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先是各種「水土不服,」不是因為身體強度不夠而被機體高速移動的衝擊力把身體衝垮,就是因為自己把驅動機體控制不好而被機體本身的魔力反噬,直接成為白痴。

當某個怪胎將這些問題直接忽略掉的時候,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能量。 因為考慮到防護作用,機體自身的裝甲是相當厚實的,這導致但是機體正常移動都會消耗大量的能量。根本就沒法考慮高速移動,至於能量轉換的物理攻擊就更別提了。 如果增加能量塊的數量,那麼相應的負重就會增加。然後,消耗也會跟著

當某個怪胎將這些問題直接忽略掉的時候,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能量。

因為考慮到防護作用,機體自身的裝甲是相當厚實的,這導致但是機體正常移動都會消耗大量的能量。根本就沒法考慮高速移動,至於能量轉換的物理攻擊就更別提了。

如果增加能量塊的數量,那麼相應的負重就會增加。然後,消耗也會跟著加大。

這是一個惡循環。

好在帝國重視這一項研究,在資金和人力物力上,毫不吝嗇。

本日天氣晴朗,因為實驗地面項目,所以風力忽略。預定的實驗項目研究完成大半。與那些因為承受不里高速移動中做轉向運動時的巨大衝擊人,而被撕裂五臟六腑的人相比,我還是比較幸運的。至少小命還在。但是,高速移動中,精神力是很難集中的驅動機體的能量輸出的。集中力稍有換撒,機體自帶的驗算機能就會奔潰,機體不是突然罷工就是在高速移動中解體。

一邊忍受著高速移動給的肉體帶來的負擔,盡量剋制快要痙攣的面部表情(此時,我並未戴著那種老古董事的頭盔。)。一邊還在保持高速移動中躲閃不時冒出來的障礙物的同時,完成對假想敵的射擊任務。

是的,就是這個毛病百出的野蠻人機甲,根本就沒有信任可講。偏偏還有完成那個瘋子,各種臨時加派的實驗項目。

(想謀殺的話,就趁早!)

雖然內心已經滿腔怒火,但我沒敢沖著對講機罵出來。生怕賈巴爾會突發奇想之類的。

無線電里,時不時被這個瘋子無理的「騷擾」一下,還要努力平息怒火,進行全神貫注的作業。絕對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偏偏你還不能提出異議。

在某瘋子再次發出無理要求之後,我對著震動式喉麥,大聲罵道,「你這是要謀殺么?」

緊接著——

高速移動中機體突然解體,本人做著三百六度的轉體運動就飛了出去。

[能量塊驗算失敗,機甲主體解體,重複機甲解體,實驗終止]

是的,就是這個毛病百出的野蠻人機甲,根本就沒有信任可講。偏偏還有完成那個瘋子,各種臨時加派的實驗項目。

(想謀殺的話,就趁早!)

雖然內心已經滿腔怒火,但我沒敢沖著對講機罵出來。生怕賈巴爾會突發奇想之類的。

無線電里,時不時被這個瘋子無理的「騷擾」一下,還要努力平息怒火,進行全神貫注的作業。絕對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偏偏你還不能提出異議。

在某瘋子再次發出無理要求之後,我對著震動式喉麥,大聲罵道,「你這是要謀殺么?」

緊接著——

高速移動中機體突然解體,本人做著三百六度的轉體運動就飛了出去。

[能量塊驗算失敗,機甲主體解體,重複機甲解體,實驗終是的,就是這個毛病百出的野蠻人機甲,根本就沒有信任可講。偏偏還有完成那個瘋子,各種臨時加派的實驗項目。

(想謀殺的話,就趁早!)

雖然內心已經滿腔怒火,但我沒敢沖著對講機罵出來。生怕賈巴爾會突發奇想之類的。

無線電里,時不時被這個瘋子無理的「騷擾」一下,還要努力平息怒火,進行全神貫注的作業。絕對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偏偏你還不能提出異議。

在某瘋子再次發出無理要求之後,我對著震動式喉麥,大聲罵道,「你這是要謀殺么?」

緊接著——

高速移動中機體突然解體,本人做著三百六度的轉體運動就飛了出去。

[能量塊驗算失敗,機甲主體解體,重複機甲解體,實驗終是的,就是這個毛病百出的野蠻人機甲,根本就沒有信任可講。偏偏還有完成那個瘋子,各種臨時加派的實驗項目。

(想謀殺的話,就趁早!)

雖然內心已經滿腔怒火,但我沒敢沖著對講機罵出來。生怕賈巴爾會突發奇想之類的。

無線電里,時不時被這個瘋子無理的「騷擾」一下,還要努力平息怒火,進行全神貫注的作業。絕對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偏偏你還不能提出異議。

在某瘋子再次發出無理要求之後,我對著震動式喉麥,大聲罵道,「你這是要謀殺么?」

緊接著——

高速移動中機體突然解體,本人做著三百六度的轉體運動就飛了出去。

[能量塊驗算失敗,機甲主體解體,重複機甲解體,實驗終 「不行,不行!安娜上尉,你要集中精神力才行。」

賈巴爾雙手握拳,上下揮動著。就像發瘋后的偏執狂。

(被人以各種不合理的要求完成實驗項目,完全不按照原定的計劃來的人,可是你哎。這種情況下,我怎麼能夠保持長時間的精神力集中?)

這種話,躺在病床上的我沒說來。我猜即使自己說出來,也只是會被對方當做抱怨的話,而直接忽略掉。

能活著,也只是因為我的那種特殊能力。但是,我不確定自己每次都能正常發動那股力量。訓練時每一次使用能力都會出現暫時的眼黑昏厥狀態,而且這種情況在正在一步步加重。

我不敢確定,自己的小命是否足夠熬過這次的「災難」。

面對賈巴爾的喋喋不休,我已經開始後悔當初的決定了,因為他始終覺得是因為我的操作不當,才引起這次的失敗。

如果不是我還要靠這份工作養活家人,真想用那種下流的髒話,慰問一下這個瘋子,順便給他一拳,然後摔門走人。

說起來,這事還要托那位阿爾伯特的「福氣」。

因為自爆事件的發生,李·阿爾伯特覺得我能從那種狀態下逃離出來,絕對是有什麼驚人之處的。於是自顧自的把我推薦蕾拉公主的潛入保護任務之中,就連路線都是他親自擬定的,而其他附加任務不過是他用來掩人耳目混淆視聽罷了。

其目的就是為了驗證下自己的猜想,至於我能不能完成任務,阿爾伯特根本就沒想過,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猜想的正確性。

其結果就是,在我順利進入貝爾瑪金境內的時候,立刻就被點名送到了莫薩卡。 國民老公太兇勐 因為賈巴爾的機甲如果實驗成功,正好可以彌補他設想中的機動部隊的機動能力嚴重不足的問題。

那副遮遮掩掩的嘴臉,我居然沒有識破。

當時……

在莫薩卡的軍管處(所有各地被調前來軍官士兵,都會在這裡進行重新分配。)。

「容我仔細閱讀一下。」

在接過遞過來的文件夾后,我在打開之前就祈禱,拜託天上的那位,千萬不要把我重新分配到一線去,上一次「自爆」的噩夢到現在還沒緩過勁來呢。

不過,這一切看起來根本就是瞎操心,自己嚇唬自己而已。

裡面,除了帝國軍部簽發的調令外,就是一份任命書。任命後勤內務部的人事公文,只是尚未附註日期和長官簽字。也就是說,儘管不是正式的,但是只要寫上日期以及長官蓋章,馬上就可以生效的那種。(帝國流行的所謂內定。)

「高興吧,這是轉調後勤部的內部通知,以及擔任技術研發實驗員的外派調令。」

總得來說,這算是個不錯的結果。相比一線那種累死了累活,還要時刻擔心自己小命不保的職位,後勤部相當于軍人們的天堂,福利待遇高,工作也不累。

至於外派,其實就是「出國考察」之類的吧,鍍層金,在履歷上加一筆。哼哼,前途無量啊。

作為穿越者,其實我還是很好奇所謂的這個時代的技術研發到底是先進到上面地步,那些無線電是在什麼情況下做出來的。要知道,這個充滿魔法的世界,就如果中世紀的地球一樣,信奉「神」的他們幾乎把所有無法解釋的事情,都歸結為神的旨意。是很難接受那種,用「科學」二字所囊括的東西的。

當然,配屬到技術研發部最大的好處還是很多的。作為帝國最精銳的部隊,不僅裝備方面有著最優先權,也是最適合磨鍊技術的研究聖地。是讓自己提高生存幾率,土坯極限最佳的場所。

對我來說,就算是必須要兼職做實驗員,但是閑暇時期,從周遭的人的事實偷學技術,也可以變得光明正大。況且,作為實驗員,那種實驗失敗的事情,也歸罪不到我的頭上,也就不會有負面的評價。

想來,這絕對是最佳的、最棒的選擇。

「因為你是李中將推薦過來的,我們想儘可能尊重你的意見,你有什麼異議么?」

額,自從上次的事件后,我真正不知道是該感謝那位上官呢,還算是……。雖然說會尊重我的意見,實際上,這種事情早已經內定了的。對方根本沒就未曾考慮過我會拒絕這次的調令。既然都到這種程度了,就表示我根本就沒有拒絕這一條選項。

我只能回答,是或者好又或者謹遵調名。不然就是只能被踢到一線去了,我猜想如果對方因為記恨我拒絕的話,會給我「穿小鞋」也說不定。我會被分到最爛,環境最惡劣部隊。可以預見,那命運是絕對悲慘的。

「是的!我沒有任何異議,我願意接受這次的配屬命令。」

「非常好,那麼你就到後期部,負責科研部門的新型武器開發吧。從形式上來說,你直屬於軍部,由後勤部申請后外派過去的。」

軍團長話一說完,就將我同時調配的事情寫在了文件上,連同調令一同蓋上軍團的大印后交到我的手裡,從這一刻起,我就將不再屬於北方軍,轉而成為南方軍的人了。

不知道蘿婭看到這份調令的時候,會是一個什麼表情。畢竟帝國悄無聲息的就把她的一個得力手下給撬走了。

軍團長話一說完,就將我同時調配的事情寫在了文件上,連同調令一同蓋上軍團的大印后交到我的手裡,從這一刻起,我就將不再屬於北方軍,轉而成為南方軍的人了。

不知道蘿婭看到這份調令的時候,會是一個什麼表情。畢竟帝國悄無聲息的就把她的一個得力手下給撬走了。軍團長話一說完,就將我同時調配的事情寫在了文件上,連同調令一同蓋上軍團的大印后交到我的手裡,從這一刻起,我就將不再屬於北方軍,轉而成為南方軍的人了。

不知道蘿婭看到這份調令的時候,會是一個什麼表情。畢竟帝國悄無聲息的就把她的一個得力手下給撬走了。軍團長話一說完,就將我同時調配的事情寫在了文件上,連同調令一同蓋上軍團的大印后交到我的手裡,從這一刻起,我就將不再屬於北方軍,轉而成為南方軍的人了。

不知道蘿婭看到這份調令的時候,會是一個什麼表情。畢竟帝國悄無聲息的就把她的一個得力手下給撬走了。軍團長話一說完,就將我同時調配的事情寫在了文件上,連同調令一同蓋上軍團的大印后交到我的手裡,從這一刻起,我就將不再屬於北方軍,轉而成為南方軍的人了。

不知道蘿婭看到這份調令的時候,會是一個什麼表情。畢竟帝國悄無聲息的就把她的一個得力手下給撬走了。軍團長話一說完,就將我同時調配的事情寫在了文件上,連同調令一同蓋上軍團的大印后交到我的手裡,從這一刻起,我就將不再屬於北方軍,轉而成為南方軍的人了。

不知道蘿婭看到這份調令的時候,會是一個什麼表情。畢竟帝國悄無聲息的就把她的一個得力手下給撬走了。 帝國的各大軍隊的這些大佬們,貌似都酷愛抽煙。如果不是因為房間內傳出談話相當平和,但從窗口冒出的煙霧,會讓人覺得這裡,是不是失火了呢!

他們完全沒有顧忌正和自己交談的下屬,是一個年紀尚輕的小孩。這一點讓我很是討厭。

然後,針對我的疑惑,對方給出了一個看似合理的答案。

「將小孩送上前線,會給其它國家對帝國認知上帶來不好的印象。況且,正因為年輕小,對新事物的接受能力,相對會強一點。而就在北方那傲人的戰績來說,對新武器開發也會有些幫助也說不定。」

……

在聽完這些話的時候,這讓我認識到,軍官高層的這些大佬們,怕不也是一群偏離正常人的瘋子吧。當初發起全民皆兵的這幫人,現在說讓孩童上線會丟帝國「臉面」的人,也是這幫人。

我是文件上是小孩,也就是說處於需要被關懷的階層。看起來這幫大人物們似乎終於想明白了,什麼叫作構成一個社會體系,應該有的嘗試了。

還是真是讓我大吃一驚呢!

「所以……,這是要讓一個曾隸屬於北方的王牌,到後方被當成「花瓶」保護起來么?」

畢竟拿下紐茵蘭這個已經是不宣的秘密,在軍部早已早已達成共識,剩下的也只是時間日程的問題。所以這種時候,我不能讓這位大人物看出我對軍部將我調離前線的做法感到欣喜,免得讓人覺得我這是在厭惡逃避所謂的「聖戰」,然後再次被一腳踹到最糟糕的地方去。

所以,雖然內心已經到了欣喜若狂的地步,表面上我還要努力保持著冷漠的表情。

「哈哈哈!還真是嶄新的見解啊,額,安吉麗娜……」軍團長直了直身子,重新翻看了桌子上的文件,抱歉似的的解釋道,「抱歉,關於你軍階……」

「沒事的,不用道歉!」

軍階本來就是為了任務方便,才由所屬部隊向軍部爭取的。事實上,帝國參謀本部並無我們這些人的官階記錄。所以,新上司喊不出軍階,也是可以了解的。

(等等!軍團長的這種表現…..,或許這份文件也是剛到這裡不久,根本就沒來得及細看,所以才會……)

「嗯!」

軍團長很欣賞的點了點頭,繼續道,「上尉,我還真沒想過這件事會有這種看法呢。」

果然,如我所猜想的。

眼前的上司沒有否定我的說法,那就表示,這次的調令可能連我眼前這中級別的大人物都沒有事先接到通知。那麼這種猜想暫時就超出了我所能解讀的範圍了。

不錯不愛 看起來,是更上面的人物插手這次的事情。不管怎樣,就目前的我,還是無法抗衡的。

不過,反過來也證明,至少現在我,還有家人都是安全的。

「抱歉,是下官失言了。」

「上頭是相當看好你的。會給你安排與你現在的官階相應的地位,也是因為這點。」

倒也是,從務實的角度上來講,讓有前線參戰經驗且年輕的優秀士兵從事技術開發的相應勤務,得確是個能讓軍隊各方都能輕易接納的理由呢。

當這一擔憂暫時放下心來的時候,我就不得不思考另一個問題了,新型實驗員到底是實驗什麼呢?要是當初那種人體實驗的話,我可能會現在就撕破臉皮大鬧一通,然後遁走,也說不定。

總之,至少還是要知道要從事哪方面的實驗比較好一點。

「可以詢問有關實驗員的事情么?」

如果回答是機密,那我就提前做好心理準備了。

「嗯!我也只是聽說要檢驗高機動機甲的實驗機型。」

軍團長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眼前這個年幼的小女生,此刻已經盤算著當逃兵的事情了。

(機甲!這個時代,也有那種東西?)

追來的特種兵老公 腦海里立即掠過「高達」那壯觀雄偉的畫面。如果,真有那種反常規的玩意兒,那麼這場戰爭,更本就不用打,完全是單方面的虐殺。

「我明白了,感謝你的告知。」

事實上證明,我完全想多了。安全的後方,一實驗(試驗)為目的,進行新型機體的開發改進。這些都無半句徐艷。就是沒有告知我,那個完全還是半成品的機體,根本就唔新來可言。配上那個瘋子,簡直要人命的節奏。

所以,我如今才會這麼痛苦。

面對那兩個配合相當默契的牧師和醫生,我有點想罵娘。我唯一能偷懶休息的時間,愣是被這兩混蛋縮短到幾分鐘。

或許,下次我該讓自己摔倒再重點兒。

額!呸,我這是在想什麼呢?猛的晃了晃自己有點昏昏沉沉的腦袋,輕輕拍打了下自己的雙頰。然後在賈巴爾出現之前,跳下病床,抓起桌子上軍用水壺,猛灌了幾口甜的有點發膩的糖水,因為這玩意能讓我頭暈的癥狀緩解一點。

「安吉麗娜上尉!安吉麗娜上尉!真高興你沒事。那麼,休息一下,我們就繼續實驗。」

「噗!」

我差點將剛喝了一半的水,全部吐出來。

短短几天的實驗,我已經看出來,這種玩意兒一旦裝備部隊就相當於多了一個類似傘兵類的兵種。就像推搭類遊戲中那種可以切後排的英雄一樣,達到直插敵方心臟的目的。在這個大多數國家還在靠人馬書信聯絡的時代,這種跳躍式戰術絕對是一個強力的殺手鐧。

可以想象一下,當前方告急,書信還在路上的時候,你的後方指揮系統已經被打掉了,是種什麼體驗。戰爭沒等打,你已經就輸了。

但是,這種所謂的新型武器,根本就發揮不出它本應該有的推動力,別說空中跳躍,但是長時間的維持正常移動,都是個問題。

而所謂的改進也實際極其老套的思維方式,就跟那些瘋子的非法改裝車一樣,「既然單杠不夠強,那就雙杠,再不行就換四缸」這種單純的想法。

結果,因為機體自身的承受能力問題,只能不斷一次又一次加強機體的強度,重量也跟著就增加了。相應的機動性就下降到,快要亮瞎人眼的地步。

就此,我必須為眼前的困境,尋找一條出路。不然,我遲早點被這個瘋子博士玩死。 「體型過於笨重,魔力消耗過大,魔力的能量轉換率也差大極致。 天芳 把裝備這樣的機體的士兵送上戰場,簡直是在謀殺!」

再次穿戴完畢后,只是輕微的一個操作,我就看出了其中的缺陷。果然就和我之前所想的一樣,只是加大了轉換功率,將之前的「一缸」改裝成「四缸」和「六缸」兩種型號。同時增加了能量塊的數量,改造了機體的主體框架。

結果也只是由「羚羊」變成了「悍馬」而已(羚羊——鈴木羚羊,中國國產四箱轎車,貌似已經停產),除了運載能力強了那麼一點,根本原來的理念相差甚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