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誅殺檄文一宣讀,就代表著誅殺聯盟正式開始全天下的誅殺鹿羽了。

宣讀這個誅殺檄文的人,毫無疑問在聯盟中擁有著領導性的地位,是非常榮光的。 海無言將這個宣讀的機會,讓給了副盟主。 唰!唰!唰! 這個時候,很多雙目光都齊刷刷的看向了金馬上國這邊的金馬王。 而金馬王也一副故作淡然的樣子,將自己優雅的氣度完全展現了出來。 他知道,昨天在大

宣讀這個誅殺檄文的人,毫無疑問在聯盟中擁有著領導性的地位,是非常榮光的。

海無言將這個宣讀的機會,讓給了副盟主。

唰!唰!唰!

這個時候,很多雙目光都齊刷刷的看向了金馬上國這邊的金馬王。

而金馬王也一副故作淡然的樣子,將自己優雅的氣度完全展現了出來。

他知道,昨天在大遼平原發生的一切,都逃不過勝天宗的眼睛。

他們十八路諸侯已經選出了最強的人,那就是他金馬王。 重生之閻歡 沒有其他國主比他金馬王,更適合當這副盟主了。

這一次海無言大護法馬上就要宣布他為副盟主了,他志得意滿的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海無言接著說道:「我們勝天宗來了一個新護法,這次便是由新護法來擔任聯盟的副盟主,並且宣讀這一次的誅殺檄文。」

妾本紈絝:邪王的獨寵醫妃 「什麼!新護法?」

全場頓時一片嘩然。

大家都沒有想到會忽然有這一個變故,勝天宗居然忽然定了一個新護法,之前不是說好了副盟主從十八上國的國主中選出來嗎。

金馬王聞言之後,更是臉色大變。

副盟主本來都被他認定是囊中之物了,卻沒想到勝天宗那邊忽然來了這麼一個新情況。

這讓他的內心非常的不甘。

他緊緊地一咬牙,緊緊的盯著黃金台那邊,搜尋著這個新護法的身影。

等會他要是發現這個新護法實力不濟,定然要指使自己金馬上國的人聯名請命。他說不得要和新護法比試一番,爭一爭這副盟主之位。

但是他搜尋了半天,都沒有看到什麼陌生的身影。

在海無言身後站立的那幾個護法,都是熟悉的面孔。

新護法在哪裡?

海無言一聲大喝:「下面,就有請我們勝天宗的新護法羽公子上台宣讀誅殺檄文!」

海無言的眼光,投在了金馬上國的隊伍中,而且是鎖定在護王營那邊。

「羽公子?」

很多人猛地反應過來,當即是渾身劇震。

毫無疑問,海無言說的這個新護法是金馬上國護王營中的人,而護王營中的「羽公子」還能是誰啊,不就是昨天一劍大敗血煞雙尊的羽公子嗎。

唰!唰!唰!

一雙雙目光,齊刷刷的都落在了鹿羽的身上。

大家的眼中,都充滿了無比的震驚。 這個羽公子居然被勝天宗拉攏成為了新護法!

萬萬沒有想到,勝天宗背後還做了這麼一個動作!

「大護法,你!」

金馬王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勝天宗這牆角挖的,也太不注重他的感受了。

鹿羽可是他金馬上國的人,如今勝天宗不經過他的同意,就將鹿羽給拉攏了過去。

而且還直接任命鹿羽為聯盟的副盟主,壓在了他這個國主的上面。這讓他更是難以接受。

「羽公子居然成為了勝天宗的新護法,而且做了誅殺聯盟的副盟主!」

其他十七國主的臉色也都非常的複雜。

他們昨晚暗地裡都去拉攏了這羽公子,本來都以為自己開出的豐厚條件,肯定成功拉攏到了這羽公子。

他們還指望著這羽公子幫助自己,在誅殺絕世凶人鹿羽的行動中立大功呢。

誰想到鹿羽直接成為了勝天宗的人。

說來世事簡直是奇妙,本來他們要拉攏的人,就這樣成為了他們的頂頭上司。

海無言激烈的喝道:「羽公子請上台,為在場數百萬群雄宣讀誅殺檄文!誅殺鹿羽,滅他九族,挖他祖墳,就從現在開始!」

海無言這話一出,場中勝天宗的人頓時跟著叫吼:「誅殺鹿羽,滅他九族,挖他祖墳!」

馬上場中數百萬群雄都跟著叫吼起來:「誅殺鹿羽,滅他九族!挖他祖墳!」

聲震天地,籠罩在整片平原。威勢之浩蕩之雄大,達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滅九族?挖祖墳?」

鹿羽在風中狂笑,他冷笑說道:「那你們可知道,我又是誰?」

鹿羽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在力量的加持下,立即就是傳遍全場。

「你是誰?」

海無言也讓鹿羽給搞蒙了,本來昨晚都拉攏好了鹿羽的,誰想到鹿羽的表現這麼的不對頭。

看到鹿羽這冷笑的樣子,他的直覺告訴他,事情有變。

「你……不是金馬上國的羽公子嗎?」海無言一呆。

而這個時候,黃金台上的辰秋、段霆也漸漸看清楚了人群中鹿羽的樣子。

他們兩人都是曾跟著燕遮護法前往十萬雪山中尋寶的人,是曾經和鹿羽交鋒過的,好不容易逃的一條性命。

對於鹿羽這絕世凶人的樣子,他們可不會忘記。

「啊!他,他是!」

辰秋和段霆渾身劇震,臉色劇變,他們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那是多麼恐怖的身影啊!

他們這次召集十八路諸侯,舉行誓師大會,目的就是為了誅殺鹿羽啊。誰能想到,鹿羽居然就在十八路諸侯的隊伍之內!

他們要殺鹿羽,鹿羽卻親自來了這百萬群雄的誓師大會!

這個事情也太駭人聽聞了!

「老子就是鹿羽!」

而不等辰秋和段霆叫喊出來,鹿羽忽然就是平地而起,自那高空中翻身,出刀,劈砍出一道參天刀芒。

唰!

這一道參天刀芒融合了霸世十三刀前五式的精髓,形成的這個龐然巨大的刀芒,直接將天際分作了兩半。那參天偉岸的樣子,大家只有在傳說中聽說過。

轟!

這一刀重重的劈砍在黃金台上,那偌大的黃金台當即就是土崩瓦解,崩潰如山倒。

炸出了一道巨大恢宏的光暈,席捲天地,沖霄八方!

黃金台上無數人都是倒飛出去!

鹿羽只是一刀,就是掀翻全場!

整個天地,瞬間被點燃!

「啊!」

全場回蕩著一片片驚恐的叫聲。

他們被這突然的大變故給震驚了。

在十八路諸侯齊聚的盛大場面中,海無言大護法親自主持大局。本是定好的宣讀,誓師大會即將正式進入高潮,誰想到這個最為關鍵的時候,一個人平地而起,石破驚天,直接將場子都掀翻了!

當著數百萬群雄的面,直接將場子給掀翻了!這是何等的霸氣,何等的兇猛!

「啊!他是鹿羽!」

「他就是鹿羽啊!」

辰秋和段霆終於是成功叫喊出了那個名字。

當這個名字叫出來的時候,全場的動蕩更是達到了一個新的層面。

鹿羽,這個絕世凶人,在青冰域很多人的心中都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那是真正的猛人啊,誰人不是談虎色變。

暴力俏村姑 如今,他們舉行浩浩蕩蕩的誓師大會,也正是為了誅殺鹿羽。誰想到鹿羽居然跟著十八路諸侯來了現場!

這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

這時刻,很多國主的臉都是煞白一片。昨晚他們居然還那麼賣力的拉攏這羽公子,要這羽公子幫助他們誅殺鹿羽立功,這想來真是世間最荒謬的事情。

尤其是金馬王,此時的臉色更是惶恐不安。

他真是傻眼了,他辛辛苦苦招募到的護王營高手,居然就是鹿羽這個絕世凶人。

護王營所有人都是臉色劇變。原來被他們排擠的羽小兄弟,還不止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那麼簡單,居然就是絕世凶人鹿羽!

他們金馬上國,居然將鹿羽親自帶到了誓師大會……

而這對海無言來說,更是荒謬到了極點。他辛苦布局的新護法,卻布局到了鹿羽的頭上。這是金馬王的欺騙,還是他這個大護法的失職?

眾人來不及回應,鹿羽馬上又是高躍而起,劈出了第二刀。

這一道參天刀芒從天而降,砸向的地方可就不是黃金台了,而是後面的勝天城。

轟隆!

這是一片地動山搖的震蕩,這是山崩地裂的感覺。

那本來堅硬雄偉的城牆,在這參天刀芒的轟擊下轟塌,勝天城裡那如星羅密布的街道,也被裂成了兩半。

無數的建築轟塌,大地的裂縫一路蔓延過去,最後連城中心的勝天閣也轟然倒塌。

鹿羽一刀,又毀了勝天城!

前前後後鹿羽就出了兩刀,卻將勝天宗的天都給掀翻了!

「你們不是要殺我嗎?今天百萬之眾齊聚,我又有何懼?你們,一起上吧!」

鹿羽那狂傲的聲音傳遍全場,席捲天地!

嘩!嘩!

全場的氣氛達到最高點,所有人都被鹿羽這句狂放的話給嚇到了。

鹿羽竟是要單挑在場百萬群雄! 「快拿下鹿羽!」

「殺了他!」

在一片煙塵滾滾,天地混亂中,海無言急促組織著人員攻擊鹿羽。

他們的陣腳雖然被打亂了,但是他們勝天宗的實力都在!

包括在他在內的七位護法,還有數十萬精銳弟子,都在這裡!

勝天城那裡也衝來著更多的勝天宗弟子,全部都是來圍殺鹿羽的!

更何況,十八路諸侯全部齊聚在這裡,此時不殺鹿羽,更待何時!

「諸位聽令!不惜一切代價,誅殺鹿羽!」海無言向十八路諸侯發下了終極的命令。

「遵命!」

十八上國的人紛紛響應著出手。

從一開始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們都漸漸穩定了內心。

他們現在可是十八路諸侯齊聚啊,而且還是在勝天宗總部這邊,還用得著害怕鹿羽嗎!

鹿羽便是再強又如何,在他們整個誅殺聯盟的圍殺下,也得灰飛煙滅。

遺愛 他們承認鹿羽很狂很猛,敢在這誓師大會的現場現身,但是鹿羽將最終逃不過他們的死亡審判!

「我金馬上國,聽我號令!陣法起!」

陰沉著臉的金馬王積極組織自己金馬上國的大陣列起。

金馬上國的隊伍中閃現出光芒陣陣,威勢滔天。

「我林天上國,聽我號令!陣法起!」

林天王也是迫不及待的組織著大陣。他一心要立功,這一次大亂之際,他們林天上國如果能一舉拿下鹿羽,那真是在整個青冰域都揚名了。

「我紫陰上國,列陣迎敵!」

「我洞天上國,大陣起,誅鹿羽!」

……

十八路諸侯依次起陣,揚起攻勢滔天。

在這數百萬群雄聚集的大遼平原,在各個方陣中,一道道陣法波濤衝天而起,成天地浩蕩之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