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清菊看到了謝千凝的廬山真面目,嚇得兩腳有些發軟,顫抖的往後退,不敢讓謝千凝看到她,可是不管她怎麼後退都無法把自己隱藏起來。 三人應聲看去,就看見慕月森孤身一人,矗立在不遠處。挺拔的身形,傲人的氣勢,似乎唯他獨尊。

而他臉上冰霜一片,沒有半點溫度。 夏冰傾狂喜,覺得自己的精力滿滿。米亞則是縮了縮身子,眼中有幾絲難以掩飾的額慌張。 而王平幾乎是立刻就癱軟了身子。 萌妻送上門 “我說,究竟是誰允許,讓你動我的女人?”他再次重複了剛纔的霸氣,讓王平本就無力的身體,更是要滑落在地。 他一步步

而他臉上冰霜一片,沒有半點溫度。

夏冰傾狂喜,覺得自己的精力滿滿。米亞則是縮了縮身子,眼中有幾絲難以掩飾的額慌張。

而王平幾乎是立刻就癱軟了身子。

萌妻送上門 “我說,究竟是誰允許,讓你動我的女人?”他再次重複了剛纔的霸氣,讓王平本就無力的身體,更是要滑落在地。

他一步步走過來。每走一步,王平就覺得自己的心臟往下墜了幾分。可是他不願意自己在別人眼裏是懦弱無能,膽小怕事的形象,所以硬着頭皮回了幾句。

“這還需要人允許嗎?我不過是看見夏小姐一個人在樹林裏,所以想要約她一起去玩一下而已。”王平的輕描淡寫,讓夏冰傾頓時就毛了。

“慕月森你別聽他胡說。他想要帶走我,然後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有了慕月森,夏冰傾說話的底氣都足了很多。

可是她準備走向慕月森的身形,卻被王平有意識的攔住。他現在糾結得很,所以不敢直接把夏冰傾當人質。

留有餘地,對雙方都是不錯的決定。

而聽到夏冰傾說話的慕月森,眼神剎那間就像鐸上了一層冰霜一樣,冷得王平忍不住抖了幾下身子。

他知道壞了。

今天走不了了。

想到被慕月森抓走之後會面對的事情,王平就覺得人生無望。當初他就覺得這件事有些冒險,可耐不住米亞的重金誘惑。可如今面對慕月森,他才知道自己的決定有多找死。

他的眼珠轉動,思考自己應該如何做,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慕月森等不及他仔細思考。

他清楚看到夏冰傾的衣服上全是草木痕跡,甚至很多地方還被劃破了。

他心疼。

於是,他不管王平,徑自往前走去。他感受得到王平的害怕,所以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可在他走到離夏冰傾只有半米距離的時候,王平像是大徹大悟一般,立刻將等待着慕月森到來的夏冰傾給抓住。

“退後!慕月森你現在馬上退後!不然當心我撕票!”王平瘋狂的聲音,像是重磅炸彈,嚇得慕月森急忙退後步伐。

他不願意夏冰傾陷入任何危險之中。

而王平則是用自己帶來的匕首抵在夏冰傾柔嫩脖子處的肌膚,手上用了勁,她的脖子就滲透出絲絲的血跡。

“你要是敢再動一下,我保證會將你的身體宰了喂狗!”慕月森咬緊牙關,狠狠的說道。

王平雖然心中害怕,但是爲了自己的命,他不敢有一點放鬆。

“要是慕先生不讓我離開的話,我肯定會在你宰了我之前,將夏小姐給輕鬆殺掉。”王平的語氣,讓慕月森的臉色冷到了極點。

“你覺得你有機會嗎?”他往前一步,逼得王平拉着夏冰傾往後退了半步。

“要是慕先生再不往回退的話,我就敢保證我絕對有這個機會和可能!”

話音落下,慕月森就剜了他一眼。其中的狠厲與殘忍,讓王平拿着匕首的手,忍不住微微顫抖了一下。

但儘管慕月森聲勢震人,他還是遵從王平的話,身體往回退了好長一段距離。

他知道王平在正常情況下,不敢真正的殺了夏冰傾。但他怕刺激到王平,讓其情緒失控,失手傷了她,甚至是真正殺了她。

所以他寧願放棄自己的驕傲,往回退。

王平見自己說什麼,慕月森就做什麼,心中漸漸生起了一股異樣又恐怖的想法。

如果讓慕月森對着自己跪下,他會怎麼做?

人啊,當心中有了什麼想法,就會一直想着念着,怎樣都不能擺脫。

“慕月森你很在乎夏冰傾的安危是嗎?”王平的話剛出口,被他挾持的夏冰傾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安。

她看嚮慕月森,喊道:“別聽他說的話。他肯定是要你做什麼過分的事,你捂住耳朵,不要聽他胡言亂語。”

夏冰傾的提醒,倒是讓王平笑了笑。“看來夏小姐也不笨嘛,這麼快就猜到了我的想法。呵呵,可是猜對了沒有獎。慕月森該做的事情,一點也少不了。”

王平對夏冰傾說了兩句,就擡起頭,看嚮慕月森。

“怎麼樣?慕月森你在乎夏小姐嗎?”

慕月森把目光投在夏冰傾身上,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王平也不傻,自然理解了他的意思。

“既然慕先生你在乎夏小姐,那你就跪下來吧。”王平淡然平靜的語氣,彷彿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聽到的人,無一例外的認爲他瘋了。

就連一直沒參與進來的米亞,也忍不住諷刺。

“王平你是自尊心受挫,所以變態的想要尋求安慰嗎?”在米亞看來,讓慕月森下跪是一件完全不能想象的事。

那麼淡然驕傲的男人,怎麼可能輕易跪下?

怎麼可能?

可慕月森本人,卻沒有她們想的那麼難以接受這個要求。只是明眼人都清楚看的出來,他在壓抑自己的情緒。

殘忍,冷酷,陰冷,全部被他有意識的壓制着。

他不想因爲自己的情緒,讓夏冰傾受到任何傷害。

“我下跪,你就放了冰傾?”他的問題,讓王平簡直想放聲大笑。

好不容易抓到一個重要的人質,怎麼可能會放她離開? 命運遊戲之聖昊 可見慕月森的樣子,要是自己不答“是”的話,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王平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只要你向我跪下,並且磕三個響頭,我就放了夏冰傾。怎麼樣? 超神金手指 這筆交易合算吧?”

慕月森沒說話,只是他那難看得嚇人的臉色,表達了他的態度。

“三個響頭?”他反問。

王平有了人質在手,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處境。

這個好不容易能讓慕月森的低頭的機會,王平才不願意輕易放過。磕三個響頭,是王平最開始的要求而已。等慕月森做了這個,就要求他繼續做其他的動作。

總之,王平不會讓慕月森好過的。 正值七月酷暑時期,白松林卻是成了人們夏季最好的避暑地,這個沒有被開發的天然林子邊上,停了大大小小十幾輛家居車,而林子裏更是熱鬧,有帶着孩子來玩耍的,也有熱戀的小情侶在這裏浪漫的,更有取景小部隊,來這裏拍外景的。

不過,此時卻多了許多另類的拍照的人,那便是一些記者,當然也包括八卦週刊的記者,俗稱狗仔!

原因無他,僅僅只是因爲白氏藥業的老總白皓宇在此與他的未婚妻,拍攝婚紗照的外景,這些靠挖掘頭條新聞的記者,當然不能錯過。

“新郎新娘靠緊一點,新娘笑一下,對對對就這樣。”

“新郎新娘側對着我,新郎抱住新娘的腰,新娘回頭看新郎,然後笑!”

“OK!暫時拍到這裏,大家先休息一下。”

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穿着雪白婚紗的莫筱竹忍不住將頭倒進白皓宇的胸口,無力地垂下肩膀嗔道:“累死了,一會兒要擺這個姿勢一會兒要擺那個姿勢,我發現電視裏那些光鮮的模特,其實還真的不是那麼好當的。”

寵溺地朝莫筱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帶着溫和笑意的白皓宇隨即接過助手遞過來的太陽傘,替自己心愛的未婚妻遮住那炎炎烈日,眼中更是情意濃濃,看得一旁圍觀的年輕女子們,醋意連連。

帥氣多金的成功富二代誰不喜歡?誰不想嫁進豪門成爲闊太太?周圍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莫筱竹的心裏也慢慢地有些厭惡起來,隨即拉着白皓宇的手臂說道:“要不是看在前面有教堂,一會兒可以去那邊取景,我絕對不同意大熱天來這裏。”

莫筱竹努努嘴,略帶抱怨地擰了一下白皓宇的胳膊,那撒嬌的媚態散發於無形,隨即勾起脣角看着白皓宇:“我渴了。”

“小組裏應該有帶水來,我去看看。”

說完白皓宇便將手中的太陽傘輕輕放進莫筱竹的手中,自己則鑽出了傘底,朝拍攝人員走去,詢問幾聲之後便匆匆回來,額前有汗珠滲出,面上卻笑意不減,這樣溫柔充滿情意的白皓宇,是從未出現在人前的。

因此周圍一干發着花癡,眼露桃心的女人們,頓時失望死心,想來也是人家都拍婚照了,能不死心嘛?不過那樣溫柔的神色,也只有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這樣優秀的男人才會露出這柔情的一面吧!要知道白皓宇在外界,可是猶如死神一樣的存在!

誰不知道商界白氏藥業的信任總裁白皓宇,那是冷酷出了名的,他的存在就猶如柯南,走到哪裏就有讓人‘死’到哪裏的氣場。

可是大家在被傳說中的他矇蔽眼睛的同時,也沒忘記他是個男人,再兇猛的男人也會對女人折腰,只不過看對象罷了。

“筱竹,天氣太大帶來的備用水都喝的差不多了,要不忍一會兒拍完我們立馬下山。”

“那得等多久啊?再說了不是還要去教堂嗎?”

低下頭,莫筱竹的眼裏閃過一絲陰霾,白皓宇沉默什麼都沒說,徑自轉身。

“去哪兒?”

“下山!”

見他突然似乎有些情緒,莫筱竹忍不住轉身跟上兩步,卻因爲婚紗的下襬太過沉重和束縛,險些絆倒,白皓宇在她出聲的時候已經回頭,此刻及時上前伸手扶住,有些無奈的嘆氣輕聲說道:“去給你買水,你休息一會熱等我。”

這一刻,莫筱竹有些許的不忍,動了動脣想要說什麼,身後卻傳來夏鬆雪的聲音:“筱竹……”

見她有朋友來,還是那天在家裏跟她密談的夏鬆雪,白皓宇只是朝她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留下她們兩人獨處,自己便從一旁繞出白松林,小跑到停車的地方,打開車門駕駛而去。

“多謝你能來。”

“跟我還這麼客氣?”

“怎樣,婚紗好看嗎?”

“好看……可是你卻不好看,因爲你不開心,哪怕你信誓旦旦的說着要報復,甚至要拿孩子來報復,可是我依舊看到你眼底隱藏的不忍。”

莫筱竹的心裏因爲夏鬆雪的話,憑白漏跳好幾拍,原來自己竟然表現得這麼明顯,一直以來她都在騙自己,心裏的不安只是因爲,她不像他那麼虛僞,對着自己的仇人也可以做的這麼完美。

殊不知,其實那不安,只是她在自欺欺人而已。

“如果你今天來是爲了勸我,那就不必了,我決定的事情,沒人能更改。”

“我不是勸你,我只是告訴你,你會後悔,一定……”

夏鬆雪說完,便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而去而去,她臉上依舊帶着笑容,卻是十分苦澀的笑容,好友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變得不再像她,而自己呢……是不是也在這些年裏,變得不像自己 呢?

“阿雪!”

夏鬆雪的警告讓莫筱竹心中徒然一震,她忍不住開口,而夏鬆雪只是停下腳步,那一如既往高傲得讓別的女人自慚形穢的身影,突然有了幾分的落寞。莫筱竹再次開口:“你跟秦琅……好嗎?”

依舊沒人迴應,可是莫筱竹知道,她們不好,當初他們的結合,似乎是理所當然,彼此認識這麼多年,熟悉又不會有壓力,可是莫筱竹在他們婚後的第二年,才知道,原來夏鬆雪一直喜歡秦琅,可是秦琅……喜歡的卻是自己。

“你說的沒錯,我是不開心不快樂不幸福,我的人生已經不屬於自己的那條軌道,可是我希望你能過的好,如果可以……跟他好好談談吧,在一起這麼久了,多少都有些感情,要是實在不能勉強,阿雪……拿你送我的一句話,自私一點讓自己快樂。”

夏鬆雪轉身看着一身白色婚紗的莫筱竹,今天的她美豔動人,可是那雙心事重重的眼睛,卻在告訴她,她不快樂。真不明白多年的情分爲什麼會走到這份上,夏鬆雪只能無聲的點點頭,只說了三個字:“你也是。”

這一次莫筱竹沒有再開口,夏鬆雪也 沒有做任何的停留,踩着高跟 鞋昂首挺胸地穿越過那羣花癡的女人,她的背影漸漸消失在白松林的出口時,莫筱竹的心猛地揪了一下,那是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就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瞬間不見,心有種被掏空的疼和慌……

緊接而來便是遠處傳來刺耳的剎車聲和強大的撞擊聲,所有人都面面相窺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人羣裏有個人比較敏 感,當即吼道:“好像是車禍!”

聽見這樣的吼聲,莫筱竹捂住胸口,那空洞的慌亂感更加的強烈,她朝身後的樹幹靠去,工作人員卻走上來,將手機遞給她:“莫小姐,白先生的電話。”

強自鎮定的朝她點點頭,莫筱竹接過手機,等工作人員轉身走出去幾步之後,她才沉默地將手機放到耳邊……

一秒……兩秒……三秒……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電話那頭卻依舊靜默,莫筱竹心裏的慌亂更加強烈,幾乎壓得她喘不過氣,努力的找到喉頭的一點力量:“皓宇?”

“嗯……”

電話那頭的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有磁性,卻莫名的有些過於低沉,莫筱竹不明白他突然給自己打電話是爲什麼,只能開口問道:“怎麼了?山下沒有賣水的地方嗎?實在找不到就回來吧,馬上要拍照了。”

“筱竹……”

“嗯?”

白皓宇的沉默和電話那頭傳來的喧譁,讓莫筱竹的呼吸也變得沉重緊張,她連話也不敢說,只將手機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耳邊,身體卻是直覺地朝白松林外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靳澤明,”她輕輕撫摸着他的臉,心裏難受極了。

“我希望Star依舊是撒利斯家族的繼承人,這一點,不能變。因爲……”

洛星辰捂住了他的嘴,“別再說了,睡吧!”

“我會安排好的,整個過程不會傷及到孩子,但是Star以後仍舊是洛克親王殿下,也就是我父親的親孫子。”他看着她微微地笑,聲音是那麼的鎮定和平和。

洛星辰又是驚愕,又是傷心,她別過臉去,偷偷擦掉了眼角的淚。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夠得到圓滿……”他知道作爲孩子的母親她會難受。

於是,傾身過去,抱住了她,把頭埋進了她溫暖的懷裏。

燈光下,他的臉色漸漸蒼白,眸子裏的神情也變得空洞和茫然。緩緩地,他閉上了眼睛,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過了好一會,房間裏都是安靜的,空氣在靜默中彷彿是凝固了。

清晨,洛星辰從睡夢中醒過來。

也許是擔心自己兒子的未來,她其實整夜都是半夢半醒的。

側過頭,難得的發現身邊躺着她心愛的男人,睡顏沉靜迷人。

她是極少看到睡着的靳澤明的,以前和現在,很多時候她醒來,枕邊都是空的。

難道他……

忽然間,一種不祥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讓她的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她真的快要窒息了。

太痛了,那種感覺。

猛然間,她伸出手去,顫抖着放到了他的鼻尖上。

溫熱的!

瞬間,她鬆了口氣。

下一秒,細白的手掌被男人握在了掌心裏,放到脣邊深深一吻。

“醒了?”靳澤明的嗓音低沉醇厚,如同窖藏的美酒。

“是啊!難得我比你醒得早。”她把臉埋進了他的頸間,感受着屬於他的溫度,“我愛你,靳澤明!”

清晨聽到女人主動示愛,男人自然是心情愉悅地把女人給摟了個滿懷。

……

醫院裏。

愛娜看着病牀上面容消瘦的方芸芸,心情是沉重的。

“愛娜,你說的是真的嗎?只要我一直示弱,總統閣下就回來看望我?”方芸芸的手緊緊攥着,拳頭擱在白色的被單上,失了血色。

聽到她的問話,愛娜有些驚恐,空氣裏籠罩着一種憂慮和緊張的氣氛。

但是想着方芸芸平日裏的驕橫霸道,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她的心緒從一開始的起伏跌宕最終變成了平靜無波。

“對啊!那天,那位洛小姐從這裏離開的時候,我親耳聽到她對擎蒼說,最怕的不是你的……”

愛娜絞盡腦汁想了一個合適的詞彙,“驕傲,她跟擎蒼說不怕你驕傲……最怕你示弱,因爲……總統閣下會爲了少爺心軟的。”

方芸芸聞言,點了點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