉體做成一般。

眼見楊羽漸漸落入下風,呈現出不敵之態,而姜如玉又沒有一點點的辦法,更是不敢輕舉妄動,給楊羽增添麻煩。

要不是陽光越來越強烈,導致照射到了百鬼劍君的百鬼劍上,使得百鬼劍上的陰氣與攻擊力消散,不然楊羽定然會被百鬼劍所傷。

說不定今天還得命喪於此!

陽光越來越強烈,百鬼劍的攻擊力越來越弱,眼見自己已經不佔天時,百鬼劍君不敢耽誤,又再拼盡全力進攻幾次,在楊羽以為自己就要消亡之時,拚命抵抗之時,他竟然轉身快速遁走。 ?楊羽最終體力不支倒在地上,姜如玉護著他,不多久,顏容帶來的救兵到了。

來的人很多,全是銅錢門的精英弟子。

其中,由楊玉冠帶領而來。

原來顏容離開后不久,便遇到了之前晝夜不停趕路,就快累死的銅錢門的精英弟子。

在無雙宮附近相遇,得知姜如玉與一個陌生的前輩遇到一個奇怪的陰詭之人,楊玉冠不用想就知道,那個人必然是華青之前跟自己說的百鬼劍君。

於是他二話沒說,便又帶著精英弟子急急忙忙趕來這裡,可是當他們趕來準備發泄一頓心情之時,卻發現那奇怪的人著急離去了。

要不是楊羽阻攔著,只怕那些本就受了勞累之氣的弟子會直接衝上去與百鬼劍君決一生死。

銅錢門弟子聽從掌門之命,隨著少掌門急急忙忙往落城趕來,得到的命令是與無雙宮聯合,護衛無雙宮的安全。

老闆,來一卦吧! 為了避免這件事情越鬧越大,所以楊悲風與楊玉冠合計,什麼都不要說,以免弄得人心惶惶。

未曾出力,眾多精英弟子自然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可是一看楊羽那滿身的傷痕,便又是無言。

最終,百鬼劍君事件終於是解決了,按照楊羽之前的試探和猜測,百鬼劍君這一次出手,是將自己多日來集聚的陰氣給一次性揮霍完了。

按照書中的記載,下一次百鬼劍君再一次使出這般強悍的陰寒之氣,只怕是要等上一兩個月了。

但是又結合落城現如今的情況,死屍甚多,那麼這時間大概是半個月。

意思是,這半個月之內,眾人是安全的。

見百鬼劍君不會再回來,楊羽這才吩咐楊玉冠將自己帶回無雙宮,說是要找華青。

當得知楊羽便是華青的夫君之後,楊玉冠便全力幫助楊羽回去,銅錢門弟子本就勞累,可是看顏容與姜如玉那如花美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