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仍然燃燒著七彩琉璃火的張沐陽,幾乎連絲毫抵擋能力都沒有,直接被雷利擊飛了出去。

噗! 張沐陽口中,一口鮮血噴出。 這是張沐陽和雷利交手以來,第一次真正受傷。 而雷利卻仍然身影不停,不斷的開始攻擊張沐陽。 以雷利力量的可怕,就算是一塊真正的鋼鐵,只怕都會被擊碎。 張沐陽的身軀雖然強大,但是被雷利這樣連環攻擊,身上的氣息,不斷的衰弱了下去。 但

噗!

張沐陽口中,一口鮮血噴出。

這是張沐陽和雷利交手以來,第一次真正受傷。

而雷利卻仍然身影不停,不斷的開始攻擊張沐陽。

以雷利力量的可怕,就算是一塊真正的鋼鐵,只怕都會被擊碎。

張沐陽的身軀雖然強大,但是被雷利這樣連環攻擊,身上的氣息,不斷的衰弱了下去。

但是,沒人注意到,燃燒在張沐陽身上的七彩琉璃火,居然一點點滲透到了張沐陽體內。

轟!

雷利的最後一擊,狠狠打在了張沐陽的胸口位置,居然直接將張沐陽的胸口打的塌陷了下去。

換成普通人的話,光是受此一擊,恐怕早就斃命。

但是張沐陽身上的生機,依舊旺盛無比。

「小子,看我吸光你的血液,到時候,你修鍊的一身實力,全都會變成我的資糧。」雷利口中得意笑著,兩根鋒利牙齒,直接咬向了張沐陽的脖頸。

在他看來,此刻的張沐陽,已經幾乎毫無還手之力,要吸干張沐陽的血液,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然而,當雷利的牙齒,碰觸到張沐陽肌膚的時候,變故突生。

張沐陽的身上,一股七彩琉璃顏色,突兀閃過,他的肌膚,居然好像變成了鋼鐵一般,雷利最為鋒利的牙齒,咬在張沐陽的脖頸上,居然沒能夠咬破張沐陽的皮膚。

(本章完) 「這怎麼可能。」眼前的變故,讓雷利幾乎驚掉了下巴。

他的牙齒,乃是他吸血的利器,就算是同等級的高手,只要被他咬中,也會瞬間被他抽走大量精血,滋補自身。

然而現在,他的牙齒,居然連張沐陽的肌膚都無法突破。

咕!

一聲古怪的聲音響起。

張沐陽剛才被雷利擊傷的胸口,居然以驚人的速度,迅速隆起,轉眼間便恢復了正常。

同時,張沐陽受傷的地方,也同樣有一道琉璃光澤閃過。

面色大變的雷利,身影迅速後退,和張沐陽拉開了距離,他已經看了出來,張沐陽身上肯定發生了某種古怪變化。

等到雷利退走,張沐陽才睜開了眼眸。

旋即,他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笑意。

「哈哈,雷利,看來我要感謝你,你打出的七彩琉璃火,居然讓我的肉身更進一步,若非是你的話,我的肉身想要更進一步,只怕起碼需要數十年才有可能。」

張沐陽修行的九轉玄功,乃是無上功法,修行道第三重,就已經幾乎無敵。

接下來的修行,張沐陽可是毫無底氣,根本不覺得自己還能夠繼續將九轉玄功修行的更強。

然而這次,雷利打出的七彩琉璃火,一開始的確讓他痛苦無比。

但是隨著雷利不斷攻擊他,這些七彩琉璃火,居然被硬生生打入了張沐陽的體內,和張沐陽的肉身融合到了一起。

這種錘鍊肉身的方式,在佛修之中,倒是常見。

這些佛門高手,藉助七彩琉璃火,往往能夠修鍊出七彩琉璃身,肉身之強,同樣十分恐怖。

而雷利這無意間的操作,卻讓張沐陽的體質,朝著七彩琉璃身的地步進化。

現在的張沐陽,雖然尚未將九轉玄功第四層徹底修鍊成功,但是卻也已經無限接近了第四層。

和之前相比,現在張沐陽的肉身,起碼強大了十倍。

雷利臉色鐵青,冷哼道:「少虛張聲勢,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的肉身能強到什麼地步。」

說完,雷利的身影,突兀消失,再次朝著張沐陽襲來。

這次,張沐陽沒有實戰青蓮劍歌,而是面色冰冷,盯著面前一處。

突兀間,張沐陽揮拳,砸向了面前一處虛無之地。

嗡!

宛若重鎚敲擊道了大鼓之上的沉悶聲音響起。

雷利的身影,突兀出現在張沐陽面前,而張沐陽這一拳,正好砸在了雷利的身上。

「不……」雷利臉色惶恐,口中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呼,身影便宛若一顆石子一般,從半空之上,猛然墜落了下來。

豪門情劫:囚婚老公太殘忍 噗!

不等雷利的身影落在地上,張沐陽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雷利身邊,又是一拳,砸在了雷利身上。

接連兩拳,將雷利砸的身上流淌出了不少鮮血。

雷利的本體乃是吸血鬼,血液便是他的根本,如今他體內的血液,被張沐陽直接砸了出來。

這些血液,滴落在下方的地面上,居然立刻讓地面變黑,所有植物,全部死亡。

吸血鬼的血液,簡直比世界上最為惡毒的毒藥還要厲害幾分。

而雷利躺在地上,幾乎只剩下了一口氣息。

張沐陽凌空而立,氣息比之之前,反而要更加強大。

手掌一拍乾坤袋,一個小小葫蘆,從乾坤袋內飛出,葫蘆口對準了下方的雷利。

從雷利身上流淌下來的血液,迅速被小葫蘆吸走。

這神秘葫蘆,最為擅長的便是克制邪惡,雷利乃是吸血鬼,自身本就邪惡到了極點,在這小葫蘆面前,他的身軀,幾乎完全酥麻,根本沒有力氣逃脫。

隨著神秘小葫蘆不斷吸收雷利身上的血液,原本就如同侏儒一般的雷利,身軀更是不斷的縮小,甚至變成了一個肉團,背後的雙翅,也完全萎縮。

這尊活了超過百年的黑暗議會議長,今日居然死在了這裡。

張沐陽面色冰冷,眼眸中滿是殺意。

從雷利之前威脅他的那一刻開始,張沐陽便已經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將雷利斬殺,免得雷利真如同他所說的那樣,潛伏到華夏,去針對張沐陽的親人朋友。

撲哧!

就在神秘小葫蘆不斷吸收雷利身上鮮血,眼看雷利就要徹底死亡的時候,一道金色身影,從雷利身上突兀沖了出來。

這道金色身影,速度極快,幾乎一個閃爍,便閃爍到了天邊,朝著遠處瘋狂逃竄了出去。

「這是……元神。」張沐陽看著逃遁而去的金色身影,眼眸中露出幾分驚異神色。

剛才那道金色身影,他看的十分清楚,分明就是一隻金色蝙蝠。

這隻小蝙蝠,身上攜帶著雷利的氣息,明顯乃是雷利的一種逃遁手段。

修士修行到金丹境界,就要開始凝練元神。

所謂元神,便是精神力量所化,可以說,修士的元神,才是修士的根本。

只要元神不損,日後遲早可以捲土重來,重新修行。

甚至,若是不顧忌什麼的話,光是靠著元神,就可以輕易奪舍其他生命。

此刻雷利的元神逃遁離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夠恢復過來。縱然沒有現在這等實力,也絕對不會相差太多。

咻!

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張沐陽將飛在空中的小葫蘆一把抓住,直接朝著金色身影逃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殺死雷利,張沐陽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重生之雍正年妃 ……

軍事基地內部,格林將軍等人,看著大屏幕上的畫面,一個個啞口無聲。

「強大如雷利,居然也敗了,而且還敗的這麼慘,連肉身都被煉化。」

光明教會教皇霍林德,此刻神色也凝重了幾分,道:「格林將軍,不能再猶豫了,馬上出動虎鯊戰隊吧,讓虎鯊戰隊的戰艦準備好,在地中海內,狙殺這個華夏人,我會想辦法聯絡雷利,讓雷利將此人引到虎鯊戰隊中央。」

格林將軍咬了咬牙,抓過一旁的通訊器,厲聲道:「馬上下令,虎鯊戰隊出動,危機關頭,可以動用除了核武器之外的一切武器。」

眼看格林將軍已經做出決定,霍林德臉色重新變的輕鬆。

笑了笑,霍林德道:「格林將軍,我也馬上趕往虎鯊戰隊,親自坐鎮,說不定還能夠幫到虎鯊戰隊。」

「去吧,等霍林德先生歸來,我親自為先生慶功。」格林將軍擺了擺手道。

剛才大屏幕上的畫面,帶給了格林將軍極為深刻的印象,讓格林將軍至今都尚未完全恢復。

霍林德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盯著上方已經定格的畫面看了片刻,格林將軍才咬了咬牙,再次抓起一旁的電話,開始下令道:「馬上幫助我聯絡美帝國的大西洋艦隊,就說我有重要事情,需要和他們交流一下。」

歐盟國和美帝國之間,一直都是盟友關係。

格林將軍想要聯繫對方的話,自然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本章完) 張沐陽的身影,在空中掠過。

雖然以張沐陽的實力,已經可以做到凌空飛行,但是這種長距離趕路,對他而言,仍然消耗極大。

但是,消耗更大的,卻是前方不斷加速的雷利。

雷利的肉身已經毀滅,剩下的一道元神,幾乎是拼了老命的逃竄。

一邊逃竄,雷利甚至一邊和張沐陽傳音求饒:「張沐陽先生,我們之間完全是一場誤會,請你一定要聽我解釋,我可以為此向你賠禮,我的黑暗城堡內,有我黑暗議會傳承了數百年的寶物,這些寶物,你肯定會很有興趣。」

「張沐陽先生,我甘願成為你的奴僕,只要你饒過我這次。」

……

接連的求饒,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張沐陽仍然跟在雷利身後,緊追不捨。

眼看自己的求饒完全沒用,雷利的態度頓時大變,幾乎絕望般的對著張沐陽連聲咒罵。

「你這個該死的黃皮猴子,等我恢復實力,一定要到華夏,把你們華夏人全部殺光。」

「我殺死的華夏人,數量已經有上千人,你們華夏人的鮮血,當真美味,尤其是那些年輕少女。」

……

跟在雷利身後的張沐陽,臉色早就一片冰冷。

雷利現在的這番話,讓他斬殺雷利的決心,更加堅定。

「我說過,今日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定會斬殺你。」張沐陽口中,發出了一聲冰冷聲音。

咻!

張沐陽手中的仙劍之上,一道凌厲劍氣,驟然爆發了出去,將前方的雷利直接貫穿。

只剩下了一道元神的雷利,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便直接化為烏有消失不見。

張沐陽站在雷利消失的地方,臉上並未露出多少喜色,反而皺起了眉頭。

掃視了四周幾眼,張沐陽凌空一抓,彷彿抓到了一股氣息一般。

翻手召喚出九龍玉鼎,張沐陽將這股氣息,直接丟入了其中。

噼啪!

九龍玉鼎之內,出現了一絲異響,隨著這道響聲,九龍玉鼎上方,居然憑空浮現出了雷利的身影。

「果然,這傢伙並未死去,不過靠著這種假死之術,就想要逃過我的追殺,簡直痴心妄想。」張沐陽心中冷哼了一聲,接連催動九龍玉鼎。

嗡一聲!

在九龍玉鼎之內,包含著雷利的那道氣息,迅速凝聚,化成了一道巴掌大小的透明印記。

這道印記,迅速升空,破空而去,朝著遠處飛走。

張沐陽盯著這道印記飛走的方向,不急不緩的追了過去。

……

一座古老城堡之內,無數遊客,正在這座城堡內遊玩。

「諸位,這座城堡,修建於中世紀,距今已經有三百多年歷史,若非城堡的主人主動將城堡公開,我們根本沒資格進入城堡內。」一米高金髮導遊,正在向四周的遊客介紹有關城堡的一切。

突然,一名遊客,伸手指著旁邊的一道鐵門道:「瓊斯小姐,這道鐵門是通往什麼地方的,既然城堡已經公開,為何這裡還要鎖門?」

導遊小姐瓊斯看了一眼鐵門,笑著道:「這就是屬於城堡主人的秘密了,據說城堡主人將城堡公開之際,就已經明確告訴了眾人,在城堡下方,沉睡著城堡主人的先祖,先祖沉睡之地,自然不容其他人打擾,所以才會用鐵門鎖上。」

「這麼說,這道鐵門下方,豈非就是一處古墓。」不少遊客臉上露出了駭然神色。

瓊斯小姐笑了笑,正要開口,卻突然聽到一陣哐當的聲音。

猛然回頭,瓊斯居然發現,這個哐當的聲音,正是從下方的鐵門內傳出來的。

嘭!

這道鐵門,突然被一股巨大力量撞開,從鐵門之內,衝出了一道身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