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和索爾的對話一字不差的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眾人臉色也紛紛變得古怪起來。

主席先生咳嗽了一聲嗎,強行轉過話題,看向眾人身後的沉船,問道:「你們怎麼不進去,都站在這裡難道是等我們?」 瑪格麗特公主再次拆台,說:「主席先生,他們明顯是進不去,根本不是等我們。你不是跟我們說沉船周圍有禁制,破解起來很難,讓他們這群先下去的傻瓜去破解,我們晚點下去,到時候坐收漁翁之利就好。

主席先生咳嗽了一聲嗎,強行轉過話題,看向眾人身後的沉船,問道:「你們怎麼不進去,都站在這裡難道是等我們?」

瑪格麗特公主再次拆台,說:「主席先生,他們明顯是進不去,根本不是等我們。你不是跟我們說沉船周圍有禁制,破解起來很難,讓他們這群先下去的傻瓜去破解,我們晚點下去,到時候坐收漁翁之利就好。」 所有人的視線都不由自主的落到主席先生身上,都想知道他會任何選擇。

主席先生臉上浮依然掛著招牌式的親切笑容,但卻並沒有馬上表態。

他此時的態度,頓時讓冷少寧和楚彥秋心裡緊了緊,開始擔心起來。

接下這次任務前,衛無忌曾經狀似無意般告訴三人,小心異能者自由聯盟元老會和主席先生。當時三人還有些莫名其妙,為什麼要小心異能者自由聯盟和主席先生?

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雖然並沒有任何官方性質,相當於一個國際化的大型社團,但是與各國之間的關係卻一直保持的很好。無論哪個國家出現覺醒者,異能者自由聯盟都會派出精銳成員,與覺醒者不死不休的戰鬥。

等到消滅了覺醒者,往往犧牲最多的都是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成員。也正是因為如此,異能者自由聯盟獲得了幾乎所有國家的認同。

前段時間華夏南海出現覺醒者,華夏派出了幾乎整個異能組參與剿滅覺醒者的戰鬥。那一場戰鬥,異能者自由聯盟派出來超過異能組一倍人數的組織成員,事後戰死者接近三位數。

並且,參與那一場戰鬥的異能者自由聯盟的成員,很大一部分都是年輕一輩的超強天賦者。可以說,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的犧牲非常大,抵抗吞噬者和覺醒者的決心也是不容懷疑的。

異能者自由聯盟每次在戰鬥時都衝到最前面,撤退時永遠都在最後面。無論任何時候,異能者自由聯盟都以最堅定的行動,向全世界的國家證明自己。

正是因為這份相信,冷少寧和楚彥秋還有肖瓊都不明白衛無忌為什麼這麼說。

尤其是楚彥秋,他本來就是異能者自由聯盟的核心成員,既是組織內的裁決者,又是觀察者。一個人擁有兩個稱號,這在異能者自由聯盟中屬於極少數人才有的待遇。

楚彥秋與華夏異能組之間的關係非常微妙,他的父親是華夏異能組第一任組長,他的哥哥楚彥春曾經也是華夏異能組的一名隊長,如果不出以為,楚彥秋也應該是華夏異能組的一名隊長。

後來楚彥春叛變成為吞噬者,楚組長為了阻止楚彥春,父子倆好一場大戰。結果楚組長到底年紀大了,加上征戰一生暗傷無數,不僅沒能阻攔楚彥春,還被楚彥春打傷。

楚組長是一個極度要強好面子的人,自己一輩子為國盡忠鞠躬盡瘁,結果兒子卻叛變成為了吞噬者,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本來受了傷,再加上心裡鬱郁,竟然引動了沉澱在體內幾十年大大小小的暗傷同時發作,再也沒有搶救過來。

楚彥秋一個人安靜的辦理完父親的喪事後,就加入了異能者自由聯盟,並且堅決拒絕加入華夏異能組,無論誰也勸不了。不過奇怪的是,只要華夏異能組需要他協助時,只要一個電話,楚彥秋也從不拒絕。

久而久之,華夏異能組也不再勸楚彥秋加入異能組,而是把他當成異能組的不記名成員。雖然不在編製中,異能組所有人都沒有把他當做外人。不過,楚彥秋對異能者自由聯盟的理念也十分認同,對組織安排的任務也從來都是百分百的完成。

這一次支援柳夕和秋長生的行動,楚彥秋是被冷少寧請來幫忙的。結果衛無忌當著楚彥秋的面直說要提防異能者自由聯盟元老會和主席,無異於直接打臉楚彥秋。

冷少寧和肖瓊當時都擔心楚彥秋會一怒之下甩手離開,結果讓楚彥秋的表現卻讓兩人有些詫異,他跟本沒有任何反應。

沒有反應其實就是最大的反應,作為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的核心成員,卻對衛無忌明顯詆毀自己組織的言語無動於衷,這裡面要說沒有問題誰都不會相信。

直到此時此刻,冷少寧看了看猶豫不決的主席先生,又看了看面無表情的楚彥秋,再看向好整以暇的楚彥春,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主席先生雖然還沒有表態,但此時沒有表態,其實已經等於表態了。

難道異能者自由聯盟真的有問題?楚彥秋是不是早就發現了什麼?事前提醒他們的衛無忌,又是如何知道元老會和主席先生靠不住呢?

肖瓊比冷少寧想的更多一點,她眼角的餘光瞄到楚彥秋,腳下悄悄的移向冷少寧。很明顯,她已經開始防備楚彥秋了。

畢竟楚彥秋是異能者自由聯盟的核心成員,平日里深受主席先生的信任,經常對其委以重任。無論怎麼看,楚彥秋都是主席先生的親信。

此時弄不清楚主席先生和元老會的態度時,非常有必要防備楚彥秋。他距離兩人太近,要是暴起發難的話……

肖瓊打了一個寒顫,心臟狠狠的跳了一下,暗自祈禱自己想錯了。否則的話,後果簡直不敢想象。

與肖瓊的緊張和對楚彥秋防備不同,冷少寧雖然深深的皺著眉,卻沒有表現出緊張的神色,也沒有對楚彥秋比表示出懷疑。

他後退一步,靠近楚彥秋,小聲道:「彥秋,情形好像不對,你有什麼想法嗎?」

楚彥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稍顯秀氣的五官在海水的浸泡下顯得蒼白,卻絲毫不覺得柔弱,反而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兩條路,一是往外逃,一是往船里逃。」楚彥秋的聲音帶著特有的冷漠,卻如同冰水一般壓制住了肖瓊煩躁擔憂的心情。

「為什麼要逃?難道主席先生他們……」肖瓊臉色大變,連話都不敢說完。

冷少寧似乎並沒有感覺到意外,沉聲問道:「他們人多,我們的異能在海底都被克制,沖不出去。」

「那就只剩下一個辦法。」

楚彥秋一邊說道,一邊看向海底沉船,確切的說,是看向海底沉船周圍五公里的禁區。

冷少寧臉上的肌肉微微顫動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向楚彥秋,問道:「你是認真的?那是死地,我們三個進去必死無疑。」

一品酒娘 「馬上就不是了。」

楚彥秋說道:「我能感覺到,海嘯就要來了,而且海底沉船就是海嘯發生的源頭。無論什麼禁制,我不相信能夠連海嘯都能擋得住。」

彷彿是為了印證楚彥秋的話,地面開始猛烈的抖動起來,彷彿地震一般越來越強烈。

淤泥被地震和水流衝起,海底一瞬間變得無比渾濁,哪怕冷少寧三人靠的極近,彼此都看不到對方。

好機會!

楚彥秋低喝一聲:「走,進船。」

冷少寧一把抓住肖瓊的手,兩人跟著楚彥秋身後,以最快的速度沖向海底沉船。

而在三人剛剛離開的瞬間,無數隱藏在渾濁海水中的攻擊齊齊的落下,彷彿引爆了一顆巨量炸彈,整個海底都在震動。

三人被爆炸的衝擊**著,以更快的速度衝進了九曲黃河陣。

肖瓊先前是見過這座禁制的厲害,連楚彥春都在一瞬間被化掉了左手臂,要不是楚彥春逃得快,很可能會在一瞬間被禁制殺死。

結果自己現在卻要硬沖禁制,她不由萬分驚恐,完全控制不住的身體發抖。

肖瓊不明白為什麼楚彥秋會選擇衝進這片禁制內,而冷少寧居然毫不猶豫的跟隨他,這分明就是自尋死路。雖然她也不認為他們三個朝外面能夠衝出去,但至少還有一線希望,遠比直衝禁制強的多。

進入禁制範圍的那一瞬間,肖瓊閉上了眼睛暗嘆不已,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海底,還是死的那麼慘,連一絲痕迹都沒可能留下。

很快肖瓊又睜開了眼睛,她沒有感覺到身上傳來痛苦的感覺,更沒有感受到死亡前的極度恐懼。

海底渾濁無比,到處都是漂浮的泥沙海藻等,肖瓊只能通過冷少寧抓著她的那隻手感覺到冷少寧的存在。

冷少寧同時抓著楚彥秋的手,三人彼此牽著手,才能保證在這個渾濁無比的海底能夠不會走失。

「咦,為什麼我們沒事?咳咳……」肖瓊張嘴剛說了一句話,就被水裡的泥沙嗆的咳嗽起來。片刻后,她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冰冷的封閉空間,周圍渾濁的海水被排擠出去,頓時感覺好受了許多。

「這是我用海水凝結的冰屋,好些了嗎?」楚彥秋的聲音在肖瓊的面前響起。

肖瓊停下咳嗽,擺手道:「好多了,謝謝。」

閃婚厚愛:總裁寵妻NO 「不用。」楚彥秋回道。

「這個禁制失靈了嗎?為什麼我們沒事?」肖瓊繼續問剛才的問題。

冷少寧說道:「沒錯,在我們衝進來的那一刻,禁制失靈了。」

「為什麼會失靈?」

冷少寧思索了一下,沉聲道:「我也只是猜測,你注意到先前禁制里那些游來游去的琵琶魚了嗎?那是禁制內除了海藻和微生物之外唯一的生物,而且它們的數目始終保持一致。我想,這個禁制應該與那些魚有關。先前猛烈的海底地震,震心正好是海底沉船,一下子就震死了裡面的琵琶魚,然後導致禁制失靈。」

肖瓊彷彿聽天書一般,迷迷茫茫的問道:「頭兒,你怎麼能想到那些琵琶魚和禁制有關?不覺得太牽強了嗎?你們難道就是因為這樣原因選擇冒險,是不是也太兒戲了?」

冷少寧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肖瓊:「……」

她沒有。

楚彥秋開口說道:「下海之時我已經察覺到天氣有些不對勁,似乎有種暴風雨的趨勢。但是我還是低估了這一場自然災害的規模,竟然是海底地震加特大海嘯。而且,你們有沒有感覺到海水中蘊含著一股無比憤怒的念力?」

「憤怒的念力?」冷少寧摸了摸額頭,沉吟道:「你說的對,現在想起來,我們下海之前的空氣中的確有一股淡淡的念力,似乎就是那股念力操作海上的天氣,讓天氣從風和日麗變成狂風暴雨。」

海底渾濁無比,到處都是漂浮的泥沙海藻等,肖瓊只能通過冷少寧抓著她的那隻手感覺到冷少寧的存在。

冷少寧同時抓著楚彥秋的手,三人彼此牽著手,才能保證在這個渾濁無比的海底能夠不會走失。

「咦,為什麼我們沒事?咳咳……」肖瓊張嘴剛說了一句話,就被水裡的泥沙嗆的咳嗽起來。片刻后,她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冰冷的封閉空間,周圍渾濁的海水被排擠出去,頓時感覺好受了許多。

「這是我用海水凝結的冰屋,好些了嗎?」楚彥秋的聲音在肖瓊的面前響起。

肖瓊停下咳嗽,擺手道:「好多了,謝謝。」

「這個禁制失靈了嗎?為什麼我們沒事?」肖瓊繼續問剛才的問題。

冷少寧思索了一下,沉聲道:「我也只是猜測,你注意到先前禁制里那些游來游去的琵琶魚了嗎?那是禁制內除了海藻和微生物之外唯一的生物,而且它們的數目始終保持一致。我想,這個禁制應該與那些魚有關。先前猛烈的海底地震,震心正好是海底沉船,一下子就震死了裡面的琵琶魚,然後導致禁制失靈。」

肖瓊彷彿聽天書一般,迷迷茫茫的問道:「頭兒,你怎麼能想到那些琵琶魚和禁制有關?不覺得太牽強了嗎?你們難道就是因為這樣原因選擇冒險,是不是也太兒戲了?」

冷少寧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肖瓊:「……」

她沒有。

楚彥秋開口說道:「下海之時我已經察覺到天氣有些不對勁,似乎有種暴風雨的趨勢。但是我還是低估了這一場自然災害的規模,竟然是海底地震加特大海嘯。而且,你們有沒有感覺到海水中蘊含著一股無比憤怒的念力?」

「憤怒的念力?」冷少寧摸了摸額頭,沉吟道:「你說的對,現在想起來,我們下海之前的空氣中的確有一股淡淡的念力,似乎就是那股念力操作海上的天氣,讓天氣從風和日麗變成狂風暴雨。」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咦?是你們!」

兩道閃電般的人影在經過三人身邊時,忽然發出一聲驚咦,隨即在三人面前停了下來。

兩道人影,正是柳夕和李明勇。只不過,李明勇是被柳夕提在手裡。

「柳夕,你沒事吧?」

冷少寧當先反映過來,問道。

肖瓊也醒過神來,兩步走到柳夕面前,仔細打量了她一眼,見她似乎沒受什麼傷,這才鬆口氣問道:「怎麼只有你一個人,葉澤宇呢?咦,這個人是誰?」

葉澤宇就是秋長生在這個世界的身份,隸屬於華夏異能組第六分隊,職務是副隊長。沒錯,就是因為柳夕是第六分隊隊長,所以當初秋長生被葉將軍強行要求加入異能組時,指定選擇加入第六分隊。

柳夕聽到葉澤宇的名字,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葉澤宇……他還在下面,這個是我小舅李明勇。」

「大家好。」李明勇擺了擺手,跟三人打了一個招呼。

柳夕簡略的回答完,又看向三人,奇道:「你們為什麼也到海底來了,而且你們通過沉船外面的九曲黃河陣的?」

「外面那個禁制叫做九曲黃河陣嗎?」楚彥秋接過話頭,說道:「我們是因為海嘯殺死了禁制里的琵琶魚,禁制失去了效果才進來的。你們呢,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柳夕:「……」

問得好,她竟然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沒辦法,柳夕只好敷衍著說道:「這件事說來話長,很複雜,幾句話說不清楚,等我們出海之後再詳細說過你們聽。」

肖瓊神色焦急的點頭道:「說的對,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想辦法離開海底。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葉澤宇在下面做什麼,怎麼還不上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有麻煩,我們趕緊下去救他,然後儘快離開這裡才是正解。」

「沒有關係,那麼急著走做什麼?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那就坐下來慢慢的說。說來話長也不要緊,可以長話短說。 御用太子妃 就算很複雜很難表達也沒關係,我相信以我們大家的智慧,都能夠理解你的意思。」

一個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還伴隨著爽朗的笑聲。

幾人回頭一看,頓時心底一沉。

主席先生帶領的元老會正走進船艙,而元老會身後,楚彥春不近不遠的跟著。

看到這個組合,就連表情萬年不變的冷少寧,都露出幾分疑惑的神色。而始終冷著臉的楚彥秋,此刻的臉色更是彷彿可以刮下冰霜。

比三人更加驚訝的是柳夕,她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詫異道:「主席先生?」

主席先生朝她溫和的笑了起來,黑色的皮膚襯的他的笑容樸實憨厚,給人一種十分安全的感覺。

「不,柳夕,你叫錯了。」主席先生一臉正色的說道。

「啊?」

柳夕愣了愣,忽然想起曾經主席先生對她的自我介紹,試探著叫道:「mrright?」

主席先生臉上泛開了笑容,嚴肅的神情陡然軟化下來,柔聲說道:「沒錯,是我,我美麗的姑娘,但願我來的不是太晚,你沒有受到太多的委屈。」

柳夕:「……謝謝mrright先生的關心,我還好,並沒有受傷。」

「謝天謝地,那我就放心了。」

主席先生一邊說著一邊朝柳夕走過來,表情無懈可擊,就像是平時遇到熟人般親切的打招呼。

柳夕看著主席先生大步走過來,並沒有動。但在她身邊的冷少寧和楚彥秋卻齊齊的跨上前一步,擋在柳夕和肖瓊面前。

當然,也擋住了大步而來的主席先生。

主席先生站住了,眼神疑惑的看向冷少寧和楚彥秋,訝然的問道:「小冷小楚,你們這是……」

冷少寧指了指元老會四人身邊不遠的楚彥春,表情嚴肅的詢問道:「主席,他是怎麼回事?你現在的決定,是代表你們五個的態度,還是代表整個異能者自由聯盟的態度?我需要一個交代,請主席你明確的答覆我。」

主席先生的視線隨著他的手指回頭望了過去,便見到楚彥春臉上掛著興趣盎然的笑容,眼神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似乎正在看一場好戲。

主席先生回過頭來,也用手指了指楚彥春,微笑著問道:「你指的是他?」

冷少寧依然保持著嚴肅的表情,沉聲道:「主席先生,先前在沉船外你們不願意和我們聯手對付楚彥春。此時在沉船內,你們與楚彥春更是走在一起,所以你們是聯手了嗎?」

「你聽我解釋……」

主席先生開口說了五個字,然而他的腳也隨著抬起,向前快速的踢出。一連五腳,每一腳都重重的踢在冷少寧的心口上。

「砰!」

直到冷少寧倒飛出去,眾人耳邊才傳來一道沉悶冗長的聲音。之所以會顯得如此沉悶冗長,是因為五道撞擊聲合併成了一道,由此可見主席先生踢出的五腳有多麼沉重有力!

更重要的是,主席先生踢腿的速度該是何等的快!

誰也沒有料到主席先生說翻臉就翻臉,一點都不含糊,而且一邊翻臉,一邊偷施暗算。

冷少寧一直保持著全神貫注的狀態,小心防備著主席先生,卻依然著了主席先生的道。

肖瓊一聲驚呼,跳上去接住倒飛出去的冷少寧,於是兩人一起倒飛出去,重重的跌落在地滾成一團。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