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茹君等人連忙上前扶住老爺子。

一時間,宋家族人盡皆心頭激憤。 大家這幾年被宋家兄弟禍害的敢怒不敢言,如今這二人連親生父親都沒放在眼裏,又豈能照顧族人。 衆人好不心寒,然而面對強權,終究是敢怒不敢言。 連江東政首都被打壓了,秦家真的還能翻盤嗎? 秦羿抱着胳膊冷冷旁觀! 他本來對宋家人沒什麼好感,但從

一時間,宋家族人盡皆心頭激憤。

大家這幾年被宋家兄弟禍害的敢怒不敢言,如今這二人連親生父親都沒放在眼裏,又豈能照顧族人。

衆人好不心寒,然而面對強權,終究是敢怒不敢言。

連江東政首都被打壓了,秦家真的還能翻盤嗎?

秦羿抱着胳膊冷冷旁觀!

他本來對宋家人沒什麼好感,但從未想過趕盡殺絕,畢竟不管他是誰,體內都殘留着宋家的鮮血。

但現在他突然放鬆了!

這些人不是他的舅父、舅母,是一羣無情無義的小人罷了。

婚如泡沫 他何須憐憫!

既然要踩,就往死裏踩!

……

江東軍區。

機要密室內。

軍區總司令顧宏衛正與幾個國內生物醫學專家,詳細商討X計劃。

警衛員鼓起勇氣闖進了密室,打了個眼神。

顧長衛會意,皺着眉頭走出了密室,冷冷問道:“沒看到我在開重要會議嗎?”

“首長,從機要室轉來一張帖子,那邊的人說很重要,務必請你一覽。”警衛員對這位將軍極爲敬畏,小聲彙報道。

“什麼帖子,比老子的會還重要。”顧長衛在接過帖子同時,不悅問道。

“好像是邀請你今晚八點去宋家看戲。”警衛員道。

“看戲,看什麼戲,宋家,你是說宋中楚嗎?”

顧宏衛虎目一沉,冷喝道。

“是的!”

“機要室這羣飯桶,這都什麼狗屁事!”

“你讓宋中楚麻溜滾蛋,老子這邊正事都忙不完,誰有心思聽他的鳥戲。”

顧宏衛直接將帖子扔在了地上,爆粗口罵了起來。

“這是機要室特地標明的頭號文件,首長要不你還是看下吧?”

警衛員耐心的拾起了帖子,滿臉敬畏道。

顧長衛冷哼了一聲,終究是接過了帖子。

機要室是專門給他篩選重要事宜的機構,向來辦事滴水不漏。

絕不會在這種時候,把一場戲安排到頭號文件。

“要敢浪費老子的時間,我就撤了他機要室主任的職!”

顧宏衛不爽的翻開了請帖。

確實是一張聽戲的帖子!

當他看到署名時,在手心用力的拍了一記,大叫道:“哎呀!”

“他孃的!”

“什麼時候到的?”

顧宏衛問道。

“今天中午就到了,首長你一直在開會,我也沒敢打擾你。”

警衛員道。

“你呀,差點壞了我的江東大計啊,現在幾點了?”

顧宏衛指着警衛員,痛聲問道。

“現在是八點十分!”警衛員道。

“壞了!快,立即給我準備汽車!”

“不,坐汽車來不及了,準備好直升機,我要馬上飛往宋家聽戲。”

顧宏衛神色匆忙的催促道。

警衛員站在原地有些蒙圈了。

他還從來沒見過顧司令這般驚惶過,什麼時候參謀宋中楚的一張帖子,一場戲,連專家們都可以晾在一邊了?

警衛不敢怠慢,立即拿出電話給指揮室的人傳達指令。

顧宏衛一路小跑,飛機早已在大樓前的空地上停好。

“他孃的,十分鐘內,立即給我到達宋家!”顧宏衛下令道。

直升機噠噠起飛!

顧宏衛拍了拍手中的請帖,長長的舒了口氣,旋即剛正、威嚴的老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江東軍區翻身之日,終於來嘍!” 他等這張帖子等的太久了。

一個月前,他就委託京城的神醫與秦羿商談X計劃。

然而這傢伙派頭大啊,一直拖到了現在。

要沒今兒這場戲,顧宏衛都打算親自去綁人了。

隨着江東軍區即將升級爲戰區,元首給江東、西南、東南三大軍區下達了硬性的強軍指標。

擺脫南不如北這頂臭帽子,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了。

秦羿的寒陰草以及有關這位少年的種種傳說,成爲了顧司令的救命稻草。

他想過了,只要能順利開展X計劃,在他權限之內的,秦羿提任何要求都必須滿足!

而這張請帖,它無疑釋放了一個良好的信號。

這小子有心和軍區合作,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想到這,顧宏衛忍不住破天荒的哼起了小曲!

……

宋家大院內。

周武揚冷冷的欣賞了宋家大義滅親的好戲!

他是個軍人,以執行命令爲天職。

誰是誰非,對他來說不重要。

他只知道,目前軍區正要提拔一個副司令員。

今兒逮了這羣傢伙,顧司令一高興,再向元首舉薦,大好的機會不就來了嗎?

“抓人!”

周武揚大手一揮,士兵們一涌而上,就要抓人。

“慢着!”

秦羿發出一聲驚天大喝,左右靠的近幾個士兵,當場被震暈死了過去。

衆人只覺耳內嗚鳴,好不惶恐。

“周參謀,這人你不能抓?”

秦羿揹着手走了過來,原本還想攔住他的士兵,紛紛爲真氣彈開,哪裏靠的了身。

“呵呵,膽子不小啊,我倒要聽聽,怎麼就不能抓了?”

周武揚威嚴喝道。

“你過來,我告訴你!”

秦羿抱着胳膊,望着漆黑的蒼穹,嘴角浮現出一絲神祕的笑意。

周武揚有些猶豫了,他深知武道界高手的厲害,彈指間便能取人性命。

江東軍區總教官鐵光濱便是武道界高手,百十個特種兵都近身不得,連子彈都能接的住。

這人不好惹啊!

“怎麼,周參謀長還怕我這個平頭百姓?你這裏可是有幾百條槍,還有坦克大炮啊!”

秦羿鄙夷笑道。

“秦羿,你想幹嘛?我勸你別找死啊。”

宋中楚等人大叫了起來。

“小羿,可不能做過激的事,凡事都好商量啊。”

秦文仁還以爲兒子想要劫持周武揚,也是急勸道。

“周參謀,沒膽嗎?”

秦羿平靜問道。

總裁強歡:前妻請回房 彷彿四周指着他的不是幾百條槍,而是幾百條燒火棍。

“來人,先給我拿下這位賊首!”

周武揚見秦羿本事大,有些慫了,大叫了起來。

“既然你沒膽,那我親自告訴你!”

秦羿身形一閃,如同一道閃電般,突然出現在周武揚的面前。

然後在衆目睽睽之下,擡手就是一巴掌!

啪!

這一巴掌何其響亮!

院子裏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懵了!

這小子身處絕境,居然把軍區的參謀長給扇了!

這是要作死、要反天嗎?

瘋了!

他一定是瘋了!

這是所有人的直覺!

“我現在告訴你爲什麼不能抓,因爲你不夠資格!”

“這一巴掌是給你長眼的,有些人不是你能夠得罪的。”

秦羿冷冷道。

“好膽,小王八羔子,敢動老子,老子槍斃你!”

周武揚回過神來,捂着火辣辣的臉頰,拔出配槍,怒吼道。

“槍斃我,你配嗎?”

秦羿眼皮一翻,背手傲然道。

“你要槍斃誰啊?”

院子門外傳來一聲威嚴的怒吼。

顧宏衛氣的快要瘋了。

剛下飛機就看到門口的坦克與大兵,一問竟然是來抓秦侯的。

這還了得,X計劃迫在眉睫。

他恨不的把秦侯當菩薩一樣供着纔好,不曾想周武揚這不開眼的傢伙,竟然跑到這來抓人來着。

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 門口司儀看着面前這位威儀的將軍,顫聲喊道:“江東軍區司令員顧宏衛將軍到!”

“顧司令到了!”

宋家徹底沸騰了,今兒是啥黃道吉日,各路神仙紛紛下凡。

不過顧司令這尊神降臨,宋家的恩恩怨怨,是該有個了結了。

半盲女的英雄之旅 要麼秦家完蛋,要麼宋中楚哥倆大敗!

決勝一刻終於來臨了。

所有人都盯着大門口,由於太過詫異了,竟然沒人回過神來,去迎接這位首長。

顧宏衛走進院子,揹着手四下掃視了一圈,怒吼道:“都他孃的想幹嘛,都給老子把槍放下來!”

顧宏衛打過越戰,身上有老一輩軍人的風骨,說話風風火火,是出了名的暴脾氣將軍。

士兵們恭敬的把槍收了起來!

周武揚卻是不肯罷休,配槍指着秦羿。

“周武揚,你耳朵聾了嗎?”

顧宏衛皺眉問道。

“不是,司令,這位是江南的秦侯,是你點名要的地下惡首啊!”

周武揚不解的問道。

“司令,這人是我的外甥,我可以作證他就是地下勢力的惡首。您不是下達了清剿地下勢力的軍令嗎?我和周參謀可是奉命行事啊。”

宋中楚一臉迷茫的湊過來作證。

“這位秦先生是咱們軍區特聘的軍事顧問,目前正在參與重大軍事項目。”

“你今天要動他一根毫毛,不僅僅是我,就是最高元首也饒不了你!”

顧宏衛指着周武揚等人破口大罵了起來。

薄情總裁,太無恥 “啥!”

“軍事顧問!”

“最高元首!”

顧司令這話一出,猶如晴天霹靂,周武揚與宋中楚等人驚詫之餘,更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個個的全都焉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