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雯雯住的地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想要好好想想孩子的問題。我的第一感覺是要這個孩子,被雯雯分析一下我又不知道怎麼辦,畢竟養孩子不是兒戲。

第二天早上起了個大早把雯雯叫醒,我倆面對面坐著。 「雯雯我想好了把他生下來,不是頭腦發熱是深思熟慮。」 「本來就是一條生命,我也是怕你日後吃苦,這可是一條路一個人走到底。」 「我怎麼能是一個人呢,至少有你在嘛,你說是不是。」 「是,傻瓜。唉……」 我拉著雯雯的手,很認

第二天早上起了個大早把雯雯叫醒,我倆面對面坐著。

「雯雯我想好了把他生下來,不是頭腦發熱是深思熟慮。」

「本來就是一條生命,我也是怕你日後吃苦,這可是一條路一個人走到底。」

「我怎麼能是一個人呢,至少有你在嘛,你說是不是。」

「是,傻瓜。唉……」

我拉著雯雯的手,很認真的說:「我捨不得打掉他。」

「你自己想清楚就好。」

經歷了一個孕婦該經歷的一切,從開始的孕吐到可以吃點東西到後來身體開始慢慢變化在第七個月里突然全身奇癢難忍恨不得把皮膚抓爛尤其不能吃鮮一類,吃了腳立馬腫了,吃魚特別嚴重腳已經腫的不能走路。開始變成一個超級大胖子體重從90多斤變成130斤,都不敢面對鏡子中的自己,除了身上癢其它問題索性沒有,就是特別喜歡吃辣,硬是把尖辣椒當蔬菜吃。知道吃辣對小孩不好,但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日子在離產期越來越近。一切風平浪靜。

和雯雯兩個人自己做自己的衣服在網上買,一開始顆粒無收,因為在也想不到賺錢的法子,只好邊開店邊想辦法生活。

有一天突然發現仿明星穿的衣服很好買,就和雯雯商量走私人定製這條路,生意一天天在漲,一天天紅火,有一次一件仿明星的棒球服居然一天之內買到幾萬塊,我這個孕婦和雯雯高興的忘乎所以,居然激動的到生了。

第一次快要當媽真是嚇傻到不知所措。哭的抓緊雯雯的手問到:「怎麼辦,雯雯我害怕。好疼啊,我不想生了!雯雯,救救我。」

「現在說不生,晚了!當初幹嘛去了,不是想清楚了嗎?心陽,保持清醒,聽我說孩子是你和最愛的人的結晶你要不要?」

「我要!」

「那好,現在調整呼吸,想想看的書里怎麼教的你。」

「好,很好。救護車馬上就來。」

書里說要養精蓄銳,保持體力好生。

我就在陣痛中調整呼吸,不敢在大喊大叫,即使疼也得忍著不要喊出來,床頭杠被我抓的吱吱響。

方亮你在哪裡。

在護士的指導下用力,途中護士說:「剛才不是問了,有臍帶繞頸必須剖腹產嗎?你小孩臍帶繞頸怎麼多,怎麼辦,」

另一個護士說:「趕緊叫主任過來」

「主任昨天晚班,現在才早上七點。」

「人命關天,趕緊去。」

過一會護士和來的一位男醫生說:「主任之前問了沒有說臍帶繞頸,現在?」

我心裡想的其實是怎麼不來個女主任……

「問題不大。」

在主任醫生的指導下孩子出來,沒有聽見哭聲。

一個護士說:「快趕緊拿紙來,小孩喉嚨有痰,快!」

「有管子。」

「管子來不及快我把他的痰吸出來。」

迷迷糊糊又十分虛弱只聽見護士幫小孩吸嘴的聲音,過了一會,終於順利聽見一聲有力的哇哇大哭聲。

我馬上說:「謝謝醫生,護士,謝謝,醫生小孩健康嗎?」

「非常健康,是個男孩。」

不是說我的肚子是女孩嗎?

果然有些生活經驗還是沒有根據的,不能全信。

「謝謝醫生,護士,謝謝非常感謝你們。」

我只有嘴巴可以動,身體已經沒有任何力氣,無法動彈。

過了一會護士小姐就把一個紅嫩嫩的小肉球放在我懷裡。雯雯也進來幫我穿衣服。

小傢伙真丑,皮膚嫩的好像一碰就可以出水,眼睛微微張開,眼皮像個老頭。這是我的孩子嗎?我的小天使來了? 感嘆完,謝傲雲閉上雙目恢復起來。

一個時辰悄然而過,這時浴室的帘布緩緩掀起,隨後一道靚麗的身影隨著帘布的掀開逐漸的顯露出來。

放眼看去,那道身影其火辣的身體之上只圍了一層薄薄的浴巾,浴巾本來是足夠寬鬆的,可是硬是被吳焰馨勒的緊緊的,將其那完美的曲線至上而下的呈現在這處房間之內,其這身裝扮足以今任何一個男人血脈噴張,產生出犯罪的念頭。

邁著輕盈的蓮步,吳焰馨緩緩地走到謝傲雲的身前,看著謝傲雲那稜角分明的俊朗面龐,吳焰馨的神情微微痴迷著,其不自禁地蹲下身來,伸出玉手輕輕地撫摸著謝傲雲那俊朗的面龐。

在吳焰馨嬌嫩的玉手觸摸瞬間,謝傲雲俊眉微動,旋即緩緩地睜開雙眼,見吳焰馨那深情的目光,謝傲雲神情微動。

「怎麼?我臉上有東西?」

謝傲雲嘴角微揚,調侃說道。

「有!」

吳焰馨依舊專註而深情地看著謝傲雲,認真地說道。

一雙玉手撫摸著謝傲雲那俊朗的臉龐,雖然顯得很精神,但吳焰馨依舊看到了精神之下的疲憊,看著眼前的男子,吳焰馨情不自禁地湊上精緻的螓首一對火熱的紅唇緩緩地貼在了謝傲雲的嘴唇之上。

烈焰紅唇緊貼,謝傲雲瞬間感受到了來自吳焰馨內心的火熱,這種火熱令得謝傲雲漸漸沉迷,張開嘴唇,謝傲雲伸出舌頭回應著吳焰馨的火熱攻勢。

兩人相互纏繞,直至最後吳焰馨的主動權漸漸的落入謝傲雲的手中,謝傲雲的攻勢佔據上風,將吳焰馨攬入緊緊地懷中,謝傲雲的攻勢愈加地猛烈。

嚶嚀!

感受到謝傲雲的霸道攻勢,吳焰馨發出一聲嚶嚀,喘著嬌息,臉龐彤紅,微閉的雙眸,吳焰馨看上去極為的享受謝傲雲霸道的吻技。

張開如藕般的潔白纖細的手臂,緩緩地搭在謝傲雲的脖頸之上,微微用力,將自己的身體往前移了移,似乎她想將自己整個人都融入在謝傲雲的寬闊的胸膛之上。

在謝傲雲的吻技之下,吳焰馨也同樣沒有任何的保留,迎著謝傲雲霸道的熱吻,吳焰馨完全將心扉敞開,熱烈地回應著謝傲雲霸道而溫柔的舌頭。

吳焰馨那毫不示弱的熱烈回應令得謝傲雲身體輕顫,無疑,吳焰馨的熱烈回應已經將謝傲雲刺激到了,謝傲雲腹中一股火焰正在迅速的騰起,火熱之意瀰漫至全身,在其眼中熾熱的火焰驀然焰火熊熊,顯然吳焰馨的舉動已經讓的謝傲雲徹底的進入了忘我的地步。

謝傲雲雙手在吳焰馨的後背上下撫摸著,漸漸的吳焰馨身上的浴巾也有了鬆動的痕迹,浴巾蠕動,吳焰馨那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

沒過多久,浴巾徹底從吳焰馨的身體上滑落下來,一具火辣而精美的嬌軀徹底的呈現在了房間之內。

謝傲雲手掌碰到吳焰馨那雪白而滑嫩的肌膚,一股燥熱迅速攀升,體內的火焰成燎原之勢快速遍布全身,此刻他體內的每一處細胞都以一種火熱的狀態亢奮著。

原本微閉的雙目也在這一刻驀然睜開,看著眼前這具火辣而美麗的嬌軀,謝傲雲眼中的那股熾熱已經可以噴出火焰來了。

喘著沉重而急促的呼吸聲,一股熱浪在謝傲雲的鼻孔內猛然噴出,熱浪撞擊在吳焰馨的潮紅的臉龐之上,令得吳焰馨體內的*也愈加的旺盛,想要壓制,自己卻無法從謝傲雲的熱吻中走出來。

我的技能不正經 房間內激情的溫度逐漸攀升,沒過多久謝傲雲和吳焰馨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床上,吳焰馨微閉雙眸,秀眉輕顫,靜靜的躺在床上,謝傲雲低下頭來,從吳焰馨的額、唇、臉和象牙般的脖頸等處一一吻過,動作輕柔,令得吳焰馨情慾驟升。

「換我來!」

原本平靜的吳焰馨陡然間就睜開美眸,水光盈盈的雙眸中流露出了別樣的情愫,不過即便是情愫已經燃到了一個極點,但吳焰馨的聲音還是充滿著不可抗拒的強勢。

此刻的她就猶如女王一樣命令著她的騎士,眉宇間雖然春意漣漣,但卻不失一股女子少有的英氣。

聽得吳焰馨的話,正還想繼續吻下去的謝傲雲微微一怔,不過還不待他反應過來,只見吳焰馨側身一翻直接將謝傲雲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吳焰馨低下螓首在謝傲雲的身上輕柔的吻著,火熱的紅唇接觸到皮膚,謝傲雲的身體燥熱上升幾份,不過卻是被其壓了下來,可是由於吳焰馨的動作緩慢,謝傲雲心裡實屬難受。

「小雲子,今天你焰馨姐就要正式成為你的女人了。」

良久之後,感受到謝傲雲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的雄性氣息,吳焰馨同樣渾身燥熱,看向眼睛已快被*覆蓋的謝傲雲,吳焰馨微微說道。

說完,吳焰馨便微微起身,旋即朝著一個方向閉上美眸,坐了下去。

嗯哼!

惡魔總裁的嬌蠻霸妻 一道輕哼從吳焰馨的嘴裡發出,其秀眉顫抖,臉色微變,看起來很是疼痛,不過其卻緊緊地抿著嘴唇,緊鎖秀眉將這股疼痛給忍了下來。

疼痛過後,吳焰馨的秀眉舒展,一抹自心而生的歡愉之色在吳焰馨嬌紅的臉龐之上瀰漫開來。

「疼嗎?」

吳焰馨睜開雙目,發現謝傲雲正在看著她,柔和的目光注視著吳焰馨,謝傲雲輕聲問道。

「不疼,哼,今天一晚上你都是我的,你到時候可不許給我求饒。」

吳焰馨逞強地說道,旋即又是擺出一副女王口氣說道。

重生:蛇蠍毒後 隨著吳焰馨的強勢,今晚的謝傲雲註定是要被吳焰馨騎在身下了。

不過雖然謝傲雲當了一回小受,但是在吳焰馨狂野又不失柔情的運作下整個房間都充滿著黯然的春色。

翌日!

當清晨的陽光傾灑在整個謝家大院時,另一處院落,謝傲雲和吳焰馨依舊在睡夢當中,兩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意。

嗯!

輕嗯一聲,睡夢中的謝傲雲緩緩睜開眼睛,用手揉了揉還是迷糊的眼睛,隨即看向一旁的吳焰馨,謝傲雲的嘴角微揚,神色柔情。

想到昨晚吳焰馨的瘋狂,謝傲雲無奈地笑了笑,不過在吳焰馨瘋狂的同時謝傲雲也深刻地感受到了吳焰馨對他的愛,瘋狂不失柔情,每一處被吻之處,謝傲雲都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其內心深處的柔情。

「又是一份責任啊!」

輕輕地撫摸吳焰馨那嬌嫩的臉龐,看其那安詳的神情,謝傲雲內心微觸,慢慢地低下頭,在吳焰馨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嗯~!

就在謝傲雲的嘴唇將要離開之際,一道慵懶的聲音從吳焰馨嘴裡發出,吳焰馨睜開雙目,正好看到謝傲雲想要提起腦袋。

「是不是又偷偷地對姐姐我使壞了?」

眨動著美麗的眼睛,吳焰馨微微笑道。

不過還沒有等謝傲雲開口,吳焰馨直接將雙臂搭在謝傲雲的脖子上,緊緊地摟著,其稍稍用力,便將謝傲雲的腦袋靠近自己,看著越來越接近的俊朗的臉龐,吳焰馨直接用其那紅潤的嘴唇朝著謝傲雲的嘴唇貼了上去。

謝傲雲被吳焰馨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愣住了,不過很快就心裡一陣苦笑,迎著吳焰馨再一次的主動熱吻回應著她。

呼!

不久之後,吳焰馨主動敗下陣來,喘著急促的呼吸,看向謝傲雲的眼神充滿著漣漣春意。

「疼痛還沒消除,你就閑不住了,一大早就搞這一套。」

撫摸著吳焰馨的臉龐,謝傲雲裝作一副這怪的樣子說道。

「哼,從昨晚開始,姐姐我就一直輸,怎麼能甘心。」

聽到謝傲雲的話,吳焰馨撇了撇嘴說道。

昨晚每次輪到吳焰馨掌控主動權時,可到了最後還是敵不過謝傲雲,這讓原本好強的吳焰馨難能服氣,所以昨晚兩個人可謂是瘋狂至極,即便這是吳焰馨的第一次,但她依舊忍著苦痛與謝傲雲戰到深夜。

「你這妮子,那下次要不要讓著你。」

謝傲雲無奈的搖了搖頭,並非謝傲雲想要奪回主控權的,而是每到最後吳焰馨這初嘗禁果的菜鳥總是後繼無力,而惹得全身是火的謝傲雲又有什麼辦法,本來想要終止的,可卻被吳焰馨拒絕了,無奈只好由自己來引導吳焰馨了。

「哼,才不要,下次我一定會掌控全局的。」

吳焰馨撇著嘴,故作生氣道。

「咚咚咚!」

就在謝傲雲還要開口時,門口一陣敲門之聲傳了進來。

「誰?」

謝傲雲看向房門緊閉的門口,開口問道。

「回傲雲少爺,家主、老家主和一眾長老在大廳內等候,請傲雲少爺務必儘快過去。」

門外傳來謝家家僕恭敬的聲音。

「嗯,我馬上就過去。」

謝傲雲回應道。

回應完,謝傲雲緊蹙眉頭,謝家主幹成員都已經彙集在了大廳內,說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發生,只是為什麼還要將他叫上呢?這讓謝傲雲十分不明白。

「家裡長輩都在大廳,一定有事要發生,我先過去了,你自己再好好休息會兒。」

與吳焰馨說道,謝傲雲便做了簡單的漱口,穿上衣服就往謝家大廳趕去。

…………………………………………………………! 我要怎麼做呢?誰能告訴我?

漢當更強 不想打電話給爸媽,已經瞞著她們,兒子的出生。現在打電話告訴她們現在的情況無疑增加新的問題。

從小到大我都是報喜不報憂。

左思右想還是聽雯雯的建議吧。

一個人默默地承受這一切。

不知道為了一份愛情,為了保留一份愛情,這樣做我到底值不值得?

告訴自己再難也要堅持下去,未來是個未知數誰知道明天發生什麼?

兒子終於從手術室出來了,頭上纏滿紗布,整個頭看上去大了好多,看著兒子憔悴的臉,我的心真疼。

醫生對我說:孩子手術非常順利,盡量保持安靜,頭部創傷很大後期恢復可能需要時間,現在麻藥還沒有過,醒來之後可以吃點清淡的。」

「謝謝醫生,謝謝您。」我幾乎要把別人的手捏扁。

「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就是小孩頭上疤痕會比較長,提前告訴你,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別到時候找我找我說理,因為玻璃割的太長。」

「醫生您請放心,謝謝您的提醒,謝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