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情況?」

「蘇傾月真跟這小子有關係?」 「在未婚夫面前跟別的男人這麼親近,不好吧?」 「何止,你沒看到,魏少跟她打招呼,她連理都不理嘛。」 …… 別說他們了,就連坐在一旁的鄭玥同樣一臉意外,沒想到陳偉陪伴的人,竟然會是大名鼎鼎的蘇傾月。 想到這,她的內心,竟是小小有些失落,不知

「蘇傾月真跟這小子有關係?」

「在未婚夫面前跟別的男人這麼親近,不好吧?」

「何止,你沒看到,魏少跟她打招呼,她連理都不理嘛。」

……

別說他們了,就連坐在一旁的鄭玥同樣一臉意外,沒想到陳偉陪伴的人,竟然會是大名鼎鼎的蘇傾月。

想到這,她的內心,竟是小小有些失落,不知為什麼。

「傾月,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解釋一下,你和這個傢伙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魏思凡強人心中怒意,口吻還算平和的問道。

「他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男朋友,陳偉。」蘇傾月抱住陳偉的手臂,將他整個人從座位上提起來。

依偎在陳偉懷中,小鳥依人的模樣,不知道叫多少人羨慕嫉妒恨。

這傢伙,未免太好命了些!

不過一想到,他給魏家大少戴了綠帽子,要承擔魏家的怒火,眾人立馬由羨慕,轉變為可憐。

整個魏家傾注而下的怒火,只怕他,承受不住。

「你知不知道今天這個宴會為什麼而辦?」魏思凡質問。

「為什麼?」蘇傾月故作不懂。

「今天,我本來是想跟你求婚的。」魏思凡雙眸泣血,怒意不再像是之前那般,目不可查。

「我已經說過很多遍,我有男朋友,不會接受你的求婚,你為什麼要這麼執著。」蘇傾月抬手扶額,微微頭疼。

「因為我喜歡你,我比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愛你!」魏思凡理所當然的說道。

「呵呵。」不過招來的,卻是陳偉的無情嘲笑,「你真喜歡他,會召集那麼多上流社會的人,當面逼她接受你的求婚?」

「你說什麼!」魏思凡目光狠狠看向陳偉,眼中彷彿能噴出火來。

「你口口聲聲說你愛她,那你知不知道她喜歡吃辣?你知不知道她喜歡洗澡的時候唱情歌?你知不知道……」

陳偉一連串問題,問的魏思凡啞口無言。

尤其是蘇傾月洗澡的時候唱情歌,這種私人問題,如果不是同居,應該不會知道吧?

這兩個人難道已經!

想到那一幅幅畫面,魏思凡真的要噴火了!

蘇傾月柳眉輕皺,微微抬眸,看向陳偉,略感震驚。

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撒這種謊,還臉不紅,心不跳的。

「是誰敢在我大哥的訂婚宴上鬧事,活膩了吧!」這時,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透過人群,傳了過來。

「小青,你來得正好。」看到魏青身邊,那十幾號保鏢,魏思凡笑容陰冷,對陳偉顯然已是動了殺心,「這個人,只留一口氣就可以了。」

「放心吧大哥,有我在,他今天……」視線落在陳偉身上,話說到一半,他臉上得意洋洋的表情,瞬間凝固了。

這傢伙不是那個大惡魔嗎!

「魏小少,好久不見啊,你剛才說,想讓怎麼樣?」陳偉來到魏青面前,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哥,沒搞錯吧?是他嗎?」魏青話音顫抖地確認道。

「對。」由於魏青的臉被陳偉的身子給擋住了,魏思凡並不能看到他臉上,此時此刻,究竟是何種難看錶情。

「所以,魏小少打算怎麼做?」陳偉又問。

魏青回頭,看了一眼那群保鏢。

才發現,這群不爭氣的傢伙,竟然一看到陳偉,立馬撒腿就跑,連滾帶爬,模樣簡直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傾月,你看到眼前是什麼在擋路嗎?」陳偉忽然扭頭,看向蘇傾月。

蘇傾月黛眉一擰,疑惑不解。

「是狗啊,這你都看不出來?」

狗!

聽到陳偉這麼說,魏青彷彿在沙漠之中找到水源一般,蹲在地上,汪汪直叫。

開始學做狗的模樣撒歡,然後逃之夭夭。

這傢伙!

是魏家那個紈絝小少爺?

眾人一個比一個懵逼,懷疑自己這是不是在做夢。

「……」要說心情複雜,全場恐怕沒有一個人能比得過魏思凡。

自己的弟弟為求自保,不惜學狗叫,而自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窮吊絲,挽著自己內定未婚妻的腰,在所有賓客面前,得意離開。

魏思凡原本叫這些人來,就是想讓蘇傾月下不來台,礙於面子,答應自己的求婚。

卻沒曾想,半路會殺出陳偉這麼一個程咬金,反而讓人看了自己的笑話。

……

酒店外。

傲世大小姐 「那個,你是不是應該把手拿開了?」蘇傾月聲若蚊吟的說道。

「你說什麼?」陳偉真沒聽清。

蘇傾月卻不那麼認為,只覺得,陳偉是在故意戲耍自己,小臉微微鼓起,有些生氣的瞪著他。

好,好可愛!

在這之前,陳偉從未想過,堂堂第一女總裁,竟然也會露出這種表情。

保安臉上,除了震驚,便是震撼,那個自己看不起的窮吊絲,竟然手挽著蘇傾月的腰,從酒店裡走出來。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而且,蘇傾月,竟然在對他撒嬌。

保安懷疑,自己一定,肯定是在做夢,都出現幻覺了。

抬起手,猛掐一把自己的臉,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嘶,好疼!」

不是夢?

天庭朋友圈 那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不管陳偉是何方神聖,有一點保安現在很清楚,陳偉不是自己能招惹起的人!

人家想讓自己死,從這個世界上悄無身息的蒸發掉,不過是易如反掌的事。

能及時道歉,認慫,真的太好了。

看到車子離開,陳偉沒有要跟自己深究的意思,保安抬手拍拍胸口,一連鬆了好幾口氣。

而與此同時,在二樓,兩雙眼睛,正緊緊注視著那輛黑狼。

「哥,這件事難道就這麼算了嘛?」魏青很不甘心的開口問道。

一拳狠狠打在牆壁上,連手指皮都被擦破了。

「算了?」魏思凡陰冷一笑,「我會讓那傢伙知道,染指我魏思凡的女人,會有什麼恐怖的下場!」

「有哥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魏青知道,在報復這方面,魏思凡手段比自己更高,他能找到的,那都是些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絕非那幾個慫蛋保鏢能夠相提並論的。

「對了,之前你為什麼要給那小子學狗叫?」想起這件事,魏思凡現在還覺得丟臉呢。

「哥,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旋即,魏青將兩次與陳偉遭遇的事情,一五一十,不作隱瞞的全部告訴魏思凡。

「原來如此。」魏思凡聽后,沒有再怪罪魏青的意思。

他伸出手,搭在魏青肩膀上,「你放心,明天那兩隊狗男女死亡的消息,就會被登上報紙了。」

竟然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能下得去毒手,我這個哥哥,還真是心狠手辣啊!

魏青不由心生畏懼,好在自己對爭奪家產沒什麼興趣,只要有錢花就夠了,否則,恐怕活不到現在……

車上。

「你到底是什麼人?」蘇傾月問道。

「我不是已經說了很多遍嘛,我就是個超市小老闆,我的蘇總誒,你能不能不要再問了。」陳偉只覺得頭疼。

「超市小老闆,你以為我會相信這麼蹩腳的謊言嗎?」蘇傾月絕對不可能相信,陳偉這樣的男人,會只是一個超市小老闆那麼簡單。

一個超市小老闆,敢得罪王家那樣的人物?甚至連魏家兄弟都不放在眼裡?

全球第一連鎖超市還差不多。

「事實就是事實,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陳偉並不打算繼續說服蘇傾月。

詢問這麼久,蘇傾月也累了,既然陳偉不打算坦白,她很識趣的不再開口。

而是換了一個問題,「魏家在江城是個什麼身份地位,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這個皇帝有點狂! 「知道啊,四大家族之一嘛。」陳偉多少還是聽說過關於四大家族的事情。

「你說你是一個超市小老闆,又知道魏家,為什麼還敢得罪他們?你就不怕被報復?」蘇傾月很好奇,是什麼讓陳偉做到如此淡定。

別說一個超市小老闆,許多商業精英,紈絝子弟,對於魏思凡這個人,都是敬而遠之,能不招惹,就不去招惹。

蘇傾月原本只是想讓陳偉假裝自己的男朋友,圓謊而已,可誰知道,他竟然真的會對魏家人動手。

而且,而且還讓魏家二少學了狗叫!

這不是把人魏家的尊嚴,踩在地上摩擦嘛。

蘇傾月根本想不到,魏家人有什麼理由放過陳偉。

「比起被報復而死,我更怕窮死。」陳偉笑道。

「你這傢伙……」蘇傾月已經不知道該說陳偉什麼才好了。

「不過,要說報復的話,人已經來了。」

什麼!

聽到陳偉的話,察覺到他看向後視鏡的視線,蘇傾月連忙將目光看向自己這邊的後視鏡。

果然,有一輛銀灰色麵包車,一直跟在後面。

蘇傾月之前就注意到了這輛車的存在。

再看一眼周圍的景物,已經越來越偏離城市。

「喂,你這要是去哪?」蘇傾月問陳偉。

「去人少的地方。」陳偉答道。

「去人少的地方?你瘋了吧?」蘇傾月難以置信的看著陳偉,「你明知道他們是沖著我們來的,不應該直接開車去警察局嗎?跑到這種人少的地方來,不是給了他們可乘之機。」

鳳求凰之醫妃難求 陳偉沒有回答蘇傾月的問題,而是一腳剎車,將車子停在路邊。

糾正道:「錯,不是給他們可乘之機,而是給我自己找機會。」

「給你自己找機會?」蘇傾月疑惑道。

「你想啊,城裡那麼多人,打架多不方便,我心地那麼善良,他們要是隨手抓一個人質威脅我怎麼辦?是醜男還好,如果是像你這樣的美女怎麼辦?」陳偉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你一定是瘋了。」蘇傾月抬手扶額,只覺得頭疼。

「你認為我會輸?」陳偉反問。

「那還用說嘛,這群人肯定是魏思凡那個傢伙找來的,我早聽說過,和魏家之間有紛爭的對手,第二天就會被人發現死在家裡,而且,連一點痕迹都找不到,基本是一刀斃命。」

「你的意思是說,他有渠道聯繫職業殺手?」

「恐怕是這樣沒錯。」這才是蘇傾月真正擔心的,職業殺手沒有那麼好對付。

「我下車以後,你記得把車窗,門從裡面關死。」

「笨蛋,為什麼還要下車,你這輛車引擎不錯,全速的話,我們或許可以逃到警察局。」蘇傾月之所以說那麼多,就是想勸陳偉回頭,不要去跟那些傢伙硬碰硬。

可誰知道,這人壓根沒把自己的話聽進去。

「有句話叫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他們能現在還沒被抓住,說明是有些手腕的,與其以後被突然冒出來的人刺上一刀,不如趁著現在,大家都看得見彼此,速戰速決。」陳偉說著自己的看法。

「……」蘇傾月竟然有種被陳偉說服的感覺。

這傢伙該不會是那個鐵齒銅牙紀曉嵐轉世吧?

「既然如此,不如我們打個賭怎麼樣?」陳偉下車之前,提議道。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見陳偉目光堅定,蘇傾月將原本想說的話咽了回去,問道:「說吧,賭什麼?」

「如果我能活著回來,你就親我一下。」

「什麼!」蘇傾月雙頰騰地一下爆紅。

「那就這麼說定了。」還沒來得及答應,陳偉已經將車門砰地一聲關上。 「終於下來了啊。」麵包車上的人有沒有全部下車陳偉不知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