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位人仙:“……”

這便是,三年前,江道明斬殺人仙的倚仗? 始皇龍魂! 這六位人仙,不是沒有見識,他們自然知道,久遠歲月之前,有一位皇者,曾斬過仙,想要建立萬載神朝。 哪怕沒有成功,這位皇者的力量,也足以讓仙神戰慄。 “諸位,要一試嗎?”江道明冷聲道:“若是不想動手,可自便離開。” 六位

這便是,三年前,江道明斬殺人仙的倚仗?

始皇龍魂!

這六位人仙,不是沒有見識,他們自然知道,久遠歲月之前,有一位皇者,曾斬過仙,想要建立萬載神朝。

哪怕沒有成功,這位皇者的力量,也足以讓仙神戰慄。

“諸位,要一試嗎?”江道明冷聲道:“若是不想動手,可自便離開。”

六位人仙沉默了。

白衣女子目光冰冷:“本座有一空間,就看你敢不敢來。”

一擡掌,一扇門戶出現,白衣女子走入其中。

五位人仙對視一眼,踏入門戶之內。

“區區五位初期人仙,能奈何本座?”

江道明神情漠然,踏入門戶內。

一方荒涼世界,萬里黃沙,沒有任何生機。

白衣女子立足黃沙之上,神情冷漠:“在這裏,人仙將再無限制,雖然只能遮掩天威半刻鐘,卻也足夠斬你。”

“半刻鐘,夠了。”五位人仙漠然道。

“半刻鐘,多了!”

江道明揹負雙手,背後法相顯化,三教之力匯聚,佛道魔之氣交織。

“本座耐心已經耗盡。”白衣女子冷喝一聲,一擡掌,萬里百雲匯聚,化作一座座山峯:“雲山萬重!”

“真龍降臨!”

大夏人仙老祖緊隨出手,龍威浩蕩,一條漆黑真龍,動盪空間,殺向江道明。

六位人仙同時出手,凌駕天地之上的力量,超脫世間的人仙。

江道明催動十龍十象,藉助龍魂之力,踏出龍象登天步,第七步。

右掌高舉,猛然壓下,恐怖的龍象之力,匯聚佛道魔之氣,萬千符文匯聚,一股至極威壓浩蕩而出。

弒仙滅神之威,動盪空間,百里虛空都在扭曲。

龍象誅仙掌!



龍魂陣陣,恐怖的龍威加持,護體龍象激發。

轟隆隆

驚天迸爆傳來,六位仙人絕學,過處,被鎮壓之力消弭。

但他們六人聯手,哪怕是第七步,也無法完全鎮壓,只能削弱一小半威能。

剩下的大半威能,破開鎮壓之力,對上龍象誅仙掌。

恐怖的氣浪衝擊萬里,黃沙漫天,瞬間蒸發,龍象誅仙掌破滅,六位仙人絕學也同時破碎。

餘波衝蕩,十龍十象護體,阻擋餘波。

龍魂盤繞周身,盡卸餘波,周圍虛空扭曲,浮現一絲絲裂紋。

“本殿主還以爲是多神奇的空間,現在看來,這空間,承受不住半刻鐘。”

江道明冷嗤道,一招之下,這空間已經出現裂紋,再打下去,這空間絕對堅持不住。

到時候,沒了遮掩,天地便能察覺到六位人仙,將他們送走。

“一招,足以殺你!”白衣女子冷喝一聲,白雲爲劍。

南荒人仙沉聲道:“以免夜長夢多,一招殺他,及時收斂氣息,天地無法察覺。”

“好。”四位人仙應道。

江道明目光冷漠,始皇龍魂浩浩蕩蕩,無盡龍威加持,體內真氣催至極限,匯聚佛道魔三教之力。 近四百個魂體一起投入丹鼎,李逸晨看似有著幾分魯莽,但同時在他的內心也有著幾分把握。

畢竟他的想法可是摘取丹道大比的桂冠同時也給沈紫煙煉製一顆功能顯著的魂丹,若是連幾分把握都沒有,那麼他這樣的行為還不如不要。

只不過此時的煉製已經不完全在李逸晨的操控圍,所以雖然有一定機率成功,但最終是成是敗,不到最後一刻,李逸晨自己也說不清楚。

不過好在有著之前的經驗,如今淬魂這一步,對於李逸晨來說已經顯得輕車熟路,雖然因為數量的提升使得對於天道力和精神力的消耗變得更加的巨大的起來,但李逸晨到也勉強可以支持。

只不過如今魂體過多,想要控制魂體的魂力波動變得一致自然也顯得更加的困難起來,時間也自然耗得越久。

這一煉又足足耗了兩天的時間,此時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已經落在李逸晨的丹鼎之上。

兩天的煉製,近四百個魂體的魂力波動頻率越發的接近,單是這一份操控力便足以令無數的煉丹師為之驚嘆,此時那些失敗或者已民經完成自己作品的煉丹師都盯著李逸晨的每一個動作,彷彿要將其烙在心底,待事後再慢慢參悟。

轟……轟……

就在此時一聲聲轟鳴不斷傳來,不斷有一縷縷丹香飄入眾人鼻尖,顯然是已經有不少人完丹藥的煉製。

雖然丹比的時限是十五天,但誰又真的敢掐著時間去煉丹,中途若是出現一點失誤超過時限,那就算煉出神級丹藥也不可能得到任何成績,所以提前一兩天完成煉製也屬正常之事。

接著突然一道五彩霞光綻放,頓時場中眾人身上都被映起五彩奪目起來,然後是一陣直入人心的天道和鳴直接從所有人的心中響起,哪怕是四周圍觀的弟子亦不少流露出如痴如醉之色。

柴和澤身前的丹鼎鼎蓋緩緩的升起,無數霞光如實質般的吐出,一股難以抵制的丹香飄散而出,瞬間將四周各種丹香一起壓制,大有一種王者出行之感覺。

而此時丹鼎之內五彩霞光亦緩緩升起,在五彩霞光的中心處一顆五彩繽紛的丹藥在極貴旋轉中緩緩升起。

道孕丹!

看著這一幕,不少人紛紛轉過頭來,哪怕此刻關注著李逸晨的鄭問天等人亦不由自主的望向這邊,經過完整的天道孕丹煉製出來的丹藥被稱之為道孕丹,其本身品質絕對提升一個層次還不止。而且這樣的情況就算是鄭問天等一眾來自中尊界的師兄或者蔣宏光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做到,因為這樣的現象乃是可遇而不可求。

而就在此時,突然天空一暗,兩團紫雲憑而至,瞬間籠罩著郭永貞和任子安。

劫雷天丹?

看著這一幕更是有人驚呼起來,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場丹比居然會連續出現此刻盛舉,同時也對這場丹比的最終結果更加好奇起來。

劫雷天丹雖然比起天道孕丹要略低一個層次,但並不代表著道孕丹就一定能勝過雷劫丹。

因為這其中既有丹藥本身的品質的問題,還有各自承受的程度的問題。

畢竟天道孕丹的過程丹藥承受了多少的天道?劫雷天丹中,劫雷淬丹的過程中,力度又有多大?

當其中的量變引發質變以後同樣也會影響到最終的結果。

彷彿郭永貞和任子安也察覺到柴和澤的天道孕道,所以在劫雲形成之後,便更進一步的催動著丹雲,引得一道道劫雷從天而降,兩人顯然不僅僅是想要劫雷淬丹,而是更希望在這個過程能對柴和澤造成一定的影響。

畢竟他們雖然如今同樣是代表著天丹系出戰,但冠軍的彩頭卻只能有一個人拿,從這個意義上他們又互為競爭對手。

他們自然希望柴和澤煉丹失敗而獨佔鰲頭!

當然這樣的念頭也僅僅只是一閃而過,事實上此刻他們仍然全神貫注於煉丹之中,畢竟劫雷淬丹也是一個十分兇險的過程,一旦失敗不僅丹毀爐炸,就連煉丹師本身也要受到極大的傷害。

天道孕丹、劫雷淬丹!同時出現,自然又引得不少參賽者心神失守而導致煉丹失敗。

哪怕是李逸晨心神堅定無比,此刻受到這種影響,丹鼎中的魂體的魂力波動亦變得有些紊亂起來,好在李逸晨及時收斂心神才勉強穩住。

就在此時突然狂風大作,霍雲龍身前的丹鼎中的火焰亦突然由紅轉紫,一股充滿著妖邪的氣息從丹鼎之中散發出來,一顆丹藥更是在丹鼎中隨著火舌的炙烤不斷的起伏跳動著,時紅時紫,說不出的妖邪。

妖火淬丹?

看著這一幕,立刻又有人驚呼起來,妖火淬丹雖然不於天道孕丹和劫雷淬丹,但霍雲龍卻本身具備控制妖火之力,也就是說前者能得到多少,這其中包含著隨機的運氣,那麼霍雲龍的手段則取決於他能堅持多久。

此婚了了 若是他能堅持的時間夠長,那麼這種量變帶來的結果,同樣會令他的丹藥不輸前者。

「好……好……想不到這一界的師弟們居然能人倍出,實乃我青雲閣之福!」看著這般百花齊放的景象,鄭問天也忍不住喝起彩來。

在中尊界師兄的眼中,其實對於派系之爭已經不再如同內城這般明顯,因為一些經歷令他們更能體會到宗門整體實力越強,對大家越有好處。

當然這些細節鄭問天自然不會說出來,因為他們同樣知道,內城的這種派系之爭更利於師弟們的成長,若非這次丹道大比,大家的潛力被激勵出來,估計今天也不會出現這等百花齊放的場景。

「估計也是因為有幾位師兄在場,他們想要賣力一些,所以才能激發出此等潛力!」看著自家麾下幾人都有著出色的發揮,蔣宏光也感覺臉上有光,但還是不自覺的拍起鄭問天的馬屁來。

而此時精武系的煉丹師雖然並無任何出錯,但這份中規中矩在其他幾人的對比之下也就顯得有些不夠出彩,以至於武傲天此刻也只能陪著笑臉而說不出什麼話來,只得把希望寄于丹比之後的武道自由挑戰。

金耀天雖然驚艷於李逸晨的表現,但此刻看著柴和澤他們幾人的成績之後,心中也不由沒底起來,畢竟如今看來到是李逸晨的情況還不夠穩定。

終於當郭永貞和任子安兩人頭頂的劫雲醞釀到某個程度之後,一道道紫電激起破空之聲從天而降。

只見無數的紫光在籠罩著整個賽場的五彩光幕中拉出一個個缺口,準確無誤的落在郭永貞一人的丹鼎之上。

「這是……」

「借雷淬丹!」

看著這一幕,突然有人驚呼起來,此刻更是所有人都大瞪著雙眼,誰也沒有想到兩人居然如此的瘋狂。

借雷淬丹其實也是一種失傳已久的遠古煉丹之法,在那個資源豐富,但手段匱乏的年代,某位煉丹大能為了提升丹藥的品質,創出借雷淬丹之法。

其實借雷淬丹說白了就是兩名煉丹師同樣煉丹,當兩爐丹皆引來劫雷之時通過丹訣將所有的劫雷引至一爐丹中進行淬鍊。

一次劫雷淬丹都能令丹藥的品階提升不少,何況這是兩倍劫雷?

當然借雷淬丹說起來簡單,但整個過程卻是複雜而兇險,首先得保證煉丹之人能同時召來劫雷,其次是借雷之時對劫雷的控制,若是劫雷之力過弱則毫無意義,若是劫雷過猛,丹毀人亡也不是什麼少見之事。

而且一旦出現一丁點的失望,就算不損及性命,那麼這兩爐丹最終的命運也會是一爐因為被放棄而成為廢丹,而另一爐而葬身劫雷之下……

這是一種瘋狂,同樣也是一場豪賭!但同時也因為兩人的瘋狂使得不再有人覺得柴和澤的天道孕丹這一次能穩拿第一。

畢竟借雷淬丹的量變已經足以令人無視劫雷淬丹與天道孕丹上中間那點輕微的質上的區別,當然這一切還得看他們到底誰能成功。

這一刻不僅圍觀之人目不轉睛的關注著這一盛舉,同時那些已經完成煉丹的參賽弟子,上邊的中界尊師兄、各派系的領頭師兄亦目不轉睛的關注著此間的一切,以至於一直受人關注的李逸晨到在不知不覺中脫離了眾人的視線。

劫雷不斷垂落,無數閃爍而至的紫光使得四周的五彩彷彿要被掩蓋,這一刻所有人都屏著呼吸,彷彿他們都擔心著自己任何一丁點多餘的動作會影響到場中之人。

轟……轟……嗡……嗡……

無數的驚雷之聲與天道和鳴交織在一起,譜寫出新的樂章不斷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同時也牽動著每一個人的心跳。

轟……大約持續了半天的功夫,一聲轟響打破兩者之間的平衡,一縷丹香傳遍全場,嗅入鼻尖眾人心裡都泛起一股說不出的味道。

當大家的目光尋香望去之時,卻看到霍雲龍正將一枚閃爍著紫光的丹藥收入丹瓶之中,只不過霍雲龍還來不及在臉上綻放開來的笑意在看清此間的情況之後瞬間不自覺的凝固起來…… 這個空間並不強,只是一招交手,便出現裂紋,若是再打下去,肯定會打碎空間。

顯然,白衣女子錯誤了這個空間的堅固程度。

這也是爲什麼,只有六位人仙到來的原因。

來再多的人仙,無法動手,也只能幹看着。

十惡臨城 江道明盡納三教之力,匯聚十龍十象,引動始皇龍魂之力,化作龍象誅仙掌。

始皇龍威,鎮天偉力,剎那間,鎮壓整個空間。

六位神仙神情一沉,實力逼至極限的江道明,絕對堪比一尊剛證道不久的人仙了!

始皇龍魂,此刻也催到極限,凌駕一般人仙之上。

“殺!”

六位人仙神情凝重,修爲同樣催至極限。

虛空在扭曲,一絲絲裂紋浮現,六位人仙面色同時一變。

如果解決不了江道明,這一招之後,他們再動手,就會被送走!

轟隆隆

金光,魔氣,妖邪之氣,白雲之力,真龍之力,不同的絕學,融匯在一起。

鎮天偉力浩蕩,弒仙滅神的掌力,磨滅六位人仙力量。



始皇龍魂咆哮,恐怖龍威,籠罩黃沙空間,

這一刻,雙方都沒有保留,全都是拼盡全力一戰。

轟隆隆

黃沙空間裂開了,恐怖的力量,粉碎了空間,絕學破滅,龍威浩蕩。

餘波撕裂空間,毀天滅地的力量,破開護體龍象。

江道明悶哼一聲,卻是強撐着身子,並指如劍,一劍斬向白衣女子:“向天借劍!”

天山,天劍宗再現萬道金光,天劍下山了。

這一次,天劍的威能更強了,也許是因爲天地本源迴歸,天劍威能也強了幾分。

神聖天劍,無盡天威,瞬息而至,破開重重空間,貫體而過。

噗嗤

金色血液灑落,白衣女子神情錯愕,不可思議地看着身上的劍傷,無盡的天威,在磨滅她的生機。

五位人仙面色大變,虛空撕裂,已經無法隔絕天地了。

但他們現在無暇多顧,始皇龍威已經到來。

轟隆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